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九卷 转变七罪
  5. 第七章 来自黑暗的招唤(Head-hunting)
  6. 繁体版

第七章 来自黑暗的招唤(Head-hunting)
2017-06-23 09:44:00

		

DEM Industry英国总公司的会议室里,现在正弥漫著沉重的空气。
彷佛空气中真的带有黏性一般,只要深呼吸一次,甚至有种肺里充满黏稠物,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若是不知详情的人突然被扔进来,没在开玩笑,有可能会陷入呼吸困难的状态。
并列而坐的男人们有几项共通点。第一,所有人都是英国人;第二,所有人都是DEM Industry的董事;然后第三是──所有人的右手臂或左手臂都裹著石膏和绷带。
「……可恶!」
打破漫长沉默的人是戴著眼镜的壮年董事罗杰‧梅铎。
「各位,这样下去真的好吗!对方做得那么绝,你们还打算默不作声吗!」
梅铎气愤填膺地怒吼,展现与其他人一样挂在脖子上的右手臂。
──前一阵子开董事会时,被砍断的手臂。
没错。在场的董事们正是在前几天强力要求DEM Industry执行董事卸任──却反过来遭受物理性暴力,以致于要求未通过的诸位人士。
被砍断的手臂已经以医疗用显现装置彻底接回,能靠自己的意志活动手指。然而,自己的手臂在一瞬间消失的画面却无法从脑海里抹灭,所有人至今仍不敢拆下石膏。
「……就算你这么说……」
下巴蓄胡的男人──辛普森望向梅铎。他的视线似乎隐含著些许的胆怯,以及──对梅铎的责备。
话虽如此,并不只这个男人。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不难想像在会议室里的所有人都抱有类似的情绪。
不过这也无可厚非。追根究柢,事情的起因──解任威斯考特的要求,是梅铎一手策划的。
创造出显现装置这种革命性的技术,成立DEM Industry公司的威斯考特功绩无可计量。然而,对现在DEM公司的董事会而言,完全不顾虑对外界的影响施展霸权、任性妄为的他,就只是个眼中钉、肉中刺。
在这种情况下,传来威斯考特在日本闯下滔天大祸的消息。
将DEM日本分公司第一、第二办公大楼,以及数栋附属相关设施搞得半毁,最后还害好几名巫师死的死、伤的伤。那是最适合追究责任的机会。
然而──结果却是「这般」下场。
辛普森的表情透露出死心,甩了甩头。
「经过这次的事情,你应该重新体悟到了吧。他是个怪物,跟我们不同,不论是思考、价值观,还有执行上述两项的权力……一切的一切。是曾一瞬间怀抱过美梦的我们太傻了。」
梅铎握著左拳,回望辛普森。
「……就算这样,我还是打算让他受到他应得的报应。」
听见梅铎这么说,董事们轻轻叹了一口气。想必是认为梅铎在虚张声势吧。
「报应啊……你究竟有何打算?」
辛普森耸了耸肩说道。然而梅铎却丝毫没有虚张声势或逞强称能的意思。他像是睥睨般注视著列席的董事们,然后扬声说道:
「我记得威斯考特MD现在在日本吧。听说好像有个地方精灵出现的频率非常高。」
「那又如何?」
「真令人担心呢──『万一他被卷入意外或空间震,可就糟糕了』。」
「……!」
听见梅铎别有深意地加强音调说出的话,董事们无不倒抽一口气。
「梅铎,你该不会……」
辛普森战战兢兢地发言。
不只他,在场所有人都听出那句话的含意了吧。
──梅铎在暗示他要暗杀威斯考特。
「……」
片刻之间,会议室陷入一阵沉默。所有人都像在观察其他董事的反应般视线游移。
话虽如此,很容易便能想像他们对「夺取人命」一事并不感到犹豫。倘若他们真有此等令人钦佩的情怀,现在便不会坐上DEM公司董事之位了吧。
令他们苦恼的,单纯是恐惧──简单来说,他们害怕喑杀失败时,威斯考特可能对他们施加的报复。
然而,不知经过了多久,一名董事扬声说道:
「……是啊。真担心啊,非常担心啊。」
这句矫揉造作的话语,无疑是表达对梅铎提案的赞同。
「……嗯,没错,你说得对。」
董事们一个接一个陈述担忧威斯考特的话语──不久,所有人都表示赞成梅铎的想法。
梅铎扬起了嘴角。一如所料。
通常来说,或许会有董事不赞同梅铎的提案。不过,在先前的董事会上才刚被砍断手臂不久,这记忆犹新的体验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也不得不与威斯考特这名怪物来往的恐惧,战胜了反抗他的恐惧。
然而,即使获得大家的认同,问题仍旧堆积如山。辛普森面露难色说了:
「……不过,有什么方法『执行』吗?」
会提出这个问题是理所当然的事。DEM公司遇到说什么都无法和平解决的问题时,虽然鲜少动用此种手段,但出面处理的不是其他人,正是隶属第二执行部的巫师们。然而──
「第二执行部的巫师们全是威斯考特的信徒。恐怕不管怎么利诱,他们都不会倒戈吧。」
听见辛普森说的话,白发董事点了点头。
「而且,就算我们获得巫师们的协助……『她』也总是跟在威斯考特的身边。」
她。听见这个单字,董事们纷纷倒抽一口气。
艾莲‧M‧梅瑟斯。她是威斯考特的心腹,同时也是斩断梅铎等人手臂的罪魁祸首。
在DEM公司之中──不,可说是在人类这个物种当中,自喻最强的巫师。只要有她守在威斯考特身边,无论派什么暗杀者去,都只会落得反被击败的下场吧。
不过,既然想讨伐威斯考特,就不可能忘记她的存在。梅铎弯起唇瓣说:
「──你们知道卫星轨道上,现在有几颗制造的人造卫星吗?」
「什么……?」
辛普森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彷佛在诉说:干嘛突然聊起这种话题。
梅铎却满不在乎地继续说道:
「正确答案是二十三颗。而其中八颗已经结束使命,处于等待处置的状态。」
「等一下,我完全摸不著头绪。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董事们露出困惑的神情。事情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似乎还没有人察觉梅铎的意图。梅铎露出猖狂的笑容。
「──我要将预定废弃的人造卫星〈08六,况〉砸向天宫市。」
「……!」
董事们霎时表情僵硬。
然而不久后,辛普森便摇了摇头。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你觉得有办法做到那种事吗?地球有大气层,人造卫星在到达地上之前就会燃烧殆尽了吧。就算保有残骸,也不可能准确地砸向威斯考特MD的所在地。」
「──真的是如此吗?」
「什么?」
「我来向各位说明我的计画。首先是──」
辛普森纳闷地皱起眉头。梅铎则咧嘴笑了笑后,继续说明。
于是,董事们的表情在转瞬之间产生了变化。或许是在听了梅铎的说明之后,才发现这个计画并非是痴人说梦吧。
「──就是这样。各位有什么问题吗?」
梅铎说完,其中一名董事脸上冒出汗水,朗声说道:
「……原来如此,那么做确实有可能办到。不过,那个方法不是也会为天宫市带来极大的损害吗?」
「没错!这么做或许真的能除掉威斯考特,但损害太大了!就算这个计画真的成功好了,你又打算怎么向社会大众解释!」
秃头男语气粗暴地赞同那位董事的意见。不过,他们的反应也在梅铎的意料之中。梅铎悠然点了点头,同时回答:
「到时候,派遣一艘空中舰艇到天宫市展开恒常随意领域,让地上的侦测装置侦测不到人造卫星的存在。然后再发布空间震警报,提醒周边居民避难。当然,我是不晓得当初建造用来躲避空间震的避难所能够承受灾害到何种地步就是了。」
「什么……!」
「多么不幸啊。东京都天宫市即将遭受睽违三十年的大型空间震。而且,还是会震垮避难所的大灾害。」
梅铎以演戏般夸张的语气接著说道:
「更加不幸的是,敝公司的MD也在那里。啊啊,多么令人痛心啊。失去像他那样的天才,DEM真是损失惨重。可是,也不能一直悲叹下去。我们就继承他的遗志,让DEM公司更加蓬勃发展吧。」
梅铎宛如结束演说般说完后,诸位董事无不脸色苍白,注视著梅铎。
然而──无论经过多久,始终没有人反对他那不人道的手段。
◇
「……喔喔。」
十一月一日。士道精疲力尽。
虽然好不容易躲过遭人报警处理的下场,但在那之后,七罪依然故我,不断找他麻烦。
出去买个东西,在商店街的正中央,士道的服装顿时变成只穿一件紧身皮衣和三角裤,看起来只像个变态;只有走在士道附近的路人会变成全裸的小女孩,又差点遭人报警处理;逃回家后,这次房子又变成像是装饰著粉红色霓虹灯的色情店。要是没有〈拉塔托斯克〉的支援,士道早就不知道被社会大众唾弃过多少次了。
「士道,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呢,还好吗?」
十香一脸担忧地探头过来察看士道的表情。仔细一瞧,不只十香,四糸乃、八舞姊妹、美九,以及躲在柱子后面的琴里也望向士道。
士道心想不能让大家担心,猛力甩了甩头后吐了一口气。明明最辛苦的是身体被变成小孩的十香她们,士道若是垂头丧气就太丢脸了。
「嗯,我没事。对不起喔,大家。」
「嗯……这样啊!没事就好!」
士道说完,十香便看似完全放下心来,露出满面笑容。总觉得似乎能理解有女儿的爸爸的心情。士道轻轻拍了拍十香的头。
七罪的找碴行为确实一天比一天恶劣,但反过来想,这也是一个机会。
至少,七罪在改变士道的衣服或他周遭的事物时,必须待在〈赝造魔女(Haniel)〉的效力范围之内。当然,由于她自己本身也能变身为各式各样的东西,因此很难锁定,但藉由这几天灵波反应的分析结果,终于渐渐能掌握其模式了。现在令音以及〈拉塔托斯克〉分析班的其他人已经以五河家为中心,布下天罗地网。想必不久后便能捕捉到七罪。
士道最应该警戒的,反而是七罪已经找碴够了或是玩腻了,从此销声匿迹。
──就在这个时候──
「……!」
士道看见窗外亮起一道光芒,顿时屏住了呼吸。
这几天以来见过无数次的光芒──是〈赝造魔女〉发动变身能力的象徵。
下一瞬间,士道视野当中的五河家内部装潢和十香她们的身影全都发出淡淡的光芒,改变了样貌。
数秒过后──
「什么……!」
看见大家与数秒前截然不同的模样,士道愕然瞪大了双眼。
因为眼前娇小的十香等人,衣服全都变成了如同兔女郎的紧身衣和网袜。
仔细一瞧,戴在她们头上的耳朵以及紧身衣屁股的尾巴,形状都各不相同。十香是狗、琴里是猫、四糸乃是兔子、八舞姊妹是猴子,而美九则是牛。
本来打扮就已经够煽情了,现在所有人的身体还呈现小孩子的状态。不知为何,周围散发出十分浓烈的犯罪气息。
而且,还不只如此。
五河家看惯的客厅也被〈赝造魔女〉的力量变成宛如动物园里的巨大牢笼,包围著十香等人。顺带一提,士道的服装则变成像出现在漫画里的贵族般华丽,手里还握著皮鞭。
当然,家里的墙壁全被拆除,邻居可将室内的情景一览无遗。牢笼的上方还贴心地挂上一只写著「只属于我的动物园」的招牌。
这变态的程度,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啊……啊呜呜……」
十香等人发现自己的穿著打扮,满脸通红蹲下身子。只有耶俱矢一人看似不满地怒吼著:「慢著,为何本宫是猴子啊!」
或许是被突如其来的光芒给惊吓到,街坊邻居们望向「只属于我的动物园」,开始窃窃私语或打电话报警,士道视若无睹,一手按著装戴在耳朵上的耳麦。
「令音!」
『……嗯,我知道──已经侦测到七罪的反应。』
「!真的吗!她现在在哪里?」
『……在离你们的所在地约一公里──市区建设中的大楼里。』
「一公里……从那么远的地方……」
士道面向先前看到光芒的窗户(原本存在的地方)低喃。
「士道。」
或许是从士道的反应推测出传来什么样的消息,只见琴里以认真的眼神注视著士道,对他点了点头。
「嗯……我们走吧!」
士道像是在回应琴里一般深深颔首。
……该怎么说呢,感觉从旁人的眼里看来,这幅景象非常超乎现实,但士道决定尽可能不去在乎这件事。
◇
「呵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从远方看著士道手忙脚乱的模样,七罪倒地捧腹大笑。
她是身穿如魔女装扮的灵装,年约二十五岁的美女,拥有修长的四肢以及小巧的脸蛋。她毫不吝惜地扭动著那连模特儿都自叹不如的匀称身材,眼角甚至泛出泪水,发出笑声。
七罪位于离五河家一公里左右,某栋正在盖的大楼上。她将钢筋的一部分变成巨大的望远镜,偷看士道的反应,自得其乐。
「啊~~太好笑了。活该。让我出那种糗,还想悠游自在地过活,门儿都没有。」
七罪说完露出锐利的目光。
没错。七罪在数日前,被那个男人五河士道拆穿了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她从鼻间哼了一声,将手中扫帚形状的天使──〈赝造魔女〉倒过来拿。
「那么……接下来要把什么东西做什么样的改变呢?」
七罪弯起嘴角,露出猖狂的笑容。脑海里浮现各式各样找碴的鬼点子。
最好能够尽其所能地损耗士道的精神,让他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再也不敢走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他在经过派出所前面时,衣服变得破破烂烂,以妨害风化的罪名变成前科犯,搞不好也很有趣。不,既然如此,乾脆──
此时,原本面露无比邪恶的神情思考著坏主意的七罪,突然眉头一皱,迅速地抬起头。
「……!有东西正往这里接近……?」
一瞬间七罪以为是她自己多心了──但确实感受到有人正往她这边靠近。
「难道,被士道发现了……?」
七罪「啧」的一声咂嘴。这也不无可能。七罪早已隐约察觉到士道背后有庞大组织撑腰,就算没被士道本人发现,也不能排除他背后的组织在他周围做好万全准备以捕捉七罪的可能性。
「很抱歉,我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被抓。」
七罪朝至今仍未现身的追踪者吐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后,立刻跨上〈赝造魔女〉。
「呵呵呵呵,再会啦~~」
然后「咚」地朝地面一踹的同时,七罪的身体便连同〈赝造魔女〉轻轻地飘浮在空中。七罪就这么凝视著远方,压低姿势贴著扫帚,以惊人的速度在空中飞。
四周的景色目不暇给地被吸向后方,身体如锥子般愈来感尖锐的感觉支配著全身。
就算七罪的所在地被发现,如果没有能追捕她的人也是枉然。七罪想像著此时应当正惊慌失措的士道伙伴们的身影,嘻嘻嗤笑。
「──我想,在这种地方落脚就可以了吧。」
不知飞行了多久,为求谨慎四处飞翔的七罪降落在杳无人烟的半山腰上。
不过,既然士道的周围布下了捕捉她的罗网,今后或许稍微改变一下手段为妙。话虽如此,耍人的花招多得是。不改变士道周围的事物,七罪自己变身对士道恶作剧也行。比如说,变身成一名衣服被人粗暴扯破的女孩子,再对警察说是士道干的,他就一招毙命了。
「啊哈哈,不过,我是不会就此罢手的。我要拉长时间,慢慢地──」
话才说到一半,七罪突然感到心脏被人直接揪住般的压力,急忙往后跳。
下一瞬间,一道光芒击中七罪刚才所站的位置,将地面深深剜挖出一个大洞。
无庸置疑,是瞄准七罪发出的攻击。
「什么……!」
──被跟踪了?我飞得那么快还跟得上?七罪的脸庞染上惊愕之色──不过,随后便露出无所畏惧的神情。没道理刻意让对方知道自己内心的动摇。
「……什么嘛,士道伙伴的这声问候未免也太刺激了吧。」
七罪如此说完哼了一声,同时朝炮击的源头──上方看去。
于是,飘浮在那里的人影以冷静沉著的眼神凝视著七罪,缓缓降落地面。
那是一名全身穿著白金色铠甲的少女,拥有令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淡金色头发以及碧眼。容貌如洋娃娃般端整,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并非楚楚可怜的娇弱小姐,而是刚强的战士。
「很遗憾,我并不是五河士道的伙伴。」
「哦……?是吗?那么是AST?也罢,不管是谁都无所谓。找我有何贵干?」
「那还用说吗?」
七罪说完后,少女便一边拔出背后巨大修长的剑一边回答:
「──〈魔女〉,我要取你的性命。」
艾莲如此宣言后,站在她面前的精灵〈魔女〉一瞬间怔怔地瞪大双眼,随后嘻嘻笑出声。
「是吗?不过,我想你是白费功夫喔──话说,那个〈魔女〉的称呼我实在不怎么喜欢耶。可以好好叫我七罪吗?」
〈魔女〉──七罪耸了耸肩同时说道。从她的表情和举止看来,并没有特别防备艾莲的样子。是不想被看出自己慌张的模样而虚张声势,还是真的认为自己不可能会输──如果是后者,可就被看扁了呢。艾莲看似不悦地抽动了一下眉毛。
「是不是白费功夫,试过才知道。」
「这样啊……」
七罪扬起嘴角冷笑,将手里拿著的犹如扫帚的东西指向艾莲。艾莲曾在报告书上看过,那是〈赝造魔女〉,拥有能自由变化对象形体之力量的天使。
这力量确实棘手──但并不是艾莲的对手。艾莲也举起了右手握著的高输出功率光剑〈Caledfwich〉与之相对。
艾莲与七罪的视线交错。
──此时,彷佛配合这个时间点,数名巫师从上空降落到艾莲的身后。她们是原本与艾莲一同追逐〈魔女〉七罪的DEM巫师。看样子,总算追上了艾莲和七罪。
不,或许该说是追随著艾莲的信号而来到这里比较恰当。若是只靠她们来追七罪,肯定会跟丢吧。
「太慢了。」
艾莲依旧注视著七罪如此说道,便传来巫师们屏住气息的动静。
「非……非常抱歉,艾莲大人……!」
「可是,那个速度,我们……」
听见预料之中的回答,艾莲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们也是DEM的巫师,训练的熟练程度应当远比其他形形色色的巫师要高上许多。然而现实却是「如此」。
实际参与集团行动后,艾莲深深感受到失去崇宫真那和洁西卡‧贝里的损失有多大。
「……原来如此,艾克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呢。」
艾莲用左手抚摸著留下巨大撕裂伤痕的腹部,喃喃自语。就算独立作战的实力无法匹敌艾莲,但起码只要有一人能够胜任支援艾莲的角色,势必会大大提高作战的成功率吧。
「执行部长大人,有什么问题吗……?」
「……没事。请集中精神战斗。」
「!是……!」
艾莲说完后,巫师们一齐拔出各自的武器,向七罪投以锐利的视线。
看见这幅情景,七罪却毫不畏惧地耸了耸肩。
「咦咦?你自信的来源该不会是那个吧?你以为多对一就能打赢我吗?」
七罪挑衅般说道。艾莲抖动了一下脸颊。
「不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喔,是吗?反正怎样都无所谓──啦!」
瞬间──七罪用力挥下高举的〈赝造魔女〉。
配合那个动作,灵力的光芒与随之而来的风压同时迸发而出,攻击艾莲与并列在她身后的巫师们。
「────」
不过,艾莲轻轻哼了一声并且往地面一踹,操作随意领域跳到了上空。她背后的巫师们也往四周散开,躲避七罪的攻击。
「这个混帐……!」
散开到四周的巫师们朝七罪发射出好几枚微型导弹。缠绕生成魔力的圆筒形杀意在空中留下白色的痕迹,同时逼近七罪。
「呵呵!」
不过,即使面对拥有强大威力的导弹弹雨,七罪无所畏惧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咚」的一声,她以扫帚的柄头敲打地面后,随即朝逼近的导弹大喊:
「〈赝造魔女〉!」
于是,〈赝造魔女〉的前端──如同扫帚的部分呈放射状展开,设于中央的镜子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唔……!」
对方马上就明白那不是七罪耍小聪明,想让她们暂时睁不开眼。因为原先逼近七罪的导弹触碰到从〈赝造魔女〉的镜子发射出的光芒后,瞬间变成了糖果、巧克力等无数的零食。
「什么──」
巫师发出惊慌声的同时,零食在四周著地,发出「砰!」的逗趣声后爆开。四周弥漫著甜蜜的香气。
「哎呀哎呀,送我零食吗?真令人开心呢。」
七罪嘻嘻嗤笑,再次高举〈赝造魔女〉。
「那么,我得回礼才行呢──〈赝造魔女〉!」
七罪高声吶喊后,〈赝造魔女〉再次闪耀光芒,刺眼的亮光逐渐覆盖周围一带。
「……?」
奇特的感觉侵袭身体,使艾莲微微皱起眉头。她并没有弯下身躯,却觉得视线略微变低了。同时,散开在周围的巫师们惨叫声此起彼落。
「呜……呜哇!」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艾莲转动眼珠子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有好几名陌生小孩待在那里。
不──不对。定睛一看,那些孩子全都留有艾莲部下的特徵。恐怕是被〈赝造魔女〉的能力变成小孩的模样了吧。
艾莲将视线落在没有持光剑的左手──想当然耳,她看见的是比她记忆中还要小许多的手掌。艾莲似乎也跟其他巫师们一样被变小了,接线套装跟著身体缩小一号,但却保持原来的大小,异常地不平衡。
「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比较可爱哟!」
七罪看似感到十分有趣地捧腹大笑。
「胜负尚未揭晓喔。」
「是吗?凭你那娇小的体型,到底能做什么呢?乖乖回家向你妈妈撒娇吧。呵呵呵呵呵!」
「……」
艾莲悄悄眯细双眼,朝大脑发布指令,操作随意领域。扫描身体,确认自己的状态。在一瞬间掌握肌肉量、骨密度、代谢机能、神经系统,以及其他各类资讯。原来如此,确实可看出所有能力全都下降,或许连活动舌头的肌肉都退化了,似乎还妨碍到发音。真是十分棘手的能力。不过──
「──足以杀了你。」
艾莲口齿不清地如此说著,重新握好〈Caledfwich〉的剑柄,往空中一踹,瞬间逼近七罪。
「咦────?」
面对艾莲瞬间的攻击,彻底大意的七罪呆滞地发出声音,瞪大双眼。
艾莲不理会七罪的反应,将〈Caledfwich〉一挥而下。
「咦Caledfwich 咦……?」
七罪将眼睛瞪得老大,从喉咙挤出茫然的声音。
──她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七罪一如往常以〈赝造魔女〉抑制了对手的力量,让对抗自己的巫师们退化、减半其所有能力。再说巫师本来就是一群不可能匹敌精灵七罪的小喽啰,本应就此决出胜负才对。
然而,其中却有一名巫师不受影响,朝七罪挥剑而来。
「咦?啊……」
从未经历的事态令七罪的头脑一片混乱。
没错。当人称艾莲的少女将闪闪发光的剑一闪而下的瞬间,胸部到腹部产生炽热般的感觉贯穿全身──七罪往后倒下。
七罪缓缓举起原先搁在视线模糊的眼睛以及腹部的手──沾满大量鲜血的手掌。
「噫……!」
看见那一幕的瞬间,原先尚未涌现出真实感的强烈痛楚窜过七罪的身体。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至今从未感受过的剧痛令七罪发出凄厉的叫声。宛如尖锐的刺逐渐刺进体内的感觉,意识朦胧、视野模糊。可是,连续不断袭来的猛烈刺激却不允许她昏厥,地狱般的连锁反应绵延不绝地持续下去。
「骗……人……这是……怎么回事呀……」
艾莲挥下的一击光刃将七罪的身体连同灵装一起深深劈开。即使脑部理解这项事实,七罪仍无法置信刚才所发生的事。
然而,不管七罪承不承认,事实都不会改变。倒卧在地的七罪视野中映入了手持光剑的艾莲身影。
「──原来如此,看来力量果然降低了呢。我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竟然没击中要害。」
如此说完的瞬间,艾莲的身体发出淡淡光芒──恢复成原本十八岁左右的少女模样。
想必由于七罪负伤,所以从最后被变身的对象开始往前解除力量了吧。实际上,七罪的身体仍保持变身的模样。
「哎呀,恢复原状了呢。」
艾莲不断开合左手掌确认身体的感觉后,再次将视线落在七罪身上。
「那么,该怎么办呢?对我来说,要活捉你还是杀掉你、只取出灵魂结晶都没关系。」
艾莲冷漠地开口说道。七罪费力地从喉咙挤出声音:
「……放……过……我……我……不想──死……」
「是无所谓啦,但这个选项只会让你更痛苦喔。」
艾莲如此说完的同时,和她一样解除变身的巫师们聚集到周围来。
「执行部长大人,该怎么处理?」
「放她一马,带回去吧。这伤势谅她也没办法胡闹──」
艾莲说著再次握好剑柄。
「不过,她似乎拥有麻烦的能力,以防万一,先砍断她的手脚吧。」
「──噫……!」
七罪哽住呼吸,试图挣扎著逃离艾莲,却无法随心所欲地施力。
在这期间,艾莲缓缓地举起剑──
「牙一咬就过去了。请不要在中途死掉喔。」
她淡然说著并挥下剑。
「────!」
七罪不由自主地闭上眼。为了忍受即将来袭的痛楚,她咬紧牙关。
右手?左手?右脚?还是左脚……?痛楚仍没有降临。她害怕得连睁开眼睛、活动指尖确认都不敢。然而──
「什么……」
耳边传来艾莲略带惊讶的声音,七罪战战兢兢地睁开眼。
「咦……?」
然后,意想不到的光景令她发出错愕的声音。
她眼前的画面是一名小女孩的背影。女孩穿著发出淡淡光辉的灵装,高举看起来与她身高无异的巨大宝剑,保护她免受艾莲的攻击。
七罪立刻发现她曾看过这个女孩──夜刀神十香。前阵子,被七罪变身成小孩的少女。
「喝啊!」
十香伴随著裂帛般清厉的气势挥舞大剑。艾莲不与她对抗,往后跳拉开距离。
十香谨慎地瞪著艾莲,高声说道:
「没事吧!」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七罪说完,配合这个时间点,周围出现更大的变化。
某处传来勇猛的曲调,四周的气温同时骤降,空气中的水分发出啪哩啪哩的声音开始冻结。周围的树木和地面,甚至连包覆巫师的犹如隐形屏障的东西都下起薄霜。
「唔……!」
「随意领域开始冻结了……!」
「这样下去很危险!先解除随意领域之后再展开,往空中飞离吧!」
巫师们解除开始冻结的随意领域一瞬间后,打算马上再次展开。
可是──
「呵呵呵!很明智的战术!正常来说,那才是正确的做法!」
「可惜。不过,只要有夕弦和耶俱矢在,就不得不说你们判断错误了。」
两道声音早一步在巫师们再次展开随意领域之前传来,四周随即狂风大作,轻而易举地吹飞失去防护的巫师们。
「呜……呜哇!」
「哇哈哈哈!汝等太天真了!太天真了呀!」
「嘲笑。真没用。」
外貌如出一辙的双胞胎发出爽朗的笑声及语气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降落到地面。她们是八舞姊妹,同样是被七罪的能力变成小孩的两名少女。
「……!」
与刚才不同的另一种困惑支配著七罪的脑海。
她不明白。为何──理应遭受七罪恶形恶状愚弄的她们,现在会想要帮助七罪?
「七罪!」
不过,突然传来的呼唤瞬间打断七罪的思考。
五河士道从后方现身,蹲在七罪的身旁。
「血……!七罪!你没事吧!」
「……士……道……?」
──为什么连你都来了?
七罪无法将这句话完整说出口。或许是因为出血过多,身体使不上力。
「唔……我马上帮你治疗……!」
「──你认为我会让你这么做吗?」
打断士道说话的人是艾莲。在被八舞姊妹的风吹飞的巫师们当中,似乎只有一人依旧保持著随意领域,藉由提高魔力密度来防止冻结。
「〈公主〉、〈狂战士〉,这个冷气是〈隐居者〉吗?还有这首曲子──看来〈歌姬〉也躲藏在某处呢。原来如此,虽然是出其不意的攻击,力量减弱的〈公主〉能与我对打,就是这个道理呀。」
艾莲说著眯细双眼。
「有六名精灵,其中五名呈现小孩子状态,剩下的一名受了重伤……虽然艾克吩咐我先暂时观察一下状况,不过遇到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艾莲举起剑。士道以充满紧张感的视线怒瞪著她,开口说道:
「……这样好吗,艾莲小姐?你的同伴全都被打趴了,你可是寡不敌众喔。」
「用不著您操心。我一开始就没把她们算在内。」
听见艾莲这番话,士道的脸颊冒出汗水。
事实上,七罪也认为很明显是艾莲占上风。虽说士道那方人数众多,但艾莲的力量实在异于常人。若是所有人都拥有十全的力量倒还好,但在这种状况下不可能有胜算。
然而,士道舔了一下嘴唇,大声吶喊:
「是吗?那么我就不客气地好好利用人数多的优势了──美九!」
彷佛呼应士道说的话一般,响彻四周的音乐改变了曲调。
相对于刚刚振奋人心的进行曲,这次的曲子优美纤细,拥有音符渗透内心般的神秘魅力。
「不管你们做什么都是白费功夫。我不会被那种东西──」
「是啊,『对你』应该是没有用吧。」
「你说什么?」
艾莲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的瞬间,原本被吹飞到周围的巫师们犹如傀儡以不自然的姿势坐起身,开始朝艾莲聚集而去。
「啧──」
艾莲愤恨不平地咂嘴,单脚用力踩踏地面。于是,原本展开于艾莲周围的隐形屏障膨胀了起来,制止行径宛如僵尸逼近而来的巫师们的行动。
不过,士道彷佛早就预想到这种情况,将手放在耳边。
「──趁现在!琴里!拜托你传送了!」
就在士道说完的瞬间,七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奇妙的飘浮感包围。
「什……么……」
「伤口可能会痛,但你就稍微忍耐一下……!」
「咦──」
听著士道的声音,七罪感受到身体被往上拉以及变身的身体恢复原貌的感觉──就这么失去了意识。
◇
「……!」
折纸在自家的客厅里,突然感受到一股异样感朝自己的身体袭来,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有任何前兆,身体便发出淡淡的光芒,随后身高缓慢却确实地增高,恢复了被精灵七罪变成小孩前的状态。
「这是……」
折纸试著握起双手、转动肩膀确认身体的感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看来真的恢复原状了。
「……到底……」
发生了什么事?是七罪玩腻了这个游戏?还是士道发现七罪,成功说服了她?抑或是AST成功讨伐了七罪──虽然想得到几个理由,但无论如何这无疑是好消息。折纸原地站起身来。
「唔……」
或许是身体突然变回原状的影响,犹如突然站起来时所产生的晕眩,有点头昏眼花。折纸扶著桌面支撑身体。
不过数秒后,晕眩感便消失了。折纸轻轻压著头部,再次站起来。
首先必须确认事实。必须去士道家一趟,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最好也确认夜刀神十香以及其他精灵们是否恢复了原状。如果她们依然维持小孩的状态,学校将会成为妨碍者无法进入的折纸和士道的爱巢。
而且或许也到AST的天宫驻防基地去露个面比较好。由于折纸目前正在等待先前违反命令的处分下来,因此无法参与任务,但应该可以从同事美纪惠或维修员米尔德蕾德那里打听部队的近况。
先决定好方针后,折纸拉了拉衣领。身体在穿著童装的状态下恢复原状,所以尺寸不合。
折纸走向寝室,从衣柜里随意挑选一套服装,迅速换好衣服后走到玄关。
不过──此时折纸抽动了一下眉毛。
理由很单纯。因为她感受到玄关外面有人。
折纸的公寓入口也设有自动门锁,没有住户的许可甚至无法进入公寓内,不太可能是快递或突然上门的推销人员。如此一来──
「……」
折纸一语不发地躲在墙后,一边注意玄关的动静一边从腿挂枪套中掏出小型自动手枪。
片刻之后,才刚响起喀嚓的细小声响,门便被一把打了开来,数名男子进到屋内。
不过那一瞬间,装设在门上的金属线被扯开,催泪喷雾一口气朝男子们喷洒过去。
「唔哇!」
「这是……什么……!」
想必他们没料到普通公寓竟然会安装防止入侵者的机关吧。男子们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
折纸微微皱眉。人数比预想的还要多,就算跟他们交手,也无法保证能确实获胜。
折纸在转瞬间做出判断后,穿过屋内,从窗户来到屋外。
她考虑到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早(瞒著房东)在公寓的墙面架设了简单的鹰架。折纸轻快地沿著鹰架爬到地面。
「人从窗户逃跑了!」
「快追!」
上方传来男子们的声音。总不能就这样留在原地等著被抓吧。折纸拿出以防万一而事先藏在公寓用地内的鞋子,迅速穿上朝街上跑去。
「他们……」
究竟是何方神圣?折纸一边逃一边轻声低喃,试著在脑海里找寻线索。然而却猜不出突然闯进自家、粗暴的不速之客为何许人也。
就在折纸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谨慎地维持奔跑的速度,摸索口袋,拿出手机,发现萤幕上显示著「日下部燎子」这个名字。是折纸隶属的AST队长的名字。
折纸按下通话键,将电话抵在耳边,随即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折纸?』
「什么事?」
折纸一边奔跑一边回话,燎子似乎察觉到这个状况,哽住呼吸。
『折纸,你该不会正在逃跑吧?』
「……你怎么会知道?」
折纸简短地提出疑问,于是燎子沉默了半晌后,难以启齿地继续说道:
『你冷静听我说──就在刚才,你的惩戒处分决定了。』
「……!」
听见灿子沉重的话语,折纸不禁屏住了呼吸。
不过单凭那句话,折纸便完全理解了。刚才闯进家门的男人们是被派来拘捕折纸的特务人员。她曾经听说在向出问题的人员传达处分之前,会先拘捕管束以防对方反抗。
上个月,折纸为了保护士道,使用了禁止使用的讨伐兵装,攻击友军DEM公司的部队。在这件事落幕之前,折纸被禁止参与AST的任务。
不过,这件事情追根究柢也归因于DEM过于放肆的行动,因此上层当中也有人提出同情折纸的意见。但究竟为什么会──
燎子彷佛察觉到抵纸的想法,继续说道:
『……大多数人都表示应以特例来处理。但发布下来的处分却是惩戒──十之八九是有某种力量在背后操控。』
「……DEM。」
『……』
燎子没有回应──但她的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总之,我之后打算试著跟高层谈判。你现在就──』
「找到了!在这里!」
就在那一瞬间,男人出现在前方的路上,阻挡了折纸的去路。很难想像折纸会被超前,恐怕一开始就有其他人马在吧。
「……!」
情非得已之下,只好走小路──但前方却是死胡同。折纸马上被逼到了墙边。
「你真是让我们大费周章啊,鸢一上士。你的处分决定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疑似队长的男子走向前来,瞪著折纸说道。折纸没有回应他的话,转动眼珠观察四周的情况。前方、后方、上方、左右方──却找不到能彻底摆脱这些人数的路径。
或许是察觉到折纸的心思,队长等级的男人从鼻间哼了一声。
「别白费心思,束手就擒吧。」
「唔……」
折纸愤恨地瞪著男人,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人打电话过来。看来,刚才顾著逃离男人们时不小心切断了通话,想必是燎子重新打电话过来了吧。
说不定能从她口中得到什么新的情报。折纸谨慎地瞪著男人们,没看萤幕只用手指摸索著按下通话键,将手机贴近耳边。
然而──
『──喂?请问这是鸢一折纸上士的手机没错吧?』
从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是预料之外的声音。
「……!艾莲‧梅瑟斯……?」
折纸皱起眉头,呼唤那个名字。艾莲──DEM公司的巫师
或许是听到那个名字的关系,男人微微颤了一下眉毛。
「你到底有什么事?」
『口气别那么冲嘛,鸢一上士。』
或许是感受到折纸语气中蕴含的些许敌意,艾莲如此说道。
然而,折纸现在正因为DEM从中作梗而即将失去力量,要自己不对她抱有敌意才是强人所难吧。
再说,折纸和艾莲前阵子才在DEM日本分公司刀锋相接。当然,两人的实力差距显而易见──但折纸也给了艾莲一记痛击。至少艾莲也不会对折纸抱有好感吧。
但艾莲丝毫没有对折纸表露出恶意,只是用非常制式的语调继续说道:
『我就单刀直入说了──鸢一上士,你愿意当我的部下吗?』
「……这是什么意思?」
听见出乎意料的话,折纸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愿不愿意加入DEM Industry第二执行部?我保证在各方面给予你比现在更优渥的待遇。』
「──我不打算协助会伤害士道的组织。」
『这一点你毋须担心。关于五河士道,我们目前的方针倾向于不对他采取积极性的攻击。』
「……你要我相信这种鬼话吗?」
折纸说完后,艾莲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样吗?那真是遗憾呢。不过,这样真的好吗?你现在似乎陷入绝境了呢。要是现在被逮住,你将会永远失去对抗精灵的能力。』
「……!」
听见艾莲说的话,折纸的视线变得锐利。她知道折纸现在的状况。
剎那间,所有的事情都串连了起来。基于DEM的介入决定了折纸处分的理由。
「……你是恨我伤了你吧?」
『不敢说绝对没有。不过,现在想要派得上用场的部下这个渴望更胜于怨恨──我就是要你这种能将我打伤的人呀。』
「……」
折纸的表情当然不可能传到电话另一头,但艾莲彷佛看穿了折纸的反应,继续说道:
「DEM Industry有许多各国配备都比不上的高性能CR-Unit──你难道不想替父母报仇吗?』
「……!」
看来她已经调查过折纸的过去。折纸看似不悦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艾莲接下来说的话语让折纸那不悦的声音悄然而止。
『──五年前,侵袭天宫市南甲町的大火。当时在现场侦测到复数的灵波反应。当然那是DEM的极机密资料──倘若你成为第二执行部的巫师,让你知道也无妨喔。』
「什么──」
折纸瞪大双眼,屏住呼吸。
复数的灵波反应。那便印证了士道说的话。
士道的妹妹,〈炎魔〉五河琴里。折纸过去视那名火焰精灵为杀亲仇人,一直追捕至今。
然而士道却对她说当时现场还有其他精灵存在──琴里并非折纸的杀亲仇人。
此时宛如配合这个时间点一般,站在折纸面前的男人发出不耐烦的声音说:
「你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些什么!够了,给我抓起来!」
男人们听从队长的号令,逐渐缩短距离,包围折纸。
「唔──」
『──好了,你要怎么办呢?鸢一折纸?』
「……………………」
经过数秒的沉默──折纸说出了她的决定。
「──我答应你,给我力量。」
于是,就在那一瞬间──
「唔……!」
「呃啊──」
企圆捉拿折纸而逐渐靠近的男人们一齐发出痛苦的呻吟,纷纷倒地。
「!这是……」
正当折纸皱起眉头,一名将手机抵在耳边的淡金色头发少女缓缓地从倒卧在地的男人们背后走了过来。
接著,朝折纸伸出手。
「──欢迎加入DEM Industry。」
艾莲‧梅瑟斯的声音──
从正面及电话另一头震动折纸的鼓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