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九卷 转变七罪
  5. 第六章 孩子们(Little monster)
  6. 繁体版

第六章 孩子们(Little monster)
2017-06-23 09:44:00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Naztar(LKID:wdr550)
录入:Naztar(LKID:wdr550)
修图:污鸭
十月二十九日,星期日。
五河家中现在正一片喧闹。
「士道!我肚子饿了,士道!」
「士道,我要尿尿。我一个人没办法上。跟我来,士道。」
「达~~令!达~~令!」
「那……那个……士道……」
「大家冷静一点!啊!耶俱矢,那不是我的加倍佳棒棒糖吗!」
「士道!我想吃饭,士道!」
「呵呵,小家伙啊,拘泥如此芝麻小事,只会显得汝的器量狭小喔。」
「同意。吃个一支有什么关系。」
「呃,你也在吃!还来啦!」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
「啊啊!好了,没关系、没关系的。」
「士道,我快尿出来了。」
「呵~~呵呵呵!一旦踏进吾领土的东西,吾是不会奉还的!」
「逃跑。想要我还你,就来抓我啊。」
「达~~令!达~~令!」
「……」
五河士道的脸颊滴下汗水,一语不发地抱著头。
不绝于耳的尖锐嗓音与啪躂啪躂的脚步声,无情地敲打著原本就因睡眠不足而疼痛的头。顺带一提,他的衬衫下襬从刚才起就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拉扯,变得松垮不堪。
现在,五河家的客厅里有七个小鬼……不,是小女孩的身影。
所有人的年纪恐怕都不到十岁吧。本来就已经是不太好管教的时期,每个人现在还随心所欲地哭泣、叫闹、拉扯士道、玩你追我跑的游戏。士道几天前开始为了照顾她们而忙得焦头烂额,疲劳可想而知。
不过那也无可奈何,她们不是自己甘愿变成那副模样的。士道轻轻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望向那群在客厅里胡闹的小怪兽。
一个是不停喊饿,拥有一头漆黒长发与一双水晶眼瞳的美丽女孩。
一个是从刚才起就坚持要士道陪她去厕所,如洋娃娃般面无表情的女孩。
一个是现在也似乎快要哭出来,左手戴著手偶的女孩。
一个是嘴里含著加倍佳棒棒糖,头发绑成双马尾,看似十分好胜的女孩。
一个是抢走那女孩的糖果逃跑,看似爱恶作剧的女孩。
一个是跟看似爱恶作剧的女孩长得一模一样,表情呆滞的女孩。
一个是比其他人身高略高,声音十分悦耳的女孩。
所有人只要不说话都是可爱的少女。然而──那种事根本一点都不重要。士道再次依序注视著她们的脸庞,接著倒抽一口气。
士道对她们的样貌十分熟悉。
十香、折纸、四糸乃、琴里、耶俱矢、夕弦,以及美九。
没错。她们拥有与士道的朋友们和妹妹一模一样的身体特徵。
若是不知道来龙去脉的人看见,想必会认为她们是亲戚或奇迹般地相似吧。
然而,士道明白。她们每一个人无庸置疑就是本人。
通常来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现象。生物的身体会随著时间流逝而成长或逐渐老化。然而十香等人却宛如时光倒回了几年的时间,变成小孩的模样。
不……正确来说,或许连这个形容都不适切。
十香和四糸乃等精灵的身体是否会如人类一样成长、老化还不得而知。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数年前的十香她们是否就是如今这副模样。
也就是说,她们并非时光倒流,而是身体「被变成」小孩子了。
一名──拥有凶恶力量的精灵所致。
「七罪……到底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
士道喃喃自语般对著脑海里魔女模样的少女说道。
距今数天前,士道与名为七罪的精灵进行某项比赛──并且获得了胜利
不过在那之后,七罪改变了在场所有人的样貌,不知去向。
结果从那天起,五河家便持续处于简易托儿所的状态。
「士道!士道!」
「士道,我憋不住了。」
「呜……呜呜……」
「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呼哈哈!汝追上吾不就得了!」
「嘲笑。你就只有这点能耐吗?」
「达~~令!达~~令!」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你们先冷静下来……!」
士道受到四面八方的拉扯,身体摇来晃去并大声吼叫。不过,大家完全不听话。
此时──
「……打扰了。」
正当士道像一个学生大肆胡闹、不听管教的班导师般伤透脑筋时,客厅的门突然开启,一名女性走了进来。
随意绑起的头发,以及装饰著明显黑眼圈的爱困双眸,衣服的胸前口袋还塞著一只伤痕累累的熊布偶。她是士道他们班的副班导以及秘密机构〈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村雨令音。
「令音!」
「……你看起来很辛苦呢,小士。」
令音如此说完,像是要掌握状况似的环顾整个客厅,接著缓缓朝前方伸出双手。她抓住在客厅到处乱跑的八舞姊妹的后颈制止她们。
「唔啊!」
「冲击。咕啊!」
突然遭制止的耶俱矢和夕弦痛苦得眼珠子猛打转。反观令音慢条斯礼地原地跪下,与两人对视并温柔地谆谆教诲:
「……耶俱矢、夕弦,不可以拿别人的东西哟。你们也讨厌别人随便吃掉自己的糖果吧?」
令音说完,两人一脸尴尬地支吾其词:
「咕唔……」
「……反省。对不起。」
「……很好,那你们两个跟琴里道歉。」
令音拍了拍耶俱矢和夕弦的肩膀,于是两人转身面向琴里,低下头说:
「哼……抱歉啦。」
「谢罪。我不会再犯了。」
「……怎么样?琴里?被抢走的棒棒糖数量,我待会儿再补回去。你可以原谅她们吗?」
令音如此说完,望向琴里。只见琴里环抱双臂,从鼻间哼了一声。
「没……没关系啦……没跟你们分享,我也很抱歉。」
「……嗯,你们三个都是乖孩子呢。」
令音轮流摸了摸琴里、耶俱矢和夕弦的头。于是三人看似有些害羞地撇开了视线。
「……那么,那边又是什么状况呢?」
令音接著朝士道身边走去,看向紧抓著士道不放的十香、折纸、四糸乃、美九四人,大致听过四人的意见后,慢悠悠地继续说道:
「……十香,小士现在有点忙。这个饼乾送给你,可以晚一点再吃饭吗……折纸,小士说过他喜欢会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的小孩喔……四糸乃,放心吧,你早上打破餐具的事,小士根本不在意……美九,小士有听到你说话,并没有不理你。」
令音一一向她们解释,非常轻易地就安抚了原本吵闹的所有人。多么高超的本领啊。
「不好意思……多亏你帮忙。只靠我一个人,根本应付不来……」
「……别这么说,把大家丢给你照顾,我觉得很过意不去。」
「不会,我知道你是在帮我侦测七罪的反应。话说回来──」
士道注视著完全变乖巧的所有人,露出苦笑。
「令音,你真有一套呢,简直就像妈妈一样。」
士道随口说完,令音不发一语地轻轻挑动了一下眉尾。
士道这才惊觉自己失言了。他说那句话并没有其他意思……甚至还带有纯粹的敬意,不过冷静想一下,或许不应该对未婚女性说出那种话。士道急忙挥挥手解释:
「不……不好意思。别误会,我没有恶意……」
「……不会,没关系的。」
然而,令音却看似不怎么在意地如此说道。由于平常就很难从她的表情猜测她的心思,所以有点难以判断她是否真的没放在心上。
「对……对了,令音,你找到七罪了吗?」
士道像是要改变话题如此出声说道,令音随即垂下视线,摇了摇头。
「……看来七罪果然可以隐藏灵波。我大范围使用侦测机侦测,目前还是没有侦测到任何反应……当然,她也有可能已经消失到邻界去了。」
「这样……啊?」
只要没找出始作俑者七罪,这个状况就势必不会好转。士道再次注视著改变了样貌的少女们,然后将视线转回令音身上。
「可是……七罪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呢?」
「……这个嘛,有可能是为了逃离现场而做的紧急措施,或是藉由削减精灵们的战力,对你留下某种警告。再不然就是──」
「再不然就是?」
士道歪了歪头,令音便竖起一根手指。
「……单纯找你的碴吧?」
「……」
听完令音说的话,士道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虽然听似玩笑话,但士道强烈地认为那就是正确答案。
◇
从英国的希斯罗机场到日本的成田机场,大约要飞十二个小时。
艾萨克‧威斯考特在私人喷射机内处理完简单的剩余工作后,一走出机场的专用航厦便坐上事先安排好的车,前往日本的住宿处──东京都天宫市的饭店。
他是一名身材高䠷的男子,一头黯淡的灰金色头发,以及白刃般锐利的双眸为其特徵。年龄顶多三十五岁左右,但全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使他看起来不像那个年纪。至少曾经直接与他见过面的人绝不会认为──要背负DEM Industry这种世界级的企业,他显得有些过于年轻吧。
「不过,短期间内不断飞来飞去果然很累人呢。艾莲,你想要不要乾脆在日本置产算了?」
威斯考特微微转动肩膀说完,坐在隔壁拥有一头淡金色发丝的少女投以锐利的视线。
「本来我还想请您也延后这次来日本的事呢。毕竟才刚发生『那种事』不久,亏您还能丢下自己的城堡不管,真是令人深感佩服啊。」
少女语气强硬地说了。她是艾莲‧M‧梅瑟斯,威斯考特的直属部下,同时也是DEM Industry台面下的执行部队──第二执行部的部长。
「不要那么夸奖我,我会害羞呢。」
「我没有在夸奖您。」
艾莲严正地反驳。威斯考特微微耸了耸肩。
话虽如此,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其实,几天前于本国英国的DEM Industry总公司举行的董事会上,有人要求威斯考特解任执行董事一职。
当时全靠艾莲「物理性的说服」才得以摆平,若是如此频繁地离开总公司,正好给了那些看不惯威斯考特作风的年轻董事适当的准备时间。他们极有可能以某种形式再次反叛,也难怪艾莲会变得神经质。
不过,威斯考特微微扬起了嘴角。
「就算这样也无妨。一有机会就想咬断我喉咙这种充满野心的人,我反而比较喜欢。」
「您或许是无所谓,但也请设身处地为收拾善后的人著想吧。」
「我会妥善处理的。」
威斯考特说完,艾莲便看似有些不满地嘟起嘴唇。
「话说回来,你有帮我调查之前那件事吗?」
「……有,在这里。」
艾莲轻轻叹了一口气,从包包里拿出一份用夹子固定住的文件。威斯考特收下后,将视线落在印刷在上头的照片和文字上。
那是名为五河士道的少年,与他周遭环境的调查资料。
「……原来如此。他是在十几年前成为现在这个家的养子啊……然后,妹妹则疑似为精灵〈炎魔(Ifrit)〉……资料竟然如此齐全啊。不……应该说是调查得如此齐全才是吧。」
威斯考特发出窃笑,然后翻阅资料。下一页则印有数名少女的照片。
「〈公主(Princess)〉、〈隐居者(Hermit)〉、〈狂战士(Berserker)〉、〈歌姬(Diva)〉──以及刚才的〈炎魔〉。光是目前所确定的精灵之中,实际上就有六名聚集在他身边。艾莲,你怎么看?」
「……我认为〈拉塔托斯克〉肯定逃不了干系。」
艾莲露出些许不高兴的样子,开口回答威斯考特的问题。
「那是无庸置疑的吧。〈拉塔托斯克〉无疑是利用了他──能够封印精灵力量的少年。即使拥有那种能力,如果没有巨大的组织当他的后盾,不可能封印这么多精灵……不,在此之前,连企图接触精灵都不可能吧。不过──」
威斯考特停下话语,接著用手指弹了一下文件。
「真的……只有那样吗?」
「您的意思是?」
艾莲一脸疑惑地问了。威斯考特耸了耸肩回答: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真的只靠我们的宿敌〈拉塔托斯克〉的意志,就造成这种诡异又不寻常的状况吗?」
「……您是说,还有其他人在背后穿针引线?」
「不知道呢。不过,假设真是如此好了,我们要做的事情也不会改变──你说是吧?艾莲?艾莲‧M‧梅瑟斯,人类最强的巫师(Wizard)啊。」
威斯考特如此说完,艾莲便像在猜测他的心思般,目不转睛地凝视著他数秒,接著颔首。
「那是当然。」
她的脸上不见一丝迷惘和犹豫。威斯考特一脸满足地点了点头。
「这样才对──准备完毕后立刻行动。」
「──是。要先从谁下手呢?果然还是〈公主〉吗?」
艾莲将视线落在威斯考特手中的资料同时说道。「不了。」然而,威斯考特却摇摇头说:
「我打算让这资料上的精灵们逍遥一阵子──当然,要是有好机会,拿下她们也无妨。」
「为什么要这么做?」
威斯考特听见艾莲的疑问,将〈公主〉夜刀神十香的照片展示给她看。
「〈公主〉成为反转体时的事,你还记忆犹新吧?可爱的『魔王』现身在我们面前的事。」
「是的。」
「导致她反转的原因──不是别人,正是这名少年,五河士道。当你打算杀死他的时候,〈公主〉站在绝望的深渊,强烈渴望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力量──结果,才得以握住魔王〈暴虐公(Nabema)〉的剑柄。」
威斯考特将资料置于大腿上,张开双手。
「任谁也没有想到,我们殷切期盼的『魔王』竟会如此轻易地出现吧。精灵──至少〈公主〉打从心里尊重、信赖、热爱他。这不是很棒吗?就让他们建立更深切的信赖关系吧。为了即将到来的时刻……你说是吧。」
此时,艾莲似乎也察觉到了威斯考特的意图。她脸上的表情丝毫未改,点了点头回答:「原来如此。」
五河士道与精灵们的关系愈深,而精灵们愈是依赖五河士道,即将失去他时的绝望就愈深刻庞大。如此一来──才愈可能渴望超越自己能力范围的力量。
「您打算将五河士道当作『钥匙』来使用吗?」
「『钥匙』啊。原来如此,形容得真好。」
听完艾莲说的话,威斯考特莞尔一笑。
「真讽刺啊。〈拉塔托斯克〉发现的对抗精灵秘密武器,竟然也可能成为我们的杀手锏。」
「良药变毒药,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不过──」
用不著把话听到最后也能知道艾莲想说什么。总之,就是她该捕捉哪一个精灵才好──这件事吧。
威斯考特夸张地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
「这个嘛,关于你想说的事,我已经设定好优先目标了。前几天,AST不是正好传来报告吗?说拥有变身能力的精灵──〈魔女(Witch)〉出现在天宫市近郊,还无法确定她是否就此消失……」
◇
「……早。」
隔天早上,士道一边打了大呵欠一边走进五河家的客厅。
结果,昨天没能让变成小孩的所有人回到隔壁公寓,而是分成士道房间组(士道、十香、四糸乃、美九)以及琴里房间组(琴里、耶俱矢、夕弦),大家挤在一块儿睡……但是由于整个晚上士道都被四糸乃和美九紧紧抓住,再加上十香还睡在他的胸口上,以致于他睡得不太安稳。
话虽如此,并不是全部的人都在五河家过夜。只有折纸一个人表示「我有事情要办」,看似非常依依不舍地回到自己家中。
说到这里,在那之后不知为何,士道的内裤和牙刷等好几样私人用品都不见踪影……到底是什么时候弄丢的呢?
「早安,士道。」
「早安呀~~达令~~」
「早……早安……」
「嗯~~好舒服的早晨呀~~」
早已待在客厅里的琴里、美九、四糸乃以及「四糸奈」都望向士道,回应他的问候。
「喔,大家起得真早啊。」
士道说完,三人和一只都各自露出不同的神情回答:
「这是最起码的自我管理吧。」
「那个,我平常……都这么早起床。」
「早睡早起对皮肤好呀~~身为偶像当然要这么做~~」
琴里半眯著眼、环抱双臂;四糸乃看似害羞地缩著肩膀;美九则是抚摸著自己的脸颊,得意洋洋地说道。原来如此,看来这三个人即使变成小孩,也没有打乱自己的生活步调。
士道回想起走出自己房间时,十香那看似幸福的睡脸,脸上不禁泛起微笑。没有出现在这里,就代表八舞姊妹肯定也还在琴里的房里呼呼大睡吧。该怎么说呢,总觉得令人会心一笑。
「──那么,你们等一下喔。我马上去做早餐。」
士道如此说完,便穿上围裙、洗完手,开始做早餐。
他把吐司切成方便食用的大小,浸泡于混合了蛋、牛奶、砂糖的液体中,接著在平底锅涂上奶油,将吐司煎成金黄色。是简单、美味又不费工的法式吐司。当然也不忘利用吐司入味的期间,制作沙拉和汤。花不到二十分钟,五河家的客厅便开始飘散阵阵香气。
「好了,早餐快要做好了,把桌面清理一下。」
「好~~」
士道发号施令后,待在客厅的三人便开始动作。四糸乃收拾桌上的东西;琴里用擦桌布擦桌子;美九则将盛有料理的盘子端上桌。虽然不是什么稀奇的画面,但或许是她们幼小的样貌所致,如今莫名有一种「帮忙」做家事的气氛。
「好了,那我们就来吃吧。我要开动了。」
「我要开动了~~」
三人模仿士道合起双手,垂下头。
「!好好吃……!」
「嗯,还可以啦。」
将法式吐司送进嘴里的四糸乃瞪大了双眼,而琴里则是从鼻间哼了两声。说来说去,有人喜欢吃自己做的料理著实令人感到开心。士道莞尔一笑,用叉子叉起自己的吐司。
「吶、吶,达令、达令。」
士道正要吃吐司的时候,坐在隔壁的美九拉了拉他的衣袖。
「嗯,怎么了?美九?」
士道说完,美九便在胸前交握双手,垂下视线,张开嘴巴说:「啊~~」
「咦?」
「真是的!喂我啦,喂我~~」
美九摆出怒气冲冲的姿势,再次张大嘴巴。
「我……我知道了……」
士道将吐司切成一口大小,送进美九口中。于是美九两手摀著双颊,喜孜孜地扬声说道:
「嗯〜~!好好吃喔~~达令喂我吃,就更美味了~~」
「哈哈……我想味道应该都一样吧。」
士道苦笑著转身面向自己的盘子,接著发现坐在对面的琴里和斜前方的四糸乃正露出惊愕的表情。
「你们两个……?」
士道如此说完,琴里和四糸乃看似不悦地皱起眉头,发出「唔唔……」的声音。
就在这时──
「喝!」
「呀……!」
不知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四糸奈」突然以一记猛烈的手刀攻击四糸乃的右手腕,害四糸乃握著的叉子当场掉下去。
「喂……喂,四糸奈?」
「啊啊~~!对不起喔,士道~~都怪四糸奈不小心,害四糸乃弄掉叉子了~~不好意思,可以请你也喂四糸乃吃吗?」
「什么……?是无所谓啦,不过拿新的叉子……」
「可、以、请、你、喂、她、吃、吗?」
「四糸奈」将她的脸一口气逼近士道,恐吓般对他说了。士道震慑于她的气势,点了点头说:「好……好的……」
「那……那个……士道……对不起。」
「不会啦,又不是四糸乃的错。来,啊~~」
「啊……啊~~……」
士道将叉在叉子上的吐司递过去,四糸乃有些迟疑地将她那樱桃小嘴张得老大。
接著,四糸乃就这么将吐司大口塞进嘴里,「啊嗯啊嗯」地咀嚼后露出有些害羞的微笑。
「谢谢……你……真的……很好吃。」
「这样啊。那就好。」
士道微微一笑,将四糸乃掉下去的叉子捡起来,换了一只新的给她后,再次面向自己的盘子。不过──
「…………唔唔……」
此时,士道发现坐在对面的琴里眼睛红通通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再次被打断用餐。
「……呃……」
就连士道也看出她的心思了。或许是因为变成小孩的缘故,感觉琴里的情感起伏比平常还要明显。士道像刚才对美九和四糸乃做过的一样,将切成一口大小的吐司递向琴里。
「来,琴里,啊~~」
「……!我……我又没拜托你喂我。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好吗!」
「……呃,你就是小孩子吧。」
「唔唔……!」
琴里「唔……」地低声沉吟后,将吐司塞进嘴里。
然后吞下肚,嘟起嘴唇、别开视线,轻声说道:
「……谢谢。」
「不客气。」
士道如此说完,终于打算把吐司放进自己嘴里。
不过那一瞬间,客厅的门突然喀嚓一声打开──看起来困意十足的十香走了进来。
「……呣,好像有一股很香的味道……」
她说完「呼啊啊啊……」地打了一个大呵欠。
清醒的方式实在太像十香的风格了。士道等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约而同地露出笑容。
「──对了,今天你打算做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吃完早餐、完全恢复平常状态的琴里如此询问士道。顺带一提,十香在吃完法式吐司后,一脸满足地躺在沙发上,再次进入梦乡。
「喔喔,我打算今天先去学校看看。还有七罪的事情要处理,我也不放心丢下十香她们离开,所以打算上午早退回家……不过,我还是很在意殿町他们的状况。」
士道搔了搔脸颊如此说道。没错,事实上卷入前几天事件的,不只十香和琴里等人。
士道的同班同学殿町宏人、山吹亚衣、叶樱麻衣、藤袴美衣,以及班导冈峰珠惠老师五人,虽说是短时间,但他们也曾被精灵七罪关进天使之中。
所幸他们并没有像十香等人一样被变成小孩,但仍旧没有改变士道将他们卷入危险事件的事实。他想要亲眼确认恢复意识的他们平安无事。
「这样啊,我知道了。话虽如此,现在还不知道七罪的下落,你要多加小心。」
「好,我知道。我差不多该出门了,等耶俱矢她们起床后,帮她们热早餐吧。其实刚煎好时比较好吃,但我也怕让你们用火。」
「就说了,不要把我当成小孩……」
琴里在此时停下话语,看似不满地瘪嘴,点了点头。
士道做出像是称赞人「好乖喔」的动作,抚摸琴里的头(当然,四糸乃和美九也缠著要士道摸摸她们)后,披上西装外套,整理服装仪容,穿上鞋子,然后将手搁在玄关的门把上。
「那么,之后就拜托你了。我还是有戴上耳麦,要是发生什么事就联络我。」
「是、是,我知道了啦。」
「路上小心……」
「达令,亲亲呢?出门前的亲亲呢?」
琴里、四糸乃挥挥手,美九则是索吻似的嘟起嘴唇。士道露出一抹苦笑,也对她们挥挥手后便打开玄关的门走出去。
晴空万里。和现在围绕著士道等人的复杂情况呈现对比,是个秋高气爽的日子。
「嗯……」
士道将身子曝晒在阳光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后迈步前往学校。
「……?」
然而在踏出家门几步后,士道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左顾右盼……歪了歪头。
「没有任何人在……对吧?」
一瞬间,他感觉到某人的视线……是多心了吗?
搞不好是因为七罪的事还没解决,导致他变得有些神经质吧。士道大大地深呼吸,静下心来之后再次朝学校前进。
「听我说啦,五河!我遇到一件超级不可思议的事情耶!」
士道一踏进二年四班的教室,用发蜡将头发抓成刺猬头的少年便一脸兴奋地走近士道。他是之前提过的学生──殿町宏人。
从外表看来,他的身体似乎没什么异状。看见死党精力充沛的模样,士道松了一口气,同时以无奈的语气开口:
「到底怎么啦?殿町?想起你是大脚怪的后代了吗?」
「就是说啊,最近手毛长得莫名地快……不是啦!」
殿町夸张地回应士道的玩笑话,猛力摇了摇头。
「不是那样啦!是外星人、外星人啦!」
「外星人?这样啊,原以为你是地球上的UMA(未确认生物),想不到竟是外星人……」
「呃,你搞错了啦!不是那样!我二十五日晚上睡著后,醒来竟然就变成二十八日了耶!」
「喂喂,你也睡太久了吧。」
「没错!很奇怪吧!事实上真的很不可思议耶!我醒来之后发现已经过了好几天,而且问我家人,他们也说我那几天似乎不晓得消失到哪里去了!等我醒来时,家人已经报警寻人了耶!吓死我了!」
「所以你才说遇到外星人?」
「对啊!因为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吧!」
士道搔了搔脸颊。殿町现在所说的,肯定是被关在七罪天使里的事情吧。不过,不能告诉他事实,况且就算老实向他坦白:「你错了,殿町,那不是外星人,而是精灵搞的鬼。你当时被关在精灵的天使里了。顺便跟你说一下,空间震也是精灵干的好事。而且,其实我能封印精灵的力量。」他应该也会莫名冷淡地回答:「啊,是……是吗……那我要去准备上课了……」然后离开吧。士道以一副不信任的眼神盯著殿町。总之,平安无事就好。
就在这时,或许是听见殿町情绪激昂地说话,三名女学生闯进了士道的视野中。
「喔喔!等一下、等一下!」
「你说的话很令人在意呢!」
「殿町同学也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她们是十香的朋友──和殿町一样被卷入前几天事件的三人组,照身高顺序分别是亚衣、麻衣、美衣。
「哦?听你们说话的口气,你们也遇到了吗?」
殿町如此问道,亚衣、麻衣、美衣便「嗯、嗯」地点点头。
「对、对,没错!可是大家都不相信。」
「我们也没有那几天的记忆耶。」
「果然是遇到外星人了吗?还是神秘的秘密结社干的好事?」
三人轮流开口,场面喧闹不休。
「话说,小珠老师也说她有遇到一样的事情耶!」
「咦!真的吗?这已经不能说是偶然了吧。」
「这下子就是第五个人了……我感觉到有某种阴谋的气息……!」
「难不成我们真的被神秘的秘密结社绑架了吗!」
「接受过改造手术的我们拥有超越常人的力量!」
「而且人数有五人……这是组成英雄战队的过程啊!」
亚衣、麻衣、美衣三人像是事先说好了似的,「喝!」的一声摆出帅气的姿势。
「快点,红色战士也一起来!」
「好……好!」
殿町也被拖著一起加入,在三人面前摆出帅气的姿势。
「来,让我们共同合作,打倒横行世界的邪恶怪人!」
「邪恶怪人……?」
「没错,已经有伪装成人类的怪人潜藏在我们周遭为非作歹!」
「具体而言,是突然揉捏女生的胸部、掀女生的裙子,企图夺走女生的嘴唇!」
「觉悟吧!淫猥怪人五河士道!」
「我吗!」
矛头突然指向自己,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对了,前一阵子七罪曾变身成士道的模样,在学校做了许多坏事。她们可能还对那件事情怀恨在心吧。
「是……是这样吗?五河……难怪我觉得你最近不太对劲。」
「你果然有什么头绪吗?殿町同学!」
「是……是啊……在我失去记忆不久之前,五河看我的眼神有点怪……还约我去三温暖,对我毛手毛脚的……」
「呀!呀!」
「五……五河同学,原来你是双插头吗……!」
「尾木!『腐女票选校内最佳配对』评选委员会会长尾木!发生改写排行榜的事件啦!」
「五河……那些举动,果然是那种意思吗……?」
「呃,怎么连你都跟著起哄啊!好了,班会快开始了。」
士道说完的同时,「叮咚当咚──」熟悉的钟声响遍整个教室。
「好了、好了,老师要来啰!」
「少打马虎眼了!五河,你真的……!」
殿町不理会钟声,激动地说著。然而──
「啊,班会要开始了啊。」
「得回座位去了。」
「是今天的第一堂课吧?」
亚衣、麻衣、美衣爽快地离开。殿町似乎没有发觉自己被拖下水后,对方又巧妙地抽身。看见这种状况,殿町尴尬得脸颊流下汗水。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那……那么,下次再说……」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不久,教室的门开启,一名戴著眼镜的娇小女性走了进来。她是士道等人的班导,也是被卷入刚刚提到的事件的其中一人,冈峰珠惠老师,通称小珠。
看来老师似乎也平安无事。士道正想松口气的时候──却皱起了眉头。
理由很单纯,因为小珠老师的样子不对劲。她的额头冒出汗水、视线四处游移,看起来似乎心神不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士道正纳闷地观察她时,她突然看向士道,然后有些迟疑地开口:
「那个……五河同学。」
「什……什么事?」
士道回答后,小珠老师便露出困惑的表情。
「那……那个啊,有访客来找你,可是……」
「有访客找我……?」
士道歪了歪头。他想不到有什么熟人会特地到学校来拜访。虽然也曾想是不是〈拉塔托斯克〉关系人员,但若是如此,应该会透过耳麦告知他这个讯息才对。
「……!」
此时,士道的脑海里闪过两种可能性。
也就是DEM Industry,以及……精灵七罪。
「访客在哪里?」
「啊,是,现在在教职员室……」
不过,在小珠老师还没说完这句话的瞬间──
「士道!」
一道精力充沛无比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
「什……!」
士道望向那里──顿时哑然无言。
站在那里的,既不是DEM Industry的刺客,也不是七罪……而是应该在家里睡觉、身体变小的十香。
小珠老师急急忙忙想阻止十香。
「啊啊,不行哟!我不是请你在教职员室等吗!」
「呣?为什么啊?小珠老师?我不能待在教室吗?」
「这个嘛,因为这里是大哥哥、大姊姊们读书的地方……」
「我也要跟士道一起读书啊!」
「呃,就说那要等你长大一点之后……」
小珠老师一脸伤脑筋地安抚十香。
结果,十香的背后又出现了一堆娇小的身影。
「呵呵,汝在做什么呀?」
「挡路。后面的人过不去。」
「……」
同样应该在五河家睡觉的耶俱矢、夕弦,以及回到自己家中的折纸,与十香一起陆陆续续走进教室。
面对出乎预料的来访者,教室里突然嘈杂了起来。反应大致分为三种。
不外乎是说著「为什么小学生会来这种地方……?」而歪著头的人、发出尖叫声「呀──好可爱!」的人,以及说著「奇怪?总觉得这些孩子好像在哪里见过……」皱起眉头的人。
就在那一瞬间,戴在士道耳朵上的耳麦传来琴里的声音。
『──道!士道!听得见吗?发生紧急状况了!十香她们不在家!』
「……我知道,她们过来我这里了。」
『咦……!』
就在这时,十香转向士道的方向,露出开朗的神情,随后「躂躂躂」地跑著冲向士道。
「喔喔,士道!你果然在这里呀!」
然后,耶俱矢和夕弦也跟著奔向士道身边。
「喂,士道,吾等只要让二年三班的班导明白就好。跟她说吾等是八舞,她也不相信。」
「叹息。只能靠外表判断事物的大人。」
她们说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这段期间,士道的周围也一直有人窃窃私语。虽然听不太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不过隐约能听到「恋童癖」、「犯罪」、「绝对不行」等字眼。
很明显的,他们正在呢喃一些没营养的话,不过现在不是管那种事的时候了。士道面向十香等人,开口说道: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呣?别问这种奇怪的话好吗?今天不是要上学吗?我们明明一起睡觉,等我醒来时,你却已经不见了,吓了我一跳啊!」
「……!」
听见十香说的话,班上的同学们各个露出惊愕的神情,将视线投向士道。
「喂,五河同学,这些孩子是……?」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话说,你们一起睡觉吗……?」
亚衣、麻衣、美衣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来回看向士道和十香的脸。士道试图辩解,急忙动脑思考。
然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抢在士道说话之前,「咚咚咚……」地跑向士道,和十香一样紧紧抱住士道──是折纸。
然后──
「──把拔(Papa)。」
她说出这句话,令整个班级瞬间陷入骚乱之中。
「什么……!」
「把拔!她刚才说了把拔!」
「咦!把拔是!玻里尼西亚神话中的大地之母!希腊的数学家吗!」
「小……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亚衣蹲下身子,视线与折纸齐高,温柔地(虽然视线动摇游移个不停)问她。于是,折纸彬彬有礼地行了一个礼后,继续说道:
「我叫五河千代纸。非常感谢您平常照顾我把拔。」
「喂……喂……!」
「马麻的名字叫鸢一折纸。我是把拔和马麻的爱的结晶。」
「……咦!」
班上同学震惊不已。嘈杂喧闹、窃窃私语的动摇声此起彼落。
「听……听她这么一说,确实长得很像鸢一同学……!」
「叹!不会吧,鸢一同学高中就生小孩了……!」
「呃,可是十六岁就可以结婚了,法律上……」
「男生要十八岁才能结婚耶!五河同学出局了嘛!」
「话说回来,不觉得这个孩子长得很像夜刀神同学吗?那两个孩子则长得很像隔壁班的八舞同学!」
「咦?难不成是所谓的一夫多妻!」
「可……可是,那样不是很奇怪吗?这些孩子看起来有八九岁了吧?难道所有人八岁就生孩子了吗……?五河同学,你八岁就让女孩子怀孕了吗……!」
「呃,可是最年轻就生孩子的纪录是五岁七个月,也不是不可能……」
「等……等一下!你们误会了!误会!」
可不能让人再传出奇怪的谣言了。士道从丹田发出宏亮的声音,遏止大家无止境热烈谈论这个话题。
「这些孩子是……那个啦!不过是亲戚托我照顾孩子罢了!会叫我把拔,就像是在叫小名那样啦!」
「咦咦……?」
士道的辩解引来所有人怀疑的目光。老实说,就连士道自己也觉得这个藉口很牵强,不过只要冷静下来思考,应该就会明白身为高中生的士道不可能有这种岁数的小孩。班上同学们虽然露出一脸狐疑的表情,却还是姑且表示认同。
「唔……原来是这样啊。以你的个性,我还以为你有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呢。」
「对吧。感觉会做出那种事吧。」
「可是,你跟这些孩子一起睡觉是事实吧?恋童癖的嫌疑还是没洗清喔。」
「……喂。」
听见一大群人七嘴八舌碎碎念出他们的疑虑,士道半眯双眼抱怨,班上的人便「啊哈哈」地假笑。士道无奈地叹了口气。
「受不了耶,随便乱说话……好了,大家,反正我今天本来就打算早退,一起回家吧。」
士道转过身如此说完,十香便看似感到意外地睁大了双眼。
「唔?已经要回家了吗?」
「是啊,目的已经达成了。班会结束后,我马上过去。你们可以在教职员室等我一下吗?」
「呣……我知道了。既然士道这么说,我就等你。」
十香如此说完,坦率地点了点头。
「抱歉啊,那么,你们暂时──」
就在士道的手搭上十香肩膀的瞬间──
「咦……?」
士道不禁皱起眉头。他感觉教室窗外亮起一道光芒。
可是,那股异样感马上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从下方传来的十香叫声,以及充满四周的班上同学们的喧闹声。
「什么……!」
「?怎么啦?十香──」
士道将视线从窗户转回十香身上,然后止住话语。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十香身上所穿的衣服的缝线,从士道触碰的地方开始轻轻地松脱。
「你……你干嘛啊,士道!」
十香满脸通红,当场蹲下来遮掩她露出的肩膀。
「喂,五河同学,你这是什么意思!」
「露出本性了吧,你这个恋童癖!」
「咦……?啥……?」
然而,士道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在士道碰触到的瞬间,十香的衣服就四分五裂了……?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过此时士道的脑海里浮现了一种可能性。刚才窗外闪耀的光芒。那搞不好是──
「难不成,是七罪……?」
士道以谁也听不见的细小声音说完,再次望向窗户。
没错。拥有能随心所欲变化物质的天使──精灵七罪。如果是她,就有可能办到这种事。也就是说,并非松开衣服的缝线,而是将「衣服」变成「碎布」。
体认到这件事的瞬间,士道朝窗户走去。
然而看在班上同学眼里,似乎像是罪犯逃跑的景象。亚衣、麻衣、美衣筑起一道人墙,阻挡士道的去路。
「给我等一下,混帐────!」
「欺负少女,想往哪里跑啊!」
「你这个现行犯!我不会让你逃跑的!」
「喂……不是啦!拜托你们,别妨碍我!」
不过,不管士道再怎么试图辩解,亚衣、麻衣、美衣似乎都没有要让路的打算,牢牢搭著彼此的肩膀,阻挡在士道眼前。
「唔──」
士道束手无策,打算推开她们三人。就在那一瞬间,窗外再次出现光芒,三人穿著的制服随即四分五裂,露出少女柔嫩的肌肤。
「呀……呀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鲁卡南(注:电玩「勇者斗恶龙」系列中的攻撃辅助咒语)────?」
三人发出尖叫声,当场蹲了下来。战栗蔓延整个教室。
「喂……喂,你做得太过火了啦,五河……!」
殿町像是要阻止士道,将手搁在他的肩上。然而,就算殿町这么说,士道也无可奈何。
「呃,我什么都──」
接著,窗外第三次闪起一道光芒,这次换殿町的衣服随即迸裂开来。
「不要啊────!」
殿町高声吶喊,就这么往后倒下。顺带一提,有一部分裂开的衣服不偏不倚地遮住了他的胯下。简直就是奇迹。
「喂……喂,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
「一瞬间就把衣服……!」
「被五河同学碰到的话,衣服会被脱光!」
「呃,就说了,我──」
士道正想辩解的瞬间,这次换位于士道视线前方的小珠老师衣服碎裂。
「呜哇呀────!」
小珠用点名簿遮住胸前,并对士道投以谴责的视线。
「你……你做什么啊,五河同学!只能请你负起责任和我结婚了……!」
「不是啊,我刚才根本没碰到你吧!」
即使士道高声反驳这不白之冤,班上似乎也没人在听。
「难不成,用视线就能……!」
「我的天啊!那家伙是怪物吗!」
「啊啊,真是的……!」
士道胡乱搔了搔头,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十香肩上。
「大家!是七罪!我们先回去吧!」
「……!」
十香、折纸、耶俱矢和夕弦四人听见七罪的名字,似乎就此恍然大悟。她们点了点头,便随著士道离开教室。
「给我站住,五河────!」
「下次出现,我一定要你好看──!」
「要把你扒个精光──!」
听著背后亚衣、麻衣、美衣的怒吼声,士道跑过走廊。
「……真是有够倒楣的。」
在半路和折纸分开后,士道漫步于归途,深深叹了一口气。
「你还好吗,士道?」
十香穿著士道的西装外套,衣袖卷起,忧心忡忡地抬头望著士道。士道温柔地抚摸十香的头,然后露出微笑好让她安心。
可是情况完全没有解决。在那之后,士道马上联络了琴里,请她调查七罪有可能待过的地方,却没发现任何像样的线索。如果今后这种恶劣的找碴行径再三发生,士道很可能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当然,撇开这个不谈,造成十香她们身体上的不便这方面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士道看著三人,宛如再次下定决心般握紧拳头。
「得快点……找到七罪才行。」
「呵呵,就是说呀。将本宫变成这副模样的代价,吾要拿她的性命来偿还。」
「同意。要把她揍得鼻青脸肿。」
「这个嘛,我是不会做那么可怕的事啦……」
士道一边苦笑一边转过街角,来到了五河家门前。然而──
「……嗯?」
士道歪著头。因为记忆中的场所并没有自己的家。
不,正确来说是原本自己家应该存在的地方,现在却盖著其他建筑物。那是一栋与闲静住宅区不搭调、外观犹如城堡──
「喔喔!这不是梦公园吗!」
十香扬起雀跃的声音。没错,不知为何,士道家的外观变成跟市郊那种有提供休息的旅馆一模一样。
「这……这是……」
一时之间,士道还搞不清楚状况,慌张得眼珠子猛打转,不过他马上便意识到有一名精灵能够做出这种事。
「七罪……」
士道的脸颊流下汗水,并且触摸耳边的耳麦。
「……喂,琴里、琴里。」
他如此呼唤后,不久便传来琴里的声音。
『干嘛?怎么了?如果要问七罪的行踪,还没──』
「不,我不是要问这个……你可以从窗户探出头来看一下吗?」
『?』
经过了几秒,琴里从设置于旅馆墙面上的其中一扇窗户探出头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房子的外观……!』
看来她之前并没有发现。她扬起惊愕的声音。被改变的似乎只有房子的外观。
「……是啊,大概是七罪干的好事吧。」
『啧……真是麻烦的力量呀。总之,房子内部没变,你先回家吧。』
「好,我知道了……」
士道点点头,打算跟十香她们一起走进怎么看都只像是旅馆的自己家。
然而就在这时,在路上闲话家常的太太们大声说道:
「咦?五河家的士道?那些孩子到底是……」
「咦!没……没有啦,她们是那个……」
「哎呀?这里什么时候盖起这种建筑物啦……?」
「话说,士道……?你刚刚是想带那些孩子进去这里吗?」
「咦咦!不好啦!警察先生!警察先生!」
「噫……!」
要是她们报警,那还得了。士道带著十香等人逃离现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