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六章 小小恋情狂想曲~瑟毕斯—特殊剧情事件~
  6. 繁体版

第六章 小小恋情狂想曲~瑟毕斯—特殊剧情事件~
2017-06-23 04:37:23

		

请输入主角芳名
「英理」
※  ※  ※
有颗特别大的烟火,在南方天空绽放出大朵烟花。
那仿佛成了讯号,巨响接二连三地涌现,让天空一口气成了花园。
这项活动——艾尔铎利亚王国的夏季庆典,通称「艾尔嘉年华」,是由全体国民共襄盛举的大型节庆。
在这三天里,街上满是摊贩,从白天就有人把酒交杯,还有身穿缤纷衣裳的人们载舞欢唱,大伙都将平时简朴的生活暂忘一旁,好不热闹。
而刚才射向天空的,就是为三天节庆奏出终章的烟火。
英理从王城的露台,仰望那片光与音的幻想……
然而,她现在只能用哀伤的表情对着那美景。
起因是件小事。
白天,英理为了享受庆典的气氛而上街时,从马车窗口看见的本应是一幕和乐的光景,却在她胸口带来了一丝痛楚。
是那个骑士,和城里姑娘欢谈的模样……
当时,英理曾想立刻下马车。
她想闯进那两个人之间,她想闯进围着他们玩闹的人群。
身为公主的自己闯入其中,城里的民众或许会有些尴尬,警备的人马也可能大乱阵脚,但即使如此,她还是想去。
结果那时候,英理并没有那么做。
然而,并不是身为公主的自觉,拦住了她的心。
自己和那些人立场不同……是英理认为「自己和对方不匹配」的自卑感,让她裹足不前。
那些人是凭一己之力开创道路,歌颂出人生。
反观自己,则是用他人给的东西装扮身躯、填饱肚皮、安睡于床铺。
那些全来自身为公主的地位,她没有任何才干,也没有魅力。
而身为骑士的他,和英理已经是不同一边的人了。
他们是在什么时候,拉开了这样的距离呢?
烟火陆续涌现。
英理从树隙间,偷偷凝望着那一闪即逝的光芒。
平时唯有王室成员才能进来的这座露台,每年只会在放烟火的这段时间,开放给亲朋好友、以及仆人们一起同乐,格外热闹鼎沸。
不过,她待的地方与那阵喧闹略有距离。
面朝南边的广大露台右侧……也就是西侧。
只有那里让大树罩着,天空被遮去了半边,要欣赏烟火是个略有不便的地方。
可是英理喜欢那个挨在角落、没有人会接近、又视野狭窄的地方。
因为,从小时候,那里就是她和那个人的特等席。
当大人们从露台的正面仰望南天时,他们俩才不顾那些,只会从树隙间、或者特地跳上枝头欣赏烟火。要是兴起,他们更会直接跳下树、穿过庭园,跑到热闹举行着庆典的外头去玩。
……隔天,两个人一起被大臣训斥,也已经算每年的例行公事了。
那时候他们总是在一起,不只在庆典的日子。
两个人曾跑遍山野、在街上恶作剧让大人困扰、溜进王城和卫兵捉迷藏。
然而公主的地位、以及成为骑士的梦想,在不知不觉中拆散了他们俩……
到了现在,唯有每月一次的谒见,能替英理带来全然不够的相聚时间。
烟火晕开了。
那不是因为发射失败,更不是因为夜空扭斜。
只不过,是自己眼里涌出多余液体的关系。
英理仰望天空,想着从小就在一起、却不知不觉地渐行渐远的那个人,静静流下了眼泪……
『英理。』
『……?』
会是听错了吗?
难道是英理的心意,让原本不该出现的他,和不该听见的呼唤声,单单在她的脑海里响起?
『英理……我在这里。』
『咦……?』
不,不对。
只是因为声音从理应没人的方向传来,才让她那么以为。
呼唤她的声音并非来自露台中央,换句话说并不是东方,是从西方来的。
不是举办着热闹派对的那边,而是露台外面……
长在露台旁边的,那棵大树上……
『我在这里,「英梨梨」。』
『咦?』
真,第六章 英梨梨—特殊剧情事件(注:还在共通剧情线!〈霞〉)
「我在这里,英梨梨。」
「咦?」
有颗特别大的烟火,在南方天空绽放出大朵烟花。
夏COMI第三天,为活动谱出终章的夜晚。
在我们住的这一区,每年在那天晚上固定都会举办烟火大会。
而这里是可以从我家仰望看见的,山丘上的大豪宅……
呃,换句话说,是泽村家的阳台。
泽村家用于招待亲朋好友,让大家一起共赏烟火的家庭派对场地。
「你在做什么?伦也……」
「嘘,不要太大声。」
英梨梨家的阳台是向南面,从那里俯视做为烟火大会会场的公园,位置再好不过。
所以现在从阳台,可以不受阻挡地欣赏迸发于上空的圈圈光球。
不过我目前,是待在一株略靠阳台左边的大树树枝上……
换句话说,这个家的阳台,和艾尔铎利亚城的露台格局几乎一模一样。
小学时,英梨梨对于那样的巧合,高兴得简直像个小朋友……哎,虽然我们当时就是小朋友没错啦。
「要不要溜出去一下?英梨梨……」
「咦……?」
在那种充满上流气息的地方,目前正出现罕见的戏剧性场景,而且让别人来看可能是笨到极点的画面。
英梨梨一身红色的露肩派对礼服,从阳台角落抬头看着树上的我。
我则是一身骑士打扮……的角色扮演装,从树枝上对英梨梨伸出手。
「好久没这样了,和我一起到街上吧?」
「你在说什……咦,奇怪?这该不会……」
可是,面对那异样的光景,英梨梨却像心有意会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瑟毕斯的剧情?你在扮圣骑士瑟毕斯……?」
「现在请称我为伦也……殿下。」
《小小恋情狂想曲》系列中,值得纪念的第一代……
主角是有艾尔铎利亚王家血统的少女,在三年的游戏期间里,她透过和身边男性互动走上种种不同的路途,与男主角们编织出个别的恋爱故事——那是一款剧情如此壮阔的恋爱模拟游戏。
比如在与国王侍妾之子,义兄艾拉尔的剧情线里,主角将面临多方纠结的政治盘算,尽管卷入了事关王位继承权的阴谋,身为义妹的她,仍然一心一意地贯彻自己的爱情。
在与邻国王子吉亚士的剧情线里,恋情结成正果的主角虽然嫁给了对方,最后却和生育自己的祖国卷入战争当中,成为悲剧性王后。
在与盲眼吟游诗人辛弗努的剧情线里,主角抛弃了国家和地位,陪伴着心爱的男人、并成为他的眼睛,变成流浪于世界的旅行者。
然后,与主角是青梅竹马的瑟毕斯……
为了守护公主而当上圣骑士的他,却受制于地位,不知不觉地和主角渐渐疏远。
然而,两人的情意在无形中越变越深,最后,瑟毕斯在庆典的烟火大会里对她告白,于是两人就超越了立场的差距而结为连理……
哎,大致上就是走少女漫画的常套路线。
「我们走吧,殿下……不对,我们走,英梨梨……」
「…………」
看来英梨梨总算也明白我的用意……或者说,我的角色了。
不过,她现在还没有牵起我的手,只抬头看着树上的我。
那种反应是代表善意?还是傻眼过头?在这么暗的环境之下,我也分辨不了。
「节庆的最后,和我一起过吧?」
但我希望是前者,并且在话里放进更深的感情。
因为,刚才英梨梨被烟火短瞬照亮的脸,确实和主角在那个场景的表情一样……
「……你说了都不觉得丢脸?」
「很丢脸就是了!说了之后我自己都想去死!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死!」
所以,我现在只能坚信。
我就是青梅竹马的圣骑士瑟毕斯,也是青梅竹马的同志,安艺伦也。
无论被怎么鄙视,无论有多么让人不敢领教,无论遭到多冷静的吐槽,现在也只能冲了。
「因为,我在跟你和好以前不能死。」
「唔……」
英梨梨倒抽一口气。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认真,以及我有多惨,从她的举动中,排斥我的态度已经收敛了。
「所以,求你牵我的手,英梨梨……」
「伦也……」
烟火又连续升空,将英梨梨的脸照亮了几秒。
刹那间现出的表情,果然和我最初时看到的一样。
那和七年前诀别的瞬间……和「以往一直是同志,今后却要各走各路」的英梨梨,是同一副表情。
「笨蛋……被大家看到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所以,英梨梨把应该吐槽的重点岔开了。
「你这是非法入侵吧……警铃会响耶。保全人员要来了喔。」
「那才不会让我退缩!」
「啊,唔……」
……既然她提到的是那些不识趣的问题,那就没关系。
除了英梨梨本人以外,我全都打点过了。
对英梨梨的父母,我已经在Comiket会场的社团摊位好好说明过。
七年来一直忧心我们相处不和的那两位,都兴高采烈地约好会帮忙。
这套服装也是在Comiket会场,用伊织的人脉向Coser借来的。
毕竟是一代的角色,要赌赌看才知道有没有人扮,但真不愧是长寿类别。
哎,其实这是女生穿的服装,所以有点紧就是了。
伊织曾嘀嘀咕咕地抱怨:「为什么我非得替敌人撑腰?」不过从小认识的朋友有事拜托,总是可以帮个忙吧,所以我也说服他出力了。
还有,为这个场面写出剧本的学姊、以及找学姊帮忙的加藤……
像那样,死对头和同伴全凑到一块,在许多人协助下,才让这项愚蠢的作战成立了。
所以我绝对不会失败,而且也不容失败。
「喂,是谁在那里?你在那种地方做什么?」
结果,下个瞬间……
有个大叔朝这里走近,似乎是过来散步醒酒,待在树上的我终于被发现了。
「榊……榊叔叔?没……没有啦……他是……」
「英梨梨!和我来!」
「什……」
然而,我不认为那是危机,还要将那化为转机。
「求你,牵我的手!」
英梨梨的目光,正在我和大叔间来来去去。
不过她那副表情,与其说在犹豫要不要跟我走……
「可……可是我……穿这套礼服……」
「那种东西,要多少我都赔给你!」
「伦也……」
没错,她是在想该怎么和我开溜,现在只剩在犹豫要用什么方式离开而已。
「所以快一点……快点!」
「~~嘿!」
「唔……喂,小英梨梨!」
下个瞬间……
英梨梨撩起裙摆,跨上阳台的扶手。
然后,她靠着以前练出来的本领,从扶手用力一蹬,跳到了等在树上的我身边。
※  ※  ※
「痛痛痛……」
「怎么了?」
英梨梨蹲下来按着脚踝,是在跳到树枝上,再慢慢沿树干下来并漂亮着地后,又经过几秒钟才发生的事。
「我好像……扭到脚了。」
「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好痛。」
「唔,喂……」
她一度想毅然站起来,却又立刻皱着脸弯下膝盖。
乍看之下,实在不是能走路的模样。
「果然,还是不行……」
「啊。」
不过,在叫痛的英梨梨转头望过来的瞬间……
我脑海里却接上了之后的剧情发展。
「欸,伦也……你一个人赶快先逃吧。」
「英梨梨……」
因为,我看见了英梨梨那张像是抱着期待、也像在撒娇、却也像是心怀内疚的表情。
我懂了,这些举动,都是照着瑟毕斯路线的剧情……
主角牵了瑟毕斯的手,从树上跳下来并且打算逃走。
然而不巧的是,她在着地时失败,扭伤了脚。
派对参加者乱成一团、大臣怒喊、卫兵赶了过来。
身陷困境的瑟毕斯,则温柔地跪在痛得想哭的主角面前……
「……稍微忍耐一会喔?」
「嗯……」
英梨梨八成根本没受伤,即使如此,被我将手伸到膝盖下面,她却完全没有抵抗。
她直接放松全身力气,把自己交给我。
「这样,或许会摇晃得挺厉害就是了……」
「我说好会忍耐了喔。刚刚说过的。」
「……收到。」
我直接穿过庭院,冲到了屋子外面。
还牢牢地将殿下……将英梨梨抱在怀里……
抱歉,另外再提一件不识趣的事,其实刚才那位大叔也是我安排好的。
八年前的烟火大会晚上,我也和那位大叔在这里见过面,他是史宾瑟叔叔在工作上的朋友。
那时候,他常常拿英梨梨黏着我这点逗弄人,所以彼此都认识,派对开始前我们又见了面,我提了一下这次的事情,他就高高兴兴地答应帮忙了。
……记得八年前,那位大叔似乎真的是外○大臣。(注:指日本总括外交事务的外务大臣)
※  ※  ※
「校舍……不知不觉中变新了呢。」
「记得是前年改建的吧。」
「呼嗯,是喔。」
「之前一直都在施工吧,你不记得吗?」
「谁叫我平常不会走这条路,绝对不会。」
「…………」
一如我所料,英梨梨的脚根本没受伤。
在手酸又气喘吁吁的我撑到极限,快要抱不动英梨梨的时候……
原本都乖乖搂着我的英梨梨突然翻脸,还狠狠臭骂「没骨气」,最后就丢下我大步大步地走了起来。
那之后,我忍着许多想吐槽的话不讲,也一面鞭策自己已经累得半死的身体,拚命跟在她后头。
庆典夜晚的街道,行人比平常多一些,但由于英梨梨越走越远离大街,路上来往的人也慢慢变少……
到了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
呃,我们跑进不可能有别人在的地方了。
岛村小学……
我和英梨梨就读过六年的那个地方,正在放暑假,而且由于是在夜里所以静悄悄的一片。
英梨梨似乎已经不打算隐瞒脚受伤的谎,轻轻松松地越过了校门进到里面。
然后,我们目前正像这样漫步于校庭,同时也茫然地望着校舍。
……和刚才在泽村家不一样,这时候被抓到就真的是非法入侵了。
「改建后还是一样乏味。」
「哎,毕竟是公立学校嘛。」
校庭、校舍、游泳池,都可以说是完全照着样板盖出来的小学模样。
和我们现在就读的丰之崎天差地别的土气程度,看了依旧碍眼。
不对,碍眼的理由不在那里……
「你好卑鄙,伦也……」
「嗯。」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和好。」
「英梨梨……」
是的,因为这里对我们来说是充满「负面」回忆的地方。
「刚才那些……不是你自己一个人想的吧?」
「嗯。」
「霞之丘诗羽?」
「还有加藤。提议用《小小狂想》当主题的是那家伙。」
为了以小小狂想为范本来写出攻略英梨梨的剧情,加藤负责玩游戏,再由看着她玩的诗羽学姊构筑出今天晚上的这些桥段。
「靠大家帮忙很卑鄙。用小小狂想藉题发挥,就更加卑鄙……」
没错,在这种时候搬出小小狂想,是一件卑鄙的事。
正因如此,我和学姊都二话不说地接受了加藤出的主意。
……毕竟,那实在太聪明了。
「那是你第一次推广给我,让我着迷的作品吧。」
「到现在,反而变成联系你和那个叫出海的女生的作品了……」
英梨梨会对小小狂想出现过度反应,那应该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我家的第一代《小小恋情狂想曲》,就是英梨梨在小学三年级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送我的生日礼物。
原本看不起「区区女性向游戏」的我,被英梨梨点通,才了解那极富魅力的角色造型、以及贝深度的剧情,都绝对不比美少女游戏逊色。
所以我认同小小狂想是好作品,彻底热衷于其中,还进一步推广……
然后就辗转催生了波岛出海这个未孵化的天才。
对我和出海来说,那是一段无可取代的交流,然而在明白其中缘由的第三者看来,会被认为是「另外找了一个泽村英梨梨」重新来过,或许也是没办法的事。
只不过,明白内情的第三者,在世上也就只有英梨梨一个人而已。
那是一项既愚蠢又深刻、容易理解却又不愿理解、可以的话会希望一直都不必正视的事实。
「伦也,你看待那个女生,和你看霞之丘诗羽的目光是一样的,对不对?」
「那个……」
我并不清楚,自己当时是什么表情。
可是,我无从否认。
那个本子,真的让我受到了冲击。
自《恋爱节拍器》以来,少见的精彩强作……
「能遇上好本子真是太棒了呢。而且画出那个本子的是童年玩伴,还是你自己教出来的头号弟子……简直无话可说嘛。」
直到刚才,还拚命搂着我的英梨梨,如今已不复见。
原本显得有些害羞的表情,又变回之前在派对时的那张脸了。
「不过,这些结果全部……全部都是我促成的不是吗……!」
玻璃鞋已经粉碎。
马车变回南瓜,骏马变回老鼠,只有礼服……还保持原样。
「只要我,没有将小小狂想推广给你……」
英梨梨如此从二次元的世界,回到了现实生活。
「只要我,没有认识过你……」
尽管,时间还没到晚上十二点……
在体育馆的屋顶附近,又一次绽放出盛大的灿烂烟花。
以时间来讲,这大概是最后一波……换句话说,泽村家的派对也差不多接近尾声了。
英梨梨再不回家,或许会闹出一些骚动。
可是……
「只要我道歉,就行了吗?」
还不要放弃。我告诉自己。
「对不起,我偷用了你介绍给我的游戏……对不起,我带出了新的小小狂想玩家,这样说就行了吗?」
「现在才道歉,也于事无补了……」
「……所以你就不跟我道歉?」
「啥……?」
「七年前,你对我做过的事情……你觉得,都已经于事无补了……所以你就不道歉?」
「说那什么话嘛……我对你做过什么?」
布置出那个舞台,原本就只是为了让我和英梨梨面对彼此而已。
诗羽学姊明确编出了替我们制造契机的剧情流程。
然而,在面对面之后的编排,她只给了三句话:
「让一切雨过天晴吧。」
「祝你幸运。」
「加油,伦理同学。」
「七年来,我一直没有说出口……可是,我一直很恨你!」
「……唔?」
虽然魔法解开了,不过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我不会再借助瑟毕斯、还有任何人的力量。
现在的我,只是泽村英梨梨的青梅竹马,安艺伦也而已。
※  ※  ※
升上三年级,进小学的我第一次换班级。
从一、二年级又分到同班的朋友只有五个左右,起初我觉得班上有好多新鲜面孔。
然而,我……不对,我们即使和那些新同学在同一个教室相处,来往的几个朋友也几乎没有改变。
……因为连续三年分到相同班级的五个人当中,包括英梨梨。
对于同班这件事,英梨梨和我一样高兴,我们聊起漫画、动画、电玩的话题,也变得比以往更加热烈。
可是,那个不容外人加入;客观来看又有可爱绝伦的混血女生在内的两人小圈圈,让我们和新同学……特别是男生,产生了严重的磨擦。
从第二学期开始,我和英梨梨就成了最好的霸凌对象。
人种、男女、御宅族、不相配,所有的负面要素都被同学拿来嘲弄、作文章、广为流传。
而且对身为男生的我,更有人每天直接来硬的。
现在回想起来,怎么想症结都是出在男生常有的丑陋感情上面,要温和地用「嫉妒辛苦了」的态度应付过去,或许也是可行。
不过,毕竟我和英梨梨当时都很敏感,内心也不像现在这样经过磨练,只是脆弱的小学生。
英梨梨受了伤害,变得失去笑容,慢慢地不再提起漫画及动画,最后还与我保持距离。
假如我也跟着保持距离,男生们肯定都会满意,先不提我这边,但也许那样他们就不会把英梨梨当成欺负的目标了。
然而,我才不允许自己输得那么毫无道理。
对方是我上小学以后,第一个认识的御宅族朋友……不对,正确来说,对方是伙同家人一起把我拖进御宅族圈子的共犯,我才不能就这样失去她。
然后,等到第三学期,我独自一人的战斗开始了。
我自告奋勇当了广播股长,在午休时猛播动画歌曲。
我也拚命带漫画去学校,碰上人就到处推广。
那些东西让老师没收过好几次,即使连家长都被叫去学校,我也绝对不罢手。
即使在班会上,我也完全不看场合,谈御宅话题谈到让老师都彻底闭口。
当然在那段期间,男生们也一直对我「直接来硬的」。
不过,我并没有动手采取孩子气的抵抗,而是静静地等待播下的种子发芽。
……于是,不久以后效果就慢慢浮现了。
一开始,是那些没有加入霸凌的温顺男生。
接着是最初就和班上格格不入的,已经罹患「腐症状」的部分女生。
愿意认同我推广的漫画、动画、电玩都很有趣的同学,开始增加了。
他们并不会明着支持我,可是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用鄙视的眼光看我。
从背后得到力量和勇气的我,诉说御宅思想的劲道也越来越强。
就算被欺负、被恐吓、被无视,一味推广喜欢作品的我,还是没有歇手。
像那样,被人明着批评「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的期间曾持续一阵子,然后我们班在四月升上了四年级……
我自荐当班级股长,顺利达成无投票当选,为这场战斗补上了临门一脚。
面对那样认真的我,男生们终于无法对抗了。
我就这样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班上替我们这群同好建造出容身之地。
我让英梨梨和我的御宅族王国复活了。
然而,泽村·史宾瑟·英梨梨这个在男女生之间都拥有人气的现充女生,终究没有回来我们的王国。
※  ※  ※
……虽然我说明了一大串,简要来讲就是「我们被霸凌所以关系告吹了」。稀松平常得任谁都能理解,这就是我们之间发生过的事情。
事到如今还爆料这些,也挺丢脸的……
「我哪有可能回去……」
「为什么不行……?」
「回去找你的话,我又会被排挤……花半年时间好不容易交到的新朋友,就不会理我了。」
英梨梨在三年级快结束时新加入的团体,是由班上一群充满上流气息的女生组成。
明明她们还是小学生,却会翻阅时尚杂志、聊衣服聊化妆,谈些让人摸不着头绪的名牌经。
短短半年前,在我们之间要是提到厂牌,明明都是指游戏或动画的制作公司。
「要朋友的话,不是有我吗……?」
「像那样……那样的关系,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别人摧毁!」
在那个比男生来得成熟一些;对之前提到的霸凌行为也冷眼忽略;和我们非敌非友,应该说根本就没有交集的女生团体中,(装得)不再是御宅族的英梨梨,早成了她们崇拜的对象。
因为英梨梨原本就有得天独厚的本钱,即使对她们爱好的话题不熟悉,光凭外表和家世就能在同伴间受到尊敬。
「所以我只能放弃当御宅族而已……那个时候,我并不能和你讲话。」
「你根本没放弃当御宅族呀!不知不觉中还成了供应的一方不是吗!」
「可是我躲得非常辛苦啊!我一直努力不让别人发现!」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切割?」
「还不是因为你不肯一起躲!」
「你说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连在表面上,都不肯放弃当御宅族的关系!」
吵到这一步,她却怪在我头上,还讲出那种话?
只要我不用那种堂堂正正的方式,为御宅族争取容身之地……
只要我也和其他男生聊足球或无关痛痒的话题,两个人只约在周末,偷偷地继续用御宅族身分相聚。
你想说,那样子我们就不用分道扬镳了吗……?
「如果和你讲话,我没有放弃当御宅族的事就会穿帮……事情要是在女生的圈子里传开,我又会在班上落单啊。」
「皮笑肉不笑地跟那些连信任都没有的家伙相处,会比和我聊动画更重要吗!」
「又不是哪个重要、哪个不重要的问题!」
「向我道歉!」
「我哪有可能道歉!」
「有错的是你吧!为什么我……为什么,我要受到那种折磨……!」
脑子里,似乎成了一片空白。
七年来累积又累积的愤怒、悲伤、痛苦。
那些应该已经忘掉的情绪,无法控制地滴落……
「……伦……伦也?」
「……咦?」
所以,那滴了下来。
不会吧?怎么会?糟糕……
为什么是我先哭了?
「不……不对……可恶,呜……呜啊……」
我应该是要纠正英梨梨吧?
我应该引诱英梨梨讲出真心话,然后认真倾谈吧?
可是为什么,我却自己先失控了?
操之过急了……吧……
「噫……呜……英……梨梨……你这个……笨蛋,给我道歉……道歉啦!」
这样子,我就只是个闹脾气的小孩嘛。
只会单方面骂对方,没有努力、没有祈愿、也不脚踏实地嘛。
「我不道歉……无论发生什么,我都绝对不道歉。」
所以,英梨梨才不听我那些不讲道理的说词,用一句话就断然拒绝了。
「英……梨梨……?」
……听似如此。
「谁叫伦也……你根本不懂……我流了多久的眼泪……!」
「啊……」
该不会是因为我先哭了,才让她也跟着放松……
英梨梨的脸皱成一团,仿佛这次该换她倾诉。
「被迫和你绝交,连在学校都不能讲话,还非得无视你的存在!」
她滴落的泪珠,比我更一发不可收拾。
「我好难过,好伤心,好懊悔,好痛苦.都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这么说来,记得从以前开始,我总是早她一步。
迷上作品、花钱捐献、还有推广都是。
「都已经那么痛苦了……为什么……我为什么还非得和你道歉!」
开心大笑、生气发飙、重新振作也是。
就连……意识到对方也是。
「我都已经承受那么残忍的天谴了,为什么还要受到更深的报应嘛!」
为什么,我会意识到……这个不讲理又任性的女人呢……?
片刻之间,只有我们两个哭着打嗝的声音回荡于校庭。
尽管我们那么大声地对彼此吼,但从学校里面还有外面,都没有别人出现的动静。
「既然你不道歉,那我也不道歉。」
虽然这称不上理由……
我又一次用力吸鼻子,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对出海的本子着迷、还有对诗羽学姊的书着迷,这两件事我也不会道歉。」
「为什么嘛,为什么……你对我的本子就不会着迷!」
「谁叫你的本子那么好懂,完全顺着读者的期待,你都是画大家想看的东西。」
「那样有哪里不对!你是想说……我比不上那个女生吗?」
「对啦!你比不上她!你比较差!你不行啦!」
「什……!」
这已经变成单纯的嘴硬、或者刁难,只能归为程度不怎么样的谩骂而已。
即使如此,我那些话并不虚假、也不夸张。
「到了这个地步,我就不客气地告诉你吧。你实力不够!」
以往,我同样没有对她客气过。
我并不是想拉她加入社团,才刻意讲奉承话。
「你的图还有故事,都完全不出人意料!根本没有惊喜不是吗!这样要怎么让我心动?」
纯粹是她没有要求而已。
要求画出让我认真着迷的本子。
那些部分,在游戏里初展才华就行了。
在我的作品中,逐渐脱胎换骨就行了。
「你从以前就一直这样不是吗!只有画技进步,却一点都不厉害!我看了就觉得烦躁!」
我拉英梨梨进来,是因为她在我熟识的绘师中实力排第一。
但反过来看,以我的喜好而言,她并不是真的排第一。
……她和诗羽学姊以及出海,并不一样。
「就算你那么说……就算你那么说,欸!」
如我所料,英梨梨紧咬着这点不放。
「我尽己所能在努力!无论是你看得到或看不到的时候,我都拚死拚活地在努力!」
不懂创作者的苦处,而且光凭心血来潮就夸下海口要制作游戏的外行人,讲了怎么想都离不开私心又毫无道理的妄言,她却没有嗤之以鼻。
「如果那样还是达不到要求,我还能怎么办嘛!没有才能的话,我又能怎么办!」
她没有像平时那样,当我是随口瞎说而把批评撇到一边。
「我哪知道该怎么办!但你做的就是还不够!」
不,不对。
这家伙,平时对于我说的话,并没有嗤之以鼻。她没有将那些撇到一边。
在她的心里,对我那些自以为是的批评,一直介意得不得了。
「我才不知道你有没有才能。我也不知道你做过多少努力。只不过,在目前看来就是不够。你并不厉害!」
「没办法更努力了啦!我已经苦练又苦练,回避着大家的目光,可是我也想争口气,给笨蛋一点颜色看看,才终于练到现在这一步的啊!」
即使有错,即使明知有错,即使因为有错而将其否定。
「对啊,你练到了这一步。画得既快又好,画风也稳定……」
就算那样,她也绝对无法将那些批评从脑海角落彻底清除。
「那么这一次就变得更厉害吧!维持你那既快又好,而且稳定的作画,然后变得更厉害给我看啊!」
「没办法了啦!接下来就是才能的领域了啦!」
「不管是靠务力或靠才能,我都无所谓!看你要比现在更加努力,或者在某一天突然激发出才能,进步给我看就对了!」
「要怎么样比现在更努力?要怎么样激发出才能嘛?」
「我哪知道!自己想!」
对,这正是柏木英理最大的问题。
同时,也是她面对创作最大的动力。
纵使明白我要求得毫无道理,也傻眼地认为我强人所难……
「你要思考再思考、奋斗再奋斗、赢过一个又一个的对手……然后超越出海、超越任何创作者……甚至超越红坂朱音给我看啊!」
我说过的每句话,你都无法一笑置之呢。
「不……不然我问你……」
「怎样啦?」
「要是我办到了……那样的话,你就会成为我的信徒?」
英梨梨还没有傻眼,她不退让。
「你会来买……我的本子?」
「那还用说,当然会。」
所以我同样不会停,也不退让。
「我会搭首班车到会场,排在队伍最前面,买了以后再排到最尾端,再买再排、再排再买,反覆好几趟!买到你完售为止!接着我会到处发本子,推广给熟人……最后更要告诉他们……」
「……告诉他们什么?」
「『其实,我和柏木老师认识喔~~』……就这样!」
因为,你对我来说是唯一「没让我变成粉丝,却独具意义」的作家。
「你这同人投机客。」
「不可以吗……!」
对于我那些任性、不讲理的要求,英梨梨骂得牛头不对马嘴。
她用了积极无比的方式,解读那些要求。
「我就当给你看……当一个厉害得让所有人都认同的绘师。」
还带着一张不甘心的笑脸。
用的是蕴含愤怒的爽快态度。
「我会当一个厉害得让所有人都认同的绘师,包括你在内……!」
此时此刻,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egoistic liliy」的柏木英理,彻底复活了。
「和好的事……就延期啰。」
「嗯,我等你……」
我们的历史性和解,肯定会发生在某次活动上。
我会递出万元钞说:「请给我每人限购的最多册数!」
英梨梨则笑眯眯地打发一句:「不好意思,我们没有零钱。」
「给我等着吧,你这笨蛋!」
嗯,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举行那梦幻又傻呼噜的和好仪式。
对不起,学姊、加藤……
结果,我没能遵守和大家的约定。
我跟结下七年梁子的英梨梨,是无法和好了。
不过,没关系。
我们有一线希望。
英梨梨重振起来了。
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再往前迈进。
所以,今天光这样就……
「那我们回去吧,伦也……不对,瑟毕斯?」
「啊……」
在最后,英梨梨在校庭正中央,一脸疼痛地按着脚踝蹲了下来。
她只再一次,向我所求魔法的余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