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五章 我并没有出局〈霞之丘〉
  6. 繁体版

第五章 我并没有出局〈霞之丘〉
2017-06-23 04:37:23

		

「……所以说,加藤,这是怎么回事?」
「啊,欢迎,霞之丘学姊。」
「你还说欢迎……这里是伦理同学的房间吧?」
漫长的一天终于到了日落,夜幕降下的Comiket第二天。
这时在BIG SITE周围,应该已经有彻夜组为了迎接明天的第三天活动而陆续集结吧。虽然会场禁止彻夜排队。
不过,尽管到了往常都会瞪着Comiket场刊而且兴奋得颤抖的时间,我却钻进房间的床褥,抱起大腿缩成了一团。
「好了,你叫我来的理由是什么?我也有很多事要忙,希望你能用三行说明完毕。」
「啊,原来如此。就是因为霞之丘学姊你很忙,所以才会我只说了『安艺他情况非常不好』,学姊就连任何细节都没问,只花二十分钟就赶到这里。要是没有用全力冲上那条长长的坡道,大概不会这么快就抵达吧?」
「……你最近对我是不是有什么怨言?」
从Comiket第二天结束,从那场诀别以后,经过了几个小时呢……?
结果直接在车站前路口杵着不动的我,被加藤从那里直接捡回家,看不下去的她还专程一路陪着我进家门——我对加藤依赖成这样,被指称已经完全觉醒成废物男主角,也怨不得人。
「呃,这个嘛,其实事态挺严重的。应该可以说是关系到社团存亡的危机。」
「……意思是,这件事和现在不在这里的某人有关系?」
「唔~~哎,差不多是那样吧……大概。」
「加藤,你能不能详细说明?」
「那个……我也没有了解得很清楚。」
「是吗,那只能问本人了……伦理同学,我要你出来说明喔。」
经历过那些,我在钻进床褥以后还是无法闭起眼睛、也无法睡着,只能够委靡不振地消耗时间。
因为只要闭上眼,在黑暗中无论如何都会浮现出画面。
看那家伙生气的脸……已经是家常便饭了,然而她那样难过又害怕的脸,应该已经被我尘封在遥远的过去,发誓绝不看第二次的……唔?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诗羽学姊?」
「安分点,伦理同学。那么大声叫嚷,就不能好好问你话了吧?」
「呃,霞之丘学姊……只是问个事情,为什么你要钻进床里?」
一瞬间,感觉好像……有团柔软得不得了的东西贴到了我背后。
「原来如此,你的确很废呢,伦理同学。应该能名列美少女游戏三大废物男主角了。」
「对不起,再怎么说,我觉得自己也不应该被批评成那样。」
「那你想说全都是泽村的错啰?你觉得她才适合名列美少女游戏三大狠心女主角?」
「呃,拜托不要谈那种差劲的角色话题啦!」
结果,由于加藤启用热线的关系,我被强制拉下床接受诗羽学姊的审问了。
刚才我明明还被当成可怜被害者,一转眼间就成了凶恶嫌犯……
「不过加藤,既然发生了那种绝妙的事件,你应该要当时就联络我,而不是拖到现在。泽村的哭脸……好想收藏一张那样的画面,为我的私房照片资料夹增色呢。」
「那也没办法啊。我当时又不在现场。」
「呃,加藤,与其解释那种无所谓的细节,你应该先吐槽诗羽学姊那离谱的想法吧……」
「真可惜。难得又有机会在简讯的主旨标上『内附图档』……」
「请学姊别再用第二次了!」
尽管像这样受到玩弄,我仍将今天和英梨梨之间发生的事情,向她们俩全招了出来。
英梨梨对出海……对出海的本子所怀的感情。
而且除了今天的事以外,我也提到了这阵子和那家伙之间存有的种种芥蒂。
伊织的事、挖角的事、较量的事。
不用等明天到来,赌上社团存亡的一战已即将未战先降。
我明明夸下海口说过:「无论销量落后多少,我们都绝对不会受挫。」但现在的状况却变成了「不管销量多少,我们都打从心里受到重挫了」。
……虽然当中也参杂了一些我们个人的因素,不过我还是全招了出来。
即使和她们俩说出来,也不要紧。
因为英梨梨和我、诗羽学姊和加藤,都是同一个社团的成员。我们都是一起创作的伙伴。
既然是创作方面的烦恼,那就由创作者合力解决就行了吧。
※  ※  ※
「话说回来,状况变得挺棘手呢。」
「嗯……英梨梨那家伙,该说她太有先见之明、还是太没有分寸呢。」
将事情听到最后的诗羽学姊,一明白英梨梨所抱持着的心结,果然也和我一样深深地叹了口气。
「真的很棘手呢……连当事人都说得不关己事。」
「……学姊是指什么?」
倒不如说,她叹气的对象似乎不是英梨梨。
「我只觉得,泽村就是精确地看透了位于眼前的危机,才会对区区一个女生戒慎恐惧到那种地步。」
「我不懂学姊说的是什么意思。」
「基本上,居然有人敢一口咬定那是创作方面的烦恼,伦理同学你真的是差劲到极点的迟钝男主角耶。」
「我不懂学姊以下略!」
这很重要,所以要重复两次……应该说是一次半才对。
「那样子,泽村当然会怕啰……对她来说,感觉应该像什么东西都被抢走了。」
「『什么东西』,是指……」
「身为创作者的尊严,还有青梅竹马的地位。」
「…………」
创作者云云的也就罢了,可是我觉得青梅竹马的吻合范围太窄了。
「再说,出海那么黏伦理同学……感觉就像明明中途才登场,初期参数却相当高,即使想追的其他女生攻略失败,也一定会来告白的救济型女角……她真让人火大呢。」
「对不起,再岔题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请学姊点到为止。」
我果然找错商量对象了吗……?
「所以,伦理同学你打算怎么样?」
「这还用问,我当然是希望……」
呃,我希望怎么样啊?
我应该是在思考,要怎么和那家伙的过去做个了断、要怎么和那家伙的现在做出定位、要怎么和那家伙的未来做下结论吧。
「你想让泽村振作起来?」
「那是当然的啊。」
毕竟,英梨梨陷入低潮,还有无法作画的模样,我根本不愿去想像。
「你想为她打气?」
「哎,一直看她摆闷脸也很伤脑筋吧。」
不发脾气的英梨梨根本就……那样倒是天下太平啦,不过每个人各有其职嘛。
基本上,她不发脾气就太没劲了。
「你想保护她?」
「咦,不,为什么那样说……?」
「你想抱紧她?」
「抱了要干嘛?」
「你喜欢她吗?爱她吗?不想要放开她吗?难道故事进展到一半,第一女主角就要意外换人了?」
「这又不是在演《恋爱节拍器》!」
连自己的作品都拿来自嘲,难道学姊没有身为作家的自尊吗……
「真是的,你们两个很麻烦耶……既然结论拖那么久都出不来,干脆就什么都别做,让时间去处理如何?」
还嫌我们麻烦……真没想到诗羽学姊会这样说我。
先不管这种五十步笑百步的牢骚了……
「可是那样,我们的游戏……会赶不上冬COMI。」
英梨梨持续低潮的话,我们总算开始制作的游戏又要搁浅了。
话虽如此,事到如今也不可能让原画家交棒。
不管别人怎么说,就算大牌社团用了再阴险的手段,我们社团的招牌绘师还是非柏木英理莫属……
「给她一段期间冷却,说不定就会若无其事地振作起来喔?」
「那种事……以那家伙来说不可能。」
「为什么你能断言?」
「因为那家伙……会把事情留在心里……而且时间久得难以想像。」
就我所知,再也没有其他家伙会像她那样,对以前的事记恨那么久。
……比方说,除去今天不谈,我最后一次看到那家伙哭是七年半以前。
还有,我们开始讲两三句语也花了三年。
开始借彼此动画或游戏软体则花了五年。
然后,变得能普通交谈更是花了七年。
直到现在,仍一直抱持着复杂心结的我们,假如不试着互相让步,想和好就是会花那么长的时间。
「其实,诗羽学姊……我们还没有好好地和好过。」
「咦……?」
「英梨梨不可能道歉,我也还没有……我们的问题始终都悬在那边。」
学姊有些愕然地望着我。
我确实也觉得「那样有点说不过去吧」。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毕竟,我还没原谅那家伙所做的一切。
而且,那家伙同样也无法对我全盘信任。
我们以前就是发生过那么深的问题。
产生问题的内容相当稀松平常,根本不具意外性,许多人都会有类似的经验。
要是再长大一点,我们肯定会笑着表示:「为什么以前要为那种事情赌气呢?」
即使如此,那种常见的问题,仍然深深扎进了当时的我们心里。
在伤口还没愈合的情况下,我们又半吊子地重敔交流。
「感觉真的很傻吧?那家伙。」
「伦理同学……」
「感觉真的很傻吧?我自己……」
就我所知,再也没有其他家伙会像她那样,对以前的事记恨那么久……除了我以外。
「所以,这一次……我希望能设法跟她和好。」
正因为彼此都是傻瓜,才会吵架。
正因为彼此都是傻瓜,才一直没有恢复原本的关系。
「那家伙的个性确实不好,又是个双面人,表里两张面孔都很差劲!」
误解、分歧、期盼落空。
我们像这样,好几次发生阴错阳差的状况,心结全纠成一团。
「虽然我还不能完全信任她,也没有原谅她以前的所有行为!」
因为无法再恢复到原状,所以我们不约而同地抛开了问题。
「可是,那家伙是我重要的伙伴。就以前就一直都是。」
然而,在关系变成那样以前,我们待在任何地方,感觉都像乐园。
在我们的乐园里,没有其他人介入的余地。
「所以,我好害怕……又要像过去一样跟她分开……!」
她明明……是我这辈子第一个的……
「学姊,我好怕……」
我能再一次,打从心里原谅英梨梨吗?
英梨梨能再一次,打从心里相信我吗?
「嗯……」
诗羽学姊的手,轻轻地拍在我头上。
该怎么说呢?男女立场相反了吧?学姊太有男子气概了吧?那股温暖注满在我的心房。
「要怎么说好呢?像这样看你示弱、偶尔被你撒娇,心里头会揪起来呢……虽然听你谈那些内容,就我个人而言感觉糟透了。」
「……对不起。」
发牢骚之余,学姊轻抚我脸颊的手还是很温暖。
「那么,我再问一次喔……你想让泽村振作起来吗?」
「对。」
「你想为她打气?」
「对。」
「你想保护她?」
「大家一起。」
「……你想……和她和好?」
「嗯……这次绝对要!」
「…………」
听到这里,诗羽学姊忽地绽开笑容,匆地朝我耳边吹了一口气。
……真的,我希望她改掉这种逗弄人的方式。太舒服了。
「其实我也想和她和好,不知道为什么却很难得到她的原谅。」
「那是因为,学姊总是无谓生事地对她挑衅个不停。」
然后,学姊用纤纤指尖捏着我的脸颊……让我有点痛。
「那么,来想想对策吧。」
「我应该怎么做?」
「这个嘛……既然是因为傻理由闹僵的,要不要就用傻办法来和好呢?」
「傻办法是指……?」
「去攻略青梅竹马型女角吧,伦理同学。」
「啊……」
说着,诗羽学姊用双手捧着我的脸颊,让我感觉到一丝丝力道。
「久远的记忆、让人怀念的回忆、小时候的约定,把那些青梅竹马占有的优势全部用上,对泽村插旗吧。」
「她会吃那一套吗?」
「不要紧,是你的话就能办到……好比前阵子,你点到为止地攻略了年长型女角那样,你说对不对?」
「拜托,别用那种自虐的方式收尾啦……」
诗羽学姊一面吐露出让我心里隐隐作痛的讽刺,一面将自己的额头,缓缓地贴近我的额头……
「呼~~我先用浴室了。啊,霞之丘学姊要不要也洗个澡?现在水温正好喔。」
「……其实我从刚才就想问了,为什么加藤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在你这里过夜?」
「啊,因为安艺的爸妈,今天好像回老家过盂盆兰节。」
「听好了,我想问的并不是那个……」
然而当加藤从浴室回来的瞬间,学姊贴到我眼前的头,就无力地垂下了。
※  ※  ※
「那么,今天的社团活动要开始啰。议题是附属女主角——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剧情线安排!」
「唔哇,你直接讲出来了耶?你直接讲出『附属』了耶。」
经过一会儿,改换心情的……应该说发飙的诗羽学姊,高声宣布出今天的活动就此开始。呃,我才是社团代表啦。
此外,现在时间是晚上十一点。所有人都洗完澡了。唔,最后才轮到的我,并没有勇气泡进那缸热水里,所以只用淋浴的就是了!
总之,所有人就这么做好了彻夜不睡的万全准备。这里不是会场周围,所以没问题。
「工作分配的部分,伦理同学负责从回忆里找梗,我再藉此安排出剧情,加藤同学的话……要不要玩一下游戏打发时间?」
「呃~~虽然我有想过会被这么说,但我可不可以出个意见?」
「加藤?」
于是,当我和诗羽学姊准备照平时步调开始作业时,万万想不到,平时都会尽快溶入背景的加藤却特地举了手发表意见。
……呃,强调得那么意外,对她实在不礼貌。
「安艺,你之前说过,要我当女主角对不对?」
「呃,说是说过啦。」
「那么,你可不可以自己先示范呢?」
「咦?」
「安艺……你来当女主角看看吧?」
「……原……原来如此。」
「加藤,你……」
从第一集以来许久没有出主意的加藤说完以后,诗羽学姊和我都愣着望了她的脸一会儿。
加藤的想法就是那么具冲击性,戳中了盲点,而且直达问题的本质。
「呃,做这种调整该不会很困难吧?霞之丘学姊?」
加藤交互看了我和诗羽学姊的脸,似乎想对沉默下来的我们表示关心。
「你问我……难不难吗?」
然而,从这个人彻底转变的口气和态度,明显可以得知加藤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这个嘛,我想到了……最能形容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字眼,其实不是千金小姐、也不是傲娇、更不是情色同人作家……!」
倒不如说,学姊这样不太妙……
「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本质……没错,就是纯情少女!她是个等待着御宅族王子开白色痛车来接她的痴心女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什么嘛,超奇怪的!」
「奇怪的是现在的诗羽学姊吧?」
看吧,学姊又像平时那样,按下讨厌的创作开关了。
还有,要是我碰到开着痛车来接人的王子,就绝对不会接受求婚。
「涌上来了……创作欲像泥沼般涌上来了!今天我不会让你睡喔,伦理同学。」
完全切换成赶稿模式的诗羽学姊,已经HIGH得让我觉得最好别踏进她的创作。
「好好好,我当然会奉陪到最后。当然加藤也是。」
「嗯,好啊,反正我没有决定权。」
然而,不管怎样,我们的败者复活战要开始了。
不只我一个,所有伙伴都在……为了从囹圄中救出那个从小学时,就一点也没有成长的「痛公主」,战斗要开始了。
「那么我重新分配工作啰……伦理同学想梗,我安排剧情,加藤的话……麻烦还是去玩一下游戏!」
「了解,诗羽学姊。」
「好~~」
或许,那听来和刚才是完全一样的指示……
然而,那其实是用意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指示。
※  ※  ※
「呼……」
将手穿过刚洗好的T恤袖子后,原本朦胧的脑袋恢复了一点活力。
只微微拉开的窗帘让房间里不至于太亮,从那道缝隙望向窗外,外头已经完全天亮了。
看来种听到了御宅族的祈祷,使今年夏COMI的三天期间,本子都不会被淋湿。
时钟指着早上六点半。
……要是在小学低年级时,差不多是英梨梨来邀我去做收音机体操的时候吧。
「嗯……呼。」
看向床铺,耗尽精力的诗羽学姊正躺在那里。
记得大约是一小时以前,她就像豁出全副力气似的失去意识了。
不过,也不用叫醒学姊。让她一直露出那张安详的睡脸就好。
毕竟诗羽学姊靠着平时那种超人速度和热情,赶在黎明前将自己该做的事做完了。
「呼……嘶~~~~~~~~唔,唔呵呵。」
……哎,我只希望她别将脸埋进我的被单,还那么用力吸气。
电视画面上,从刚才就一直显示着城堡露台的背景CG;喇叭则不停播放着既庄严又轻快的旋律,听来活脱脱就是游戏配乐。
还有,这首配乐播一轮很短,所以我已经不知道听多少遍了。
而之前一直朝着画面玩游戏的另一个社团成员……
「咦?」
「早安。」
我还以为,她同样早就睡着了,结果仔细一瞧,对方仍然睁着眼睛在看我这边。
「你该不会一直都醒着?」
「没有,我睡到刚刚。是你起来以后,我才醒的。」
「这样啊。」
「要出去了吗?」
「嗯……在今天之内,无论如何都要做出了结。」
没错,我一定会在今天之内将事情解决。
冬COMI的报名期限就快到了。
社团的图示,我绝对要让我们的招牌绘师来画。
「所以我要去……去Comiket第三天的会场,BIG SITE。」
「泽村同学会到现场吗?」
「也许不会。可是,我要去。」
「这样啊,嗯。」
即使英梨梨没去,那里还是有我需要的东西。
那里有用来攻略女主角的……不对,用来攻略主角的必要道具。
「加藤……谢谢你。」
「那些话,全部讲给霞之丘学姊听比较好喔。」
「下次再补讲吧。但我现在是想告诉你。」
「这次,我什么都没有做就是了。」
「才不是那样……根本不是那样。」
招牌绘师、招牌作家、还有招牌女主角。
我的女神们是三位一体。
因为缺了任何一位,这个社团就无法成立。
……哎,我承认自己说的话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从昨天起,我不是让你看到了很多难堪的部分吗?」
「咦,你觉得自己在前天以前都没有出丑吗?」
「啊~~我们先采取不吐槽的方针好了。因为现在的我,难得想讲正经话。」
「对了,刚熬夜完很容易像你这样异常亢奋耶。之后就算你对自己说的话后悔得要命,我也不管你喔。」
「可是加藤……即使我这么废,你一直都肯关心我。」
「唔……咦?等一下……」
即使被我拗去帮忙卖本子、即使被我丢下来两次、即使看到我失魂落魄得没办法自己回家的丑态。
加藤不抱怨也不下评语,依旧淡然地陪伴着我;何止等我,还特地来找我;何止接我回家,还帮忙找了救兵。
而且……之后她也一样为我着想。
虽然当时我没发觉……不过,去洗澡的加藤近一个小时半都没有回来。
我觉得,那肯定是她刻意的。
她肯定是在走廊温柔守候着,等我对诗羽学姊吐露一切,也等我对诗羽学姊求援。
……虽然加藤最后回房间的时间点格外微妙,或者该说成绝妙,那点我倒不清楚她的用意何在。
「欸,加藤……」
「唔,呃,怎样?」
「即使我是这么废的主角,以后你还肯这样不离不弃吗?」
「安艺……」
「你能不能……继续当废物主角的第一女主角?」
「那样的话,八成会自然走向陌路吧?毕竟这个社团就是靠你死缠烂打才成立的。」
「要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会务求改进,求你不要抛弃我!」
为了避免吵醒诗羽学姊,音量要压低,但我还是一脸拚命地对加藤恳求。
「这个嘛……那就马上请你改进好不好?关于这次的事情,我会满任性的喔。」
「麻烦你就人智所及的范围提要求……」
「呃~~首先呢……安艺你要跟泽村同学和好。」
「我明白了。」
也没有首先不首先的,那正是我们这次的任务。
「然后,你要让泽村同学跟出海和好。」
「嗯。」
只有这点,我绝对会坚持要英梨梨当面道歉。
「社团里不能少了任何人。」
「嗯……是啊。」
最担心那个的肯定是我。
「还有,大家要一起完成你策划的最棒的游戏。」
「加藤,你……」
「嗯?怎样?」
「呃……也许这的确算任性吧。」
加藤说的,全是我……
你这不只是完全一致的程度吧?
「啊,对了。还有——」
「嗯?」
「社团名称,差不多该决定啰。」
「就是啊……」
结果……
到最后,加藤一项不差地说中了「我的心愿」。
「那我走了。」
「嗯,慢走。」
我背对开口送行的加藤,离开房间。
走廊窗户的阳光照在我身上。
新的早晨来了。代表希望、以及和解的早晨。
等着吧,英梨梨……
唯有今天,为了你,我会成为你的第一男主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