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四章 同人创作者都作过这种梦对不对?
  6. 繁体版

第四章 同人创作者都作过这种梦对不对?
2017-06-23 04:37:23

		

「看吧,加藤……这里就是东京都江东区有明三—一一—一,东京BIG SITE。」
「为什么特地连地址都提?」
「呃,我没想太多。」
走出临海线的国际展示场站以后,先别往下看,只要抬头一望,就能看见有座形状难以描述的建筑物耸立于眼前。
是的,要形容的话那就像凯欧斯的头部……呃,所以我才说难以描述嘛。(注:凯欧斯是怪兽特摄片《卡美拉》系列中的敌方怪兽)
八月第二周的星期六早上,万里无云,搭以会场的热气,可以想见白天会有多酷热。
而今天是Comiket的第二天。
接续昨天,对我来说是二度参战;加藤则是初次造访BIG SITE。
另外,昨天我一个人搭临海线的头班车,抢先突击西馆四楼的企业摊位,得到了各式精品、本子、免费发送物。
话虽如此,目前还得为参加冬COMI筹措资金,预算比往年吃紧许多,因此回家检视战利品时就变得非常冷清了。
……出生到现在,我也许是第一次收集那么多免费发送物。
没办法,不能花钱实在太空虚了……
「不过,虽然我也听说过……但是六天场购物中心的顾客人数,的确和这里没得比耶。」
将目光从远方建筑物转到近处的广场,连特地去数都嫌费事的人、人、人全挤在那里,根本不可能数得出来,以各方面而言都呈现出战场般的样相。
「没得比的可不只人数而已。最值得一提的,是活动开始后那训练有素的阵仗。」
「是哦?」
「是啊,尽管有这么多人挤在这里,但每次都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伤患喔。可以说找遍世界也没有其他像这样的活动!」
「哦~~好厉害呢……」
「……不过,由于要忍耐和硬撑的要素太多,有一大群人会把身体搞垮就是了。」
「啊,跟你在六天场购物中心时一样?」
「不对,我那是在其他方面硬撑的关系……算了,就当我是软脚男吧。」
「啊~~抱歉抱歉。但是你不用介意那些喔,上午的部分不用。」
「上午的部分……?」
「好了,那我们走吧。这个队伍要从哪里开始排?」
就这样,加藤依然故我地把聊到一半的话题随便抛开,匆匆搁下我就往会场那边走了。
每次介绍加藤的打扮也变成惯例了,今天她穿的……首先是袖口部分蓬蓬松松(那好像叫作泡泡袖)的白衬衫,加上蓝色的所谓的喇叭裙;还有大热天的,却围了绿色围巾(之后被她订正是领巾);另外脚下则是赤脚配凉鞋,稳当得一点都不像Comiket装备的女生装扮。
带着这种仿佛会在街上出没的普通女生走动,与其说我是参战Comiket的御宅族,感觉更像跑来嘲笑Comiket的现充……把我炸掉好了。
「话说回来,人真的好多喔……总觉得等所有人进场完毕,活动也就结束了。」
「不,据说在晴海举办时确实有过那种时期,不过从种种失败中学到经验后,主办单位屡次改善,现在大致都可以在中午前让所有人进场喔。」——就算谈到这些冷知识,加藤大概连十分之一也不能理解吧,所以先不管那些了。
「不要紧,加藤……我们今天不用排在这条人龙后面!」
于是,我亮出上个月(第二章)拿到的那张票券。
这正是Comiket的社团入场证。
原本是为了让报名社团的人在开场前,做好摆摊卖本子的准备,才会有这种能比普通参加者先进场的票券。
然而,有些情况下并不是把这个用来准备摊位。也有人会利用这种门路,先将人气社团的本子买到手,因此专以此为目的的空包社团相当猖獗,网路上更有人高价买卖入场证,这类滥用主办单位好意的参加者简直层出不穷。
是的,这张票券简就像……
「啊,你那是优先通行证啰。」
「不是!」
就算我心里那么想,听别人说出来也不得不否认……
※  ※  ※
「你来了啊,学长!」
「毕竟收了票,我就是社团成员啦。」
接着我们前往的,是莫名其妙已经在东侧大厅闸口前排好的队伍……不是啦,我们照着社团入场卷印的编号,来到了东馆04a的「Fancy Wave」。
在那里,有上个月和我感动重逢的年幼型女角……不对,有波岛出海正急急忙忙地收拾桌上的传单。
「呃,你好……还记得我吗?」
加藤从我后面探出脸,低头打了招呼。
然后出海一看到加藤,立刻露出笑容……
「学长的女朋友也来了!谢谢你过来捧场!」
「那个,我……」
「嗯~~对方那样解读啊……」
对角色薄弱的加藤来说,能被别人记得就算是万幸了,不过被人那样子添加属性就还挺糟糕的。
「……怎么办,安艺?我和你在一起,感觉是第一次被别人那样看待。」
「就是啊,毕竟对方是国中生嘛,对人事物还没有看得太深。」
「你的分析让我不知道该表现出放心,还是该摆微妙的脸耶。」
听了我和加藤这种平淡无比的对话,出海陪笑归陪笑,头上却明显浮出了「???」的符号。
于是,像是在顾虑摆出那种表情的出海,加藤也浮现笑容,一边跑去婉转地纠正出海。
「呃,你那样叫我,会让一些人产生微妙的反应,所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欸,所谓的「一些人」是谁?我跟加藤以外还有谁会起反应?
「好……好的,我明白了,加茂学姊!」
「…………呃~~」
「嗯~~她把你叫成那样啊……」
对角色薄弱的加藤来说,能被别人记得就算万幸了,不过果然还是有败笔。
「可是我记得,安艺你一开始也出过类似的状况。」
「等等,我是叫你加纳啦。你不觉得和加茂比起来还算接近吗?」
我和加藤又冒出丝毫感觉不出情趣的对话,出海对此显得……趁我分析的空档,加藤赶忙用笑容对着出海说:
「我叫做惠……可不可以叫我的名字,出海?」
「好……好的,惠学姊!」
嗯,很像加藤的作风,适切而不出差错、又为对方做足面子的收尾方式。
可是这样的话,出海就会完全把加藤记成海鸥组……加茂惠了耶。(注:日文的「海鸥组」和「加茂惠」同音)
「好啦,那我们开始准备吧!有事情尽管吩咐,出海。」
「啊,要是有办得到的事,我也想帮忙。」
如此这般,问候告一段落以后,我立刻卷起袖子并搬起摊位底下摆的纸箱。
「不用了啦!你们太费心了。哪有让客人帮忙工作的!」
「这里没有客人,所有人都是参加者。」
「我不是那个意思耶,学长。」
说着,出海从我手里一抢回纸箱,就迅速拆了包装,从里头将本子陆陆续续拿出来,然后在长桌铺好桌巾、将那些叠到上面,再把写着「一本五百圆」的标价搁在本子上……
「好了!准备完毕!」
她很有精神地宣言。
「……这样就好了?」
「嗯,大家辛苦了~~!」
……其间只花三十秒。
准备周到、手脚灵活、以及运来的本子数量少,三者合力促成的奇迹性成果。
「呃,那……那我们帮忙卖本子……」
「啊~~那也不用费心喔,我一个人就够了。」
「这样吗?」
「是的,毕竟以往卖得最多的一次,是《小小狂想3》刚上市时卖出的五十本。」
「……这样吗?」
「不过这次我一得意就印了一百本……因为五十和一百本的印刷费没有差很多,我忍不住就印了。」
「…………这样啊。」
我明白出海说的这些,其实是很普遍的事。
我也明白参加Comiket的社团近九成都是这种调调。
只不过,伊织……也就是她哥哥指挥的社团,一天内的销量,搞不好就比叠在这里的本子多一百倍。
想到那一点,我无论如何都……该怎么说呢?
「毕竟出海在这个圈子,和我并不会牵扯到关系。」
「话不是那样说的吧,伊织。」——没错,我无论如何都想这样反驳。
难得妹妹可以和你在同一个圈子面对面。
她明明正用稚嫩的脚步追在你后头。
但为什么,你却不肯对她伸出手……?
有家人成为同好,换作是我会有多高兴啊。
我从小一直看着英梨梨家的伯父伯母,都不知道羡慕了多久。
「可是,在这里有比销量更重要的东西。」
「咦?」
「因为来我的摊位的人,都会和我聊很多很多话喔!那让我非常高兴。」
「有……有这么棒啊?」
然而,出海根本忽略了抱着难过想法的我,还眼睛发亮地大谈起来。
「嗯,《小小狂想》真的有好多热情粉丝!他们都是有想法不吐不快的人,来摊位以后可以连讲个三十分钟停不下来喔。」
「那真是……嗯,好热情耶。」
「而且,聊天时还会有别人突然加进来,两旁社团也会跟着插话,摊位周围完全变得像茶会一样……根本没空卖本子呢,啊哈哈。」
「那些事情……让你那么开心啊。」
「嗯!像我说的那样,那些人每次活动都会来摊位上,几乎每个人的脸我都认得!」
像这样看着出海的表情在眼前变来变去,每张表情却都显得很开心,会让我觉得自己之前所抱持的微妙心情,根本是庸人自扰。
嗯,就是说嘛,这才是同人精神呀。
同好之士聚集在一起,倾诉彼此对作品的喜爱,尽情谈个痛快。
没必要操心本来就无意追求的销量。
何止如此,我和伊织只顾社团的挖角问题以及靠销量较劲,争执的部分和作品全然无关,和出海一比真是太丢脸了。
用那么扭曲的观点和人聊嗜好,也没有用嘛。
「这样啊……这样啊!出海你好厉害,来找你的都是深度粉丝!」
「讨厌啦,那些人不是我的粉丝,而是《小小狂想》的粉丝才对喔。」
「对……就是说啊,嗯!」
欸,伊织……好好高兴一番吧。
尽管你八成不知道,但你的妹妹和你不一样,她长成了正直的御宅族喔。
「不过那样的话,我们变得没用处了。怎么办,加藤?」
「嗯~~我本来就没有目标,怎样都好喔。」
摊位两三下就摆好了,离开场前还有三十分钟以上。
原本打算今天一整天都帮忙卖本子、出货、埋在纸箱堆中,并且声嘶力竭地到处奔走的我,以某方面来说算是所有行程都吹了。
不对,在会场里请勿奔跑!
「哪里会啊!学长才不是没有用处!」
「咦?』
「咦?」
然而,对于我开玩笑的自言自语,出海似乎颇不能接受,还变得有些泪眼盈眶地瞪着我。
「因为学长有来啊。我只是学长三年前朋友的妹妹,学长光愿意来我的摊位,我就非常幸福了!」
「唔……没有,那个……毕竟……加藤你说嘛?」
「呃,要我搭话也很困扰耶。」
毕竟拿了入场券,我也决定全程参战Comiket,来熟人的社团打招呼更是理所当然的礼貌,再说……
也许在现在的出海面前,那些Comiket的常识都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学长……伦也学长对我来说,是特别的……」
「出……出海?」
「啊……」
说着,泪眼汪汪的她落下了一颗泪珠。
……真是古道热肠。
「万一没有学长,我现在就不会站在这个地方。我就不能靠着《小小狂想》,从人生脱离正轨了……!」
「我懂了,我懂了啦……你冷静下来。」
于是,我从口袋里拿出昨天到手的《夏棱彩光》角色方巾,然后递给出海。
「……我觉得那个『万一』的人生路线,本来会是规规矩矩的耶。」
还有我对加藤从背后发出的真实推特发文心声,暂且不打算理会。
「所以啰,学长……学长只要待在这里就可以了。今天一整天,学长只要肯读我的本子、留在我旁边说话,然后一直带着笑容守候着我就可以了喔……!」
「唔,嗯……对喔。」
「呃,出海,你将我误解成安艺的女朋友了对不对?不然你这种态度是什么意思?」
「这只是对学长的仰慕之情吧。你不要乱臆测啦。」
「安艺,基本上你和『受崇拜的学长』这种字眼,实在凑不起来耶。」
「你从刚才就想找碴吗?」
奇怪,今天的加藤,角色怎么变得有点鲜明了?
※  ※  ※
「哦~~……呃,好单纯的本子呢。嗯,我对这个很有好感喔。」
「……你是以白色作底色,再用基本的版面配置做统整吧。」
「对不起,我的本子都白白的……因为我没有暗间画封面。」
总之,在摊位前的特别剧情事件结束了,馆内再过十分钟就要开场,紧张感开始高涨。
先不管那个,两旁社团看着我的眼光,从方才就相当刺人……
唉,我刚刚惹哭过眼前的女生,现在又在两个女生伺候下,大剌剌地坐在女性向社团的岛块区,说起来这样的男生不让人起疑才奇怪啦。
不过算了,现在先来看出海这本让我期待已久的新刊吧。
我在出海旁边的椅子坐下,兴奋地翻起她的同人本。
那么,她究竟完成了什么样的本子呢……?
「我还要再说一次对不起……途中就变成铅笔稿了……」
「那种事情,在后记写个一行道歉就好啦。」
基本上,如果大家都得为那种纰漏道歉,这个会场就要让谢罪和要求赔偿的声音淹没了。
「之前,我不是去见过学长吗,那一天是送印的截稿日喔。所以那时候,我其实因为彻夜没睡的关系,都昏昏沉沉的……」
「咦,那不是大约一个月以前吗?」
「是没有错,怎么了吗?」
「没事……」
英梨梨的本子,都会轻松拖到八月才送印就是了。
再糟一点,我也知道有几个社团会拖到离活动只剩一个星期,然后才锲而不舍地拚送印。
呃,像出海那样,就是印量少的社团在出本时的辛酸吧。
印量越大截稿日越晚,是印刷业界的七大不可思议之处呢……
「唔,这种部分,只要自己能乐在其中就好了!」
结果,出海对那样的逆境毫不气馁,还元气十足地握紧拳头。
嗯,从原稿里,确实也能感受到她画得乐在其中。
「虽然我开始做同人志才一年,但真的有好多好多愉快的事,我也希望以后能和兴趣相当的人长久交流。」
她的画也一点都不差。甚至完成度高得看不出是印量一百本的社团。
只不过,关于内容……
呃,虽然那绝非读不出趣味啦。
像分镜之类的部分,用心得实在让人佩服就是了。
「不过因为我是以主角为重心,即使在相同类别里,同好也满少的呢。」
「哦~~明明是恋爱游戏的书,主角太抢戏却不行啊?」
于是,在摊位前翻阅出海本子的加藤,提出了那样的疑问。
或许那一点,和我们这些喜欢美少女游戏的男生,在感性上确实有些不同。
「呃,惠学姊,喜欢女性向游戏的女生中,会将主角当成自己分身的人并不多喔。」
「是那样吗?」
「嗯,要说的话,她们会另外想像自己和男角色的互动。」
「原来如此,所以主角就变成自己的情敌了。」
哎,虽然也有女生会去想像男角之间的配对……像那种状况就不太一样,而且在更主流的创作类别很常见。
「从那个角度来看,我算少数派呢。我喜欢补完游戏的世界观、还有剧情。」
「嗯,那我可以懂……你将背景画得好细致喔。」
的确,背景也是精雕细琢。
出海的本子,完成度比我想像得更高。
「还有,我无论如何都会强烈表达出,想让主角和男朋友幸福的想法……所以才卖不好就是了,啊哈哈。」
「啊,那我也能懂耶……因为当主角的女生,被你画得好可爱。」
「谢……谢谢学姊!能听你那么说,好值得喔!」
……钦佩的时光稍纵即逝,可惜像出海预先招认的,就快进入铅笔稿的页数了。
角色和背景,全用铅笔画得密密麻麻,和前面的页数从印刷黑度就不同。
那些铅笔稿更是和英梨梨的互为对比,用了繁杂的铅笔线条做修饰,让读者搞不清楚该以哪些线条为准。
真可惜,到中途明明还很努力的,完成度却从这页开始就下滑……
「…………咦?」
「对了,我之前也有玩这个游戏喔。在安艺的房间。」
「咦,是喔?那我们都是小小狂想者了!」
「……先不管小小狂想者是什么意思,我稍微玩过一代。」
「出海。」
「哇~~好好喔……其实我没有玩过一代耶~~当我迷上的时候,已经买不到可以玩一代的主机了。」
「……哎,在安艺房间能玩到两个世代前的游戏还比较奇怪啦。」
「出海……」
「我一直在等它推出新主机的重制版就是了……好好喔,惠学姊、惠学姊,你玩到的是谁的结局?」
「啊~~那个……他是叫什么来着?」
「艾拉尔?瑟毕斯?吉亚士?还是辛弗努大人?」
「咦,呃……你不是没玩过吗?出……」
「出海!」
结果在那个瞬间,由于我吼出来的关系,不只是聊得热络的两人,连左右摊位和周围的声音都顿住了。
虽然我没办法辩解这个场面……但现在,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伦也学长……?」
「安……安艺?呃,你没事吧?」
她们俩都用担心的目光望着我。
可是,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我现在,大概已经变得汗流浃背了。
……唔,这以待在夏COMI会场的御宅族来说根本不稀奇吧,这姑且不提。
「出海……刚才,你说你开始报社团是几年的事?」
「嗯,总算才满一年喔。之前我只会买本子……」
「你用一年,就画出这个了?而且是独力画的……?」
「没有啊,画一册本子实在花不了一年喔。大约一个半月左右吧?」
我不是那个意思……呃,虽然她讲的也很重要啦。
「哎,花了那么多时间还交出未完成品,我真是没救呢,啊哈哈。」
「…………」
「安艺,你真的没事吗?」
听完出海的回答,我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严重得连加藤都无法漠视。
我也明白,自己的心跳正越来越快。
这什么啊?这本子到底怎么搞的……?
伊织,你给我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啊……
「欸,出海……」
我拚命克制住狂跳的心脏,也克制着涌上的情绪,故作冷静地朝出海开口:
「让这个本子卖完的话,会不会有问题?造成话题的话,你会不会排斥?」
「……咦?」
「你是不是觉得,和粉丝聊天的时间比卖本子重要?没有人气是不是比较好?」
「伦也学长……?」
「……卖不掉,是不是比较好?」
要是让旁人听儿,大概会觉得我那些胡言乱语根本就不知所云。
……不对,连我自己都称为胡言乱语的时候,肯定就是不知所云了。
证据在于,出海迎面承受我那超认真的激动目光,已经愣得一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啊,啊哈……」
即使如此,过了一会以后,她的表情慢慢、慢慢地放松开来……
「啊,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到最后,出海忍不住噗哧大笑,并且吐露出心声:
「哪会啊~~学长,才没有同人作家会觉得卖不掉比较好啦~~」
「真……真的吗?」
「当然啰~~!制作同人志,自己能觉得好玩、有趣、开心,要是顺便也卖得出去的话,那当然是最棒的嘛!」
「那么,你并不讨厌被读者捧啰……?」
「根本来说,本子要是卖得掉,可以聊作品的人不是会变得更多吗?那样我当然再欢迎不过了!」
「所以说……卖掉也可以?」
「刚才提的那些,如果要从中选出最重要的一项,我只是觉得好玩排第一而已。」
已经,得到她的允诺了……
「要说的话,也不是没有一丝丝……替本子卖不掉找藉口的意思啦,啊哈哈。」
那么接下来……只剩采取行动了吧。
「加藤!」
「嗯~~?」
于是,当我朝加藤那边一转头,刚才她担心的模样全不见了,正闲闲地把玩着智慧型手机。
在这种讯号接不通的地方用手机,她还真不死心。
「抱歉!我离开一下!闭馆前我绝对会回来!」
「学……学长……?」
「唉~~……好啦。」
从椅子起身的我,准备要离开摊位;出海不知所措地目送着我;加藤目送我时则是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做任何事。
出海那张交杂着疑问和难过的脸,让我有些心痛,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这对她,肯定也一样重要。
「还有这个!」
「咦?」
「再卖我一本!我的分!保存用的!」
最后,我在桌上摆下五百圆,然后冲刺离开东馆。
目的地是……最近的一间金○快印!(注:指在全球开有分店的金考快印)
「就~~说~~了!不要用跑的~~!」
「对不起~~!」
……我一面对筹备活动的工作人员低头赔罪、一面尽可能地快步离去。
※  ※  ※
「好的,找你五百圆。谢谢惠顾。」
「…………」
「出海。」
「…………」
「出海?」
「咦?啊,学姊,有什么事?」
「五百圆硬币剩得不多了,还有库存吗?」
「啊,要硬币的话,我钱包里还有……」
「那麻烦你和千元钞换一下喔。」
「好的……」
「来摊位的人变得满少了耶。」
「说的也是呢……」
「哎,毕竟快要过中午了。」
「…………」
「而且,今天来聊天的客人也不多。大概是因为我们这边的气氛吧。」
「他们不叫客人,是参加者才对……」
「……你那种坚持,果然是安艺教出来的呢。」
「……欸,惠学姊。」
「怎么样?」
「伦也学长是去了哪里?」
「谁知道呢。我想应该是会场外面吧,不过去哪里就不太清楚了。」
「你不会在意吗?」
「基本上,没被在意的是我。」
「啊,你有点生气?」
「哎,不过我想他就快要回来了。」
「可是,学长不是有其他事情要办吗?看他离开得那么匆忙……」
「根本来说,安艺目前是为了你才会那么拚命。」
「……学姊怎么知道学长的想法的?为什么学姊那么相信他?」
「呃,不是那样,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他,才会知道他的想法。」
「啊,你又有点生气了?」
「那个……」
「嗯?怎么了吗,出海?」
「惠学姊……你真的,是伦也学长的女朋友吗?」
「不对喔,我是第一女主角。」
「……那是什么意思?」
「我也很想问清楚,真的。」
※  ※  ※
「抱歉!我圆来晚了!」
结果我再次回到BIG SITE东馆,是在刚过下午一点的时候。
「学……学长……!」
连周遭在内,摊位已经变得门可罗雀,出海再次带着半哭的表情迎接我。真是情感丰富。
「啊,你回来了。」
然后,加藤也还是随手把玩着智慧型手机,看都不看这边地迎接我。真是平淡。
但我现在,反而该感激她那种淡定主义。
毕竟冷静一想,真亏她没有气得回家。我也太会耍任性了吧。
「欸,加藤,你擅不擅长劳作?」
「唔,普通吧。」
「不好意思,来帮个忙。」
本来听到那种回答,大多是手艺并不普通的套路才对,但加藤肯定只是老实回话而已,这么期待的我回到了摊位里面。
「伦也学长,呃,那个到底是……?」
于是,出海看着我两手捧得满满的东西,貌似不安地开了口。
「对不起,借我用一下摊位。真的对不起喔~~」
不过,面对那种理所当然的疑问,我现在连回答的空闲也没有。
明知会造成困扰,我还是将手里的东西在摊位岛块内整个摆开。
第一个吸引住目光的,是A2尺寸的木制看板。
其实,直到前一刻,看板上面还贴着和这区社团完全不同类别的图。
……这玩意儿是我向刚才完售的墙际社团借来的。
「加藤,来这边一下,把纸摊平!」
接着,我打开肩膀背的海报筒,然后抽出里头的A2尺寸大纸张,把那交给加藤。
「可不可以帮忙把那张海报,对准贴在这块看板上?啊,你拿上端那边。」
「所以,你准备做什么?」
「卖本子啊,这还用说?」
「呼嗯。哎,那好吧。」
说完,加藤还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但她尽可能细心地将纸逐步摊开,并且蹲着将那对齐在看板上面。
「啊,这个是……」
「唔……唔哇……等一下,学长!」
随着纸张逐渐摊平,上头的图像一进到加藤和出海眼里,如我所想,她们俩分别给了不同的回应。
加藤有点吃惊,出海则显得相当难为情。
「为……为什么偏偏要选这些部分?」
「哪些部分?」
那是将出海的同人志放大后的影本。
虽然说,普通会用封面图来做看板的海报,但毕竟这次的本子只有白底加标题,封面内容简朴得要命,故不采用。
所以,我从本子剪了几个场景来拼贴,精心做出这张出自安艺伦也手里的剧情摘要海报。
而且呢……
「谁叫学长贴的都是未完成的页数!」
没错,我只贴了本子后半部,那些让出海觉得不好意思的铅笔稿。
「未完成?你说这些?」
然而,我不顾心慌意乱的出海,公然把完成的看板海报高高举了起来。
「欸,加藤……这很棒吧?」
「真的耶,亏你能影印得这么精细。」
「呃,我不是……」
的确啦,我将剪下来的图纸重新扫瞄过一次,再变更解析度、调整浓度,印刷时也重复摸索了好几次喔。
所以才花费这么多时间喔。
可是,我现在想强调的并不是那些部分啦……
「我开玩笑的啦,嗯,毕竟这几页是画得最棒的。」
「惠学姊……?」
也许是我的心理作用吧,但加藤也骄傲地仰望了海报上刊载的那些画。
「出海!本子还剩多少?」
「啊,呃……大约还有…六十本左右吧?」
这样的话,上午顶多只有卖掉四成吗?
普通来讲,想在下午冲销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不过……
「那么,目标是再过一小时就完售。」
「学长……?」
会发生不可能的事,正是同人贩售会的醍醐味吧?
※  ※  ※
「来来来~~请大家参考看看~~!」
「欢迎各位指教~~这是《小小狂想3》的本子~~!」
于是乎,后半场挑战开始了。
成员和前半场做了替换,策略也做过更动的这场挑战,才刚开始三分钟,立刻就创造出机会了。
路过岛块区前面时,明显只把这里当成通路的男性参加者,看了高举在眼前的看板,顿时停下脚步。
面对那张不管怎么看,都显得异类的铅笔稿海报,他一开始是以奇异的目光看待,慢慢走近之后,就那么凝视了片刻。
接着,他看到摊位前那叠封面全白的本子,又是一副纳闷的表情。
经过些许犹豫,他终于拿起本子翻阅了。
不过,最初的反应也不理想,他交互比较起看板和本子的内容,逐页翻了过去。
我怀着祈祷般的心境,猛盯着对方那些举动。
再几页,再几页……
只要能撑到后半的页数……
于是,间隔几拍以后,那个男性的反应有了变化,应该说,他翻页的力道正明显变强。
霎时间,我也紧握拿着看板的双手。
男性翻页的速度越来越快。
不料,他突然又回头看起前面的页数,将本子重读。
紧接着,看到他脸越来越红,我心里痛快得不得了。
……居然和我第一次读这个本子的反应一模一样耶。
所以,这场胜负肯定……
「不好意思,我买一本。」
「谢谢惠顾~~!」
看吧,我们赢了。
一开始,我是从出海的话里听出端倪。
她说过,「每次来的人她几乎都认得长相」。
最初,我以为那是靠《小小狂想》这个类别聚集来的读者。
不过,并不是那样。
毕竟小小狂想的粉丝不可能少到只有十几个人。
假如他们的眼光是放在小小狂想这个类别上,同性质的本子,在岛块区放眼望去俯拾即是,因此他们不可能笨到特地留在特定摊位长聊。
那就表示……
他们的眼光,是在《小小狂想》这个类别里,进一步聚焦到「波岛出海」这个作家身上了。
没错,她的本子有超越类别的购买吸引力。
相反地,是不是喜欢小小狂想的人就会买?这倒难说。
毕竟就像出海自己说的,她在这个类别中走的是少数派路线。
所以,除了专程来到小小狂想岛块区的读者以外,还必须抓住其他人目光。
要达成这个目标,首先本子已经是白色封面、又没有展示样本,这根本不像话。
即使摊位上可供试阅,连本子都无法让人拿起来的话就甭提了。
这个本子得经过试阅,不对,进一步说好了,要读到后半页数才能抓住人心。
反过来说,如果能诱导到那个关卡,接下来根本无法想像会滞销。
「咦……四本?呃,你要买那么多本吗?」
「啊~~难道有限制本数?」
「不会,才没有那种事……」
「不好意思,每个人限购两本!」
「咦,学长……?」
「啊~~果然是这样……那我买两本。」
「那个,为什么现在才突然规定……」
「你看看后面吧,都排成那样了!」
「咦……」
「唔哇……有人付万圆钞耶。怎么办,安艺?」
毕竟,这个本子到后半实在太惊人了……
角色和背景,全用铅笔画得密密麻麻,和前面的页数从印刷黑度就不同。
那些铅笔稿更是和英梨梨的互为对比,用了繁杂的铅笔线条做修饰,让读者搞不清楚该以哪些线条为准。
然而完成度和前半一比,何止没有下滑……
那些繁多的铅笔线,让角色轮廓立体得仿佛从纸上浮现出造型,再搭以热情过头的劲道。
还有故事也是,推进到后半以后,剧情张力就高得非比寻常。
尤其最后五页特别夸张。
卖力程度和前半部彻底失衡。
作画的人肯定来劲到连自己都控制不住了。
倒不如说,明明连封面都没画,内容却描绘得这么充实是怎么回事?
先不管以作品而言是好是坏,以商品而言根本无法成立。
只画了想画的东西,表面上该强调的要素全搁到一边。
应该说,出海制作这个本子时,八成什么都没想吧……
所以问题来了。
想将这些本子卖掉的话,该怎么做呢?
答案很简单……只要当众揭露「厉害过头的后半本」就行了。
我做的事情就那么简单。
然而……
「非常抱歉,本子完售了!」
「真的……真的非常感谢各位!」
只做了那么简单的一道手续,剩余的六十册,仅仅三十五分钟就卖完了。
现场留下几十个排了队伍却没买到的人。
※  ※  ※
伴随着耳熟的「咚」一声,可乐掉在自动贩卖机的取物口。
从东馆闸口来到外头,周围坐着大群确认战利品的战士们,热闹喧嚷依旧。
下午三点,差不多买完东西的普通参加者开始往食物小贩聚集,差不多没东西卖的社团参加者则开始往宅配柜台聚集。
我打开可乐的盖子,将那一口气灌进喉咙。
「唔哇,温的……」
不过在这个时段,要期待这个地方的自动贩卖机的饮料够冰,果然是一项错误。
为了避开阳光直射,我移动到外围墙角,靠着那里的白色水泥墙仰望天空。
太阳正在西斜,不过夏天的暑气和这座会场的热气,感觉仍未散去。
「……呼。」
不对,不只是因为夏COMI的关系,今天的我也相当热切。
为了卖掉一册本子,我奔走过多少地方、和时间奋战得有多激烈呢?
没想到送印以后,还会碰到这么紧迫的惊险场面。
哎,不过成果比付出的努力要高,也碰到了超棒的本子,最重要的是,我甚至重获了新的宝物。
真的,我有多久没有在读完同人志以后,变得那么心动啊……
「你做了多余的事呢,伦也同学……」
当我用温可乐独自举杯庆祝时,不知不觉中,烦人的家伙已经和我一样靠在这堵墙上了。
唉,虽然我也觉得他八成会来找我。
「伊织……你才扯了大谎吧?」
「什么意思?」
「什么叫『以同人创作者来说,就有点……』,你想想自己怎么讲的吧!」
「嗯,以同人创作者来说就有点太天才了,这是我对出海的看法。」
「你这家伙……」
「哎,她琢磨得还不够啦。毛病太多了。」
诡谲论调一如以往地令人反胃,不过听完伊织对出海的评价,我仍然心安了些。
毕竟,那几乎和我的评价相同。
「真让人嫉妒呢……我从十年前就是御宅族精英,然而却这么容易就被三年前受到坏男人拐骗的轻度御宅族超越了。」
「原来……你对创作还有留恋?」
「没有,丝毫不会喔。要我耗费心灵创作东西,那种不合效率的差事太讨厌了。」
「那你就别用那种忧愁的口气啦,少混淆视听!」
原本我好不容易才感慨地以为:「啊,这家伙也吃了不少苦。」
还有「坏男人」是指谁?这世上有比你更坏的男人吗?
「唉,既然已经崭露头角了,那也没办法。迟早要让她从《小小狂想》毕业,挑战各种类型才对,我本来就这么打算。」
「然后等蓄势完毕,就让她在『rouge en rouge』光鲜出道?」
停留在现在那个类别,出海要比现在更红确实有难度。
我也觉得那对她来说、还有对迟早要接触她的作品的读者来说,都是一种不幸。
「不过呢,现在不是时候。我原本想让她更轻松一点地创作就是了。至少再轻松个两、三年。」
「哎,也对啦,毕竟出海还是国中生。」
「为了这点,我才想替『rouge en rouge』找个撑场的人选。」
「撑场……喂,你该不会……!」
那就是英梨梨的定位……?
「当然,即使说是撑场,我仍然可以保证那是成为人气作家的捷径喔。我并没有轻忽她的意思。」
「不过,你那样做……」
表示伊织只是想仰赖那家伙目前的实力,丝毫不打算栽培她。
「柏木英理已经近乎是完成品了,以她的资质而言,这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吧。」
「那个嘛……」
明白归明白,可是我……
我不愿去想像,当事人听到那些会怎么想。
「伦也同学……我本来对你很有好感就是了……」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别靠近我!」
「……不,我觉得讲完才能厘清误解,所以这话要继续说下去。我本来对你有好感,但现在有点讨厌了。」
他一边说,脸上依然露出轻浮的笑容……
不过,对我的语气确实变得尖锐了。
「结果,你将出海拖进了社会的惊涛骇浪。她才国三而已呢。」
「无论有没有我,迟早都会这样。有那种才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然而,原本她还可以再当一阵子卖不好的同人作家,只让少少几个热情信徒追随在后,过着和平的日子。」
「重要的是能让多少人读她的作品吧?批评会使作家成长吧?」
「然后,你就要她暴露在网路那些充满嫉妒的中伤之下?她崩溃了要怎么办?」
「从中将她保护好,是制作人……当大哥的责任吧?」
「……或许是呢。」
没错……像出海这样,除了创作才能以外没有其他后盾的作家,正需要一个优秀的制作人。
而且,正因为亲人当中就有适任者,我今天才敢放手将出海推销出去。
咦,怎么搞的……原来我一直都信任这个家伙?
回神的我偷瞄旁边,伊织依然嘴角上扬、仰望着天空。
那就算了,这家伙不只皮肤白,还一点都不会流汗耶……
为什么这种视觉系的温文型男,会对御宅族业界怀抱庞大野心啊?
「好了,明天是活动第三天……终于要一较高下了呢,伦也同学。」
没错,明天是第三天。
伊织的「rouge en rouge」将和英梨梨的「egoistic lily」临摊较劲的日子。
「我和『egoistic lily』并没有关系耶。哎,即使如此英梨梨还是会赢。」
「那不可能喔,运来的本子数量差太多了。」
「我才不关心销量那种无意义的指标。用内容来分胜负。」
「那要怎么定基准?」
「没必要定吧。」
「什么意思?」
「无论销量落后多少,我们都绝对不会受挫的意思。」
就算本子卖不掉,好玩就行了、开心就行了。
今天,有个人让我想起了那种不屈不挠的心,无厌的上进心。
所以我不能输。
「哎,总之我会期待明天的。」
「她这次的本子也画得很出色喔。虽然是凌辱系啦。」
「那真让人感兴趣,我非得入手不可。啊,当然不是用交换的,我会乖乖付钱买喔。」
「不,你不能买吧,未成年人士!」
※  ※  ※
「唔……噫……啊哈哈,呜~~~~……!」
「啊,你回来啦,安艺。」
「…………我回来了。」
我回到摊位时,出海还在哭。
我就是受不了这种气氛,才用休息当理由逃走的。
「学……学长,学长……伦也学长~~~~!」
「啊~~好了好了,差不多可以镇定下来啰,出海。」
「可是可是,本子卖得这么……这么……呜~~~~」
在那出戏剧性的完售剧码结束几分钟后。
出海手脚灵活地收拾掉桌上的文宣及桌巾、也收完行李,和摆摊时一样,两三下就做好撤离的准备了。
然后,她再次坐到椅子上,对眼前空旷的桌面凝望半饷……大粒的泪珠随即滴滴答答地落在桌面,接着人就放声哭了出来。
「第二天活动差不多要结束啰,带着那张脸不方便离开会场吧?」
「会吗?这周围有满多模样夸张的人公然到处走耶?」
「多余的吐槽可以免了,加藤……」
在出海旁边,没像我一样溜走的加藤始终都留在摊位,现在依然用温柔的目光守候着出海。
「从我开始画同人,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这么高兴……!」
「出海……」
其实不只加藤而已。
两旁和对面社团的人,从刚才也就一直满脸窃笑……不对,他们都用温馨笑容关注着这边。
而且本子完售时,连没有买到的人也跟着拍手祝福,岛块区这种和墙际或外围不同的气氛,我好久没有接触到了。
真的,这也是同人活动的醍醐味。
尝到这种滋味后,就会欲罢不能呢……
我们陶陶然地放松度过结束前的短暂时光,结果……
「伦也……?」
「咦?」
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那里有个穿着陌生打扮的人。
松垮垮的吊带裤搭配无图案的白T恤。扎得紧密的头发用大尺寸帽子盖住,脸上则戴了黑框眼镜。
那身装扮十分适合这个会场,但我总觉得,和那个人物简直不搭调到绝望的地步。
然而,不久后我的疑问就焕然冰释了。
那是因为,对方用帽子盖着的头发,发际稍微挤出了一点……
「英梨梨?」
「咦,泽村同学?」
是的,全靠从中露出的金黄色泽,才道出了眼前人物的来路。
泽村·史宾瑟·英梨梨……伪装后的模样。
隐性御宅能掩饰得这么彻底,反倒让人觉得快意。
「你怎么……会在这里……?」
「呃,你才为什么会来啊?」
「我……我是来……就那个嘛,来看摊位摆设的状况。」
「喔,这样啊……?」
一瞬间,我差点接受那套说词,脑子里却留着些许不对劲的感觉。
要再过一小时,明天的摊位才会开始摆设。
而且我记得英梨梨的社团是在东1……和东5这里根本不同馆。
「那你和加藤同学,怎么会来?」
「啊,你看,我们是来帮她……帮忙出海的社团啊。」
「咦……?」
说着,加藤轻轻将手摆在旁边的出海头上,而英梨梨看着她们那边,貌似有些讶异地睁大了眼睛。
「咦……是泽村学姊吗?唔哇,谢谢你过来看我!」
「波岛……出海……同学。」
出海的眼睛还红红的,不过一知道来者是英梨梨,她仍然尽心露出了微微笑容。
「是喔……你们两个,都在她的摊位帮忙啊。」
「出海很厉害喔。她带来的本子,全部都卖完了。」
加藤又摸了摸出海的头,像是在替她说话。
「我才不厉害呢……我根本还不成气候!」
于是,仿佛会痒的出海摇头甩开加藤的手,一面还用泪中带笑的表情回应众人。
「毕竟,我的本子能卖掉,都是伦也学长大力帮忙的关系……!」
没错,那是张能让任何人心情舒缓的笑容。
应该是这样的。
「伦也帮你……?」
「不,我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啦。」
「学长有!学长真的好厉害!对不对,惠学姊?」
「你把我帮忙的部分忽略掉了耶,出海。」
「啊……啊~~那是我说话有语病啦!」
「…………」
之后,声音依旧含泪的出海又激动地大聊特聊。
……关于自己的本子全撇在一边,尽谈我的英勇事迹。
仿佛我才是今天的主角。
用停不下的机关枪快嘴,搭配大动作的比手画脚。
根本就没有那种事。
今天的成功,明明全是靠出海的才华促成的。
「啊,对了……泽村学姊,请收下这个!」
「咦……?」
接着,出海终于将(对我的)得意之词说得告一段落,就从自己包包里,拿了一册白色封面的那个本子递给英梨梨。
「学姊……这是我今天的新刊。」
「不用啦,还这么费心……再说你不是完售了吗?」
「所以我才想请学姊收下来!」
「咦……?」
「这是我出生后第一次完售的本子……充满回忆的本子。」
「出生……第一次……」
那句话肯定能直接传到英梨梨的心,而不是传到头脑里。
就算英梨梨现在每次都能轻松完售,出生后第一次完售的日子,她绝对也经历过。
「你就收下来嘛,泽村同学。」
「…………」
加藤也懂。
这个本子、这一册的意义非凡。
毕竟,那是出海刚刚笑着表示「连分给朋友的分都全部卖完了耶」,并且珍惜地收起来的,为自己保留的最后一册……
「那……谢谢你。」
「不会,请收下吧。」
所以,英梨梨收了出海的本子。
……接到手上时,她显得莫名紧张。
「果然……是小小狂想的本子。」
英梨梨翻着书页,嘀咕得像是忘了自己人就待在小小狂想的岛块区。
「啊,你不喜欢小小狂想吗?」
「并不会……只是不熟而已。」
「不过就算不认识原作,看了那个本子也绝对会觉得有趣喔。像我就是那样。」
「是喔……」
英梨梨心不在焉地听着加藤那丝缓颊的话。
可是她的手,已经不会停下翻页的动作。
她集中全副心神来面对本子。
「…………」
英梨梨肯定一眼就能明白。
明白这个本子的水准不简单。
明白出海是个成长中的厉害作家。
「……唔。」
终于进入后半的铅笔稿页数了。
英梨梨翻页的手,变得越来越快。
才这么一说,她又马上翻回前面的页数重读。
正如期待,她依循了我和其他买本子的人的反应。
因此,我已经明白。
英梨梨也彻底心迷于波岛出海的世界了……
「各位辛苦了,Comic Market第二天到此结束。」
「…………」
「咦?」
正好四点的瞬间。
宣布今天Comiket结束的广播,和参加者如雷掌声响起的瞬间。
英梨梨阖上读到最后的本子,语带叹息地说了些什么。
随后……
「谢谢你,出海……不过,这个还是还给你。」
「咦,为什么……泽村学姊?」
阖起来的本子被摆在桌上,交回出海身边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也许英梨梨是承受不了被出海用呆愣的目光望着,她一步、两步地后退。
她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比出海还要苍白。
「我还要……为明天摆摊做准备……先走了。」
英梨梨最后露出的脸,比刚刚还是泪人儿的出海显得更想哭,然后她逃也似地离开了摊位。
「喂,英梨梨!」
我连忙冲出摊位,追向英梨梨。
不过,由于离开岛块区费了些工夫,我和她的距离被拉开一大段。
所以接下来要全力冲刺……倒也不行,我快步追在她后面。
「安……安艺?」
「抱歉,加藤!我立刻就回来,你在这附近等我!」
这样子,光今天我就把加藤搁下两次了。
可是,现在非得那样做。
我非得追上英梨梨。
我非得抓住英梨梨,并且和她讲话。
要是不那样做,事情会变得无法挽救。
「等我一下。喂!等等我,英梨梨!」
因为,我看到了。
那家伙嘀咕时,被混在馆内广播声当中的唇语。
「伦也,你好过分……」
※  ※  ※
「英梨梨!」
「唔……」
在通往车站圆环的交叉路口前,我终于追上英梨梨了。
馆内人太多又禁止跑步,所以我根本无法缩短彼此的距离,幸好英梨梨是从东馆外围离开到外面的。
然而,这里是回家的路。
和英梨梨明天要摆设的摊位,方向相差甚远。
「我们回会场吧?」
「…………」
或许是被追上才放弃赶路吧,英梨梨停在人行道正中央,却对我这里看都不看,低着头伫立不动。
因此,我无法窥见她的表情,但脸色还是和刚才在馆内看到时一样苍白。
「我们回去,然后向出海道歉好不好?」
「……不行。」
「为什么?」
她的语气十分软弱,但仍然可以感受到坚拒之意。
「那个本子,我不要……我不想读……」
我根本无法想像,会有人在读了那个本子以后出现这种反应。
「那是一本好本子吧?」
听了我的提问,英梨梨坦然点头。
「那个本子,可是出海费尽心神……」
「我知道。」
可是,她那颤抖的嗓音,和大约十分钟前的出海一模一样。
「我哪有可能看不出来……那个本子蕴含了多少心思、有多么厉害。」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不还给她的话,事情会变得更难看。」
「你说的难看,是什么意思?」
「我差点就动手将那个撕烂了。」
「什……」
吐露出身为创作者不该有的恶言以后,英梨梨的脸依旧惨白。
接着,我探视她低垂的脸,从中显露的是……
「所以我把本子还她了。然后我逃走了。」
那看起来只像——恐惧。
是的,英梨梨在害怕。
「是我害的吗?」
「…………」
英梨梨没有回答,却也没有否认。
但我们都明白,事到如今再问那些也只是枉然。
毕竟,英梨梨刚刚就埋怨过我。
「你觉得不安吗?比如明天的较量,还有挖角的事情。」
「…………」
她还是不回答。
「我看起来像站在伊织那边吗?如果会让你那样想,是我疏忽。我向你道歉。」
出海是伊织的妹妹。
而我泡在伊织妹妹的社团里,单从事实来看,倒也有背叛英梨梨的味道。
「不过,出海的社团和伊织完全没有关系……」
「和那些无关。」
于是,一阵子没开口的英梨梨出声了。
「和你讲的那些根本无关。我才不在意明天的事。『egoistic lily』不是那么弱小的社团。」
从她的口气,能窥见些许烦躁、以及些许的自豪。
「既然如此,呃……为什么?」
这样我就不懂了。
英梨梨不安、恐惧、绝望的理由,我一点也不懂。
「那个本子有什么部分让你那么反感?我不懂你们创作者在想什么啦。」
那大概是因为,我以往从来没有认真制作过东西。
「英梨梨,我不懂你在想什么……」
况且……我并不了解最近几年的这家伙。
她比出海更让我觉得陌生。
「伦也……你读了那个本子,有什么想法?」
「我说过很多次了吧……很棒啊,特别是后半。」
隔了一会,这次换英梨梨提问。
「就是啊……越后面越亢奋呢。」
「而且没有止尽。」
还有,她没有用之前的消沉语气,而是和平常说话一样……
不,她的语气比她平时要来得温和且沉稳。
「我第一次看到用《小小狂想》做那种尝试的本子,那也让我吓着了。」
「哎,普通都是以角色为主,或者用日常笑料或情色题材嘛。真亏她能想出那么长的剧情。」
总觉得也有被转移话题的感觉,即使如此,现在还是顺着英梨梨的话锋谈吧。
「内容确实很棒,不过也有缺点。」
「冷静一想,倒不如说缺点比较多。」
因为,我很清楚。
英梨梨没有那么灵光,也不是那么狡狯的家伙。
「重心分配完全搞错了呢。」
「出海自己说过,她到后半就精疲力竭了,不过那是假的吧。」
「对呀,那只是来不及上墨线,其实到了后半反而画得越来越细。」
「看她那样,前半部即使连上线的时间算在内,也绝对是后半铅笔稿比较费工吧。」
英梨梨总是直来直往而倔强,对任何事都用全力否定,在任何地方都会自然流露出傲气。
因为她就是那么麻烦又单纯的家伙。
「不过,感觉她只画了自己想画的部分。」
「那个嘛,我记得她本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那样即使做得出再好的本子,普通也是卖不掉嘛。」
「问题就在那里。这次勉强能卖完,但每次都这么失衡就让人担忧了。」
我对英梨梨,至少还有这点了解。
「想吸引目光得从封面下手。本子也必须考虑到全体包装才可以。」
「那种诀窍,需要有个人来教她啦。伊织才是真正适合的人选就是了……啊,烦死了!」
「对啊,假如她有个知道怎么把本子做好,又能好好给意见的搭档……」
「啊……」
所以说,看吧,她的自信瓦解了。
「像我这样,八成一下子就会被她赶过去吧……!」
那是一句若无其事的自嘲,却没能保持若无其事的态度。
「啊……啊哈……啊哈哈……」
我不希望让事态变成这样,但仍然走到了这个地步。
……还附上我没有预料到的真相。
症结一揭晓,事情再单纯不过。
只是我自己想得太迂回而已。
「慢着……你和她比也没意意吧?」
英梨梨害怕的,纯粹是那个本子。
还有本子的作者。
「你和出海根本就不一样吧……类别、人气、还有目前的立足点都不同啊。」
真正的敌人并非伊织,也不是「rouge en rouge」,而是刚孵出的天才幼雏。
这样好比魔王接获传说中勇者转世降临的传闻,就打算毁灭掉整座都市,那样的恐惧太过狭量、也太没道理了吧。
「欸,英梨梨……」
「会怕就是会怕嘛!」
「唔……」
「我怕她做出这样的本子。我怕被迎头赶上。什么都被她抢走,实在太可怕了。」
「呃,她不会和你抢吧?你在说什么啦?」
「就是啊,我到底在说什么!」
英梨梨任凭情绪失控,还抱着一份意味不明的笃定乱吼。
可是,面对英梨梨那些没道理的胡言乱语,我却无法像平时一样轻松地吐槽。
毕竟几十分钟前,才有个家伙道出那种荒谬的未来……
「冷静点,担心那些说不准的未来也没用吧?」
所以,我用了非常不合自己作风的说词来搪塞。
「可以确定的是……英梨梨,你目前比出海高了好几个层次。就这样而已吧。」
为了设法让状况软着陆,我尽可能挤出不会出差错的说词。
心里同时也对出海抱着一丝歉意。
「不然,我问你……是我比较厉害吗?」
「咦……?」
然而,英梨梨不允许我跟她客套。
「欸,回答啊!我的本子,比她的本子厉害吗?」
难道这代表,恐惧会让人的负面思考变得敏锐?
「呃,拜托……根本来说,你的本子是十八禁吧。」
「你看了我的画会不会心动?会不会感觉到毛骨悚然的气势?会不会觉得……无论如何都要帮我把本子卖出去?」
「你不用帮忙也能卖出去啊……」
「你什么都没有回答!伦也,你从刚才就什么都不肯明说!」
「…………」
我一句话也无法反驳。
正如英梨梨讲的,我什么都没有回答。
我掩饰不了,自己并不想否定出海那个本子的心情。
因为……因为……这也没办法啊。
那个本子,是我最近一年看过的同人志当中,最令我中意的。
面对那么喜欢的作品,我哪有可能说谎……
路过的众多御宅族纷纷回头。
不管怎么看都属于同类的御宅族少年,惹哭了高攀不起的美少女——他们盯着那有如美少女游戏剧情中的一幕。
「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去小小狂想的岛块区了。」
然而,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剧情图片,在不知不觉中切换成角色站姿图。
「……我不应该想起那么久以前的事情。」
紧接着,连站姿图都消失了,只剩背景和路人角色。
不过英梨梨……最后让我说一句就好。
基本上,你征询意见的范围太窄了啦。
只问我也没用吧?你该介意大众的评价啊。
这样子,你简直像个小学三年级的小鬼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