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三章 剧情很难想就让主角变废
  6. 繁体版

第三章 剧情很难想就让主角变废
2017-06-23 04:37:23

		

「午安~~」
「喔~~欢迎欢迎,加藤。随便坐。」
「嗯,打扰了~~」
时日经过,终于到了八月第一周。
蝉鸣、以及促使其鸣放的阳光和热气都越发猛烈,现在是下午两点。
在这种该去海边或游泳池,或即使发生现充系剧情事件也不奇怪的时期,加藤来到了冷气开得够强,却十分不适合女生在夏天造访的地方。
……照实说的话就是我的房间。
东拉西扯以后,结果社团在暑假期间的活动据点,就是方便稳当的安艺家。
「好久不见~~泽村同学。」
「嗯……」
虽然上次也一样,第二次到我家的加藤,露出一副放松得完全感觉不出是来男生家的态度,也和已经先来工作的客人亲昵地互相打了招呼。
……唉,尽管那个先来的客人,本来就一副不把这里当别人家的模样,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吐槽那些了。
所以啰,英梨梨理所当然是穿平时那套家居服(体育服),还甩乱一头没梳理的金发,占据在我的书桌和原稿搏斗着。
相对地,加藤穿了偏短的奶油色洋装(记得那好像叫长罩衫?)配热裤,总是会搭一顶帽子的她,今天选的是草帽。
呃,将今天的地点和目的考虑进去,要谈到她们哪边比较不懂看场合,这倒是个会产生歧见的部分……
此外,身为另一个成员的诗羽学姊表示她今天不来。
学姊执笔的剧情原本就是用邮件形式寄来的,况且进度也非常顺利,所以她判断今天没必要专程来这个狭窄的房间人挤人。
只不过,诗羽学姊打电话联络这件事时,有句话让我挺在意的。
——「除了伦理同学以外没别人的话,我倒是会去。」
呃,学姊,那样以社团活动而言不太会有进展吧……?
总之,联络这联络那以后,今天就是由我们三个人进行社团活动。
活动内容则是图像方面……主要是替类似加藤的第一女主角造型作最后定稿,还有为游戏的主打视觉稿决定构图。
「唔哇,泽村同学好努力……我想看我想看。」
「啊,加藤,你别看那边比较好……」
照理说,是会引起好奇没错啦……
「呀啊啊啊啊~~!」
「所以才叫你别看嘛……」
结果,我制止得太晚,加藤目睹了还没涂掉敏感部位的无修正线稿,连忙用指缝大开的双手捂住脸,猛盯着透写台看。
另外就构图内容而言,有个穿体操服的女生被绑在放体育器材的仓库,无从抵抗地正让好几个男人把白浊液喷到她身上。
「等……等一下!我没听说要脱衣服耶!」
「放心吧,加藤,那不是游戏的原画。那是夏COMI的原稿。」
「啊,这样喔……应该说幸好吗?」
一知道那个被凌辱的女生并不是自己(当蓝本的角色),加藤满快就恢复冷静了,说来说去,她的眼睛还是迟迟离不开原稿。
此外,英梨梨笔下那个女生,是上一季播放的动画《雪棱彩光》的第一女主角,天女羽衣。
之前,英梨梨画过附属女主角「渚麻里子」和主角大放闪光的同人志,趁着这次夏COMI出新刊,她似乎想将《雪棱彩光》这部作品在心里好好做个消化……对女角的爱落差也太大了吧。
「对不起喔,加藤同学,我一直想在今天早上拚完,但是工作排得有点紧……这些再一下就能完稿了。」
「啊,我是不介意啦……」
「伦也!最后一页墨线上完了,帮忙扫图!」
「收到!我把这边处理好的传过去,麻烦做最后检查。」
「……毕竟安艺当助手都当得这么理所当然了。」
加藤无心间的数落,在她本人没有注意时其实让我挺受伤的,但是这不能说出来……
唉,现状确实是我这个社团代表出了纰漏没错。
即使我直到前一刻才知道有这种状况,原本是应该对英梨梨说之以理,要她照当初讲好的,将社团活动优先于夏COMI原稿才对。
然而,现在却不能让英梨梨的夏COMI原稿进度耽搁。
这不只是为了英梨梨,也是为了我们社团好……
「好久没和你较量了,伦也同学……」
「来较量吧,看是你那刚组成的社团够格拥有柏木英理,还是我的『rouge en rouge』才配让她散发光芒。」
那时候,我并不太了解伊织所说的意思。
之后我拿到Comiket场刊,看了摊位配置图,心里的疑惑才焕然冰释。
柏木英理率领的「egoistic lily」,是分配在第三天的A27b。
然后波岛伊织率领的「rouge en rouge」,是分配在第三天的东A28b。
偶然(?)邻摊。而且两边都是分到墙际的人气社团。
可是那并不代表双方对等。
人气社团和超人气社团之间无从弥补的差距,从摊位就隐约可见。「rouge en rouge」的东A28b,代表在靠墙区当中,只有一小撮社团才能分到的闸口摊位。
要买到闸口摊位的社团商品,就得专程到会场外面排队。
为什么这样安排?因为主办单位料到排队的人龙会拖得老长。
……伊织那家伙早就知道摊位是这样分配。所以,他才说要和我较量。
这次夏COMI,他打算从英梨梨的摊位旁边,清清楚楚地秀出人气度差异,好让我们受挫。
「伦也,联络印刷厂的部分……」
「那个由我来做,你快替本子写后记。」
「嗯……不好意思喔。」
所以,唯有这次,说什么都不能将英梨梨在夏COMI出本的优先度排到后面。
毕竟这已经算是我们社团活动的一环了。
嗯,英梨梨这边就照这样进行就可以了……
「状况就是这样,抱歉。在我们忙完以前,加藤你先玩游戏打发时间吧。」
然后呢,现场又发生了多一个成员没事可做的新问题。
「总觉得来这里,结果都会演变成这样耶。哎,我是没关系啦。」
不过面对那项问题,加藤一如往常地淡然接受了。
她这种个性真的让人感激得掉泪。等我目前帮忙弄的本子完成以后,绝对要献一本给她……不对,这是男性向十八禁本。
「那你想玩哪一款游戏?我看就接着上次的进度,这次换成攻略隐藏角色伊○院(注:电玩游戏《纯爱手札》的隐藏角色伊集院玲)……」
「对了,我有一款满想玩的游戏耶,可不可以改玩那个?」
「……这样啊!」
不料,加藤的发言颇为积极,让我语气雀跃得像是发现抓到的尘物能吃下肚的固○。(注:电玩游戏《潜龙谍影3》中,主角固蛇觅食求生的场景)
「所以你想玩什么,加藤?这里是美少女游戏乐园。古今中外的女主角都迫不及待地等着你告白喔!」
「啊~~不过,今天我们采取玩游戏时不吐槽的方针好不好?再说,要以泽村同学的原稿为优先嘛。」
「这样啊……」
不料,加藤的主张颇有道理,让我语气沮丧得像是发现抓到的生物不能吃的大冢○夫(注:电玩游戏《潜龙谍影》系列中,为固蛇配音的大冢明夫)。
「那么,既然可以选的话……你这边有没有《小小恋情狂想曲3》?」
「咦……?」
「咦……?」
结果,加藤那让人稍感意外的要求,让两句回应莫名其妙地重叠了。
「加藤,你说的《小小狂想3》……」
「嗯,就是出海提过的那个游戏。感觉她和你一样,谈游戏谈得好开心,所以我冒出了一点兴趣。」
「这……这样啊……」
我完全泄了气,只能用根本不像○蛇(配音:大○明夫)的反应回话。
呃,虽然加藤的要求是挺妥当的啦。
倒不如说,那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肯定是最合时宜的游戏。
可是……
「呃,其实我还没有买三代耶。」
「对喔,再说那本来就不是美少女游戏,而是女性向游戏。」
「一代和二代我是有啦……」
「啊,那我玩一代好了。唔,反正要玩的话,还是从源头开始比较好对不对?」
我没看着加藤,而是朝自己的书桌那边瞥了一眼。
于是,在书桌那里,英梨梨正若无其事地……不对,她集中于画稿的着魔模样根本心里有鬼……
「了解,不过这款游戏比较老,你要忍耐一下。」
因此,我忘掉了微微体会到的亏心感,开始在游戏架上翻找。
「我不会在意那些啦。谁叫我根本不懂新的游戏强在哪些地方。」
「……也对喔。」
这么说来,我第一次让加藤玩的游戏,从上市到现在差不多快二十年了……
※  ※  ※
『哎呀……抱歉,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想到会有活泼的姑娘突然从树丛冒出来……是不是代表我修行得还不够呢?』
「唔……唔哇……」
游戏启动后过了三十分钟。
一开始,加藤对于输入姓名和属性的部分还有些困惑,但是在跑完教学剧情;进入游戏序章以后,她总算逐渐找回玩游戏的手感了。
『……先不提那些,能不能请你下来呢?从我的腿上。』
「呀啊……感觉好难为情耶,全是这么肉麻的台词。」
然而,目前加藤对游戏的反应并不是很理想,倒不如说,出海热情诉说时造成的余悸,似乎还留在她身上。
『是吗,原来你叫做惠啊。嗯,以后请多指教。』
……心有余悸是一回事,但你突然就用本名玩游戏啊,加藤?
『嗨,惠!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到哪里玩呢?』
「唔哇,居然有人来邀我约会了……」
「哪有什么居不居然……约会就是这个游戏的目的吧。」
跑完序章,日常生活的剧情事件开始出现,在游戏中差不多过了三个月。
之前只会打招呼的几位女主角……不对,几位男朋友的反应慢慢改变了。
「话是没错啦,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我还不习惯被男生邀约。」
「是那样吗?」
游戏时间快要超过一个小时了,加藤的反应却还是不太心动。
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才讲了三十秒的话,她就答应和我去喝茶了。
「玩美少女游戏的话,某种程度内我还可以把那些女生当朋友相处,换成这个就会意识到他们是异性耶。」
难道这代表我不会让她产生异性的意识?
或者说,和二次元角色比起来,我的存在反而位于荧幕更深处吗……
「对了,这不是让你对游戏吐槽的时候吧,安艺?」
「啊~~好好好,我的手有记得继续工作~~」
说着,我一面观望加藤那某种意义上显得青涩的反应,一面替扫描好的原稿图档去杂点……
『什么嘛,惠?我来邀你还被拒绝啊……伤脑筋。』
「欸,加藤!你干嘛突然拒绝掉约会?好感度好不客易才拉起来的耶!」
「受不了,之前累积的努力都泡汤了。我看错你了,加藤同学。」
「你们两个专心处理原稿啦……」
『呵……你还是喜欢这种孩子气的事,惠。』
『不过,我对你那种部分……呃,没事。』
「唔……」
「有感觉了吗?你的心有没有揪了一下?」
「……安艺,拜托你顾着原稿就好。」
「不要紧,我负责的部分只剩一点。」
回答时,我操纵滑鼠的手依然没有闲着。
实际上,我手边这些原稿,感觉再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修完了。
而且,加藤玩的剧情正要进入佳境。
「嗯~~我还是有点害羞,不过好像慢慢习惯了耶?」
「习惯以后,那似乎会变成快感喔。」
「…………」
「可是,真不亏是畅销作耶。有好多种角色,台词也相当丰富,而且每个角色说的话都完全不同。」
「受到好评的游戏,在那些环节上就是不会敷衍了事啊。」
「…………唔。」
「还有,声优们的演技也在很多地方推了一把。虽然让人害羞的部分会更加害羞,着迷以后还会起鸡皮疙瘩呢。」
「年轻人和老手都配得很好啊。重要的是角色分配得绝妙,制作这款游戏的工作班底,真的讲究到一种……喂。」
「…………咦?」
说着,我朝后面转头,就看到有个穿体育服的金发女已经完全离开书桌,还探身直盯着游戏画面……
「泽村同学……」
「少打混,快点画原稿啦。」
「我也是再一下就可以忙完了嘛!」
『好美的烟火……』
「…………」
「…………」
「…………」
然后,游戏终于来到了离结局只剩一个选项的场面。
画面上出现烟火的大声音效以及光影斑驳的演出效果,中央则有主角和男友彼此相望。
『惠……听我说。』
『接下来,我有件事情非告诉你不可。』
「…………」
「…………」
「…………」
已经没有人在工作了。
所有人,都守候着画面中男性的一举手一投足。
『如果你觉得OK,就像平时那样,让我看你最棒的笑脸。』
『还有,要是你不肯接受……就告诉我,是烟火的声音吵得让你没听清楚刚才那些话。』
「怎……怎……怎么办啊,安艺……我怎么回答比较好?」
「别问我啦,惠!」
「谁……谁叫他……他这样很沉重耶。对方是认真的喔!」
「美少女游戏和女性向游戏,基本上都会发誓要永远相爱的吧。」
「可是,我们还是高中生耶。」
「你不要突然逃回现实好不好!」
加藤似乎到最后还是拂拭不了害羞,有些脸红地将操控器抛开了。
以玩家来说那真是糟透了,但是难点在于那反应还挺可爱的。
「泽……泽村同学……是你的话会选哪边?接受吗?还是拒绝?」
「都叫你不要推给别人决定了……?」
「…………」
结果,当我们闹哄哄地把气氛破坏得差不多时……
唯有一个人,还没从荧幕中回来。
「泽村同学?」
「喂……」
「咦……?」
何止心没有回来,好像连眼睛都……
「唔!啊,啊~~这个……是烟火啦!对,烟火的光芒太刺眼了!」
呃,明明就没有人吐槽你的眼睛吧。
难道这就是不打自招?
「这款游戏的演出效果太过火了嘛!我眼睛被闪得有点痛,换成现在就算被勒令禁止发售也不奇怪。」
呃,到了这年代,我觉得看起来挺虚的就是了。谁会被这种画面效果闪得癫痫发怍啊?
「提、提到烟火……欸,加藤同学,下个月要不要来我家看烟火?」
「咦?……咦?」
以英梨梨来说,这话题转移得不太自然。
平常的话,她明明会随便发个脾气呼拢过去,现在却变得乱客气的,像是在掩饰害臊。
「你想嘛,我们这一区的烟火大会!不是和夏COMI最后一天凑在一起吗?」
「啊~~对喔。」
英梨梨也不用特意这样掩饰吧。
以前我们被游戏感动到哭的次数,早就数也数不清了……
「我们家的阳台,是烟火大会的特等席喔。每年亲朋好友都会聚在那里聊天看烟火。」
「喔,好像很惬意耶~~」
为什么她的反应会和平常差这么多?
不对,为什么这点小事,会让我觉得这么不对劲?
「对呀,非常惬意喔。大家都会来,所以加藤同学也来参加吧?」
「这样啊,我那天晚上也没有别的事情……」
果然是因为……
「……慢着,英梨梨。」
……当我的思绪正在打转时,不知不觉中她们已经聊起天大的事情了。
「怎样,伦也?女生讲话不要来插嘴啦。」
「不,那可不行……加藤,你被骗了。」
「咦?我被骗了什么?」
「而且你还讲别人坏话,不要这样好不好!」
英梨梨大概不是刻意的,正因为如此,这个陷阱才显得凶猛。
「不然我问你,英梨梨……你们家的聚会邀了什么人?」
「咦?」
「你刚才说的『大家』,都是些什么人?」
「当然就是……熟人啊。很多都是全家人和我们有来往的吧。」
「哦,例如说?」
「呃……比方驻日英国大使、还有外交次长一家人……」
「恕我不能奉陪喔,泽村同学。」
嗯,果然没错……阵容和十年前一样。
『就这样,惠的故事结束了。』
『不过,幻想都市艾尔铎利亚的故事仍会继续。』
『接下来又会有另一名少女……是的,就是你,将开启这个世界的大门。』
「…………」
「…………」
「…………」
画面上秀出制作成员名单,片尾曲开始播放。
结果,加藤最后做的选择是……呃,现在别提那种不识趣的事好了。
「……好了,我玩的游戏告一段落啰。」
「啊,我这边的工作也快结束了。」
「我也是。」
「在那之前,太阳是不是快下山了?」
「是啊。」
「是呢。」
如加藤所说,窗外的夕阳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准备隐没了。
看向时钟,不知不觉地就过了七点。
嗯,玩一轮花五个小时,还算不赖的游戏速度。
「所以,我应该怎么办才好?」
大概是游戏刚破关的感动所致,加藤用了一副比平时更淡然的表情望着我。嗯,她一定是在努力克制感动的情绪。
「这个嘛,总之还需要花一点时间,你要不要洗个澡?」
「……果然是以过夜为前提?」
「咦?你打算睡觉吗,加藤同学?我不确定会不会那么快完成喔。」
「啊~~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话说连泽村同学都抱着过夜的认知啊。」
加藤发出了让人不太懂用意的叹息,然后慢吞吞地打开自己的包包。
「对了,安艺。今天你父母人呢?」
「他们放了略早的暑假,去杜拜旅游一个星期左右。」
「哇~~你家人真会行方便~~」
「就是啊,他们都只顾自己方便,想到就烦。」
「拜托,我不是那个意思……嗯,算了。那我先洗澡啰。」
「啊,另外,我想趁现在叫外送的晚餐,吃披萨可不可以?」
「不要全都是肉,麻烦点一个蔬菜比较多的口味。啊,还有泽村同学,我又要借你的名字当不在场证明了,应该可以吧?」
说着,加藤用莫名机械化的动作,从包包里拿出了换洗衣物和成套盥洗用具,然后就匆匆离开房间了。
她有什么无法释怀的部分吗?
※  ※  ※
「…………」
「…………」
七点半,加藤下楼去了浴室,这里顿时只剩沾水笔和键盘的声音。
男女两人组之间不可能触发结伙下去偷看的事件,总觉得留在房里感觉有些气氛微妙。
「…………」
「…………」
英梨梨来这个房间,是下午一点半。
那之后,我们立刻进入夏COMI原稿的绘制作业,紧接着加藤就来了,其实今天我还没有和英梨梨单独说过话。
……呃,其实从结业典礼那天以来,我们就没有单独说过话了。
「……欸。」
「怎样?」
「没有……」
「…………」
虽然对加藤是有点过意不去,但我一直在等待可以和英梨梨独处的这个时间。
因为我有事情非问英梨梨不可。
而且有两项。
「欸,我说啊。」
「就问你怎样啦?」
「就是~~总之呢,那个……」
「…………」
我会像这样迟迟开不了口,有两个理由。
其中一个理由是,我至今仍在犹豫要从哪件事开始问。
另一个理由是,我觉得不管怎么选,她回答的内容都有可能毁掉现在这种关系。
……呃,我执着于和英梨梨之间这种相敬如冰又紧绷的关系,在旁人眼里看来或许很奇怪。
即使如此,和七年前的那天过后相比,目前这种可以斗嘴的状况,对我来说只能形容成天国而已。
「『rouge en rouge』的邀请,你打算怎么办?」
可是,永远将结论延后的我才不像我。
所以找抱了决心开口。
问出两项事情当中的,一项。
「那听起来很吸引人。」
「……对啊。」
英梨梨的眼睛没有离开原稿,换句话说,她回答时不看我。
所以,我看不出她是什么表情。
「本子的卖量,大概可以比现在多一倍,听说他们还会派助手给我。而且要是得到红坂朱音看重,在商业领域等于保证会成功。」
「嗯……」
红坂朱音的作品,并不仅限她自己画的漫画,由她提供原作脚本给其他绘师而大红的模式,也多得不胜枚举。
过去就有几个负责作画的创作者藉此得到了成功,不过那些人其实都是从「rouge en rouge」出来的。
「英梨梨,你接下来想要怎么做?」
「你问的接下来,是指……?」
「要继续画同人,或者进军商业领域——要将画画当兴趣,或者视为工作。」
简单说,隶属于那个社团以后,何止能在商业领域出道,那根本就是出人头地的机会,这在业界已经成为常识了。
而现在,英梨梨的眼前,就悬着那空前绝后的大好机会。
「还有,你追求的是哪种高度……是Comiket的闸口摊位吗?还是累积销量突破一千万部?还是推出柏木英理三百册全集?」
「最后那个推出时,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只要是有点上进心的绘师,不做那样的选择才匪夷所思……
「假如你,有那种打算……」
我好不容易下的决心,在这时候又停住了。
毕竟我越是思考,越觉得对英梨梨最好的选项只有一个。
为了完成我的梦想,要是现在让英梨梨脱队,肯定会伤透脑筋。
可是,为了完成英梨梨的梦想,又该……?
「……结束了~~!」
「……咦?」
当我举棋不定地像个在网路上被嘘爆的废物男主角时,一旁的英梨梨忽然开朗大叫。
「夏COMI原稿完成~~!好啦,立刻来画游戏用的主打视觉稿。」
「咦?……咦?」
往书桌一看,同人原稿在不知不觉中全收拾完了,取而代之的,是从桌面一路散乱到床上的大量同人游戏设定书。
「伦也!我要提神用的咖啡……保险起见,我先说清楚不加砂糖!」
「英…英梨梨……」
电光石火的手脚,快得连要吐槽「才一瞬间也搞得太乱了吧!」都不管用。
※  ※  ※
「嗯~~这个构图也不太对味……下一稿。」
「好快!」
当我到楼下冲好咖啡回来时,已经有三张草稿散落在英梨梨身边。
其间,只有短短五分钟……跑去偷窥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内得逞吧?
「再说模特儿不在,下笔还是会稍微变调。」
「不对吧,你画风超稳的……」
即使拿掉在地上的三张草稿做比较,也都没有一丝走样。
三张图的脸孔,无论给谁看都能认出是相同角色,但是却没有任何一张摆着相同表情,各有其巧思。
体型也是,明明姿势完全不同,肉感和骨架都协调得无可挑剔,连外行人都能看出来。
尽管如此,只要看过她以往的同人志,一眼就会明白那并非俗称的「判子绘」。(注:判子在日文中是印章的意思,判子绘则是用于讽刺画任何角色,长相都像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画风)
能身兼当红同人作家和美术社好手,果真不简单。
这样当然会被「rouge en rouge」看上了……
「要怎么画才能用这种速度,画出这么工整的画风啊……?」
「总之可以减少线条做简略的部分,我就会简略。」
于是,我从英梨梨后面探头看了她作画的瞬间,明明是草稿,她几乎用一笔就能画得像线稿一样。
她脑袋里究竟是如何构思图像的……?
「我真的很想问耶,你怎么学到这种画技的?」
「唔~~这算才能吧?」
「……嗯,我明白了。」
实际上,要到达这个境界,应该得付出相当程度的努力和时间。
不过从英梨梨的个性来想,她八成一辈子都不会提到自己下的苦心。
「可是,能画得这么快,为什么你老是在冲截稿的死线?」
「要说的话,我大部分都是卡在编剧情。」
「啊,原来如此……」
「提到那一点,霞之丘诗羽简直怪物嘛……毕竟她能用那种步调交出那个水准的游戏剧本。而且还是和轻小说同时执笔。」
「偶尔你也在本人面前这样讲一下吧……」
「死也不要。不对,就算当遗书我也不要。」
「是喔。」
哎,虽然在我看来,两边都是怪物啦。
英梨梨会冲死线,但绝对不会把原稿放掉。
何止如此,她也不会用铅笔稿或草稿敷衍了事。
墨线一定要上完,彩稿非得彻底完工。
画得快、画得好、简洁俐落。
真的,先不提个性,在能力方面实在让我佩服。有这家伙当同伴真的太好了。
……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看到一项事实。
这家伙的作风,非常适合「rouge en rouge」。
简洁的线条,和作画分工制十分合拍。
对于作画速度快、编剧却脚步缓慢的作家来说,有了原作者等于如虎添翼。
说不定,伊织那家伙就是看出了英梨梨那些特质……
「……伦也。」
「嗯?」
结果,在我又要发挥废物男主角属性的当头。
终于画好第五张草稿的英梨梨,不知不觉中正凝望着我。
「先告诉你,夏COMI之后的活动,我一场都没报名喔。」
「咦,为什么?」
以平时每个月都会参加活动的英梨梨来讲,步调会减缓成那样,实在让人难以想像。
「毕竟今年只剩冬COMI而已了……再说,社团又不是我一个人的。」
「啊……」
但仔细一想,我现在交给英梨梨的难题……
没错,作业量这么大,她不可能兼顾每个月要参加的活动。
「我说的社团,当然不是指『rouge en rouge』喔,你懂吗?」
英梨梨的蓝色眼睛,使坏似的微微上扬了。
「你跟得上吗?」、「你能不能将我运用自如?」——她如此对我挑衅。
所以,我……
「当然……懂啊……!」
「你还是一样自信过剩。」
「我可没有你那么严重。」
我非得回应她的眼神。
回应被我剥夺了自由的英梨梨。
回应被我找来制作顶级游戏的她。
「再说他们就算要挖角,波岛来就免谈。红坂朱音本人亲自出面的话,倒是另当别论啦。」
「等一下,你别讲那种耸动的话!刚才那句话万一被伊织听到,那家伙真的会把红坂朱音找来耶!」
「啊哈哈,是他的话确实有可能。」
「哈哈,哈哈哈,你好过分~~之前明明是同学耶~~」
「你跟他本来不也是好朋友吗~~」
之后,我和英梨梨一起笑了。
两个人都莫名亢奋,还笑得打滚。
我们一直笑到加藤回来,让她露出了十分纳闷的脸色。
从社团成立到现在……
不对,我们已经有七年没有一起开怀大笑了。
随后……
※  ※  ※
「嗯,刚洗完澡的红润肌肤很上相!加藤同学,接下来换躺到床上。」
「像……像这样吗……?」
「啊~~不对,脚再开一点,来个像是办事过后的表情!」
「办……办事过后?等等,再开的话会走光啦。」
「那你用左手遮着胯下好了。啊,但是必须遮得要露不露的感觉!」
「唔……唔咦?」
「啊~~不过以整体来说,还是希望能多露一些耶……欸,加藤同学,上衣可不可以稍微脱掉一点?」
「这……这是普遍级游戏吧?」
「不要紧,我只画一张而已!很好,很好,开始来劲了!」
「你未免太来劲了吧!」
呃,算了,不提那些多余的事情……
结果,合宿勉强在没有延误进度的情况下结束了,我们几个即将往夏COMI推进。
然而那时候,我和英梨梨都没有醒悟。
不对,是那个瞬间太高兴,使我们不去正视。
横越于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以及最深的阴影,就这么被推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