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二章 风云变色的重逢(注:现在是晴天)
  6. 繁体版

第二章 风云变色的重逢(注:现在是晴天)
2017-06-23 04:37:23

		

「好久不见呢,两位。」
坡道上头传来了以男性而言显得略尖、却又清澈明亮的问候声。
「呃,我有说错什么吗?」
「你明明就知道……你明明就知道我想抱怨什么!」
「英梨梨,我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理由要让你指指点点的喔?」
「你要记恨到什么时候啦!当男生还尽是计较一些小事!」
「讲究细节才算真正的御宅族吧。你讲的才莫名其妙。」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现在还要跟我……」
「……心平气和地打了招呼却遭到无视,我倒觉得,你们这样子不管是身为御宅族或一般人都有失礼数耶,两位认为呢?」
结果以男性而言显得略尖、却又清澈的问候声,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从坡道下面传来了。
「抱歉,我们这里正在忙,有事之后再讲,伊织。」
……你要是肯默默地直接走掉,可以省得让彼此都搞坏心情。
「明明都三年不见了,你也太冷淡了吧,伦也同学?」
「我说过好几次了吧,不要鼻音浓厚地叫我『同学』。」
我只好不甘不愿地留步,转头看向站在坡道下的他。
至于英梨梨嘛,脚步是停下来了,但她没有转头,也没改掉心情恶劣的态度,采取的是完全不理人的态势。
她对三年不见的同辈还真冷淡……我自己就甭提了。
「我重新问候一次吧……好久不见呢,两位。」
「又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别特地讲第二次啦。」
那位被出海称呼为「哥哥」而让人艳羡的男生——波岛伊织扬起嘴角,露出一副他本人大概觉得并无恶意的笑容。
他和三年前没变,留着每个月都少不了要去理发厅报到的轻盈褐色卷发。
……仔细一想,他读国中时就这样还满夸张的。这家伙的造型、还有我们那间国中的自由度都很扯。
在这种吊儿啷当的哥哥底下,真亏出海可以培育成正直坦率的御宅族。
「那你来干嘛?」
「由于父亲工作上的关系,我从这个月起搬回这里了,所以想来打个招呼。」
「也不用专程回来吧。你可以留在那里享用以好吃闻名的名古屋美食。」
「也没有多好吃啦。味噌乌龙面的面条偏硬;棋子面反而就因为面条扁平吃不出口感;味噌猪排只讲究酱料,肉质平凡无奇:鳗鱼拌饭也一样,鳗鱼本身享用起来仍有不足;炸虾饭团也只是把炸虾和饭团凑在一起,全无新意;至于台湾拉面则是从名称就和名古屋当地扯不上边……硬要称赞的话,以垃圾食物来说,顶多只有炸鸡翅和寿贺○屋拉面还可以,不对,寿○喜屋的袋装味噌乌龙面也勉强能称赞吧。」
「欸,你其实吃得够享受了吧!」
他明明是在批评,我却变得好想吃那些料理。
而且,我也听到了英梨梨在旁边吞口水的声音。
「最要命的是,名古屋没有像关东这样的大型同人贩售会……被关在无法让我发挥真正能力的地方都市,这三年只是一段痛苦的时间而已。」
「伊织……」
没错,我和这家伙合不来,并不是因为生活的圈子不同。
就算他吊儿啷当又长得帅又是现充,而且每次见面时旁边带的女生都不同……够了,这家伙开什么玩笑啊!超令人火大!
……嫉妒归嫉炉,我倒没有讨厌到把他当空气的地步。虽然我会嫉妒!
「哎,虽然说在秋叶原开卖当天就会被瞬杀的书或者游戏,在大须都能轻松入手,这一点我倒挺中意的。毕竟靠转卖也赚了不少。」
「……你果然过得很享受吧?对吧?」
我和这家伙合不来……是因为活动的圈子通通一样,过活方式却完全不同的关系。
比起国外的凶恶罪犯,真正让人痛恨的是不识相的近邻吧。
「所以啰,凯旋的时机已熟……我睽违许久的夏COMI要到了。」
「……你也报了社团参加啊?」
「当然了……在盛夏的炽热三天中,这一次会得到多少名片、信箱、本子、精品和金钱呢?我现在就期待得停不下来喔。」
「伊织,你果然还在做那种勾当。」
「哪有理由要罢手呢?」
「别让我一再重复……我就是看你这种部分不顺眼啦!」
对,活动规模越浩大、聚集的创作者越大牌,越能让这家伙发挥能力。
波岛伊织……其本质和华丽外表相去甚远,是个凌驾于我的超级御宅族。
而且,他属于立场和我相对的……同人投机客。
我和伊织认识,是在国中一年级的春天。
在相同教室碰面的头一天,感应到同类气味的我们,在当天回家路上只聊了几十分钟就变成拜把兄弟了。
伊织在国一时,就已经定型成现在的我也比不上的御宅族菁英。
他的知识深度、守备范围之广、以及拥有的精品数量,何止普通国中生望尘莫及,搞不好连大人也会被比下去,总之只能说他是个厉害的家伙。
接着在那年的夏天,和伊织结伴去了第一次Comiket的我,又更进一步地见识到了他的厉害之处。
大牌的同人创作者自是不提,这家伙连商业领域的知名漫画家、动画家、乃至于顶着导演或董事长头衔的大人都认识好几位。而且连初次见面的大人物,他都能亲昵地向对方攀谈并且博得好感,社交技能特异绝伦。
在同人贩售活动中,所有大人都认得伊织,他在同人界是个著名的超级小学生(终于长大成国中生了)……
伊织那种大人物架势,再加上他是我国中时第一个认识的御宅族同好,让我对他越来越倾倒……
后来经过一年,察觉伊织本质的我就和他保持距离了。
「我才想说伦也同学呢,原来你还在提那种稚嫩的论调啊……真可惜,我到现在仍然很看重你这个人。」
「是喔。」
他那句话大概不是谎言、也不是陷阱、更不是奉承。
伊织并没有闲到会特地来见不能为自己创造利益的人。
他会十分干脆地将人分类成「用得上」和「用不上」。
国中时,我之所以没有察觉那一点,是因为我属于被这家伙选上的那边。
「有我的交涉技巧、人脉和政治才能,再加上你的点子以及热情和行动力,我觉得早晚有机会执掌整个同人界呢。」
「呃,想执掌那些的话,你应该加入活动筹办会……」
没错,这就是伊织的本质。
这家伙会参与同人活动,并不是为了享受或推广喜爱的作品。
伊织只想利用人气作品提高本身的地位。
虽然那样对待作品倒还不至于没有爱,但是要将作品用于赚钱或聚集群众,他简直是毫不手软。
「我们这些消费者只要爱作品就行了吧?根本不必特地和制作成员私下攀交情呀!」
我对着脸上依旧露出轻笑的伊织提出这番强力言论。
「……霞之丘诗羽那件事你又怎么说?」
于是,后头那个金发用了只有我能听见的超小声音,冷不防地发动了反击,但我现在没心思应付她的吐槽。
「有交情不就能让脸上增光吗?而且对方说不定还会特别给自己一些方便。假如能拿到他们画的图,你觉得如何?那可是了不起的资产。收藏起来迟早会增值,也可以当成钓其他大角色的饵。好处多多吧?」
「不要用那种肮脏眼光看创作者!你会玷污他们!」
伊织大概是要挑衅我。
重逢的情景变得这么糟,他在心里也能从容接受。
「当粉丝的就应该含蓄啦!」
即使如此,我不会也不需要像他那样从容。
「即使寄了信,也不巴望对方回应;就算成为活动或演唱会的常客,也不该随便向对方攀谈。哪怕对方亲切地找自己讲话,也绝对不要自作多情;送昂贵礼物自然不成体统,贪图和对方混熟当朋友或进一步深交更是愚不可及。平时只要默默守候作品,买到书及精品就感到满足——那才是我想当的粉丝……!」
没错,问题不在于有没有做到。
时时把这种精神放在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我觉得你那只是同类相斥耶?」
「ERYYYYYY!!!」
于是,面对再度从背后来袭的替身攻击,我用了十七个绰号之一反击。
「伊织,你的作法错了。」
总之我无视了找麻烦的吐槽,并且和伊织拉近距离,这次我只注视着他开口。
……这么说来,记得以前我们在活动中也这样争论过,结果就受到了某个类别的女生们热情注视,让我心情变得很微妙。
不对,别回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谈正题啦。
「如果你以后想从工作方面接触这个业界,那样思考当然可以。或许那对你来说才是一份好工作。不过,我们还是高中生吧?」
没错,伊织做的事情,已经大幅超出我们这些小孩的能耐了。
所以他绝对会在某个部分走偏。
「我并没有做什么会被逮捕的事耶。」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都不和出海说?说你自己做了什么!」
瞬时间,伊织的动作停了半饷。
尽管摆在脸上的笑容没消失,但是他确实有了反应。
「总归来说,不就是因为你对现在的自己感到羞耻吗?伊织,你怎么解释!」
是的,出海并不知道。
对于伊织的真面目、权力,还有我们分道扬镳的事,她都不知道。
「我做的事情,你别和我妹妹提起好吗?毕竟我得顾及身为哥哥的形象嘛。」
那就是我第一次被邀到波岛家时,我们两个所做的唯一约定。
「你将出海拉到这个圈子时,我有点心慌就是了……」
不论在出海觉醒成御宅族之后,甚至是我们也吵架决裂后,就只有有那项秘密依旧守得好好的。
因此出海到现在,仍然以为伊织是个「稍微受女生欢迎,不过略偏御宅族的部分让人觉得有一点遗憾的哥哥」。
「不过,就算你要向出海爆料,事到如今我也不在乎了喔。」
「伊织?」
然而,伊织对于我们之间留下的最后一道羁绊,态度却轻率得像是对待印刷厂一开始表明的送印截稿日。
「毕竟出海在这个圈子,和我并不会牵扯上关系。」
「你那是什么意思……」
『哎,以家人而言我很重视她,不过以同人创作者来说,就有点……」
「什……」
出海在这次的夏COMI,摊位编号是「东馆04a」……
那里不是「墙际」或者「准墙际」,当然更不是「边角生日席」,而是属于彻头彻尾的岛块区。
基本上,那一区和畅不畅销无关,算是让该类别同好交流的场地。
伊织这家伙,碰上和御宅族有关的事,连亲妹妹都要用畅销度排等级啊……
他真的已经将灵魂卖给恶魔啦……
「那我差不多要回去了。今天只是来打招呼。」
「是喔……」
恶魔……不对,波岛伊织说着笑了出来。
和之前丝毫没变,既轻浮又表面,根本看不出感情的笑容。
「哎,反正近期内……八成还会在御宅族扫货时彼此碰面吧。」
「少乱讲。我就算在Comiket又碰到你,也不会再和你说话。」
是的,结果我们并没有办法再一次理解彼此。
所以,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有听说喔,关于你组了同人游戏社团的风声……好像是个坐拥外挂级原画和剧本的梦幻阵容嘛?」
「…………等一下,你怎么会知道那些?」
我那感伤的情绪,伊织只用一句话就轻易摧毁掉了。
而且连我后头的英梨梨也足足倒抽一口气。
「伦也同学,那实在太棒了,所以我才没办法从你身上别开目光。你总是能想出任何人都料不到的有趣点子……那是我始终不及你的部分。」
「我在问你问题,是谁告诉你那些的?」
伊织他掌握着理应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秘密……这种惊人的情报收集力,是我始终不及他的部分。
「但是很遗憾,你那个点子会碍到我……你和我果然受了命运的摆布,一场爱恨冲突或许是避免不了啰。」
「呃,我们会冲突的只有恨而已。」
那种会让某类别女生心喜的「爱」,我才不需要……
「你的眼光之远实在令人钦佩……我几乎要把安艺伦也当成光源氏了呢。」
「那是什么鬼比喻啦!」
伊织搬出来的比喻对象,别说连一丁点夸奖之意都没有,在御宅族眼里根本只是个恋童癖,然而在大受动摇的我后头……
「波岛……你该不会……」
「英梨梨?」
有个家伙却显得比我还动摇。
……难道我是恋童癖,会让她受到那么大的刺激?
「嗯,向你委托工作的确实就是我。不过寄信时只用网路代名而避用本名,这一点我们算彼此彼此吧,柏木老师?」
结果似乎和我想的理由完全不同,太好了。
不对,一点都不好……
「伊织,原来你知道柏木英理就是英梨梨……?」
伊织的惊人情报收集力还有后续。
一次都没有在自己摊位露面的创作者底细,他是怎么查出来的啊?
「在那边的紫之上,就是你发掘栽培出来的吧?而且还是从她小学时就开始了。」
「等一下!当时我也是小学生,所以我并没有恋童癖!」
「欸,伦也!为什么你否定的偏偏是那一点啊?」
于是乎,顶多只有体型可以联想到紫之上的神秘同人创作者,在开炮时仍然和平常一样不分敌我。
「慢着,波岛!你那是误解!我才不记得自己被这种不会画图又没文采,以创作者而言根本半点用处都没有的废物栽培过……!」
「以事实来说确实是那样没错,但我觉得你也用不着损人损得那么钜细靡遗吧?」
还有她对自己人反而比敌人更不留情,这样对吗?
「姑且也跟伦也同学拜个码头好了……你们社团的原画师,『rouge en rouge』也向她委托工作了喔。」
「『rouge en rouge』……?」
然而,伊织并没有纠结在那些个人话题上,从口袋掏了名片以后就硬塞给我们两个。
「其实我们的社团,有计划在下次冬COMI推出美少女游戏。目前正好要找原画师。」
「你们的社团……」
「嗯,现在社团由我率领……哎,虽然是前任代表让我接棒的啦,这个第二任的位子算轻松捡来的。」
属于同人投机客的御宅族都有强烈显示欲,立刻就会替自己印名片呢……先不讲这些惹人嫌的事了。伊织那番话蕴藏的情报,足以让我这种弱小社团的代表直打哆嗦。
「rouge en rouge」……
只要是常跑Comiket的参加者都知道,那是从十年前,摊位就一直被配置在闸口前的怪物社团。
类别、贩售品以及创作者都五花八门。本子、游戏、音乐CD、普遍级、十八禁、二次创作、原创内容……他们从来不会让粉丝感到腻,而且也不会脱离潮流。如今已经可以说是形同企业的巨大组织。
社团创立者是每出单行本必定热卖、而且拥有多部动画改编作品的超红漫画家兼原作者——红坂朱音……
对了,第一次参加Comiket时,在伊织帮忙介绍的名人中就属她最让我紧张。
当时红坂朱音也很疼爱这家伙,结果不知何时就把社团交给他照料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特地从我这里挖角啊?」
这不是把英梨梨形容成达○维达的时候了。
没有人想到,连更上头的西○大君(注:电影《星际大战》中的西斯大君)都会冒出来吧。
「这很难懂吗?我相信你的眼光。红坂朱音不在以后,比起我们那些成员,你更值得让人信任。」
明明现在就已经红翻了,他还想让社团爬得更高?
而且,还非要找英梨梨帮忙抬轿……
「话说伦也同学,你别把自己的班底看轻成弱小社团喔。」
「咦……?」
「出一款有柏木英理和霞诗子参与的游戏……这可以对多少方面造成冲击,你总不会没发现吧?」
「这个……」
「你可是那项企画的制作人喔,你可是准备震撼业界的布局者喔。」
我想用春天认识的女生当女主角,制作一款作品。
只是碰巧将熟识的作家安插进来,才会组成这种阵容。
然而对外界来说,我的私人因素根本和他们没有关系。
「伦也同学,别忘了……不管再怎么披着猫皮卖乖,你和我一样是只老虎。」
伊织轻浮的笑容,显得毫不留情。
明明口气平缓,那些话却不是普通的刺人。
「我们终究是在虎之穴培育出来的猛虎御宅族喔。」
「不对!我才不像会赌气瞪向星星的你!」(注:动画《虎面人》主题曲里的歌词,「赌气瞪向星星」)
我才不会认为能热卖就好、或者有人气就好……
「不,我们是一样的喔。再怎么说,你和我都没有任何一项身为创作者的才能。可是我们都想在御宅族业界向上爬。这不叫投机分子要叫什么?」
「唔……!」
我明明没那么想,却无法对伊织摊牌的态度反击。
我无法用扎实的信念否认。
「好久没和你较量了,伦也同学……」
「伊织……」
「来较量吧,看是你那刚组成的社团够格拥有柏木英理,还是我的『rouge en rouge』才配让她散发光芒。」
夏COMI即将于数周后开幕的七月下旬……
我们的社团还没有启程出航,就先被意外来到的夏日风暴翻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