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第一章 春天,是相遇的季节(注:现在是夏天)
  6. 繁体版

第一章 春天,是相遇的季节(注:现在是夏天)
2017-06-23 04:37:23

		

七月已经进入下旬,今天是结业典礼。
参加过简单的典礼,也意思意思地开完班会,几乎所有学生都踏上归途的中午时分。
「再见,泽村。」
「保重喔,石卷,愿我们在九月再次用笑容相见。」
「那、那个……英梨梨学姊!再见!」
「接下来居然有一个月见不到学姊,好寂寞喔……」
「哎呀,小谷真是的。暑假期间,我每个星期三都会在社办,随时可以过来找我喔。三泽当然也是。」
「好、好的……谢谢学姊!」
「我们先失陪了!」
从校庭前往校门的人潮中,有一群格外优雅、格外华丽、格外金光闪闪的人……不对,金光闪闪的只有一个,而且我指的其实是发色。
哎,不管那些,总之「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及其党羽」就像那样,在我的前方十公尺左右聚成第一集团,似乎用表面话聊得挺热络的。
话说回来,英梨梨那家伙讲什么「保重」啊?画情色同人的漫画家还这样。
不对,因为她是御宅族,才会毫不犹豫地活用那种属性的言行吧?
其他人不可能发现,英梨梨那种用词并非出于正牌千金小姐的习性,而是御宅族女生套梗演出来的。毕竟她只有伪装这方面无懈可击。
「所以说,每部作品都会需要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女角色啦!」
「这……这样喔。」
然后,走在第一集团后面约十公尺左右的第二集团,是我和加藤。
「要是进一步分析,在美少女游戏中堪称必备的年幼型女角,又可以分成两个走向……」
「掰啰,惠。」
「啊,小佳掰掰……抱歉,安艺你可以继续说了。」
「然后呢,年幼型女角的走向,大致可以区分成嚣张系和黏人系……」
「唷,伦也,下学期见。反正你暑修不会来吧?」
「那还用说,一成。打工、夏COMI、加上游戏制作……夏天是非拚不可的季节嘛。」
「普通人会在这个季节拚别的事情就是了……掰啦。」
「喔,再见啦!……抱歉,加藤。这次换我被打断了。」
基本上只有我们两个在大聊特聊,偶尔还会有同学像这样经过并随口打招呼,没有人忽略、也没有人围着我们,属于相当普通(淡定)且高流动型的集团。
「没关系啦。又不是在谈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主要都是我在聊的话题,你这样讲就伤感情了……总之,我会断然选择黏人系!」
再岔题一下,我们明明是男女成对走在路上,却还是一样始终没有人来说风凉话或吐槽。倒不如说,总觉得大家都把我的(游戏的)第一女主角加藤惠当背景对待,这什么状况?
「以取向而言呢,黏人系角色的重点在于全面认同男主角。比如主角是社团里面让她崇拜的学长、或者热情粉丝,那种喜欢主角喜欢到骨子里的气息,最能挑动玩家的安全感、萌心、还有保护欲……」
「啊,感觉就像霞之丘学姊扮男主角,然后女主角由你来当那样吗?」
「…………那个比喻包含了会让事情变复杂的大量要素,请你务必收回去。」
于是,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转向背后,只见独自构成第三集团的诗羽学姊,像是打哪里渡海而来的救世主,分开了周围的人潮,堂堂阔步于众学生的中央。
尽管学姊完全将目光放在手里的文库本,走路方式欠缺安全观念,但是倍受敬畏的她没人敢靠近,所以根本不可能牵连别人出意外,这倒算不幸中的大幸。
哎,好比跑马拉松,我们几个会像这样分成三个集团,还一边拿捏彼此的距离、一边用相同步调前进,其中自然有缘故。
毕竟就像我之前提到的,今天是结业典礼。明天起就高高兴兴放暑假了。
但在这种长假里,我们的同人游戏制作社团何止没有得到校方正式允许,就连顾问也没有,因此要进行社团活动会有一些问题。
哎,简单说呢,就是平时都被我们拿来当作社办的视听教室,我们没有得到在暑假期间可以使用的许可。
所以啰,从今天起暂时失去活动据点的我们,就踏上了寻找临时社办的流浪旅程……
「加藤你也会萌吧?要是有个比自己年纪小的女生畏畏缩缩地跟在后面,还紧紧揪着你的衬衫袖子,无助地往上瞟着你!」
「呃,我还不习惯在讲话时,加上把『萌』当作一般动词的前提耶。」
机会难得,在踏上旅程的途中,我也把握时间像这样商讨要务。
在这里,蓝天就是讲解用的黑板。
「不然我们试着导入具体一点的事例好了……加藤,你从现在起闭上眼睛,然后想像我叙述的情境。」
「我们还在走路耶?」
「……唔,睁着眼也不要紧。在这前面有校门对吧。」
「有啊。」
「比如说,『有学妹靠在校门柱子守候着自己出现』,这个情境你觉得怎样?」
「或许还不错,可是也不一定需要是学妹吧?」
「你不懂……你果然不懂,加藤!」
「唔~~对呀。我承认自己并没有打算积极了解。」
至于议题……听了内容应该就会懂才对,我们在商讨游戏附属的其他女主角。
「学妹的心里……学妹心里,会怀着不能和主角当同学的心结及纠葛啊。」
「是……是喔。」
「对方年纪比较大……和自己生活的空间和时间都不同。如果是同年级,就可以在同样的教室上同样的课,感受时间以同样的方式流逝。可是,自己却不能那样。」
诗羽学姊……霞诗子使出浑身解数写下的企画书《由伦理同学为伦理同学量身打造的,富含伦理观念的超健全美少女游戏企画(暂定)(详情请参照第二集的参考资料)》里,记载着叶巡璃和丙琉璃,这两位超越时代的女主角包含身世背景在内的详细设定。
可是,关于其他女主角,目前只有「会另行拟稿」的一句说明。
「只因为出生得比较晚,原本能待在一起的开心时光就被剥夺掉的自卑感!一面被那种心情折腾、一面踢着眼前小石头的落寞身影!」
「有需要想得那么深吗?」
「啊!还有一面思考『今天和学长见面时要说什么呢?』,想着想着就露出满脸开心的表情,那样也很棒!」
「说到最后,你是不是觉得有学妹就好啊……」
「对嘛,有学妹型的女角色就一切都好!」
「啊,你直接断言了。」
因此,在剧情制作方面应该会编写得渐入佳境的暑假开头,至少要把女角色的空缺全部填满,这就是我身为游戏制作人的使命兼责任。
……身为学弟,我完全没有顾虑已经三年级的诗羽学姊得准备升学考试,这一点就先暂且不提。
「然后,能直接表达出学妹感的最强道具……就是制服!」
「啊,比如每个学年都用不同颜色的丝带吗?」
「那也不错,那样也不错喔!不过,有个要素更能直接彰显学妹感。那就是制服款式本身的差异!」
「意思是她读不同学校?啊,或者根本还在读国中?」
「BINGO!」
我说得越变越热情,并且再次指向已经来到眼前的校门。
那里当然没有穿着不同制服又貌似国中生的女孩子,但我对那种小事毫不在乎,继续说了下去。
「就是因为读国中才会先下课,赶到高中这里以后,碰巧是学长放学的时间……被其他年长的高中生猛盯,虽然让她感到呼吸困难,却还是专情地一直等候着要找的学长出现!」
「……学长?」
在我脑里,就像这样自动播放了呼唤「学长」的萌系语音。
开口略显含蓄,又有点结巴,可是,那一丝充满期待的微妙口吻听了相当悦耳。
「等终于找到人以后,她有一瞬间差点掉泪,但下个瞬间就变成满面的笑容!然后,她会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呼唤……」
「伦也学长……?」
「对!就像这样!」
「咦……?」
结果在那个瞬间,加藤一脸纳闷地将视线转到了我指的方向。
当然,我的脑内学妹就站在校门那里,只存在于脑内的她,正望着我们这边。
她穿着和丰之崎不同的制服,身高稍矮,特征是梳成丸子头的略短双马尾。
还有,那何止超越了英梨梨及加藤,搞不好份量更直逼诗羽学姊的丰满……?
「奇怪?」
呢,我不记得自己曾把学妹型女角设定成那种胸部抢眼的角色……
「果然……果然是伦也学长耶!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
「……咦?」
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远远凌驾于我的基础设定了。
「我……回来了喔,我回到学长身边了喔~~!」
「唔……咦……?」
这对紧紧贴着我的身体,在柔软中能感到强大弹力,还兼备年轻及雄伟尺寸的惊人女性胸器是怎么回事?
「…………」
「…………」
「…………」
于是,性质完全相同的目光,从三个方向扎到了像这样抱在一起的我们身上。
换句话说,现在的我是三角形的重心。
因此,我只好朝着那三个方向,用性质完全相同的目光给予回覆:
「呃……这个女生是谁?」
※  ※  ※
「哇,好怀念喔,这座公园……三年没来了呢!」
回家途中的小小公园。
距离丰之崎稍远,离我家还算近。
而且,和我以前就读的岛村国中近在咫尺……
「出海……?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波岛出海?」
「讨厌~~学长,之前你都把我认成谁了啊?」
「呃,也没有什么谁不谁的……」
我之前就是在疑惑你哪位啊?
「啊,发现球球!」
总算和我记忆里的人名「波岛出海」接上线的那个女生,一发现滚在公园的橡胶足球,就开开心心地像小狗般玩起来了。
……因此,在我眼前,现在有三个球正晃来晃去。
「她是安艺在国中时的学妹?」
「啊,不是,你说错了一点点,不过差不多啦。」
面对加藤的问题,我只能答得略显含糊。
因为她——波岛出海确实是我的学妹,但我们其实没有就读同一所国中。
「你认识她吗,泽村?」
「不认识。」
「既然她是伦理同学的学妹,不也是你的学妹吗?」
「我哪会认识啊。她读的小学又不一样,还比我小两个年级,再说那个女生升国中前就搬家了,搬去名古屋。」
「你知道的那么多,感觉完全可以算得上认识了……」
于是乎,在我和加藤后头的长椅上,偶然(本人宣称)来公园写生的英梨梨帮忙做了精确的补充。
此外,在英梨梨的旁边,同样是偶然(本人宣称)来公园读书的诗羽学姊,淡然地帮忙挑了语病。
「之前她住的离我家还算近,当然会碰面个一、两次啊。不过那是三年前的事情,而且她现在的外表也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啊,你是指自己身上被她彻底超越的某部分尺寸?」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出《恋爱节拍器》的双女主角凌辱本了,霞诗子。」
「看到自己的作品出二次创作,是作家的梦想啊。务必麻烦你了,柏木英理老师。」
……附带一提,这两个人的目光理所当然地只落在素描簿和文库本上,绝对不看彼此,太恐怖了。
「学长学长!伦也学长也陪我一起玩,来嘛!」
「好……好啦……」
结果,出海对背后的异样气氛浑然无所觉,天真无邪地在挑球时将那踢来我这边。
我也尽量不出丑地在球落地前踢回去,并且凝神观察她的摇晃度……不对,观察她踢球时的走光度……也不对,我重新端详她的全身上下。
「话说回来,出海你变了好多耶。」
「咦~~会吗?」
唯有那点,我不得不全面认同英梨梨的说词。
我也很难将三年前还常常玩在一起的小学女生,和眼前这个国中女生连接在一起。
「因为你以前留短发,还晒得黑麻麻的啊。」
而且,每个部位还都瘦巴巴的,简直像是……
「的确耶,我那时候简直像小男生一样。」
「嗯,就是啊!」
她以前在夏天总是只穿一件背心,就算脖子和腋下露出太阳晒过的痕迹,一起玩时也完全不会让人意识到她是女生。
在我更小更小的时候,就无法不把白皙得像陶瓷娃娃的英梨梨当女生,相较之下,我和出海是用不同的相处方式变得要好的。
她是我出生后第二个交到的,这样的一名女性朋友。
要比喻的话,当时的她就像《夏日○作战》的佳○马(注:《夏日大作战》中的池泽佳主马)……呃,不行,这样比喻会耸动得像是我对小男生动了萌心。
「是喔,我看起来变了那么多?」
「判若两人!……所以,刚才我没有想起你的那件糗事,就让它过去吧!」
是的,判若两人。
现在的出海,有一头绑在后面的亮丽长发,肌肤白嫩细致,整体身材带有圆润感,可是那并不是变胖。
哎,简单说呢……
「我变得比较像女生了?」
「……是……是啊。」
嗯,虽然我不想明说,但就是这么回事。
「不过,假如是那样的话……」
于是,出海从略高的位置将球凌空踢回来给我,并说出比之前更多了一丝丝撒娇味道的细语。
「假如我变得像女生了……那都是学长的关系喔。」
「噗!」
听了那句冲击性发言,我只能用意外踢空当回应,球一路滚到了后面的长椅。
「因为是学长……教了我身为女生的喜悦喔。」
「呃……咦?等等……你到底在说什……」
「毕竟伦也学长和我在这里,玩了好多种游戏嘛。」
「出海?」
「安……安艺……?」
唔……我第一次看到加藤刻意和我保持距离。
「居然在公园和小学女生玩危险的游戏……伦理同学明明就……明明就……」
「这……这下就明白他为什么不理你这种老女人了呢,霞之丘诗羽。」
后头长椅上的两位吐槽起来,一时间也失去了平常的犀利。
「又见到学长,我好开心喔……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因为伦也学长一点都没变……」
「是……是……是喔?」
「原来安艺你从三年前就是这种人……」
但是加藤立刻又摆回了淡定的态度,真了不起,不愧是加藤。
「嗯,听了三年前的女人刚才那番话,七年前(泽村)的女人觉得如何?」
「……你再说,我就不画作品中的角色,而是改出霞诗子(作者)凌辱本喔。」
后头两位也很快就恢复犀利度了,这全是长久相处带来的恩泽……或者祸端。
「所以,伦也学长……这个请你收下来!」
「出……出海……?」
随后,眼睛水汪汪的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蓝色信封,并且递来我眼前。
像这种在进入个别剧情线前才会碰上的事件,出生至今只在游戏里体验过的我,不由得双手颤抖着拆开信封。
结果从里头冒出来的是……
「……社团入场券?」
「活动第二天,东馆04a的『FANCY WAVE』就是我的摊位!请学长一定要来喔!」
一张以蓝银配色,对御宅族来说相当于白金级门票的入场券。
※  ※  ※
「《小小恋情狂想曲》……?」
「对!我的话,目前是在画去年出的第三代的干也。啊,但我不是只喜欢干也而已,应该说我喜欢的始终是他和女主角这一对,或者他们两个相处的气氛……」
「呃,那个……?」
「……出海,加藤『目前』还是一般人,你先说到这里就好了。」
「你特地补充『目前』,我很担心自己以后会受到什么改造耶。」
离开公园以后,我们来到平时常来的这间木屋风咖啡厅。
在店里,能看见终于露出马脚……不对,能看见出海开始展现真正本色,而让加藤变得一副不敢领教的模样。
「唔……欸,安艺,那个小什么来着的也是美少女游戏吗?」
「不是啦,那属于女性向游戏。还有加藤,你那种像是不懂电玩的母执辈在谈到游戏时的草率称呼,很容易在之后引起风波……」
「那才不叫小什么来着!是《小小恋情狂想曲(Little Love Rhapsody)》!小小!恋情!狂想曲!也有人简称为《小小狂想》或《LLR》,它是前后三代合计销量已经超过两百万套的人气系列作,请你不要弄错!」
「……做个订正。因为立刻就会引起风波,加藤你留意一下比较好。」
「好……好的,我切身体会到了。当下马上。」
所以啰,我们目前谈到了《小小恋情狂想曲》。
呃,大致上就像出海刚才说明的那样,要多补充一点的话,就是这款作品是由游戏大厂索拿发行的。
从十年前左右推出第一代以后,这个系列在女性客层的恋爱模拟游戏中……也就是「女住向游戏」中,已经成为人气榜上时时有名的长寿系列。
虽然目前出到了第三代,但每次推出新作都不是单纯炒冷饭,从设定世界观到角色都会彻底刷新,毫不偷工的角色商法值得众人敬畏。
毕竟,初代让人大为叫好的西洋奇幻世界观和角色,在二代就爽快地切换成和风幻想,到了三代又几乎全面翻新成校园奇幻,别说每次都能创下佳绩,还不忘照顾前作的忠实粉丝,这个系列的企画者绝不是等闲之辈。
要让女生落坑变成御宅族……不是啦,要制造共通的话题,这款作品堪称上选。
「我刚才也说过,认识学长之前,我完全没接触过电玩和动画,尽是和男生在外面玩。」
「这样啊……以小朋友来说,我觉得那一点也不算坏事耶。」
「而学长就让年幼又不经世事的我,见识到了新的世界……他在我的生日,将《小小狂想ai》连同P○P一起送我当礼物。」
「那样……确实和现在的安艺没什么不同呢。」
要和户外活动派的人亲近,掌上型主机是一项相当有效的手段。
我的推广活动,不挑对象及手段。
……哎,不过当时我没有打工,所以得把压岁钱全砸下去就是了。
「要是学长那时候没有送我《小小狂想2》,我现在就不会过着热衷于电玩和动画的幸福人生……所以我对学长的感激是怎么样也说不尽的!」
「喔,好厉害耶……你那种简直看不出后悔的态度。」
说到这个,加藤从刚才就一直用看待疯狂信徒般的眼光对着出海,感觉不太妙耶。
「不愧是伦理同学,腐化女生的手法从以前就是一绝。」
「《小小狂想》……」
「哎,虽然我们也不能对人家说三道四就是了。毕竟……」
「…………」
「泽村?」
「……啥?」
「怎么了吗?你那副表情,就像整头金发在逃亡生活中因为恐惧和压力,一个星期内就全部变白的法国王妃呢。」
「欸,你不要老是讲莫名其妙的话行不行,霞之丘诗……噗!」
「唉~~谁叫你喝得那么急……来,手帕。」
「喂……这什么嘛,咖啡怎么从一开始就是甜的!」
「难道你点的时候没先说『不加砂糖』?泽村,你还是这么粗心。」
「话说这年头还有咖啡厅是这样的喔?」
另外,在我和加藤后面的那桌,偶然(本人宣称)聊得正开心的两人组也还是老样子。
※  ※  ※
「所以啰,学长!夏COMI你绝对、绝对、绝~~对要来喔!」
人来人往挤成一团的傍晚月台。
在众人环视下,出海依旧活力满点,特地改了三种口气连续强调「绝对」。
嗯,以活泼系女角的定位来说,可以给她及格的分数。
「好啊,我绝对会去!期待你画的新刊喔。」
哎,反正我一开始就预定三天都要参战了,但也没必要特地讲出来让她扫兴。
「……虽然说,新刊就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啊哈哈。」
于是乎,出海露出只要参加过同人活动,任何人都会懂的微妙笑容,然后就准备赶着搭上发车铃快要响起的电车了。
「对了,学长和哥哥见过面了吗?」
「咦……伊织也回来了?」
然后,她在离开前提到的那个名字,让我的喉咙像是哽了一根小骨头。
「那还用说,我们是全家一起搬回来的啊。」
「这样啊……」
这样啊,原来伊织人也在这里。
虽然感觉那家伙就算一个人生活,也游刃有余就是了。
……不过哎,名古屋和东京,那家伙会选这里也是当然的啦。
「啊,学长,之后请你也要来我们的新家玩喔!哥哥也会很高兴的!」
「好……好啊……」
接着,发车铃总算响完了,出海貌似不舍地将话题结束。
「那么,伦也学长……又能见到你,真的好高兴喔!」
「出海……」
先是从活力十足的笑容变成苦笑似的微妙笑脸,而这一次则是显得有些想哭、却又由衷开心的笑容。
然后,带着那副笑容的她被电车门遮住,缓缓地和我逐渐拉开距离。
即使如此,她仍一直、一直……拚命摆出笑容,就算我从视野中消失,短时间之内,她大概还是会拚命笑着朝这边挥手。
变来变去的丰富表情,和我刚认识那个好胜的小学生时完全没变,不过将她的表情一个一个细看,就会流露出和三年前不同的「女生样貌」,让人感觉有些高兴、有些落寞、也有些害臊……
「真是太好了,伦理同学……黏人系的学妹型女角到手啰。」
「唔……」
佯随着刻意为之的冷冷嗓音,有人轻轻将手摆在我肩膀,然后吐出诱人的一口寒气,是毒舌系的学姊型女角……没有啦,是诗羽学姊。
「国中生、不同制服、在校门前一个人站着守候伦理同学的那份专情……感觉真的让人见识到狗狗型女角的神髓了呢。」
「是……是喔。」
「如果语尾再带个『是也』就完美了。」(注:影射恋爱游戏《To Heart 2》的女主角柚原本实)
「胡……胡说什么啊,诗姊?」
「你叫谁啊。」
结果,诗羽学姊轻轻弹了我的额头,像是排斥那听不惯的称呼。
太好了,她不是用金刚爪。(注:影射恋爱游戏《To Heart 2》的女主角向坂环)
「哎,反正这样新角色的设定就有着落了,下笔也会顺利许多……嗯,这个新角色在故事里终究只是附属的女角,待遇仅止于配角就是了……那么再见啰。」
说完这句话后,诗羽学姊带着一股谜样的气势,轻轻挥过手以后,也不等电车就转身走上月台的楼梯了。
……她又不是搭这条路线,为什么要专程跑来这边的月台啊?
※  ※  ※
不只是月台,傍晚的电车虽然和尖峰时间不能比,但同样十分拥挤。
「那个女生……是叫出海?」
「嗯?」
等我们搭上和出海方向相反的电车,已经坐过一站的时候,直到刚刚都和平时一样存在感薄弱的加藤,才总算开口嘀咕。
「她简直和你一样耶。」
「……这是在夸奖还是批评?针对的是我还是出海?感觉可以依据选项的不同做出叫种各异的解释就是了,你想说的是哪一种?」
「呃,都不是啦,我没有要夸奖或批评,单纯有感而发。」
「不要用那种小学生程度的藉口敷衍我啦。」
「唔,这个嘛……比如说,你们聊到喜欢的东西时都会紧迫盯人;要是对你们喜欢的东西有误解或不够理解,也都心胸狭窄得绝对无法原谅;另外的话…………啊,关于喜欢的东西,你们会热情地诉说,结果都能让别人产生兴趣。」
「……喂,你只有最后打圆场的部分想得特别久耶。」
加藤那番话,听得出她想尽量保持淡然,但果然是在损人嘛。
不过,这样啊……假如出海的名字里有「伦」这个字,八成会被诗羽学姊叫成「小伦理」吧。
「但是,有一点我可以明白……她在三年前,和你共享过一段既长又充实的时间。」
「呃,还好啦……」
关于那一点,我不太能否定加藤的推断。
在她因为家庭因素而搬离这里前的一年半期间……
做为深爱相同作品的同志、做为灌输了御宅族知识及精神的爱徒、做为自己看上的继承者,我一直呵护着波岛出海这个年纪比我小的少女。
……在这里用到「少女」这种字眼,难保不会让自己和对方惹上某某条例的麻烦,还是说成「朋友」比较不会出差错,而且也更贴近当时的认知。
哎,先不提那些,对于曾在寻找同志时一度失败的我来说,她就像新的希望、或者是第四部的开始。能让我冒出欧比○般(注:电影《星际大战》绝地大师欧比王)的心情,肯定是意义宝贵……
「欸,加藤……人呢?」
结果当我经过漫长思考,准备讲出自己的想法时,加藤早就已经走在相隔于电车门外的月台上了。
到了自己要下的车站,说一声「再见」也可以吧……
游戏里做到这一幕时,得加上关门声和发车铃响起的音效,让玩家了解状况才行呢,嗯。
※  ※  ※
下了电车,我走在回家路上。
从车站一直沿着大街走,约莫五分钟之后再拐弯向右爬坡。
那里就是到家前最大的难关,耳熟能详的侦探坡。
「…………」
「…………」
七月下旬,从明天起就是暑假。
虽说是傍晚,但太阳的位置还挺高的,爬上漫长的急升坡以后肯定会汗流浃背吧。
「…………」
「…………」
不过,我不能在这种时候输给暑气。
毕竟就像刚才提过的,明天起就是暑假。
想做的事、该做的事、不做不行的事像山一样多。
根本连一秒都不能浪费。
所以,我使劲让爬坡的双腿加快速度……
「欸,伦也!你干嘛把我丢下来!御宅族就是这么不懂得关心别人,社会地位才会无论过了多久还是一样低迷,我行我素男!」
「你不认为就是你那种对人不尊重的高压态度,才造成御宅族社会地位低迷的吗?桀骛不逊女……」
随后,从刚才就一直吃力地默默牵着脚踏车的英梨梨终于示弱了。
所以啰,场景依旧在侦探坡中途。
不得已接手的我,正忙着将英梨梨的脚踏车牵上斜坡。
我就是讨厌这道工夫才会走路到车站,可是英梨梨为了在早上争取「女生用来梳理仪容的五分钟」,不惜在回程付出劳力,也要骑脚踏车到车站。
「话说,我在想自己是不是从刚才就一直被你当空气。」
「我的确没有理你。」
「你那是在……」
达斯维○从刚才……不对,泽村·天○者·英梨梨(十七个绰号之一……当中并没有这个)的口气厚黑无比。黑得让人想放帝○的主题曲当配乐。(注:电影《星际大战》中的达斯维达、天行者以及银河帝国)
哎,先不管那些,离开咖啡厅至今的三十分钟,这家伙确实莫名努力地发挥出平时并不擅长的隐形技能,若即若离地默默跟在我身边。
「你在生气什么?」
「并没有。」
「睽违三年的朋友回到这里,话匣子当然会聊开吧。」
「我就说自己没有生气了。你自我意识过剩,误解得也太甚了。」
「是喔,那就好。」
「你那种擅自把事情解释得对自己有利而放心的态度同样很差劲。」
「你有没有生气啦?」
这家伙怎么搞的?比平常还要麻烦耶。
于是,我将目光转向之前刻意不看的英梨梨的脸,果不其然,她一如往常地挂着……不对,她挂着一张比平常更加样板化的不悦表情。
这家伙真的只有态度好懂耶。
但是要厘清她不高兴的原因却挺麻烦的。从以前就这样。
「送什么《小小狂想》,你……」
「……那是名作吧。」
「可是,那明明就……!」
「《小小恋情狂想曲》是索拿股份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不在那之上也不在那之下,对吧?」
「唔……伦也!」
结果,当英梨梨那张比平时更不悦的脸,正要变成比平时更火上心头的表情的瞬间……
「好久不见呢,两位。」
坡道上头传来了以男性而言显得略尖、却又清澈明亮的问候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