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三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熊孩子
七月中旬,夕阳辉照放学后的视听教室,带来热得要命的薰风……
「抗议!」
……话虽如此,有个女生在炎炎暑气中,却语气激昂地彻底重现出「那个手臂的角度」,指着教室另一边。
「霞之丘诗羽……不对,辩护人所说的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一如往常,映着夕阳的金发如细致工艺品般柔顺飘香,亮丽得让我抱憾:假如头发的主人不是这家伙就好了。
「是吗?在我听来,检察官的说法才像谬论喔。」
沿金发少女所指的方向看去,在窗边有个静静抱臂的女性悄然睁眼,随着一步、两步的脚步声来到了教室正中央。
……在校舍里明明就应该是穿着室内鞋,为什么会有响亮的脚步声?像这种细节容不得吐槽。
「被告原本就角色性薄弱,既然这是庭内众人的共通认知,为此采取补强的行动又有什么问题呢?」
一如往常,顺滑乌溜的长发保有将夕阳深深吸入的漆黑色泽,美丽得令人感慨:所以我才对这个人招架不住嘛。
「角色性才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导正的啦!」
说着,金发少女像是和黑发女性相互呼应,也走到了教室中央。
「不就是因为这样,才需要多方面的尝试错误吗?」
双方在极近距离下互瞪彼此,让人产生从中冒出火花的错觉。
「没那种必要!基本上,之前的鲍伯短发也绝对不算差!」
结果先冲动起来的,应该说简简单单就理智断线的,总是金发少女这一边。
「所以我画的人设也照那个方向定下来了……为什么事到如今,你却要忽然换发型啊,加藤同学?」
理智断线的同时,她突然将发火的方向转了九十度。
看矛头转向,原本坐着坚守沉默的我,就从法官席……从充当法官席的讲台上,朝面前那个呆呆杵着让人控诉的第三个女生严肃问道:
「被告,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
「我该说什么呢……我什么都不清楚,就突然在放学后被叫来写着『发言台』的桌子前面站好,然后眼前这出法庭剧就自己演起来了,原来我也有发言权啊……」
一如往常,适量反射、也适量吸收着夕阳光芒,让我难以形容自己对她怀有什么情愫的那颗鲍伯短发……不对,她现在不是那个发型了。
「法官(伦也),这个女生好像对她捅出的楼子还没有自觉耶?」
「真伤脑筋……这样我们无法开庭审判。请被告确实理解自身立场。」
「虽然这不是很重要,总觉得安艺你今天比我还要角色薄弱耶。」
「被告不要有逾越本分的发言!」
瞬时间,从工艺教室拿来的木槌在我手边敲响好几次。
我只是没抽中签,才会演最不显眼的法官角色,可没有干劲缺缺喔。
那么,如同刚才介绍的,这里是放学后的视听教室。
我们会在这种地方,花时间将原本排放整齐的桌椅全部挪到后面,再利用腾出的宽广空间来模拟法庭,当中自有其原因。
……一桩被我们称为「加藤惠更换发型案」的不祥事件,导致了这一切。
接下来,就用影片还原案发的状况:
「啊,早安,安艺。」
「嗨,加藤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像这样,在一周刚开始的今天,随兴地从鲍伯短发忽然变成短马尾的,正是我这个缺乏主见及特色的同学。
代号平凡小惠惠的被告,加藤惠。
这个女生平时是我的游戏制作社团成员之一,而且会在我们未来要制作的美少女游戏中担任第一女主角。
此外,关于「担任第一女主角」的具体内容,至今尚无明确结论……
然后在教室里靠走廊的那一边,正甩乱满头金发又鬼吼鬼叫的,是我那个不懂得从容及忍耐的青梅竹马。
代号魔鬼英梨梨(看,她确实长着两支角)的检察宫,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这个女生平时也是我的游戏制作社团成员,负责角色设计、原画、背景、CG、还有其余和图像相关的所有工作。
此外,关于角色设定及原画以外的工作分配,至今尚未告知她本人,因为我知道包准会产生纠纷。
最后,在窗边展露黑发及黑心的,则是我那个欠缺社交性及情面的学姊。
代号佛面阿诗(只不过她要先将对方推落地狱才会露出慈祥面容)的辩护人,霞之丘诗羽。
这位女性平时同样是我的游戏制作社团成员,负责故事剧情。
此外,要拜托她接下其他工作倒也可以,但是届时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恐怖,以至于我至今还不敢开口。
她们三个和我,在今年春天组成了社团(至今名称未定),为了制作我心目中最凶……不对,为了制作最强的美少女游戏而开始活动。
于是在本月初,故事大纲总算完成,撰写剧情和角色设计的工作紧接着就要起步之时,却面临了「第一女主角更换发型」,也就是这次「变更角色设计」的意外状况。
设计时以加藤当模特儿的英梨梨大为抓狂,而英梨梨一生气,诗羽学姊就会把起哄当成自己的天命,夹在她们中间的我,最后就为了调停而安排出这个场合。
……当然,要说这里头没有御宅族对角色扮演的兴趣或欲求,那肯定是谎话。
御宅族都会这样玩吧?逆○裁○扮演剧。(注:《逆转裁判》,法庭战斗冒险游戏)
「再次询问被告……为什么你要忽然换发型?」
「咦?啊,呃……我没想太多就换了耶。」
「没想太多?加藤同学,你只是一时兴起,就打算若无其事地让我的工作量加倍吗?」
『啊,关于那一点,对不……」
于是,在被告(加藤)慑于检察官(英梨梨)的气势,正要轻易认罪的瞬间……
「你是出于善意才换发型的对不对?」
「咦?那个……」
辩护人在绝妙的时机,添了名为缓颊的火种。
「角色设计要有记号性才容易下笔……换句话说,换发型能帮到泽村的忙。你是抱着这份心意,才会把发型换成容易强调特征的马尾。对吧?」
「唔~~我没有想得那么多耶。」
「…………我说的并没有错吧?」
「啊,呃……也许是啦。」
「抗议!这是诱导式询问。」
结果,在加藤即将被佛面……不对,在她快被善于攻心的阿诗小姐用老练手法套话的瞬间,魔鬼英梨梨又用手臂比出犀利角度。
话说回来,加藤没主见到这种地步……我看,这家伙即使背了黑锅,只须被人怂恿一句「只要你认罪就能圆满收场」,大概就会轻易招出「那算我有错好了」之类的供词吧。
「欸,霞之丘诗羽,你不要多嘴好不好!」
「即使你那么说,身为她的辩护人,我插嘴是应该的吧。」
「话讲得好听,其实你只是觉得有趣才起哄的吧。」
「不,你错了。我无论如何都想救加藤。是的,哪怕要用上任何手段……」
说着,诗羽学姊露出自信笑容,然后一步、两步地走向教室中央,宛如是正职的辩护律师般朗声道出被告的无辜。
「法官!被告平时都持续地无端蒙受『角色不鲜明』、『存在感微薄』、『啊,原来你在喔?』之类的诽谤及中伤,精神上已被逼到绝境。基于这一点,辩方主张她在犯行时处于心神丧失状态,应判其无罪……」
「呃~~我觉得自己好像没道理被说成那样耶……」
……果不其然,正如英梨梨所说,这个人单纯只是因为好玩才起哄。
而且她不挑对象。
「不过检察官,光是让女主角在途中换个发型,和剧情就有许多部分可以搭上线,我觉得这对提升角色性有所帮助喔。」
「那是神岸○在十几年前就走过的路!这年头再重施故计也不可能蒙到啦!」
啊……这么说来,我和检察官一起玩过《T○ Hea○t》嘛。记得在玛○琪剧情线时,我们两个都痛哭流涕得没办法看彼此的脸。(注:电玩游戏《To Heart》中换了发型的女主角神崎明以及机器女仆玛露琪)
「即使如此,女主角倘若普通过头,要让角色性变得鲜明,除了重施故计外也别无他法呢。原本就靠金发双马尾占足便宜的检察官八成不会懂吧。」
「不然你就懂吗?你敢说黑长发就不占便宜?」
呃,尽管加藤被说成普通过头的女主角,但她也够可爱的喔。
只不过,普通程度的可爱、外加会打扮又个性坦率,这些在三次元足称女生魅力的优点,在我们追求的美少女游戏世界线并不通用。
真搞不懂,加藤怎么会跑来这条世界线……呃,虽然百分之百是我将她拖过来的啦。
「基本上,女主角的造型本来就该做好长期规划嘛。要是途中换了发型、或者在作品里年纪变大、或者整型变脸的话,推出角色周边产品时就会弄得很复杂而受到影响吧!」
哎,也对啦,更遑论在作品里经过五年这么长的时间。(注:影射作者自己经手的恋爱游戏《White Album 2》)
「没有那回事喔,检察官。只要是超人气强作,那些角色差异就可以推出不同版本的商品,赚到好几次甜头。到最后,问题还是归结在作品内容或角色魅力上。」
我脑里浮现了自己房间架上的黑○剑兵(注:电玩游戏《Fate/stay night》中的黑化剑兵)眼睛发亮的画面,但我决定不去在意。
「话是那么说……」
此时,和平时一样,总是沉默得像空气的加藤缓缓开口了。
「这样看来,泽村同学和霞之丘学姊,说来说去根本就是和安艺一样等级的重度御宅族对不对?」
结果她却淡然说出了挺伤人的话?
「咦!」
「什……」
面对被告意想不到的反击,检方和辩方一瞬间似乎也吓着了,都默默凝视着站在发言台的短马尾女生。
「基本上,这是在模仿逆转什么来着的电玩游戏对不对?当你们都演得这么入戏的时候,就已经让人觉得……」
「请被告在发言时自重!要是太没有分寸,我会命你退庭喔。」
于是,我又敲下木槌,用了不容易分辨是谁说的台词打断加藤反击。
这项行动里,蕴含着我对加藤做出意外反应的困惑;以及她像母执辈一样,随口将那款名作叫成「逆转什么来着」的愤怒。
话说她讲不出《○(逆)转○(裁)判》的正式名称,反而强调了自己的角色性耶。
「Objection(抗议)!加藤,能不能请你收回那句话?」
「学……学姊……」
仿佛要为我们三个代辩,辩护律师站起来了。
「我在上小学以前,自从看了N○K的《艾○的异想世界》(注:电视剧《艾利的异想世界》)以后就一直是法庭剧迷,可不想被拿来和那两个半桶水相提并论。」
「你还拆我们的台?」
结果她轻轻松松就和我们两个做了切割……哎,但这种应对方式十分符合诗羽学姊的作风。
话说回来,原来诗羽学姊是那部外国电视剧的剧迷啊?
我记得,那是十年前流行过的爱情喜剧,讲述有个容易动情的女律师,老是为了恋爱问题而闹得不可开交。
这样啊,难怪……
「是喔,霞之丘诗羽,原来你是那部电视剧的剧迷……我这才知道,你的身体心灵都培育得这么Bitch的原因。」
难怪学姊的恋爱观会那么复杂……呃,糟糕,我想得和英梨梨差不多狠。
「哎呀,你把话说成那样啊,泽村?」
「怎……怎样,你有意见吗?」
辩护人眯起眼睛,用目光贯穿检察官。
检察官虽然显得畏缩,还是迎面接下那阵目光,然后瞪了回去。
英梨梨也真了不起呢……万一刚刚那种目光是对着我,我肯定会无条件下跪求饶。
「真讨厌,最近的检察官连辩护人的人格都要攻击。」
「我说的是事实。假装发一下脾气,就让男人特地追着你到远方城市,那不叫Bitch要叫什么?」
「呃,没有,那个是……」
被英梨梨视为问题的,似乎是上星期发生的那件事。
我对诗羽学姊写出来的游戏剧情大纲不满意,反覆商量和改稿好几遍,最后是在搭电车要花一小时的和合市饭店,才终于彻夜将内容完成的那段旧事……
「而且从那次以后,你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编写剧情也得心应手的样子,谁知道你们俩在那一天到底发生过什么……」
「那么,为了回答检方的问题……法官,我要提出下一项物证。」
说着,辩护律师霞之丘从口袋拿出智慧型手机,似乎操作着什么……
「快住手————!!!」
瞬时间,我手上的木槌被重重敲响,并且从根部应声折断。
「……那项证物,我身为检方也有兴趣。」
「没必要!你不必有兴趣!」
还有,那个(桃色照片)和这次事件根本没关系吧!
「…………」
于是在那个瞬间,不只检察官,感觉好像连被告看我的视线,也和平常不太一样。
「好啦,结果这件事该怎么办……这样我做不出判决喔。」
在一小时以后……
结果,外行人的角色扮演轻易冒出破绽,称不上法庭剧的互动歹戏拖棚,只是白白浪费时间而已。
脚步缓慢的盛夏夕阳,也快要西下了。看向时钟,已经到了六点。
「哎,今天的活动差不多就这样吧……明天起要修改人设才可以。」
检察官好像也累了……不对,她满脸疲倦地坐了下来。
「我也要稍微修改前段的文章才行。哎,我这边只有短短几行,完全不成问题就是了。」
接着,辩方也拿起书包,仿佛事情已经结束。
「这样啊……那么,今天辛苦你们了……」
于是乎,就在法官看了双方的反应,正准备宣布闭庭的瞬间……
「这件事情,是不是照法官的主观来判就可以了?」
「加藤……?」
从所有人都没料到的方向……从发言台那边,抛出了令所有人都没料到的一句话。
「审判就是这样的吧?到最后,都是由法官来下决定对不对?」
「话是没错啦……加藤同学?」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受审判的人主动要求法官量刑,面对这种空前演变,检方和辩方两边也满脸纳闷地望着站在发言台的被告。
被告承受着那些视线,表情和平常一样淡定地静静把话说了下去。
不过,她讲的内容……
「呃,我想说的是,这个发型要算有罪或无罪,简单说就是合不合适的问题吧?」
「咦?」
「咦?」
「咦?」
这里出现的「咦?」,三个人当中似乎分成了两种反应。
「…………」
而且在问题中举足轻重的加藤,在说完那些话以后,不知为何就默默地用淡定表情一直望着我这边。
「欸,加藤,你在说什么……?」
呃,所以说,加藤那些话概括起来就是……
审判终究是照法官的主观来裁决。
↓
这次审判的争议点,归结于现在的发型合不合适。
↓
换句话说,法官只要对被告现在的发型下判断就好了。
↓
——「我这个发型合适吗,安艺?」(←目前进度)。
「原来如此,听来有一番道理……检方对被告的提议表示同意。」
「辩方也没有异议。」
「欸,你们等一下!」
应该在严谨讨论后才由法官作出的判决,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可以用制作人兼总监充满私情的论断充数了。
「…………」
「加……加藤……?」
这淡定的攻势是怎样……?
以棒球来比喻,就是用方型站法预备,打击时平挥,再顺着球路打回中外野……喂,这打者也太行了吧!
「…………」
「…………」
「拜托,不要连你们都这么简单就倒戈啦。」
不知不觉中,淡定又刺人的视线已经从三个方向对着我。
但我希望她们先等等。容我说一句,这三个人最好别小看御宅族。
有女生换了发型,就要我当着本人面前说出对新发型的感想——那种现充般的举动,谁办得到啊!
……呃,我这并不是矜持,而是缺乏勇气的意思。
「…………」
「欸,判决还没出来吗~~法官?」
「再拖下去,只得强迫法官自白了。」
「对不起,我可以提出此案无效之议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