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六卷 课外教学的昼行者
  5. Life.4 启明之星之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
  6. 繁体版

Life.4 启明之星之子(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
2017-06-23 12:26:04

		

漂浮在半空中的圣杯旁边站著一个银发的中年男子。男子身旁还有个娇小的少女──是奥菲斯的分身,莉莉丝。
那个银发大叔露出丑恶的笑,看著瓦利。
首当其冲的瓦利则是一脸愤怒,露出我未曾见过的表情。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家伙气成这样。老师和黑歌被曹操打伤的时候他也颇为愤怒……但现在更在那之上。
看见瓦利的怒气,李泽维姆放声大笑。
「呜哈哈哈哈!看见可爱的孙子用那种眼神看著自己,爷爷我都高兴到快要高潮了!」
到了这种地步,我都开始好奇那个大叔到底对自己的孙子瓦利做过些什么了。
「老师,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啊?」
老师一脸严肃地说:
「……那个家伙命令自己的儿子,也就是瓦利的父亲,迫害瓦利。」
──!
……这是怎样?叫人凌虐自己的孙子吗……?
或许是听见了吧,李泽维姆嘟起嘴说:
「说得太夸张了喵──我只是给了那个笨儿子非常精准的建议,说『会怕的话就先欺负他』而已啊?不过,在魔王的血脉当中出了白龙皇,凭我那个胆小鬼儿子的草莓心,确实是无法承受的嘛。」
生了一个才能出类拔萃的儿子……我没有当过父亲当然不懂,但对于无法对小孩产生亲情的人来说,养了一个才能超出自己的小孩,难免会忌妒,或是觉得受到威胁吧。
李泽维姆嗤笑著说:
「结果,可爱的小瓦利忍受不了父亲的恶劣对待,就离家出走了♪听说你是在神子监视者被阿撒塞勒老弟养大的啊。好家在──阿撒塞勒叔叔很会照顾人吧──」
老师也愤愤地瞪著李泽维姆。
瓦利问了:
「……无聊。别扯这些了,那个男的怎么了?」
「嗯?啊啊,你想知道把拔后来怎么了是吧?呜哈哈哈哈,被我杀掉了啦!谁叫他那么胆小,看了就很火大,害人家一时冲动就忍不住杀掉他了☆怎么啦──打击到你了吗?把拔被杀了让你很生气吗──?」
瓦利对满嘴不正经的祖父简短地说:
「并没有。反正我原本也打算干掉他而已──不过,我很高兴。」
瓦利全身的气焰因战意而膨胀。
「因为我最想杀的人就是你……你这个家伙不配冠上人称『启明之星』的魔王路西法之名……!」
白色的铠甲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李泽维姆见状,只是笑得更开心了。
「……不错喔,眼神超赞的。阿撒塞勒仔,你把他养得不错嘛。这真是太神奇了,居然可以把那个成天哭哭啼啼的孙子,变成可以对我发出这种超赞杀意的青年,简直就是全能改造王啊!」
老师伸手制止了随时准备冲出去的瓦利,认真问了李泽维姆:
「……李泽维姆,你打算用圣杯做什么?让那些邪龙复活究竟有何企图?」
没错,李泽维姆到底打算把圣杯用在什么事情上?马流士之所以让邪龙复活,也是这个家伙和欧几里得在背后操纵他们的缘故吧。
他们做到这种地步,究竟是为了什么?
新「祸之团」真正的目的是──?
李泽维姆看著圣杯,高声宣言:
「呜哈哈哈哈,你们想知道啊?好啊,我就特别告诉你们──那是发生在距今几个月以前的事情。在我们的『世界』出现了一个实例──就是『我们』所不知道的『异世界』的存在。这个可能性从以前就一直有人在讨论,如今终于证实异世界的存在了──」
……异、异世界?突然冒出这个匪夷所思的话题,让我们感到困惑,但只有老师一个人有所反应。
「──!」
老师对此有什么头绪吗。他还瞟了我一眼是怎样……
咦?这和我有关系吗……?
不顾感到讶异的我,李泽维姆继续说了下去:
「阿撒塞勒老弟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没错,在恶神洛基攻进日本的时候,让那个可能性多了几分真实性。」
李泽维姆指著我。
「而带出那个真实性的就是你了,胸部龙小弟♪因为你和异世界的神,那个什么『乳神』的有所接触。」
──!
乳、乳神!在对抗洛基之战当中我确实是透过乳语翻译(pilingual)和自称侍奉乳神的精灵通讯过!嗯,她确实说过那是异世界的神!
李泽维姆又说:
「那个神可是和流传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神话体系都没有关连性、未知的世界的未知神祉喔?既不是圣经,也不是北欧神话,也不是印度神话,也不是日本神话,来自完全未知的世界、莫名其妙的神明,接触了这个世界。对于研究非人世界的人员而言,这可是革命性的大事件。」
……这样啊。未知的世界的、未知神明。在我们的世界,包括人类世界、冥界、天界在内,各个神话的神祉都住在各自的领域当中。
而乳神所在的世界则是有别于任何一个领域,位在完全未知的世界吗。
李泽维姆用力点著头说:
「所以呢,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如此,不如进攻那边看看吧?这样!」
进、进攻!这句话完全改变了所有人对这件事的认知。
我们带著警戒的眼神继续听李泽维姆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是可是,这个想法却不可能实现。因为,我们这个『世界』的次元有只非常不得了的龙在保护,想去那个世界没那么容易。没错,就是伟大之红先生。」
老师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出声大喊:
「……我懂了,你的目标是伟大之红吗!」
老师的反应让李泽维姆开心地堆出满脸笑容。
「是的!你很优秀喔,阿撒塞勒老弟!真想给你打接近满分的分数!我想撂倒伟大之红,一路冲到那个世界去♪」
……撂倒伟大之红?喂喂喂喂,话题的规模未免也变得太大了吧!为了进攻异世界……所以得撂倒那只巨大的龙啊!
「但是,伟大之红老弟太强大了。非常强,真的很强,霹雳无敌强。就算我想怂恿奥菲斯去撂倒它,龙神小妹也已经被曹操那个该死的笨小鬼变成两半,真是被他给害惨了。不过,即使想把分成两半的东西再拼黏回去,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吧?」
待在大叔身边的莉莉丝依然面无表情,看起来没打算要行动。
李泽维姆继续高谈阔论:
「那么,还有谁可以打倒伟大之红?我?不行不行,会死会死。不然,要去抢萨麦尔来吗?要是这么做的话,黑帝斯老爷爷大概会真的很火大,更重要的是那诅咒实在太过强大,大概连我们的改造邪龙军团也会被干掉。既然如此,就只剩下一个办法了──那就是重现启示录的一节啰。」
虽然是这么一大串让人摸不著头绪的话,但只见老师的脸色变得铁青。
「……『666(Trihexa)』……」
老师提了一个陌生的词汇。
李泽维姆又对老师的答案非常满意,显得很开心。
「答对了,阿撒塞勒老弟。你想要坐垫吗?还是美国旅游?你很不错喔,负责回答问题的人太重要了,这样讲者也比较起劲啊。没错,就是这样,启示录当中记载的传说生物可不只赤龙神帝伟大之红一只──『启示录皇兽(Apocalyptic Beast)』666。你不觉得,只要有圣经之神曾暗示过其存在的那个孩子的话,应该可以跟伟大之红打个不相上下吗?」
我问老师:
「那个Trihexa是什么啊?」
「……666(three six)是有名的不祥数字,这你应该也知道吧?野兽的数字。而这个数字就是源自Trihexa那个怪物。在启示录当中,也在提及伟大之红的同时提到了它。」
……所以是伟大之红等级的魔物吗!启示录我也稍微看过……我想起来了,在伟大之红身边确实是有只又大又吓人的怪物。
那就是……666的根源,Trihexa吗!
老师接著问了:
「那只怪兽只是有可能存在,各势力也还在对它的所在地议论纷纷才对!」
「嗯──呵呵呵,实不相瞒,它真的存在──在使用圣杯潜入生命的常理当中之后,我们在终已受人遗忘的世界尽头找到它了说──但是呢,似乎有个人已经先找到了666老弟,并施加了严密的封印。你觉得是谁?吶──吶──你觉得是谁啊?」
李泽维姆对圣杯拋了一个飞吻,同时说:
「──就是圣经之神。那位上帝超强的,比我们早一步找到它,还在它身上施加了好几千道封印术式。说不定,圣经之神就是因为这样而死亡的呢。毕竟,在施术之后,外面还加上一大堆即使会令神祉死亡也不足为奇、凶恶至极的封印术式。做了那种事情之后又开始搞三大势力的战争,导致圣经之神因疲劳作祟而消失,这也不是不可能。」
圣经之神找到了原本属于传说中的存在的666,在不为人知的状况下施加封印,而且还是非比寻常的高等封印,然后圣经之神之所以在战争当中过世,可能就是因为这样……
我能够理解的仅至于此,其他的细节我都不太能够吸收。
老师看向瓦雷莉躺著的祭坛那边。
「刚才马流士用的术式就是重现了666的封印术式吗?」
李泽维姆用力点头。
「是啊!现在我们正在拚死拚活地一个一个解除那些封印呢!如果有圣枪的话感觉应该可以轻轻松松拆掉那些封印术式就是了。不过,现在有圣杯和圣十字架的助力,让事情进行得满顺利的。」
用圣杯和圣十字架破坏封印?圣遗物还真的都被用在不好的事情上了啊!
李泽维姆如此宣言:
「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打算让666老弟复活,等到将伟大之红击破、击灭、击退之后,就带著复活邪龙军团和666去异世界踢馆!将那个世界的众神、魔物、生物全都蹂躏、歼灭,创造一个只属于我的乌托邦!呜哈哈哈哈哈哈!」
李泽维姆发出令人讨厌的笑声。
他带著充满愉悦的笑容继续说了下去:
「嗯──光是想像就让我快要高潮了。那个世界的神话,说不定会冒出这么一段来喔?『来自异世界的邪恶,带著强大的野兽,以及成群邪龙,为这个世界带来灾祸──』之类的?反正,我在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个继承前任魔王路西法的血统的家伙。可是!到了异世界去之后,我说不定会变成唯一无敌的大魔王耶!」
「你就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给我们造成这么多麻烦吗!」
看这个大叔越讲越开心,我忍不住抗议了一下。
谁叫他自顾自地讲了那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藉口!害我越听越觉得应该要抱怨一下才对。
李泽维姆叹了口气。
「说这件事情无聊也太没礼貌了吧,这对我而言好歹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目标耶。恶魔这种生物可以活得很──久,却很难找到什么梦想。」
我也听过这种说法。因为恶魔很长寿,容易失去目标,所以生活计画非常重要。尤其原本是人类的转生者,因为过于汲汲营营,特别容易出现这种现象。
李泽维姆看著远方出了神。
「我在找到这个美妙的新梦想之前,生活方式也是非常自甘堕落、乏善可陈喔?应该说什么叫做活著?真的有梦想这种东西吗?要怎样才能够冒出野心来?追根究柢,恶魔究竟是什么?我长年以来就一直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葡萄酒一边发呆,想著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过著索然乏味的生活。不对,那根本不能算是活著,根本只是一个会思考的摆饰罢了。就这一点来说,我好羡慕人类。因为他们可以不停想到新的野心,这大概是我们的思考方式在生物学上有所差异吧。」
接著,那个大叔的表情一亮地说:
「就在这种生活当中,欧几里得老弟带了很有趣的东西来给我──奥菲斯之力和圣杯的情报,还有异世界存在的证据,以及最重要的666。大叔我年纪都这么一大把了,居然还乐得又叫又跳的。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心跳不已,心中充满了期待!让我好想让已经灭亡的邪龙们复活、为世界带来混沌,最后到异世界去大闹一场────!」
面对那个像小孩子一样喧闹的大叔,我义正词严地说:
「莫名其妙!为什么你非得到异世界去大闹不可啊?」
完全只是这个大叔放纵自己的梦想而已嘛!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理念和理由!甚至听不出有曹操的那种理想!
怎么听都是一个大叔在耍任性罢了!
而那个大叔竖起食指,左右摇了几下。
「听好了,小子。所谓的恶魔,必须是邪恶、恶鬼、畜生、恶道、歪道、邪道、魔道、鬼畜、毒辣,这样才行。学人家当英雄?那是『正义』的一方才会做的事情。没错,像是人类还有天使那种自命清高的家伙。我们是什么?身兼『恶』与『魔』的存在耶?既然如此,我们该做什么还需要多说吗?」
说到这里,李泽维姆对我们露出邪恶的笑容。
「无论走到哪里,看见让我们不爽的家伙就全部宰掉!事情就是这样。说到恶魔和龙,可都是坏蛋耶?本大爷要差使邪龙,在这个世界和异世界大闹一番。看到什么不爽的东西就破坏,看到什么不顺眼的家伙就一个一个统统杀掉!」
──!
开什么玩笑啊!管他是路西法的儿子还是什么东西,我都不能让他实现那种三岁小孩不如的任性想法!
吉蒙里眷属们的意见似乎也都和我一样,大家都瞪著李泽维姆。
那个家伙见状,笑了出来。
「哈、哈、哈──!真讨厌──!那是什么眼神!根本不是恶魔的眼神。真是太不像话了……那是『正义』的眼神,是英雄的眼神。真是无可救药啊──尤其是赤龙帝小弟弟,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啊?不但是怪物龙,还是极度危险的『恶魔』耶!」
……我的确是借助伟大之红以及奥菲斯的力量,制造了一个新的身体……但我可不打算变成极度危险的邪恶存在!
至少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个世界上引发混乱!
「你讨厌我吗?很好啊,来吧,既然是我孙子瓦利的朋友,当然得好好欢迎才行。」
李泽维姆毫不畏惧地向我招手。
「──来吧,天龙老弟。你不嫌弃的话,叔叔可以陪你打一场喔?不过我是个中二病迟迟好不了、精神年龄跟小屁孩差不多的大叔,真是不好意思!」
「随你怎么说!那个圣杯我一定要抢回来!」
我冲了出去,将气焰集中到手上,准备发射神龙弹。
──!
出乎我意料的,那么充满杀气的瓦利,居然没有趁这个时候一起发动攻击。
「一诚等一下!那个家伙的能力──」
老师试图制止我──
但我不予理会,发射出特大号的神龙弹!
真「皇后」状态的神龙弹!来啊,看你要怎么应对?
我等著看对方的反应──但那个家伙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样子!
他连防御动作也没做,气焰的聚合体眼看著就要直接命中──
然而,在命中的瞬间,神龙弹突然离奇消散了!
「──!怎么回事……?」
我对这样的结果感到疑惑。
确实打中了,神龙弹以最佳的方式从正面击中了他。
然而,在击中的瞬间,神龙弹却像是职责已尽似地消失了。
老师扯著嘴角开了口:
「……听好了,一诚。那个家伙的能力在恶魔当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异能……叫作『神器无效化(sacred gear canceller)』。只要是神器带来的各种特性,或是经由神器提升过的所有能力,都对他无效……无论是你的赤龙帝之力,还是木场的圣魔剑,只要是神器,都无法对那个男人造成伤害……!」
『──!』
老师的说明让吉蒙里眷属们大惊失色!
……神器的能力……没有效?是被无效化的意思吗!
神龙弹经由赤龙帝的手甲提升过威力。也就是说,即使是打中李泽维姆,他也都不会怎样吗……?
我还是有点无法置信,这时木场也冲了出去,他手上拿的是圣魔剑。
「喝────!」
充满气魄的一剑。但──
在碰到李泽维姆的瞬间,圣魔剑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不行吗……!」
对于圣魔剑的消散感到惊讶的木场,迅速往后方跳开。
「呜呵呵呵,就连非正规的圣魔剑也无法伤到我呢──」
李泽维姆只顾著大笑。
……难怪瓦利没有随便就冲上前去。他现在穿著白龙皇的铠甲(divine dividing scale mail),所以攻击也都经过了铠甲的强化。
既然发出的威力是由神器输出、和神器有关──就无法对李泽维姆造成伤害!
瓦利咬牙切齿地说:
「……果然,即使是经过非正统方式成长的天龙之力,对那个家伙也无效啊。」
瓦利应该是看了我的攻击结果,而如此判断的吧。刚才也是先观察情况,等著看我的攻击有没有效。
瓦利也和我一样,成长方式不同于二天龙的历代宿主,既然我的攻击无效,他认为自己的攻击也就不会管用。
那个家伙的脸上写满了不甘。
看见他的表情,李泽维姆坏心的笑变得更深了。
「你们知道瑟杰克斯小弟的眷属,为何都是由非神器持有者构成的吗?我相信应该有很多理由。不过,其中最大的意图,就是持有者在和我直接对决的时候完全派不上用场。你们明白了吗?完•全•没•有•用•喔!不过也是因为这样,而害得我不能随便触碰这个圣杯就是了。」
说著,他扭曲了手边的空间,将飘在半空中的圣杯放了进去。大概是收进亚空间了吧,他确实完全没有用手碰过圣杯。
……瑟杰克斯陛下的眷属当中的确没有神器持有者。
我原本就觉得很奇怪了。明明组成了一支那么强的队伍,其中却没有任何一个神器持有者。
原来还包含了这层意义啊……是为了对抗这个家伙才刻意不找持有神器的人当眷属。
我才刚亲身有了最深刻的体悟。即使是二天龙、即使是神灭具,只要是神器,在面对这个家伙的时候──
攻击就起不了作用……!
「那么,圣剑就没问题了吧!」
洁诺薇亚举起王之杜兰朵一挥,朝李泽维姆发出神圣的气焰!
在即将命中的瞬间──那个小女孩,莉莉丝,站到他的身前,准备正面迎击神圣气焰。
她光是向前伸出手一个横扫,就把杜兰朵的强大气焰弹开了!
……果然是奥菲斯的分身!根本不把一般的攻击放在眼里啊!拥有这种护卫,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神器无效!除此之外的攻击有莉莉丝帮他挡!李泽维姆本身应该也是相当强的高手!
见我们苦于无法夺回圣杯,李泽维姆愉快地笑著,并用力地点了点头。
「──唉呀,这件事就到此告一段落,我想给你们看点东西。」
李泽维姆一个弹指,这个位于最下层的祭仪场的半空中,便冒出了立体影像。
看起来是外面的某个地方。
「好了,你们知道那是哪里吗?」
李泽维姆雀跃地这么问。影像当中是一片雪景,看起来似乎是个城镇。
……我还看见中央有座城堡。这该不会是──
还有很多成员也和我想到了同一个地方。
「──卡蜜拉的城镇?」
听莉雅丝这么说,李泽维姆用力地点头。
「没错,正是卡蜜拉的城镇喔!」
影像中看起来和平常似乎没什么不同,就是普通的积雪的城镇……
李泽维姆向前伸出手说:
「那么──接下来,最精采有趣的现场转播就要开始啰~~只要我现在一个弹指──」
说著,李泽维姆弹了一下手指。
「就会发生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喔。你们猜得到吗?破坏?嗯──非常接近正确答案,但是有一点点不太对喔!」
我们提高警觉,但影像当中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变化……李泽维姆本人也因为并未发生任何事情,歪著头看了影像好几次。
「请各位稍安勿躁喔──嗯,应该快要开始了吧。啊,你们看!」
李泽维姆指著影像说。
──我定睛一看,雪景当中出现一个又一个黑色的大型物体,到处飞来飞去。
……那是……龙吗?黑色的龙!而且不只一两只!好几只散发著不祥气焰的黑龙,开始出现在卡蜜拉的城镇当中!
那个大叔露出充满恶意的笑,手舞足蹈地说:
「城镇当中出现了大量的神秘黑龙!接下来那些孩子们要开始大闹特闹了!喔,已经有龙喷火了!很好很好!」
影像当中所呈现出来的光景──是龙在袭击城镇!
怎么会这样!那些黑龙开始攻击卡蜜拉的城镇了啊!
「这是怎么回事?李泽维姆!」
阿撒塞勒老师逼问著李泽维姆,而他的嘴角则弯成了丑恶的笑。
「卡蜜拉那边呢,也有吸血鬼听信了采佩什的甜言蜜语──想要得到没有弱点的身体。那些家伙和我们缔结了契约,以暗中提供卡蜜拉阵营的情报作为代价,让我们强化了他们的身体──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
背对著影像中的成群黑龙──邪龙,李泽维姆继续说了下去:
「他们经过了一番大改造,还附上了豪华赠品,只要我一个弹指,他们就会变成量产型的邪龙喔!」
──!
……也就是说,那些量产型邪龙的真实身分……
「那、那么,影像中的那些……!」
李泽维姆开心地对倒抽了一口气的莉雅丝说:
「──都是看重传统与血统的吸血鬼小弟们沦落而成的喔。」
不、不会吧!他们谎称是强化,并将那些上勾的吸血鬼改造成那个样子吗!
「吸血鬼引发的问题就由吸血鬼来收拾。这不是他们一贯的说法吗?所以,我才想说吸血鬼的城镇也由吸血鬼来破坏应该最好的吧。不过,应该说『前』吸血鬼就是了!」
听李泽维姆如此坦言──我们都说不出话来。
……本来是吸血鬼的邪龙们正在攻击卡蜜拉的城镇……他们那边的负责战斗的人员似乎都来这边镇压武装政变了,大概没留下多少太出色的战力吧。而且吸血鬼们最讨厌向外界求助了,再这样下去,那个城镇──
眼见雪中的城镇逐渐染成火红,我们也只能带著心中的悲痛默默地看著。这时,敌人又有了新的动作──
地下产生了剧烈的摇晃。
是地震吗……?就在大家都这么怀疑的时候,又发生了好几次晃动,而且还一次比一次剧烈。这不是地震,怎么想都是有人在上面大肆火拚才会引发这样的震动。
居然可以传到地下深处来,看来规模相当庞大啰……?
「怎、怎么了?」
莉雅丝抬头看著天花板。
李泽维姆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地拍了一下手,并说:
「啊──我忘记告诉你们了。抱歉喔──在我弹指的时候,这边的豪华赠品也会发动啦。」
「──难不成,这些震动是……!」
莉雅丝听了李泽维姆的发言,想通了现在发生了什么样的状况。我也隐隐约约想像到了最糟糕的情形!
李泽维姆带著令人厌恶的笑容说: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采佩什阵营的强化吸血鬼们,也在我弹指的同时变成了量产型邪龙,现在大概正在城镇上大闹吧♪」
──!果然是这样,岂有此理……!这些震动……是因为武装政变派的吸血鬼变成了邪龙,正在上面大闹而造成的!
李泽维姆在半空中展开了另一个投影。
出现在影像中的──是和卡蜜拉的城镇一样陷入一片火海的采佩什世界。
「……怎么会这样……!」
老师气得浑身发抖。
李泽维姆只是开心地看著影像。
「喔──喔──闹得很盛大嘛──这下子看来彻底毁灭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吧。」
所有人都因为投影在半空中的卡蜜拉、采佩什双方城镇的惨状而说不出话来时,李泽维姆再次弹指。
于是,一个巨大的转移型魔法阵开始在我们脚下展开。
「看你们好像很在意的样子,不然去看看好了。」
在他这么说的同时,魔法阵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迸射开来──
我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夜晚的风景。是户外,我们看向四周。
──许多邪龙在空中到处飞来飞去,他们对著城镇喷出盛大的火焰!
我们转移来到的地方──是城堡的塔楼之一,位置在塔顶。
可恶!太惨烈了!放眼望去到处都冒著火和烟,比较高的建筑物几乎都被破坏了!城镇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唔……李泽维姆那个混帐呢……?」
老师四处张望。瓦利看向空中,大声怒吼:
「李泽维姆!」
「呀喝──小瓦利♪爷爷陪你玩喔☆如果你愿意帮爷爷捶背的话,爷爷会很开心喔!」
飞在空中的李泽维姆抱著奥菲斯的分身莉莉丝,天真地挥著手。瓦利展开光翼,朝那个家伙飞了过去。
「喂,瓦利!」
老师试图留住瓦利,但瓦利因为亲祖父的挑衅而怒火中烧,失去了理智,就这样和李泽维姆展开了空中战!
老师一吐怒气。
「可恶!在这种状况下,我也拿他没办法!喂,莉雅丝!」
老师指著到处作乱的邪龙说:
「叫大家分头进行,目的是歼灭那些量产型邪龙和协助居民避难!无论高层的家伙干了什么,这里居民都没有错!快去救他们!」
莉雅丝也用力点头。
「好!各位,行动的时候尽可能两人一组!我和朱乃、佑斗和罗丝薇瑟、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一诚应该可以自己一个人负责吧?」
「当然!」
我如此回应!鲜红色的铠甲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存在!量产型邪龙这种程度的家伙,我一个人就有办法摆平!
莉雅丝看向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爱西亚。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先带爱西亚以及昏倒的小猫和加斯帕到城镇外面去避难。」
老师接著说:
「这样的话,就往东门外面去。我记得那里应该有个地下避难所。」
莉雅丝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那么,带他们过去之后,就把那里当成紧急避难地点吧。所有人分别引导居民过去!爱西亚就帮忙恢复受伤的居民!」
「收到。」
「包在我身上!」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如此回应之后,各自抱起加斯帕和小猫。
「好的,我也明白了!」
听了莉雅丝的提议,爱西亚也振奋起精神。
好!吉蒙里眷属再次出击,前往陷入紧急情况的城镇!我可不会再让他们说不需要外人帮忙了!就连在这个城镇过著平凡生活的居民也遭到邪龙波及了!我们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老师也变出光之长枪和黑色羽翼。
「我也一个人去处理就好!上吧!」
『是!』
我们当场迅速散开──
「喝啊────!」
『Solid Impact Booster!!!!』
我一降落到城镇当中,就一面帮助遭到攻击的居民,一面一只只打倒那些邪龙。我才刚把右手变成铠甲厚实的型态,奋力揍扁了其中一只!
我的拳头只要一击就能够打倒量产邪龙。真是的,只要不是格伦戴尔和克隆•库瓦赫那种等级的对手,一拳一个根本绰绰有余!
不过这些龙还是相当强,能力至少有中级恶魔以上。来到这里的神秘学研究社成员也都很有实力,面对这种量产型邪龙的话想必不成问题,应该可以打倒它们才对。
问题在于数量。目前为止我已经摆平四只了,不过它们的数量还是很多……真是的,接受过圣杯改造的反政府吸血鬼到底有多少啊!
我甩了甩头,整理了一下心情,对逃跑的居民们大喊:
「东门外有个避难所!请逃到那里去!」
「谢、谢谢你!」
吸血鬼居民向我道谢之后,前往避难。
好了,换下一个。我飞上天,往下一个地点移动。
飘著雪的夜空。我往下一看,发现有采佩什、卡蜜拉的探员们在和邪龙战斗,爱尔梅希尔德大概也在哪个地方和量产型邪龙战斗吧。
为了支援陷入苦战的吸血鬼们,我瞄准邪龙,射出一发大型的神龙弹。邪龙就这样被击落到地面上去了,再来就交给吸血鬼们去处理吧。
好了,再下一个──正当我在空中准备更换地点的时候,有人出现在我的眼前。
一头银发,身穿银色长袍的男子──奇幻风格的造型映照在飘著雪的夜空之中。
「这不是赤龙帝吗。」
长袍男子对我说。我记得他的脸和声音。
「你是欧几里得•路基弗古斯!为什么出现在我的面前?」
没错,他就是袭击驹王学园的主谋,也是葛瑞菲雅的弟弟,欧几里得•路基弗古斯!
听我忿忿地问,他笑著说:
「不,只是我办完事情来到这里,正好撞见了你而已。」
……他大概是来和李泽维姆会合的吧。这么说来,瓦利说过他在来这里的路上和欧几里得打了一场。
欧几里得以冰冷的眼神看著正在燃烧的城镇。
「不过,因果循环真是奇妙。没想到想要消除弱点的吸血鬼,却变成了邪龙,攻击祖国。他们以身为吸血鬼为傲,却又厌恶吸血鬼的生存方式,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
「还不是你们搞出来的!」
我这么说,让他叹息出声。
「……我经常在想。所谓的神灭具,是能够从根基动摇一个巨大的常理、真理的一种东西。没错,那可以赋予一种新的『选项』。对于持有者是如此,对于持有者身边的人亦然。他们──只是选择了那个新的『选项』罢了。只是这样,就足以让这一切崩解了。」
…………真是个说话莫名其妙的家伙……!在这种状况下居然还可以满嘴歪理!
在我的怒气不断升温的同时,他继续说了下去:
「──你和你身边的人们,恐怕也都是选择了新的『选项』,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说那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将右手变成刚体冲击拳版本的我,朝欧几里德挥出了拳头。
欧几里得脱掉银色长袍,准备正面接招。
「很好,我的对手就是你了。这也是种命运吧──那么,我也让你见识一下好了。出来吧,『赤龙帝的手甲』!」
──!
欧几里得的右手上出现了熟悉的手甲!他说那是赤龙帝的手甲?
「──!那是怎样!」
在我大为吃惊的时候,欧几里得举著右手,气焰逐渐膨胀。
「──不如我再让你见识一招好了?禁手化!」
欧几里得的气焰散发出赭红色的闪光,笼罩住他整个人。赭红色的气焰逐渐形成铠甲……最后变成了和我的神器极为相似的全身铠甲(plate armor)!铠甲上有几处参杂著银色的部分,但几乎和我的一模一样!
「…………赤龙帝的铠甲(boosted gear scale mail)……!」
穿上了铠甲的欧几里得对惊愕不已的我说。
「没错,这是赤龙帝的铠甲。只不过,是复制品。」
『复制品?怎么可能!这个神器是不可能可以复制的!就连阿撒塞勒也办不到啊!』
德莱格也非常吃惊。那还用说吗!神灭具是独一无二的!据我所知,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以上!而且这应该也不是刚才像瓦雷莉那样三个一组的那种版本才对啊!
德莱格问:
『……你们的研究已经进展到这种地步了吗?不,不可能。这种行为已经超脱了圣经之神的力量了!』
「是的,你说的没错,再怎样我们也无法从零开始制造出来。但是,如果有做为根据的东西,就另当别论了吧。」
欧几里得指著我。
「兵藤一诚。你在次元夹缝当中,遇见伟大之红,得到了那个肉体。那么,用来当成基础的肉体怎么了?」
「……那应该已经毁灭了才对!」
没错,奥菲斯说过,之前那个中了萨麦尔之毒的身体,在用伟大之红的血肉制造新身体的时候拿来当成基础了。
欧几里得说:
「……要是还留下一丁点肉片的话呢?要是我们回收了肉片,并且透过圣杯的力量,从中将赤龙帝的灵魂资讯以及神器的资讯两者都抽取出来了呢?」
……………………骗人的吧。
……从次元夹缝当中……回收了……我的身体的一部分……
『…………』
德莱格似乎也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
欧几里得对一声不吭的我们继续说下去:
「可惜的是,我们无法成功复制德莱格的灵魂。不过,要形成这身复制铠甲倒是不成问题。只是,每次要启动这个神器,就都需要耗费几个知名龙族的灵魂。威力虽然强大,但所费不赀。」
欧几里得身上的铠甲和我的铠甲有些不同。不过,那不管怎么看都是赤龙帝的铠甲!
「──好了,我们两个赤龙帝来好好打一场吧。」
欧几里得摆出架势!
「开什么玩笑!」
我飞了出去!我怎么可能输给复制品!也绝对不能输!
『Solid Impact Booster!!!!』
我以变得厚实的右手打向欧几里得!
在击中的瞬间──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欧几里得的复制神器响起了这串语音,他的气焰也得到了飞跃性的增强!
……欧几里得正面挡下了我的钢体冲击拳。
攻击的余波将周遭夜空中的雪花震了开来,但欧几里得本身却不见受到任何伤害。
欧几里得看著我的铠甲,似乎相当感兴趣的模样。
「嗯,原来鲜红色的铠甲在近处看来,是长成这样啊。再怎么样也无法重现到这种程度,但是──」
──!
……欧几里得的拳头陷进了我的腹部。这拳破坏了腹部的铠甲,直达肉身……而我……吐出了涌上来的血。
可恶……这也就代表著他比我还会运用赤龙帝之力吗……
我因为剧痛而在空中弯成了ㄑ字形,这时欧几里得说:
「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的力量会亚于家姊葛瑞菲雅──只要持有者的能力越高,赤龙帝的铠甲的能耐也会更强,看来这个理论现在得到证实了。」
……所以是宿主的能力差距啊……
……葛瑞菲雅是号称魔王级的最强「皇后」,而与她同级的恶魔穿上赤龙帝的铠甲……
……我穿的明明是进化型态啊……
「这不可能!」
我又飞了过去,对欧几里得拳打脚踢!
然而,我的攻击全都被他躲过、化解,我更是遭受反击!
「可恶!」
『Star Sonic Booster!!!!』
我高速逼近他,但似乎就连这招也在他的预料之内。他一个闪身躲过之后,朝我的背上发出魔力!命中的冲击让我差点提不上气……!
……既然如此,这招又如何!
我从双翼伸出炮管,积蓄能量之后,锁定目标!
「真红爆击炮──────────!」
『Fang Blast Booster!!!!』
我的必杀技!正面受击的话,等闲之辈根本承受不住!而且这次不是在空间狭窄的地下,而是在宽广的空中战斗,所以能够左右同时开炮!
鲜红色的庞大气焰从炮口射出!他向前伸出双手。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复制神器再次响起倍增的语音,他的魔力急遽胀大!
「──那招叫神龙弹,对吧?」
说著,他发出了混杂著红色与银色,而且规模堪称极大的气焰!
两股巨大的气焰在城镇上空对撞!随著一阵巨响,在空中发生了大爆炸!
炮击停止后,出现在前方的──是看起来安然无恙的欧几里得。
……他以经过倍增的魔力波动,抵销了我的真红爆击炮……!
我对于这个结果感到震惊……真的可以有这种事吗……?穿著鲜红色强化铠甲的我,威力竟然和复制品发出来的魔力不相上下……
尽管是普通的禁手,换个持有者就可以引出这么强大的力量吗……?就算是复制品,这也……不,正因为对手是复制品,我……
在我掩藏不了心中的动摇时,那个家伙……德莱格训斥了我!
『站起来,搭档。你总不能败在这种程度的打击之下吧。毕竟,对手是我的、我们的冒牌货!二天龙只要有我和阿尔比恩就够了!』
他的声音当中充满了剧烈的愤怒,以及无所畏惧的自信。
『不!我和兵藤一诚才是赤龙帝!我们只要有我们就够了────────!』
──!
听了德莱格的怒吼,我……我……没错,说的也是。我,我们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激战。一起活了下来!一起……奔驰到了今天!
我向前伸出左手,高声宣言:
「我……是赤龙帝!是和德莱格一起奋战至今的,赤龙帝兵藤一诚!我和德莱格可不能向冒牌货认输!」
我如此高喊,德莱格也接著说:
『说的没错!像你这种冒牌货,怎么可能理解因为乳房和臀部而烦恼的我们二天龙有多么痛苦!我总算能够和阿尔比恩彼此理解了!除了我们两个以外,不会有其他二天龙!』
德莱格的咆哮是相当帅气……但那内容和现在是有关系吗!正当我在心中如此吐嘈的时候──突然,铠甲产生了变化。
──存在于铠甲各个部位的宝玉,全都开始发出银白色的闪光!
这、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现象。银白色的光芒,简直就像是瓦利展现过的那招极霸龙一般──正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
变得更加耀眼的光芒龙罩住我整个人。而在光芒平息的瞬间,有东西从各个宝玉当中冒了出来!
飞出来的是某种白色的小型飞行物体!
「德莱格,有、有某种白色的东西从宝玉里面飞出来了耶!」
我如此惊叫,而德莱格似乎也吓了一跳,并说:
『是啊,我也吓到了。就在我刚才吐露完心声的瞬间,阿尔比恩的意识突然往我的意识之中排山倒海而来。上次发生这种事情,已经是我们赌命将他的宝玉嵌进右手的时候了。』
那是我们和瓦利第一次交战时发生的事情。当时我破坏了瓦利的铠甲,还将飞出来的宝玉嵌进了右手。
我称为「白龙皇的手甲(dividing gear)」的那招,会让右手的手甲变成白色,并且能够使用阿尔比恩的能力──虽然只能用到减半的力量。但是,因为发动条件等等的风险太高,让那招近乎遭到封印,几乎没有用过。
……这个手掌大小、形状如龙的小型白色飞行物体,或许就是因为当时的宝玉而诞生的吧。
看起来不太像是生物,反倒像是无机物,材质可以说是和铠甲相同。
这个东西确实散发著瓦利的气焰。德莱格说:
『……看来,那个玩意儿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凭你的意识来操控。』
喔喔,然后呢?必须耗费生命力吗?
『不,神奇的是只需要消耗体力,不会危及生命。』
那就好了。也就是说端看我的体力能撑多久啰……不过,鲜红色的铠甲消耗的体力也相当惊人。总之,如果有办法解决敌人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欧几里得说:
「……那是你之前夺得的白龙皇之力吗?说到他──瓦利•路西法,不久之前我才以这副模样请他和我交手,但无论打得再怎么精彩,瓦利•路西法就是不肯拿出真功夫──也就是极霸龙。于是我问了他,为什么不变成真正认真的型态?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吗?」
「…………」
他像是在转述瓦利的话语似地,对想像不到答案的我说:
『能够让我使用极霸龙的赤龙帝,只有兵藤一诚。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对冒牌的赤龙使用那招。你──并不是那个让我不惜一死,也想拚尽全力与之一战的赤龙帝。』
──!
那个家伙说了这种话啊……
宿敌吗。总觉得,听见男人说这种像是在讨好我的话应该要觉得讨厌才对,但这次实在让我觉得有点开心啊,瓦利。
我也不想被拿来跟眼前这种东西相提并论!
好吧,我就马上来试用看看以前跟那个家伙借过来的力量吧。虽然形状已经变得相当不一样了!
我在神器内部摸索,学习该如何使用它们……原来如此,这招还满厉害的嘛……运用得当的话,我可以得到相当的──
学会能力之后,我在脑海里想像那些小白龙们该如何动作……大概就像这样吧?虽然我只能全凭妄想去构思成动作就是了……
『嗯,命令他们吧,搭档!』
既然德莱格也这么说了,我就拿实战来试用这未经测试的新能力吧!同时,手甲上的宝玉也浮现出罗马数字的『Ⅹ』。
「去吧,小飞龙们!」
我如此吶喊,那群小飞龙便高速飞向欧几里得!
比我想像中的快多了!这算是好的方面的失算!
小龙们在空中自由自在地飞行,并包围住欧几里得。
他眼观四面,似乎在盘算小龙们会如何出招。
我朝欧几里得发出神龙弹!
「接招!」
大型的魔力弹从我手中飞射而出!他轻快地躲过,但──
『Reflect!』
神龙弹一命中白龙,白龙便发出语音,并将我的魔力弹──以一道光墙反射了回来!
反射之后的攻击完全命中了欧几里得!没错,它们的能力之一,就是这招反射!
它们能够反射威力在一定程度以下的攻击,我的魔力也像刚才那样被反射了。不过,要是破坏力太过强大的话,它们就会被打坏而无法反射就是……
意外受击的欧几里得试图重新调整姿势,不过我立刻接著连续发射出好几颗神龙弹!
「去吧──!反射神龙弹──────────────!」
我的连射攻向欧几里得!知道了闪躲不是上策的他,以手甲弹开我的魔力弹,然而──
『Reflect!』
小龙立刻飞了出去,将我的神龙弹弹了回来!反射后的神龙弹又打中了欧几里得!
神龙弹的连射再加上反射,在欧几里得身边拉开了包围网!
『Reflect!』『Reflect!』『Reflect!』『Reflect!』『Reflect!』『Reflect!』『Reflect!』
我的神龙弹经过一再反射,颗颗命中了敌人!我的攻击虽然经常被躲过,但只要命中了就能造成伤害!能确实伤害敌人!
「唔!」
他终于受不了,并放弃以闪躲和反弹的方式处理,改以抵销的方式对付我的神龙弹。
没错,这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但是,欧几里得,我在和曹操战斗时学会了这么一招!
我控制已经击发的神龙弹──
「转弯吧────!」
改变了轨道!魔力弹即将命中欧几里得之际,在他的眼前画出一道弧线闪过了他……
『Reflect!』
然后经过反射,猛力命中了他的背部!
欧几里得全身都冒著红烟,他的铠甲已经千疮百孔了。
……不过,我的体力差不多到达极限了。倒数的宝玉也所剩无几,已经变成「Ⅱ」了。
这个数字不是在倒数铠甲还能撑多久,而是表示小龙们的使用极限。越是运用它们,这个数字就会变得越小。
这就表示再用也没几次了。得趁早解决他才行!
──这时,欧几里得那个混帐的魔力又暴增了好几倍。
「……看来守备对我不利。既然如此,我就再送你一记经过倍增的攻击!这招和你的炮击不同,不需要蓄积能量!」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Boost!!』
他的复制神器第三次发出语音,将气焰增至极为庞大。
欧几里得随即对我发射出极大的魔力攻击──
攻击相当凌厉,正面受击的话肯定有危险。但是──
我以脑波对小龙们下达指示!于是,它们变轻快地移动,在我面前依序排成一行,准备迎接魔力攻击!
这时他的攻击来到。瞬间──
『Divide!』『Divide!』『Divide!』『Divide!』『Divide!』『Divide!』『Divide!』
意味著减半的语音大作,小龙们正面承受住欧几里得发出的魔力波动,将波动缩小!
魔力攻击每经过一只小龙就会变小,等到抵达我身边的时候,威力已经减弱到随手轻轻一弹就消失的程度了。
「…………」
欧几里得对于这样的结果似乎感到相当茫然。
这是小龙们的另外一个能力,减半。而这也正是白龙皇最原本的力量。在空中自由行动的减半飞行物体,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棒的防御手段了!
小龙们承受了欧几里得的魔力之后都因为受损而消失,但并不是完全失去了它们。只要再度发动能力,就可以变出它们无数次。
不过,仔细想想,这是阿尔比恩原本的能力。那么,刚才的反射也是那家伙原本就具备的能力吗……?
应该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能力?应该不是觉醒吧?我也不觉得自己有所成长。不如说,感觉比较像是从德莱格那边传来的力量……
德莱格说:
『我也不知道──但是,总觉得刚才和阿尔比恩谈过话之后,就觉得很轻松。心里轻松极了!心情也开阔了起来,没有一丝阴霾。就在这样的状况下,那个家伙竟然不把二天龙当一回事,让我怒不可抑。这时,阿尔比恩的意识传了进来,对我这么说。』
『我们两个是唯二的二天龙──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我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我们并不孤单!彼此帮助,跨越各种苦难吧!』
──他好像是这么说的。德莱格呜咽著声音,继续说了下去:
『我并不孤单──我已经不再害怕胸部和臀部了。』
他的语气恢复了之前的威严──
……难、难不成,是二天龙彼此分担了胸部龙所带来的苦痛,所以才会引发了这种现象吗……?
我、我还是搞不太懂,不如晚一点再想好了。
在这种状况下,欧几里得依然露出无畏的笑。他的铠甲随著赭红色的闪光逐渐修复!
「有意思。真是太有趣了──那么热身运动就到此为止吧。」
欧几里得身上的气焰变得更加庞大。这不是复制神器的倍增,而是这个家伙原本的魔力波动──
对喔,这个家伙自己说过了,自己的实力和葛瑞菲雅不相上下。好戏接下来才要上场是吧……
或许,他是故意在试探我会怎么出招吧。毕竟,我才是原版的。他应该很想确认我的能耐、招数,吸收成为自己的东西才对。
事实上,我确实认为他非常专注地在观察我的行动。
真伤脑筋啊。我的体力都快耗尽了,铠甲也差不多进入了快要维持不住的阶段。
「让我多见识一下赤龙帝之力──」
话才说到这里,他突然闭上了嘴。
大概是因为这一带发生了一种特异现象,变成了一片黑的缘故吧。城镇、城堡、道路、建筑,全都染上一层黑暗──
我记得这个现象。那当然了,因为不久之前才在地下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这是加斯帕吗?」
正当我看著四周这么说时,身旁的空间忽然开始扭曲。
空间的扭曲当中逐渐冒出黑暗,凝聚成型──正是化为黑暗野兽的加斯帕。
加斯帕停在我身边说:
「一诚学长,我来助阵了。」
「你醒啦。」
「是啊。情况我都听爱西亚学姊说过了……害我都不能好好睡个觉。」
加斯帕压低了声音说,语气中带有怒意。他的眼睛闪现了诡异的红光。
这一带、这整个城镇,都盖上了漆黑、深沉的黑暗──
……我只能哑口无言。规模也太惊人了吧!他可以用黑暗占据这整个城镇喔?这个家伙的特性到底还可以往上爬多高啊!拥有这般异能,也难怪会被视为神灭具等级了!
在镇上作乱的邪龙们,一只只遭到从地面涌起的黑暗波浪淹没──
敌人根本无计可施。加斯帕的邪眼一亮,在镇上作乱的大量邪龙便同时停止动作,接著又遭到加斯帕操控的黑暗之力所消灭。
但是居民们完全没有受害。加斯帕只挑出邪龙,并葬送它们。就连燃烧著建筑物的大火,他也利用黑暗将其扑灭。
「我无法忍受他们继续滥用从瓦雷莉那里得到的力量。」
黑暗野兽加斯帕的双眼盯上了欧几里得。
「是啊,我完全同意!」
我也如此附和,然后重新摆出架势。不久之后,我的体力就将会耗尽,并无法维持铠甲。但只要有这个加斯帕在,可以说是稳操胜券。
我们要打倒这个家伙,将他抓回冥界,洗刷众人对葛瑞菲雅的怀疑!
就在我和加斯帕准备飞出去的时候──
「欧几里得!」
有个银发男子朝我们这边飞来──是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
「李泽维姆大人。」
李泽维姆来到欧几里得身边之后,带著笑容环顾四下。
「差不多该撤退了。呜哈哈哈,这种黑暗超恐怖的,就连邪龙也被攻击了呢。克隆•库瓦赫呢?」
「我想他应该已经离开这里了。」
「哎呀──还真是我行我素啊,那位邪龙先生。呜哈哈哈哈!」
在这种状况下,李泽维姆依然笑得出来。这时,瓦利也随著光翼的闪烁飞了过来。
「李泽维姆!我们还没打完呢!」
李泽维姆见状,又是一阵怪笑。
「而且我们家乖孙还一直黏著我呢。还是先告退吧,城镇也破坏得差不多了,闪人啦,欧几里得小弟。强制转移就拜托你啰♪」
欧几里得迅速在空中展开转移型的魔法阵。
别想逃!我和瓦利、加斯帕,一口气冲了过去!
「站住,李泽维姆!」
「你也给我站住,欧几里得──!」
「把瓦雷莉的圣杯还来!」
然而,我们三个从手上发出的波动对李泽维姆完全起不了作用。在命中的瞬间就像没发射过似地烟消云散。
──是神器无效化!
李泽维姆左右摇了摇食指,一副很瞧不起我们的样子。
「可惜♪只要用来攻击的力量和神器有关,对我就没效喔!先走啰♪改天我们还会再举办盛大的恐怖攻击,请大家支持我们喔──!下次我们会把传说中的邪龙也带来!」
该死!还真的只要是和神器沾上边的攻击就无效!
在场的三个人,我和瓦利还有加斯帕全都是神器持有者!没想到居然会因此而只能乾瞪眼……!
就在即将消失在转移之光当中时,李泽维姆最后如此宣言:
「啊,对了。我们的名字──叫作『Qliphoth』,很不错吧?这代表著『生命之树(Sephiroth)』的逆位。因为我们是用冠有生命之树之名的圣杯来干坏事,才取了这个名字。也有邪恶势力的意涵在里面喔♪掰啰☆」
李泽维姆、欧几里得、莉莉丝三个人就这样消失在转移之光当中──
不过,在最后一刻,莉莉丝看了我一眼……
瓦利气得浑身发抖,看起来十分懊恼。
「……我的梦想是打倒伟大之红…………可恶!我的梦想竟然和那个家伙一样吗……!不对,我……我和那个家伙……不同!」
我想,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见瓦利如此强烈地表现出自己的情绪。
可见他有多么憎恨那个男人。
不,我也觉得他是个糟糕透顶的男人。
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
那个男人,太危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