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六卷 课外教学的昼行者
  5. Life.2 暗夜之血族
  6. 繁体版

Life.2 暗夜之血族
2017-06-23 12:26:04

		

城堡内是一片寂静,和我们擦身而过的,只有女仆和正在巡逻的士兵而已。
我们──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们,正在请女仆带我们到关著加斯帕的父亲的地下室去。
莉雅丝和加斯帕两人因为瓦雷莉想见他们,所以被带到国王的房间,老师则是跟著和马流士沆瀣一气的吸血鬼高官一起走了。
前者应该只是单纯陪瓦雷莉聊天吧,后者大概是为了老师的神器知识,有事情想问他。
……于是,我们就被晾在房间里待机了。不过,对方准许我们探视加斯帕爸爸,所以我们决定去见他。
石砌的城堡里头,在提著灯的女仆带领之下,我们走下通往地下的楼梯。
往下走了一阵子,就来到一个宽广的空间。这里有好几扇门,带路的女仆走向其中一扇。
「这间就是弗拉迪家宗主大人所在的客房。」
客房啊……以迎接贵族的客房而言也太过于朴素了点……或许不是像牢房一样的地方就已经算是好了吧。
女仆敲了敲门,向里面的人报告:「有您的客人。」之后,打开锁上的门,请我们进去。
我们彼此点头示意,并走进房内。
室内……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豪华。天花板上挂著看起来很昂贵的水晶吊灯,房间里的家具也全都洋溢著高级感。
原来如此,这样的设备即使用来关贵族也不成问题。
房间里坐在沙发上的人一看见我们便站了起来。
是个年轻的金发男子,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吧。果然是加斯帕的父亲,和他有几分神似。
朱乃学姊向前一步,问候对方:
「幸会,我们是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眷属恶魔。我是莉雅丝•吉蒙里大人的『皇后(queen)』,姬岛朱乃,这次是想向您请安而前来此地。」
莉雅丝不在的时候,朱乃学姊就是眷属的代表。她优雅的表现,毫无失礼之处。
男子点了一下头,请我们坐到沙发上。
「请坐──你们是来找我谈那个东西;不,是加斯帕的事情对吧?」
他立刻就看出了我们的来意。
朱乃学姊在沙发上坐下,我们则是在沙发后方列队站好。
……虽然看起来和加斯帕有几分神似,但男子的脸色比那个家伙还糟,隐约有点人工的美感,而且也没有影子。不愧是纯血种的父亲大人。
加斯帕的老爸开口说:
「我已经和莉雅丝大人谈过,彼此交换了有关那个东西的情报。我们原本针对今后吉蒙里和弗拉迪该如何处置那个东西而进行讨论,但才谈到一半我就被叫进这座城里来……说来汗颜,在那之后我就被软禁在这里了。我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人能够如此无声无息地发动武装政变,逼退了采佩什王。我在此遭到软禁之后,马流士殿下的阵营便下令要小犬将莉雅丝大人带到这座城里来。」
明明是在说著这样的内容,听起来却意外平静,并未显示出有所动摇的迹象,看起来甚至像是已经接受这个状况了。
……不过,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介意一件事。
就是他口中的「那个东西」。
我实在不太想这么认为,不过那应该是指……
不顾心有芥蒂的我,朱乃学姊问了:
「那个东西……吗?」
「那个东西……加斯帕身为恶魔,似乎运作得很正常呢。听莉雅丝大人这么说的时候,老实说我吓了一跳。」
亲生父亲称他作「那个东西」啊。
……太过分了。就算把纯血和非纯血区分得再怎么清楚,竟然是这样叫自己的亲生儿子,未免也太……
「……加斯帕的母亲应该……」
朱乃学姊这么问,加斯帕的父亲点了点头。
「是的,她已经过世了。在生下那个东西之后立刻就……」
「是难产吗?」
朱乃学姊的这个问题让弗拉迪家宗主的表情第一次产生了变化。他眯起眼睛,并皱起眉头。
「……不,是惊吓过度而死。」
──!
这是什么意思?就在所有人都感到讶异时,加斯帕的父亲双手交叠,心有余悸地说了下去:
「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的──是个笼罩著邪恶气焰的不明异物。」
「不明异物?」
朱乃学姊似乎不太能够了解宗主先生想表达什么,而我们也是。
我完全无法理解加斯帕的老爸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强烈地觉得,我们所知道的加斯帕,和这个人所知道的加斯帕,似乎有著什么决定性的不同之处。
宗主好不容易把话从口中挤出来:
「……刚生下来的时候,那个东西……并非人形。从肚子里冒出来的,是个蠕动的诡异黑色物体。母体产下的不明异物,笔墨难以形容。那既不是人,也不是吸血鬼,更不是可以用怪物来形容的东西,一直在自己体内。那个东西的母亲看见自己生下的东西,精神因而产生了异常,最后就这样死了。」
…………
……等、等一下。这是怎样?这……真的是在说加斯帕吗……?蠕动的黑色物体……简直就像是在说自己看见怪物诞生的情况嘛。
不,那家伙最近开始觉醒的力量……确实是黑暗的能力。
宗主先生继续说:
「当时在场的几名仆人,包括产婆在内,不出几天都相继离奇死亡。」
离奇死亡……生产时在场的人都死了……?
宗主先生补充了一句:
「应该是,咒杀吧。」
……居然是诅咒致死喔。
「诅咒他们的是?加斯帕吗?」
我忍不住不顾立场,僭越地问了。宗主先生并不介意,照常回答:
「没错,大概是无意之中散播出去的诅咒吧。出生后几个小时内,那个东西的外型就变成了一般的婴孩,但那时,那个东西的母亲早已惊吓而死了。」
……喂喂喂,真的假的。
这简直远远超出我所能想像的范围啊!
「加斯帕知道这件事吗?」
对于朱乃学姊这个问题,宗主先生摇头以对。
「不,我们没说。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东西会在何种契机之下变回真正的模样,所以不想胡乱刺激那个东西……不知道内情的近亲都是对暂停时间的神器感到毛骨悚然,然而对于我们这些知道真相的人而言,比起暂停时间的能力,那个东西的真面目更加令人畏惧。」
宗主先生掩著嘴,语气沉重地说:
「……吉蒙里的各位,我们无法将那个东西归类为吸血鬼或是人类……在我们的认知当中,那就是某种不明的异物。原则上,我们之前都是将那个东西当成混血儿处理……但就连这种做法是否正确,我们也不知道。然后,就在不知道真实身份的状况下,我们还是让那个东西送去了外头……」
面对脸色充满困惑的宗主先生,我直接了当地说:
「那家伙以前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的加斯帕是恶魔,是我的学弟。即使黑暗占据了他的身体──他还是我们的伙伴。」
小猫也向前站出一步。
「……小加是我重要的朋友。是我交到的第一个,同年龄的朋友。」
小猫……也只有和加斯帕感情最好的小猫,才能够如此直率地说出这种话吧。
宗主先生问了一句:
「你们见过那个东西的真面目了吧?」
他是说操纵影子,遭到黑暗所占据的加斯帕吧。我们点了点头。
宗主先生见状苦笑。
「……你们果然是吉蒙里眷属。我也问过莉雅丝大人同样的事情,并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既不是人类、也不是吸血鬼的话,那加斯帕就是恶魔了。再怎么说,都是我亲手让他转生为恶魔的,无论他的真面目是什么,毫无疑问的,那孩子都是吉蒙里家的眷属恶魔。』
听说莉雅丝是这么告诉他的。
我……我们得知了莉雅丝这么说,深受感动!
我爱上的人……我们的主人……果然是最棒的!
宗主先生轻轻笑了一下,同时这么说:
「…………我们无法理解这种感情,不过,原来如此。既然是见识过那种力量还能够说出这种话,至少我可以认为那个东西在你们那边得到救赎了吧。」
后来,我们继续和宗主先生多聊了几句,但无法得到更多能够掌握住加斯帕真实身分的资讯。
只是,我们明确地理解到,他们──弗拉迪家并不欢迎加斯帕这个存在……他们和莉雅丝的会谈,大概也是朝著由吉蒙里家正式接收那家伙的方向在谈吧。
意思就是,这个地方已经没有那家伙的栖身之处了。
结束对谈之后,我们离开地下室,女仆便向我们行了个礼,然后报告:
「兵藤一诚先生、塔城小猫小姐,瓦雷莉陛下请两位过去一趟。」
我和小猫互看了一眼。
……这次轮到加斯帕的恩人找我们啊。
出发前,蕾薇儿说过赤龙帝的行程相当紧凑,现在想起来真是让我认同到极点。
不过,来到这里之后,要挂心的事情也太多了──
我和小猫被带到位于城堡楼上的室内庭园。
这里是个完全没有窗口的密闭空间,在人工照明之下,可以看见色彩鲜艳的花朵,听见潺潺的流水声。
庭园中央摆了一张桌子,莉雅丝和加斯帕,还有瓦雷莉•采佩什都已经坐在位子上了。
我和小猫被女仆带进来之后,也在空位上坐下。
……我感觉到一旁传来一阵诡异的压力。我看了过去,发现刚才在王殿里面那个一身黑的男人──克隆•库瓦赫,正背靠墙壁站著。
「…………」
他默默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立刻闭上眼睛。
瓦雷莉轻轻笑了几声。
「那位是我的保镳先生──克隆•库瓦赫先生。」
……还真是最强的保镳啊。瓦雷莉身旁有邪龙,那个叫做李泽维姆的大叔则是有另一个奥菲斯在。
头目级的两位带的保镳也都强悍到不行,也就是说不能随便动手啊。我原本还很天真地认为,顶多就是找机会硬是把瓦雷莉带走,但有那种强者在她身边的话……
瓦雷莉将红茶倒入放在我面前的茶杯当中。
她带著微笑对我说:
「我刚才听莉雅丝大人说了加斯帕在日本的生活。日本似乎是个非常和平的国家呢,兵藤一诚先生。」
回话当然得用敬语对吧……?即使是加斯帕的恩人,她现在也是这个国家的元首。
「是、是的。日本有很多好吃的料理跟好玩的东西喔,瓦雷莉……陛下。」
听我这么叫她,瓦雷莉•采佩什像是被逗乐了,咯咯笑了几声。
「别用敬语了,兵藤一诚先生。我也要莉雅丝大人别太拘谨了,请直接叫我瓦雷莉就好。」
「是啊,就这么办吧,一诚。」
莉雅丝也这么说。既然本人和莉雅丝都准许我这么做,那我就不客气了。
「好,我知道了,瓦雷莉。」
「呵呵呵,谢谢。」
我觉得她是个非常惹人怜爱的女生。
只是,她的表情……她的笑容带著阴影,看起来虚渺,令人痛心。甚至隐隐约约可以让人看出,她原本是生活在多么恶劣的环境下──
瓦雷莉也问了小猫:
「塔城小猫小姐知道很多好吃的甜点对不对?日本有些怎样的甜点呢?」
「是啊,我喜欢的是──」
接著,我们聊了许多不著边际的话题。
许多对于我们而言没什么特别的日常小事,对于瓦雷莉来说却是新鲜又让她很感兴趣的事情,她经常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好奇地追问。
「没错。加斯帕之所以打扮成女生,是因为我觉得好玩,在他小时候就让他穿女装。一开始他还很抗拒,久而久之反而自己主动穿了起来呢……呵呵呵♪」
「真、真是的!瓦雷莉,那不可以说出来啦~~!」
「对了,你那个不抱著布偶就睡不著的坏毛病改过来了吗?」
「这、这个……」
「呵呵呵,还没对吧,加斯帕就是这样。」
两人的相处看起来真是一片祥和,加斯帕说起话来也毫无顾忌,非常自然。
「真好,我也想吃吃看日本的蛋糕,总觉得应该有种神秘的美味吧。比起血,我更喜欢吃甜点。大概是因为我的人类血统比较浓吧,呵呵呵。」
即使散发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氛围,她聊起天来的反应还是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
不过──她不时会对著空无一物的地方说话:
「────对啊……────我知道────────但是,那……」
……大概是透过圣杯的力量,在和我们看不见的亡者们对话吧。
小猫偷偷对我说:
「……瓦雷莉小姐搭话的方向有一股负之气盘旋著。虽然无法以肉眼看见,但我也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
小猫开始能够应用仙术感应到那种不知名的东西的气息了啊。居然能够在短时间之内掌握住被圣杯之力吸引过来的亡者,真是厉害。
正当我佩服著小猫的成长时,瓦雷莉忽然抬头看向天花板。
「……加斯帕看过太阳对吧。」
「嗯。因为我有昼行者的力量……瓦雷莉不也一样吗?」
听加斯帕这么说,她露出淡淡的笑。
「对啊。可是……他们没让我出去外面过……只有一次也好,我好想在太阳底下和加斯帕一起喝茶喔。『野餐』,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对不对?」
……没出去过外面啊。这么说来,她好像从出生就一直被软禁到现在。在圣杯的力量觉醒之后,受到的限制肯定更是超出我们所能想像吧。
我们平常总是在太阳底下生活,从来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但这对她而言,却是非日常的事情吧。
莉雅丝听她这么说,带著微笑如此提议:
「既然如此,我们大家一起去吧。我们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和瓦雷莉,大家一起去日本的度假胜地玩。」
听了莉雅丝的提议──瓦雷莉笑了,眼神也恢复了光采。
「真的吗,太棒了。可以在太阳底下和大家一起野餐,好像会非常非常好玩!」
这个人也是可以笑得这么灿烂嘛。
……嗯,没错。莉雅丝说的对!我猛然站了起来!
「好,大家一起去日本各地的好地方吧!阿加也知道很多日本的好地方不是吗?就带瓦雷莉去那些地方看看吧!」
听我这么说,加斯帕表情一亮,点了好几次头。
「好、好啊!就这么办吧,瓦雷莉!和我一起去日本吧!你才刚当上女王,或许还会很忙……不过等到混乱的状况安定下来之后,说不定有时间可以休息!不,到时候我来迎接你!日本的人都非常非常好心,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四季的景色都非常美丽喔!」
见加斯帕变得比平常还要亢奋,我露出戏谑的笑容说:
「哈哈哈,平常都足不出户的加斯帕,这次倒是兴致勃勃啊。」
「够、够了喔!一诚学长!别、别这样挖苦我啦~~!我、我是很认真地的在向瓦雷莉提议耶~~!」
「就是说啊,学长。这是小加人生中第一次邀女生出去约会,不可以挖苦他。」
哎呀呀,连小猫都这样说了喔!
「呵呵呵。」
莉雅丝也乐得笑了出来。
说的也是啊,只要想办法把她带出去就可以了。她或许是遭到圣杯所箝制没错,但尽管如此──她还是保有这么多普通女孩子的一面不是吗!
既然如此,只要和大家一起做些开心的事情,精神状态想要复原也绝非不可能──
正当我们开心地聊著天时,一个第三者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我们。
「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来到这个庭园的是──马流士•采佩什。他带著做作的微笑,走了过来。看起来就像是恶意穿著衣服在走动,其实还满厉害的。
瞬间,瓦雷莉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她也跟著装出不自然的笑容回答:
「马流士哥哥。我在和加斯帕还有莉雅丝大人他们聊天。」
马流士这才向我们打招呼:
「各位好,抱歉打扰了。我听说瓦雷莉在接见客人,想说至少来露个脸,是不是妨碍到你们了?」
……不就是摆明了故意这样问的吗。
我想,他大概是来看我们有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去妨碍他的计画吧。
直到刚才,笑容都还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莉雅丝,也带著多了几分不悦的笑做出回应。
「不,没这回事。我才应该道歉,刚才我的眷属当中的『骑士(knight)』对您做出那么无礼的举动,想必添了不少麻烦。」
莉雅丝再次为洁诺维亚的失礼而道歉。
马流士苦笑。
「不会不会,下界的人突然闯进这个世界自然会有些不太懂的事情。」
他只是耸了耸肩,并没有特别指责什么。
加斯帕带著决心以坚定的表情对马流士说:
「请、请问!」
「有什么事呢?加斯帕•弗拉迪。」
加斯帕无所畏惧,毫不拐弯抹角地说:
「……能不能请你让瓦雷莉得到解脱?如果有什么我办得到的事情,我都愿意做。所以!请你不要再折磨瓦雷莉了……」
……很敢说了嘛你。最近,加斯帕身为男人的一面有非常显著的成长。或许,将来他会成为我们吉蒙里眷属的男生当中,最有男子气概的好汉也说不定呢。
……虽然有点难以想像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马流士把手靠在下巴,沉思了一阵子。
「…………」
之后,他欣然一笑,如此回答:
「我知道了,就让她得到解脱吧。」
……竟然是这种反应!不,可是……这该不会是……
马流士继续说了下去:
「只是,请你们再给我一点时间。毕竟政权才刚转移,要是居于女王之位的瓦雷莉突然退位总是不太体面。只要再过一段时间,我就可以把瓦雷莉交给你们了。」
马流士对瓦雷莉说:
「瓦雷莉,你想去日本也可以。你就在那个国家,和加斯帕•弗拉迪一起过著和平的生活吧。」
「可是,圣杯……」
马流士将手放在困惑的瓦雷莉的肩膀上,微笑著说:
「不用在意这个。你不需要再使用圣杯了,因为你已经充分尽到了你的职责。我就让你放下圣杯,获得『解脱』吧。」
「真、真的吗?哇啊,加斯帕,我好像可以去日本了耶!」
「嗯!太好了!真、真是太好了!」
这对青梅竹马开心地牵起了手。
加斯帕向马流士一鞠躬。
「谢谢你!谢谢你!」
「不用谢我,这不算什么,呵呵呵。」
看著马流士那脸别有居心的笑──我、莉雅丝、小猫都默不吭声。
……简直可疑到了极点。
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放弃瓦雷莉、放弃圣杯。
而且莉雅丝和小猫也和我一样这么认为,以怀疑的眼神看著那个家伙。
加斯帕和瓦雷莉则是对于马流士的说词没有丝毫怀疑,满心欢喜。
──「解脱」,是吧。
带著不祥感觉的两个字。我们带著怀疑,就这样结束了这次和瓦雷莉的茶会。
─○●○─
「啊──没想到吸血鬼的城镇还挺普通的嘛。」
呈现在我的眼前的──是盖在纯白积雪之下的陌生街景。一整排都是经常在电视上看见的欧风建筑。
我、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罗丝薇瑟,五个人以视察为名目,来到深夜的城镇勘查。
之所以会跑这么一趟,是因为和瓦雷莉的那次茶会之后已经过了两天,这段期间对方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大动作,于是莉雅丝见我们在客房里闲得发慌,便提议要我们来进行勘查。
出了城的就我们五个。至于其他成员,首先,老师被带到吸血鬼的神器研究机构之后就一直待在那边。他就这样去了两天,一次也没有回来过……虽然应该不至于出什么问题才对,不过老师到底在干嘛啊……
莉雅丝和朱乃学姊则是这两天都到地下室去和弗拉迪家宗主谈事情,木场也跟去当她们的护卫。听说莉雅丝是为了正式将加斯帕从弗拉迪家接收过来,正在洽谈相关事宜。由于双方分别是恶魔和吸血鬼贵族,价值观还是有出入;但尽管如此,事情谈得还算是相当顺利。
加斯帕本人则是每天都和小猫去找瓦雷莉喝茶。身为临时女王,瓦雷莉的自由时间却出乎意料地多,实在让人相当疑惑。
……照理来说,国王不应该这么闲才对吧。而且现在的状况还是刚发生过武装政变,就连我这个笨蛋也觉得这才是国王最应该有所行动的时候。或许是个傀儡政权没错,但即使如此,这个国王还是当得太自由了点。
……马流士所谓的「解脱」也令我很介意……我怎么想都觉得那两个字很不吉利。这两天没什么太大的动作,反而更让我在意……
要是能够设法把瓦雷莉带出来事情当然就解决了,无奈有个邪龙跟在她身边……
不,不能再这样畏畏缩缩的了。情况真的紧急的时候,即使得和邪龙一战,就算是来硬的,我们也要把瓦雷莉带出来。
德莱格的忠告固然是为了我好,但总不能在她陷入危机的时候坐视不管吧。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待在这个国家……
「一诚先生,你怎么了吗?」
爱西亚看著我的脸说。
「没、没事,抱歉。我只是在想点事情。」
重新打起精神来。难得莉雅丝让我们外出,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在镇上逛逛才对。
──就在我想著这些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来到闹区了。
这里有很多店家的招牌,从服饰店到杂货店,应有尽有。也有卖吃的的地方呢,从人类变成吸血鬼的人,除了吸食血液以外,也可以摄取人类的食物。只是血统越是纯正,所需要吸食的血就越多。
像我们家加斯帕吃人类所吃的食物的比例就比较高,虽然他好像还是得喝血就是了。
……我们原本想到处逛一下店家,但是周遭的反应很让人介意。
有很多人一直不断偷瞄我们。
「看来他们知道我们是外地人。」
洁诺维亚这么说。
伊莉娜耸了耸肩。
「虽然这里是城镇,但也是在封闭的世界当中。看来,从外面的世界来的人,散发出来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吧?你想想,洁诺薇亚,我们到外国出任务的时候,总是很格格不入对吧?」
「这么说来的确是。在教会长大的人,为了任务前往外国时,碰上的第一道阻碍总是文化差异。」
嗯,她们两个刚来到日本的时候也相当格格不入。不过,她们当时身上穿的是教会特工的打扮,大概一开始就没打算融入日本的环境里面吧。
爱西亚也接著说:
「我刚来到日本的时候也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让我相当困惑呢。」
爱西亚在习惯日本的环境之前,也经常为了很多事情而大惊小怪。不只饮食方面如此,对生活上许多大小事情也是,尤其是生活家电之方便最让她惊讶。因为她一直过著简朴的生活,所受到的文化冲击也很大吧。
说到方便,这里的居民也会利用汽机车等交通方式呢。来到镇上之后,路上就能看见许多车辆。住在这里的多半都是从人类变成的吸血鬼,所以会这样好像也很正常,毕竟人类世界的电器非常方便啊。
我原本还以为他们都是骑马呢。因为他们和其他势力都保持著相当疏远的距离,让我擅自以为他们也会讨厌异文化的产物。而且城堡里面都没有主要的现代家电,看得到的多半都是中世纪欧洲风格的物品,城中的士兵身上穿的也都是很像中世纪的铠甲。
看来镇上的状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处处可见近代的东西。
仔细想想,卡蜜拉阵营的人也有车子嘛。
这方面倒是和住在冥界的恶魔们一样,对于接纳方便的东西相当具有弹性。
不过,因为是吸血鬼,生活时间和人类正好相反,白天休息,晚上才开始活动。
洁诺薇亚忽然叹了口气。
「……但我实在不喜欢被人跟踪。」
没错,正如洁诺薇亚所说,有几个人跟在我们后面,他们是城堡派出来的监视者。城里的人一开始就告诉我们会这样,所以我们也知道……不过就像洁诺薇亚所说,被这样跟著还是让人很在意。
「这也没办法。虽然准许外出,但我们还是暂住在城堡的人。」
我这么说。对采佩什阵营而言,他们应该很想知道我们在城外做什么吧。我们说不定会和居民起争执,也有可能多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所以才会派人监视我们。
不过我们现在没那个打算就是了。
无意间,我看向罗丝薇瑟。她看著路边的一整排店铺,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罗丝薇瑟会跟我们一起来还真是令人感到意外。」
听我这么说,罗丝薇瑟理所当然似地挺起胸膛。
「那当然啰。我是驹王学园的老师,而你们是学生。说起来我就像是带队老师,这次来到罗马尼亚当然就是课外教学了。」
嘴上说得很冠冕堂皇,罗丝薇瑟却是到处进店里乱逛乱看,眼睛还闪闪发亮的。
「……嗯嗯嗯,那间店看起来好像很有趣……」
这次外出,玩得最开心的,说不定是罗丝薇瑟……
──言归正传,莉雅丝她们也说过要姑且观察一下镇上的状况。目前看起来是完全没有受到武装政变的影响,路上往来的居民看起来一点也没有陷入混乱的样子。
看来,居民们果然不知道发生了武装政变。还真的是无声无息地发生了内乱,国王也在无人知晓的状况下逃出国了。不过就这样把人民丢下径自逃走的国王倒也是……
「欢迎光临,要不要来一杯这个地方的特产茶啊?」
有些人也会像这样,明知道我们是外地人依然轻快地搭话。
「看来,这里果然没有折扣商店……就算是吸血鬼世界,应该也可以流行均一价商店才对吧……」
罗丝薇瑟叹了口气。
你……你是在期待这个喔……到底是对百元商店有多热爱、多执著啊……
正当我在心中如此吐槽时……忽然,一幅令人惊讶的景象映入我的眼中。
──是奥菲斯的分身少女,蹲在一个路边摊前面。
「…………」
她一直盯著摆在路边摊上的东西看,那好像是个卖首饰的摊贩。
她在看的,似乎是一个红色的龙型饰品。
「那个……小妹妹,你想要哪一个啊?」
路边摊老板面对只是默默盯著商品看的少女,似乎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才好。
大家也发现奥菲斯的分身──莉莉丝就在眼前,大吃一惊。
……我感觉不到周围有什么可疑人物,所以这孩子是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逛街的吗……?
正当大家带著困惑的表情你看我、我看你,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叹了口气,并下了决心。
我跟著蹲到莉莉丝身旁,指著商品问:
「……你想要这个?」
莉莉丝这才发现了我,盯著我的脸一直看。
「…………」
她不发一语,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我对老板说:
「我要买这个。」
用莉雅丝给我的这个国家的货币,我买了那个红色的龙型饰品,然后直接交给莉莉丝。
「收下吧。那么,我们先走啰。」
只留下这么句话,我便打算带著大家离开。毕竟跟她有太多接触的话感觉也很危险,所以我打算到别的地方去。
──然而,我的衣服却被拉住了。仔细一看,抓著我的衣服的是莉莉丝。
「……你、你要干嘛?」
我这么问,而少女面无表情地这么说:
「……肚子,饿了。」
奥菲斯的分身少女就在我眼前大口大口吃著高丽菜卷和烤肉。
我们在无可奈何之下,带著这个孩子走进附近的餐厅。
桌上摆满了罗马尼亚料理。除此之外,这里好像还吃得到各种国家的美食。这也难怪,人类变成的吸血鬼会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料理自然也会跟著变得国际化。
我也在享用罗马尼亚料理的同时,点了熟悉的日本料理。没想到可以在吸血鬼的国度吃到豆腐啊……来尝一口看看。
恶,这是怎样,形状是很像豆腐,但味道差强人意……果然,日本的东西还是应该在日本吃最好。
而莉莉丝就连这样的豆腐也毫无怨言的塞进嘴里。
「好吃吗?」
我问。
「……不知道。」
少女简短地回答。她的嘴边沾满了食物渣和酱汁。
「啊,嘴巴沾到酱汁了。」
爱西亚拿出手帕将沾在她嘴边的酱汁擦乾净。
「好了,擦乾净啰。」
嘴边刚擦乾净她又开始吃……于是嘴巴又弄脏了。
洁诺薇亚拄著脸,看著这幅景象说:
「这就是奥菲斯的分身啊……该拿她怎么办?现在从各种层面来讲都是大好机会吧。」
所谓的大好机会,像是问些关于那些家伙──新「祸之团」的情报,或是将这个孩子带到别的地方去之类,洁诺薇亚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伊莉娜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说:
「……还是别动手吧。现在好歹有人在监视我们,要是随便对这个孩子动手,事情应该会变得很严重。因为,她应该算是『祸之团』的一员吧,对外而言她也被视为奥菲斯。待在兵藤家的奥菲斯如今等于是不存在,现在对各势力而言,这个孩子才是『奥菲斯』。」
就是说啊。监视我们的人也跑进店里来,坐在较远的座位看著我们,所以也不能轻举妄动。无论如何这个孩子应该也乱强一把的,要是她出手抵抗,光靠我们大概也对付不了。
他们一定是算准即使我们或是其他人遇见这个孩子也无法带她离开,才会这么放心吧。
「不过,只是吃个饭而已的话应该无所谓吧。」
我得到了这个结论。现在暂时不要有太多动作,靠吃饭来蒙混过去。
当然,我们会好好观察她。我们家也有位龙神大人在,况且这个孩子又是奥菲斯的分身。
大概是吃得差不多了吧,莉莉丝放下叉子──突然闻起了我的味道来。
她在我的身上到处嗅来嗅去……咦,我很臭吗?我这么一想,忍不住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体味……
这时,莉莉丝简短地说:
「…………和莉莉丝有一样的味道。」
虽然面无表情,但她做了一个歪头的动作,那举动简直和奥菲斯一模一样。
「……啊,大概是我身上沾了奥菲斯的味道吧?」
我这么说。我不禁觉得,或许她是在我身上感觉到奥菲斯──她的本尊的气息了也说不定。
「……也有可能是一诚现在这个身体的味道。」
罗丝薇瑟这么说。而莉莉丝则是接著说了:
「…………令人怀念的味道。又红、又大的,红色的龙的味道。」
──!
又红又大的龙,是指伟大之红吧。
我现在的这个身体,是借用伟大之红的一部分所产生的,所以会在此感觉到伟大之红的气味也不足为奇。从她的说词来看,对于伟大之红,她知道的似乎没有奥菲斯本尊那么多。
不过,我吓了一跳。奥菲斯本尊对于伟大之红是很执著,但没想到这个分身也知道那个赤龙神帝……
奥菲斯和伟大之红的关系,好像比我以为的还要深。
我整理了一下心情,正式向莉莉丝做自我介绍:
「我是兵藤一诚。这位是爱西亚,那边的是洁诺薇亚、伊莉娜,还有罗丝薇瑟。」
爱西亚她们也说了声「请多指教」,对她投以笑容。
「……兵藤、一诚……兵藤……一诚……」
莉莉丝不断反覆念著我的名字。嗯?是不是有点难记啊?
「叫我一诚就可以了。」
我试著表示友善。
「…………」
但她反而变得不发一语,让我发现了她和奥菲斯的不同之处。她面无表情的程度比奥菲斯还要严重,这让我有点好奇,他们抢走了奥菲斯的力量之后是怎么创造出她来的。
大概是吃够了吧,少女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座位。
「怎么了,你要回去了吗?」
我这么一问,莉莉丝头也不回……
「…………保护,李泽维姆,莉莉丝的职责。」
只是这么说了。
我们面面相觑了一阵子,然后迅速吃完东西,回到城堡去。
─○●○─
我们几个外出组的回到客房时,阿撒塞勒老师总算回来了,正在和其他成员讨论。
老师对我们说:
「喔,你们回来啦。我正好也才刚回到这里……所以,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很普通。正如老师所说,他们好像不知道发生过武装政变。」
──我如此表达了感想,而老师只是喃喃地说了句「我想也是」。
加斯帕难得主动找老师说话。他兴高采烈地带著笑容说:
「阿撒塞勒老师,听我说!马流士先生答应我,说会放过瓦雷莉~~!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带瓦雷莉去日本了!」
大概是从加斯帕的反应及话语当中立刻察觉到不对了吧,老师看向我们。
「……说,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将当时和瓦雷莉喝茶时说过的话告诉了老师。和弗拉迪家宗主说过的事情,莉雅丝她们似乎已经告诉过老师了(但是对加斯帕隐瞒了他出生时的状况),大致上的情形他都有所掌握。
老师走到房间的角落,向我和莉雅丝、朱乃学姊招了招手。
为了不让加斯帕和爱西亚听见,老师压低了音量说:
(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他所谓的解脱恐怕是……)
(是啊,我想应该不会是什么好事吧……)
听我这么说,老师点了点头。
(我看,他大概是想把圣杯从瓦雷莉体内抽离出来。堕天使的技术已经泄漏出去了,即使他们握有抽离神器的技术也不足为奇。毕竟,他们后面有「祸之团」在撑腰。)
……抽离。
我脑中闪过爱西亚的「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被抽离时的模样。
……马流士那个混帐打算那么做吗?他想让加斯帕看见那种景象吗……!
莉雅丝的眼中燃烧著怒火。
(……既然马流士都说出「解脱」两个字了,他那种人应该在近期之内就会展开行动,我们得早点告诉加斯帕这件事才行……真是太卑鄙了,马流士•采佩什……!)
莉雅丝一方面无法原谅马流士欺骗自己的眷属,一方面也因为加斯帕那么高兴而无法随随便便就告诉他真相这点,让她对自己感到愤怒。正是善良的莉雅丝,才会如此感到纠结。
我的愤怒也一点一点升温,但短时间内我们也无计可施。
(不过,要是苗头不对,即使是靠强硬的手段也想把她带出去。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有危险。)
我以热切的声音这么说。
莉雅丝似乎也同意这么做而点了头。
(有机会的话我也很想带著她逃出境。原则上,我已经请班妮雅准备应付紧急情况的脱逃路线了……这件事确实应该好好考虑一下。)
没错,我们总不能坐视不管,再来就是看时机了吧……
我们从房间的角落回到大家身边。我甩了甩头,换了一个话题。
「对了,老师这两天都在做些什么啊?」
「……调查混种吸血鬼持有的神器。这一阵子,带著神器出生的混血儿好像特别多,但是原因不明。」
持有神器的混种吸血鬼啊。像加斯帕和瓦雷莉也是。
……越来越多了是吧,混种吸血鬼持有者……
老师继续说:
「问题是吸血鬼方面的研究员对于神器的知识有多少并不明朗。原则上,其中好像有些人是像马流士那样靠自己土法炼钢调查了不少东西,但和神子监视者的研究相较之下,还是有许多明显不足的部分,于是我把各种该告诉他们的事情都跟他们说了。」
「……这样好吗?在刚发生过武装政变的国家正值内政动荡的时期做这种事情……而且吸血鬼应该很讨厌这样才对吧……?」
我担心的是,要是一个不注意,那些情报反而会被现在掌控这个国家的政变派利用。还有,我也觉得讨厌其他势力介入的他们,可能会认为老师告诉他们那些事情很多余。
老师说:
「和我会谈的研究员们,都在发生武装政变之前就已经埋首于研究之中了。比起吸血鬼的尊严什么的,他们更专心在听我的话。和圣杯有关的部分主要也都是马流士负责,他们并没有直接造反的打算。所以,我就提供了他们应该要知道的最低限度的情报,毕竟这个国家在某方面也因为神器而濒临危机。」
「为什么?」
老师以复杂的表情对这么问的我说:
「──就是禁手啊。曹操将达到禁手的方法散播到各势力去了,这你们知道吧?」
伊莉娜似乎想通了,并说:
「啊,对现状抱持不满的混血儿让神器到达那个境界之后失控的话……」
老师点了点头。
「就是这么回事。为了逃离欺侮自己的对象变成禁手是无所谓,用来复仇也是常有的事情。问题是怕他们沉溺在禁手的力量之中,不分青红皂白地失控。事实上,现在就已经观测到有这种倾向了。他们也想紧急拟定一些对付禁手的策略,所以,我教了他们许多相关的事情,也答应他们从神子监视者派人过来。这边也和恶魔阵营面临著相同的问题呢。」
都已经答应要帮他们的忙啦。只要是和神器有关的问题,老师的手脚真的很快。
洁诺薇亚苦笑。
「阿撒塞勒老师有些时候果然很心软。」
老师抓了抓头。
「……只是和神器有关的东西我都想回收而已啦。在这种接连发生无法预测的事情的状况下,最重要的就是情报了。尤其是这几年的禁手大拍卖状态,是古早以前根本无法想像的情形,因此,无论是任何事情都会成为贵重的情报。」
曹操他们英雄派研究出来的,达到禁手的方法──火种竟然延烧到这里来啦。也对,在这个有著纯血与除此之外的歧视的世界,要是有人将那种方法流传给下来,当然会有人想尝试。
而且这个吸血鬼业界,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向其他势力求援。大概是只靠自己人将禁手在内部造成的威胁给解决掉了吧。
如果有能够使用禁手,并带著恶意的混种吸血鬼前往人类世界的话……不,说不定已经有这样的吸血鬼潜伏在人类世界的城镇之中了……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
「可惜的是我无法接触到圣杯──接触到瓦雷莉。好像是被马流士独占了吧……要是能稍微调查一下的话,或许还可以想点办法来对付。」
老师这么说,似乎很不甘心。老师唯一无法得到许可的事情就只有和瓦雷莉见面了,大概是不希望对神器知之甚详的人调查圣杯吧。
我问了老师下一个问题:
「冥界……瑟杰克斯陛下那边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啊?老师应该已经报告过了对吧?」
吸血鬼采佩什阵营的武装政变派背地里有前任路西法的儿子──李泽维姆在协助他们,冥界不可能忽视这件事。尤其是同样使用路西法这个姓氏的瑟杰克斯陛下,他的心境想必更是……
老师闭上眼睛,开了口:
「……原则上,我已经向恶魔的高层报告过这次事件和李泽维姆有关,但他们还没做出回应。光是欧几里得•路基弗古斯还活著就已经让他们一团乱了,现在又冒出个李泽维姆来,他们那边现在肯定是乱糟糟吧。瑟杰克斯光是忙著应付那些混乱就无法抽身了,何况『路西法』对恶魔来说就是如此特别,尤其是……这次现身的是至今一直消声匿迹的前任路西法的儿子,李泽维姆。要是躲到冥界角落去的前任政府支持者们,因此而崛起也不足为奇。」
……听老师这么说,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一片沉默。
路西法这个存在是多么特别──即使是恶魔资历尚浅的我也能够深深体会到这一点……前任政府的支持者如果因为那个大叔再次现身而死灰复燃的话,冥界会变成怎样……?不久之前,才因为英雄派大闹冥界,使得旧魔王派在各大都市趁机作乱,还是多亏有塞拉欧格为首的现任恶魔们在,才能够摆平他们……
──也就是说,对你而言是和平,对某些人而言却是痛苦。
对抗恶神洛基之战时瓦利对我说过的话,掠过我的脑中。
……只要我觉得和平,就会有人在某处感到痛苦吗……
──!
正在对话中的我们,突然感受到某种奇妙的感觉。
就像是某种结界笼罩住这个房间似的──但这种感觉并不讨厌,因为我可以感应到一股熟悉的气焰。
──这时,西迪的魔法阵浮现在房间的天花板上,有人从中往下探出头来。
──是那个死神女孩,班妮雅!
「大家好。连接外面和这里花了我好多时间,幸好总算成功了。」
班妮雅在缆车站便在神不知鬼不觉的状况下移动到了城镇上,现在终于露脸了。就连我们到镇上去的时候也没见到她。不过当时有人在监视我们,见不了面也是当然的。
之所以在这个房间张设结界也是为了直接移动到这里来吧。这就是莉雅丝所说的脱逃路线?……应该没有被这座城里的人感应到吧……?
不一会儿,有东西通过天花板的魔法阵掉了下来。
随著东西掉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的,是一道可爱的女孩惊叫声。
仔细一看,是著地失败的爱尔梅希尔德正在揉著自己的腰。接著掉了下来的是彪形大汉路卡尔,不过他倒是成功著地了。最后,班妮雅从天花板上翩然飘下。
看著我们一脸傻愣在那边的模样,爱尔梅希尔德才一副赫然惊觉的样子,立刻站了起来,清了清喉咙,重新郑重地打了招呼:
「各位安康。看来各位别来无恙,真是太好了。」
她打招呼时依然是高姿态……不过刚才著地失败的她害我觉得有点可爱,真不甘心!
「爱尔梅希尔德,你潜入这个国家来啦。」
莉雅丝这么说,爱尔梅希尔德用力点了一下头。
「那当然。在我和特工们无法决定从镇上进城来的路线时,碰巧在小巷中遇见这位班妮雅小姐──在此,我有件事要告诉各位。」
她郑重其事地说,表情也非常认真。
「──我们接获告密,不久之后,马流士•采佩什一派使用圣杯进行的一连串行动,将进入最终阶段。」
──!
加斯帕听了,表情一僵。
进入最终阶段……?
「最终阶段……该不会……」
在老师这么说之后,爱尔梅希尔德如此表示:
「将圣杯从瓦雷莉•采佩什身上抽离出来,完全镇压这个国家。他打算提升圣杯的力量,启动针对这个城镇所有居民的改造计画。」
……他果然要开始行动了吗……!
居然想抽离圣杯!然后藉此完全镇压这个国家?用圣杯改造所有居民是怎样!
老师摸著下巴,眯起眼睛。
「圣杯的部分还在预料之内……不过竟然要把所有居民变成没有弱点的吸血鬼啊。那种东西还能称作是吸血鬼吗?」
爱尔梅希尔德也露出厌恶的表情。
「真是想到就觉得恶心,因为他打算凭圣杯的力量将居民们变成具有吸血鬼特性的其他种生物。我们这些已经进入城镇的卡蜜拉成员们,打算不久之后就开始和采佩什派的政府阵营一起打倒反政府派。」
她们已经开始准备镇压这次政变了啊。
意外得知了真相的加斯帕……他娇小的身体不住颤抖,表情也蒙上了阴霾。
「……请问,抽离圣杯之后,瓦雷莉会……」
「──会死。他们八成是打从一开始就打算在圣杯的成长和研究都进行到相当程度之后,就从她体内抽离出来吧。要是持有者死去,神灭具就会转移到下一个宿主身上。为了避免这种状况发生,先将神器抽出来留在手边,就不需要担心损失,可以继续使用下去。」
老师毫无掩饰的这番话,让加斯帕瘫坐在地上。
「……怎、怎么会这样,马流士先生说会让她得到解脱……说她可以去日本……全部、都是骗人的吗……」
莉雅丝温柔地抱住眼泪流不停的加斯帕。
「能够卑鄙到那种程度的男人也没几个了吧──真是不愉快到了极点。」
莉雅丝的双眸,充满了危险的愤怒之色。
「是啊,看来,既然事情都变成这样了,就得在他让瓦雷莉『解脱』之前将她──」
我愤而如此表达决心,就在这个时候,窗外突然传来耀眼的光芒,照遍整个室内。
现在并不是白天,距离日出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连忙靠到窗边观察外面的状况。
──只见一道巨大的光墙围住了城堡!
这是……魔法阵的光芒吗?
老师看见这幅景象,啧了一声。
「……被先一步了吗!他们大概察觉到卡蜜拉阵营的动作了吧。那些家伙打算在这个时候开始抽离圣杯的仪式!这……虽然是相当独创的刻印,但那肯定是为了将神灭具从持有者身上取出所绘制成的术式!」
取出神灭具的术式魔法阵的光芒──
该死!马流士那个家伙已经动手了吗!我们再不快点就会来不及救瓦雷莉了!
爱尔梅希尔德站到班妮雅所设置的,通往城外的魔法阵中央。
「我从外面和同伴们一起行动,你们也快点离开这里吧。」
听爱尔梅希尔德这么说,老师叹了口气。
「就连在这种状况之下,你们还是打算拒绝我们介入吗?对方和恐怖分子有挂勾,那些邪龙肯定也会出来喔。」
即使在这种状况下,爱尔梅希尔德还是露出强势的笑容。
「没错,吸血鬼的问题由吸血鬼解决──」
说到这里,爱尔梅希尔德闭上眼睛。
「……我是很想这么说,但我们的卡蜜拉女王认可了各位的援助。」
她以不满的语气这么说。事情已经到了不是她们认不认可的地步了吧……但她们还是有她们的藉口和面子要顾。虽然我觉得那些根本狗屁不如。
爱尔梅希尔德看向加斯帕。
「加斯帕•弗拉迪,你想抢回圣杯──抢回瓦雷莉•采佩什吗?」
「当然!」
加斯帕毫不考虑地这么说。爱尔梅希尔德听了,点了一下头。
「那好。既然加斯帕•弗拉迪要去的话,我可以认可各位与他同行。辅助、保护他的工作,就拜托各位了。因为我们的目的,原本就是利用加斯帕•弗拉迪来阻止瓦雷莉•采佩什的行动。」
居然可以说得这么傲慢!这个女人,在这状况下,满脑子还是想著这些……!
「那么,我先走一步了。麻烦你,再帮我打开通往外面的路线。」
爱尔梅希尔德要求班妮雅再次展开转移魔法阵。
「没想到你会这么乾脆地交给我们呢。」
虽然她大放厥词,但关于抢回瓦雷莉的工作,倒是什么也没说就交给我们了。这让我有点好奇,所以这么问。
「因为我很看好你们的实力。」
她露出讽刺地笑,从转移魔法阵──掉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啊──」
魔法阵那头传出了尖叫是怎样……班妮雅轻轻吐了一下舌头。
「连过去的地方也还是某个室内的天花板啦。」
……唉呀,她又摔到地上去了是吧……
加斯帕以坚定的眼神强烈表示。
「……我要拯救她。我想拯救瓦雷莉!各位!拜托!拜托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
……瞧你的表情,不就是个堂堂的男子汉嘛。
我对学弟露出笑容。
「那还用说吗。这也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之一啊!我们去拯救瓦雷莉吧!」
洁诺维亚也扛著杜兰朵,毫不畏惧地笑著。
「当然会帮你啊,你是我的学弟嘛,包在学姊身上。说到凭力量克敌制胜的话,来几个我都可以打给你看喔。」
木场也接著说:
「那我就是凭技巧克敌吧。面对经过强化的纯血种吸血鬼们能够打到何种程度,身为吉蒙里的骑士,我一定要试试看。」
伊莉娜和爱西亚也向前踏出一步。
「没错没错,二年级就是为了要帮忙一年级而存在的啊!身为天界代表,我要惩罚那些坏吸血鬼!」
「是的!我也会加油!情、情况紧急的时候,我还可以叫内裤……法夫纳先生出来!」
小猫牵起加斯帕的手,露出微笑。
「……朋友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小加,我也会帮忙。」
朱乃学姊温柔地拥抱加斯帕。
「呵呵呵,我也会帮忙喔。」
最后,我们的主人──莉雅丝•吉蒙里对加斯帕毅然决然地宣言:
「走吧,加斯帕。吉蒙里眷属、神秘学研究社,怎么可能会放著遇上麻烦的社员不管呢!」
大家坚决的战斗意志让加斯帕眼眶泛泪,但他强忍著,没让泪水流下来。
「一诚学长、社长、小猫、各位……好!我也会加油的!」
班妮雅和路卡尔也说了:
「我们也会帮忙喔。对吧,路卡尔大哥。」
「……嗯。完成苍那大人的命令,才能算是西迪眷属。」
就在我们斗志高昂时,老师和罗丝薇瑟在离我们稍远的地方对彼此说著:
「年轻真好啊。对吧,罗丝薇瑟老师。」
「我也是年轻人好吗。算了,我也会尽情施展魔法的。」
既然大家的意见一致,我高高举起拳头。
「那么,神秘学研究社加上学生会的两位新人,要正式出阵了!让他们见识一下,人称火力狂的我们的突破力有多强!」
『喔喔!』
驹王学园恶魔,出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