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棺姬嘉依卡(棺姬柴卡)
  4. 第五卷
  5. 后记
  6. 繁体版

后记
2017-06-23 14:12:36

		

亲爱的读者你好,我是“轻小说匠”榊一郎。
在此献上《棺姬嘉依卡》第五集。
轻小说常常被说是“角色小说”——登场角色是否别具特色到能让读者们纷纷喜欢上——轻小说的人气有无,的确有很大一部份与这一点互相依存。哎,虽然最近在一般小说类,这种倾向似乎也越来越强了,这方面先暂且不提。
小说和漫画不同,图画本身并无法由作者自己来画,大部份都得仰赖绘师的帮忙。因此,在角色的外形容貌设计上,不管再怎么尽心尽力,也还是会有无法尽如人意的部份(比起文章地平铺直叙,视觉上果然还是绘师的图更具数倍以上的震撼力,所以如果太过于苛求这一点的话,很有可能会自取灭亡。)
那么,形塑角色时,究竟要在哪儿补足细节才好呢?若是小说的话,恐怕就只有“台词的运用技巧”、“与台词相辅相成的性格设定”、以及“角色的名字”这些部份了。
顺道一提,“嘉依卡”她的名字原本是要取作“斯维特莱纳”(是的,这名字现在被拿来用作机动车的名字了)。但因为从“娇小的女主角抱着巨大机杖、背着棺材”这样子的“角色设定”来看的话,这名字有点太高级过头了,似乎有种造作虚浮的感觉——被责任编辑M女士如此打回票之后,又历经周折,最后总算决定采用“嘉依卡”这个名字了。
名字便不消说了,但我一直想说希望能塑造出、应该要塑造出一种别具特色的说话方式,结果想出来的就像你们所看到的这种“只言片语”的样子呐。我意欲表达出“身材娇小、尚显稚气、勇敢无畏的女主角”的印象,如果能让大家看出来她的“稚气”和“就算是用破碎的只言片语也想要说出来的拼命性格”就好了呐。
仔细想想这个特征——虽然当初开始写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会发现其实就是典型幼童的可爱之处呢。
我们家现在有个快满三岁的女儿。
在她满二岁之后,开始会开口连续说些二、三个零碎的单词。虽然是只言片语,但听起来却相当有趣。这种单纯只是单字排列的说话方式,虽然只是一点点,一滴滴地变化,但渐渐地就转变成串符合文法的说话方式了。
在那之后,女儿或许是因为别人听得她的话而感到开心吧,所以非常积极地主动找人攀谈。但另一方面,毕竟她还只有三岁而已,大人听不懂她话中含意的情况还是很多,这种时候她就会表现得很着急不已的样子。
她这个样子,哎,真的是很可爱啊。
我本来以为这种心情只是出自于身为父母的偏爱、只有自己的小孩才这么可爱……但看到其他差不多岁数的小孩也像这样子结结巴巴地拼命说着话的时候,我心里头也会涌现出一样的心情(在小孩的音乐教室或体操教室时常会看到)。这应该是大家普遍都会有的心情吧。
也就是说呢——比起恋爱之类的感情,托鲁对嘉依卡的感情,应该比较近似于对待年幼家人的感觉吧——我现在才突然作如是想。
哎,不过因为他们之间应该还不到亲子之间的差距,所以应该是把她当作“妹妹”之类的吧(然这样感觉阿卡莉似乎没有立场可言,不过那家伙也很难说她是个普通的妹妹呐)。
至少托鲁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嘉依卡是异性,反之亦然,嘉依卡也跟他一样。
今后托鲁和嘉依卡两人之间的关系会变得如何,我就先不谈了。不过我想:他们若要发展成恋爱关系的话,恐怕需要发生某种能让关系重新洗牌的戏剧性大事件吧。
哎,我只是认真想想而已,故事是不是真的会发展成那样,我就不知道了。
我就连平时看着小孩,脑中的一小角也会思考着“不知道可不可以拿来当作故事的题材呐”。写小说的人,真不知道该说是不是造业太深呢,就各种层面而言,可真是种令人头疼的生物呢。
作者我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而有些恍恍惚惚、精神低迷(尤其在第二个小孩出生之后,生活被折腾得一团乱,导致睡眠不足)——和我这后台(?)的情况全然相反,小说本篇已经华丽丽地准备就绪了。
话说,我一直很想写一次看看纵长型的飞天要塞呢。
但愿各位读者们会喜欢。
我每次每次都给绘师“なまにくATK老师”添了许多麻烦,而这次因为种种原因,交稿延迟得特别晚,所以给他带来的困扰程度比平常还要更加严重。真的非常对不起他,还有真的很谢谢他。借此后记向他表达我的歉意及谢意。
那么那么,亲爱的读者们,下一集再会啰。
2012/10/12 榊一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