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鸠子与我的爱情喜剧
  4. 第三卷
  5. 第二章
  6. 繁体版

第二章
2017-06-23 03:41:43

		

「平和岛同学,平和岛同学,方便说话吗?」
交换日记开始几天以后——
我在学校走廊上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叫住。
「嗨,佐藤同学,你好啊。今天天气也很好呢。」
「嗯,平和岛同学你好,天气真的很好!」
我的朋友兼风纪委员长的佐藤千鹤,一如往常露出令人温暖的笑容。
附带一提,她在不久前表示有辞去风纪委员,加入学生会的意愿,此事至今依旧遭到鸠子的否决。不过佐藤同学也没有因此气馁,不屈不挠地表示:「总有一天,我会得到鸠子同学的认可,加入学生会!」她乍看之下是温顺恬静的女生,但其实个性很坚定,所以说不定日后真的能让鸠子让步,得以进入学生会。佐藤同学虽然没什么爆发力,锲而不舍的部分倒是有目共睹,何况就像童话故事里面说的那样,有时候获得最终胜利的不一定是兔子,也有可能是乌龟呀。
这一点先搁置一旁。
且看佐藤同学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我现在一个礼拜会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在走廊被她叫住,彼此分别代表风纪委员和学生会,进行一些意见交换和校园活动的磋商。看样子今天她是为了后者而来。
佐藤同学从抱在胸口的写字板上抽出一张像是资料的文件。
「嗯,我今天想与你讨论的,是下下礼拜的校内游泳大会。」
「游泳大会?」
我跟着复诵一遍后才想起。
对喔,差点忘了我们学校也会举办那一类的活动。
不过虽然称之为比赛,倒也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比赛。顶多举行班际对抗来比赛成绩秒数,得到佳绩的班级能够得到一点小奖品(像是学校食堂的餐券),大致上就是这样。这类比赛和校庆相比,不管是规模还是事前筹画都相对简单许多,编派给学生会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多。换言之,那些活动几乎不超出我们日常活动的延伸范围:说得再难听点,就是让人有些意兴阑珊。
不过说到这个,现在已经是谈论游泳的时候了啊。
不知不觉就要夏天了,时间过得好快。
对我而言,这一点更值得关注就是了。
「嗯,所以啊……」
佐藤同学说明了一下写在资料上的内容后表示:
「这个游泳大会虽然每年都不太热络,但好歹也是一个各个年级的班际比赛活动。就算不能办得像运动会那样盛大,我还是想办得热闹一些,毕竟学校也会赞助餐券一类的商品……」
「嗯嗯。」
「况且这个时期临近暑假,除了期末考之外,也没什么像样的学园大事了。学生们也因此有点无精打采,或者说无从发泄他们的精力。」
「是啊,好像真有这种倾向。」
「可是啊,人只要有多余的精力,就会想找个方法把它消耗掉。而且再过不久就是暑假,周遭又充斥那么多的诱惑,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期。我们身为风纪委员,对这一点感到非常忧心。」
「原来如此,确实会让人忧心呢。」
「所以从我们风纪委员的立场来看,能够盛大举行游泳大会,让它起到消耗学生精力的作用是很重要的事。平和岛同学对于这一点怎么看呢?」
还需要怎么看?
我只能说按逻辑思考,她说得完全没有错。就算得耗费劳力时间,学生会本来也有义务要承办这些工作。
「嗯,我觉得很好啊,值得我们试试看。」
「是、是吗?不过不晓得办不办得成……」
「那就看我们怎么去做了。至少对学生会而言,我们没有立场去否决让我们学园变得更好的提议,而我个人也很赞成。真不愧是佐藤同学,你想了一个很棒的点子。」
「嘿嘿,真的吗?听你这么说,我还满开心的。」
「我甚至觉得,这种提议其实是我们学生会应该去设想,而非要靠你们风纪委员会来提点。真有一种被超前一步,『输了!』的感觉。」
「哇,真的让你这么想了……」
佐藤同学一时急了起来说:
「我其实有考虑过,我们风纪委员会是不是不该插手这件事。抱、抱歉,如果我让你有什么不舒服,我向你道歉。这样果然算是一种越权行为?或说是滥用职权?」
「呃,别在意啦,是我表达不当。我们很欢迎风纪委员会的建议啊,而且若是佐藤同学的建议就更欢迎了。所以你不要介意。」
「是、是吗?那我就承蒙你的好意,试着尽量不去介意。嗯,不介意,不介意。」
说归说,佐藤同学还是一副很介意的样子。
嗯。
她还是一样好有礼貌。
风纪委员会又不是学生会的下属组织,她大可不必这么客气。甚至就算神经大条一点,肆无忌惮一点也没关系。但这也就是佐藤同学的优点。
「啊,对了,平和岛同学,有一点我希望你别误会。」
「……?哪一点?」
「就是我今后也打算像这次这样,不时提出一些建议。」
「嗯,这样很好啊。」
「不过我这么做,并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图喔。我并没有希望透过这样提出各种企画,提升个人绩效,藉此获得鸠子同学的认可,让我有朝一日可以加入学生会。这一点请你务必别有所误会喔。」
「喔,好的。」
……嗯。
这种说反话的方式实在很有佐藤同学的风格。
不过没差啦,是还满可爱的。
「嗯,总之就是这样。剩下的事就拜托你了,平和岛同学。」
「0K,我知道了,我会做好配合的措施。」
「也帮我向鸠子同学说声请多指教喔。」
「嗯,我会确实转达。」
「另外,可以的话,希望你能确实告诉鸠子同学,这次的提案是我想到的点子,企画书也是我交出来的。」
「好啊,我会尽量帮你美言几句。」
「好,那我差不多该走了。」
「嗯,佐藤同学再见。」
「平和岛同学再见——啊,对了,我忘了说……」
原本已经转身的佐藤同学,直接又转了三百六十度回来。
再次面对我说:
「嗯,我想到有件事情想问你。」
「嗯?什么事?」
「就是,我无意间耳闻到一件事……嗯,这只是有人在传啦……」
「嗯?」
「就是,我听说平和岛同学最近与鸠子同学、凤同学两人开始交换日记,这是真的吗……?」
佐藤的态度欲言又止。
犹豫不决。
微低着头,一脸探望地问出这段话。
「嗯,是真的啊,就在不久之前。」
「……!真、真的……有在交换?」
「嗯,这件事有点说来话长,总之事情就变成那样了。」
「这样啊……是自然而然发展成那样啊。嗯……那就是说,你现在与鸠子同学或凤同学其中一人在交往吗?或是同时和她们两人在交往?你们彼此间,难道已经是男女朋友了……?」
「不,这个嘛,这个部分其实不太好说明,我不晓得该怎么说才好。」
「是、是这样吗?」
「嗯,一言难尽。」
「呃,怎么会难以说明呢……我觉得这种事,应该是要当事人彼此认定对方为情侣才能成立。若非如此,我应该不会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才对……」
嗯。
我能理解佐藤同学此刻的迷惑。
不过这件事实在有点复杂,感觉上我们目前的这种关系,是在接二连三的随机应变与留待观察之后,才成形于一种奇妙的平衡之上。
就在此时——
叮当——叮当——
走廊上响起上课钤。
「哇,要开始上课了,我得走了。」
「嗯,我好像也非走不可了。」
「那我们今天就先这样啰,平和岛同学。」
「是啊,谢谢你今天主动提出的这份企画。」
「不会,我才要谢谢你!啊,刚刚的话题我下次再问你,再见啰。」
话一说完,佐藤同学便急急忙忙跑走了。那模样会让人联想到跟在妈妈后面的小花嘴鸭,相当可爱。
好了。
事不宜迟,这份由风纪委员长主动提出的企画,今天放学后就立刻拿到学生会审议吧。
*
「其实我常常觉得,千鹤她好见外喔。」
于是,在放学之后——
我将这件事的始末告诉学生会的成员们后,杏奈率先表示意见。
她皱着眉头,噘起嘴,毫不掩饰她此刻的不悦。
「我和千鹤交情明明这么好,怎么有事不直接找我谈呢?我们除了私底下是朋方外,公事上彼此也是风纪委员长与学生会副会长啊。」
「嗯——是啊。」
「以出版社作比喻,我们的关系就像是营业部和编辑部啰。两个部门之间相处融洽,彼此间有着紧密联系,才能创造出更叫好、更叫座的作品吧?」
「我觉得不一定耶,毕竟出版社是由许多人构成的组织,应该也有一些出版社的营业部和编辑部处得不是很好吧?即便如此,他们应该还是能够尽责地创造出品质、销路皆好的作品。」
「喂,你不要挑我语病好不好?我真正想表达的,是为什么千鹤不直接来找我这一个问题。」
砰的一声,杏奈拍了下桌子。
佐藤同学之所以不来找你,是因为她不懂得怎么与你相处——要是我真的说出这句话,那就不是抓语病,而是讲话太直白了。所以还是别说出来比较好。
「嗯,先不说这件事情,我们来讨论游泳大会吧—杏奈有什么看法?」
「还有什么看法?」
杏奈扬起半边眉毛,像是有点不懂我为何这么问的意思。
「这完全是件好事啊。虽然现在已经很接近比赛的日子,很难说有没有时间进行充分准备,但我觉得很有付诸实行的价值。这本来就是我们学生会的职责之一,更何况这次的提案人是千鹤。」
「原来如此,我的意见也和你差不多。」
「我也觉得你应该会这么想,问题是——」
杏奈视线一转,看向会议桌的主位。
我们的学生会会长——扑克脸冰山女仆鸠子此时不动如山地坐在那里,正看着堆积如山的资料。
「我们学生会现在已经彻底诞生了一个独裁政权,或者说是恐怖政治体系。就算我们两个都举双手赞成,某人只要摇一下头,一切就都是空谈。」
「我认为很不错。」
鸠子轻描淡写地予以肯定。
她一边以极快的速度看着手头的资料,一边表示:
「我认可风纪委员会的提案。这次的游泳大会不要按照往年的方式办理,而要花些巧思,办得盛大一些。另外,凤杏奈同学——」
「呃?」
突然被点名的杏奈有些不知所措:
「怎、怎样?」
「我任命你为这次活动的企画负责人,请你多加担待。请你在明天放学以前想出两个以上的点子。」
「咦?明天?喂,这么快。」
「你办不到?」
「唔,不……不是办不到,只是时间上有点——」
「二十四个小时应该很足够吧。等到哪天出了社会,你会有一大堆事情必须在更短的期限内交出。而且你刚才也说过,现在已经很接近比赛的日子。时间都已经如此紧迫,你还不设法挤出可以有效利用的时间,那是要怎么样?」
「是……是没错啦。」
「请不要让我失望,凤杏奈同学,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咦?期待……?」
「我会将这项任务交付给你,正是因为看重你在学生会这么长的资历。如果是你,一定能办得到。万一要是我看走眼……好吧,虽然我不太想这么决定,但也只能委派这项任务给少——」
「我做!我愿意去做!」
杏奈充满干劲地站了起来:
「这项任务我接下了!我会接下这项任务,独力完成!只要赶在明天放学前完成就行了,对不对?」
「不,单单赶着完成是不够的,在有限的时间内交出最棒的成果,才是我们学生会成员应该要有的能力。这项要求难度是不低……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做得到。」
「0K!我不会辜负你的期待,你就安一百个心,彻底信任我吧!好,既然都已经讲好了——」
杏奈开始收拾身边的东西:
「我想尽快构思有什么创意,所以今天就先回家了!好,今天就来熬夜吧!我得打许多电话,与各方人士讨论相关事宜!」
她一边说着,一边以仿佛上班族一到下班时间,就以惊人速度离开办公室的气势奔离学生会办公室。
只剩下我和鸠子两人留在办公室里。
「……鸠子,我问你……」
「什么事?」
「你有什么阴谋?」
「使用阴谋这个字眼也太失礼了些。」
鸠子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手上的资料,极为平淡地说:
「我只是试着控制凤杏奈,将她玩弄于股掌间,让她做一颗对我有利的棋子而已。」
「我觉得那种想法已经充分是一种阴谋了……」
「没有那回事。」
她轻轻叹口气:
「我其实反倒想施展更多的阴谋诡计,结果凤杏奈却让我的一切计划泡汤。」
「……?怎么说?」
「视情况分别使用糖果和皮鞭,对上位者而言是个不可或缺的技能——这一点少爷应该也能够理解吧?」
「嗯,是啊,我觉得那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技能。」
「所以我这次原本想向少爷示范一次如何应用这个手段。对于平常便对我抱持反抗心态的凤杏奈,我基本上都是用皮鞭予以回应……」
「所以你想偶尔也赏她一块糖吃,是吗?」
的确,鸠子今天真的难得地给予杏奈肯定的意见,而这个作法成功奏效,让杏奈喜孜孜地遵从她的命令……嗯?这样不就已经完全照着鸠子的剧本在走了吗?所以糖果皮鞭策略彻底成功了?
「这并不是我的剧本,一点也不是。」
鸠子的语气依旧平淡,不过翻阅资料的动作却加快了一些。
「坦白说,她太好摆布了。我本来以为平常那样大力鞭打,想拢络她可能需要再花点力气……才说没两三句,她就这样乖乖听话,不就害得我反而没机会施展给糖吃的技巧?我本来想要让少爷见识一下,如何让心中充满矛盾的凤杏奈一步步沦陷,最后不得不全面屈服于我的过程,藉此作为让少爷学习的一个示范。」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
嗯——
鸠子的超级虐待狂倾向依然威力不减。
「总而言之,我的算计落空了。她这个人本来就不堪大用,想不到连这种变化球式的驱使方式也帮不上忙,真是极端不堪大用,就像让人不知怎么处理的产业废料一样。」
「这样不是很好吗?何况我认为那也是杏奈的优点之一。别的不说,像她那样单纯的女生,光是在旁边看着就让人觉得可爱了。」
「哦?你对她赞不绝口呢。」
鸠子的眼睛微微眯起零点五毫米。
「既然这样,少爷应该和凤杏奈正式成为男女朋友才对,而不是像前几天那样,弄些莫名的小手段来模糊彼此的交往。」
「唔哇,我自找麻烦了……总而言之——」
我连忙转移话题:
「你可以想成自己顺利处理了杏奈这一名部下的情绪,激发她的斗志,这样应该就很好了吧?要是杏奈表现优异,想出很棒的点子,那样也算是大有斩获。况且以杏奈的能力来说,这个机率应该很高才对。话说回来,鸠子能够那样管理下属,对我而言也很有参考的价值。」
「……嗯,好吧。」
鸠子轻哼了一声:
「如果凤杏奈能乖乖当我的棋子,做出还可以的表现也就罢了。万一她不堪大任,我就闲闲没事先豢养着:如果给我增添麻烦,也只要将之排除即可。但就算她派不上什么用场,能充当我教育少爷时使用的教材倒也不错。只是对她过度的期待似乎也有些残酷。可以说现在这样子,或许就是最妥当的情况了。」
说完后,鸠子再次将注意力放在看资料的工作上。
看着她工作的模样,我心想——
难道……鸠子其实不是很懂得该怎么应付杏奈?
基本上,鸠子在面对杏奈时占了压倒性的上风,这一点从她先前透过学生会选举,将杏奈从学生会会长的宝座上拉下来那件事也可以清楚看出。而从两人后来的互动来看,杏奈每次只要一对上鸠子也都会居于劣势,导致前者每天都眼眶泛泪地说:「我总有一天要让鸠子甘拜下风!」
不过等等——
杏奈即使被整得那么惨也依旧毫不气馁,还是能够继续和鸠子相处,这一点其实很厉害不是吗?
反之,从鸠子的角度来看,她看到杏奈被自己打击得落花流水,却依然不以为忤的模样,心中又是怎么想的?
打个比方来说,杏奈这样仿佛就像不论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赶它走,却还是会摇着尾巴跑回来的小狗一样……对想赶它走的人而言,这样感觉上就不是可爱,而是一种心理压力了。
她甚至有可能觉得,对方干嘛不干脆露出獠牙,让彼此处在一个你死我活的敌对立场,反倒更轻松愉快。
不过仔细一想,佐藤同学似乎也很不懂得如何和杏奈相处。她并不讨厌杏奈,甚至对杏奈抱持一股敬意,可是就是不太想靠近杏奈。我和佐藤同学接触时,能颇为明显感受到这样的气氛。对于个性温顺的佐藤同学而言,这应该是个很稀有的情况。
说不定佐藤同学和鸠子两人在面对杏奈的时候,都会有种只要与杏奈有所接触,自己的步调就会莫名被打乱的感觉。原来如此,这样推论下来,就是杏奈的个性很不受他人影响,或者说她在自己也毫无意识的地方有着唯我独尊,抑或是我行我素的倾向……
嗯。
我现在或多或少,可以体会她们觉得很难跟杏奈相处的心情。
可是话说回来,杏奈对大多数的学生来说,是个令人喜爱的吉祥物角色。即便她从学生会会长失势,沦为副会长,她的人气依旧不动如山,就这点来说实在有趣。
哎,真的耶。
凤杏奈这女孩,就是这么有趣的一个人。
「你在那边沾沾自喜做什么?」
——鸠子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女仆学生会会长不知何时,已将视线自手头资料移开,以一种观看洗衣机里缠聚成团的污垢一般的眼神看着我。
「你若有时间沉浸于幻想与我发生性行为的快感中,不如将那时间花在努力提升自我,让自己在财团候选继承人的道路上向前迈进,即便只前进一根头发的距离也无妨。我认为对现在的少爷而言,那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任务。」
「嗯,财团方面的事情的确很重要,不过现在是学生会的时间,而我是学生会的一员,最具有优先顺位的应该是学生会的工作才——呃,等一下,可以不要若无其事说出那么难听的话吗?我并没有沉浸在幻想与鸠子发生性行为的快感中好不好?」
「这句话实在没有可信度。少爷平常看着我时,总是带着一副色魔的眼神,何况众所皆知,你无时无刻都想得到我这句身材超群的肉体。我想,你沉溺于不良幻想的时间应该不限于此刻,而是一天到晚二十四个小时吧。」
「我才没有沉溺,真的啦!」
对于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反而很难进行那种幻想吧。我想许多人应该都会同意。
「嗯,好吧。」
鸠子一副极为不情不愿地接受我的说法。
「不论如何,你有空在那边窃喜,还不如找件事情精进努力。你应该不会没有事情做吧?比方说家庭代工之类的。」
「……你在谈一个财团候选继承人应该做的事情时,第一个提到的竟然是家庭代工,那样感觉也很诡异吧……好啦,总之我会努力的。」
就这样。
到了隔天放学之后,在学生会办公室里——
「这个时刻终于来临了!」
杏奈站在我和鸠子面前,情绪高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她将看似她自己制作的企画书发给我们…
「老实说,我自认自己这次还满全力以赴的。你们看过之后就会知道,这次的企画真的很棒。啊,请放心,我当然也会利用白板仔细进行各项说明。」
「……杏奈,你的斗志好高昂呢。」
「那还用说!我昨晚根本没有睡觉,现在处于一种亢奋状态!来学校后又和各相关单位进行联络、协商洽谈,完全没有在上课!」
「呃,还是要好好上课啦……」
「无所谓啦,这世界上有个东西叫作优先顺序!对现在的我来说,拟出这次的企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比学校提供的课程更为重要!就像所谓的企业实习!」
「自吹自擂到此为止……」
鸠子此时插话进来:
「现在就为你的企画进行简报吧。附带一提,所谓的企业实习,指的是学生在某特定期间以实习生的身份到企业任职,以作为将来就业参考的一个制度。只是一个补充,请勿见怪。」
「这样啊,多谢指教!那么我就开始说明企画了!」
即使话说到一半被鸠子打断,杏奈也未表现出任何不悦,反而露出更强烈的笑意,并在白板上书写起来。
最后她写出了——
「大舰巨炮主义」。
这六个大字。
「这次的概念就是这个!」
砰!
杏奈拍了一下白板。
「呃,虽然你信心满满地说『就是这个』……」我插话并露出(=w=)的表情表示:「可是我听到你这个过时的概念,真的不晓得该如何反应耶。它不是让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吃大败仗的原因之一吗?」
「没错,这概念很过时!但重点就在『过时』这两个字!」
杏奈夸张地挺起她的巨大胸部说:
「因为如今在我们的国家中拥有权力,而且又生龙活虎的人,全都是泡沫时期或是更早以前景气好的时候的人们。我们如果将他们往那个方向诱导,他们就会因为这样好像让人很怀念,而乖乖咬下我们设计的诱饵。这么好用的手段,岂有不采纳的道理?所以我才会故意提出大舰巨炮主义这个词,试图以复古作为诉求。」
「呃,抱歉,我抓不到你要表达的重点。」
「总而言之呢——」
她边说边翻开企画书:
「要将游泳大会办得无敌好玩、霹雳热闹,我们需要到处去拉拢赞助商。所以在讨论比赛内容之前必须先搞定这一点。只要经费和人员都拉到,稍微点个火加以引爆,无论如何都会热闹滚滚。」
「嗯嗯?」
听她那么说,我首度翻阅起手上的企画书。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呃。
喂喂,咦咦咦?这是怎么回事?
上头几乎没有写到任何与比赛有关的内容。这一点真的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般正常的企画书,都会记载关于那方面的事情不是吗?
没写比赛内容,那上面写了什么?答案是全是杏奈刚才反复强调的,与拉拢赞助商相关的事情。上头简洁且详细地记载了杏奈打算如何拉经费与找人合作,以及她现阶段的一些预测看法。
如果只是这样,我的反应大概只会是傻眼加叹气而已,但她列出来的候补赞助企业实在让人瞠目结舌。上头密密麻麻,一整排都是大家都至少略有耳闻的公司名称。其中包含了制造商大厂、一流广告代理商、著名贸易公司与超知名的银行。附带一提,平和岛财团的几家关系企业也散布在名单各处。
呃,这是什么东西?
她要从哪去拉来这些赞助商?况且谁有那种人脉,可以接触到这么多家公司啊?就算真的有人脉,又要由谁担起和这么多家公司交涉的重责大任?就常识而言,光是要和其中一家公司安排会面都已经很困难了,想从中获得什么成果,不是更难——
「我已经拉拢好了啊。」
杏奈这么说。
我那极为理所当然的疑问,获得这么一个简洁的回答。
咦?等等,「已经拉拢好了」?那是什么意思?
「但不是每一家都圆满成功就是了。」
杏奈又用力地挺起她那巨大的胸部说:
「我和绝大多数的赞助商都洽谈得颇为顺利,看起来是能募集到充分的经费与人力。唯一有困难的就是时间,因为只有时间是没有办法轻易买到的啰。不过没关系,这一点靠冲劲和人海战数应该多少可以解决。」
「……那是什么意思?是说你写了这份企画书后,已经和许多家公司进行接洽,并且已经大有斩获?是这个意思吗?」
「我刚刚不就这样跟你说了吗?」
「……可是这上面列的清单,标示的净是一些知名企业耶。你是怎么和这些公司接洽的?」
「咦?当然是透过以前的人脉啊。」
听了杏奈的解释,我大感疑惑。
「啊!」
对喔。
这么说来还真是那样。
我真的差一点快要忘记,杏奈以前可是家世甚好的千金大小姐,能在宴会或是其他场合认识许多有力人士也很正常——呃,等等,即便如此,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吧?毕竟现在的杏奈和以前不同,只是很平凡的一般人而已……
「当然,我也有请我爸妈帮忙。」
杏奈耸耸肩说:
「不过只限于我认为请父母帮忙会比较省事的对象。我自己就认识的对象,我都是自己直接去交涉。不过还好啦,只要找到施力点,接下来就是冲劲和毅力的问题了,也没什么好自豪的。」
不不不,完全没有这回事。
假设真的能够从这份清单上的企业拉到赞助,那到底能带来多少获利啊?就算只从一家公司要到数千圆到数万圆不等的赞助费,我们也能提供更好的奖品,让学校原本的奖品变得黯然失色。不,如果真有那个意思,要募到数亿甚至数十亿的资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呃,重点不在这里。能够在一晚就拉到这么多企业的赞助,这件事的价值根本无法以金额来估算。
这该怎么说……
真的是太夸张啦。
就算超出正常限度,好歹也有个极限好吗?
我自认先前对杏奈的评价本来就不低,但不得不算是我完全看走眼了。我真没料到,她能钓到这么一条大鱼……
「那现在还来得及吗?」
鸠子不理会陷入无言的我,一边大略翻阅企画书,然后询问:
「你大动作找来这么多的出资人,光看就知道这过程需要大规模的准备和协调。更何况企画主旨本身甚至不是一间学校的校庆,只不过是游泳大会而已。对于这个部分,你有何打算?」
「我会设法解决!」
杏奈坚定地回答:
「现在看来是可以拉到许多人,其中也不乏和我交情很好的人!所以没问题!应该没问题!」
……杏奈的口气虽然坚定,但几乎没有确切根据。
哎,你现在好歹是在作企画简报,应该再提供一些实质性内容,增加你的说服力吧——就在我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
「好,就这样吧。」
鸠子毫不理会在一旁整个人呆住的我,点头予以肯定。
「除了企画拟定,执行部分也全权交由你负责,你可以照自己的想法尝试看看。」
「真的?呵呵呵,鸠子,你真的很明理耶!」
杏奈开心得都快跳起来了,随即收拾她的东西说:
「好,那我就出去啰!」
「呃,出去是要去哪里?」
「当然是去继续交涉啊!我要去和广告代理商还有活动企画公司开会!现在已经没什么时间,所以速度是一切的重点!掰掰,明天见!」
「啊,好,明天见。」
我很正常地回话,不过好像没什么意义。因为连杏奈自己话都还没讲完,便已冲出学生会办公室了。
后头只剩下一脸呆滞的我,和一如往常平静处理着文书作业的鸠子。
「少爷,你那表情是怎么回事?」
「咦?」
「你的呆愣表情看起来像是被狐狸戏耍了一番(注:日本谚语,为遇到出乎意料之事,整个人愣住之意),或是在大白天目睹百鬼夜行似的。我不得不说,你那模样距离财团继承人应有的仪态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唔,不是啦……」
我连忙调整自己的表情。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有点太夸张吗?」
「什么太夸张?」
「杏奈的企画啊。她一个晚上便做出那样的成果,老实说是很惊人。可是这毕竟也只是高中生的企画而已,应该有个适合所谓高中生的程度或是水准吧。」
「就算她的企画幼稚了点,应该也无妨吧。因为拟定统整这个幼稚企画的人不是一般成人,而是还在念高中的凤杏奈。」
「但再怎么说,那样最后应该会变成很多地方都由大人接手。可是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我们学生亲力亲为,不就没意义了吗?」
「企画越庞大,要做的事情就会越多,更何况这个案子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人手再怎么多都不够用吧。到时候,我们若将这些工作分派给学生们,他们想必会累到抱怨连连。所以你不需要顾虑这一点。」
「嗯……可是这种事情,学校的理事会应该会制止吧?」
「我们能够和理事会进行交涉,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对于这点,凤杏奈应该也很清楚才对。说不定她已经私下进行处理了。假使没有,我也可以负责那一区块。」
「但除此之外,家长会或是一些学校家长也可能会有意见——」
「少爷,你现在很不甘心吧?」
鸠子的视线自手上的资料抬起。
「凤杏奈表现得这么突出优秀,让你有种输给她的感觉,再比对到自己现在的立场,你又觉得这种作法有些值得非议的地方。你现在会露出那么无法接受的表情,应该是因为那样吧?」
「唔……」
我被鸠子说得哑口无言。
对喔,原来如此。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
杏奈的手腕无庸置疑很突出,我严重怀疑现在的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出那样的事——嗯,没有错,我果然是心有不甘。毕竟我是个男生,更何况我有志成为平和岛财团的继承人。见到对方表现得如此优秀,当然多少会感到心慌意乱。
更何况,今天让我这么在意的人是杏奈。
我偶尔会觉得自己欠缺对她的了解。她平常的表现向来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好猜到甚至让人不禁会心一笑。但这一次,她可说是转瞬之间便大幅超出我对她的设想,而且还几乎没什么前兆,仿佛轻而易举便办到这件事。这样的表现已经算是一种天才了,但是她本人似乎不太了解自己的能力规格……比方说,她既然能做到现在这样,应该也有能力让她已经没落的家业东山再起吧?难道她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兴趣吗?或者说,她只是单纯没想到那里而已?不过不论如何,我觉得杏奈只要选对方向,就能成为一名了不起的大人物——
嗯?
奇怪?
假设到时候真的变成这样——凤企业集团如果真的靠着杏奈东山再起,该集团的实权应该会落入杏奈的手中吧?
而凤企业集团,原本就是仅次于平和岛财团两个水平的一大组织。
假设,纯粹只是假设而已……要是我成了平和岛财团的继承人,然后和凤企业集团的总裁杏奈结婚,到时候应该会很不得了吧?
不过这假设实在一下子跳得太远。那么这样想呢——目前没有多少实力的我,将来能以和凤企业集团未来总裁杏奈之间的亲密关系作为筹码,朝平和岛财团继承人的宝座往前迈进一步——这样的设想如何?
「…………」
呃,等等,等等。
我要冷静一点。事情哪有可能这么简单顺利。首先,凤企业集团就算想东山再起,也不是短短几年就能够办到。政治联姻的手段势必有其麻烦的地方,更何况那样我就不用想娶鸠子了……啊,不过仔细思考一下。如果和杏奈结婚,我们两人一起设法重建企业集团,说不定我就能在很年轻的时候功成名就。一来杏奈算是很好控制的人,而且杏奈在获得良好引导、状况极佳时的实力真的很优异,这点刚刚已经获得证实——不,问题其实不这里。
「企画的部分无须操心。」
就在我陷入思考螺旋之际,鸠子盯着我,以极冰冷的口吻说:
「我早已做出安排,所以这个企画的规模不会膨胀到太夸张的地步。早在昨天凤杏奈开始充满干劲的时点,我就多少预见事情会朝这方向发展了。」
「……咦?是吗?」
「没错,因为我已充分掌握凤杏奈的特性。她这个人就像是一个风筝,一朝乘风扶摇,就会飞到遥远的平流层彼方(注:距离地表10公里到8公里的大气层一部分)——但是当情况反过来,没有风的时候,她就无异于一件巨型垃圾。」
风筝是吗?说得对耶。
这个比喻真是贴切。
放风筝这件事谁都会,可是风筝飞起来后,一切随风的这个部分,真的很像杏奈会做的事。话说回来,鸠子对杏奈的分析还满客观公正的耶……她们两个平常这么水火不容,鸠子对杏奈又一向苛刻,所以她能给出这样客观的分析,老实说让我有点讶异。
「她这样的人物,是最考验背后操控者用人技术的类型。用得合宜,她就能帮你很大的忙,反之则有可能对操控者产生危害。在此忠告少爷,绝对绝对不要忘记这一点。因为她将来会是少爷的配偶——换言之,她的操控者不应该是我,而是你才对。」
唔。
这件事还能扯来这里?
老实说,这件事我只想加以忽略,一点都不想去思考。只能说鸠子的严厉真的是始终如一。
不,不对。
鸠子八成是在了解一切的状况下才这么做。她明知我在这个时机点最无法抗拒这话题,换言之,她很清楚这时候提这件事的效果最好,才故意扯出这件事。
推导到最后,可以证明她此刻察觉到我内心的动摇,看穿我有那么一个瞬间考虑起与杏奈结婚的可能性。岂只如此,我甚至怀疑她是蓄意诱导我产生动摇——
「不论如何,我这边都必须对她施加一定程度的控制。」
最后鸠子直接无视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我,视线再次落回手头上的资料。
「如果过于放任,一个小小的游泳大会甚至可能膨胀到跟二十四小时连续性节目一样的规模(注:日本有些以慈善为主题的节目会从星期六的八点一直播到星期日的晚上八点)。如果这是商业导向的活动倒还无妨,但这次毕竟只是学校的例行活动之一,超出一般标准并不理想。」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一方面是牵扯太多人进来,有可能导致场面的失控。基本上我还是觉得这类型的活动,最终如果不让学生们亲自去执行,参与度是拉不起来的。我想至少要让大家有一种『我们自己举办的感觉』吧。」
「不管怎么说,掌控部下的方向是上司的工作,我会在不削弱其工作干劲的情况下抑制一下凤杏奈,将活动引导成热闹程度恰恰好的游泳大会。至于少爷你,就尽可能在旁边观察我的手腕,作为让你能够有所成长的养分。」
「是,我会谨慎观察。」
「另外还有一点……」
我安分地向她表示敬意,鸠子则瞥了我一眼:
「活动规模大到这个地步,与各相关组织的密切联系便成为我们的必要任务。原先只是相对简单经营,也运转无碍的学生会,今后大概会有好一阵子无法这么轻松了。」
「嗯,是啊,确实如此。」
「因此至少在游泳大会结束之前,我们必须对现行组织做些许的修正、调整,因此我想到一个点子。」
「点子?」
鸠子说完这句话后所发表的措施,我在听过后不禁揣测:她是否也和我一样,因为杏奈出人意表的优秀表现而被激起竞争心理?
若是这样,我倒是有种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毕竟杏奈这次努力出来的成果,是一般大人,甚至是有相当能力的当权者也无法轻易做到的。就算鸠子想做相同的事情,也不可能轻松到躺在床上动根手指头便能够办到。正常来说,她应该也是有些想法,而能够窥见鸠子的这种「正常之处」,对我而言感觉绝对不算差。
话说回来,这也很正常?
鸠子的表情依惯例仍是那张扑克脸,所以看不出她现在心中真实的想法。另外,对一个男人而言,这种想法本身实在很没出息,所以我觉得还是要督促自己奋起直追。
总而言之。
即便得多少抑制游泳大会的规模,这场比场似乎还是能办得有声有色。
不管是作为活动筹划的一方,还是作为参与者,我都得设法有些表现来挽回我的名誉——你们说对吧?
○月X日  星期三
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众所皆知,所以在此省略一些细节上的重复。我们这次采纳风纪委员会的提案,决定在施行依每年惯例举办的游泳大会时,进行根本性的改革。
由于筹备时间所剩不多,可以预见我们将被迫进行短期大赶工,不过为了让我们的学园更加热闹活络,我们还是竭尽全力面对吧。
期待各位的奋起兴奋斗。
○月X日  星期四
我读了鸠子写的日记。
我现在能说的只有「包在我身上,一切没问题!」而已。我今天在学生会已经说明过了,现在与各方面的交涉都进行得很顺利,所以大家不需要担心。
在此再次自信满满,笃定地告诉大家,一切交给我来处理吧!
P S.附带一提,我还是完全无法接受鸠子参与交换日记这件事。就算你想藉着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这个事实打迷糊战,我也不会如你所愿,这件事迟早会有一个了断!你给我做好心里准备!
○月X日  星期五
杏奈最近的卖命表现,真的让人觉得很可靠。
看到不断有家喻户晓的一流企业表示愿意成为赞助商,真的让我很吃惊。我觉得你真的好厉害喔。
不过杏奈啊,适可而止也是很重要的喔。(笑)
我想就算我没有特别提起,杏奈也能够了解,这种事情是很注重平衡的。或者说,我们必须将活动抑制在适当的水准,维持其高中生活动应有的样子,我想那样子比较能为大家所接受。更何况这次的企画如果太过度膨胀,其他学生可能会变得无法一起参与。
如果这次的游泳大会能让我们全校师生凝聚在一起,大家都能愉快热烈地参与,应该会是一个比较好的状况,我个人也乐于见到这样的发展。至于这部分要如何取舍、协调,就得仰赖杏奈的能力了。
这是一个困难至极的任务,不过我想杏奈一定有办法圆满达成。
杏奈,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月X日  星期六
我也期待你的表现。
○月X日  星期日
我是佐藤,从今天开始参与这本日记的交换,请大家多多指教。
报告一下风纪委员会这边的现况。我们现在正和理事会洽谈中,逐步进行比赛规模与预算的调整。简明扼要地说,就是开会开得很顺利(至于详细内容,我会以另外的资料作补充)。
只不过,由于比赛活动也需要和附近居民做好协商,若规模膨胀得太大似乎会不太好。这个部分应该会由负责涉外事务的凤同学进行调整吧?
我也很期待凤同学的处理手腕。
就麻烦你了。
P S.那个……我真的可以一起参与这本交换日记吗?
○月X日  星期一
等等?为什么千鹤会在这上面写日记?
○月X日  星期二
给佐藤千鹤同学。
你参加交换日记完全没有问题。我个人的判断是现在为紧急情况,所以这一段日子,我们必须不择手段,以确保和风纪委员会之间的密切联系。应该说,请风纪委员长的佐藤千鹤同学一同参与这本交换日记,是一个很必然的发展。
请你放心地参与交换日记。
○月X日  星期三
……以上便是鸠子的意见。
佐藤同学,今后也多多指教啰。
○月X日  星期四
嗯,请多多指教,平和岛同学!
P S给平和岛同学。我明天可不可以和你讨论比赛当天的校内巡逻问题?我会再带资料过去的。
○月X日  星期五
等等?不要直接无视我的日记好吗!
不,应该说在鸠子参加之后,连千鹤都参加了……拜托,这可是交换日记耶!照理应该是我和平和岛两个人的交换日记才对吧?日记现在已经完全变质,这样根本只是一本普通的工作日志嘛!
所以我坚持要求必须改善现况!鸠子,关于这点我会好好找你讨论,你给我做好觉悟!不管你找什么借口来转移话题,我这一次绝不会如你所愿!
P S.不过我很喜欢千鹤,所以完全不觉得你这么做有什么不好或是困扰。不如我们来写一本好朋友之间的交换日记吧。嗯,就这么做,如何?好不好?
○月X日  星期六
给凤杏奈同学。强迫别人做什么事情易导致纷争,请你有所收敛。
而且现在游泳大会的企画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重要的阶段,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都应该全神贯注在这件事情上,不应该把时间花在其他别的地方。当然,凤杏奈同学现在担任的是企画的统筹指挥,身负重责大任,就算我没特别提起,你也应该相当清楚才对。
总而言之,请你继续奋发努力。
重新声明一次,凤杏奈同学,能实现这次企画的人只有你一个。希望你务必配合。
○月X日  星期日
今天是礼拜天,不过我放弃了这个假日,为游泳大会的企画四处奔走。详细经过我就不写在这里了,请参考工作日志。
不过说真的,这次的企画真的是完全仰赖杏奈的活跃呢。我也请你努力加油。非常期待你的表现。
○月X日  星期一
嗯,关于和凤同学交换日记一事,由于我真的很不会写这类的东西,光是努力写这本日记就耗去我大部分的精力了。所以凤同学,真是抱歉。
不过我觉得凤同学最近的卖命表现真是很了不起。先前得知企画一度要安排摄影机制作成节目,并将播放权卖到日本国内及国外时,我真的吓了一大跳,虽然这个计划最后喊卡就是了。我觉得能做到这种事的大概只有凤同学了,你真的好优秀。
不过我听说凤同学最近努力到几乎都没睡,也没什么时间好好用餐,觉得非常担心。你要好好用餐与注意睡眠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