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二卷
  5. 第四章 我也不太会讲,感觉就怪怪的嘛~~#听了会气得想宰人的台词
  6. 繁体版

第四章 我也不太会讲,感觉就怪怪的嘛~~#听了会气得想宰人的台词
2017-06-23 04:37:23

		

「上周末真的很抱歉!」
「…………」
隔周的星期一。
我动用全副五感,在人群中发现了低调地匆匆由车站走向学校的加藤,便立刻用冲的追到她后面。
……呃,虽然我想那并没有刻意低调,不过加藤这个人挺难发现的耶。
「下次我绝对会补偿!拜托你息怒!」
「…………」
然后,我在追上人的瞬间就试着像这样负荆请罪,对方的反应却不尽理想。
加藤将嘴巴闭成一字型,视线直直对着我,几乎毫无反应。
哎,虽然也不是不能把那当成她平时的淡定态度,重要的是她不肯回话。
「怎……怎样啦?难道说,你有那么生气?」
「啊,不是……呃,我有点感动。」
「感……感动什么?」
「就是安艺你那样的个性,也会对我低声下气。」
……结果,我随后就发现那十足是加藤才会有的反应。
「呃,但我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高姿态的人耶?」
「嗯,我有同感,你对我以外的人并不会。」
「……因为加藤对我来说是独具意义的第一女主角,这样解释可不可以?」
终究还是老样子的日常让人感到安心,不过我姑且也做了反省,并发誓自己以后会对加藤再好一点。
首先,就从「挺难发现」、「埋没在人群里」、「有小角色的味道」,这一类微妙地失礼到极点的侧写开始节制好了。
……呃,「微妙」和「极点」不能并用啦,微妙地不合逻辑。
「对了,我才想和你道歉,因为没办法去探病。」
「不会啦,没那回事。」
昨天我已经出现过「啥?我又没有等你来探病!基本上,你过来也只会添麻烦而已!」那种青涩调调的言行,所以今天就省了。
「我本来也想去的,结果在商量过以后,还是打消主意了。」
「我懂啦,是诗羽学姊阻止你的吧?」
「不对,是泽村同学喔。」
「啥?」
「毕竟我们之前在你家碰过面,所以我也邀了她,看她这次要不要一起去探病……」
「……后来她怎么说?」
「她说你的感冒性质很恶劣,感染性高到在小学的时侯曾经让全班病倒,所以要我别去。」
「……哦。」
小学时的我是什么来头的生物兵器啊?
不过,这样我就明白,昨天英梨梨在诗羽学姊到我家时,那句「怎么是她来?」的个中含意了。
那家伙的脑袋里,当时只惦记着有可能跟加藤碰个正着……
「早安,宅男宅女。」
「啊,早安。」
「早,咪子。」
和女同学一号道早安之余,我一面在脑子里拚命整理两个女生昨天较劲的内容。
难道学姊成功把英梨梨比了下去,而且还帮忙掩护她?
我这个社团是在搞什么没意义的斗智戏码啊……
「嗯,我聊了很多事。和霞之丘学姊。」
「哦。」
接着话题又毫无要点地换到诗羽学姊身上。
「不过,那样就等于和大名鼎鼎的霞诗子老师聊过天耶……感觉好光荣。」
「你们每星期都会见面吧……」
何止见面而已,你还受过她的演技训练,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却有这种距离感。
这就是「段数」的差异吗?
「不过,她真不愧是作家,聊天时妙语如珠耶~~」
「你体会得出那个啊……」
倒不如说,诗羽学姊能和加藤这样的人聊得妙语如珠,果然是个厉害的创作者……创作者?
「对了,加藤……」
「嗯?怎么样?」
在那个瞬间,我想起一件要紧事。
「学姊是怎么说我的?」
「咦?」
『接着话题就切入核心,谈到了我和伦理同学的初体验……』
我想起学姊是个优秀的创作者……兼恶劣的吹牛女王。
「呃,虽然我想不至于啦,但她有没有把我说成狠心的男人,或者丧尽天良,或是提到诸如此类的坏话、八卦、真相……」
「……那些话果然也包含真相啊。」
「她有说对吧?」
「唔,这个……还好啦,提到一点点而已。」
「你快说!全部给我招出来!」
「那……那不可以。我们有订女生间的协议,所以不能说啦~~」
「加藤,要是你受到学姊的威迫,我可以陪你商量喔。」
「那么受了安艺的威迫和性骚扰还有宅骚扰,有谁可以陪我商量啊?」
可恶,不愧是诗羽学姊,像加藤这种角色,根本被她封口封得死死的。
咦?刚才发的誓?我有讲过什么吗……?
「噢噢,伦也帮,来得真早。」
「嗨,你反而晚了。今天不用晨练吗?」
「早安,永岛。」
先不管那个,我和隶属橄榄球社的男同学二号如此道早安之余,又忽然想到一点……
最近,同学们对加藤的观感好像终于有了改变。
……并非当成我的朋友或女友,那种调调是把她当成我的御宅圈同好之一了。
※  ※  ※
一如往常,放学后的视听教室……
大小差不多等于两个教室相连在一起、挤一挤大概可以容纳一百人的宽广室内,今天同样能听见寥寥四人乱响亮的说话声。
宛如要证明「视听教室」这个名称,教室的四个角落都有大型液晶荧幕坐镇,而天花板挂了仿佛统御着那些荧幕的投影机,教室正前方则是一面特大号的电动投射幕。
此外还有,教室后面邻接的,是以厚实玻璃窗区隔开来的播控室兼视听准备室,有活动时就可以当成迷你剧院,举办动画马拉松播映会。
像我们这种默默无名的社团(确实没取名称的层面也算在内),可以每天占据备齐昂贵器材的这块地方,当中有很深的因素。
由于我从一年级就主张:「我是最能驾驭视听教室的人!」而大肆利用这间教室的关系,全是机械外行的老师们,都如获至宝似地把我当新人类对待。
多亏如此,每个老师用这间教室的器材上课时,要是出了什么状况,一律都会从播控室立刻开广播叫我过来,不知不觉中就营造出由我占据这里也没人敢讲话的舆论空气了。
「那么加藤同学,这次要麻烦你摆个憋着火的表情。」
「憋……憋着火?」
「好啦,就是碰上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时的脸。会稍微鼓起脸说:『那算什么嘛,不理你了!』像那种感觉。」
「咦?咦?」
「欸,我现在要的不是慌张失措的脸啦!赶快让自己火大,憋着火!今天之内不掌握到所有表情模式不行啦!」
「好……好的!」
就那样,放学后在视听教室集合已经变成惯例,会有怒骂声来回交错也是惯例。
话虽如此,今天有一个部分跳脱了惯例……
「欸,加藤同学……你摆那种像是在治疗蛀牙时塞了棉花到脸颊里的扑克脸,我还是很困扰耶。就不能更生气一点吗?」
「对……对不起,泽村……呃,那是像这样吗?」
即使怒骂声的来源是同一个人,绷紧神经挨骂的人却不一样。
「……你那样,就是照目前状况该摆的『有点过意不去的表情』啦。」
「好……好难喔。」
加藤打直背脊,脸色紧张地在椅子上坐得又正又挺。
另一边的英梨梨同样坐在椅子上,眼前还竖着大块画布,并且用铅笔飞快地在上面挥洒。
另外,英梨梨这边的姿势极度不良,画布和脸离不到十公分。
因为这家伙在众目睽睽下是绝对不戴眼镜的。
「想像一下……比如你被伦也骂了很过分的话,或者被他性骚扰的那个瞬间。」
「我没做过那种事!完全、丝毫、一丁点都没有!」
「抱歉,安艺,你那再怎么想都是谎话。」
「啊,你的表情又变得淡定了……唉唷,重新再来过!」
「噫!」
哎,先不管那些,这个状况简直像画家在对模特儿下达细部表情指示,只认识英梨梨平时德行的人来看,肯定会觉得这是不折不扣的美术社社团活动。
倒不如问,有多少人能发现,其实这是在进行美少女游戏的角色设定作业……
「还有伦也!」
「噢!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事情……」
「我要柠檬茶。」
「咦……?」
「虽然我想你应该知道啦,要买○顿以外的喔。那个牌子太像红茶,不合胃口。」
没错,这是游戏的角色设定作业。
我发案的企画,终于开始运作了。
所以啰,才会有这么重要的事情交派给我……等等,喂。
「我说啊,我可是这个企画的制作人兼总监……」
换句话说,我在这个企画乃至于工作现场,都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啊,对喔,听你一说确实是那样呢。」
说着,或许英梨梨总算是理解我的意思了,就「啪」的一声拍了手……
「加藤同学,你要喝什么?」
「唔……咦?」
多亲切啊,她连加藤的需求也一起问了。
「伦也总不能只买我的份啊。那样会让现场的气氛变差,再说当总监就要平等对待所有成员才可以。」
「是那样吗,安艺?」
「……加藤你喝咖啡可以吗?」
这时候要是反驳「哪有那种事!」,会让现场的气氛变差,再说当总监就要平等对待所有成员才可以……
「那你帮我买咖啡欧蕾。」
「我知道了……」
结果,加藤既客气却又不推辞英梨梨的提议,很像她的作风。
「啊,我给你钱……」
「没关系喔,加藤同学。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由制作人请客。」
「…………」
没错,我就是这个企画的制作人兼总监,安艺伦也……
我现在,只需要细细地体会游戏制作开始起步的喜悦,并且勤奋地做着自己办得到的事就好了。
「啊,还要麻烦你,顺便买些吃起来不会弄脏手的东西。」
「…………」
啊,好忙好忙。
「诗羽学姊……我买东西回来了。」
「…………」
学姊这里,和待在窗边的英梨梨她们是相反侧。
靠走廊的最后一排座位,在夕阳也照不到的那个地方,有诗羽学姊默默敲着笔记型电脑的身影。
「学姊喝黑咖啡可以吧?来。」
「…………」
敲键盘的手没停。
然而,嘴巴却比平时动得更少。
她真的默默投入于其中。
好厉害,我没看过这么专注的学姊。
「还有我也买了零食……肚子饿的话请用。」
「…………」
啊,不对,也许只是过去我并没有实际待在工作现场罢了。
可是,她这专注的模样实在不简单。
这说不定,就是名作诞生的预兆……
「伦理同学。」
「嗯?」
结果,为了不妨碍专注的诗羽学姊而打算退居后头的我,反而被她叫住了。
「有没有甜食?」
「呃,如果Pocky可以的话,有。」
「那就给我那个。」
别说翻购物袋了,学姊的眼睛依然不离荧幕,手也一直不离键盘。
「好,东西在这边,请用。」
所以,我希望多少让学姐方便一点,就打开了Pocky的包装,摆在她右手旁边,然后再一次退居后头……
「我说『给我』了耶?」
「东西就放在那里啦。」
「这种状况,你要我怎么吃?」
「就用右手拿啊。」
「你还是一样没用……!」
「咦……?」
当我才纳闷诗羽学姊怎么会开口臭骂我,还发出一声咂舌,键盘就敲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了。
回神朝荧幕一看,文字正用眼睛跟不上的速度显示在上头……
『什么嘛,兄长是软脚虾!胆小鬼!没骨气!』
『你自己可以吃吧,琉璃?你今年几岁了啊……?』
『不是那种问题!我都说自己忙得手分不开了……!』
「……呃,学姊,你现在真的在写剧情大纲吗?」
话说这个状况,讲白一点就是「我很忙啦(喂我吃)!」……?
「…………」
「…………」
对于我那项疑问,诗羽学姊也没有反应。
只有荧幕上新添的妹妹角色的台词变得越来越激动,而且越来越幼稚而已……
「…………」
「呃,意思是,要像这样吗……?」
所以,我从包装里抽出一根Pocky,然后留意着不挡住学姊的视线,拿到她的脸旁边,再将前端伸进她的唇……
就在那个瞬间。
咔哩咔哩咔哩咔哩。
「唔哇?」
我还来不及退缩,拿在手里的Pocky就被吃得一干二净,她只将没裹巧克力的部分留了下来。
这是哪门子的地狱Pocky游戏啊?我还以为会连手指都被啃掉。
于是,在我想着这些的空档,学姊拟出的情节进度也越来越多,荧幕逐渐遭到新台词蹂躏。
『兄长!再一口!再一口!』
『你是多爱撒娇啊……?』
「学姊……」
「…………」
无论讲话或设计台词,难道这个人都不顾形象的吗?
呃,或者这就是作家的天性……总觉得也不对就是了。
「唔……那么,再来一根。」
咔哩咔哩咔哩咔哩。
「欸,拜托不要吃得那么急啦,学姊。」
可是到第二根,我大致也习惯了。
简单说,与其把这称为Pocky游戏,当成喂鲤鱼就好了……
啪叽!
「呀啊!」
……在我又变得从容的瞬间,这次换成从教室相反侧,传出干硬木头断裂的声音、以及加藤的惊呼。
「糟糕,素描用的铅笔断掉了。总监,你现在立刻去买。」
「英梨梨……」
要折铅笔也不要整根折断,折笔心就好啦……
※  ※  ※
于是,社团活动在那之后依然顺遂……
「什么嘛?加藤同学,你连给人白眼也不会吗?」
「普通人都不会啦……」
英梨梨的愤怒指数……仍持续上升,气得让人怀疑是不是还剩两阶段变化。
「真没办法,那接着换生气的表情……你摆个额头上感觉有生气符号的脸。」
「我说,泽村同学……」
「啥?那也不行?不然流汗符号呢?总不会连在脸上多三条线都办不到吧?」
「那种问题还有『会』或『不会』的可能性吗?」
「这样我一张Q版角色的设定都画不出来嘛!要怎么办啦……?」
「对……对不起……?」
我想就算再厉害,也没人摆得出那种脸吧……
※  ※  ※
「呵……呵……呵……」
「学……学姊……?」
「咯……咯咯咯……搞什么嘛,这女生好扯,简直糟糕透顶!」
接着,这次又变成诗羽学姊鬼上身了。
「哦呵呵呵呵……嘎哈,啊哈哈哈哈哈!」
她同时拍着键盘和桌子,还大动作地抖脚……这个人是谁啊?
「太惨了~~这两个人要怎么凑成一对~~莫名其妙~~」
「学姊?诗羽学姊?那……那个……你还好吗?」
昨天学姊还微笑说道:「为了你,我什么事都肯做喔。」,那副面容如今已不复见。
面目全非的程度,好比同伴正在大喊:「开枪!快开枪,伦也!那已经不是你认识的诗羽学姊了!」而令我迟疑该不该一枪让学姊痛快。
「啊哈!啊哈哈!咯咯咯咯咯……唔?欸,伦理同学!」
「什……什么事?」
接着,总算听见我呼唤的学姊又骤然色变。
简直像……像那个一样,从无表情的能剧面谱忽然变成般若鬼面的机械人偶。
「不要看这边!什么都别问!一句话都别说!」
「我感到十二万分的抱歉!」
……难道说,《仙鹤报恩》是个纺丝织布时会变得像这样疯疯癫癫的女织工,在吓走男人以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写出来的故事?不会有这种幕后秘辛吧?
话说回来……
创作者的心灵黑暗面,还真深奥……
※  ※  ※
「终于开始了耶~~」
「就是啊~~」
放学后顺道光顾,已经一回生二回熟的木屋风格咖啡厅。
在那里,有我和加藤为了庆祝游戏制作起步,而举办小小庆功宴的身影。
「话说真的好累喔~~」
「也对~~」
……今天的社团活动毫不留情地磨灭了我和加藤的体力及精神力,让我不得不从第一天就帮加藤打圆场。
证据在于,加藤看都不看菜单就一道接一道地点甜品,甚至还指定加淋小仓红豆酱。
对于这家伙一反常态地「卯起来」的点餐方式,连我也不免重问第二遍。
「我觉得,我今天才算真正认识加藤同学耶……」
「是喔,那太好了。」
你的受污染度比我少了十年份之久,多幸福啊。
「该怎么说呢?原来,泽村同学其实是唯我独尊型的人耶。」
「那家伙的凶恶本性,你终于懂啦……?」
英梨梨是凶恶,诗羽学姊是邪恶……
从这当中,同样能看出国文的细微语感有多奥妙。
「可是安艺,你一脸了然于心地谈那些,我觉得不太对耶。」
「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啊,受她茶毒得最深的人就是我……」
「反了吧?」
「反了?」
「安艺,你有没有对泽村同学的人格培养造成致命性影响?」
「…………完全、丝毫、一丁点都没有。」
起码说是「重大影响」就够了吧?我想这么吐槽,不过讲出口的话,也许就等于招认了自己的致命性罪过,所以(从整句话来说)我还是否认。
「要怎么说呢?总觉得泽村同学每句话都有你的影子耶……所以就某方面而言也吓到我了,但我倒不觉得困惑,应该说反而可以保持平常心。」
「就说那是心理作用啦,小心我宰了你这个臭家伙……不是啦,对不起。」
糟糕,被加藤批评得太惨,差点让我人格分裂了。
为了让心情冷静下来,我将自己的冰咖啡一口气灌进喉咙。
咖啡顺口的苦味,搭配蜂蜜、糖浆、牛奶和鲜奶油的强烈甜味,绝妙地在嘴里扩散……喂,这鬼东西调得太不均衡了吧。
「好……好啦,英梨梨那边我之后会想办法……谈点别的事情吧。」
「那么,接着来开你的反省会好了。」
「我好难受……可以做的事情太少。」
「啊,抱歉。」
我想都没想过,发挥不了存在感的自己会惨到让加藤同情。
提到我今天的作为,就只有被英梨梨打断而中途腰斩的活动前致词,以及因为那两个人匆匆离开而提早收尾的活动后致词……
「好……好啦,你下次再加油就可以了吧?先进步到不会妨碍大家的程度。」
「发什么战力外通告啊!加藤,你该不会以为我再也没办法崭露头角吧?」
「你会喔?」
「总监的工作接下来才要开始啦!」
没错,现在沮丧还太早。
我确实不会画图,也写不出文章。当然更不会成为女主角(伪娘除外)。
这样的我要在游戏制作现场发挥存在感,只能靠监修成品、统筹内容及确认制作进度而已。
计划刚起步,所以在目前这种既没人停止作业、又什么都还没完成的状况下,我没事情做是理所当然的。
「原来如此,不愧是大人物。难怪有办法将我硬捧成女主角。」
「呃,那部分不算总监的工作,而是制作人才有的甜头。」
「呼嗯?」
「……啊,没事。刚刚的当我没说。」
不对,我原本想强烈声明:「没有任何一个业界会用硬捧的手法!那是都市传说!」……看来我也累了。
「嗯,不过我还是要说,游戏制作终于开始了~~」
「对啊,嗯,终于开始了。」
「等工作告一段落,我想出去玩~~」
「等等,喂,才刚开始你就在盘算结束时的事喔?」
「啊哈哈,抱歉。」
「唔,不过上星期我也亏欠过你……给我等着吧,六天场购物中心……!」
「……呃,假如你压力那么大,换其他地方也可以喔?」
「并没有压力啊?是谁散播那种谣言!要逛街或看爱情片都尽管来喔。」
「都说不用勉强了嘛。我去J○YPOLIS(注:游戏公司SEGA经营的游乐场)也能够玩得开心啊。」
「你那是什么高姿态的目光?真气人!既然这样,我就算赌气也要去六天场购物中心!我会去甜点吃到饱的店然后只点一杯饮料!而且插两支吸管!」
「呃,那个我没办法配合。」
「好,我赢了!」
「咦?刚才那算我输?」
就这样……
在这短暂时光里,我们就像真正的情侣般欢谈。
啊,还有……
我们两个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谈及今天的诗羽学姊。
※  ※  ※
「……所以啰,这就是情节大纲的初稿。虽然还只有基本设定和第一女主角周边的故事。」
「好快!」
然后到了隔天,同样在放学后的视听教室。
昨天的「THE·不可接触者」霞之丘诗羽学姊,一面揉着明显红肿的眼睛、一面将夹子夹好的整叠纸张甩在桌上。
封面上,用了MSP哥德字型、24pt大小的字体这么写着:
『由伦理同学为伦理同学量身打造的,富含伦理观念的超健全美少女游戏企画(暂定)』
「……呃,这个暂定的标题是怎样?」
「很健全吧。这样就连脑袋生○的CER○(注:日本电玩游戏审查机构)也挑不出毛病。」
「呃,审查的对象又不只有标题。再说同人作品和伦理○构也没有关系。」
基本上,完全还没触及游戏内容,就帮企画特地取一个新的暂定名称有意义吗……?
「嗯,总之,这个星期的作业进度姑且算结束了吧?」
「是啊……内容太充足了。」
我迅速翻过内容,几张A4纸全被文字填得密密麻麻,怎么看都比我在黄金周写出的企画书多出一倍以上。
而且八成不只分量多,连内容都要密集好几倍。
一个晚上就写得出这些……商业作家也太……
「然后,呃,接下来我有点事想商量。」
于是,在我感慨得说不出话时,诗羽学姊露出有些过意不去的表情。
「唔,我的意思,并不是我讨厌参加这个活动喔?只不过……」
「啊……」
「不过,要怎么说呢?往后我还是想避免在这个地方进行作业……」
学姊交出这么多的成果却露出那种脸,我本来也觉得挺纳闷,可是听了她接着说出来的话,其中用意似乎就显而易见了。
「啊,还有今天我也不会说要先回家喔。毕竟出社会以后,就算只有自己先完成工作又没事能做,也要故意加班,配合效率慢的同事的办公时间,不然就会被上司指为『协调性有问题』,评价变得还比无能的同事低,好像也有腐败的公司组织是这样的呢。」
「高中生不要把话讲得那么沧桑啦!」
……尽管一席话的语气听起来充满歉意,那片毒舌却仍然大杀四方,该说真不愧是诗羽学姊吗?
「另外,还有一件真的无关紧要的事情,想稍微拜托大家……可以的话,要是能将我昨天的言行举止忘掉就太好了。」
接着,学姊在最后提起谁都能看透的正题。
哎,虽然开场白非常冗长,但终于说出心里话的诗羽学姊,眼里显得有一丝丝安心,以及一丝丝不安地望着我们。
「那种事情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喔。」
「真……真的吗?伦也学弟……?」
「真的啊,就算会发出怪声,又笑得怪里怪气,还抖脚抖到我们都不敢领教,诗羽学姊一样是诗羽学姊嘛。」
「你根本就不敢领教、根本就放在心上嘛……」
由于那副不安的表情意外新鲜、也意外可爱,我忍不住就罔顾后果地踏进地雷区了。
然而,和我那种出于兴趣的反应互鸿对比……
「那种毛病,对创作者来说不是见怪不怪的习性吗?」
「泽村……?」
感觉最会拿这个话题刺激人的家伙,反应却异样洒脱。
「在脑子里创作东西,就是要将自己和世界切割开来,沉浸在不可能的妄想,然后倾尽心思去作啊。就算想的内容会稍微说溜嘴也不奇怪。」
「就……就是嘛。毕竟,我是在创作啊。我就是神。那样子难免会变得傲慢,如果世界不能顺自己的意,发飙也是当然的啰。」
「学……学姊……?」
于是,诗羽学姊对那句稀奇的帮腔产生共鸣,附和时的态度仿佛表露着:「哪的话,我可是神明。」
「所以我们才能支配,才会征服世界。画家用颜色,写手用语言。因为,我们能用的武器就只有那些啊。」
我心里才刚想,神明就变成两尊了……?
这两个隐性中二病患者是怎么回事?创作者全都这样吗?
「确实没错。也许那背离世界的常识,可是,写作故事时我就不会那么认为。要说的话,反而是这个世界才让我觉得奇怪。」
「我懂……我懂!可是,世上偏偏就有人不花苦心,只会对别人的画作挑毛病,还自视甚高地藐视作品,那种家伙简直多得……吼!」
而且她们还罹患重度的被害妄想?
「真的呢,对于那种低能儿……我也很想消灭他们。」
「我脑子里有准备几种消灭的方式。」
「泽村,你偏好物理性抹杀或社会性抹杀?」
「哎,我主要都从社会性下手……也已经想好几套把人逼上绝路的手法了。」
「你在网路上具备多少支配力?」
「我脑内的超级骇客性能非常强喔,要秀一下规格吗?」
「停!你们两个都够了喔。」
为什么只有聊这种脑残的话题会合得来啊,这两个人喔。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创作者脑……我完全无法融入那个世界。
啊,此外,虽然加藤今天到现在都完全没有发言,我在这里还是要做个声明,她就在我旁边像只小狗般发抖。
……她人确实都在喔,一直都在。
※  ※  ※
于是乎,富含伦理观念的健全创作活动,今天也开跑了……
「不行!根本不行!完全不像样!暂时休息!」
「好~~」
「欸,加藤同学,在这种状况不要答得那么开朗……」
「对不起……啊,对了,我有带蛋糕卷过来,泽村同学你要不要一起吃?呃,虽然是便利商店的便宜货色。」
「认真听别人讲话好不好……哎,蛋糕我是想要吃啦。」
「我也带了咖啡过来,喝黑咖啡可以吗?」
「啊~~可以的话,希望有牛奶。」
没过三十分钟,活动似乎就健全地卡关了。
「欸,泽村同学。」
「怎样?」
「我的角色有那么薄弱吗?」
「很薄。」
「是哪个部分薄?有多薄?」
「全方位,而且还要薄不薄的。」
「是指我都没表情吗?」
「没表情倒还可以塑造成不带感情的角色。换作是你,表情又没有定型到那种程度,所以也不能当成绫○型角色(注:《新世纪福音战士》角色之一,绫波零)来推。真的,我第一次碰到这么不堪用的角色。」
「唔~~都没有办法帮到你,对不起喔。」
「……你也不会因为生气而变脸呢。」
「咦,难道说,刚才那是为了激起我的情绪才故意挑衅的?泽村同学你真厉害,会用好多种技巧耶~~」
「不管用的话,也没办法就是了。」
两人之间聊的女生话题……也实在称不上女生话题啦,她们针对角色性的探讨,微微从教室另一边传来。
先不管那些没建设性的内容,她们俩感觉变得挺要好的。
这是完全无进展的角色设定组唯一的安慰。
※  ※  ※
至于这边,进度顺利过头的剧本制作组,目前状况是……
「呼噜……」
和昨天一样,组长独自坐在靠走廊的最后一排座位,正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有那两个人争论……应该说,有单方面训斥的声音在旁边,真亏学姊还能睡得着耶。
哎,我猜她昨晚大概熬夜没睡吧,这也没办法。
「唔……嗯……」
对喔,去年好像也常看到这一幕……
『学姊。』
『……呼噜……呼噜……』
『学姊,诗羽学姊。』
『……嗯~~?』
『差不多该起来了。』
『……怎么了吗?伦也学弟。』
『呃,那个……要关店了。』
『……现在几点?』
『晚上十点。』
『是喔,还没聊够呢……我们换到家庭餐厅吧。』
『不对吧,你直到刚刚都在睡觉。』
随口说是意见交换会或书迷聚会或反省会,约出去见面以后,却始终把我晾在一边,自顾自地睡觉,那种事学姊做过不只一次两次耶。
我懂了,当时她也是在前一天,或者连续好几天都一直熬夜……
「唔……嗯。」
但是,我记得自己根本不觉得无聊。
毕竟那个时候,我手边有《恋爱节拍器》。
而且,学姊慢吞吞地醒来以后,还会跟我聊故事的构想。
那时候,对于身为那部作品的热情书迷的我来说,能那样听见在三小时里仅仅只占三分钟的下集提要和新角色资讯,就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
「呼噜……」
然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我自己也很清楚,是在《恋爱节拍器》接近完结时开始的。
我们两个,就渐渐地避免像那样单独见面了。
那是学姊面临作品完结而变忙的关系吗?或者……
※  ※  ※
「真是的,之前你明明还满活灵活现的耶,加藤同学。」
「你说之前……是指黄金周那次的游戏体验版吗?」
「对啊,当时那个叫加藤惠的女生表情丰富又具备魅力,她到底跑去哪里了……?」
「也……也没有好到要那样大力称赞嘛……讨厌。」
「反过来想,就是你现在被批评得一文不值啦,别害羞了行不行?」
「嗯~~可是,我自己也没有特意做什么改变的感觉……啊,硬要说的话。」
「硬要说的话?」
「还是要归功于……那部剧本写得很棒吧。」
「剧本……?」
「那部剧本,就连我这外行人也觉得很厉害喔。感觉里面塞着各种面貌的自己,又有好多能激发各种情绪的台词。」
「你那样说,就表示……」
「光是照着剧本演,我就能自然地笑、自然地变得开心,然后不知不觉中又变得难过、变得生气……」
「什么嘛,结果,还是要靠那个女的……欸,伦也!」
※  ※  ※
「咦……?」
于是,当我正在心里嘀咕着:「变忙的关系吗?或者……」的那个瞬间,英梨梨尖锐的声音将我拖回现实。
「你在干嘛!居然想碰睡觉的女孩子!」
「咦?你究竟在说什……啊?」
接着,在我打算反驳欲加之罪而检视起自己之后,就发现我的右手已经顺手伸往无法辩解的方向了。
没错,我只差一点就要摸到学姊的头……
「这……这是误解!」
「还有什么误解,你这变态!」
「头……头发而已!我只是想摸诗羽学姊的黑长发!」
「那不就是看准了最大的萌点下手吗!罪行反而更重嘛,你这变态!」
「咦?原来性骚扰的罪行轻重,是用那种观点判断的啊……」
「加藤你不用吸收多余的知识啦!」
「嗯……嗯~~?」
太可怕了……
这就是透过回想场面造成的回忆补正效果吗……?
■同人游戏企画书(第一版)
■角色(只有两名主要角色。女主角预定会再新增两~三名)
·主角(今生):安昙诚司(十六岁)
转学生。由于父母调职而搬家。容易得意忘形。
·主角(前世):丙双真(十八岁)
诚司的前世(曾祖父)。责任感强且个性正经。
·第一女主角(今生):叶巡璃(十六岁)
高中二年级学生。属于较文静而不起眼的类型,仔细看是个美少女。
·第一女主角(前世):丙琉璃(十二岁)
巡璃的前世(曾祖母)。双真的亲妹妹。体弱多病、皮肤白皙。真心爱着哥哥双真。
■剧情概要
·主角诚司由于父母调职,而搬到某个地方都市。
·他在家附近的樱树坡道迷路时,和当地的少女相遇。
·转学的诚司在班上和少女重逢。她的名字叫叶巡璃。
·某天,诚司和巡璃偶然在回家时走在一块。他们经过那条樱树坡道。
诚司聊起两人相识时的事,但巡璃说那是「重逢」。
离别时,巡璃嘀咕:『晚安,兄长。』
·之后过了几周,两人确认彼此的心意,变成情侣。
·然而在同一时间,巡璃的模样正一点一滴地逐渐改变。
对诚司的异常执着、时而露出无意识的恐惧心、出生前的时代记忆。
仿佛在巡璃心中,还存有她以外的自我……
·而随着记忆的回溯,巡璃逐渐想起以往的情意和族人间发生的事。
有一个令他们灭族的幕后黑手,至今仍存在于这座城市。
为了不让真相泄漏出去,琉璃本身被束缚于这座城市,这就是事实。
每当她记起过去,两人身边就会开始发生无法理解的事情。
·屡次遭遇生命危机,使他们两人决意为守护彼此而对抗敌人。
巡璃唤醒琉璃的记忆,究明事件真相。
诚司则干涉双真过去的行动,在过去「创出」新的记忆。
·经过一番奋斗,危机远去,诚司与巡璃……不,双真和琉璃在历经七十年后结为连理。
『我们以后也要永远在一起喔,哥哥。』
「这改编得……还真是大刀阔斧耶。」
然后,到了诗羽学姊睡醒、社团活动即将结束的傍晚。
伴随着那句台词,读完剧情大纲的英梨梨,既像佩服也像傻眼般地叹了气。
「与其称为改编,这些内容几乎都是原创的嘛。」
「嗯,毕竟原本的企画书除了『让加藤当女主角』以外,什么资讯都没有,我也不得已。」
「对不起,我郑重赔罪,请学姊嘴下留情。」
原本那份内容空洞的企画书,由轻小说作家霞诗子老师、亦即丰之崎学园三年C班的霞之丘诗羽学姊,用中二病味道浓厚的字句填满了。
「我还以为,霞诗子只会写纠结不清的恋爱故事。」
「对我这个只发表过一部作品的作家抱持那种刻板印象,你觉得对吗,柏木英理老师?」
「话说英梨梨,原来你也读过《恋爱节拍器》啊?」
「啥?我又没读过!只是照印象随便讲的而已!」
「呃,无论身为读者或创作者,你那发言都糟透了吧……」
英梨梨的说词以各方面而言都不像话,不过,其实我也有相同想法,但这就是只能在这里提的秘密了。
从霞诗子以往的作家色彩,的确想像不到这样的写作路线……
「加藤你觉得呢?有没有什么意见?」
「呃……我觉得设定很讲究。」
「……也对啦。」
每次都能做出让人感觉:「唉,早知道就不问了……」这样的反应,以某种意义来说也是相当珍贵。
「像这样天外飞来一笔的剧情发展,在商业作品会被痛批,换成同人界反而容易造成正面的话题性。所以我这次想稍微挑战看看。」
「嗯,确实有那种倾向耶。」
包装上鼓吹是悠闲的萌系校园故事,掀盖一看,却发现又是战斗又是惊悚又是凌辱……最后一项和普遍级作品无关,因此先不管……
哎,总之,像那种中途背离原本类型的编剧走向,在上个年代或许还好,不过对于这年头的商业作品来说,已经变成不能犯的禁忌了。
如果女主角上一刻还萌得让人大叹:「呼呼呼,○○超萌~~」下一刻却突然惨遭杀害,御宅族这时候会有的愤怒可不能小看。根据在于动真格发火的我。
然而,原本价格便没有那么贵,更从一开始就被认同是「制作者本身偏好」的同人界创作,根本没有禁忌存在。呃,虽然重点部位非得涂掉就是了。像抱枕和cosplay光碟写真集这种特别容易遗漏打码的东西更要小心。
何止如此,连以往建立起一段时代的名作,都绝对会安排一些让剧情急转直下的惊喜要素。你骗人!不,我说真的。
「你觉得如何,伦埋同学?」
「唔……嗯,我觉得这会很有趣。」
依制作方式而定,这部作品确实大有可为。
由于设定和布局都很讲究,编写剧本及文章需要相当能耐,不过基本上负责剧本的是我迷得五体投地的现役轻小说作家,敲定这一点时,对我来说就等于是神作问世的保证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
「第一女主角在前世是妹妹,而且怎么看都有病娇属性,你也太会算了吧……」
没错,如同英梨梨指出的,设定算得很精明。
被女同学叫成「哥哥」,除了可以让她尽情撒娇,还会被逼上(乱伦的)绝路,多么令人心头激昂。
「所以说,这个剧本的巡璃和琉璃,都要让加藤同学来扮演吗?」
「嗯,我下笔时就是这么打算。」
「咦?我一个人同时要当同学和曾祖母和体弱多病的妹妹啊?」
没错,而且在妹妹以外还添加了各种属性,让角色定位涵括得更广……
「加藤……你试着叫我一声『哥哥』看看。啊,要叫『兄长』也可以喔?」
「咦,那什么啊……?」
「快点!视线往上面瞟,边呼气边说,要用甜蜜蜜的口吻!」
「可……可是我只有姊姊,所以不知道要怎么演啦。」
「不然你就把我当成圭一堂哥!啊,不行,那样还是不可以!」
「安艺,你计较圭一哥的事这么久,也够了吧。」
没错,这也顾及了我定的作品概念:「将『加藤惠』这个女生的各种魅力发挥出来。」
发挥本身色彩之余,又能确实达到客户的要求……
不愧是诗羽学姊,毫无疏漏而优秀的专业水准。
可是……
「那么就用这当决定稿,可以吗?」
「…………」
「伦理同学?」
直到刚才,理应还能靠这份大纲产生各种妄想的我……
「……抱歉,再给我一点时间下结论。」
却无法作出最后依据「GO」的判断。
「为什么?」
「呃,虽然内容很棒、很精彩、很完美,可是……」
「可是……什么?」
「呃,这个……」
我找不出显眼的问题。
安排给加藤的妹妹角色、病娇属性、被杀害时的演技等等,对我来说都充满看头。
基本上,霞诗子写的第一部传奇类作品,可是几万名粉丝都会垂涎盼望的企画。
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症结不在于传奇类型或灵魂转世或时空旅行,并非那些简单明了的吸睛要素有问题,而是更根本的地方有什么不对……
有某个部分,让我感到牵挂……
「……那么,结论今天先保留好了。」
「对不起。」
面对我不干不脆的态度,诗羽学姊轻轻叹气并离席。
她脸上有着熬夜完的疲倦、睡意、以及一丝丝的丧气。
「有什么地方要改就在这星期内说喔,因为我想在六日前完成。」
「抱歉,学姊……」
「没关系啦,那我走啰。」
结果,学姊口里说得体贴,却对我一眼都不瞥地匆匆离开教室了。
接着就留下我们三个人,以及略显扫兴的气氛。
唉,气氛会变糟也怨不得人。
无论于好于坏,平时总是当机立断的我,会有这种莫名奇妙的踌躇,就连我都对自己感到失望。
莫非,这就是制作人所负的重担?
要推动自己面对的大企画,是不是需要更加坚强的精神力?
没错,就是要坚强得将自己最宠爱的女生当成主打、或者硬捧成主打,也能够一脸不以为意……
「伦也,为什么你在这种状况还能窃笑?」
「啊,没事……」
呃,应该不会吧?
那种自肥的行为,在任何业界都不会有吧……?
※  ※  ※
然后……
「你到底要我等到什么时候……?」
「……对不起。」
星期五。一样在视听教室、一样是社团活动。
诗羽学姊那温度一天比一天低的嗓音和情绪,扎在我的心上。
可是无论由谁来看,都会一面倒地认为学姊的态度有理。
「你够了没有啊,伦也?根本来讲,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嫌东嫌西吗?」
是的,甚至连她的天敌,也认为过错全部在我……
理应能提早三天定案的大纲,到最后却套牢了三天。
况且,这是由最不应该造成这种情况的人……
也就是理应要对截稿日最敏感的我,一手导致的。
「何止是什么都不做,还光会扯后腿、光会搞坏制作成员的心情。你真是典型的『百害而无一利』的总监耶。」
尽管职务有别,平时的感情也不好,同样身为创作者的英梨梨,现在已经完全变成诗羽学姊的同路人……或者敌人的敌人了。
「你这个情况,已经变成纯粹在赌气了吧?」
「赌气……?」
「随口说了一次不行,却又找不出哪里不行,你只是没有台阶下而已嘛?」
因此,英梨梨现在正代替变得沉默的诗羽学姊,转而要说服我。
这家伙的口气和态度绝对没有显露出来,可是我经过长年相处,不由得就能感受到她要表达的意思:
「够了嘛,反正先照这个路线制作,之后要是发现什么问题再微调,用这种方针就行啦。」
目前,最努力为现场争取和谐的,八成就是这家伙。
可是……
「抱歉,那样不行。」
「伦也?」
「…………」
愤怒和傻眼的情绪,显而易见地参半交织于英梨梨脸上。
还有越来越没有表情的诗羽学姊。
然而,那和加藤的淡定全然不同,看得出有沉静而深邃的庞大怒气正不断累积。
「那大概和我脑里描绘的形象有些许误差。要是不趁现在修正轨道,之后会相当严重。」
即使如此,我现在也只能贯彻英梨梨所说的「赌气」。
毕竟,我在这三天里,同样没将这个状况搁置不管。
那几张大纲,我读过不知道几百次。
陆续将想到的内容和疑问写上去以后,纸就变得一片红了。
而那样还无法自己解决的疑惑,我也向诗羽学姊请教过很多次。
因为下过那些工夫,才让我说出「不行」。
「虽然无法具体指出那种『误差』,完全是我能力不够……」
我的能力不够,这点毋庸置疑。
无法赶上期限,受责备也是天经地义。
然而,这大概……
「要是就这样动工……我不会开心。」
我的这种感觉大概不会错。
这和起初那种「没来由」的犹豫不同。
现在的我可以确信。
不能就这样动工。
那会变成不属于我的游戏。
唯有那股念头变得越来越强。
只不过,我无法用言语表达出那种感觉,心里焦虑不已……
「不然你自己写嘛!」
「英梨梨,你那句话……」
「说出那种话就没救了吧,泽村?」
「什……?」
然后,当争论正要朝我忌惮的方向演变的瞬间……
将话锋拦下的,却是始料未及的人物。
「好比总监对创作者有不应该做出的行为,创作者对总监也有不应该说出的话。你刚才说的就属于那种话。」
她是抱持英梨梨那种想法,也最不违背情理的人。
「霞之丘诗羽……!你……你以为我到底在帮谁说话啊!」
「至少,刚才那句话帮不上我。」
「唔……!」
可是,那并不是要为我撑腰。
大概是学姊的矜持,或者无法妥协的部分,碰巧被英梨梨踩到底线罢了。
「我要回去了……」
「啊……」
证据在于她对我的态度、温度丝毫没变。
视线依旧、语气依旧。
还有,那冷漠至极的表情也依旧。
「你还要拖啊,伦理同学……」
「咦……?」
结果,学姊只在最后有一丝丝地……
「到现在,你还是下不了结论……」
有一丝丝地,在脸上现出微妙的扭曲神情。
「…………」
「安艺。」
「……啊,加藤吗?」
「呃,从刚才就只剩我了耶。」
「嗯……」
那两个人离开后,已经过了一小时以上。
另外,在我又将学姊的大纲摊开来、嘀嘀咕咕地懊恼的这段期间,加藤拿着手机好像在玩类似社群游戏的玩意。
……我对她的储值金额感到好奇,但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
「差不多该走了吧?再说正门这时候也要关了。」
「嗯……」
的确,天色比我们平常回家的时间要暗。
「你要想事情的话,要不要到平常去的那家店再继续?」
「嗯……」
即使如此,加藤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催着要回家,也没有擅自离去,感觉她对我表现得比以往更关心。
哎,看了刚刚那一幕,会挂心也是当然的吧。
「我说啊,安艺。」
「嗯……」
而我这边……
当下,又面临社团瓦解危机的我这边。
「关于霞之丘学姊……」
「欸,加藤……」
「咦?」
倒也让加藤那种关心的态度推了一把,进而定下一项决心。
因为,我觉得只剩下那把钥匙,能解开这股懊恼了。
「明天,去约会好不好?」
叩咚。
「……咦?」
只有在我硬捧出来的第一女主角身上,才能找到那把钥匙……
「我们两个去约会好不好?」
「…………嗯?」
于是,我这项可以当成避重就轻的邀约,让加藤的脸色稍稍跳脱了平时那种淡定。
呃,就不深究她跳脱到哪个方向了。
「…………」
「…………」
即将被黑暗笼罩的教室里。
感觉和平时有些不同地相望着的两人。
另外,走廊似乎有怪声响起,但我决定不放在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