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2
  5. 暑假疑云(Summervacation Unidentified)
  6. 繁体版

暑假疑云(Summervacation Unidentified)
2017-06-23 09:44:00

		

「士道!一起去泡澡吧!」
……要是有女孩子对自己说出这种话,世上的男人们肯定会不禁心跳加速吧。
而且,要是对方是个拥有一头漆黑长发与水晶般眼瞳的美少女,就更不用说了吧。
不过,听到这种话的士道,只是露出苦笑。
或许是觉得士道的反应很奇怪,少女──十香微微偏著头……然后可能终于察觉自己的发言意味著什么意思,连忙摇了摇头。
「不……不是啦!我刚才说的,并不是要和你泡同一个浴池!和士道裸裎相见这种事……不……不对!不是这样啦……!」
十香满脸通红,拚命地否定。士道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头,安抚她之后,再次浮现苦笑。
「别担心,我知道啦。」
「唔……嗯。」
十香总算恢复冷静的样子,发出轻声呻吟。
士道轻轻耸了耸肩后,环顾四周。如果不是这种状况,听见十香刚才说的话,士道可能也会惊慌失措吧。
没错。士道等人现在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士道家──而是某个沿海的旅馆内。
十香刚才说的话,是代表一起走到分成男浴池、女浴池的地方去的意思吧。
至于为什么士道一行人会在这种地方呢……理由非常单纯。
(──难得放暑假,我们去旅行吧!)
距今数小时前,士道的妹妹琴里突然冒出这句话。
因为这句话来得过于突然,令士道感到不知所措,但很明显的,就算反抗司令官模式的琴里,也没有任何意义……应该说,因为一起在现场的十香、四糸乃、耶俱矢和夕弦,听见这句话的瞬间,眼神发出透亮的光芒,令他无法反对。
果不其然,士道等人马上被逼著整理行囊,然后搭上〈佛拉克西纳斯〉──移动到〈拉塔托斯克〉所属,完全包下整间旅馆的海边民宿「芬萨里尔」。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一道高亢的声音。
往声音来源一看,发现那里站著两名少女。一位是疑似刚才对士道说话、用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少女──琴里,另一位则是特徵为戴著草帽、左手套著兔子手偶的少女──四糸乃。
「我很期待……大浴池。」
「吶~~吶~~琴里,快让四糸奈穿上特制的服装啦!不然会被耶俱矢和夕弦抢先一步!」
四糸乃和「四糸奈」兴奋地说道。
「好、好……走吧。士道和十香也是。」
「嗯!」
十香大大点了点头,朝露天浴池的方向走去。士道、琴里和四糸乃也跟在她的后头。
路上,士道压低声音对琴里说:
「……为什么突然说要来旅行,把我们带来这里啊?」
「……哼,难得放暑假耶,你打算把精灵们关在家里吗?可以一口气达成发泄压力和制造回忆这两件事耶。我觉得很合理呀。」
没错。十香、四糸乃,以及八舞姊妹,其实并非人类。而是人称精灵,被指定为特殊灾害的生命体。
由于现在利用某种方法封印了她们大部分的力量,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但只要感到极度的压力,或是精神状态不稳定,封印的灵力便会逆流,事情会变得很麻烦。
因此,琴里和其他〈拉塔托斯克〉的人们,会彻底管理受他们保护的精灵的精神状态。
「你说的或许没错啦……但未免也太突然了吧?」
「我有甚么办法。要是事先通知的话,消息很可能会被妨碍者知道。难得这趟旅行都是精灵,要是反而累积压力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吧。」
「妨碍者?」
「鸢一折纸啦。」
「……啊……」
士道流下一道汗水。
鸢一折纸是士道的同班同学……同时也是以歼灭精灵为目的的部队AST的队员。当然,跟十香的感情非常差。的确,有她在的话,十香可能会累积压力。
「你说得对……不过,感觉就算对她保密,她也会在不知不觉间入侵旅馆呢。」
士道开玩笑地说道后,琴里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谁会让她……得逞啊!这里的警备很森严!一只小猫都进不来!」
「我……我是开玩笑的啦……干嘛突然生气啊。」
士道说完后,琴里赫然颤抖了一下肩膀。
「没有啊……谁教你要说这种无聊的笑话。」
琴里从鼻间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今天,不用操心那种事。」
「咦?」
「因为八舞姊妹的关系,难得的教育旅行搞得手忙脚乱的吧……虽然可能没办法代替,但至少也要做到这种程度……对吧。」
「琴里……」
士道搔了搔头后,吐了一口气。
「──嗯,原来是这样啊。谢啦。」
于是,琴里红著脸撇过头去。
「哼,只是顺便而已啦。这场旅行说到底还是为了十香她们办的。」
「嗯,我知──」
就在这个时候──
士道话说到一半的瞬间,旅馆外面传来「砰!」的爆炸声。
「唔!」
「呀……!」
「哦哦?发生什么事了啊?」
十香、四糸乃,以及「四糸奈」吓得缩起了身体。士道也一样,瞪大了双眼,从窗户看向旅馆外面。
「刚才的声音……是……是怎么回事……」
「……!喔……喔喔,那个啊。是烟火啦,烟火。别在意。」
士道提出疑问后,琴里随即发出不自然的尖锐音调。
听见这句话后,十香立刻容光焕发,露出明朗的表情。
「烟火!烟火就是那个会砰一声,然后啪叽啪叽的东西吧!我可以去看吗?」
「!不行!」
听见十香说的话,琴里突然大叫出声,令十香颤抖了一下肩膀。
「唔……唔……琴里,你……你干嘛突然叫那么大声啊……」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不过,现在要去泡澡吧。快点走吧。」
「嗯……好……」
十香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点了点头。
士道有些纳闷地侧著头,也跟在琴里的后头。
──顺带一提,同一时间。
这情况可说是理所当然吧?鸢一折纸正在旅馆后方的森林里被好几个警卫追捕。
「可恶!跑到哪里去了!」
「这里是地点A!跟丢目标人物了!她就在附近!千万别掉以轻心!」
一群男人在森林里四处奔走,寻找躲在树上的折纸。虽然他们的装扮很有当地人的味道,但戴在脸上的夜视镜,和慎重佩带的非杀伤性电枪,散发出异样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正确的人数,但至少有二三十名吧。就区区一间旅馆的警备来说,这数量多得不正常。
「士道……」
折纸以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呼唤这个名字后,露出锐利的视线。
现在是八月。不用说,高中正在放暑假。只要折纸有AST的工作和训练,就不一定能每天和士道见面。
因此,她决定休假时一定要去见士道,不过──今天士道不在家。
她凭著散发出微弱电波的少女的第六感,探查了士道的位置后,发现他在离天宫市遥远的沿海一带。
折纸虽然感到怀疑,但也不能否定这个可能性。于是她立刻整装出发,利用所有的交通手段,朝少女的第六感指引的方向前进。
然后──迎接她的,便是异常森严的戒备状态。
折纸为了确认事实,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按下士道的号码,打电话给他。
不过,士道并没有接。响了几次待接铃声后,转到了语音信箱。
「……」
折纸一声不响地挂断电话。脑海里浮现士道遭逢惨事的想像画面。
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手脚被绑在椅子上的士道,以及身穿像坏心女干部一样的黑色紧身衣、可恨的夜刀神十香。
(呜……呜哇啊!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但十香硬把我拖到这种地方来!)
(呵呵呵,士道。从今以后,你就在这里和我永远生活在一起吧。)
(折……折纸……折纸她一定会来救我!)
(死了这条心吧!我的部下在森林里守卫!那家伙不可能来到这里!呵呵……快点忘记那种人,好好享受吧,士道……)
(不……不要!我已经有恋人……已经心有所属了!)
(呵呵呵……)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
折纸瞪大双眼,紧咬牙根。
「士道……!」
虽然折纸十分在意为何十香会固守如此广阔的私人土地,又是如何设下这么多的陷阱,但现在这些事情都不重要。
「……」
折纸朝下方瞥了一眼。两名男人正在到处寻找折纸。
「受不了……有必要特地出动全体人员来搜索入侵者吗?」
「别大意了,会被司令骂得狗血淋头喔。」
「我才不要咧,那比入侵者还恐怖一百倍。」
两人一边说笑,缓缓朝折纸走来。
「……」
折纸一声不响地从树上跳下,用膝盖狠狠地撞击右侧男子的延髓。
「嘎……!」
男人痛苦地闷哼了一声,朝前方倒下。
「呜……呜哇啊!」
左方的男子急忙举起枪,扣下扳机。火花四溅,一瞬间照亮了黑夜。不过,在那种状态下开出的枪,当然不可能会射中。折纸轻松地闪过枪击后,逼进男子,朝他的心窝猛力踹了下去。
「咕啊……!」
男子当场倒地──一动也不动。
折纸迅速地抢走两名男子的装备后,朝少女的第六感所指示的方向望去。
──我会救出士道。
她将冷漠无情、毫不犹豫地排除一切障碍。
折纸吐了一口悠长的气息,混进黑夜──开始进军。
『〈佛拉克西纳斯〉请回答!有……有东西在森林里!』
〈佛拉克西纳斯〉飘浮在旅馆上空,舰桥的扩音器传出语带哀号的声音。
「你说有东西──是指什么?」
椎崎一脸困惑地反问后,警卫像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似的大声吶喊: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东西在……!可恶,竹原和淡岛都被撂倒了!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啊啊啊!』
「请……请你冷静一点!总之,先把状况说得更──」
萤幕上显示著沿海的地图,以及分配在那里约三十名警卫的反应。
然而,他们慌张不已、到处移动的反应,以一定的速度一个接一个地停止活动。
确认森林里有入侵者后还不到三十分钟,这里的警卫就已经被撂倒了将近十名。
这情况明显有异,出乎意料。
「司令呢?」
「带十香他们去浴池了!说等一下会回来!」
「副司令呢?」
「跑……跑去某个地方后,就下落不明了!」
「啊啊,真是的,偏偏在这种时候……!」
川越胡乱搔了搔头。现在待在舰桥的人有川越、干本、椎崎、中津川和箕轮这五名。司令、副司令不在的舰桥,如今无比混乱。
此时,简直像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似的,另一个通讯声响遍了整个舰桥。
『我……我是齐藤!在地点D发现手代木和川西!他们的装备被抢走,昏倒在地。』
『地点在森林里发现可疑人物,打算追踪──呜……呜哇啊啊!』
『上林!上林──!』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舰桥。船员们混乱归混乱,还是试图穏住阵脚,操作起控制台。
「总……总之,可以确定有人潜入了森林!我来寻找人物反应!」
椎崎大声吶喊,开始操作。
不久后,扩音器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发……发生什么事了!」
「陷阱启动了!看来,敌人似乎踩到了地点F的地雷!」
「太幸运了……!虽说没有杀伤性,但势必免不了昏倒!只要派人去那里抓人的话──」
「好!木崎、柏田组,你们去抓住目标人物!」
『了解!』
听见川越的指示,扩音器传来回答的声音。不过──
『──地……地点F没看见目标人物的身影。确定地点是这里吗?』
「没错。会不会被炸飞到附近了?」
『了解,我搜索看──什……呜……咦……!』
『喂……喂,怎么了,木崎?喂!喂──呜……呜哇!你……你是什么人啊啊啊!』
伴随著这样的叫喊声,枪声连续响起──不久后,通讯器再也没传来任何声音。
「该……该不会……对方并非踩到了地雷,而是故意要引诱人员过去……?」
听见中津川的声音,船员们咽了一口口水。
「喂……森……森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箕轮发出颤抖的声音。
森林里存在著真面目不明的东西。
接二连三地打倒身强力壮的警卫,甚至穿过地雷,正朝旅馆前进。
「!五号摄影机!要显示画面了!」
就在这个时候,椎崎如此说道。主萤幕上同时映照出森林的影像。
在黑暗与爆炸产生的风压中──一名少女如风般呼啸而过。
「什么……!」
看见她的模样后,船员们同时顿住了呼吸。
及肩的头发、纤细的四肢,以及如洋娃娃般没有表情的面容。
没错,那名少女──正是十香的宿敌,AST的鸢一折纸。
「不会吧……她一个人打倒了那么多的人数……!」
「应该说,她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啊?你以为这里离天宫市有几百公里远啊!」
「到……到底该怎么办……」
「总……总之,先向司令报告吧!」
椎崎惊慌地开启琴里专用的通讯回路。
「……各位,不好意思,你们可以自己先进去泡吗?」
与士道分别后,一行人来到了女浴池的挂帘前,琴里突然停下脚步,对走在后方的两人与一只如此说道。
「呣,你怎么了,琴里?」
「不去……泡澡吗?」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泡澡吗?」
十香、四糸乃,以及「四糸奈」如此回应。琴里将视线稍微往上移,搔了搔脸颊回答:
「啊……就是啊,我去一下洗手间。马上就回来了,你们先进去吧。」
「嗯,这样啊。我知道了。」
「那么……我们先进去了。」
「待会儿见~~」
琴里说完后,两人和一只意外老实地点了点头,朝更衣处走去。
琴里挥挥手,目送她们离开后──从口袋里拿出小型耳麦戴在耳朵上,开启包在浴巾里、从房间带来的携带型终端机。
「──是我,让你久等了。」
『司……司令!』
琴里说完后,耳麦的另一端立刻传来川越焦急的声音。
『知道入侵者的身分了!是AST的……鸢一折纸!』
听见川越说的话,琴里抽动了一下眉毛。
「……果然是她啊。听说有入侵者之后,我就大概猜到是她了。」
『目标人物现在进入地点G了!我方现在有十二名人员受伤!我们试著手动操作陷阱迎击,但全都被她突破!简直厉害得不像人!』
「她有使用显现装置吗?」
『没……没有,并未探查到相关的反应!应该是靠单纯的运动神经穿越陷阱的……!』
「……啧,来了一个可怕的怪物啊。」
琴里愤恨不平地咂了嘴后,看向携带型终端机萤幕上显示的地图。
「喔喔!这真是太棒了吶!」
一进去澡堂,十香就发出高声赞叹。
用凹凸不平的岩石构成的宽敞浴池弥漫著热气,蓝色的水平线在前方无限扩展开来。原来如此,这就是传说中的海景吧。
「好大喔……」
「喔!充满开放感呢!」
四糸乃和「四糸奈」也跟十香一样,一脸兴奋地说道。
于是,彷佛回应她们说的话一般,靠近浴池内部的方向传来熟悉的声音。
「呵呵……汝等还是一样精力充沛呢。不过,吾等八舞早已好好享受一番此处的温泉了。」
「呼应。你们终于来了,十香、四糸乃、四糸奈。」
往声音来源看去,便看到大大方方张著腿、双手扠腰,身材苗条的少女──耶俱矢,以及巧妙从旁遮住胸口和局部身体的丰满少女──夕弦,两人的身影。
她们是与十香、四糸乃同为精灵的双胞胎。这么说来,她们两人说要先去澡堂。
「呵呵,本宫都等到累了呢。好了,快点进来吾等的城池吧。」
耶俱矢说完,对她们招了招手。然而,十香却摇头拒绝。
「唔,等一下。可是我学过在进去浴池之前,必须先把身体洗乾净才行。」
十香说完后,便坐在摆放于洗澡处的椅子上,开始刷洗身体。四糸乃和「四糸奈」也依样画葫芦,开始清洗身体。
「……嗯,十香和四糸乃都有牢牢记住,真是了不起呢。」
于是,从耶俱矢和夕弦的旁边,传来一道沉著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是〈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村雨令音。一副想睡觉的双眸是她最大的特色。平常隐藏在衣服里的傲人双峰从束缚中解放,在温泉里微微晃动。顺带一提,漂浮在她身旁的桶子里,装著一只伤痕累累的绒毛玩具熊。
「唔……听……听汝这么一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呵责……夕弦完全忘记了。」
耶俱矢和夕弦表现出一副刚才的气势被减弱的模样,缩起了肩膀。
两人互相对视后,慢慢地走出温泉,来到十香等人的旁边,事到如今才开始清洗身体。
然后,这次才和大家一起进入浴池。
「嗯嗯嗯……唔嗯,这真是……好舒服吶……」
「是的……很舒服……」
「哎呀~~真是快乐似神仙啊。」
十香、四糸乃、「四糸奈」「呼~~」地吐了一口气,放松全身的肌肉。
此时,似乎总算恢复先前气势的耶俱矢和夕弦,再次在温泉里猛然站起身来。
插图008
「呵呵呵,场地跟人终于都齐全了!琴里还不打算来吗?也罢!十香、四糸乃,光是泡汤也腻了吧。要不要跟吾等比赛呀?」
「比赛?」
十香歪了歪头后,这次换夕弦扬声说道:
「说明。难得这里这么宽敞。我们想要举办浴池游泳精灵对抗赛(一百公尺自由式)。」
「喔喔!」
听见这句话,十香站起身来,眼睛闪闪发光。
不过──马上又改变念头,猛力摇了摇头。
「听起来的确很有趣,不过……士道说过,不可以在大众的浴池里面游泳。」
「唔……」
「犹豫。这个嘛……」
耶俱矢和夕弦回答得吞吞吐吐,然后两人开始窃窃私语,再次摆出帅气的姿势。
「既然如此!就改变比赛项目吧!」
「提议。简单来说,谁能在温泉里憋气憋比较久,谁就获胜。」
结果,高声回应两人的是「四糸奈」。
「喔喔!比这个的话,我最擅长了!要跟我比吗?」
听见「四糸奈」说的话,八舞姊妹抽动了一下眉毛。「四糸奈」虽然是独立的人格……但正如外表所见,她的身体机能是依附在四糸乃身上。只要四糸乃一个人呼吸,「四糸奈」在水里潜再久都不会憋到没气。怎么看都没有胜算。
两人再次窃窃私语后,又摆出其他姿势。
「既……既然如此,就比这个!这个项目对大家都公平!」
「提议。这里可说是年轻少女能一丝不挂游玩的梦想乐园。用语言描述这幅情景,让评审感到最兴奋的人就获胜,这样如何?」
「评审……?」
十香皱起眉头后,耶俱矢和夕弦便立刻看向左上角,开始大声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汝没意见吧,士道!」
「说明。总之,夕弦先说一下现况,令音的胸部超有看头。我刚才摸了一下,感觉看到了世界的真理。士道你最在意谁的身体?夕弦详细调查过后,再向你报告。」
于是,耸立在浴池里的墙壁对面,传来了一道含糊不清的声音。
「──当然有意见,别牵扯到我啦!」
「士道!原来你在那种地方啊!」
虽然男女浴池的入口有一段距离,但浴池似乎是相连在一起的。十香发出惊讶的声音。
「……」
该怎么说呢,一想到士道在墙的另一边,就有种奇妙的心情。十香似乎觉得裸体曝露在空气中有些害臊,便将身体沉入浴池里。
或许是看见十香的反应,八舞姊妹互相对看之后望向十香,将手指弯曲又张开,做出抓取的动作。
「呵呵,原来如此呀。那么,十香,就从汝开始吧!」
「首肯。我会一五一十地将十香身体的触感告诉士道。」
「你……你们在说什么啊!选……选其他项目来比赛啦!」
就算十香向后退,八舞姊妹依然不死心地紧追上去。十香不得已,只好提高速度──结果,就演变成浴池游泳精灵对抗赛(无限制自由式)。
「真是的……她们到底在干嘛啊?」
听见女浴池透过墙壁传来的声音,士道哈哈苦笑,伸了一个大懒腰。
有种累积的疲劳从全身的毛孔溶解而出的感觉。士道「嗯嗯……」发出细长的呻吟声,放松全身的力气。
「啊……好舒服的温泉。」
然后,坦率地说出感想。
虽然琴里突然要自己整理行囊出发去旅行时,士道惊讶得不知所措,但现在或许得好好感谢琴里不可呢。
的确这几个月来,士道的身边发生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事情,令他的身心都无法好好休息。也许真的好久没有过上这种安稳平和的日子了呢。
士道眺望著静静摇晃的碧蓝水平线,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
「啊啊……真的……好平静啊……」
「可恶!可恶!这是怎样!这是怎样啦啊啊啊!不是简单的警备任务吗!我可没听说对象是这种怪物啊啊啊!」
「冷……冷静一点!你这样不是正中对方下怀吗!」
「地点G,请回答!地点G!可恶,浜木和浦田被干掉了!」
距离那平静的场所约八百公尺处。
旅馆后方的森林里,正上演著人间炼狱。
潜藏在森林里隐形的敌人、不得要领的指示、接二连三被打倒的同伴。
〈拉塔托斯克〉的警卫们已陷入恐慌状态。
「总……总之,别让敌人靠近旅馆!」
「吵死了!这还用你说吗!可是,看不到敌人有什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右方的草丛里发出沙沙声响。
「噫──!」
其中一名警卫葛西将电枪指向草丛,不断扣下扳机。啪叽、啪叽,火花连续四射,不久后或许是弹匣空了,转变成喀叽、喀叽这样轻微的声音。不过,葛西依旧没有停止扣扳机。他杀红了眼,对著空无一物的场所持续射击空包弹。
「喂,住手!没有东西啦!」
「不要浪费子弹!快点装填弹匣!要是现在──」
话还没说完,石田突然顿住呼吸。因为他看见一名纤瘦的少女出现在葛西的背后。
少女宛如蜘蛛人般倒挂在树上,一声不响地逼进葛西的背后,咻的一声,快速移动手部。
下一瞬间,少女的手边有东西闪了一下后,葛西便立刻从喉咙发出「噫呜」的奇妙声音,翻白眼,电枪当场掉落在地。那东西,恐怕是线。用坚韧的纤维缠绕住葛西的脖子,勒紧静脉和气管,让他昏厥过去。
「葛……葛西!」
石田举起电枪,瞄准少女,扣下扳机。
不过,少女扭过身子,拿葛西的身体当作盾牌,挡下了电枪的攻击。
「什么──」
下一瞬间,少女保持倒挂的姿势,用应该是从其他警卫身上抢来的电枪瞄准剩下的两人,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咕!」
「呀!」
留下痛苦的闷哼声……两人趴倒在地。
『目标人物正在地点H交战中!我方的受伤人数,已经超过二十名!』
『所有的陷阱全被她闪过了!』
『对方没有停止前进的迹象!』
「啧──」
听见连续传来的负面情报,琴里愤恨不平地咂了嘴。
这样下去,鸢一折纸会入侵到这间旅馆里吧。如此一来,十香的心情会变差,四糸乃等人的精神状态也会恶化。更重要的是──难得跟士道的假期很可能会泡汤。
琴里露出锐利的视线后,对耳麦发话:
「绝不能让对象入侵旅馆。在她通过地点H之前,无论如何都要击退她。我允许你们使用一部分的显现装置。交给神无月负责。」
不过,琴里说完的瞬间,〈佛拉克西纳斯〉的船员们之间表现得有些动摇。
「……怎么?你们在犹豫要不要使用显现装置吗?别担心,神无月操作得很好──」
『不……不是的……我们不是在担心这件事,司令……』
『副司令现在,不在舰桥……』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啊!在这种紧急时刻,他跑到哪里去了!」
『不……不知道……』
椎崎一脸困惑地说道。琴里胡乱搔了搔头。
「啊啊……真是的,为什么挑在这种时候啊!」
「?发生什么事了吗,司令?」
「还能有什么事!鸢一折纸都逼近这里了,神无月竟然不知道给我消失到哪里去!」
「这可真是糟糕呢。该怎么办才好?」
「还用说吗!马上去找他!还有,为了以防没找到神无月,先准备好转换键!要是鸢一折纸入侵旅馆──」
话说到这里时,琴里觉得非常不对劲。
她好像跟一个听起来十分熟悉的声音在对话。而且,不是透过耳麦的含糊声音,而是彷佛近在眼前一般清晰的音质。
「……」
琴里慢慢抬起原本看著携带型终端机萤幕的眼睛。
一名身材高䠷的男子,手拿头戴式耳机和煞有介事的收音麦克风,掀起女浴池的红色挂帘,并且露出十分爽朗的笑容站在她眼前。
他是神无月恭平,琴里刚才在寻找的〈拉塔托斯克〉副司令兼〈佛拉克西纳斯〉副舰长。
「……你在干什么啊?」
「司令才是呢。我以为您已经在洗澡了,都把器材准备好了耶……」
「……」
琴里默默无语地握紧拳头后,瞄准神无月的下巴,击出一发猛烈的上钩拳。
「呃噗……!」
「在这种紧急时刻,你还打算偷窥女浴池啊!」
「您……您误会了!我怎么会想偷看呢……!我很绅士!不会做出那种事情!」
「完全没有说服力嘛!那是什么专业器材啊!根本超级想偷看啊!」
「才没有这回事!这些全是录音机器!其实听声音我会比较兴奋!」
「谁、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噗!」
琴里使出一记螺旋拳轰炸神无月的心窝后,神无月发出呻吟说「多……多谢恩赐……!」后,当场颓倒在地。
『地点H,被突破了!』
「啊……!」
听见耳麦传来的船员声音,琴里赫然回过神。
「喂,神无月!你在睡什么觉啊!快点起来!」
「……」
然后,慌慌张张地摇了摇神无月的肩膀,但他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他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识。
「关键时刻偏偏派不上用场……!」
琴里吐出蛮横无比的话语后,再次看向终端机。
「没办法了……我本来不想使用这招的,趁大家在泡汤的时候,做个了断吧。把操作权转移到这台终端机!承认转换键!转换到海边民宿『芬萨里尔』!」
『是……!』
听见琴里的声音,船员们一齐回答。
无数名士兵、大量的地雷、怀抱著恶意伪装而成的深坑和网子等陷阱、连续不断发射的电枪和橡胶子弹。
折纸在千钧一发之际通过了异常森严的警备与各种陷阱后,终于到达目的地旅馆。
「士道……你等我。」
她伸手去握疑似后门的门把──快要碰到门把时,她突然停止动作。
然后,从包包里拿出少女必备的用品──塑胶炸药,将它黏在门把的四周,插上雷管后,塞住耳朵按下开关。
「砰!」的一声,后门被炸飞。折纸拨开弥漫的烟雾前进,一踏进旅馆中,就看见门的内侧有被人刻意扯断的电线。恐怕刚才的门把上有通电吧。要是不小心碰到门把的话,现在可能已经昏倒了。为求谨慎,用爆破处理是正确的。
不过在救出士道前还不能放心。折纸提高警觉,从口袋里拿出终端机,启动少女的第六感。
「东栋三楼的……客房。」
折纸轻声呢喃后,穿著鞋子迈步奔跑在旅馆的走廊上。
她从腰间拔起少女用品之二的九公厘手枪,射穿从走廊前方出现的自动步哨枪,使它爆炸后,避开设置在地板上的陷阱,朝目标房间前进。
设置在室内的陷阱虽然比较难以闪避,但规模相对地比屋外的陷阱来得小,视野也比较明亮,容易察觉。最重要的是──由于折纸也有在自己的房间里设置相似种类的陷阱,因此十分清楚它们的可动范围和死角。
──不久后,折纸来到了刚才探测到士道反应的房间前面。
房门可能又会设置什么陷阱,但在这里使用炸药,可能会伤到士道。折纸用九公厘手枪射掉门把,确认安全后,走向房间。
「……!」
就在这一瞬间,伴随著隆隆隆隆……这种低沉的声音,折纸感觉她的脚下产生微微的震动。
「地震……?」
她纳闷地偏著头说道。不过,现在不是被那种事情分心的时候。她举起手枪、踹破房门,踏进房间内。
「士道,我来救──」
不过,折纸在这时止住了话语。
因为,房间里并没有任何人存在。
「……?」
折纸不可能弄错房间,不过……为求慎重,她试著用少女的第六感确认士道的位置。
「……!这是……」
折纸瞪大了双眼。士道的反应……正在移动。
一时之间,她还以为士道走路移动到其他的房间,然而……并非如此。
没错。因为旅馆的样子根本跟刚才不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折纸如此呢喃的瞬间,刚才折纸踹破的房门上方,发出「匡啷!」一声,降下一道金属制的卷门,关闭了入口。
接著,有一股像烟雾一样的东西从通风口一带流进房内。
「唔……!」
折纸遮住口鼻后,将枪口瞄准卷门,扣下好几次扳机。然而,卷门很坚固,以折纸爱用的九公厘手枪的威力,卷门丝毫未损。
既然如此,就只能进行爆破了。折纸将手伸向腰间,打算拿出下一个少女用品。不过,在她做出这个举动时,意识渐渐朦胧,无法站立在原地。
「唔……」
眼睛看不清。有种意识被拉往某处的感觉。即使折纸紧咬嘴里面的肉,试图抵抗──类似强烈睡意的感觉,依然急速地笼罩她的脑海。
「士……道──」
折纸在模糊的视野中,呼唤士道的名字。
「……话说回来,现在几点了……?」
泡在浴池里昏昏欲睡的士道,突然睁大眼睛。
他记得琴里好像说过,八点要到大厅集合,大家一起吃晚餐。
为了不要迟到,士道移动视线想要掌握时间──澡堂内却没看见像时钟的东西。
「嗯……」
士道搔著脸颊,从浴池站起来,朝更衣处的方向走去。
依琴里的个性,要是迟到个一分钟,肯定会准备丢脸到家的惩罚游戏等待著自己。所以他绝对不能迟到。
再说,他泡汤泡了很久,其实也有点想要出去吹吹风。士道用自己带来的毛巾大概擦拭身体后,走进更衣处。
「呼……」
他一边吐气,一边寻找时钟……但更衣处也没看见像时钟的东西。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走到自己的衣篮,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
这个时候,士道在看到时间之前,先被某件事吸引了目光。
「嗯……?」
看来,有未接来电。他操作萤幕,显示画面后,来电联络人显示出「鸢一折纸」的名字。
「折纸……?」
她有什么急事找我吗?士道选择她的名字后,显示出拨号画面。
虽然琴里说绝对不能让折纸知道这个地方……但其实士道自己甚至连这里是日本的哪里都不知道。打电话确认她有什么事情,应该没关系吧。
士道按下拨号键。
「……!」
令折纸朦胧的意识清醒的,是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
她勉强移动无力的手,拿出手机。来电画面显示出──「五河士道」的名字。
「啊……」
折纸发出沙哑的声音,同时按下通话键。
『喂?是折纸吗?』
「士……道……?」
『嗯,是我……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幸好……你平安无事……」
『咦?』
听见折纸说的话,士道发出错愕的声音。
『为什么这么说……算了。重点是,你之前好像有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士……道……不要……管我了……赶快……从夜刀神……十香的身边──逃走……」
折纸口齿不清、断断续续地说完,士道一副感到困惑的样子发出呻吟声:
『呃……如果是简短的事情,我现在可以听你说……但如果事情说来话长的话,我之后再慢慢听你说可以吗?因为我正在泡澡……』
「……!」
──剎那间……
原本掩盖住折纸意识的薄雾,令人难以置信地突然散去。
「──泡澡?」
『咦?』
「你正在泡澡吗?」
『嗯,对啊……怎么了吗?』
「……」
折纸慢慢站起来,从腰间拿出少女用品之三的手榴弹,尽可能迅速地炸毁卷门。震耳欲聋的声音和爆炸产生的风压,充斥整个房间。
『呜……呜哇!发……发生什么事了,折纸!刚才的声音到底是──』
「等我──我马上过去。」
『咦?抱歉,你可以再说一次吗?我耳鸣了,听不清──』
折纸挂断电话后,朝澡堂再次展开进击。
电话突然「噗滋」一声挂断。士道纳闷地歪著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结果最后还是不知道折纸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反正,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她会再打电话过来吧。
做出这个结论后,士道确认萤幕上显示的时间,回到了浴池。
「什么……!」
女浴池前面,原本一边操作携带型终端机,一边握拳摆出胜利姿势的琴里,突然发出慌乱的声音。
原因在于,本来以为用改变旅馆格局的卷门和催眠瓦斯捕捉成功的目标人物,突然清醒过来,炸毁卷门,逃出了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有确实放出瓦斯吧!」
『确……确定有!她曾经完全无法动弹!』
「那为什么又复活了啊!」
『不……不知道……!』
椎崎发出宛如哀号的声音。琴里紧咬牙根,再次操作起携带型终端机。
「没办法……!事到如今顾不得面子了。启动机动旅馆『芬萨里尔』的全部机关,封杀目标人物……!」
『了解!』
「………」
随著类似地震的震动声,旅馆的走廊宛如拼板一般开始变形。时左时右,自由自在变化的墙壁、地板、天花板的姿态,甚至具有一种奇幻的美感。
打个比方来说,就像是被扔进一座巨大的时钟,或是构造复杂的引擎当中的感觉吧。若是正常人,或许会因被巨大物体吞噬的原始恐惧感而感到畏缩吧。
但是,折纸她,现在的折纸,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还要刚强。
头脑敏锐、意识清晰。全身充满力量,前所未有的充实感支配著她的身体。
「──那里。」
折纸轻声呢喃后,丢下背著的包包,一跃而起。
然后,跳上为了连结其他道路而一瞬间开阖的墙壁,再次跳跃。蹬向天花板后,跳向前方的走廊。
彷佛对旅馆的变形机关瞭如指掌一般,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连折纸自己也感到惊讶。她就是知道。感觉、本能、直觉性地,自己该通过的道路宛如铺上一条光之地毯,能看见变形机关的破绽。
──士道他正在泡澡。
当然,围著毛巾泡在浴池是违反礼仪的举动。换句话说,入浴中,隔著士道身体的就只有温泉水。如果折纸也能进去同一个浴池,就等同于和士道穿上同一件衣服。光是想像这件事,折纸的血管就咕嘟咕嘟地跳动。
精神和身体的同步率超过百分之四百。折纸还是第一次以这种心情战斗。她已经无所畏惧。
旅馆的走廊彷佛阻挡住折纸的去路一般开始变形,封闭道路。
「……」
不过,折纸并未惊慌。她将手绕到腰间,跟刚才一样拿出手榴弹,以流畅的动作拔起插销,扔向前方。
──发出震天价响的爆炸声的同时,光荣之路再次出现在折纸的视野。
于是,折纸依照光的指引一跃而起──终于抵达命运的圣地。
写著「男」字的蓝色挂帘。士道正在泡澡的男浴池。
「士道──我现在要和你合而为一──」
折纸穿过挂帘后,脱下变得破破烂烂的衣服和为了给士道看而穿上的决胜内裤。
然后,变成刚出生状态的折纸,快步走向澡堂──
「……!」
途中,她看见某样东西,顿住了呼吸。
在宽阔更衣处的中央附近只有一个衣篮正在使用中。
「这是──」
折纸宛如受到诱蛾灯吸引的飞虫一般,下意识地靠近衣篮。
走到衣篮前的折纸双手合十,点了一下头。
「唔……!」
旅馆的某处响起惊人的爆炸声,建材的碎片啪啦啪啦地从天花板掉落。
看来,是被挡住去路的鸢一折纸使用了爆破物。这女人还真是胡来。琴里愤恨不平地皱起了脸孔。
「很有一套嘛……!谁怕谁,既然如此──!」
就在这个时候,琴里突然止住了话语。
因为携带型终端机的萤幕上所显示的地图窜过一阵沙沙的杂讯后,突然没有画面了。
「什……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刚……刚才的爆炸导致机器发生异常!无法确认目标人物的反应!』
「你……你说什么!」
琴里以像是差点要把携带型终端机摔到地上的气势,大声说道。
「赶快修复!这样子,简直像是有外星人潜伏在船内一样嘛!至少要锁定她的反应,要不然事情就糟糕了──」
「?什么东西会糟糕?」
「……!」
冷不防响起的声音,令琴里抖动了一下肩膀。
回过头一看,发现泡完汤、全身暖呼呼,穿著浴衣的十香,正歪著头站在眼前。
「十……十香……还有大家……」
十香的后头,站著同样穿著浴衣的四糸乃、令音,以及应该是没有事先拿好浴衣就冲进澡堂,打扮跟刚才一样的八舞姊妹。看来,大家似乎泡完了澡。
「唔,抱歉啊,琴里。本来打算等你来的,但你实在太慢了,我等到肚子都饿了。」
十香说完后,她的肚子彷佛配合她所说的话一样,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可爱叫声。
「这……这样啊……」
琴里发出高八度的声音如此回答。这时,令音似乎察觉到什么事情,挑了挑眉毛后,轻轻摇了摇头。
──大概是想表达最好不要让十香她们感到不安吧。
「……」
超过时间了。琴里唉声叹了一口气,小声地对耳麦说话:
「……我要暂时离开了。侦测到反应之后,使用任何手段都无所谓,把她给我抓起来。还有,把被破坏的地方变形,不要让十香她们看到。」
『了……了解!』
听见船员的回答后,琴里面向十香等人。结果,八舞姊妹突然摆出左右对称的姿势。
「呵呵,正好。琴里,汝也跟著过来吧。」
「同行。我们正要去接士道。」
「咦……?啊,等一……」
琴里被八舞姊妹拉著手,半强迫地脱离了战线。
「……」
──Beautiful。
折纸一脸满足地吐出一口气。她的内心已别无所求。啊啊,世界多么美妙啊。
……顺带一提,折纸眼前所见的,是衣物凌乱不堪的衣篮。
折纸的视线缓缓朝澡堂移过去。
前菜已经享用过了。接下来是──主菜。
不过,折纸这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为她听见走廊的方向传来许多人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她似乎花太多时间在品尝前菜了。
「唔……」
折纸思索了一下。是要逃走,还是躲起来呢?或者是,在这里迎击敌人?
然后──不到一秒便做出了结论。
「啧──」
折纸因为不断拚命地赶路,消耗了不少体力,要打倒许多人,恐怕有点困难。折纸心有不甘地咂了嘴后,抓起自己的衣服,躲在大置物柜中。
「啊……」
这个时候,她发现──
手上还拿著士道的内裤──
而自己的内衣裤则掉落在现场。
「士道!差不多要吃晚餐啰!」
「呵呵呵,汝要泡多久啊!该不会被睡神修普诺斯诅咒了吧!」
「警告。泡澡泡太久,身体会不舒服喔,要注意。」
十香、耶俱矢、夕弦这么说著,肆无忌惮地踏进男浴池的更衣处。
「啊,等……等一下!」
即使琴里试图阻止,三人依然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算了,反正也没有其他客人,无所谓吧。琴里叹了一口气后,追在她们后头。
「喂!士道!」
「……嗯,喔喔……是十香吗……?」
十香从更衣处呼唤士道的名字后,士道含糊不清的声音便从澡堂的方向传来。
「嗯,吃饭啰!」
「喔喔……已经这么晚了啊。抱歉,我有确认过一次时间,结果不小心睡著了。我马上起来,你们先走吧。」
「好!我知道了!」
听见士道的回应,琴里松了一口气。因为她担心侦测不到反应的折纸有可能正在偷袭士道。
虽然还不能完全放心,但能确认士道平安无事,也算是不错的收获。琴里再次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琴里发现衣篮没有收好,随处扔在更衣处的地板上。衣服也散落一地,十分邋遢。
「受不了……就算没有其他人在,也不能随便乱丢吧。」
琴里一边抱怨,动手去把散乱的衣服摺好,放进衣篮里。
──然后……
「咦……?」
琴里僵住了身体。
她将视线落在散乱的衣服上,咽了一口口水。
大浴巾、短袖衬衫、丹宁裤。
目前为止都没有问题。衣服也是士道之前穿的那件。
问题在于──接下来的东西。
明显是女性用的丝质内裤和内衣,掉落在地上。
「咦……这……这是……」
一瞬间,琴里的脑海闪过「士道该不会干了什么坏事吧?」这样的念头,但是并没有听说女生当中有人的内衣裤被偷。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并没有看见士道原本应该穿著的男用内裤。
「难……难不成……」
琴里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化好完美的妆容,扭腰摆臀地说著「叫、我、姊姊❤」,赠送飞吻的士道身影,随后猛力地摇了摇头。
「我……我是说过要他理解女孩子的心情没错……但不……不是这个意思──」
「呣?琴里,你怎么了?」
「……!」
十香突然对她说话,她屏住呼吸,并且把内衣裤藏在浴巾下面。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好……好了,我们快点走吧!」
「呣……?唔……嗯……」
琴里好不容易压抑住混乱的情感,推著十香的背,离开了更衣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