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四卷
  5. 第六章 假如是同公司的作品,要互相借梗就很方便了呢
  6. 繁体版

第六章 假如是同公司的作品,要互相借梗就很方便了呢
2017-06-23 04:37:23

		

「阿宅同学掰掰~~」
「喔,掰掰……」
星期五下午……
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和班会结束后,下午三点,所有人都动身前往下一处活动场所……有人去社办;有人去远食店;有人则回到关得黑漆漆,还有等身大角色床单和抱枕套迎接的自己房间。
在那个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算是一星期里最欢欣雀跃的时段,我却仿佛气力全失地趴在桌上,茫然望着同学们回家。
「伦也,下周见啰~~」
「嗯,再见。」
外头秋高气爽。
窗户敞开,凉爽的风吹了进来。
在那种对于大部分日本人来说,算是一年中相当气候宜人的日子里,我依然无精打采地叹了气。
啊,顺带一提,虽然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记得,不过刚才打完招呼走掉的男同学A是上乡喜彦喔。
「那么安艺,再见。」
「嗯,掰啦……」
还没有到傍晚,我却像这样一副暮气沉沉的德行,自然有相当的原因。
原因就是……
「喂,你等一下,加藤。」
「嗯?」
本来打算在脑袋里再继续独白五分钟左右的我,叫住了准备匆匆离开教室的女同学B……不是啦,我是指加藤。
「你为什么要淡出得那么自然?」
「课上完了啊,一直留在教室也没事做吧?」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
该怎么说呢?我希望你差不多要有第一女主角的自觉了耶。
这种由内迸发到外的淡薄表现欲,未来能不能有觉醒的一天啊?
……不对,那不是重点。
「今天是星期五吧?」
「是星期五啊。」
「呃,所以……是社团活动的日子吧?」
没错,平时我都会硬把加藤拐到视听教室,然后带着下流笑容从内侧把门反锁的星期五。
关于笑容的部分,我只是引述其他社团成员用的形容而已。
哎,先不管那个,没有像平时一样尽快邀加藤过去,我也有不好,可是这个模式每个星期已经重覆了好几次,即使换她来打个招呼也可以吧……
「咦,不过今天说好要各自活动吧?」
「不会吧?我没讲过那种话耶?」
「但我就是那样听说的。」
「听谁说?」
「呃,你以外的别人?」
「我觉得答案候补没有多到需要用疑问句耶?」
「因为泽村同学和霞之丘学姊好像都很忙。我还以为这项决定也有传到你那里就是了。」
「是……是喔……?」
我现在才听说……
简单易懂的社团解散法则 其七
「唯独社团代表没接到联络」
「所以再跟你说一声掰啰,安艺。」
「唔……加藤,等一下啦?」
我拚命甩掉一瞬间浮现于脑海的讨厌法则,并且追着加藤一起到了走廊。
「欸,接下来要不要去尝尝豆子?」
「……那样在普通人听来,并不像要邀人去咖啡厅喔?」
「没关系啦,走嘛?要不然你也可以点炸虾。」
「我不太懂『要不然』是什么意思耶。」
我自己心里明白,也觉得这样不太舒服,还挺丢脸的……可是现在的我,纠缠得令人反感。
刚才我明明还过得无精打采,也不想要靠近别人,更打算一直独处的。
「可以吧,加藤?」
即使如此,要是看对方主动离开,我觉得自己会被寂寞感压垮。
「抱歉,我今天已经安排了别的事要做。」
「咦……?」
然而,连我那种孩子气的任性,对今天的加藤也不管用。
……不对,也许是因为我今天的德行才不管用吧。
毕竟换成平时的我,绝对有自信在任何时候都能拗得过「区区的」加藤。
……呃,照那样说,我平时的扰人度可能还高出好几倍就是了。
「下次我再补偿你,再见。」
「啊……」
面对像平常一样,淡然又淡然地晃到走廊上离开的加藤,我今天留不住她。
想留住她的心情比平时强了好几倍,却留不住……
※  ※  ※
「我回来了……」
就这样,没有平时的社团活动,也没有精神去其他地方的我,在太阳还要很久才会下山的时刻,就回到了关得黑漆漆,还有等身大角色床单和抱枕套迎接的自己房间。
呃,虽然床单和抱枕套已经被食客收拾掉,房间里也都保持着明亮就是了。
所以,我在这间比平时更显得普通的房间里,不用顾虑也不用再害怕任何人,默默地换上了便服。
是的,如今在这个房间,已经不用在意别人了。
从前天争论过以后,我和美智留就各自在不同的房间生活。
呃,这状况倒不算同居结束或者情侣吵架。
只不过,我们还是有点彼此呕气,原本类似同居的生活模式也确实不见了。
美智留变得一放学回来就窝在客房,绝对不上二楼。
洗澡和吃饭的时段也彻底和我隔开,几乎不会碰面。
偶尔在洗脸处遇到时,也只有『唔……嗯』『喔……』像这样的互动而已。
最重要的是,听不见吉他声。
虽然我不清楚美智留是不想给我父母添麻烦,或者另有其他里由。
搞什么嘛,那家伙只要有意,还是能表现得像个普通的食客不是吗?
之前她到底有多肆无忌惮啊?
因此,我就这样可喜可贺地取回在房间里的自由了。
我可以随心所欲,不用顾虑任何人。
要看积存的动画、要玩累积的游戏、要读还没读的漫画都可以……而且居然连重新回顾一次以前已经消化掉的作品,也都随我高兴。
不对不对不对,别让心思徜徉于那种精打细算的现实逃避。
最要紧的,之前被美智留干扰而一直不方便动工的程式码作业,这下不就可以有飞跃性进展了吗?
我终于可以专心一意地制作游戏了,不是吗?
「呼~~」
在重获完整自由的房间里……
我大大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开启电脑,就躺到床上了。
毕竟,这里也是好不容易才抢回的圣域。
一直到最近这阵子,床铺都会被人占据到深夜三点,能躺上来的时间只有早晨起床前的几个小时。
可是,我现在从白天就能像这样独占床铺。
要睡午觉、要打盹、要睡回笼觉都随我高兴。
「嗯……」
……所以现在,我要享受那份幸福。
明明最强游戏的完成就在眼前,我却不将其完工。
明明最强的团队成员就在眼前,我却不指挥她们。
明明梦想已经来到眼前,我却不伸手掌握。
※  ※  ※
「…………」
「……同学。」
「……嘶~~」
「加藤同学。」
「呼嗯?啊,咦……现在几点?」
「嗯,刚过三点吧?」
「抱歉,泽村同学,来求教的我居然自己睡着了。」
「你又不习惯熬夜,没办法嘛。再说已经连续忙了好几个小时……」
「啊,霞之秋学姊传简讯来了。」
「……真亏那女的可以奉陪到这么晚。」
「呃……她说之前那一幕的背景还是用『天空(通用)_傍晚』。」
「是喔,所以在这张背景列表中……你看,是这个档案名称。」
「我明白了……呃,加到这里对不对?」
「没错啊。」
「好,接下来就剩最后的告别场景了吧。」
「……这里的背景是用『坡道上_傍晚』。」
「谢谢你,泽村同学。」
「不会……」
「…………」
「欸,加藤同学。」
「嗯~~?」
「你为什么要忙这些?」
「因为工作日程满紧的嘛。」
「我问的不是那种让人胃痛的现实状况,而是想问为什么要由你来做?」
「呃,应该说,我也变得有点想共襄盛举了……毕竟大家好像都忙得很开心。」
「在背后都忙得吐血就是了。」
「啊哈哈,我没办法那么卖力,不过还是想多贴近大家一点。」
「加藤同学……」
「另外……我想在故事加个梗,或许也算使坏吧。」
「什么意思?」
「欸,泽村同学……」
「咦?」
「这一幕,我想还是改成『巡璃_笑脸01』好了。」
「为什么?普通来想,这种情况下才不会笑得那么海阔天空吧……」
「是女生都会……替自己撑面子的啊。」
※  ※  ※
「啊……」
在我睁开眼睛时,周围早就变得一片黑了。
透过窗帘开着的窗口、皎月及大楼的灯光、为房间里带来了一丝明亮。
看向时钟,四点四十五分。
会暗成这样,当然不是下午,而是凌晨。
……表示说,我睡了大约十二个小时吗?
「呼啊~~~~」
我打开灯,甩了甩头并且从床上起来。
明明睡了这么久的大头觉,却完全没有得到休养的感觉。
身体比睡觉前更疲倦,脑袋依旧恍恍惚惚的。
……而且,让我颓丧成这样的负面记忆,一点也没有冲淡。
『来较量吧,阿伦……』
美智留那时的表情,立刻在我脑海复苏了。
彼此没说出口的话,像耳鸣一样的在脑里回响着。
对不起喔;开什么玩笑;拜托啦;没办法嘛;有什么关系;不不要;求求你啦;为什么你都不愿意懂……
输掉就结束了。赢了也空虚无比。
我们进行的,是要让其中一边团队彻底瘫痪的消耗战兼歼灭战。
她到底要怎么负责啦……
多么让人困扰的逃家少女,多么充满魅力的作曲者。
只要那家伙没有离家出走,只要她没有弹吉他让我听。
那样的话,我就不会知道她的梦想正面临破灭危机,我自己追求梦想时的门槛也会比现在要低才对……
「唔……」
不想打倒的敌人,不想输掉的自己。
还有,让我不知道该不该就这样战胜的伙伴。
我该怎么办?我想怎么办?
……靠我自己,终究做不出结论。
要是不找个伴商量,要是没有人陪我一起烦恼,我就走不出下一步。
不过,该找谁……?
一:自己最初崇拜的对象;曾经长时间断绝来往,却又分不开的青梅竹马。
二:总是愿意呵护我、纵容我,又肯温柔地训斥我的学姊。
三:同班的朋友。
「唔~~……」
像这样一列出来,感觉好明显……
大费苦心的我烦恼得这么深刻,在这三个选项面前反而不像一回事了。
所以说,嗯。
「……总之,就找加藤吧。」
我抱着轻松、放松、稀松的心态,选择了让问题变得不像一回事的那个女生,也就是排第三项的同班同学B。
根本不算当事者,又完全没有牵扯到利害关系,还坦然得毫不隐瞒。
而且我昨天才被拒绝过,感觉也习惯了。
无论受到多冷淡的对待,我都能将心态切换成「好,明天再约」。
顺带一提……和她越靠近,我越觉得安心。
「呃,那家伙的电子信箱是……」
毕竟照那家伙的个性,即使我认真苦恼,说不定她也会将问题淡然忽略掉。
到时就要她跪好,然后彻底念一顿。
我要花上几个小时,而且毫不休息地灌输让她知道,我对这个问题看得有多认真、多严肃、多深刻。
就算那样解决不了问题,应该也能替我消解压力吧。
「咦?」
当我提起精神,打开了智慧型手机的荧幕……
我要找的那个活祭品……不对,炮灰……不对,商量对象,反而先传了简讯过来。
送达时间就在几分钟前,凌晨四点三十分。
喂,在这种时间传简讯过来,要是收件音效把我吵醒怎么办?这家伙太没有常识了。
※  ※  ※
【诚司】「欸,巡璃。」
【巡璃】「嗯~~?」
【诚司】「真的可以吗?那个,我……」
【巡璃】「诚司……」
【诚司】「我可以去吗?去那家伙……琉璃所在的地方,去那家伙所在的『时光』。」
【诚司】「等我到了那里,在那里战斗……跳脱了这个『时光』,你也能接受吗?」
【巡璃】「…………」
【诚司】「巡璃,我……」
【巡璃】「老实说呢,我很受不了你那种毛病喔。」
【诚司】「唔哇,对不起对不起!」
【巡璃】「对每件事都擅作主张,到最后又不肯妥协,还根本不辩解。」
【巡璃】「不过,不过呢……」
【巡璃】「很遗憾的是,像那个样子,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拚命猛冲的你……似乎最让我喜欢耶~~」
【诚司】「巡璃……?」
「加藤……?」
加藤传给我的是一封主旨为「开电脑检查信箱」的无本文简讯。
后来当我启动电脑检查信箱,只收到一行网址。
接着我点了那行网址,这回就变成有档案开始下载了。
将下载的档案解压缩以后,里面装的是程式码执行环境。
档案夹名称叫「blessing software」。
那是我们这款游戏的最新试作品。
换句话说,写这些程式码的人是……
「那家伙该不会……」
瞬时间,之前让我有些挂怀的一个谜,似乎顿时解开了。
上周,从社团众人离开我家以后,有本书不见了。
那就是我和加藤吹嘘「自己全读完了」的程式码教材上册。
「……别顺手牵羊啦,笨蛋。」
说一声的话,我明明上下册都可以一起推广给你。
【巡璃】「无论我说了什么……到最后,你还是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心。不对,不只是我,任何人开口都一样,对不对?」
【巡璃】「所以呢,我决定在那种时候,要自己这么想——」
【巡璃】「或许,你会跑到我不在的地方。」
【巡璃】「那样子,虽然很让人难过。」
【巡璃】「可是,对于你能保有自己作风,我是这么的高兴。」
【巡璃】「而且,如果你选择的世界有我在,那对我来说,肯定是最大的幸福。」
【巡璃】「所以,接下来我只能祈祷。」
【巡璃】「祈祷在那个世界,有我能存在的未来,你懂吗?」
最后,要带着笑容,带着最棒的笑容。
巡璃挥了手,对我说:「Bye Bye。」
「唔……」
没想到加藤寄来的,是故事即将进入高潮前的剧情。
最终章前一节,巡璃和诚司告别的场景。
说穿了,这是巡璃剧情线和琉璃剧情线分歧前,在这部作品中最具张力的一幕。
在这个时间点,巡璃并不知道自己体内有琉璃沉睡着,可能会消失的并非诚司而是她自己,连这些点缀的设定都盘根错节地交缠在一起,构成首屈一指的高潮。
不愧是诗羽学姊。显示的明明只有无声文章,角色诉说的台词却感情浓厚得让我不停发抖。
还有,不愧是英梨梨。巡璃那毫无阴霾的满面笑容耀眼得不得了,我看了只能在地上打滚。
这时要是配上那家伙的……呃,要是加进感人的配乐,我有自信会痛哭流涕。
然而,现在让我想落泪的最大理由,倒不是那些来自故事的要素……
「加藤……」
而是现实中,我们的游戏制作情形。
毕竟,做出这些的是加藤耶!
只是被我强拉进来;只是因为闲着没事就加入社团;又总是对御宅族淡然处之的……那个加藤耶!
虽说就只有一个场景而已。人一向都在,却总是被当成幽灵社员的她,也像这样制作出游戏了。
无论怎么想都必须比拚命更拚命才能交出的成就,她坚持到了最后。
「啊……」
我忍不住摸向手机,然后又想到现在的时间而有所迟疑。
现在打电话给她,可以吗?
她应该直到刚刚还醒着吧?
还是说,已经精疲力尽地睡着了?
可是,我想立刻告诉她感想,想和她说话。
我好想听加藤的声音。
「……咦?」
……当我这么想着,接下来的场景却明显是加藤的声音。
虽然并没有配音,但那些绝对是加藤的台词。
【巡璃】「先不说这个了,诚司,你之前那样不太对吧?」
【诚司】「之前?」
【巡璃】「就是之前你讲的那段故事啊,从小玩在一起的堂兄妹受彼此吸引的瞬间。」
【诚司】「咦……?」
【巡璃】「亲戚们到乡下相聚时,有个女孩子在山里迷路,天暗了下来,而她的堂哥找到她,最后还背着她下山……」
【诚司】「啊……!」
「啊……!」
回想起来,那是在七月上旬左右(第二集第一章)。
由于加藤和她的堂哥圭一感觉很要好,为了告诉她堂表亲之间恋爱的可能性和危险性,我就打了比方,讲了一段「终究应该是虚构」的故事。
若是进一步回想,最近这阵子。
好像在某个场合,有段从头类似到尾的往事被人当成史实当众爆料出来了。
没错,爆料的不是别人,就是从我的表妹美智留口中……
【巡璃】「结果,原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亲身经历啊。」
【诚司】「呃,那……那个嘛……」
【巡璃】「诚司,这也表示你承认,自己在小时候就和表妹受彼此吸引,又因为隔了许久再次见面,加上意外有机会同居,让当时的感情一口气复燃了对不对?」
【诚司】「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时那支回力镖,真的飞回来砸到我自己了~~!
※  ※  ※
「我真的由衷感到抱歉!」
「……你差不多可以把头抬起来了吧?」
星期六早上,刚过七点。
我们常来的咖啡厅这么一大早就有营业,而且年纪大的客人还特别多,显得相当热闹。
点咖啡附送的土司和水煮蛋、还有加点的小仓土司和炸虾排满在桌上,而我朝加藤深深地低头赔罪,打从心里想乞求原谅。
为了表示反省之深,其实我本来还想多点霜淇淋丹麦面包,不过她连忙制止了。
啊,咖啡当然是照店里预设的口味。
「基本上,那都是照着霞之丘学姊的剧本输入的,我只是将图像和文章组合在一起。」
「呃,最后那一幕以剧情来说根本前言不搭后语吧?明显是故意加上去的吧?」
「谁知道呢,我也不清楚。」
那之后,等天一亮,我战战兢兢地传了简讯,结果加藤过十分钟就到我家门口了。
看样子英梨梨家昨天晚上似乎举行了迷你集宿。
她们两个好像在我不注意时变得挺要好的耶。
这样加藤就从「同班同学B」荣升为「英梨梨的朋友A」……不对,那样反而降级了,那样算降级啦!
……等等,我现在真正想提的并不是那些……
「谢了。」
「所以,你是指什么……唔,这样讲好像太刻意了。」
加藤装蒜的说话声,感觉夹带了一些些害羞,于是我缓缓抬起头,望着对方的表情。
……嗯,那张脸和口气是一致的。
「话说我完全被唬住了,你昨天还匆匆离开学校。」
「我并没有骗你啊,忙得没时间参加社团活动是真的呀。」
「你喔……」
说着,我伸手想拉加藤身上唯一象征萌的马尾(而且这还是后来才有的),好对她表示感谢与吐槽两种意思……
「你干嘛?」
「呃,没什么……」
想归想,或许是这项举动太不自然的关系,被加藤用不安视线警戒的我只好作罢。
果然,还是用手指戳人额头说「你这家伙~~」,或者用手掌大力抚弄女生的头发说「你喔~~」才比较自然吗?
呃,可是那只有现充或后宫型男主角才能用吧。
※  ※  ※
「是喔,那你们都很辛苦呢!」
「唉,她那边的情况也可以说是自作自受啦。」
「我觉得你这边也有满大部分一样耶?」
「咦~~」
用完早餐,桌上盘子几乎都收拾掉了,想点霜淇淋丹麦面包当点心的我又被加藤制止。
在那样恬适的时刻里,嘴巴恢复灵光的我,便陆续将之前的愤懑一吐为快。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安艺?」
「唉,谁知道该怎么办?」
「无论怎样,你都不会放弃做游戏对不对?」
「我是不会放弃,不过,目前也没有手段能避开美智留的自爆攻击啊~~」
而且,我吐露的内容不太正面,滔滔涌出的消极话语偏向于牢骚。
熬夜整晚的加藤,一点也没有用心听我那些无聊的抱怨,只是带着呵欠随便应付。
所以睡太久而精神百倍的我,也毫不顾忌地把她挖醒好几次,然后又从头讲起同样的内容。
「就算这样,你还是没有放弃冰堂同学的意思对不对?」
「你们就是没听过那家伙的曲子,才会那样讲啦!」
「那就让我听呀~~你把她的音乐捧得那么高,我一直很期待耶~~」
「……其实呢,我这里有瞒着美智留录下来的音源。」
「咦~~欸,那你早说嘛~~」
因为,就算要做到这种地步,我也还是想跟加藤讲话。
即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我相信光是这样闲聊,之后肯定就会成为自己的动力。
「放音乐之前,还是让我点个东西吃好不好?」
……谁叫我都饿成这样了。
※  ※  ※
「嗯~~」
「怎样?」
「有种怀念感耶,这首曲子。」
「对吧?对吧!很催泪对不对?」
「呼啊~~……嗯,对呀~~」
「……不要挑这种容易混淆的时机打呵欠啦。」
我们各用单边耳朵戴耳机,一起分享美智留的吉他旋律,过着依然悠闲的上午时光。
「原来如此……嗯,这首曲子加在那个场景应该不错~~」
「不用你说,我一开始就是那么想的啦!」
「既然你那样想,就那样啰?」
「加藤你也有同感吧,对不对?」
「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自己打定主意后就听不下别人的意见了吧。」
「每次我决定事情以后,你还不是都不闻不问。」
「你的冲劲一来,我才不会浪费体力去阻止,那样子很麻烦。」
「你……变得很敢讲了耶。」
「呵呵。」
「……咦?」
一如往常,加藤的态度彻底淡定,又微妙地冷漠,随口回答得毫不经意的那副模样,明明就属于萌度持平的普通版(无特典)调调……
「嗯?怎样?」
可是,那带着些许温柔,感觉轻轻的一笑……却让我有点招架不住。
「加藤……我现在对你,也许萌得起来一点点耶。」
「哇~~太好了~~……我这样回答可不可以?」
「不对!这时候你要满脸通红地反驳:『乱……乱讲!你白痴啊!』才行!」
「咦~~我没办法像泽村同学一样,反应得那么激动耶。」
「你不要随便树敌啦。」
之前,我曾经把加藤评为「只要向她下跪拜托,似乎就会答应和人亲热的女孩子」。
……呢,现在先不论我对朋友下这种评价,以做人而言到底是对是错,但我一直认为她那种毫无防备,却又不会让人产生遐想的淡薄反应,将是成为第一女主角的一大阻碍。
然而,最近家里跑来了在亲戚心态下显得真正毫无防备;明明没动歪脑筋却差点让人擦枪走火;宛如真人版美少女游戏女主角的美智留。
该归咎或者归功于她呢?到现在,我觉得我稍微明白加藤在二次元的魅力了。
「基本上,安艺你说话的方式太跳Tone了,听了一点也没有被称赞的感觉。」
「咦~~会吗?」
「我觉得你只要表现得再自然一点,然后讲一句稍微耍帅的台词,给人的印象就会不错。」
「具体来说像什么样子?」
「你想嘛,就像霞之丘学姊写的帅气男主角那样。」
「咦~~才不要,那样在现实生活中很丢脸。」
「你不要随便树敌比较好喔?」
没错,我说的「感觉下跪拜托,就有机会和她亲热」,还是隔了一道「下跪拜托」的门槛。
「拚一下似乎有希望」,其实也是「不拚一下的话就得不到青睐」的意思。
「不过安艺,你偶尔会对那两个人讲出很难为情的台词吧。」
「唔……呃,那个……毕竟拿那两个人和你比,对她们不是很失礼吗?」
「话是没错啦。」
「你也觉得没错啊……」
在那种「轻萌感」或「微调情」当中,包含着无法一笔带过的,淡淡的爱恋情愫。
情绪不会太泛滥,也不至于都没有情调,大约能让脉搏加速百分之五的稳定心动感,很合乎加藤的形象,所以我……
「好啦,我们在这家店也待满久了。差不多该……」
「那接下来就吃午餐吧!你想点什么?我推荐可乐饼就是了。」
「……至少换家店好不好?」
如果被这家伙知道,我不只是嘴巴上,连脑袋里都讲了一堆要不得的话,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
呃,虽然我更喜欢,她那种就算生气也气不到哪去的个性。
※  ※  ※
「咦……?」
于是,到了当晚。
我将一脸无聊地闲躺在我们家客房,许久没进来我房里的美智留,叫到了我的房间。
我朝着在前阵子还亲昵得夸张,收敛后就显得有些尴尬的美智留,宣布了我的决心:
「嗯,我愿意当你的经纪人。」
刚才还跟加藤一起相处、谈了许多话、也听了好几次曲子的我……做出的结论就是这个。
「真……真的吗?」
「嗯,我也和舅舅说过了……他要我多关照你。」
当然,我也犹疑过。
我也害怕自己也许会失去以往累积起来的一切。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决定试着一赌,赌在从美智留演奏的旋律里发现的那一份可能性。
「所以,你差不多该回家了……不要紧的,我绝对不会毁弃约定。」
「阿伦……!」
美智留说话的音调,上扬到了不只「稍微」的程度。
「相对的,既然要接这份工作,我就不会留手喔。我会让你拚命上舞台表演,直到你爆红为止喔?」
「好……好啊!我绝对会成功给你看!」
于是乎,仿佛拨云见日,美智留露出了睽违以久的灿烂笑容。
或许是我偏袒自己人,不过说来说去,我还是觉得这家伙的纯真笑容具有无价魅力。
「我会变成大明星给你看!而且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特别是在女生方面!你想嘛,我可以对乐团的粉丝或志愿入团的女生哄着说:『我帮你们引见制作人。』然后就把她们带去宾馆的房间给你!」
「你对摇滚果然抱持着偏……哎,算了。」
……唉,只要她的言行举止别像读低等学校的女生就更好了。
「所以啰,美智留,首先我也想和其他乐团成员见个面……」
「嗯,我来介绍!我来帮你们介绍!她们都满可爱的,而且都没有对象。啊,好像只有一个有男朋友,不过阿伦你无论如何都要她的话,我会逼他们分手!」
「别帮我做那种黑心的政治安排!我说的是普通性质的见面!」
「你不用客气嘛。」
看来我身为乐团经纪人的头一项工作,就是管制这家伙的言论。
要是就这样让她出道,部落格或推特肯定马上战翻天。
「毕竟以后就要一起活动了,总要先认识彼此才行吧。我当然不是指性方面的认识。」
「你这么认真看待这份工作啊……?」
「美智留……你看过我在课业以外的方面敷衍了事吗?」
「唔……」
我留下呆坐在床上的美智留……先别管这种像是完事过后的状况叙述,我站起身。
「要说的事情就这些。我去洗澡了。」
「啊……要不要我帮你洗背?」
「不用!你练你的吉他就好!」
真的,以许多方面来说,我实在不了解这家伙的底线在哪里。
谁叫她……
「对不起喔……」
「好了啦,不要这样。」
谁叫她甚至还露出这种不合本色的态度。
「对不起,我做了这么自私的要求。对不起,我老是这么任性……对不起,阿伦,我说不定会拖垮你的梦想。」
「你做好心理准备才和我吵的吧?是的话,就不用再提了。」
「阿伦……」
不只是音调,她连发音都变得奇怪了。
而且,还将头低低地贴到床面上谢罪。
你耍笨啊?哪有女生下跪的。
普通来说,那应该是我对你拜托时的姿势耶。
看到你那么温顺的脸,我会有许多部分不好受,别这样啦。
「晚安,美智留。」
关上门以后,我终于从那家伙的视线获得解脱,这才放松了原本紧绷的脸,顿时变得腿软。
「哈……哈哈……」
这下子,就没有退路了。
所以,我只会在内心里吐露实话。
欸,美智留。
我才要向你道歉。
我不会毁弃约定。这我可以保证。
可是你觉悟吧。
我会让你变成御宅族,但我不会变成现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