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四卷
  5. 第四章 一个星期不可能学会程式码啦
  6. 繁体版

第四章 一个星期不可能学会程式码啦
2017-06-23 04:37:23

		

「所以啰,前面这位是社团里负责原画的泽村英梨梨,在后面的是负责剧本的霞之丘诗羽学姊。」
「…………」
「…………」
今年最后的暑气差不多也过了,照耀的阳光和吹来的风恰到好处,气候相当恰人的星期日下午。
「然后,这边的是负责音乐的冰堂美智留。」
「…………」
和外面的煦煦暖阳隔着一道窗户,我房里热闹得比平常多了一倍的人。
「那么,接下来就让年轻人自己聊聊……不是啦,请你们当成女生间的聚会尽量欢谈,碍事者就此退散……」
「欸,阿伦,这是怎么回事?」
「那倒是我想说的台词,伦理同学?」
「唔啊……」
今天风和日丽,聚集在此的各位也前程似锦……房间的气氛和讲话声紧绷得让我实在没办法这样叙述过场。
看来今天的会议恰好跟天气相反,预计将会演变成后果难料的一场风暴。
「所……所以我之前都说明过了吧。今天要举行进度会议,兼让大家和新找来的音乐负责人见面。」
「我确实恭听过那番话,可是别说接不接受,我连理解都还谈不上喔?」
诗羽学姊照例又冷冷地喊停。
「还说什么『新找来的』跟『音乐负责人』,你怎么可以随便乱做决定又自打嘴巴啦,阿伦?」
美智留来了一招必杀的德式拱桥抛摔。
「阿……『阿伦』?那是什么从小叫习惯又听起来自然的昵称?完全感觉不到『伦理同学』那种后来硬凑的轻浮感……」
还有英梨梨……她一个人不知道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了,心思依旧没回来。
哎,先不管那些,我们一群人就这样围坐于房间中央的桌子,而眼神极富深意地当面瞪着我的……呃,望着我的是英梨梨和诗羽学姊。
然后,感觉已经快要承受不住那股强烈视线的我,是靠着床铺坐在地板上。
接着在我后面,则有霸占着我的床,还一如往常地用没规矩的盘坐姿势,外加恶劣目光来对待客人的美智留。
不过关于美智留这边,今天终究只有姿势和目光不妥当而已,最容易出问题的服装方面已经收敛了。
她穿的不是薄得一眼就能看出没戴胸罩的露肚脐无袖背心,而是肩膀和肚子都有遮好的短袖衬衫。
而且下半身也不是短得不惜露臀的热裤,而是裤管到膝盖的半长裤。
总之留心到这种地步,就不至于因为暴露度而闹大吧,一切都是出于我周到的政治手腕……
「对了阿伦,不好意思让你特地买衣服给我,不过这穿起来还是不太自在耶,我可不可以换掉?」
「美智留?」
「……这是怎么回事,伦理同学?」
……结果,一下子就被当事人搞砸了。
「还……还让他买便服……那是什么完全被当成家人接纳的状况?和光会付出却得不到任何回报的凄惨年长女简直是天壤之别……」
「泽村,就算你是为了逃避自己的挫败感,也转得太硬了一点吧?」
啊~~这两个人好像已经跑到我无法干涉的境界了,我决定放弃思考。
「久等了~~我准备了饮料和点心喔。」
「加……加藤……」
于是,在那种一触即发……应该说,才刚集合就快要变成「好~~所有人解散」的气氛中,有一阵淡定得连场面剑拔弩张都看不出的说话声加进来了。
没错,她正是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最终兵器,亦即第五名成员,加藤惠。
呃,虽然她是接在我后面,排第二个加入的。
顺带一提,现在也还不能保证成员会增加到五个人啦。
「咦,这样喔,这位就是安艺的表妹?」
「嗯,对啊,这家伙是冰堂美智留,请你多指教。」
总之在目前的情况下,加藤的普通、一般性、毫无特色……呃,我是指她普通的社交性格对现况大有助益。
毕竟她太懂得交谊相处,一到我家就立刻进厨房,开始准备招待客人了。
你对我家的东西越来越运用自如了耶,加藤……
哎,即使如此,原本敌意毕露的两个人会一口气安分下来,大概也是受了这家伙的淡定感染吧。
因此我对加藤是怎么感谢也感谢不完的。
「喔,我听安艺提过,不过你真的很高耶。身材好好喔。」
「唔……呃,哪有啊……会吗?」
而美智留听到加藤那种「普通」的社交辞令,也用了和之前全然不同的温和态度应对。
嗯,也对啦,只要对方没有敌意毕露,见面问候就是这样的吧。
「那么,美智留,这位就是我们社团的……呃……」
「我叫加藤惠。请多指教,冰堂同学。」
「啊~~这样喔……你就是阿伦说的女朋友?请多指教~~」
「唔?咦?」
「…………伦理同学。」
「…………你是怎么说明的,伦也?」
「不对,这是误会!单纯是她听错而已!」
是的,我只有对美智留说明,加藤是这个社团的「女主角」。
她只是擅自把那自动转换成「女朋友」而已。
……哎,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也不晓得还有谁会把认识的女生叫成「女主角」就是了。
※  ※  ※
【诚司】「说起来,感觉有种奇妙的怀念感……我明明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
【巡璃】「是心理作用吧。这里根本没有什么会留下印象的特色喔!」
【诚司】「没那回事!再说这种感觉,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
【巡璃】「是喔?哎,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我也不打算特地否定你啦。」
【诚司】「比方说,我们相遇的过程也让我有那种感觉。」
【路人】「竹轮大明神。」(注:「竹轮大明神」是2008年在日本网路讨论区风行起来的字眼,常用来打断别人的讨论串」被打断的人向来都会问:「刚刚那是谁?)
【诚司】「你会不会觉得,那也是命运中注定的一段流程?」
【巡璃】「不会耶,完全不会,我一点也没有那种感觉。」
【诚司】「刚刚那是谁?」
「……安艺,里面好像混了前后接不起来的对话喔!」
「啊,有吗?会不会是程式出错?你先把内容记在除错表好了。」
就这样,当相关成员齐聚一堂,开始针对今天的议题热烈争论时……
一如往常,完全无意参加讨论的加藤,今天也热烈玩着某款最新的美少女游戏。
「话虽如此,这个程式运作得比我想像的要正常耶。你好厉害,安艺。」
对,那肯定是最新的游戏……毕竟加藤在帮我测试刚写完的程式码。
「哎,教材上册里最少要学会的功能,我大致都精通了。」
「……这么厚的一本书,你全读完了?」
「必要的部分都看了一遍。只不过下册完全没有碰就是了。」
像这样,电脑前弥漫着平时社团活动的温馨气氛。
只不过,那在这个房间中就像大沙漠里的绿洲。
或者,也像吸烟区之于最近的吸烟者。
换句话说,它是我在残酷现实中仅剩的避难所。
毕竟,只要从这里踏出一步……
「……为什么聚集在阿伦身边的,偏偏都是这种宅女啊?」
「我们都是尽完义务才将时间分到兴趣上的喔。至少没有像你一样旷学又离家出走还给父母添麻烦。」
「噫?」
看嘛,这未免太险恶了吧?
「基本上,你们其实都是业界红人吧?特地来这种弱小的社团打拚根本没意义不是吗?干嘛要特地拖阿伦下水?」
「看来你似乎有致命性的错误认知,我做个订正好了,先来把我们拖下水的不是别人,就是伦理同学……你实际体现了『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呢,情报落人后的小表妹。
「什……」
「根本来说,你看上去只是碰巧离家出走到亲戚男生家里,又碰巧发现他的成长方式和自己无法相容,就碰巧觉得不顺心地想要大呼小叫而已。真不成熟。」
「什……什……什……」
听到现在,让我忍不住想吐槽「呃,总觉得诗羽学姊也相当不成熟耶……」的这场斗嘴……不对,这场讨论是学姊压倒性占上风。
然而……
「欸,阿伦~~这个人欺负我耶~~?」
「是你先找碴才有错吧。还有以诗羽学姊来说,这种程度根本还算放水喔。」
「等等,伦理同学,你是站在哪一边的?」
「咦?没有啦……」
「他当然是站在自家人这边……啊~~!」
「怎……怎样,美智留?」
「不会吧~~我就是想吃那块蒙布朗的耶!阿伦,你怎么可以自己独吞!」
「哪有什么独不独吞,每个人都只分得到一块吧。你不是已经在吃草莓蛋糕了?」
「我两边都想吃啦~~!分我一半~~!」
「啊~~你不要嘴上说一半,还将栗子整颗拿走!」
「知道啦知道啦,拿去,草莓蛋糕分你一半。啊~~」
「说归说,你都已经把草莓吃掉了嘛!那样只算普通的奶油蛋糕不是吗……嗯?」
「…………哼!」
表情显得打从心里不愉快的,是刚才在口头上惨电对手的那一位(诗羽)。
「啊……啊……啊~~~~……」
表情显得和废人一样茫然的,是从刚才就完全没参加讨论的那一位(英梨梨)。
「那……那个~~……两位?」
「嘿嘿~~吃到了~~」
「啊,你还吃,美智留……呃,离远一点啦。」
矛盾在于,全身贴到我背后,硬抢了别人吃一半的蛋糕还露出幸福表情的,则是刚才被惨电的那一位(美智留)。
结果这场斗嘴……不对,这段争论的输赢果然没任何意义。
「你们两个……可不可以认清楚场合呢?」
啊,学姊好像开始抖脚了……
「什么场合……这里不就是阿伦的家吗?」
「对呢,这里是伦理同学的家……并不是你家。」
「可是,既然姑姑和姑丈已经准我住下来了,这里也算我家啊。」
「基本上,我很怀疑有没有必要出现那么多的肢体接触。正常来说,用讲的就能分到蛋糕才对。」
「有什么关系~~我们是表兄妹啊。再说在奶奶家的时候,点心一端出来,规则就是先把对方压在地上三秒钟的人就可以仝拿耶~~」
「没……没有啦……那个我们也只有玩到升国中为止吧?」
「对呀对呀,阿伦从那时候就变得乱害羞的~~洗澡也是从国二以后就变成分开洗了。」
「美智留,你还说……?」
我急着要打断那些话,却为时已晚……
「……这样啊,看来是开口规劝的我自己不识趣呢。对不起,反儿保法同学。」
「什么意思?你在叫谁?为什么会变那样?」
抖脚的学姊终于让桌子也跟着晃起来了……她是有多不耐烦啊?
「啊……啊哈……啊哈哈……」
还有,受波及的英梨梨也微微晃了起来……这家伙今天可能派不上用场耶。
※  ※  ※
「欸,拜托啦,美智留。只要帮我们做几首曲子就好……还有输入乐谱和配乐指定,难得有这种机会,主题曲就顺便和你们的乐团来个合作……痛痛痛痛痛。」
「我~~说~~过~~了~~我对御宅族搞的活动才没有兴趣!」
面对我死缠烂打……竭尽诚意的劝诱,美智留依然用锁头功应付。
「那档归那档,伦理同学拜托人的方式,对谁都是没礼貌到极点的同一套呢。」
而且,诗羽学姊也依然不肯从后面帮我一把。
哎,她对乱挑衅的美智留比较没有反应了,应该算进步……吧?
「可是你有那么棒的作曲才华,不觉得很浪费吗?」
「我在乐团就可以充分发挥啦。干嘛还要为了弄游戏的音乐,让自己蜡烛两头烧?」
「才不会!你用在游戏音乐上的感性,也会反馈在乐团啊!反过来也是一样吧?曲风的范围会变广嘛!」
「外行人还装懂!」
「而且其中一边的灵感卡住时,还可以用另一边逃避!」
「我听了只会想到两边都顾不好的未来耶!」
「不要紧!是你一定办得到(我投降我投降)!」
不知不觉中,锁头功已经变成锁喉功了。
我硬是甩开(拍地求饶)美智留绕过来的手臂,继续向她游说:
「毕竟你一直以来,不是什么都做得很棒吗!才稍微碰一下就什么都能超越我!」
在长野老家的宽广庭院里,每年都会设置手工的篮球架或是网球场或篮球场,每年都有个小男孩在球场上被同年的小女孩狠狠修理,于是每年新做的设备一到隔年就会变成没人碰的装饰品,这样的历史在过去曾反覆上演。
……这家伙只要认真专注在一项事情上,就肯定会大红大紫啦!
「那样的你,我从小时候就一直崇拜到现在!」
「阿伦……」
我嫉妒自己怎么都赢不了的表妹,也担忧着做什么都很快就会腻的表妹,然后也对在新领域发光发热的表妹感到傻眼,还投以艳羡的目光。
我现在,只能坦白地将亲戚间从小赤裸裸的来往感想,全部用来说动她。
「……为什么你总是要在我面前向其他女人示好呢?」
「……伦也,我要回去了。」
「咦?」
就算我能用真心话说动美智留,也很难同时说动所有人呢。
「所以一次就好,拜托你们两个听听看美智留的吉他啦。绝对会冒出一些灵感的!」
「基本上,伦理同学你也只听过一次吧?这个人的音乐,到底有什么地方那么吸引你?」
「那个……反正很棒就对了嘛!倒不如说,听了感觉好怀念!」
没错,最初听见那首曲子时,我心里涌上的是怀念感。
比方来讲,就像是美少女游戏可以轻松卖出十万套,还成为动画题材一大来源的那个年代,当中有点泡沫经济化,也有点感伤味道的时代感。
樱花与孤岛、黄昏与暮蝉、海岸与飞鸟、落雪与大树、回忆与交通事故……呃,先不管最后那个情景,美智留不只透过吉他独奏,还穿插了音乐盒版本的旋律,让往年名作的场面在我心中一一复苏。
所以她的音乐,和我们原本就想好的游戏取向,应该会成为绝配才对。
当这三个人的图、剧本、音乐合而为一时,究竟会产生什么效应……?
我想见证那一幕。
「……御宅族哪有可能懂我的音乐嘛。」
「好了解散,大家解散。」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伦也。」
「拜托你们等一下啦!」
我想见证故事、图像、音乐的共演啦……三位当事人的相处关系会怎样就不管了。
「才不是你说的那样,美智留。毕竟我听了就超感动的!」
「那是因为阿伦你身上有脱离御宅族的潜在素质啊。」
「要那样说的话,英梨梨她可是美术社王牌兼超级千金小姐耶。诗羽学姊也是全校万年第一名的才女喔。她们都比我更接近现充的领域吧?」
「不然阿伦,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那选用说!我是在场所有人的信徒啦!」
「咦~~?」
「…………」
「…………」
于是,经过短暂的沉默以后……
「哎哟,你快点死心啦,伦理同学。」
「对嘛,伦也,就算硬拉没兴趣的人参加社团,也只会让彼此都不幸吧。」
有两个人在傻眼的同时,表情却显得莫名释怀,还稍微温柔了一点。
「可……可是……」
「不过,在加入这个社团以前,每个人对制作游戏都是没兴趣的吧?」
「加藤?」
意外地,又有另一个人插话将事情点破。
「啊,还是说,你们两个之前都只是装成没兴趣而已?明明现在已经将游戏制作到这一步了耶。」
「……等一下等一下,加藤。」
「加藤同学,你是站在哪一边的啊?」
原本一直默默面对荧幕的加藤,不知不觉地就跑来我们三个人中间了。
「欸,安艺,角色在这一幕的脸感觉怪怪的耶?」
「咦?我看看。」
于是,方才的紧绷气氛不可思议地收敛下来了,一群人……社团里的人都围到她旁边。
「你看,五官都不见了,变得像无脸妖怪一样。」
「唔哇!这恶心的站姿图是怎么回事?」
「喂,伦也,你把五官表情的尺寸弄错了吧?角色在远景用的五官表情,被你贴到特写脸孔上面了喔。」
「仔细一看,脸孔中心确实贴了迷你的五官表情。图像超现实得让人不忍卒睹就是了。」
加藤那一句完全不看场合的除错报告,让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改变。
变成了平常放学后,充斥着大量怒骂及毒舌,却又格外开心有趣的时光。
说来说去,位于中心的加藤明明就没有提出什么有益的建言。
即使如此,不对,正因为如此……
在这个社团里、在游戏里,同时也在我心里的第一女主角,是不是到紧紧要关头就会发挥她暧暧内含光的丰采呢?——我最近开始有这种想法。
哎,虽然我也会疑虑,那种定位对第一女主角来说究竟合不合……
「……哼。」
「别踢了啦,美智留。」
呃,就算我想粉饰太平,还是有人一直用脚趾头踹在我背后就是了。
※  ※  ※
「吼~~你们要怎么赔我啦!阿伦会变得这么宅,都是你们害的吧?」
「是吗?他和我认识时,早就是烦人度无以伦比的御宅族了喔。」
「呃~~我可以抬头挺胸地保证,自己百分之百是处于被牵扯进来的立场耶。」
「啊……啊!那是我的成就!最先把伦也拉到御宅族之路的是我还有我爸爸妈妈!」
「……你为什么要那么开心啊,泽村?」
于是,等我们社团的成员都恢复平时调调以后,这回反而是我们家的表妹失去本色了。
「阿伦小时候明明超可爱又超听话的!」
「等等,你现在再怎么缅怀往事也没用吧……」
「对呀对呀,就是嘛就是嘛。我现在还记得他在入学典礼的样子。」
「……泽村?」
「不管去哪里玩,他都会念着『美美等等我~~』然后用小碎步跟来喔。」
「这……这样喔……我以前反而是跟在他后面的。」
「你停一下,泽村。」
「不过,他终究还是男生嘛……出状况时就会变得超可靠的!」
「嗯……对啊!」
「总之这不是让你红着脸和她产生共鸣的时候吧,泽村?」
她们之间的对话,也在不知不觉中跳脱了社团活动和游戏制作和御宅族的功过,变成女生间单纯闲聊往事。
最先从话题中闪人的,是身为当事者又极排斥被当成消遣材料的我。
接着,本来就对我的童年时期不那么感兴趣的加藤,也回到了电脑荧幕前。
像这种时候,她这股淡然在我眼中会像是女神的微笑,肯定不是因为我偏心。
「某一年夏天……我觉得老是当跟屁虫的阿伦有点烦,所以就自己跑去爬山了。结果呢,我不巧在山崖扭到脚,变得走也走不动。」
「咦,那不是很糟糕吗?」
「对呀对呀,山上在傍晚很快就会暗下来嘛。在昏暗的树林里,乌鸦叫声听起来超阴森的,到处乱飞的蝙蝠也有够恐怖。」
「唔……唔哇……」
听到这里,实在没辙的诗羽学姊也摆出「拿你们没办法」的姿势,接着就撇开剩下的那两人开始读书了。
「当时我别说是求救,根本发抖得连哭都哭不出来……然后眼前的树丛,就忽然窸窸窣窣地动起来了!」
「那……那该不会……是熊或山猪之类的吧……?」
「……结果那是阿伦喔。他的手脚和脸上到处都是擦伤……我看了就想问:你是在山上找我找了多久啊?」
「唔……!」
「后来,我就让阿伦背着我下山了……」
「用……用背的……?」
「当时他明明比我矮,还都没有哭,也没有抱怨……反而是我变得想哭了,一直到回爷爷家为止,我都哭得唏哩哗啦的……」
「那……那是你们几岁的时候……?」
「啊~~现在回想起来,就觉得有点不爽了!基本上,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被看到哭的样子嘛!欸,阿伦!」
「所以,那是你们几岁的时候啦?到底谁先谁后,伦也!」
「听不见听不见,我听不见!」
于是,当局面快要朝不妙的方向加温时……
「啊……」
加藤又在绝妙的时机打岔了。
「怎……怎么了吗,加藤?程式又出错了?」
因此我又趁热想逃到加藤这边……
「电脑不会动了。」
「咦?」
总觉得,我听到了更不妙的讯息。
「我试了一下解除安装的指令,画面就忽然变成一片蓝色了。」
「咦…………?」
后来我查了状况,加藤解除安装的明明是游戏资料,硬碟C槽却莫名其妙地也跟着清空了。
将系统复原,花了整整三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