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四卷
  5. 第三章 听好啰,先别猜结局喔!最后一定要吓到喔!
  6. 繁体版

第三章 听好啰,先别猜结局喔!最后一定要吓到喔!
2017-06-23 04:37:23

		

「呼噜……嘶……嘶~~~~」
「……唔嗯~~」
这一个星期我始终睡眠不足,在社团里还承受不白之冤,忙东忙西累得半死以后,过了晚上八点才回到自己房间。
「嗯……嗯啊……呵呵呵呵~~」
我摸黑按了墙上的电灯开关,房间里浮现的,是安安稳稳地在床上打呼,造成我睡眠不足的那个元凶。
……看她这么幸福地睡懒觉,心里真的会涌上一股杀意。
「唔……嗯……」
美智留依然是无袖背心配短裤的轻便装扮,而且睡相又不好,何止肚子露了一整片,衣摆都已经外掀到南半球全面曝光的地步。
「喂,醒来啦,美智留!」
「嗯~~?」
……所以在杀意以外的念头涌上以前,要赶快叫她整理仪容才行。
「呼啊~~~~你回来得好晚耶,阿伦。」
「我有社团活动。」
「那就用简讯讲一声嘛。拖得这么晚,我自己先吃晚饭了喔。」
美智留指向桌子,上头有三分之一块凉透了的大尺寸披萨……欸,这个分配比率是怎样?你未免太会吃了吧?
「你就是在这种时间睡大头觉,才会当夜猫子吧。」
「哎呀~~也可以说是因为当夜猫子的关系,才会在这种时候想睡啦!」
唉,现在就算抱怨一、两句,对这家伙来说也不痛不痒,我在这一周……不对,我在快十七年的这段期间里早就深深体会得不想再体会了。
因此,我也不会特意呛她。
还要多浪费体力,谁受得了?
「还有我讲过好几次了,别睡在别人床上……客房里不是铺了棉被?」
「啊,说到这个,你床上掉了一根好长的头发耶~~」
「……你不要随便乱讲。」
「呿~~都不上当~~」
「基本上,我怎么可能有那种本事。」
呼,好险~~!
对嘛,应该不会露出马脚的……毕竟诗羽学姊躺过以后,床单都洗过好几次了!
「咦~~我觉得不是那样耶~~」
「不是那样的话,不然是哪样?」
「你不受女生欢迎,又不是因为没本事的关系,谁叫你要当御宅族。」
「胡说什么,受不受欢迎跟当御宅族无关啦。」
「才不是,阿伦你只要当个普通人,就绝对受欢迎的啦。」
再补充一点,在快要十七年的这段期间里,让我深刻体会到这家伙于好于坏,终究算亲戚的瞬间就是……
她对自己人偏袒得满严重的耶。
「我倒不了解你那种绝对的自信是怎么来的,要我驳倒你吗?」
「咦~~怎么驳?」
「你不当御宅族,也一样没有男朋友吧?」
「为……为什么你会知道?」
「从你跑来同年男生家住的时候就可想而知了吧!」
我看这家伙要是对百合方面开了眼,肯定会迷到无法自拔。
唉,暂且不提那对当事人来说算不算幸福。
……等等,我这样也是偏袒自己人吗?
「唔,你很烦耶~~那个和这个又不能相提并论!再说,我现在迷乐团迷得对恋爱根本没感觉啊。」
「那我也一样。我现在迷御宅族活动迷得对三次元根本没感觉……」
「咦~~好浪费喔,青春只有一次耶?不然我帮忙介绍团里的女生给你吧?哎,也要你肯脱离御宅圈就是了。」
「你要帮迷音乐迷得不需要男人的乐团成员找对象,这什么矛盾的主意啊?」
再继续补充,在快要十七年的这段期间里,让我深刻体会到这家伙于好于坏,终究算外人的瞬间就是……
她这种「非御宅族始终不会懂」的狭隘见地。
美智留成为安艺家的食客后,过了一周。
我的御宅族生活空间,每天都一点一点地遭到入侵。
起初察觉到异状,是在不知客气为何物的同居生活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六。
那天,我一如往常地逛完秋叶原,脸上幸福洋溢地带着两手满满的御宅类精品回到家,结果就发现房间内被清理得几乎认不出来了。
哎,光看这段叙述,倒也不是不能善意解释成美智留出于体贴,便接下了所有家务事。
……只要我没有另外目睹,自己房里的御宅类精品被装成了十包特大袋垃圾摆在玄关,而美智留带来的吉他、扩大机等配备却已经在房间里安顿就绪的话,事情还说得过去。
这种暴举若出于母亲之手,会逼得我离家出走;要是妻子就得离婚;换成是同居中的女友就只好含泪吞下去,所以就算温吞如我也难免抓狂,演变成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的激烈争执。
此外要是将那次吵架时,肉体上的各种紧密接触列举出来,或许会招人羡慕,不过我也挨了一堆真的很痛的招式,希望大家还是可怜可怜我。
呃,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其中有好几招确实是既痛又舒服。
……东拉西扯之后,结果那些精品在抛售到○KOFF(注:BOOKOFF,日本的二手货连锁店)前被我挡了下来,但我还是阻止不了美智留带着一起入侵的大小行李,直到现在。
「好啦,那就来一首曲子帮助清醒♪」
「……别接扩大机喔!我也有事情要忙。」
「知道啦~~!我会用耳机。」
后来这家伙也打着练习的名义,在用来安顿器材的我房间里泡到深夜,悠悠哉哉地弹着吉他并且削减我的睡眠时间。
为了观看深夜动画,这个房间在安艺家是隔音设备最充足的,挑这里练吉他是说得通,不过那终究是站在食客的角度吧?
我一边在心里抱怨这些,一边坐到书桌前面对电脑荧幕。
「怎样,你又要玩『哔哔哔』的电动玩具?」
「和你『琤琤琤』地玩吉他一样啦。」
「呿~~好,那我开始『琤琤琤』了~~♪」
美智留对彼此间的不理解一笑置之,在床上弹起吉他。
于是,从那里传来的就像拟声词形容的一样,只有拨弦的「琤琤琤」杂音。
并不是我不懂吉他(呃,那倒也没错啦),基本上要是没有透过扩大机或耳机来听,就听不见电吉他真正的音色……似乎是这样。
也因为那样,美智留常常会说:「听一下这个啦,阿伦。」然后把耳机推给我,但是我一直都顽强拒绝。
那无言的抵抗,是为了表示我绝对无意纵容目前这种状况……呃,真的要开口我也会抵抗就是了。
另外,对于我的游戏和动画,对方同样坚持:「我才不碰,玩那种御宅族的东西根本是浪费时间嘛。」始终赌气连看都不看。
……哎,美智留也满有可能是因为同样的理由才赌气就是了。
「~~♪」
在我用电脑工作时,美智留的吉他声和哼歌声也在房间里响起。
我一直不肯好好面对的那阵旋律,坦白讲既小声又柔和,并不会妨碍到我在房间里起居。
无论是玩电玩、看动画,或者打程式码,她的音乐时而相伴在旁、时而拉我一把,分别溶入于各种不同的场面。
甚至有一次,美智留弹吉他的柔和哼歌声,让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后来到了早上,从我发现美智留在旁边睡得毫无防备的那天开始,我就再也不敢在把她赶出房间以前先入睡了……
「咦?欸,这是什么?」
「嗯?」
于是,当我稍微陷入忧虑时,吉他声不知不觉地停了,相对地,美智留的声音在极近距离内传进了我的耳朵。
感觉这家伙还是根本不把我当男人,贴在我背后,还一边将下巴摆到我的肩膀上,一边望着萤幕。
「这该不会……是我吧?」
「是啊,哎……只是形象图啦。」
精确来讲,她看的是显示在荧幕上的一张线稿……
「欸,阿伦,怎么回事?你干嘛画这种图?」
「不,画图的不是我。」
没错,画这张图的人并不是我。
这是在社团活动时,趴倒在桌子上的英梨梨手里握着的Dying Message。
那家伙似乎是从诗羽学姊对我的侦询,听出美智留身体上的各项特征,然后挤出最后一口气完成了这张蒙太奇人像。
最初看到时,连每天和美智留见面的我都说不出话来,因为那张图的特征就是抓得那么准,英梨梨光靠口述就能画出这些的深厚洞悉力,着实让我吓到了。
抱歉,英梨梨。过去我可能低估你了。
……虽然我不懂你为什么要拚死命地忙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欸,这很强对吧,美智留?」
「…………」
未曾谋面的绘师,漂亮地画出了和本人维妙维肖的精美插图——在我说明这些时,美智留都说不出话。
「你眼中的御宅族,可是有能力光靠想像就画出这种水准的图喔。」
无论创作者是不是御宅族,无论观赏者是不是御宅族,面对真正杰出的作品,人心一定会被打动。
没错,以往我目睹了好几次那样的瞬间。
所以这次肯定也……
「虽然你瞧不起御宅族,但他们的感性和才华,并不会输给你们崇拜的音乐家……」
「阿伦,你要用这个做什么?总不会是晚上时用来安慰自己的吧……?」
「咦?难道你根本没听我刚才讲的一番好话?你单纯是对我不敢领教吗?」
……啊~~我确实看过好几次这种反应。这么说来,对御宅族的性癖跟欲望不敢领教的案例,我也看过好几次。
是不是这张图的暴露度较高、还有偏萌系的画风,让美智留产生了负面观感?
不过暴露度高是照着官方设定画出来的,没有办法嘛!
「我说阿伦,明明就有真货,你却专程弄成图片来用,这样会不会太偏向于二次元了?」
「我哪有可能拿来用!根本来讲,你真的以为我会因为对象是二次元,就觉得即使未满十八岁也可以拿来意淫码?」
「咦,你生气的是那一点喔?」
各位,请切实遵守各种媒体定下的尺度喔!
这也是为了往后美少女业界的健全发展着想!
「可是~~阿伦,你差不多也该从那种东西毕业了吧?」
「少管我。」
之后,美智留说来说去好像还是对萌化过的自己感到好奇,她一会儿「唔哇~~」、一会儿「呀~~」地守在电脑前面。
……结果我今天似乎也没办法在家工作。
「你不要老是窝在家里看动画、玩电玩啦~~多走到外面,多和人接触啊!」
「你是上个年代的摇滚明星吗?」
还有,尽管她守在旁边玩味着御宅族的插画,口里却还是否定御宅族,让人觉得有够莫名其妙。
「美智留,很不巧的我就是御宅族,不过要比朋友人数,我可不会输给型男喔。」
「但你有女朋友吗?」
「我现在没空分神在那种事情上面啦。」
虽然夏天前好像曾为了年长的黑发美女分神,暑假时好像也曾为了同年的金发美少女分神,不过先不管那些……
「况且,我有梦想。在实现梦想以前,我不能从御宅族毕业。」
「哦~~怎样的梦想?」
「问得好……那就是做出在我心目中,最强的美少女游戏——!」
「咦……?」
听了我那荒谬透顶,却又认真无比的肺腑之言……
不知不觉中,美智留的视线已经离开电脑荧幕,直直地对着我的脸。
她的表情相当正经,似乎在认真思考着该如何接纳我刚才那番话。
所以,我也回应了美智留的正经态度,两个人带着相同表情朝彼此望了一阵子。
于是,美智留斟酌再斟酌的话语,缓缓地从她张开的口中吐露出来了……
「……可是我听说美少女游戏业界已经没前途了耶?」
「才没有那种事啦!」
我的心脏停了一瞬。呃,我并没有夸大。
「反正你也不打算将那当成工作吧?想一想将来嘛,又不能光靠兴趣当饭吃。」
「你你你你你是我的老妈子吗?」
「姑姑都没念过你吗?离决定毕业以后的出路只剩一年了耶!」
对了,这家伙虽然被父母当成不良少女,不过她从以前就一直对我还有年纪小的亲戚特别关照耶……
话虽如此,我为什么要被离家出走的女生说教啊?
※  ※  ※
「呼~~~~」
我转开水笼头,全身沐浴在热水中,同时也想起刚才和美智留的对话。
『我去洗个澡……你不要像之前一样擅自跑进来喔!』
『那你要在三十分钟内洗完。我有想看的节目,到了九点无论如何都会去洗澡喔。』
『什……』
呃,错了,不是那段对话……
不对,那段对话也有该好好纠正的部分就是了。按照美智留的个性,即使我人在浴室,感觉那家伙还是会直接闯进来。毕竟她在国一前都是那样。
哎,反正我现在该想点办法的,是那家伙为所欲为的德行。
第一,她明明寄居别人家,言行举止却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第二,明明和年轻男生住在一起,却完全不顾忌的那种态度。
第三,虽然她应该是出自关心,却多管闲事要我放弃当阿宅。
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再这样下去,我的梦想会亮起红灯。
程式码好不容易才开始动工,至于音乐则是连八字都没一撇,工作进度依然亮着黄灯。
这时候,身为社团代表的我要是拖到进度,对于那么努力帮忙、又尽量不来搅局的伙伴们也过意不去。
「……好!」
我打起精神,并且用力关上莲蓬头。
这周末,我就瞒着美智留去找冰堂舅舅吧。
然后我要坦白讲出自己的困境,请冰堂家自己解决冰堂家的问题。
也许舅舅和舅妈会显露难色。
也许美智留会鄙视地咒骂「你这叛徒~~!」
就算这样,我还是重视自己的梦想。
纵使,那将是割舍表妹梦想的薄情选择……
我如此下了决心,打开浴室的门……
「好,没有任何人,趁现在!」
为什么在自家浴室进出还要这么小心翼翼才行啊?心怀不平的我慎重地用毛巾遮着下半身,冲到了洗脸处。
※  ※  ※
「咦……?」
当我在洗脸处急忙擦完身体、换好睡衣,准备回房间而爬上楼梯的时候……
家里的空间,却飘扬着一阵陌生音乐。
「我都说不准接扩大机了,那家伙还……!」
目前家里面,只有我和美智留。
所以那阵旋律,当然是从在二楼的我房间冒出来的。
况且,还不是平时那种拨弦的单调细微声响而已。
而是透过扩大机播出来,既复杂又纤细,音量却太大的电吉他旋律。
「可恶!」
咂舌的我赶着上楼梯。
我忍不住这口气了。我现在就要立刻把她赶出去。
我行我素也该有限度吧。那家伙想耍人耍到哪种地步才满意?
什么乐团,什么演唱会,什么梦想。
光会弹这种聒噪杂音的家伙,根本就……
「……咦?」
那阵旋律,仿佛走在樱花飞舞坡道上的少女。
仿佛繁茂的夏树,渗入了声声蝉鸣。
仿佛悠远的秋空,温柔地包纳心灵。
仿佛祥和的冬庭,吸容着片片白雪。
变化无穷的旋律、音色、情景不停转换……
抚弄起我的耳朵。
本应目中无人、毫不客气,又多管闲事的那家伙的音乐。
※  ※  ※
「阿……阿伦……?」
「…………」
十五分钟后。
当我缓缓打开房门的瞬间。
乐陶陶地坐在床上用指甲弹吉他的美智留,和我对上目光了。
「啊……啊~~!呃,我是在……」
下个瞬间,以这家伙来说,倒是难得会狼狈成这样。
「哎呀,偶尔也要直接听听扩大机的声音才可以嘛!光用耳机的话,我就不知道自己弹的音乐在别人听来是什么感觉啦~~」
对我以外还对邻居造成困扰,好像不由得让她愧疚了。
「……你在生气吗?」
她的眼神,比平常来得谦卑软弱,还掺了点撒娇的味道。
「美智留……」
然而美智留的那种态度、那些话,我依然全都装不进脑袋。
现在,我只顾着将自己的梦想摆在第一。
「要不要和我一起,制作最强的美少女游戏?」
「…………啥?」
结果她当然不敢领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