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四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十七
九月下旬,放学后照进视听教室的夕阳逐渐让人感觉到一丝寂寥……
「欸,这算什么?结果除了图和剧本以外完全没进度嘛!」
……话虽如此,熟悉的数落声却响遍四周,彻底打破了和微暗十分搭调的那片寂静。
「喂,伦也,游戏程式再不动工,根本不可能赶上冬Comi喔。那部分你到底懂不懂啊?」
「我……我当然知道啦……」
最近(第二集以后)一直用这种方式开场,相信各位认得出是谁的数落声吧?就是她啦,嗓音和发色都闪亮亮的那个人。
「话说回来,为什么同时处理人设、原画、背景、CG上色的我,都还比你有进度?这样太奇怪了吧!」
「真的很奇怪呢……泽村最近会这么有动力。」
「什……?」
有阵既讽刺又温柔、冷漠中带着温暖,语气拿捏得绝妙无比的关切声,水火不容地和金发少女盛怒的叫骂重叠了。
「自从夏Comi结束以后,你交出的工作进展和品质都明显不一样了,还每天生龙活虎的。究竟发生过什么喜事呢……?」
「你……你……你这个在暑假前突然拚劲十足,一直用超快速度完成剧本的女人有资格说吗!」
最近一直走这种套路,相信各位也认得吐槽的是谁吧?就是她啦,性格和发色都黑漆漆的那个人。
「好歹我也是经过商业领域洗礼的内行人。面对接手的案子,任何时候都会全力以赴……」
「我听你的编辑提过喔。霞诗子的新系列作,据说动笔得慢上加慢耶!」
「………………伦理同学,你将泽村介绍给不死川书店了对不对?你铸下了不可犯的大错对不对?」
「没办法啦~~是町田小姐千拜托万拜托要我介绍的~~!」
视听教室的靠窗侧和靠走廊侧,每次都分站两边唇枪舌战的两个美少女。
一边是被轻小说编辑部当成战力看上的插画家柏木英理,亦即丰之崎学园二年级的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另一边则是被轻小说编辑部点名埋怨「原稿写得慢」的主力作家霞诗子,亦即丰之崎学园三年级的霞之丘诗羽。
还有,被她们夹在中间的我……
破天荒延揽到两位御宅界名媛的同人游戏创作社团「blessing software」代表,丰之崎学园二年级的安艺伦也。
我们三个+隐藏人物,在今年春天创了这个社团,本着集高中生活之大成、留下青春回忆、趁着年轻吃苦当吃补……和以上皆不太相关的目标,决意要制作同人美少女游戏。
而现在时节已近秋季,剧本撰写接近收尾,图像部分也有了眉目,某个制作程序上的问题便随之浮现。
「哎,先不管泽村那幼稚过头的挑衅,接下来的工作体制要怎么运作,确实是得想清楚。」
「那就将霞之丘诗羽彻底吵输又死不认帐的惨状搁到一边,程式码和配乐你打算怎么办?」
「一起活动都快半年了,虽然我总希望你们能要好一点,但目前最优先的问题还是那个……尤其是程式码。」
好,在这里说明一下两人斗争的历史……不对啦,我是指我们制作的游戏概要。
我们「blessing software」这个社团打算制作的游戏,就是俗称的图像剧情式美少女游戏……会有美少女和男主角变得要好、还会孤男寡女地在玩家看不到的地方做这个做那个、或者发生一些小冲突让人担心到最后又言归于好,但这年头要是安排男性竞争者抢女主角的话会招来许多不满,所以也必须顾虑那部分……呃,这些倒不是我想提的本质。
总之,就是荧幕上会秀出可爱女生,用文字或语音表现有趣的台词和独白,再用情感丰富的配乐炒热场面,而那一个个要素都是用滑鼠或手把按钮来操控,便成了所谓的AVG。
那和会有巨大怪物肆虐的壮阔RPG、操作角色时手速快得眼睛跟不上的格斗游戏,还有耐玩度十足的益智类游戏并不一样,有了图像和文字素材以后,就差一套用来执行那些的……呃,只要设计一套还算简单的程式就能做出来了。
而且在最近,也用不着从无到有地设计全套程式,只要写出能用在现成游戏引擎的指令文,也就是所谓的「程式码」,这类游戏就可以做得有声有色。
只不过,即使说得简单,那终究还是电脑程式,自然会需要某种程度的专业知识……
「所以伦也,你有没有写过程式码?」
「你对消费型御宅族问这个?真的要问?」
再回到我——安艺伦也身上。
崇拜内行人、专家、能手等头衔的高中二年级学生。
重点就在这个「崇拜」……对我来说遥不可及的意思。
「像伦理同学这样的男生,不是都有迷上RPG制作○师的经验?」(注:《RPG制作大师》。一款设计RPG用的工具软体)
「我当然试过!虽然创出一只怪物以后就燃烧殆尽了!」
没错,身为男生,肯定都会受到《尸○派对》或《梦○记》感召,进而接触那款知名的游戏制作软体,这算必经之路。(注:指利用RPG制作大师设计的免费游戏《尸体派对》、《梦日记》。前者在后来更成功进军商业领域)
而且原本相信「真的能轻松制作游戏」的男生,几乎都会受挫于麻烦的文字输入介面、调整战斗平衡度之难、倍感拮据的游戏可用容量,然后实际测试一玩才发现自己欠缺才华,又把手边的F○或D○(注:RPG名作《FINAL FANTASY》和《Dragon Quest》)找出来温习,陷入「啊~~这果然设计得很棒」的脑袋停机状态,这同样是一条必经之路。
只不过,直到前阵子,我都觉得这样无所谓。
谁叫我是安于享用天才、名人、变态(褒义词)的匠心之作,还会像猪猡一样叫得如痴如醉的消费宅。
具备健康身体的代价是没有才华洋溢的头脑;感性发达的代价则是缺乏丰富创造力,我就是被栽培得如此平凡的少年。
没错,这原本是无所谓的……直到我陷于想自己制作游戏的冲动。
「那就只能找会写程式码的人进社团了。你心里有谱吗,伦理同学?」
「请不要期待我有其他能用的人脉……」
而且,我身为消费型御宅族所剩的唯一资产——朋友(包括我擅自认定成朋友的人),也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田地。
……倒不如说,光是找来墙际社团的插画家和销量累计达五十万本的轻小说作家,我就觉得我已经把往后三十年的成就都预支完了。
「呃,安艺。」
「先讲清楚,我绝对不接受在网路上公开募集程式人员喔。又不知道会不会冒出『明明自己负责的部分根本没进度却老是约我出来商量细节,为保险起见问了其他成员后,就发现对方果然是死缠烂打地只找我讲话的跟踪狂』。」
「喂,你说的『不知道』真够具体的耶。」
那大概就是同人作家柏木英理决定彻底不露面的瞬间吧……
「那个,我有想过。」
「的确,对于在意面子到几近偏执的超级隐性(泽村)宅女来说,让陌生人加入社团太危险了。但是在我认识的人当中,也想不到有谁会写程式码。」
「唔……放、放心啦,反正也没有人期待一个朋友都没有、所以根本不用顾面子的终极阴沉(霞之丘诗羽)女会有什么人脉。」
「要为招募成员操心还是点燃彼此的憎恶,拜托你们挑一项专注在上面啦!」
为什么她们俩在一个话题里,要特地制造两种胃痛感给我?
「那个叫程式码的东西,让我来负责好了。」
「不管怎样就是走投无路了呢……怎么办,伦理同学?」
「到最后只能靠你设法了啦,伦也。」
「可是熟人中没有人选,又不能公开募集,到底要我怎么办……等一下!刚才加藤好像说了什么!」
于是,累得像挑灯夜战讨论的我们几个脑里,如获天启地听见了一道明确的声音。
「……呃,不只刚刚,我从满久(十九行)以前就在讲话了耶。」
「啊,这样喔?抱歉抱歉。」
不对,看来她的声音从之前就一直存在,似乎是我们完全没放在心上才忽略了。
最近……应该说从认识到现在就一直拿这当笑点,相信各位也知道我在指谁吧?就是态度和存在感都一样平淡的那个人。
「所以说,那个由我来做吧。」
「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嗯,我就是指程式码。」
从刚才就待在我后面不远处、一如往常地随便打发时间的路人系同班同学加藤惠,亦即丰之崎学员二年级的加藤惠。
……也许她差不多可以添个对外的别名了。
「拜托一下,加藤,你知道程式码要怎么弄吗?」
「呃,我是不太懂啦,反正就是敲一敲电脑键盘对不对?」
「你是完全跟不上电脑文化的团块世代老婆婆吗……?」(注:团块世代是指在l946~1949年日本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人)
暑假前,她从短鲍伯头随兴换成了短马尾发型,如今又进化成位居短马尾和普通马尾中间的随兴造型,彻底埋没于背景当中。
唉,错就错在旁边的金发双马尾和黑长发太醒目——这种意见我会欣然当成参考。
「可是我又不会画图写文章,当然更没有做过音乐。」
「所以怎么样?」
「不过,我在上课时稍微学过电脑的用法,可以帮的顶多只有那个了吧?」
「什……?」
总之,先不管她那没特色的外表……
「那么,剩下的就是音乐了……欸,你们觉得在这次校庆找玩乐团的女生谈看看如何?」
虽然看起来不太有戏剧效果,这仍是历史性的瞬间。
对御宅族文化一窍不通、也没多大兴趣,只是被我拉进来社团的加藤,头一次自发性地参与游戏制作,值得纪念的大日子。
「加藤……」
「嗯?怎样?」
所以我裉高兴、非常高兴地按捺着想喊出来的冲动,静静地挤出声音……
「你!把制作游戏这件事!想得太容易了!」
「咦~~」
……其实并没有。加藤那小看社会的态度,让我气得理智断线了。
「因为不会画图、不会写文章、不会作曲……基于那种理由,你就打算接手操刀称得上游戏骨干的程式码,那样不对吧……那样不对吧!你自己说是不是?」
「是……是吗?」
「讲到程式码,讲到演出……是要将图像、文章、乐曲这些零零散散的素材统整成一款游戏作品,地位举足轻重的职务耶!」
「啊~~……嗯。」
「那可不是什么都不会才勉强为之的工作喔……刚好相反,不是对图像、文章、乐曲都精通的人根本做不来!」
面对认真激动的我,加藤淡定地沉默下来。
她那张像是有口难言的脸色让人有点在意,不过那肯定是听了我的教诲,佩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关系……
「最先提出对社会藐视到极点的企画书的,不知道又是哪一位(伦理同学)?」
「你觉得和什么都不会就全部推给别人的家伙(伦也)比,哪边比较懂得做人?」
「总之!」
我打断了在加藤安静后随着冒出来的闲言闲语,毅然决然地重新对所有人宣布:
「……既然这样就没办法了,我来接程式码。」
「你会吗,安艺?」
「至少比你懂的多啦!」
身为消费型却宅族被看轻,是我罪有应得,不过连身为男生的我都被看轻就伤脑筋了。
以往我还不是都靠着努力来弥补不足的天分!
重要的是,我还有不惜用睡眠时间换来的打工经验!
……唉,虽然那些经验不是靠进修累积而来,让一部分的大人颇有微词就是了。
「要是一开始就那么说的话,多少还会有点领导架势……你觉得呢,泽村?」
「霞之丘诗羽说的没错。不拖到火烧眉睫就凑不出成员又什么都不做,简直差劲透顶。」
「基本上,哪个人在何时要完成什么,本来就是伦理同学身为总监应该定清楚的。」
「根本来说,假如人手不足,本来就是伦也要负责去找才对。」
「我好不容易打起干劲,你们不要频频从背后捅人好不好?」
照刚才那样,我总觉得自己找到让这两个人相处融洽的方法了,不过要付诸实行会让我饱受煎熬,只好当成没发现……
「总之!往后也请大家继续提供支援!」
我带着笑脸,拉大嗓门宣布。
因为我是这个社团的代表,兼制作人和总监。
游戏制作的最高负责人。
所以,哪怕再辛苦再难过,我也要保持笑容向前迈进。
毕竟我这个年纪,还不用接触银行、流路、未付款那些大人世界的事情,无需害怕失败……
「哎,我认为自己写的剧本非常耐读,用不着演出效果就是了。」
「说不定玩家还会要求『拿掉别脚的画面特效然后多秀几张图』喔。」
「你们真是自信满满耶……」
况且,强颜欢笑的我身边,还有这群只会用苦笑回应的最佳伙伴。
我们要赢,我们一定会赢……呃,这并不会用「其实都是一场梦」来收尾,我说真的。(注:「我们要赢、我们一定会赢」是引自日本网路上,用来讽刺横滨海湾之星队壮志未酬的复制文)
「好,这项挑战我接受了……我会做出最棒的游戏给你们看!」
「安艺,结果我应该做什么才对?」
「啊,用消去法的话,加藤你就负责音乐吧。」
「咦~~」
就这样,游戏制作社团「blessing software」今天也正常运作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