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5. Life.5 狼之纹章
  6. 繁体版

Life.5 狼之纹章
2017-06-23 12:26:04

		

我是噬神狼,名叫芬里尔。
现在的我陷入稍嫌棘手的状态。
造成这个状态的原因,是袭击我们的敌人在战斗开始不久之后便封印两名同伴。
「哈哈哈!好窝囊的孙悟空啊!是吧,兄弟?」
「嘻嘻嘻!没错没错!没想到还一起钓到另外一只呢,兄弟!」
身穿古代中国武将甲冑的两个人型妖怪──发出令我不悦的笑声。
受到他们的袭击,两个没用的同伴被抓起来。真是令我只能大叹无奈。
「我们该怎么办呢,小芬里尔?」
盟友勒菲小姐也有点困惑。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就要回到稍早之前开始说明。
我们的行动之一,是为了和强者对战,或是挑战未知、尚未解开的现象。
这天我们来到中国一处偏僻的山中。
飘著雾气、遍地石柱的溪谷风景,酝酿独特的气氛,感觉即使有仙人住在里面也不足为奇。如此绝景也是这个国家的特色。
而且我们这次追寻的东西,就在这片景色之中。
「唉──都是山喵。雾又这么浓。吶──吶──不能坐美猴的斤斗云『咻──』一下飞过去吗──?」
表示不满的女人──名叫黑歌,是一只猫又。一头黑发,身穿黑色和服。
她精通魔力、仙术、妖术等等,在术法方面相当擅长,能力颇为强大。转生为恶魔之后杀害主人,因此开始逃亡,流浪了一阵子才在这群人之中落脚。
在我的心目中,对于这只猫又的评价颇为微妙。
我承认她的能力相当不错,然而她的思想总是著重享乐而短视近利,而且随时都在发情,低贱到了极点。
这只猫在我心中的组织层级构造(hierarchy)里位于下层。我实在无法视她为同一层级,更别说是放到上层。
这种层级构造是我依循强烈的本能订定的。身为狼的骄傲凌驾于我的知性之上,成为一切的基准。
这也表示即使出身特异又具备智慧,我依然是只野兽吧。我对此没有任何怨言,而是选择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听到猫的抱怨,一只看起来头脑不太好(实际上也不太好)的猴子妖怪叹气:
「吵死了。是队长说要步行到现场的,我也没办法啊。话说这阵雾气也是仙人之类的所设下,要是用了多余的术法,马上会被不知道在哪里的仙人逮到。」
身穿古代中国铠甲的是──美猴。乍看之下只是个人类男子,却继承负有盛名的孙悟空血统,是个妖怪──但是怎么看都不像。
他随时都在傻笑,容易受到世俗文化的影响,并且喜爱那些文化。饮食和生活都杂乱至极,毫无品格可言。看著那只低俗的猴子,就不想被当成他的同伴。
当然在我的心中,这只猴子是下下层。他的评价比猫还低。我不想把他当成同一层级,就连被他碰到也会感到嫌恶。
「算了,偶尔看著这样的风景散步也不错。」
这个看起来很有绅士风范的男子是亚瑟•潘德拉冈。他是有名的英雄亚瑟王的子孙,也是圣王剑柯尔布兰的持有者。即使来到这种深山依然穿西装戴眼镜,活像走错地方。
他总是很温和,完全感觉不到亚瑟王的气氛……但是毫无破绽。和他有所接触时,我总是强烈感觉到盘据在他体内的「无」。
这个男人对于自己没有兴趣的东西不抱持任何感情,然而一旦进入战斗,就会发挥无与伦比的冷酷与细腻,置身于任何局面都能冷静以对。这点让人特别感到毛骨悚然,但是一起行动时相当可靠。
我心中对这个男人的评价满高的。以一起行动的人来说,他具有充分的品格与能力。
「各位──请等等我……」
晚了几步才来到我身边的,是善使魔术的女孩──勒菲。她头戴尖帽、身穿斗篷,打扮得像个魔女。
她也是刚才介绍的亚瑟的妹妹。因为是兄妹,长相看起来有些相似,但是性质上可以说是完全相反。她没有哥哥那种冰冷的气氛,在这群人当中总是一脸柔和的表情。
这个女孩和其他人不同,身上几乎没有邪气。但是她的身上和哥哥一样带著独特气氛,让人无法看穿内心思绪。不过她应该不打算为恶。
她专门为我煮的蔬菜炖肉可是极品,也是我置身于这群人之中的贵重乐趣之一。
因此勒菲小姐在我心中的定位是盟友。我也经常负责保护她,她可以说是这群人当中最常和我接触的人。
……不过正如猴子和猫所说,这个溪谷的空气确实不平静,甚至钝化我的感官。微温的感觉随时缠著我,覆盖全身。看来这一带是某人的地盘。
完全闻不到其他的味道,太不自然了。不过肌肤感觉到的讨厌微温……并非视线,而是种有人察觉到我、监视著我的感觉。
察觉气息的感应力变得迟钝──在场的所有人在行动时都有这个认知吧。
如果是平常,我不会傻到现身在这种会被人察觉的地方。因为各个势力都想要我的命。
日前和英雄派断绝关系,我姑且加入的「祸之团」也开始讨伐我,因此我特别擅长隐藏行踪。
这次是因为有苦衷,才会踏进这个溪谷。
「我并不讨厌这个溪谷的感觉。」
无所畏惧说出这般话的──
是一个银发当中带有灰暗色泽的青年,从我的身后无声无息现身。
「山上这种从任何方向都可能遭受袭击的气氛并不坏。雾气当中还有种独特湿气……看来我们已经进入某人的领域了。光是山地和雾气的氛围就可以平静取悦我,看来这个国家的秘境也相当不错。」
这群人当中,最后介绍的青年名叫瓦利,他继承真魔王路西法的血统,还拥有二天龙之一──白龙皇的力量,是个强力无比的男人。
笼罩在体外的氛围,从体内散发的压力,在这个有如恶鬼的队伍当中也是特别突出。追求战斗的双眼之中,随时燃烧或大或小的火焰。
从我的父亲──北欧恶神洛基的支配之中解放我的意识的,就是这个男人。我原本是父亲的獠牙、父亲的利爪。我的牙与爪是能够重创众神的禁术──
父亲将我化为顺从的小孩──不,是仆人,只是个听命于父亲,撕裂、咬碎对手的仆人。因为我一心相信这就是我的存在理由。
但是有人以魔法锁链格莱普尼尔与支配的圣剑(excalibur ruler)以及「霸龙」抹销这个理由。就是瓦利。
这个人对我的要求──是共同行动。瓦利冀望与诸神一战,希望得到我的牙与爪作为抑制力以及谈判的武器。
这个男人身为本队首领,我对他有一定程度的信赖。至少只有瓦利能够统整这个有吵闹的猫和低俗的猴子作乱的队伍。
我离开父亲洛基身边,置身于这样的队伍里……
因为瓦利他们,我失去巨大的身躯及力量的一部分……然而……
勒菲小姐摸摸我的头:
「这种雾气太多了,这样没办法召唤阿戈出来。」
她望著浓雾开口。
对喔。这个队伍还有另外一个成员。
戈格玛各,那是古代武器──巨大的魔像。因为体型巨大,能够出现的地点有限,平常都收在共用的专属亚空间里。有必要时瓦利、勒菲小姐、那只猫等人都可以召唤。
勒菲小姐经常外派、出差,而戈格玛各的作用多半是当她的护卫……不过我也是。
走在前面的猴子弯下身子叹气:
「不过这次我们要找的对象,真的在这种地方吗……」
猫拍拍猴子的头袋:
「你在说什么喵,这里明明就是你的祖国。我们要找的人确实住在这个溪谷吧?」
「我也只是听初代臭老头提过,并没有真正见过面啊。」
正如猴子所说,我们日前见过初代孙悟空,彼此问了几个问题。
过程当中,我为了这次的某件事请他介绍人选。
所谓的某件事──
瓦利有如自言自语一般低语:
「就快到了,阿尔比恩。你还好吗?」
这时一个不见身影的声音直接传进我的脑中。
『……嗯。我感觉到这阵雾里有种令人不舒服的气在流动,但问题不大。』
声音的来源,是寄宿在瓦利身上的天龙──白龙皇阿尔比恩。有时他会回应瓦利的声音,以我也听得见的方式说话。不过他多半是和瓦利透过意识沟通,进行我们听不见的对话。
「初代为我们介绍的心理谘询师,就在这阵雾的另一端吧。」
瓦利看著这阵望不穿的浓雾开口。
没错,这正是我来到这里的理由。为了让阿尔比恩接受心理谘询。
白龙皇阿尔比恩过去和赤龙帝德莱格恣意大闹,彼此竞争,导致这个世界的所有神、魔对他们心生怨恨。他们大肆作乱之所以能够得到容忍,是因为在龙族当中拥有数一数二的实力,其他超常存在难以望其项背。最后他们惹得三大势力并肩作战而遭到消灭,被封印在所谓的神器之中……
但是阿尔比恩刚才的声音太过脆弱,原本威风的语气也失去气势。
原因出在他的宿敌,赤龙帝身上。
在这个世代,阿尔比恩与瓦利的宿命对手──是个超常的色狼。赤龙帝的现任持有者,是个无时无刻渴求女体的变态。对于心高气傲、自尊心强烈的白龙皇而言,不难知道这件事对他的心留下多么严重的创伤。
如果我有个命中注定的宿敌,却是心思只放在女人的胸部与屁股的俗人……光是这么想像就让我的心里充满愤怒与悲哀。就连并非当事者的我都有这种感觉,号称天龙的阿尔比恩心中想必更是乱到不能再乱。
后来我辗转听说,上级恶魔吉蒙里家的千金从胸部发出光线,为现任赤龙帝恢复气焰,我当下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
实际上,当时在场直接目击那一幕的阿尔比恩──遭到极大的打击,听说还因此一时出现失语症的症状。阿尔比恩的心理严重失衡,导致瓦利过了好一阵子才能装备天龙铠甲。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龙会患上失语症。
瓦利之所以受制于英雄派的首领──曹操,莫非也是因为赤龙帝的种种淫行,导致阿尔比恩的状态大不如前?──猫和猴子也曾半开玩笑地这么说……但是我不禁认为这个说法当中隐藏些许的可能性……是我想太多了吗?
正当我思考这些事时,一脸厌烦的猫开始找猴子的碴。
「说来说去,还不是要怪美猴的仙术太逊,才害得我们得在雾中四处徘徊。」
「你!你的仙术还不是一样派不上用场结果却只骂我一个是怎么样啊黑歌!有本事你就像某个开关公主从那对大而无当的胸部发出指路光线照穿这片雾来看看啊!」
「你说什么喵!别把我的美艳胸部和那种神秘力量产生器相提并论好喵!」
笨猫呆猴又在吵架,最后演变成怒目相视……他们老是这样。这两个家伙每次遇到什么事都会展开无意义的争执,打乱团队的和谐。
『胸……胸部……呼──呼……莉雅丝•吉蒙里在附近吗……?』
「冷静一点,阿尔比恩。莉雅丝•吉蒙里不在这里。在你心目中,胸部就等于莉雅丝•吉蒙里吗?你的声音在发抖喔……?」
听见猫猴吵架的阿尔比恩突然有点换气过度,声音也开始颤抖。就连瓦利也因为搭档的异状,脸色显得有点凝重。
看来阿尔比恩的症状相当严重。还是尽早让那个什么心理谘询师看看他比较好吧。
──
……前方突然传来某人的气息。队上的每个人大概都察觉这件事,同时将视线转向同一个地方。我也紧盯前方。
浓雾之中缓缓出现人影。排开雾气现身的──是个身穿道士服的老男人。
他带著柔和的表情询问我们:
「──就是你们吧?事情我都听斗战胜佛──孙悟空说过了。」
看来我们要找的对象──心理谘询师主动现身了。
─○●○─
在男子的带领之下,来到简朴的石屋。他带领我们进去室内,里面一样相当简朴,只摆了最低需求的生活用品。
那些生活用品也相当古色古香,都是木制、竹编的物品。可以称得上铁器的,只有剪刀、水壶之类的东西。
「请过来这边。」
男子带著我们来到屋内放著诊疗床的房间。瓦利坐在那名男子面前,我则移动到房间角落。勒菲小姐也悄悄跟在我的身边。
我看向老男人……他是个安静的人。举手投足都相当稳重,身上的气息也是流畅平稳。
「那么我们开始吧。请露出背。天龙大人在那里吧?」
瓦利具现神器──一对光翼,男子伸出手掌对著他的背。
「那么就麻烦您了──旃檀功德佛大人。」
听到瓦利的话,男子苦笑表示:
「别这样,不需要用那么正式的称呼叫我也没关系。」
「那么称呼您为──三藏大人可以吗?」
瓦利再次确认,男子──过去人称玄奘三藏法师的人摇摇头:
「呵呵呵,三藏之名也不需要。叫我玄奘即可。」
三藏法师一脸温和地开口。不,称呼他为前玄奘三藏法师或许比较适当。
没错,这名男子正是《西游记》当中那位知名法师。为了取经带著初代孙悟空、五大龙王之一「玉龙」,以及其他徒弟抵达天竺的高僧。
之后他顺利带回经典,达成各种功绩,最后得道成佛,是个传奇人物。没想到他住在这种飘著异样浓雾的深山秘境,一个人安静生活……
这位佛祖就是初代孙悟空介绍给我们的阿尔比恩的心理谘询师。
『天龙患了心病啊……啊啊,老孙想到一个很好的人选。总之老孙会先知会这件事。』──初代是这么说的。
据说赤龙帝德莱格也一样,在别的地方接受心理谘询。由于阿尔比恩希望和德莱格找不同的心理谘询师,才会如此安排。
「那么我们来聊聊吧,白龙(Vanishing Dragon)大人。」
『……请多指教。』
「我也会请问身为宿主的你有关天龙大人的状况。」
「当然没问题。」
就是这样,三藏法师和白龙皇,如此奇妙的组合开始这次的心理谘询。
首先是阿尔比恩这边开口,诉说为什么最近的状况不太好。宿敌遭遇那种状况,心中受到严重的冲击和哀伤──他淡淡地说著这些事。
眼前是难以言喻的状况。高傲的二天龙之一,正在向别人说明自己的不良心理状况。照理来说,不可能出现这种情景。力量与自尊的结晶、地上最强的生物──龙,竟然在倾诉内心的纠结……真是难以言喻。
三藏法师静静地听完阿尔比恩的说法,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终生的宿敌不幸和女性的胸部扯上关系,而且状况一天比一天还要严重。而您光是看著这样的状况便感到可叹、感到悲伤──是吧。」
『……光是这样的话,我只要无视红色的家伙就好。然而终于连我都受到他的影响……北欧的主神……竟、竟然叫我臀龙皇……呜────呜喔喔喔喔喔喔……』
……真是另人不忍卒睹的惨况。传说之龙、白龙皇──竟然在嚎啕大哭。
现任白龙皇瓦利也不发一语,只是闭上眼睛。或许正在苦思该说些什么吧。
老实说,我的心情也相当复杂。猴子和猫则是背对他们,似乎是忍笑……他们的反应还是一样低级。
三藏法师细心地一一回应阿尔比恩的每一句话:
「在足以称为永久的时间之中,这想必是第一次经验吧。正因为如此,您才会不知道该如何因应。还有我不建议您无视您的宿敌赤龙帝。因为他也和您抱持著同样的痛苦,甚至可以说是同志。」
『……拥有同样痛苦的……同志……德莱格他……』
「没错。听闻您的说法,他应该也和您一样──不,他的烦恼应该比您还要多。而且他也是您唯一能够分享同样哀伤的存在,我认为即使这么说也不为过喔?我想您或许应该找个机会和赤龙帝大人好好谈谈这件事。」
『……和德莱格谈……是吗?好好畅谈共同的痛苦……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但是他的处境确实和我相同。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受到他的波及,甚至对他抱持恨意。原来这是错误的吗……他也是现任赤龙帝的受害者──』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阿尔比恩的语气恢复生气。和三藏法师对话确实发挥效用。身为噬神狼的我说这种话好像也不太对,不过龙的精神构造相当难以捉摸。他们自视甚高,傲慢得不听从任何人的命令,同时又有著如此细腻的一面。
……我的兄弟「终结巨龙(Sleeping Dragon)」密特迦欧姆也是只难以理解的龙。名列龙王之一却毫无荣誉心,只是贪图怠惰。他现在大概还在海底深处等待世界终结吧。
瓦利叹了口气:
「玄奘大人,我趁这个机会顺便问一下,其实存在于我的神器深处的历代白龙皇残留意念为了打破现况,让阿尔比恩的状态好转,提议要设立一个『赤龙帝受害者协会』……我该怎么办?」
他这么询问三藏法师。
赤龙帝受害者协会──白龙皇的神器当中准备成立这种集会啊……二天龙在现世的关系真是太复杂了。
「……噗噗!黑歌,你有没有听到?赤龙帝受害者协会是怎么样啊!」
「太、太好笑喵……!小赤龙帝和瓦利的关系已经从宿敌变成笑料宝库!」
猴子和猫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两只低等动物还有心情享受这种状况,我真想把他们赶出这间小屋。
(插图)
听瓦利这么说,三藏法师似乎也有些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个嘛,我觉得应该不需要做到那种程度吧?总而言之,今天就由我好好和天龙大人聊聊。」
之后三藏法师的心理谘询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
「我现在要配药,请稍候。」
主要的谘询结束,三藏法师从架子上拿了装有药品的瓶罐和晒乾的药草,开始调配。
三藏法师的话术相当了得。对象是龙──而且还是天龙,面对这种极为罕见的状况,他还是顾虑龙的特质,顺利提供建议。
阿尔比恩从头到尾说个不停,向三藏吐露他的烦恼。瓦利见状,也安心地让他们进行心理谘询。
三藏法师配药之后约三十分钟,瓦利拿到装有药物的纸袋。三藏法师向他说明用法:
「茶色粉末请加水调开,涂在神器出现的部位──也就是您的背上。这样应该就会生效了。深茶色的草药熬煮药汤之后口服,具有稳定心情、恢复冷静的效用。」
「煎好的药汤由我喝下就可以了吗?」
「是的,由您服用就可以了。没药的时候请再过来一趟。」
接著他们又谈了几句之后,瓦利忽然说道:
「我想定期过来请你听阿尔比恩诉苦,但是每次都要穿过这阵雾的话,恐怕很难在约定的时间抵达。」
瓦利的话说得很对。若是可以,我也想避免在雾中迷路,走上好几个小时。
三藏法师说道:
「这里是介于正常世界与妖怪仙人的隐居地之间的夹缝。弥漫在这一带的雾气是由特殊的术法制造,可以避免尚未成熟、具有邪心的妖怪仙人前往人类世界为恶。力量不强的妖怪、术士光是碰到雾气,身心就会受到影响。能够在这阵雾气当中行动,就证明各位的实力相当坚强。我等一下再告诉各位一条不容易被其他仙人发现的道路。下次请各位走那边。」
这阵雾还有那种作用啊。所以我才会无法顺利发挥力量。
不过原来这阵雾气的另外一头,有妖怪仙人的世界……我听说过深山里有那样的世界,但没想到这里就有一个。对于这支追求强者的队伍而言,这应该是最棒的情报吧。事实上听见这个消息,所有人的战意都为之提升。
「这里不是你的祖国吗?你多少应该知道一点这种情报喵。」
猫戳刺猴子。猴子摸摸自己的头,笑著想要蒙混过去:
「哎呀──这个国家有好几个妖怪仙人的隐居地──话说我的故乡就没有这种雾。老家全──都是一些爱好和平的蠢蛋,比较高调的坏小孩就只有我。这里的妖怪仙人应该比较凶暴吧。」
看见美猴的反应,三藏法师轻笑一声:
「你和初代很像呢。我从刚才就这么觉得。尤其是笑起来的脸简直一模一样。」
猴子闻言一脸困惑:
「真、真的假的啊,法师大人!我、我也会变成那种臭老猴吗……!」
照理来说应该感到很光荣才对,但是这只猴子大概真的太笨了,听到三藏法师的话竟然大受打击。应该既感恩又感动吧。
──这时猫竖起耳朵,之前一直静观事态的亚瑟则是面对入口,露出笑容。
……我也感觉到了。入口那边出现气息。有两个可疑的反应缓缓接近这间小屋。
所有人都察觉这件事,采取轻度的警戒态势。
一瞬之间,站到门前的两个气息大声打破寂静。
「打扰了──!」
「打扰了──!」
两个都是男人的声音。他们在门外试图叫这间小屋的主人出去。
三藏法师似乎知道这两个声音与气息,轻笑了几声。
看到他开门走出去,我也跟著离开小屋。等在小屋外面的──是两只身穿中国古代武将甲冑的人型妖怪。两只的长相和造型都一样,头上长角,指爪尖长,双眸大如牛铃,一张大嘴里露出獠牙。身高和人类男性的平均身高差不多。
其中一个的铠甲上刻著「金」字,另外一个刻的则是「银」字。
两只妖怪都以夸张的动作摆出姿势,对我们大喊:
「吾乃金角大王!」
「吾乃银角大王!」
他们露出得意洋洋的表情,似乎认为自己的举止相当完美。
看见两只妖怪,瓦利扬起嘴角,猴子则是一脸惊讶地扶住额头:
「……真的假的。居然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他们不是金角银角吗……!」
《西游记》当中登场的妖怪兄弟──就是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他们恐怕不是冒牌货,而是本人。两只妖怪身上的妖气都很强大,即使摆著滑稽的姿势还是找不到什么破绽。
确认过两只妖怪的三藏法师面露微笑,简直像在应付两个来恶作剧的小鬼。看他这个样子,那两只妖怪应该不是第一次来。
「哎呀哎呀,这不是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吗?两位今天也来打发时间吗?」
看见法师的笑容,金角银角也猖狂地笑道:
「哈哈哈,你也只剩下今天能说那种话了,玄奘!」
「嘻嘻嘻,今天是你最后一天可以那样一派轻松了,玄奘!」
两只妖怪摆出架式,准备和三藏法师开打。
于是猴子站到三藏法师身前,代替他与金角银角对峙。
「怎么会这样。没想到会遇见这两个家伙……怎么办,瓦利?要打吗?」
猴子如此询问队长,金角银角则是因为美猴登场一脸讶异:
「混帐,你是齐天大圣派来的吗?」
「不,兄弟。这个人散发和齐天大圣相同的气!」
看来他们掌握猴子的真实身分,相同的气这点确实是说对了。只要见过那名初代孙悟空,这也是当然的反应。
「是啊,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姑且算是孙悟空的子孙。」
刚才被说像初代,还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现在却像没发生过那种事似地藉此拉抬自己的地位……真是见风转舵的猴子。果然是下下等的存在。
瓦利向前踏出一步,询问那两只妖怪:
「正好。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我有事情想问你们两个。」
大概是探查过白龙皇的气,金角和银角一脸凝重:
「唔,兄弟。这只龙拥有的气非同小可!」
「嗯,兄弟。这只龙发出的气非比寻常!」
看来他们两个未经战斗便对瓦利这名男子的力量有某种程度的认知,不愧是列名于传记当中的妖怪。
瓦利毫不在乎地问道:
「──我正在找哪吒三太子出没的山。如果你们知道的话,希望可以告诉我。」
没错,哪吒三太子就是瓦利和我追寻的强者之一。是名列中国的四大传奇小说《西游记》、《封神演义》当中的神佛。装备许多神之武具,称霸多次斗争的战斗英雄。
据说单论战斗力,他是和初代孙悟空同格,甚至在其之上的猛将。根据我得到的情报,他偶尔会离开须弥山,来到这个国家的某个深山。
「哈哈哈。」
「嘻嘻嘻。」
两只妖怪只是转头看著彼此,猖狂地发笑。看到他们的这个反应或许知情,不知道究竟如何……
或许是对于金角银角的笑感到愤怒,美猴变出如意棒,摆出架式:
「也好,凭实力问出来也不坏。」
看来情势变得很有我的风格──凭武力解决。通常都是这样。
「……我们可以和这几个家伙打一架吗,法师大人?」
美猴姑且向玄奘三藏确认。
「无妨,好久没见识到孙悟空的力量了,这样也不坏。」
法师意外地答应了,真是宽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每当初代孙悟空做了什么坏事就会束紧他的头箍──紧箍儿的高僧。大概是在得道成佛之后,个性变得比还是僧侣的时候更加柔软了吧。
「呵呵呵,那么黑歌大姊姊也来帮一下美猴喵──」
黑歌那只猫也站到猴子身边,猴子见状似乎有些不是滋味:
「搞什么,我一个人就够了。黑歌还是退下吧。在这阵雾气当中别说使用仙术,就连凝聚魔力和妖术也不太顺利吧?你又不是妹妹,不太擅长肉搏战吧?」
「呵呵呵♪情况紧急时我还可以用猫拳,没问题喵。」
即使对手是名见四大传奇小说当中的妖怪,猴子和猫还是打算享受战斗的乐趣……
反观金角银角,脸上诡异的笑容越来越深。两只妖怪指著美猴和黑歌开口:
「你叫美猴……而你叫黑歌是吧?」
两只妖怪确认他们的名字……不过如果我的记忆没错,这是……
「啊?那又怎样?」
「喵?你们对我有兴趣喵?」
两只下等动物毫无戒心地回应。
这时银角拿出系在腰际的葫芦。没错,这是──
葫芦口随即冒出异样的旋涡,以强大的吸力将猴子和猫吸进去。
「呜哇!糟糕,这是──」
「呜喵──!传说中的葫芦?」
或许是因为破绽百出,无计可施的两只就这样被吸进葫芦里──
……事情发生在一瞬之间,其他队员们也只能愣在原地。
……真是两个……笨到离谱的家伙。
如果传记的记述都是真的,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会使用五样宝具,都是从太上老君那里拿走的。其中特别有名的──就是红葫芦。呼叫目标的名字,目标如果回应,就会被吸进那个葫芦里。就连出自北欧神话的我也知道这件事,猴子和猫却毫无戒备地答应……以他们两个的实力原本不应该出那种差错,可以好好打一场。
猴子和猫果然是笨蛋。
于是回到故事的开端……好了,那两个笨蛋被吸进去之后,现在该如何对付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呢?
照理来说,应该静候队长瓦利的命令。
亚瑟从亚空间当中拿出圣王剑柯尔布兰。那是一把散发平稳波动的圣剑,而且气焰在这阵雾气之中依然浓密,确实展现最强的圣剑该有的样子。
「瓦利,你打算怎么做?要以救出美猴和黑歌为优先吗?以个人的立场来说,我对他们拥有的五样宝具之一──七星剑非常好奇就是了。」
亚瑟的视线看向金角配在腰际的宝剑。据说那把剑具备两种能力,破邪之力,以及让妖怪服从的能力。
「真伤脑筋,美猴和黑歌怎么那么没有警戒心。」
瓦利在手上凝聚魔力,随手朝两只妖怪发出。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魔力弹,但那可是号称史上最强的白龙皇的攻击,能够轻而易举消灭力量不足的家伙。然而──
金角从背上取出形状有如叶片的大扇子,奋力一搧。
「芭蕉扇!」
巨大的扇子制造出足以暂时吹散附近雾气的强风,同时将瓦利发出的魔力攻击吹偏,飞向遥远的彼方。
……那是他们持有的五样宝具之一,芭蕉扇。能够吹跑任何事物的魔法扇子,就连瓦利也感到有点惊讶:
「看来一般的攻击对付不了你们。不愧是见名于传记的妖怪,果然具备足以和初代孙悟空对战的实力。」
听到瓦利的称赞,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双手抱胸,得意洋洋地用力点头:
「嗯,这只龙比刚才的猫和孙悟空的后代还要了解我们啊,兄弟。」
「嗯,这只龙比刚才的猫和孙悟空的后代还要强啊,兄弟。但是──!」
两只妖怪再次摆出夸张的姿势:
「我们兄弟根本不把你们放在眼里!」
他们的放话还真是爽快。
三藏法师面带微笑看著这一切:
「好了,各位打算怎么做?要不要我把他们的弱点告诉各位啊?」
瓦利在背上展开光翼,具现白龙皇的铠甲(divine dividing scale mail)同时摇摇头:
「不,以自己的风格和坚持和强者对战是我最大的乐趣。感谢您的提议,但是我要以自己的方式战斗──而且不会给您添麻烦。」
语毕的瓦利向前冲去,和金角大王以及银角大王打了起来。
亚瑟耸耸肩,将圣剑收回亚空间:
「好吧,这次就当作是队长的──不,是阿尔比恩的复健之战,让给他们好了。勒菲,这次我们就在旁边参观吧。总之要是那对兄弟妖怪露出破绽,就去救出美猴和黑歌。」
「是的,兄长大人。呵呵呵,瓦利大人好像很开心呢。对吧,小芬里尔?」
嗯,是啊,勒菲小姐。吾在勒菲小姐身旁坐下,观看队长的战斗──
─○●○─
「那么我再问一次。三太子降临的山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打倒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的瓦利解除铠甲,再次询问那对妖怪兄弟刚才的问题。兄弟妖怪被自己的宝具之一,一条坚固的绳索牢牢捆绑。
交战几个回合之后,他们了解瓦利的层次比他们还要高,立刻拿出绳索宝具,试图绑住白龙皇,但是宝具反遭利用,封锁他们的行动……
尽管拥有强大的妖气和宝具,却和美猴及黑歌一样露出些微的破绽而身受其害。
……难不成妖怪就是一种拥有力量依然会不小心露出破绽的生物吗?
「……三太子就在前方第三个溪谷中,一个长满莲花的地方。」
「……嗯,说到三太子当然就是莲花。」
如此回答的金角和银角脸上写著不满,大概是无法接受战斗结果吧。这时妖怪兄弟询问瓦利:
「莫非你和三太子一样相信牛魔王复活了吗?」
「莫非你和三太子一样打算解决复活的牛魔王吗?」
牛魔王──过去曾和三藏法师一行人展开死斗的中国妖怪之王。在我的知识当中,他应该已经灭亡了……
瓦利只是露出无所畏惧的笑容:
「这下听到有趣的消息,在搜寻三太子的同时也调查看看好了。寻觅克隆•库瓦赫的行动最后是白费工夫,这边倒是感觉很有希望。」
真是的,这个男人只要得到有关强者的情报。就会露出充满喜悦的笑容。
瓦利确认这些事之后,看向三藏法师:
「玄奘大人,感谢您的照顾。没药的时候我们还会再来。暂时得请您多多关照。」
以天不怕地不怕的瓦利来说,刚才的请求在遣词用字上还真是谨慎。
不,这个男人对于应该尊敬的人就会收敛态度。这个无法无天的白龙皇,同时具有这样的一面。
三藏法师面露微笑点头:
「好的,这个自然。今天各位让我见识到很有趣的东西呢。至于金角和银角这两位就交给我吧。呵呵呵,金角银角,今天就请你们帮我准备晚餐如何?」
听到三藏法师的话,两只妖怪嘟起嘴巴,一脸很不是滋味的样子。
──那么只剩下一件事。
『喂──!够了,差不多该放我们出去了吧!』
『队长!放我们出去喵──!』
勒菲小姐手上的红色葫芦传出这些声音。没错,猴子和猫还在葫芦里面。
瓦利耸了耸肩:
「你们两个暂时待在里面吧。金角大王、银角大王,这个葫芦借我一阵子吧。感觉很适合拿来教训粗心大意的家伙,正好可以拿来关禁闭。」
『真的假的,瓦利!你生气了?因为我被吸进这个葫芦里面吗?那只是因为稍微松懈一下嘛!再打一次肯定是我赢!』
『喵──!队长是笨蛋──!等我离开这里就要逃到白音那里喵──!』
两个笨蛋在葫芦里大喊,又是嘴硬又是抱怨。
「待在这个队上还真愉快。」
「就是说啊,兄长大人。」
潘德拉冈兄妹看起来很开心。是啊,尽管有点受不了,我也觉得待在这里还不坏。
没错,我觉得比起待在父亲洛基身边时稍微有趣一点。总而言之,以打发时间、兴趣方面而言,跟著这支队伍行动相当不错。
以手指勾著装有猴子和猫的葫芦的挂绳转动的白龙队长对我们说声:
「好了,到下一个地方吧。」
我们的旅程看来还不会结束。
因为世界上充满诸多强者及谜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