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五卷 向阳处的黑暗骑士
  5. Life.2 朱与红
  6. 繁体版

Life.2 朱与红
2017-06-23 12:26:04

		

──我到底是什么。
小时候的我──姬岛朱乃不断问自己这个问题。
在憎恨堕天使的人使我失去母亲之后,我排斥父亲巴拉基勒,过著颠沛流离的日子。
十岁的我。这个年纪想要一个人活下去,终究是不可能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得一个人过活。我还记得自己的幼小心灵有强烈的想法。我绝对不会依靠父亲。如果我依靠他……就会因为失去母亲的悲伤,以及畏惧其他人对父亲的憎恶,使得我的心灵崩溃。这是我的感觉。
我有的只是从家里拿出来的──自己存的微薄零用钱……这原本是想在母亲的生日时,买礼物送给她。
我一直极力克制自己使用那笔钱,但还是抵挡不了到达极限的饥饿感,于是在心里向母亲一再道歉,用了那笔钱。这件事我到现在还是记得很清楚。
钱是有限的,并非无限。父亲和母亲都不在。我一个小孩子必须自己设法赚钱。
然而怎么可能有地方愿意雇用十岁的小孩。
……我唯一的长处,只有来自父亲遗传的操控雷电的能力,以及母亲教我的除灵式。
那是某一天的事。在一次因缘际会之下,我救了一个被恶灵附身的小孩。于是他的家长给我一些点心。
我心想,就是这个。我能做的事,就只有这个──
在那之后,我开始寻找身上带著不良波动的人搭话,替他们驱除,换取些许金钱和食物,过著这样的生活。
没办法过得太奢侈。也没有住的地方。但是我还是活了下来。
──朱乃,妈妈教你怎么赶走可怕的鬼怪。
……是母亲教我的咒术,让我活了下来。一个人睡虽然很寂寞……但是我不想死。
我走遍日本各地,慢慢学会如何和非人者来往,也开始知道和人类保持一定的距离。
真要说来,我算是非人那一边。虽然外型是人类,却继承堕天使的血统。被分类为非人也不足为奇。
年仅十岁的我已经牢牢记住这件事。如此区分清楚,在和其他人接触时才不会受伤。
因为我驱除恶灵而得救的人当中,也有人说想要领养我。有的是出自真心,也有的居心不良。我也慢慢分辨得出来这种细微之处。
也有人追赶过我。像是不小心闯进讨厌堕天使的教会相关人士的管辖范围时,还有把我当成竞争同业,对我眼红的修行僧,好几次想要对我不利。
过著像这样的生活,经过一年半──
在习惯行走各地、到处除灵的生活之后,我和旅行途中遇见的小鬼们成了好朋友,也能够使役他们。
就在我来到位于T县的某个城镇时,遇见一个和恶魔缔结契约,因此暂时能够和幽灵对话的人类。偏偏那个人找了一个恶灵说话,结果遭到附身,差点就要没命。是我救了他。
或许是我运气不好吧,原本应该假装没看见,却听见他轻轻说声「救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帮他摆脱恶灵。
后来我才知道和那个人类缔结契约的恶魔,是吉蒙里现任宗主的眷属恶魔。当时我只觉得自己闯进恶魔的地盘,是一大失策。
恶魔和堕天使之间是敌对关系,这是我在旅行途中得到的知识。我是带有堕天使血统的人,进入恶魔们的地盘即使遭到消灭也不为奇。
我干涉他们的人类缔约者,这件事很可能已经被恶魔方面得知。
……恶魔多半都很重视自尊。区区一个堕天使小女孩胆敢对他们的缔约者动手……这么一来,他们可能会为了清除自己的污点而来消灭我。
我决定暂时静观其变,逃到那个城镇里的废弃寺院中。卷进这种纷争时,尽可能避免接触才是最适当的做法。
我还是个小孩,面对成熟的恶魔──毫无胜算。
躲进寺院之后过了几天。
感觉到有股气息接近寺院。于是我战战兢兢地从寺院坏掉的门扇后面望出去,寻找那股气息。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抹鲜红。
一头漂亮的鲜红色头发。对方是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也和我一样,散发非人者的气焰,同时四处张望。
我消除气息,悄悄溜出寺院,躲在附近的树木后面。
继续待在寺院里面太危险了。遭到锁定的建筑物就只是个标靶,要是被先发制人的话我根本撑不住。
红发少女稍微提高音量开口:
「如果你在这里的话,请你出来。如果你愿意针对闯进我们的领域这件事好好说明的话,我也不会怪罪你。」
……恶魔说的话不能信。看来他们知道我除灵的事了。
就算长得那么可爱,她还是个恶魔。而且从我感觉到的气焰来看,她应该是个出身高贵的恶魔小孩……要是反抗她,我肯定没命。
后来她继续提出说词,设法说服我,但是我坚决不现身。只是一直屏住气息等待她离去。而且既然他们已经找到这个地方,我也应该立刻离开。必须找一个新的藏身之处。
正当我百般思量自身安危时,我好像听见红发少女对一直不肯现身的我叹气。
接著开口说道:
「……其实是这样的,有一群修验者正在找你。那些人类找我们交涉。他们说──『能不能把堕天使女孩交给我们处理?』」
──
听她这么说,我浑身颤抖。恐怕就是那些人吧。
大概在一年前,有一群修验者不断出现在我抵达的每一个地方。他们并非想要对我不利的同业,而是──
红发少女最后留下一句话。
「……在那些人出现在你面前之前,先来找我吧。我不会对你不利。只要你愿意说明原委,我也会以最妥善的方式处理。」
她的话语是那么温柔……声音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像死去的母亲。
没错,那就是莉雅丝──
─☆★☆─
──我作了一个梦。梦见怀念的往日,平淡无奇的日常……
「吶,母亲大人。朱乃也交得到朋友吗?」
「当然,一定可以。朱乃交到朋友之后想要玩什么呢?」
「这个嘛……我想跟朋友一起去看很多地方,还想到学校加入一样的『社团』。」
「……朱乃,你想上学吗?」
「没关系。朱乃有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就够了。」
「……真希望你可以交到心地善良的朋友。」
「嗯!然后啊,朱乃的新郎要像父亲大人一样又厉害又温柔!」
「呵呵呵,父亲大人如果听见你这么说,一定很伤脑筋吧。」
「为什么?」
「因为你在父亲大人的心里──」
「……母亲大人。」
我悠然转醒,发现自己在流泪。
在清醒的同时,我准备离开这个地方。我迅速整理行李,和小鬼们一起走出这个充当寝处的废墟。
时间是日出时分。在朝雾弥漫之中,我快步在大马路旁的林中穿梭。
之所以没有在深夜行动,是因为那是恶魔还在活动的时段。在太阳升起的这个时间,应该可以安全离开这个城镇──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我才知道,小时候的自己有多么自作聪明。
就在我即将走出森林时──
有某种东西从旁盖了过来,缠绕我整个人。
我随即感觉到气焰从全身上下急速消失──仔细一看,束缚我的是一张网子。
……这不是普通的网子。我越是挣扎,就越是觉得力量遭到网子吸取。大概是施加特殊术法的网子吧。
……我太大意了。附近冒出好几个人的气息。我落入陷阱。
锵、锵……锡杖独特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
「──找到了。」
随著低沉的男声。
「──出自我们姬岛血脉的诅咒之女。」
从林木后面。
「──继承那个黑天使之血的孩子。」
出现几个头戴斗笠、手持锡杖的修验者。
「──久违了,朱乃。」
一个极具威严的声音向我说话。我记得这个声音。
修验者们让出一条路,从中走到我面前的──是一名刚步入老年的男子。他摘下斗笠,看著网中的我。他的眼神充满悲哀之色。
我以颤抖的声音开口:
「……舅公。」
没错,那个老男人──是姬岛家的人。对我而言,他是妈妈那边的舅公。
自古以来,姬岛家族就是日本神道教世家。母亲的老家也负责历史悠久的神社。
而目前姬岛家的根基,就是这名舅公。其他的修验者应该都是姬岛家的亲戚吧。
舅公弯下身子说道:
「这次你休想再逃。今天我一定要除去姬岛家的污点。你明白吧?」
──污点。
在他们的认知里,姬岛家的女儿是被堕天使绑架并遭到侵犯,至于我……则是因此诞生的忌子。因此是个污点。
姬岛是历史悠久的神道家族,无法接受和非人者发生关系这种事。
如果姬岛家侍奉的日本众神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会遭到怎么样的惩罚。
……姬岛的誓言和洁癖是绝对的,结果就是害死母亲大人──
失去母亲、拒绝父亲的我在走遍全国的途中,被姬岛的人们盯上。一个贬低姬岛之名的小孩子,在他们的观念当中不得存在。
「……我只是想活下去。」
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是我毫无矫饰的心声。
我……是个无法追随母亲逝去,也无法随父亲离开的半调子。但是如果我死了,感觉就像是母亲和父亲的一切──在那个家的生活全都遭到否定,我完全无法接受这种事。
舅公感叹地吐气,摇头说道:
「你真心认为一个拥有黑色羽翼的人,能够过著正常人的生活吗?这一年半来你走遍各地,应该再清楚不过吧……因为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怪物想过著人类的生活,凭著平凡无奇的力量是办不到的,你应该懂吧?」
……是啊,我看了很多。旅行全国的过程,让我知道拥有异能的人想过著和正常人同样的生活,需要坚强的觉悟和强大的力量。
我还没得到坚强的觉悟和强大的力量,因此好几次感到恐惧,心想这个世界是不是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地──
──不,我就在这里!
我在这里活得好好的!我……还不能死!还不想死!
我在手上制造雷电,射向姬岛家的修验者!
随著耀眼的闪光,我的雷电穿过他们之间。或许是我发出的雷电超乎想像,他们显得毫无防备,不知道该将锡杖对准哪里。
「破!」
舅公大喝一声,似乎同时发出强大的灵力,使我的雷电因而溃散。
……我的雷电好像对舅公起不了作用。我自认威力已经比之前对峙时更强了……
修验者们重新摆出架式,对我的憎恶变得更加浓烈。
「唔!那股『雷光』之力一天比一天还要强了!」
「不趁早收拾她,总有一天会是我们被解决!」
修验者们将锡杖对准我──
「鬼鬼!」
「鬼鬼鬼!」
这时小鬼们站到修验者面前保护我!
不可以!以你们的力量马上就会被消灭!
「不可以!」
尽管被网子缠住,我依然拚命挪动身体,以身体挡住小鬼。
「……想保护那些小鬼啊。看来你也继承了那个女孩的──朱璃的血呢。」
舅公以锡杖无情地指著我。强大的力量开始聚集到锡杖前端。
中了那招的话,我会死吧。
「抱歉了,你命数已尽。看来这次那些黑天使也不会来打扰。至少我会让你在上路时不会感到痛苦。」
……我最讨厌男人。我最讨厌大人。他们只顾面子,直到最后都不肯原谅母亲……!而且还把我当成某种恐怖生物。
我压下厌恶的情绪,向舅公做出最后的请求:
「……请放过这些小鬼。」
「……好,可以。」
「还有一件事……请把我葬在母亲的墓旁边……拜托。」
「那可不行。你本来就不该诞生。我只答应你放过小鬼。」
……后者我原本就不抱期待。只是个希望有机会实现的虚幻梦想。
小鬼们不会有事,这样就够了吧。
「鬼鬼……」
小鬼们忧心地冒出眼泪。
没关系的,谢谢你们一直跟著我到现在。
已经够了,连同我的份一起活下去吧。
绝对不可以怀恨在心,忘了你们曾经遇见我吧。
尽管我没有说出口,小鬼们好像听见我的心声。
舅公聚集在锡杖的灵力变得更加强大,眼看就要朝我发射。就在我闭上眼睛的剎那,一个声音传来。
「──请等一下。」
凝聚在锡杖的光芒因为这个声音消失。
修验者和我的视线都聚集到森林深处。
出现在视线前方的,是个红发少女──莉雅丝。她身旁还跟著一名气质出众,执事打扮的中年男子。
莉雅丝说道:
「我个人有件事想问那个女孩。」
修验者们都知道少女的真实身分是恶魔,将锡杖转向莉雅丝。
舅公对于她的现身并不感觉特别惊讶,只是开口:
「是吉蒙里家的女儿啊。针对这件事,我们应该事先联络过你们……」
莉雅丝露出大胆的笑容说下去:
「是啊,确实如此。我也认为这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但是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女孩?你们想杀了她吗?」
「……是的话又怎么样?」
面对舅公的回答,她说了一句:
「既然你们要杀她,不如交给我吧。」
这句话让修验者为之鼓噪。
「你以为自己是谁!」
「该死的恶魔!」
「这是我们姬岛家的问题!」
他们开始口出秽言,然而舅公制止他们:
「你们安静……吉蒙里家的女儿啊,你这是想插手我们的问题吗?」
接著双方怒目相视。这时跟在莉雅丝身旁的中年男子露出微笑,站到两人中间,对著舅公开口:
「好了,别这么激动。我是吉蒙里现任宗主的『主教』,也是负责管理这一带的人──名叫海因里希•柯内留士•阿格里帕。叫我阿格里帕就好。」
没错,我就是闯进这个名叫阿格里帕的吉蒙里现任宗主眷属的地盘。
自称阿格里帕的气质出众男子指著森林深处说道:
「能不能到那边稍微谈一谈?小孩子听多了大人的事,也只是一堆没必要的废话,你不觉得吗?」
面对主人的千金莉雅丝还说得出这种话,可见她对这位先生的信任有多么根深蒂固。
「…………好吧。」
舅公和修验者跟著阿格里帕消失在森林深处。莉雅丝立刻把缠在我身上的网子解开。
「这样就没事了。」
她对我露出和年龄相近的笑容。认真地盯著我的黑发看过之后,莉雅丝开口:
「你的黑发好漂亮。我很喜欢日本人的黑发喔。」
──!
这是为什么?她的那句话让我的心情感到舒畅。
是因为她说我是「日本人」吗?还是因为她夸奖我的黑发?
不,因为她以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心无芥蒂地对我搭话,这个态度让我感觉救赎。
不久之后,修验者们和阿格里帕先生回来了。
舅公对获释的我说道:
「……承诺我两件事。如果你接受,我们可以发誓不再对你出手。第一,绝对不得踏入我们管辖的领域。第二,行动时必须随时跟在那个红发少女身边。只要你遵守这两件事,我们就发誓不再对你出手。」
──!
舅公说出难以置信的话。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还张著嘴发愣,修验者们已经默不吭声准备悄悄离开。我忍不住问道:
「…………我可以继续用『姬岛』这个姓吗?」
舅公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个国家用这个姓的大有人在。随你高兴吧。」
留下这句话的舅公等人离开这里。
现场剩下我和莉雅丝和阿格里帕先生。阿格里帕先生对莉雅丝开口:
「那么公主殿下,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您了。」
他的语气相当爽朗。
后来我才听说,当时阿格里帕先生向舅公提出的建议,是将我这个人、经历全都转给吉蒙里家。
我原本是个见不得光的存在,而阿格里帕先生提议当我打从一开始就是吉蒙里关系者。
今后无论我惹了什么事,姬岛家都可以推托「做出那件事的是侍奉吉蒙里家的家伙」。除此之外,姬岛家那边好像还提了几个条件,而阿格里帕先生全都答应了。
所以他们从此不曾把我当成目标。
「这样好吗,阿格里帕?地盘的问题不会有事吗?」
莉雅丝如此确认。没错,我擅自帮和这位先生缔结契约的人类进行除灵。然而阿格里帕先生温柔笑道:
「我没有兴趣制裁一个小淑女。不过这也算是幸运吧,我预计下个月离开这个地盘,将活动地点转移到别的国家。如果这位小姐遇见的是下一个把这里当地盘的其他家恶魔……恐怕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吧。」
没错,算我幸运。如果我再晚一个月来到这里──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我原本以为恶魔……既邪恶又可怕,但是我偶然遇见的这些吉蒙里家的恶魔──却是既严厉又温柔。
阿格里帕先生摸摸我的头:
「你的身世就这样完全归吉蒙里家所有,真是非常对不起你。明明你也有自己的立场,以及过往的人生,但是想要救你也只有这个方法。」
我摇摇头,露出久违的笑容:
「不,可以像这样得救,我已经很满足了。」
当时我是发自内心这么说的。
即使姬岛一族遗忘我,我的存在本身就是母亲──姬岛朱璃曾经活在这个世上最有力的证据。
后来我才听别人说,在姬岛家的人还在追杀我时,我曾经一度陷入危机……当时是阿撒塞勒暗中救我。
舅公他们之所以说「那些黑天使也不会来打扰了──」就是因为这样。
我想他是来代替不能出现在我面前的父亲吧。我是战友的女儿,只因为这个理由,就让他随时看顾我──
或许他到现在还是认为自己害死战友的妻子,还是无法原谅自己吧。
但是他什么也不说。
无论何时,都只是对我露出戏谑的笑容──
─☆★☆─
跟著莉雅丝踏进冥界的我,只看见──光鲜亮丽、豪华灿烂的城堡。
接著我立刻见到莉雅丝的母亲大人,维妮拉娜夫人。
「你好。你就是莉雅丝说的堕天使小姐吧。幸会,我是莉雅丝的母亲,维妮拉娜。你就把这个家当成自己家吧。」
正如夫人所说,我在吉蒙里城得到特别待遇。
我在这里我学会了淑女的举动、专业知识、教养。
我进入这个绚丽的世界,过去的生活变得好不真切。
在冥界生活了半年之后,有一天,我在莉雅丝的房间里和她一起看著魔物的书。我无意间询问她:
「吶,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都过了这么久,怎么还问这个。我们的邂逅或许是偶然,但是现在已经是一家人啰?」
莉雅丝说得不以为意,让我深深感到重获新生。
她拿起一旁西洋棋盘上的棋子说道:
「对了,不久之后我就可以拿到『恶魔棋子(evil piece)』了,所以有一部分也是觉得该开始找眷属吧。」
「……因为我身上有堕天使的血统,才要我当你的眷属?」
「你在那个镇上救了一个被恶灵附身的人类吧?那是为什么?」
「……因为他向我求救,才会一时不忍心。」
听到我的回答,她用力点头微笑说道:
「没错,就是这样!『善良的堕天使』!所以我想一定要收你当眷属!」
……我有点傻眼。老实说,我觉得她是个很怪的恶魔女孩。
居然说出想要「善良的堕天使」这种话。
「呵呵呵。」
见我忍不住发笑,莉雅丝诧异地歪头发问:
「我、我说的话那么奇怪吗?」
「嗯,是很奇怪。」
「是、是吗……可是我就是因为觉得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当时才会想要救你。」
「──莉雅丝……谢谢你。我很高兴。」
我心中对于莉雅丝的感情,是无比的感激──
之后我一直生活在吉蒙里城,储备关于冥界、恶魔、堕天使的各种知识。
平常总是跟在莉雅丝身边,过著往来于人类世界和冥界之间的生活。莉雅丝带我去过很多地方,让我见识未知的世界。
「你看,朱乃!那就是尼加拉瀑布!不过还是我们之前去看的冥界大瀑布比较壮观!」
我见过莉雅丝的许多表情。生气的表情、欢笑的表情、被母亲大人骂哭的表情。我总是在她身边,有时鼓励她,有时和她一起欢笑,有时也会吵架。
不知不觉间,对我而言,她成了无可取代的存在。
瑟杰克斯陛下、葛瑞菲雅大人,还有各位路西法眷属也都对我很好。我和苍那也是从这个时候就认识了。
然后在莉雅丝进入国中时,她的父亲大人给了她棋子。
「朱乃,你愿意当我的『皇后』吗?……你愿不愿意变成恶魔,在我身边协助我?」
莉雅丝难得露出不安的表情询问我,而我给了她肯定的答案。事到如今,我也没有理由拒绝。
在那之后,莉雅丝接纳因为姊姊黑歌引起骚动而自我封闭的小猫,也收了佑斗为眷属。
到了准备升学到驹王学园高中部时,莉雅丝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
「朱乃。进入这所驹王学园的高中部之后,我想参加社团。」
「你想参加什么社团?运动社团?文化社团?」
听到我的问题,她便开心地打开驹王学园高中部的入学简介:
「这个嘛──该选哪个好呢?运动社团不错,文化社团也不错,真伤脑筋。呵呵呵,苍那搞不好会当上学生会的会长。」
能够就读驹王学园高中部,她好像真的很开心。这时忽然对我手上的书表示兴趣。
「朱乃,那是什么书?」
「这是人类世界的书籍,内容是有关魔物和不可思议的现象。算是偏神秘学的书吧。」
听到我的回答,她翻阅简介之后说道:
「神秘学啊……那么我参加神秘学研究社好了!」
「神秘学研究社?可、可是我记得资料上说那个社团因为没有社员,已经废社了……」
面对我这番话,莉雅丝大胆无畏地宣告:
「我来让它复社!嗯!我决定了!我要参加神秘学研究社!朱乃就是副社长!社员嘛……就是佑斗和小猫,还有我未来的眷属!」
莉雅丝就是这样述说远大的目标。
「呵呵呵。好吧,我知道了。我就当副社长吧。我们一起当到高中毕业。」
「哎呀,我可是打算念到大学部喔?」
「那么我也会陪你到那个时候。」
听到我说的话,她立刻纠正我:
「不对!」
莉雅丝牵起我的手,直截了当地说道:
「朱乃一辈子都是我的『皇后』我的朋友!」
是啊,我知道。我是你的「皇后」随时都会站在你身旁。
我永远都是你的朋友,所以我也要说:
──谢谢你,莉雅丝。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