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鸠子与我的爱情喜剧
  4. 第二卷
  5. 第四章
  6. 繁体版

第四章
2017-06-23 03:41:43

		

可能有很多人忘记了,就是我现在正处于短暂的服丧期间。
理由当然只有一个,就是为了向我那批蒙主恩召的成人影片表示哀悼之意。我那批已经有感情的收藏被鸠子扫荡一空,导致我的秘密花园如今寸草不生一事,绝对排得上我生平最恨的前三名事件。
「哎呀,就别在意那点小事了嘛!」
然而我的朋友太一却说:
「这种A书被妈妈发现,并且被扔掉的经验,每个男人都至少会经历过一次罗。这点事情也要在意,以后岂不是没完没了?」
喂喂喂,给我等一下。
你这家伙,只不过是自己的收藏仍受到完善的保护,话才能说得那么绝情好吗?你曾经经历过失去心爱之物的悲痛与辛酸,以及那种发自内心,再怎么压抑还是压抑不了的鼻酸吗?
「是没有啦!但我很~清楚你想要表达的。所以我才会说,你要多少我的财产,我都分给你嘛!」
太一的提议是很令人感激,但他和我两人的偏好相差太远了。他喜欢的是正统派女优A片,那样的收藏分再多给我,我的心灵应该还是无法获得慰藉吧。
「等等,你们那样光明正大搜集那种东西的态度,让我有些无法接受。」
一旁的杏奈插话进来。她光是听到成人影片四个字,眉头就会皱起来。
「我们好歹还是高中生,未满十八岁,而且你还是学生会的成员不是吗?举止上是不是应该耍有所节制?或者说谨言慎行一点呢?」
说什么傻话呀!
不分古今中外,年轻人会受成人影片吸引,都是他们身心健全的证据。这是应该褒奖、值得庆祝的事情,没有任何受到谴责的道理。
话说回来,若真的讨论法律的执行是否都切合实际,答案未必是肯定的。无论是警察、检察官还是法官,照理都在儿时拥有过一、两本A书。不是的话,感觉反而更令人作呕。如果其中真的有人「满十八岁才看过A书」,让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站在司法第一线执法才更可怕吧。
话说回来,鸠子的主张则简单明了许多——
「若是女仆系A片,我就允许你看。」
挂着一贯扑克脸的鸠子如此表示,而且说话的口气不带一丝犹疑。
「女仆系A片才是至高终极,自始至终独一无二的类别。此外的全算是亚种、邪魔歪道,没有讨论的价值。我希望少爷能早日觉醒,赶快发现女仆A片的美妙之处。」
喂喂喂。
对啦,女仆A片或许也不错,但不是我所追求的。
「话说回来,你身边有着我这样有魅力的女仆,而且我们还住在同个屋檐下,在这种情况下,女仆A片居然还是无法引起你的特殊反应,这样子被人怀疑你性功能不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于这样的男仕,我不得不做出他没资格继承平和岛财团的判断,关于这点我只能表示遗憾。」
好过分,这样太蛮横了!
我哪里性功能不全了?只是个人喜好比较偏门。正确来说,我自认一个十六岁年轻男生应有的我全都有,在性方面可是个精力旺盛的现役选手,甚至算是其中的佼佼者!真要说的话,来个十次二十次对我都是轻而易举——呃,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有需要的话,我可以从全国各地为你收集精选的女仆A片。如此一来,少爷应该也能回归正途才是。」
呃,重点应该也不是那个。
「那么这样子呢?我亲自出马拍一部女仆系A片,让少爷观赏一番如何?如此一来,少爷应该会百分之百爱上女仆系A片。」
咦?真的假的?那真是太好了——喂喂喂,等一下,你要是真的那样做,会被各方相关人士痛骂的!话说回来,你应该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没有在开玩笑。」
唔……?
「你意下如何呢?若你真有此意,我马上写好企画案,进入制作阶段。」
唔,喂……等等,等一下。你的提议真的很有魅力,但请让我考虑一下,这样做到底好不好。
「……嗯,你犹豫了吧?真可惜,你要是毫不犹豫地立刻说好,我就会付诸实行。」
咦?
「当场做出决策,同时绝不做出错误选择,这便是身为平和岛财团总裁所需要的高度能力。监于少爷刚刚无法展现自己的资质,我因此无法给予奖励,真是可惜。」
唔唔,怎么可以这样?
不,应该说这样很过分吧?
为什么大家都不能尊重我的喜好,都想把你们的价值观强行加诸在我身上呢?我的要求明明就不过分,只是想要一个人静静享受自己的喜好而已啊。
唉,好郁卒。
我现在真的很饥渴。
搭讪系A片……我好想看搭讪系A片。
好想享受那种素人感全开,完成度远远不及女优系A片,但却充满临场感的全神灌注。好想看那些男优恼怒不已,发出咋舌声的模样,以及随着他们成功时的兴高采烈,一起露出邪恶的笑容。
啊啊,光是想像一下,我的心脏就开始加速了。
搭讪系A片真是好物呀!
「少爷如果真的那么喜欢……」
依旧挂着扑克脸的鸠子说:
「你就试着自己搭讪一下如何呢?」
「啊?」
「少爷刚刚说的充满临场感的那种全神灌注,应该要亲自试着体验一番,才能体会到搭讪行为最原始的精髓吧?」
「不,你那样解读有点不太正确……喜欢搭讪系A片和喜欢搭讪,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吧。」
「我不听辩解,像你这样连个搭讪也不会,换言之就是不具备高度沟通能力的人,如何堪任平和岛财团的总裁呢?我在此以少爷的教育专员身分做出指示,你要真的去搭讪,并获得成功的经验,以作为你通往财团继承人路上的一块垫脚石。」
……事情怎么会变这样啊?
*
「……真的……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那一天放学后,学生会办公室里。
杏奈一脸受不了地叹了一口长长的气。
「我知道鸠子常常没来由地搞出一些飞机,但这种透过搭讪来锻练的方法,根本就是一个缪论嘛!真的要增进沟通能力,应该还有更多其他的方法才对。」
「像搭讪这种轻松简便,却必须同时具备高度沟通能力的行为可说是绝无仅有。」
然而鸠子仍顽固地坚持自己的主张,毫无退让的打算:
「开口向一名陌生人,而且是性别与自己不同的人搭话,设法搏得对方的欢心,获得一些成果——这种与直接登门推销不相上下,在人际往来之中难度最高的行为,正是所谓的搭讪。若是精虫冲脑,种马一般的男人倒也就算了。对于价值观相当普通的男性而言,这件事的难度甚至比杀人更困难。少爷若能独当一面成功搭讪,就表示他在人际往来方面已经违到无所畏惧的境界,距离财团的颠峰也就更近了一步。」
「是吗?真的是这样?我完全不这么认为。而且正如你所说的,让他直接登门推销应该比搭讪切合实际许多,而且得到的经验也可以马上运用在人生上不是吗?」
「基本上和贩卖品质还不错的商品相比,向女人搭讪求爱的难度要高上不少。而且更有价值,我有说错吗?」
「那样说或许也没错。」
「一个要继承平和岛财团的人,如果连搭讪个女人都办不到,迟早有天会被看透深浅。懂得如何应付女人的男人和不懂的男人,哪边比较有魅力?答案应该很明显,不需要思考了吧?」
「我觉得你的推论十分粗糙,不过还算是有道理……」
鸠子态度平淡的说词,似乎获得杏奈部分的认同。但看起来,她并非没有其他纳闷的地方。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
「不过,既便真是这样,为什么我非得让平和岛来搭讪啊?」
没错。
鸠子指名要我搭讪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凤杏奈。
「凡事都要循序渐进……」
鸠子表示:
「要少爷在左右都还傻傻分不清楚的状况下上街搭讪,就仿佛不发武器给一名刚入伍的新兵,要他上战场冲锋一样。所以我才想让少爷先在相当于主场的学生会办公室,以他所熟悉的凤杏奈同学进行一番修行。」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为什么我得当平和岛的……搭讪对象……因为那样就表示平和岛需要向我求爱不是吗?」
「当然是这样。」
「这样会让我有点难以接受……姻果臣乎徊岛个人主动的话,我当然很开心。但他现在是听从鸠子的指示才这么做,感觉上……」
「什么?你说什么呢?不讲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听、听不见也没关系啦!那只是我在自言自语!」
「是吗?不管怎么说,让一个门外汉在路上看到人就搭讪,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吧?如果能好好获得成果的话,是不会有困扰不困扰的问题;但要是失败,将有可能损害到平和岛的名声。对于公开宣布将来要和少爷政治联姻的你而言,也应该不是好事吧?」
「这么说或许是啦……」
「你能够帮忙吗?」
「唔……等、等一下嘛!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还没作好心理准备……应该说,我需要更平心静气一点……」
「这样啊,我知道了。如果你不能帮忙,那也没办法,只好拜托其他人了。话说回来,其实不用特地麻烦凤杏奈同学,在附近找个女学生随便搭话也可以。而且在学园里面就算没事先讲好,随便搭讪结果造成不幸事件,也可以用学生会的力量把事情压下来。说着说着,我越觉得那样好像比较有训练的效果。好,既然决定,那就事不宜迟——」
「等、等一下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结论?」
杏奈顿时急了起来:
「好啦,我做啦!我帮忙就可以了吧?」
「不,你不用勉强你自己。」
「喂,话都讲到这地步了,不要这样好吗!」
「虽然如此,但也没必要在明知会造成你困扰的情况下还麻烦你。我平常都已经委由你处理所有学生会的工作,现在再要求你帮忙,会让我十分过意不去……」
「拜托,为什么你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在意我的感受?好啦,就我吧!让平和岛在学园中随便找人搭讪也很有问题!再说,平和岛既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在学生会的同事,他需要帮助,我当然义不容辞!这不会对我造成半点困扰,而且我也很乐意!」
「不,请你别逞强。仔细思考一下,对出身于高贵凤家的你做出如此无礼的请求,实在是太不知分寸了。这次的事件还请你忘掉——」
「够·了·喔!你的态度干嘛突然这么谦恭有礼啊?我说要就是要!现在话都说到这地步,我既没有退缩的意思,也不打算把这个角色让给别人!不,应该说拜托你,把这份任务交给我吧!」
「嗯,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地把这项任务交给你。你要尽量奋发努力喔。」
「呵呵,还用你说吗?你就相信我的为人,全!部交给我来吧——呃,为什么一定要讲得一副我很卑微的样子?」
杏奈彻头彻尾地受到摆布。
我面带苦笑看着她们的互动,但仔细一想,这种状况既不好笑,也并非与我无关。毕竟实际要搭讪的人是我,这样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两个人当中,一个是我想娶的文孩,一个是将来可能会嫁给我的女孩。在她们面前被迫做这种事,你们说奇不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啊?话说回来,我还是会照做啦,就当成修行的一环罗。
「好了,少爷……」
鸠子转头看向我这边:
「你准备就绪了吗?」
「嗯,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随时都可以开始。」
「我想不用向你确认,想必你也知道这次任务的结果也会列入你是否有资格成为财团继承人的审查……那就开始吧,请你奋发努力。」
鸠子如此表示。
「呃,这种事情是要怎么个奋发努力法啊……杏奈,你说对吧?」
「是、是啊,没错。」
杏奈一副欲言又止地说:
「嗯,话说……我现在该怎么做呢?」
「呃,怎么做啊?我还想问杏奈你想要我怎么做耶。」
「我哪知道啊?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啦?」
「也是喔,你说得对。那就先这样吧,能请你从椅子上站起来吗?坐着搭讪好像也不大对劲。」
「嗯,也是。那……这样站着可以吗?」
「嗯,这个嘛,和刚刚坐着相比,这样应该比较好。」
「嗯,我了解了。那就请你多多指教。」
「呃,嗯,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
「…………」
好不像样。
我们的演技烂透了,就算是幼稚园成果发表会的稚嫩表演都没有我们这么生硬。
「感觉满难演的耶。」
「是啊,超级难演。」
「我知道了,应该是因为我们什么场景都没有设定的关系。没有故事或剧本的话,真的不好演。」
「啊,我了解了,我在街上被人家搭讪的时候,通常都处于行进问。所以我们一边走路一边进行的话,你应该会比较好搭讪。」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杏奈,可以请你从办公室的角落往我这边走过来吗?你走过来的时候,我再找个适当的时机向你搭话。」
「嗯,好啊。」
杏奈一路走着。
走到房间的角落后,转身走回来。
我随即和她并行在一起,向她搭话:
「嗨,杏奈,今天天气真——」
「喂,平和岛,你不可以叫我的名字啦!你要想像自己不是向我搭讪,而是跟路上一个根本不认识的女生搭讪。不然不就没意义了?」
「啊,对耶,好像是这样。」
「就是啊,这好歹也算是你的修行,不带点真实感是不行的。」
「原来如此,你说得对。」
「那我们再重来一次吧。」
杏奈再次一路走着。
走到房间的角落后,转身走回来。
「嗨,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
「喂,小姐,我在叫你啊。」
「…………」
「等一下呀,小姐,一下下就好,你听我说。」
「…………」
「哎哟,等一下啦,小姐——喂,拜托等一下,喂,杏奈!」
「什么嘛!不是说不能叫我的名字吗?我刚刚讲的,你没听见吗?」
「我有听见,当然有听见。可是你这样彻底无视我,好像构成不了搭讪吧?」
「因为平常路上有人向我搭话时,我都是这样不理不睬的。我为了演出真实感,要求自己尽量和平常一样,这样不是比较好?」
「或许是那样没错,可是被你彻底无视成那样,我就无计可施啦!至少要让彼此间能有一个对话吧?这样我这边会比较好搭讪一点。」
「真拿你没辄耶,那就再重来一次吧。」
杏奈第三度一路走着。
走到房间的角落后,转身走回来。
「嗨,小姐,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什么事?我在赶时间。」
「嗯,就是你要是有空,要不要去喝杯茶?」
「嗯,好啊。」
「太好了,我们这就去吧!看看附近有什么咖啡店——呃,这样不行吧!你那么轻易就答应,后面不就没什么好演的了?这样既构成不了搭讪,也没有修行的效果啊。」
「啊,抱歉,因为对象是你,我一不小心就自然而然答应了——呃,你想让我讲什么啊?不是这样的,我刚刚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用词让你会错意而已——」
「暂停,到此为止。」
一旁的鸠子指示我们暂停。
「你们两个,刚刚那样是在做什么?」
「呃,在做什么……」
我回答说:
「我们刚刚按照你的指示,在进行搭讪的练习啊。」
「你好意思说刚刚那样叫搭讪?想笑死人也要有个限度,拿来和幼稚园的成果发表会比较都觉得对小孩子很失礼。」
「嗯,抱歉,老实说刚刚在演的时候,我自己也觉得我们演得真的很糟。」
「正是如此。我差点忍不住要学大阪人喊一声:『搞什么东西啊』,拿着摺扇敲打你们的头了。你们的表演差到甚至比不上三流闹剧或夫妻相声,请好好反省一番。」
「话都是你在讲!」
杏奈不服气地说:
「你一下说待会要我们进行搭讪,一下又说那你们就开始吧,但我们从头到尾根本不清楚该怎么做啊!这跟把人带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旷广场,然后跟他们说:『你们就待在这边玩耍吧,要做什么都可以!』不是一样?你也该设定一个状况,让我们比较好演吧?毕竟一开始要我们这么做的也是你!」
「真拿你们没办法。好吧,既然你们没有半点临机应变的能力,我就特定帮忙设定一个场景好了。」
「又讲得好像是别人欠你似的……算了,什么场景都随便你,速战速决吧。」
「嗯……」
鸠子思考了一下说:
「好,在下午时分,凤杏奈同学闲闲没事,到公园里闲晃消磨时间。少爷一样无事可做,晃到公园这里找乐子……就这么设定吧。当然,你们要假设彼此过去不曾见过面。以上这样可以吗?」
「嗯,我没问题,杏奈呢?」
「我也大致可以。」
「好,那就请你们开始吧。」
沟通一番后,搭讪再度开始。
我与杏奈四目相接,清了清喉咙开口说:
「嗨,小姐,方便讲个话吗?」
「咦……好的。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要紧事,就只是天气很好,我也很闲,你看样子也不忙。这样的状况实在难得,想说希望能跟你聊个天,所以才开口叫住你。啊,如果这么做让你很困扰,我先跟你道歉。但如果你不觉得太麻烦,我希望彼此能够聊一聊。」
「呃,嗯,是没有……那么麻烦。如果不会花太多时间,我可以陪你聊聊天。」
「真的?好棒喔,谢谢你。」
……嗯。
目前这样子,应该还可以吧。
我偷瞄了鸠子那边一眼,见她只是静静旁观,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既然她没开口说好或不好,继续演下去应该没问题。
「啊,我先自我介绍。我叫作平和岛隼人,你呢?」
「我叫凤杏奈。」
「嗯,很高兴认识你,那么——」
如果我们现在真的在公园里,单单随意散步就可以消磨好一些时间,但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绕圈子根本耗不了什么时间,感觉又很蠢。
「对了,我们要不要找个靠椅坐一下?一直站着也没办法好好讲话。」
「嗯,也是,就找个地方坐吧。」
我搬来两张摺椅,并靠在一起当作靠椅,然后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
杏奈也肩并肩地在我旁边坐下。
好了。
接下来是关键。
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我过去根本没跟人搭过讪,哪里知道接下来该将话题带往哪个方向才是搭讪的王道。理论上是要以闲聊填补空档,但最终要把局面带到哪里啊——
「感……感觉好紧张呢。」
杏奈压低声音,对我说悄悄话:
「我们之前是有不少两个人一起作事的机会,可是都没有像这样肩并肩地坐在一起过……」
「喂,杏奈,不能恢复正常交谈啦。鸠子在那边看着。」
「知、知道啦—平和岛,再接再励吧。毕竟我们这样演也是为了帮你罗。」
不用说也知道,不管鸠子给出的要求有多么无理,我被赋与的使命就是绞尽脑汁去应付。就算是不熟悉的搭讪训练,我也要好好完成给她看。
「嗯,好像该跟你说声抱歉,突然这样子跟你攀谈。」
「不、不会的,毕竟我原本就没什么事。」
「我先为自己辩解一下,虽然听起来可能有点假就是了。其实我是第一次这样子和女生攀谈,不是那种看到任何女生都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搭讪的家伙。希望你能了解这一点。」
「我了解,如果你是那种轻浮的男生,我根本连理都不想——呃,不是……嗯,不会啦,你看起来也不像那种会随便搭讪的男生。」
「嗯,谢谢你。老实说,毕竟是我第一次与人搭话,其实我相当紧张。可是我是真的觉得你很可爱,才会忍不住与你攀谈的。」
「咦?呃……请、请不要对我说那种话!」
「可是凤小姐,你是真的很可爱啊。要是说你不可爱,就变成在说谎了。我觉得应该照实说出我看到的事实。我反问你一下,难道你不觉得自己长得很可爱吗?若是那样,我得说你错了,你应该对自己再有自信一点。」
「唔……」
杏奈满脸通红,说不出半句话。
随即压低音量,悄悄说:
「喂,平和岛,你真这么觉得?」
「喂,杏奈,就说不可以恢复正常交谈了。」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说些奇怪的话……」
「你很可爱是事实啊,这真的是一个很纯粹的事实,有什么好现在讨论的?这一点你自己也很清楚吧?实际上你也真的很受大家欢迎,而且对象还不限于学长姊、学弟妹或是同年级的人。」
「或许是啦,但我在意的不是那里——」
「而且你的反应太激烈了。你要演得自然轻松一点,不然就无法构成训练了。而且你慌乱成那样,会让我接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唔唔唔……」
「那么我继续搭讪罗?是啊,凤小姐真的很可爱呢。可爱到这地步,我反而觉得,或许向你搭话是可以被原谅的。应该说,有种不向你攀谈,感觉会对你很失礼的感觉。」
「呃,这个……谢、谢、谢谢你……」
「话说回来,你长得这么可爱,走在路上一定马上有人主动向你攀谈吧?对方的目的不一定是搭讪,也有可能是想挖掘你去当偶像。毕竟你给人现在马上进入演艺圈也能表现得很好的感觉。况且你不只是可爱,光是站着就散发光彩。」
「就……就只有这时候才这样拚命赞美我……总之很谢谢你,听你那样说,我好像还满开心的。」
拚命赞美的策略效果绝佳。
杏奈不停搓揉自己的双手,脸上笑得好灿烂,整个人十分开心。她看起来很不习惯这种情况,但这对主动搭讪的人来说反而比较轻松。不过太过于轻松也满让人伤脑筋的——如此作想的我往旁边一瞄,果然不出所料。
仔细检视我们互动的鸠子,眼神透露出一股浓浓的「过程简单到如此夸张,还有意义吗?」的意味。
我有种再这样下去,到头来只会惹她不悦的预感。看来要得寸进尺一点了……
「话说回来,凤小姐……」
「嗯?怎、怎么了?」
「你的手真的很漂亮耶。」
「咦?是、是吗?没有吧?」
「嗯,很白皙,看起来滑滑嫩嫩的。」
说着,我往杏奈那边坐靠近一个拳头的距离。
「咦?」
然后拿起她的手。
「喏,我说的就是这种感觉——哇,真的很细致喔。该说是滑溜溜呢?还是光泽动人?或者说很润泽?这根本就是婴儿的肌肤了。」
「没、没那回事!我很偷懒,完仝没有在保养,而且最近好像比较粗糙!」
「是吗?那就表示你的肌肤平常比现在还要细致罗?说真的,我没有夸大其辞,这样真的很厉害。喏,你摸一下我的手,很粗糙吧?」
「是吗……啊,真的,好像有点粗糙。」
「毕竟最近做很多家庭代工罗。那样子,手哪有不变粗的道理。」
我故意露出夸张的苦瓜脸,逗得杏奈笑嘻嘻。
嗯,感觉还不赖?
两人之间的气氛不错,还很自然地有了肢体接触,这样的表现应该算相当不俗吧?即便对象是我很熟的杏奈,进行到这一地步,少说也有个及格分——
如此作想的我,马上发现自己太过天真。
我瞄了一眼鸠子的表情。
她脸上还是一贯的扑克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我不禁怀疑,就算是写水蚤的观察日记,她带有的感情都会比现在多一些吧?她以一种胜过言语雄辩的眼神释放出——
『你以为那样就是搭讪?是男人就要更帅气地一决胜负!』
……之类的讯息。
喂喂喂。
我以视线反问鸠子。
帅气地一决胜负指的到底是哪一回事?我现在这样的表现,已经算很不错了吧?
针对这个问题,鸠子的回答如左——
『所谓的搭讪,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你要朝那目标勇往直前,获取最后的成果。』
最终的目的?
『你又不是不谙世事的雏儿,少跟我说你不知道了。男人和女人发展到最后,应该只有那几个终点吧。要搭讪就要走到那最后一步才算数。』
喂喂喂喂。
不可能不可能,这太夸张了。
按设定,我们是一对彼此刚认识的男女,而且两人开始谈话至今还不到几分钟,这样马上就要和人家那个……不管怎说都太胡来了吧?
『我不接受藉口。至少就我所知,如今平和岛财团的总裁大家主在说出不可能或是太胡来之前,一定会尽量给出不同的答案。少爷既然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大家主相提并论,我希望你在作决策时要多想想这一点。』
……她如此表示。
哎,伤脑筋。
「平和岛?」
杏奈似乎没注意到我们在短短几秒间内进行的眼神交流,侧着头表示不解。
好吧,看来还是只能上了。
「凤小姐。」
「咦?」
我双手握住杏奈的手,整张脸朝她凑上去。
「呃,那个……平和岛?你的脸太近了——」
「好美。」
「美,什么好美?」
「你好美,你的一切都美。这么近距离看着你,这感觉就会强烈得无可救药。你真的好漂亮。」
「谢、谢谢你……等一下,你这样有点太近……」
「凤小姐。」
「呃,是的。」
「凤小姐。」
「什、什么事?」
我唤着她的名字,并且一公厘一公厘地向她靠过去。
同时若无其事地将一只手伸向杏奈的背部。
「凤小姐,你真的好漂亮。」
「你、你从刚才就一直重覆这句话——还……还是谢谢你。」
「你这么漂亮,所以我会想尽量靠你近一点,好好凝望着你。」
「是、是这样吗?也……也是,我的美是有可能让你如此情不自禁——呃,你这样真的太近了——」
「凤小姐。」
俗话说,眼睛像嘴巴一样能言善道。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让她将视线移开。
我们两人相距能感受彼此鼻息的短短数公分。这种距离下,眼睛的重要性更胜嘴巴。嘴巴说什么都已经不是重点,只要我不让杏奈别开她湿润的瞳眸,就绝对不会失败。
我的脸又再靠近了几公分。
「凤小姐。」
「呃,那个……喂,你、你是认真的?不会吧?」
「凤小姐。」
「等、等一下,鸠……鸠子在看——」
「…………」
此时无声胜有声。
只要含情脉脉地凝望对方就好。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需要了。
「啊……」
微微颤动。
杏奈闭上眼睛。
无庸置疑的胜利。
唇与唇之间只剩下数公分。我接着再将身子凑得更近,一口气缩短彼此的距离。
「……嗯,这样差不多是极限了。」
「咦?」
我平静地说出这句话,一举粉碎掉两人之间的气氛,并耸耸肩地解释:
「没有啦,即便是搭讪训练,再进一步发展下去还是不太好吧?否奈,谢谢你,陪我练习到这种地步。」
「咦,呃……什么?」
「鸠子。」
我回头看向她。
「如何呢?我算是将能做的事情都尝试了一番。再进一步发展,就不适合在学生会办公室这里进行了,对吧?」
「你想得太美了。」
却当场遭到鸠子否决:
「你应该有看懂我刚才的眼神暗示吧?所谓的搭讪,就是要当场将对方扑倒,没想到你岂止没扑倒,就连接吻也是点到为止。请你好好反省一番。」
「呃,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算了,就这样吧。这次一方面也是我设定的情况有些过于单纯。」
她摇摇头,并瞥了杏奈一眼说:
「最大的问题是这次的搭讪选错对象了。以凤杏奈为对手,难度本来就会下降许多,她实在太好被说服了。」
「——什、什么嘛!」
或许是刚才差点真的接吻的关系,杏奈的表情有些呆滞,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
「你凭什么那样子批评我?我可是应你的要求,才不得不……无奈地当一回义工,本着同情心当这个搭讪练习的对象耶!」
「我不是在批评你,只是在说你的表现不符合我的期待。我本来以为才色双全,同时深受学生们欢迎的凤杏奈同学,一定能够达刭我的严苛要求。我对这点深信不疑……但结果却令人十分惋惜。」
「哼,你换个说法也没用。我平常就一直觉得,你的要求往往充满太多的不合理。今天你一定要针对这一点,给我好好说清楚讲明——」
「即便如此,我还是深深相信,你下次一定能做出亮眼的表现。之所以这么说,你这次的表现看似被少爷的求爱技巧摆布得不由自己,但那恐怕只是演的吧?实际上,你只是还没认真起来而已,我这么说对吗?」
「咦?那……那是——嗯,没错,那还用说吗?我之前的表现当然是在演戏。既然要当人家搭讪的对象,好歹也要配合一下,而且多少也要给平和岛增添一点信心吧?当然,如果我今天真的认真起来,保证百分之百能表现得让你心服口服。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根本不需提出来。」
「是吗?我了解了,那就这样吧。凤杏奈同学对这次的表现应该也是不甚满意,我找一天再创造一次机会吧。」
「咦?什么机会?」
「那还用说?当然是再拜托你当少爷的搭讪对象。不消说,你当然需要证明一下吧?不证明的话,你原本理应能够发挥出来的什么认真状态,就有可能被认为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呀。」
「唔,这……这个……」
「那么,就再找个机会麻烦你了。话说回来,少爷……」
她的矛头又转向我:
「今天暂且就放你一马,改天我们会再来一次,届时请你务必表现得比这次还要好。毕竟无法记取教训,不懂得进化也不会成长的人,没有资格成为平和岛财团的继承人。」
……事情的始末便是如此。
*
以上,便是缺乏搭讪系A片的滋润,让我心生不平不悦,进而引发的神奇事件的大致经过。
话说回来,我对于搭讪系A片的饥饿感也没有因此减弱半分。这一点姑且算是无可奈何,但我此刻有点在意的是某个假设。
如果,我当时真的和杏奈发展到接吻这一步……鸠子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呢?
「我本来就知道你不会亲下去。」
鸠子如此回答:
「虽然我有鼓动你更进一步,不过最后结果和我的预期一模一檬。结局走向完全按照我的预测,既不惊奇也毫无意外。因此我无从回答少爷的问题。少爷实际上也只是演了一场戏,并未真的付诸实行,不是吗?」
「我想讨论的是『如果』。」
我不放弃地追问:
「如果,有那么一个万一,你会有什么反应?有些事情即便被认定百分之百不会出错,还是有可能发生一些失误不是吗?比方说我和她靠那么近的时候,突然发生一场小地震,又或是杏奈太过入戏,主动献吻之类的。万一变成那样,我也无从闪避。」
「我看不出来回答这种假设性的问题有什么意义,不过硬要回答的话……」
「硬要回答的话?」
「请自己思考吧。即便问题没有答案,依然还是要去思考、导出一个答案。这也是一个立于巅峰者应该要有的资质。」
……哎,最后还是被她回避掉这个问题。
换言之,我只能祈祷、期盼。
我希望鸠子在看着我们进行搭讪练习的时候,她那张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扑克脸底下还是多少有些动摇,并有些担心、焦虑——即便她嘴上那样说:心中一定还是有些焦虑不安才对。
话说,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期望罢了。
此外,即便这个期望与事实不符,我的目的和行动方针还是不会有任何改变。只不过为了保有较高的成就动机,还是需要让人振奋一点的猜测和乐观的愿景。这姑且是我么做的原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