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
  5. 生日宴会琴里(BirthdayKOTORI)
  6. 繁体版

生日宴会琴里(BirthdayKOTORI)
2017-06-23 09:44:00

		

「──五河司令!祝您生日快乐!」
五河琴里踏入〈佛拉克西纳斯〉舰桥的瞬间,宏亮的声音响遍室内,接二连三鸣起拉炮声。接著掌声响起,一台上头放著蛋糕的手推车被推了进来。
「……我说你们啊。」
面对如此温暖人心的惊喜,琴里却傻眼地叹了一口气。
用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的头发,以及披在肩上的深红外套为其特徵的少女。她的容貌看来无庸置疑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年轻的,然而言行举止却充满领导者的威严。
「大白天的是在干什么啊……」
琴里说完后,船员们一齐发出「咦咦~~」这种听似不满的声音。
「司令的十四岁生日!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要工作!」
「听说傍晚开始司令家要举办宴会,所以我们心想只有趁现在了!」
今天八月三日确实是琴里的生日……但琴里认为他们有点做过头了。
「……哎,有什么关系嘛。大家都想祝福你啊。」
站在左边的村雨令音如此说道。琴里发出「唔……」的声音,支支吾吾。
「我没有说不行哟……那个,也没有不高兴。」
琴里撇开视线这么说了,船员们便一齐鼓噪了起来。
「出现啦!司令害羞的表情啊啊!」
「非常谢谢你!非常谢谢你!」
此时,其中一名高䠷男子──神无月,从大家的后方往前踏出一步。
「真的祝您生日快乐啊,司令。在这样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有幸能到场同欢,真是说不尽的感谢啊!」
神无月做出忍住泪水般的动作后继续说道:
「因此!我们全体人员为您准备了特别献礼!」
「……特别?」
琴里疑惑地问了,其他船员们便慌张地摀住神无月的嘴。
「你突然在说什么啊!」
「还不能讲吧!」
「啊,对……对喔……」
琴里对船员们投以冷静沉著的眼神说:
「……你们有什么阴谋啊?」
「没……没有啊……哈哈哈!」
船员们打哈哈带过。
此时,令音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扬起视线。
「……说到礼物,琴里,小士好像还没决定要送你什么东西。现在的话,搞不好还能要求他买你想要的东西给你喔。试著跟他要东西如何?」
虽然觉得她好像想转移话题……不过也罢,再追究下去也无济于事吧。琴里将视线转向令,同时传来船员们松了一口气的声音。
「我一下子想不起来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那么,想要他为你做什么事,或是你自己想要做什么事,像这种的怎么样?」
「咦?」
琴里瞪大双眼表示疑问后,令音便竖起一根手指。
「……比如说,今天一整天希望能向哥哥撒娇,诸如此类的……」
「为……为什么会变这样呀!我又不想向他撒娇!」
「…………」
「干……干嘛啦?」
「……没事。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令音如此说完便背对琴里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接著开始工作。
琴里默默注视著她的背影一会儿,「啪啪」地拍了拍手。
「好了,快点回去工作!」
语毕,船员们看似焦急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真是的……」
琴里语带叹息地说完后,胡乱搔了搔刘海。
「……那种事,我怎么说得出口呀……」
◇
「喔……喔喔……!士道!这是什么呀!它在动喔!」
夜刀神十香指著眼前的玻璃橱窗,有些兴奋地大叫。
漆黑的长发以及端整的容貌,美得不像话的少女。
在她的视线前方可以看见一台轻薄圆盘形的全自动吸尘器正在移动。原来如此,它的动作的确可爱。
不过,五河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啪」的一声……将手放在她的肩上。
「十香,你明白今天的目的吗?」
「呣?嗯,当然啊!是来买琴里的贺礼!」
十香夸张地点点头。
没错。士道他们现在正来到天宫车站前的百货公司,寻找琴里的生日礼物。
「没错。那你应该知道吧?至少这玩意不会让琴里开心。比起来,会开心的反而是我。」
「是吗?那就送给士道吧!」
「就说不是那个意思了嘛……」
「那个……」
正当士道与十香进行这样的对话时,有人从他们背后开口说话。
往声音来源一看,那里站著一个头戴草帽、左手戴著兔子手偶的娇小女孩。那是一起来选琴里礼物的女孩──四糸乃。
「士道,这个……怎么样?」
四糸乃说完,递出用右手及手偶的手臂合作搬来的盒子。里面有一套雅致的白色茶杯组。
「哦……原来如此,很不错呢。况且琴里喜欢红茶。」
士道这么说了,四糸乃便害羞地红著脸。
「喔喔……原来如此,那种东西比较好吗!那么,我也──」
十香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正想跑向卖场却被士道阻止。
「不,收到类似的东西是要教她怎么办啊?」
「呣……这样啊。那么,士道要送她什么?」
「咦?我……」
听到十香的问题,士道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他并不是想保密到生日宴会时才揭晓,或不好意思说出口,只是单纯地还难以决定要送她什么礼物罢了。
琴里可能会想要的东西、会让她高兴的东西,士道心里并非完全没有头绪。不过,一想到难得她过生日……便无法顺利归纳出一个想法……结果到了当天还在苦恼要送她什么。
「唔……」
士道将手抵在下巴,脑海里浮现琴里的身影──然后……
「──啊,对了……」
心中起了一个念头,瞪大了双眼。
◇
「……琴里呢?」
「刚才回家了。」
令音一问,神无月便立刻回答。同时,待在舰桥的船员们表情也转为备战状态,并开始回自己的工作岗位。
没错。今天八月三日,接下来好戏才要正式登场。
「各位,准备好了吗?」
「是!」
船员们一齐回答的同时,舰桥的主萤幕显示出五河家的影像。士道等人正欢欣鼓舞地准备生日宴会。
「那么,关键时刻到了。我先确认作战事项。首先是──」
神无月开始简洁地做最后确认。
就在神无月说明完战略的重要事项时,他疑惑地皱起眉头,转头向后方看去。
「嗯嗯?」
「……怎么了吗?」
「刚才那里有人吗?」
听见神无月说的话,船员们往后方看去。不过,那里并没有任何人的身影。
「一个人都没有耶。是错觉吧?」
「哎呀……真是奇怪呢。」
神无月搔搔头,歪了歪脖子。
「…………唔嗯。」
令音将视线投向门的方向,用手抵著下巴。
◇
「HAPPY BIRTHDAY!」
大伙热闹的声音响彻五河家的餐桌。
餐桌上现在摆满了士道特制的料理,一个巨大的草莓蛋糕坐镇于中央。
八月三日,星期四。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十四岁的生日。
今天的寿星琴里坐在最里面的位子,十香、四糸乃、士道以及令音则坐在餐桌的左右边。
「我明明说过普通一点就好……」
坐在寿星主位的琴里说著,脸颊微微泛红。不过,或许是因为身体微微颤抖,以黑色缎带扎起的头发看似愉悦地抖动著。
「……生日快乐。这是〈佛拉克西纳斯〉全体船员送的。」
令音将四四方方又扁平、类似盒子的东西递给琴里。
「谢谢……这就是之前说的特别献礼吗?」
「……你觉得呢?」
令音挪开视线,琴里便一脸狐疑地盯著她的脸。
不过,那种表情立刻就换上了另一种面貌。
「琴里!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琴里。」
「Congratulation!」
十香、四糸乃以及「四糸奈」各自送上祝贺,并将包装精美的礼物递给琴里。
「谢……谢谢……」
琴里看似害羞地移开视线,并且收下礼物。
士道看到她们之间的互动,也不禁露出微笑。或许是察觉到士道的表情,只见琴里「唔咕……」一声,脸蛋变得更红了。
插图012
「啊哈哈……抱歉、抱歉。来,生日快乐,琴里。」
语毕,士道也跟十香她们一样拿出礼物。
「……姑且跟你道个谢。」
「是、是。」
「……可以打开吗?」
琴里环视众人这么问了。十香、四糸乃以及「四糸奈」都精神奕奕地点头允诺。
然而,令音却在此时阻止琴里。
「……琴里,我的礼物可以等我们回去之后再打开吗?」
「咦?是无所谓啦……」
琴里一脸疑惑地歪著头,并将手上令音送她的礼物放到一旁。
士道看了也扬起声音说道:
「啊……可以的话,我的礼物也能等大家回去后再开吗?」
「士道也是?是可以啦……不过,你们两个是怎样啊?有什么阴谋吗?」
「不,并没有什么阴谋……」
士道语带含糊。该怎么说呢,有点不好意思让她在其他人面前打开,毕竟买的时候也害羞得要十香和四糸乃在店外等待。
「是喔……好吧。那么,我要来看十香和四糸乃的礼物啰。」
就在这时,十香有些兴奋地往桌上探出身子。
「吶,士道~~已经可以吃了吗?」
她说完指著摆在眼前的料理,眼睛闪闪发光。
「哈哈……等琴里拆完礼物再吃吧。」
「!呣,这样啊,原来如此……对不起,琴里,我太没礼貌了。」
士道委婉地提醒后,十香便瞪大双眼,一脸歉意地道了歉。
「没关系,你可以先吃。」
不过琴里挥挥手如此说完,十香的表情又亮了起来。
「可以吗?」
「嗯。」
琴里点点头。十香对士道使了个眼色,然而既然今天的寿星都这么说了,士道也无可奈何只好跟著点头答应。
「喔喔,那我开动了!」
十香精力充沛地双手合十「啪!」地拍了手。
之后过了约三个小时。
在大家享用完料理,用四糸乃与「四糸奈」送的茶杯组喝茶,玩了十香送的桌游一会儿之后,到了十香该回隔壁公寓,而四糸乃和令音该回〈佛拉克西纳斯〉的时刻了。
「唔嗯,明天见,士道!」
吃完美食,玩得十分尽兴的十香如此说完,发出「呼啊……」充满困意的呵欠声。
「喔。要好好洗澡、刷牙喔。」
「嗯!」
十香用力点了头,穿上鞋子,打开玄关的门。
「……那么,我们也回去了。」
「晚安……」
「下次见啰!」
令音她们也跟在十香后头穿过玄关。琴里则挥挥手回应她们。
「嗯,下次见。」
十香等人也挥挥手,「砰」一声关上门。
直到听不见三个人的脚步声后,士道轻轻伸了个懒腰。
「好,那么赶快来收拾吧!」
他说著回到客厅,开始叠起留在桌上的餐具。
此时不知为何,琴里像是要避开士道的视线,蹲在沙发后面窸窸窣窣地开始做起某件事。
「琴里?你在做什么?」
「!不……不用在意我!」
「……?」
尽管感到疑惑,士道依旧歪著头,继续收拾。
过了不久,琴里站起身朝餐桌走来。不知为何,总觉得她跟之前给人的印象有些不同。
「好了……」
琴里站在桌子前面,不自然地将头用力伸向前。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绑在琴里头发上的黑色缎带有一边松脱,迫降在餐具上。
「呀!」
琴里急忙捏起缎带。
「啊~~弄脏了……」
「喂喂……拿来,给我看看。」
士道说著伸出手。然而,琴里却在士道即将碰到的前一刻快速地闪开。
「没办法,我去绑另一条缎带!」
「咦?你说的也没错啦,但是如果不好好浸泡……」
「我马上回来,你等著!」
不过,琴里没把士道的话听到最后,就往走廊跑去。
「算了……反正是黑色的,污渍也不会太明显吧。」
士道说著,察觉到刚才不对劲的地方。话说回来,感觉琴里从沙发后面出来的时候,缎带好像就已经非常松了。
「不,怎么可能啊……」
正当士道想著这些事情时,客厅的门猛然被打开,琴里回到了客厅。
「哥──哥──!」
──是情绪莫名高涨的白缎带琴里。
她脸上原本严厉的表情褪去,语调也符合她的年龄该有的女孩子气。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看见这个情况,就算怀疑她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也无可厚非。
「琴里……?」
士道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琴里只有一对黑色缎带。
对琴里而言,「替换缎带」这种行为所代表的意义远超过单纯的服装搭配。
系上白色缎带时,是符合年龄、天真无邪的琴里。
而系上黑色缎带时,则是担任〈拉塔托斯克〉司令官的刚强琴里。
像这样藉由对自己施加稳固的思维模式,维持得以忍受严苛任务的「刚强自我」。
「好了,来收拾!来收拾啰!」
琴里活力充沛地卷起袖子,将餐具拿到流理台。
士道愣了一会儿,不禁露出苦笑。由于士道开始跟精灵有所接触之后,琴里就经常呈现司令官模式,因此士道对于原本琴里的反应感到新鲜。
「哥哥?你怎么了?」
琴里对士道投以疑惑的眼神。士道挥挥手带过,走向流理台。
就在此时,琴里发出「啊」的一声,宛如想起了什么事,将视线投向放在椅子上、令音送给她的礼物。
「她说等大家回去之后才可以打开对吧?应该可以拆了吧?」
「嗯,可以拆了吧。」
士道说完,琴里便以豪爽的美式作风撕起包装纸。
「里面放的是什么?」
「我看看喔……好像是电影DVD。」
「电影?是自己拍的吗?像是『伟大的领导者暨稀世革命家五河琴里同志与我们的沿革』之类的。」
「才不是呢~~虽然没看过,不过好像是一般市面上贩售的那种。」
「是喔……有点意外耶。」
士道围上围裙同时耸了耸肩。毕竟〈佛拉克西纳斯〉的船员尽是些狂爱琴里的成员,本来还以为他们铁定会送更古怪的东西呢。
士道一边想著这样的事情一边洗碗盘,电视突然传来了重低音。看样子,琴里似乎开始播放电影来看了。
「喂、喂,你要现在看吗?」
「没关系、没关系,好像两个小时左右就结束了。而且难得收到礼物,在今天之内看完比较好吧?」
「……真是的,看完要马上去洗澡喔。」
「好~~!」
琴里的右手笔直地从沙发靠背上高高举起。士道再次耸了耸肩,继续洗碗。
然而,数分钟后。
「呜哇呀啊啊啊啊啊啊!」
电视喇叭流泻出某种巨大声响的同时,琴里也放声惊叫,随即发出「啪哒啪哒啪哒!」夸张的脚步声逃进厨房,顺势擒抱住士道的侧腹部。
「咕哇!到底是怎……怎么回事啊……」
士道往下一看,发现琴里正紧抓著他的衣襬,肩膀不断颤抖著。
士道眉头深锁,看向电视萤幕──发现了原因。
萤幕上正播放著极为骇人的礓尸画面。看样子似乎是恐怖片。
最近健忘得很,说到这里,琴里原本就很怕这种恐怖故事。
「令音他们不晓得你怕这种东西吗……?好了,我去帮你关掉,手放开一下。」
士道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如此说道,琴里便立刻摇了摇头。
「唔……嗯,没关系,我要看完。」
「呃,可是你很怕这种东西吧?用不著勉强……」
「……这是大家为了我选的,我怎么可以不看嘛。」
琴里说完抬起头。她的表情透露出她不能辜负大家的好意。
「……这样啊。嗯,那你加油。」
「嗯……」
琴里使劲点点头,打算回客厅……不知为何,却仍抓著士道的衣襬不放。「我还要洗碗……」
琴里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士道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脱下围裙跟著琴里离开厨房。
「……状况如何?」
令音将四糸乃送到房间后,回到〈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以沉著的声音询问船员们。
「司令开始看电影了。害怕的感觉恰到好处呢。」
「……可是,她还继续看下去对吧?」
「是的,没有停止,似乎打算看完整部片。」
「她说不能做出辜负礼物这种忘恩负义的事……!」
「啊啊……太伟大了,司令……!」
船员们你一言我一语,看似感动万分地擦拭眼角。
「话说回来,还真幸运呢。没想到司令会在那种时间点替换缎带。这个偶然,只能想成是天助我也啊!」
「……偶然吗?」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令音坐到自己的位子,便将视线朝向主萤幕上显示出的琴里和士道的身影。
「……琴里偶尔坦率地撒撒娇也无妨吧?」
语毕,她操作控制台,使萤幕显示出复杂的配线图。
「……从现在算起大约两小时后,进行第二阶段作战。先做好准备。」
「了解!」
听见令音的指示后,船员们如此回答。
顺带一提,若说到原本担任指挥一职的副司令神无月──
「啊啊!那种表情也好赞啊,司令!可是高傲的司令也……!」
他说著这些话,一个人心荡神驰。
之后的两小时简直狼狈不堪。
有鬼怪类现身的画面自然不用说,只不过是电话声出其不意地响起,琴里都会吓得惊声尖叫,还会拉扯士道的袖子,或是将头埋在士道的侧腹部。等到电影终于播完,士道的袖子已经变得又松又垮了。
「呼……呼……」
琴里双眼通红、布满血丝,肩膀上上下下地用力喘息。透过身体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脏剧烈跳动,全身汗水淋漓。
「好了,已经不可怕了。播完了喔。」
「喔……喔……」
琴里吐了一大口气,这才总算放开士道的手。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
「咦……!」
房间的灯突然熄灭,今天最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云霄。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哇!琴里,你……你冷静点!」
或许是突发事件导致头脑一片混乱,琴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扑向士道。
士道摸摸琴里的背,好不容易让她冷静下来后,便拿出手机开启照明功能。
「是跳电吗……?我去看一下,你等……」
「不要!」
琴里发出惊叫般的声音,将身体紧紧贴近士道。
「真拿你没办法……那就一起去吧。」
「喔……」
士道一站起身,琴里便一把抓住他的手。
他们只靠微弱的照明指引方向,慢步走在走廊上,来到遮断器所在处。然而……
「奇怪……没有跳电啊。该不会是停电……?」
「咦?什么……!」
看来琴里原本以为来到这里就能解决问题。她提高音量说了:
「那……那么,之后会怎么样?」
「我想……只能维持现状等复电吧。」
士道说完,琴里便一脸错愕地瞪大双眼。
「没……没办法……!我绝对办不到!」
就算这么说也无可奈何啊。士道一脸伤脑筋地搔了搔头。
然而,原本像小动物一样不停发抖的琴里像是灵光一闪,猛然抬起头。
「对……对了!哥哥,我们去〈佛拉克西纳斯〉吧!」
「啊,原来如此。还有这一招啊。」
不等士道回答,琴里拿出耳麦戴到耳朵上。
「──喂……喂!敝人五河琴里,请问是村雨小姐的府上吗!」
琴里有些错乱地对著耳麦说话。
「啊,令音!现在马上来接──咦?」
不过话才说到一半,琴里便转过头面向士道。
「哥……哥哥────……」
「怎……怎么啦?」
「那……那个啊……她说传送装置有问题……明天早上才能用……」
「咦咦!是这样吗?」
士道皱起眉头回应。不久前令音她们应该才刚使用完毕……是在那时候发生什么故障了吗?虽然不清楚详细情形,不过既然无法使用传送装置,就没有其他方法能从这里移动到空中舰艇。只能放弃了吧。
「……总之,我们先回客厅吧。」
「嗯……嗯……」
琴里不安地颤抖著声音,握著士道的手跟著他离开。士道小心翼翼地走在漆黑的走廊上。
接著就在他们回到客厅入口时,琴里突然停住脚步。
「怎么了,琴里?你不进去吗?」
「嗯……那个,呃……」
琴里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支支吾吾的低下头忸怩地摆动双腿摩擦大腿内侧。
「我……我想去……厕所……」
「什么?喔……喔,你去吧。」
正当士道心想应该用不著特别声明的时候,琴里用力摇摇头,力道大得甚至让人担心她会不会把头给摇掉了。
「我……我怎么敢去嘛……!」
「可是,也不能忍一整个晚上吧……」
「呜……呜呜呜呜……」
琴里将眉毛皱成八字形,抬头看著士道的脸,然后看向漆黑的走廊深处又移回视线,彷佛诉说著:「我还是办不到!」
「你……你去拿便盆过来……!我要在这里上──!」
「笨……笨蛋!再说,我们家哪来那种东西啊!」
「那……那么,纸尿裤也行……!救救我啊,满意宝宝(注:原文ムーニーマーン,moony man,尿布品牌)!」
「你在说什么蠢──」
就在士道话语未竟之际,家里的门铃突然「叮咚──」一声响了起来。
「噫……!」
琴里全身抖了一下,飞扑到士道身上。她低著头又开始忸忸怩怩地晃动身体,发出如飞蚊振翅般的细小声音:
「呜……呜呜……漏出一点……」
「咦?」
「没……没事!」
虽然有许多事搞不清楚,但总不能对来访的客人置之不理。士道拖著琴里走到玄关。
「来了,请问是哪位……」
士道打开玄关的门一看,眼前站著一位戴帽子遮住眼睛,双手抱著一只大纸箱的高姚男子。
「晚安。我来送货。」
「咦?在这种时间……吗?」
「是!请立刻使用!」
这时,士道侧著头感到疑惑。这个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该不会是神无月先──」
「我东西就放在这里了!」
「咦!等一下,盖章……」
不过,男子没有听士道把话说完便离开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士道凝视著玄关被关上的门好一会儿,接著视线落在放在那里的纸箱。
他将纸箱搬进走廊,撕开封箱胶带打开来看。
里面放著一个鸭子模样的幼儿用便盆,还有纸尿裤。
「呃,这是……」
「!你……你那个借我一下!」
琴里突然放声大喊,接著立刻从纸箱拿出便盆,抬起脚打算跨坐上去。
「等……等一下!要是真的这么做,感觉你就毁了耶!」
「我……我已经忍不下去了嘛……!」
琴里一副走投无路的模样吶喊,用手压住下腹部一带。士道轻轻叹了口气。
「知道了啦,我陪你去就是了。」
士道说完,琴里瞬间露出犹豫般的神情,然后点点头。
「嗯……谢谢你,哥哥。」
琴里坚强地说道,更用力握住士道的手。
「唔……」
士道低声沉吟。该怎么说呢……因为最近老是被琴里痛骂,所以她愿意坦率地依赖自己,让士道感到莫名开心。
他展现出当哥哥的风范,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好了,我在这里等你。」
「嗯……」
琴里轻轻点头,忐忑不安地打开厕所的门。
「噫……!」
然而,在目睹一片漆黑空间的瞬间,她立刻屏住呼吸往后退。
老实说,也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就连士道也感到有些毛骨悚然。此刻映在琴里眼里的画面想必十分恐怖吧。
「不行……我还是好怕……!」
「你说这种话有什么用……要不然该怎么办?快尿出来了吧。」
插图013
「唔唔……」
琴里呻吟了一会儿,像是想到什么主意似的高声大喊:
「哥……哥哥你也一起进来!」
「什……什么?」
士道听到突如其来的提议,皱起眉头发出错愕的声音。
「你……你在说什么啊?怎么可以──」
「那我要尿在便盆里!或是在这里尿裤子!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不要做好那种觉悟啦!」
「不行,忍无可忍了!要尿出来了!」
「啊~~受不了……知道了啦!」
再怎么说,让满十四岁的妹妹尿裤子也太令人过意不去了。琴里牵著士道的手,接著走进了厕所。
「哥哥,你转到后面去……」
「喔,好……」
士道听从琴里的指示,转身面向门。于是琴里开始在士道的背后动来动去,接著响起窸窸窣窣衣服摩擦的细微声音,令士道不禁吓了一跳。
「那个,哥哥……你可以把耳朵塞起来吗……?」
「啊,抱……抱歉……」
士道没有注意到这种小细节,急忙用双手盖住耳朵。然后,琴里用双手环抱住士道的身体,使劲施力。
……虽然这并不是士道的错,但他总觉得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不应该的事,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无以复加的悖德感充满内心,化为温热的气息从鼻间吐出。
不久,琴里的双手从士道身体松开,戳了戳他的背。
「已经好了哟……谢谢你。」
「嗯……喔!」
接著,士道陪琴里走出厕所。
暂且解决了一个问题。士道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个问题马上──在走出厕所不到几分钟就发生了。
「好了……在这种情况下什么也没办法做,今天就早点睡吧。」
士道一说完,琴里便发出「咦……」的一声听似不满的声音。
「干嘛啦?」
「可是……我还没洗澡耶……」
靠电力运转的热水器现在确实无法使用,不过停电才过没多久,放满浴缸的热水应该还很温暖才对。话虽如此……
「……浴室也是一片漆黑喔!你敢进去吗?」
「唔……可是,身体黏答答的……」
「当然啦,谁教你惊慌成那样。」
士道说完,琴里便嘟起嘴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那……那个,哥哥……」
「喔,放弃了吗?」
「可……可以的话,你也一起洗澡……」
「不、不、不。」
他们以前确实经常一起入浴,但再怎么样也不能跟第二性徵已经发育的妹妹亲密地一起洗澡。士道慌张地挥挥手。
琴里便猛然贴近士道苦苦哀求:
「哥哥……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求求你和我一起洗澡~~……」
琴里语带哭腔地诉说著,并将皱成一团的脸凑向士道。士道一脸为难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行,再怎么说都太超过了……」
「没关系,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再说,我们是兄妹耶!」
「唔……」
「哥哥~~~~……」
「知……知道了、知道了啦。我跟你一起洗就是了,放开我啦!」
面对琴里惊人的攻势,士道也不得不屈服。他举起双手表示投降,琴里这才总算移开身子。
「真是的……今天例外喔。」
士道带著这样的琴里走到更衣间,准备好浴巾和换穿衣物之后背对琴里,把手伸到自己的衣服上。
「唔……」
然而,果然还是有点抗拒。虽说是兄妹,但正处于青春期的男女一起洗澡真的好吗……
至少如果琴里到处跟别人宣传,士道恐怕会无法在社会上立足吧。周遭朋友自然不用说,也得彻底教育她别跟父母讲才行。
正当士道思索著这些事情时,后方传来迅速的脱衣动静。看来琴里已经开始准备进去洗澡了。士道也急急忙忙脱下衣服,丢进洗衣篮里。
「哥哥……你准备好了吗?」
「好……好了……没问题。」
屋里没有一盏灯光。虽说眼睛已经开始习惯黑暗,还是只能看见琴里朦胧的轮廓。不过一想别到眼前的妹妹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士道便益发紧张。
「哥哥……?」
「啊啊……抱歉,进去洗吧。」
士道进浴室后,在黑暗中摸索著打开浴缸的掀盖,将身体泡进浴缸内。
其实照理说,要先洗过身体和头之后再进入浴缸才合乎礼仪,但现在处于这种状态,更何况在自家的浴室用不著那么讲究。
彷佛紧跟著士道一般,琴里也踏进了浴缸。她面对士道,蹲坐在浴缸里。两人份体积的热水一口气溢了出来。
「啊……泡澡果然很舒服呢。」
「唔……嗯……浸泡在热水里,比较不害怕了……」
两人膝盖碰著膝盖交谈。不过,或许是因为恐惧感减轻的同时有一些害臊,两人之后便陷入片刻的沉默。
「…………」
不知经过了多久,琴里毅然决然般发出声音:
「我……我说呀……哥哥,不觉得这里……有点挤吗?」
「嗯?当然啊,毕竟这个浴缸是单人用的嘛。啊啊,如果你已经不害怕,我就先起来──」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时响起扑通扑通的水声。她似乎正挥舞著双手。
「那个……我的意思是,我可以过去你那里吗……」
「咦?」
士道歪了歪头。琴里不等士道回答便倏地站起身,转身后再次泡进浴缸。
然后,像是倚坐在士道身上般将身体靠了过来。
「噫噫……!」
琴里柔嫩的肌肤紧贴著士道的脚、腹部以及胸口。面对琴里突如其来的举动,士道不禁身体僵硬。
……老实说,他太大意了。虽然嘴上说著「怎么可以一起洗澡……」,但内心深处却自以为都一起洗过那么多次澡了,怎么可能发生什么意外。
然而,这情况不妙。非常不妙。从倚著士道的琴里身上所感觉到的,并非费心照顾的可爱妹妹的重量,而是散发出娇艳气息的女人触感。
不过,士道此时得克制住自己,否则他将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说不定等父母从国外出差回来,还必须介绍新的家族成员给他们认识。
然而,琴里却一副完全没发现士道这种心思的模样,轻声笑了出来。
「嘿嘿嘿……什么嘛,原来哥哥也在害怕啊。」
「咦?什……什么……」
「因为,你心跳超快的呀。」
琴里说著,更进一步将身子往后压向士道。
──我现在正是在怕你啊!士道在心中高声吶喊。
已经快到极限了,必须早一刻远离琴里才行。
话虽如此,现在的琴里正处于惊恐模式,想必不会那么轻易就离开士道。
「啊……对了。」
士道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主意。他用手掩著嘴,沉默了半晌。
或许是觉得士道的举动很可疑,琴里出声问他:
「哥哥?你怎么了……?」
面对琴里的提问,士道──以极为低沉恐怖的声音回答:
「呵……呵呵……你哥哥已经不在啰……」
「噫……!」
琴里倒抽一口气,身体微微一震。
没错。既然琴里不想离开士道,那么只要让她害怕士道就好。
「哥……哥哥!」
「这个身体由我接收了……」
「怎……怎么可以……!」
「琴里小妹妹,你好香啊……好像很好吃……」
「呀……呀啊啊!呀啊啊啊!」
琴里惊声尖叫,慌乱地挥动手脚,接著逃也似的从浴缸站起身。
「很好……」士道握起拳头。一如所料。接下来,只要她直接逃到更衣间──
然而……
「哥哥!哥哥────────!」
琴里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一个转身打算再回到浴缸里。而且可能因为太过仓促,当场滑了一跤,猛然朝士道扑了过来。
「……!」
就在士道感受到些许柔软又温热的物体压向脸部的触感──同时发出哀号。琴里或许被这种情形吓到了,也跟著放声尖叫。
「呀────!」
「呀────!」
……两人的惊声尖叫响遍整间浴室好一阵子。
「你……你还好吗……琴里……」
「嗯……嗯……哥哥你呢……?」
「喔,我也还好……」
事态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换上睡衣的士道一边揉著撞到浴缸的后脑杓一边说了。
虽然在许多方面都受到了冲击,却避免了最糟糕的事态。「就算是哥哥,只要有爱就没问题」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嘛。
士道看向手机萤幕。时间已经来到晚上十一点出头。
「牙也刷好了,今天该睡了吧。」
「嗯……说的也是……」
琴里点点头,自然而然握住士道的手。毕竟刚才发生了那种事,士道心里有点小鹿乱撞……但基于哥哥的自尊心,他没有说出口。
就在士道打算走向房间之际,琴里加重了手的力道。
……哎,照之前的发展,士道心里大概有了底。不过他还是姑且面向琴里,试著询问:
「怎么了?琴里?」
「……今天可以一起睡吗?」
「……我就知道。」
士道低声呢喃后,死心般点点头。
「好啊。今天例外。」
「!太好了!」
琴里语带雀跃。
跟在浴室发生的事比起来,同床共眠根本是小事一桩。士道和琴里先进琴里的房间拿了枕头,再到士道的房间。士道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掀开棉被进入被窝。
「上来吧,琴里。小心不要掉下床啰。」
「嗯!」
琴里将枕头和士道的摆在一起,接著躺到他身旁。士道摸摸她的头,拉好棉被躺下。
「晚安,琴里。」
「嗯……晚安,哥哥。」
琴里轻声回应。虽然没看见她脸上细微的表情,但总觉得她脸上挂著微笑。
或许也累了,士道不到十分钟便沉沉睡去。
在那前一刻……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我最喜欢你了,哥哥。」
士道似乎听见了这样的声音,也感觉到一股柔软的触感印上脸颊……然而他却分不清那是梦境还是现实。
◇
〈佛拉克西纳斯〉舰桥的主萤幕上,正显示出士道和琴里两人亲密地躺在一起睡觉的模样。船员们看著那幅情景,有人点头称是;有人拍著手;还有人感动落泪、呜咽抽泣;也有少许一名人士悲叹道:「为什么没有厕所和浴室的画面啊啊啊啊啊!」不过,用不著在意他吧。
毕竟礼物似乎已经顺利送到琴里手上了。令音看著萤幕,静静地呢喃:
「……生日快乐,琴里。」
◇
「喝啊!」
「嘎吼……!」
隔天早上。朝阳从窗户照射进来的同时,士道也因为腹部产生的剧烈冲击而不禁弓起身体。
「哼,还『嘎吼』呢。去当狮子啊!」
高傲的声音。士道往声音来源一看,发现已经换装完毕的琴里嘴里正含著加倍佳棒棒糖站在那里。
──顺带一提,她的头发系著黑色缎带。
「琴里……你那是……」
昨天因为停电,琴里的黑色缎带应该还没洗才对……
「啊!」
就在这时,士道发现了一件事。
那条黑色缎带乾净得不像是琴里已经持续用了五年的东西。
「你……用它绑头发了啊。」
没错。琴里现在头上系著的缎带,正是士道昨天送她的礼物。
原本的黑色缎带是五年前士道送给琴里之后,就一直用到现在的东西。虽然琴里似乎非常宝贝它,但还是免不了岁月的摧残。布料产生皱褶,各处也开始绽线。
看不过去的士道买下和五年前相同的缎带,送给琴里。
「哎,以你的情况来说,算是很机灵了。我就称赞你吧。」
琴里说著,「咚」一声从士道身上跳到地上。
「是、是……」
士道揉著疼痛的心窝,缓缓坐起身。
「不过……怎么搞的啦,既然你先醒了,同时叫醒我不就好了。干嘛还特地打开礼物,换好衣服才……」
「哼,是你自己起不来还怪我──而且,礼物我昨天就已经打开了哟。别人送我的礼物,我才不会放到隔天,这样太失礼了。」
琴里与昨天判若两人,滔滔不绝地对士道说话。士道怀念可爱的妹妹,唉声叹了一口气。
「什么嘛,昨天还哭哭啼啼一直喊著哥哥~~哥哥~~的……」
「音速拳(注:漫画《范马刃牙》的主角愚地克已的招式)!」
「咕呀!」
从全身关节产生的加速度猛烈击中腹部。士道不由得当场缩成一团。
「快点下床──虽然菜色简单,不过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哟。」
「咦?」
士道瞪大双眼。琴里应该不怎么会做菜才对……
「真难得呢。是为我准备的吗?」
「……是心血来潮啦。而且,我不保证好吃喔。」
「我才不在乎呢。谢谢你。」
「……哼。」
琴里如此说完,一边转动嘴里的加倍佳棒棒糖一边走出房间。
「……嗯?」
此时,士道突然察觉到一件事。
他莫名在意琴里刚才说的话。
礼物在昨天就打开了……琴里确实是这么说的。
可是停电之后,琴里应该一直都跟士道待在一起才对。
若要说琴里有机会独处,顶多只有士道睡著后的几十分钟……可是如此一来,就表示琴里以那种状态在深夜漆黑的家中,一个人走到客厅。
如果她能做到那种事,不就也能一个人上厕所、洗澡吗……
「不……怎么可能啊。」
士道耸了耸肩。那么怕黑的琴里不可能办到那种事。她应该是趁士道不注意,偷偷确认过礼物的内容了吧。
「──士道!你很慢耶!」
「糟了……」
楼梯下方传来妹妹骇人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