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
  5. 烟火大会四糸乃(FireworksYOSHINO)
  6. 繁体版

烟火大会四糸乃(FireworksYOSHINO)
2017-06-23 09:44:00

		

初夏的某天黄昏。
五河士道一如往常站在厨房准备晚餐。
「士道,今天的晚餐是什么?」
隔著吧台的客厅里传来少女的声音。
士道朝那里一瞥,拥有与生俱来的美丽漆黑长发以及水晶眼眸的少女──十香正趴在平衡球上看向厨房。虽然她住在隔壁公寓,不过经常到五河家来吃晚餐。
「嗯,因为今天很热,我就简单煮了面线。」
「喔喔!」
士道一说完,十香的眼睛立刻闪耀出光芒。她往平衡球使劲施加重量,利用它的反作用力弹起身子,站在原地。
「有放粉红色……粉红色的面吗?」
「有喔。不只这样,今天还有加绿色的面进去喔。」
「什……什么……」
十香露出犹如圣职者获得天启的表情,颤抖著双手。
真是个容易感动的家伙。士道苦笑著继续说:
「好了,先帮我整理一下那边的桌子。」
「嗯……嗯!交给我吧!」
十香精神奕奕地回答,便雀跃地开始整理滩在桌上的报纸和杂志。
接著或许是在整理的过程中发现了什么,十香发出「唔?」的疑惑声音,停下手来。
「嗯?怎么了吗?」
「呣。士道,这是什么?」
十香说著摊开一张广告传单。上面印有斗大烟火绽放开来的照片,也注明了附近要举办的烟火大会注意事项。
「喔喔,烟火大会啊。已经到这个时期了呢。」
「烟火?」
十香将眼睛睁得圆滚滚的,同时歪了歪头。
像是配合十香的动作一般,这时客厅的门喀嚓一声打开,有个娇小人影走了进来。
不按门铃就进家门的人,除了十香与到海外出差的父母之外,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妹妹琴里。士道富有节奏地切著葱末咚咚作响,同时朝那边开口:
「哦,你总算回来啦。差不多要吃晚餐了,快点去换衣服──」
士道转头一看,当下瞪大双眼,止住话语。
进家门的少女身影,和士道预想的人物不同。
年龄大约十到十五岁吧。那是一位在白皙肌肤上穿著淡色洋装,以帽檐宽大的草帽掩盖蓝色头发的少女。不知为何,她的左手上戴著一只设计逗趣的兔子手偶。
「四糸乃?」
士道呼唤这个名字后,四糸乃或许是为了要确认士道的身影,便从帽子底下露出犹如蓝宝石的双眸,瞧了士道一眼。
人类不可能具有的美丽眼瞳。
没错。她──以及十香,严格说来并不是人类,而是人称「精灵」,且被指定为特殊灾害的生命体。
话虽如此,由于现在利用某种方法封印住她们的力量,所以倒不至于那么危险。实际上,受到〈拉塔托斯克机构〉保护的四糸乃在机构所持有的空中舰艇居住区域生活,同时学习如何融入人类社会。
「晚……晚安……士道、十香。」
「呀哈~~好久不见了呢,士道。你过得好吗~~?有偶尔想起四糸乃,欲求不满地过著一个人睡觉的生活吗?」
四糸乃低如致意后,戴在左上上的手偶──「四糸奈」便接著一开一阖地动著嘴巴,发出爽朗的声音。
这呈现极大对比的语气和个性,令士道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乍看之下,只觉得她像是在说腹语……不过严格说来并非如此。由于「四糸奈」是四糸乃体内的另一个人格,所以她所说的话并不存在四糸乃的想法。
事实上,四糸乃现在也涨红著脸,用力摀住开著有些下流玩笑的「四糸奈」的嘴。
「对……对不起……」
「唔──!唔──!」
四糸乃一脸歉意地再度低下头,而「四糸奈」则是企图逃脱束缚,挥动著手脚挣扎。那副模样实在太逗趣可爱,士道又轻轻笑了出来。
「是没关系啦……你怎么会来呢?四糸乃?」
士道这么一问,四糸乃便惊吓般颤了一下肩膀。
「呃……那个……」
她像是难以启齿般双眼游移,接著彷佛下定了决心,开启颤抖的双唇说:
「你……你还是老样子……一脸蠢样呢,士道……你要感到光荣……让我来赋予……你这个没价值、没力量、没人祭拜的死人……存在的意义吧。明天傍晚,带我……去烟火大会。这……这点小事……你这只进化成无限接近人类的水蚤……也办得到吧……?」
四糸乃以非常不流畅的语调吐出平常绝对不会说出口的话语。
「什……你……你怎么了?四糸乃?」
十香一脸疑惑地皱著眉头,脸颊滴下汗水。
不过,士道的反应却大不相同。他抽动了一下脸颊,之后缓缓抬起头。
「………喂。」
「……!对……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可……可是……」
四糸乃由衷感到抱歉似的低头道歉。
然而,士道完全不打算责备四糸乃。他以锐利的眼神狠狠瞪著她的后方──刚才四糸乃走进来的那扇门。果不其然,那里露出一颗像是在忍笑而不断抖动的琴里的头。
「琴里!你这家伙,教我心灵的绿洲说什么话啊!」
「……所以,她说想去烟火大会。」
士道揪出躲在门后偷看的琴里后,叹了一大口气并如此说道。
看样子,四糸乃似乎非常想观赏在书上看到的「烟火」的实际样貌──可以的话,希望能使用和士道的「约会权」而跑去
「对、对,我记得明天在天马川会举办烟火大会吧?你就带她去吧。」
用黑色缎带将长发扎成两束的少女──琴里高傲地倚著沙发对士道如此说道。
顺带一提,所谓的「约会权」是指以前在某场比赛中,四糸乃所获得的能独占士道整整一天的权利。当然,这完全无关乎士道的意愿……说得难听一点,要是让乖巧的四糸乃以外的人获得也很令人困扰,所以士道没有表示任何意见。
「那么,正常说出口就好啦。你这家伙叫四糸乃做那什么事啊?」
「哎呀,对于迟钝度达到剑龙等级的士道,不做到那种地步根本就听不懂吧……?所以,到底是怎样啦?」
「我当然是无所谓啦……」
士道瞄了一眼坐在隔壁的十香。毕竟每次提到这种活动,她都是最有反应的人。
而实际上,她刚才听到琴里说到有关烟火大会(应该说,是会设置在那里的摊位)的事之后,脸颊轻微泛红,握拳的双手微微颤抖。
……说白一点,她超级心痒难耐的。
「啊……!」
然而就在此时,也许是察觉到士道的视线,十香一副吃惊的模样抖了一下肩膀。
「呃……这样很好啊。机会难得嘛……你们两个人玩得开心一点吧。」
十香微微噙著泪水,摆明一副勉强的样子如此说道。
士道的脸颊流下汗水,接著看向四糸乃。四糸乃也露出和士道一样的表情。
「呃……十香,如果你不介意……要不要一起来?」
「!可……可以吗!」
四糸乃说完,十香便「喀哒」一声隔著桌子探出身体──不过随即又像在劝戒自己一样用力摇了摇头。
「不……不行,这场约会是属于获得胜利的四糸乃的。我去那里插一脚会很奇怪。」
十香一边拧著自己的手背一边说道。
也许是看到了这幅情景,只见琴里无奈地耸了耸肩。
「好啦、好啦,那么就请令音带十香去吧。如果是个别行动,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琴里说完,十香的表情立刻变开朗。
「!呣……也……也好,如果你们这么坚持,我也没办法啦!」
看到这样的十香,士道和四糸乃面面相觑,露出苦笑。
◇
隔天。士道在离烟火大会会场最近的车站前一座长得有些奇怪的装置艺术作品前,等待四糸乃到来。
时间是晚上六点左右。也许是因为还有大概一小时的时间就要开始施放烟火,车站前不断涌现看似观众的人潮。其中似乎也有人主要是来逛会场的摊贩,可以看见有人提著章鱼烧的包装盒和水球走进车站。
「虽然有料想到……不过人还真多呢。」
『你还在说这什么悠哉的话呀。我刚刚把四糸乃传送到那边了,她应该马上就会到,你可要顺利跟她会合喔。』
犹如回应士道的自言自语般,右耳传来琴里的声音。
虽然反应过四糸乃的状态很安定,应该不需要支援,但〈拉塔托斯克〉表示为了以防万一,要求士道戴上耳麦。
『──原则上今天我们不会下指示,不过现场有〈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在暗中监看。要是遇到什么事,马上跟我们说。』
「了解。」
『那么,四糸乃就拜托你了哟。』
琴里如此说完后便切断了通讯。
士道确认通讯结束后,四处张望找寻四糸乃的身影。
这时──
「让……让你久等……了。」
「喔~~你久等啦,士道~~」
从意外靠近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声音,士道将视线往下移。
「……!」
结果,他因出乎意料的景象而瞪大了双眼。
四糸乃身上穿的并非平常那种洋装,而是淡蓝色的浴衣。头上也没有戴草帽,整齐向上盘起的头发上装饰著一支花朵形状的发簪。
这些装扮与四糸乃犹如洋娃娃般可爱的面容相辅相成,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士道不禁哑然失声,紧紧盯著她的模样好一会儿。
「士道……?」
「!啊,没事,抱歉。」
四糸乃疑惑的声音令士道猛然回过神来,接著像是要蒙混过去般视线游移。插著和四糸乃同样发簪的「四糸奈」扬起宽大的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说:
「怪怪~~?难不成是四糸乃盛装打扮的模样让您看傻了眼吗~~?呀!太好了呢,四糸~~乃,请令音帮忙穿浴衣值得了呢~~」
「唔……!」
「四……四糸奈……!不……不要说奇怪的话。士道怎么会……」
四糸乃急忙用力摀住「四糸奈」的嘴,然后望向士道。
「呃,不过……我觉得很漂亮喔。」
不过士道本人都这么说了,四糸乃瞬间满脸通红。
「那……那个,我……呃……」
大概是没料想到会被称赞,只见她慌乱地挥动右手,做出像是要拉下帽檐遮住脸庞的动作。然而,现在装饰四糸乃头发的不是草帽,而是小巧花朵形状的发簪。她的手不断握拳又张开好几次后,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低下头。
两个人就这样红著脸,默默相对了一会儿。这种时候才应该插嘴捣乱,然而「四糸奈」却只是在一旁奸笑。
「呃……呃……那个啊,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差不多该走了吧?」
「!好……好的……!麻烦……你了。」
四糸乃听到士道这么问,便神色紧张地点了点头。
「喔,那往这边走吧。」
士道说完往河川的方向走去,后方突然传来「四糸奈」的声音。
「喂~~喂,士道一你打算在这人山人海当中一个人先走吗?」
「咦?」
士道转过头看才总算了解。四糸乃现在穿的是浴衣,脚下也穿著穿不惯的木屐。
「说的也是,抱歉抱歉。时间还没到,我们慢慢走吧。」
「啧、啧、啧!你回答的有点不对喔~~士道。」
「咦?」
「快点,四~~糸乃。」
「四糸奈」一边这么说一边戳著四糸乃通红的柔软脸蛋。
四糸乃依旧维持紧张的表情紧咬嘴唇,不久后便像下定决心一般说了:
「那……那个,士道。」
「什么事?」
「我……今天使用了……和士道的约会权。」
「嗯,对啊。」
「所以……今天这是……我……我和……士道的……约会……」
「嗯,是这样没错啊。」
「呃,所以……那个……如果不行……也没关系。」
四糸乃战战兢兢地说著,缓缓伸出右手。
「你……你可以……牵我的手吗?」
她说完注视著士道的脸。想必四糸乃下了非常大的决心吧?只见她双眼略微湿润,嘴唇微微颤抖著。
「喔……喔,可以啊。」
不自觉也跟著心跳加速的士道佯装镇定,不让四糸乃察觉自己内心的动摇,并且握住她朝自己伸出的小手。
或许是被那个触感吓到,四糸乃的肩膀抖了一下。
「!抱歉,吓到你了吗?」
「不……没有……没关系。」
「是……是吗?那么──我们走吧。」
「好的……」
四糸乃深深点头,像是要遮掩红如酸浆的脸蛋。左手的「四糸奈」一边说著「你很努力呢,乖孩子、乖孩子」一边抚摸她的头。
士道并不是没有跟女生牵过手,牵是有牵过……然而不知为何,心情却莫名紧张。
这时──
「……!」
士道突然感觉到从某处射过来的视线,环视了四周。
「士道……?你……怎么了?」
「没有,应该是我……多心了。」
说不定是路上的某个行人以嫉妒的眼光瞪视和可爱少女牵手的士道吧。
士道用力深呼吸后,温柔地握住彷佛一施力便会折断的手指,缓缓迈步向前。
随著人潮前进约莫十五分钟,开始看见道路两旁摊位的亮光。
从卖炒面、章鱼烧、棉花糖等祭典必卖食物的摊贩,到钓水球、捞金鱼、射击游戏,甚至还有吊著不明奖品的抽签摊贩和取模游戏摊(注:用针或牙签将彩色饼乾上面画的形状切割下来的游戏),现场排列著各式各样的摊位。虽然有程度上的差异,但每个摊贩的生意似乎都很好。
「哇啊……」
四糸乃双眼圆睁,不禁发出感叹声。
「好棒……呀。」
「对吧~~很热闹吧~~话说,这是怎么回事?是在这里卖烟火吗?买完烟火可以自己随意发射,是这样的制度吗?」
「四糸奈」不解地歪著头如此说道。士道无力地露出苦笑。要是在这里的人随便发射烟火,应该会形成十分惊人的景象吧。
「不是啦,烟火是要在河的对岸施放。这里卖的是食物或玩具之类的东西啦。」
「咦?那和烟火大会有什么关系?」
「唔……我……我不知道……」
「这样啊~~感觉有藏著什么哲学性的论点呢~~」
「四糸奈」宛如有所领悟般抱著双臂,点头称是。
士道露出僵硬的笑容,将视线转回四糸乃身上。
「四糸乃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摊贩吗?」
士道这么问了,四糸乃立刻有些兴奋地点点头。
「我……我有在书上看过,不过……这是第一次实际看到摊贩。」
「这样啊。」
能让她感到这么惊讶,带她来就值得了。士道笑著拿起手机确认时间。
「离烟火大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到处逛一下吧。」
「!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逛摊子也是烟火大会的乐趣所在吧。你有想吃什么或想要的东西吗?难得来这里,我请客喔。」
「呃……我想想……」
四糸乃一副混乱的模样,转头看向四周的摊贩。
「啊哈哈……抱歉抱歉,你边走边看就好。」
「啊,好……好的。对不起……」
四糸乃点点头,握紧与士道牵著的手。
接著,他们宛如穿梭在人潮之中前行,此时四糸乃突然停下脚步。
「嗯?你怎么了?四糸乃?」
「士道……那个是什么?」
她说著看向左方。
「…………」
士道默默地当场停了下来。
出现在那里的是射击游戏的摊子。十把装了软木塞的枪并排,摊子里头可看见射击标靶。
光看这几点没什么问题,只是所有普通摊贩的其中一家。
不过,要是那个标靶是一名脸部被罩住的半裸男子,而且还酷似熟人,事情就另当别论了。
「啊啊……来人啊!快点射击!快射!」
「给我稍微闭上你的嘴,神无月。都怪你太恶心了,客人都不敢靠近。要是想要被射击,就给我更像标靶一点。还是说,你无能得连这一点小事都做不到?之后让你当个娃娃随侍在后比较有用吗?」
老板不留余地大肆辱骂。就一名摊贩老板而言,年纪非常轻……应该说,虽然有乔装打扮,但摆明了就是琴里。
「唔……唔唔唔唔!啊啊,不过,这种乾著急的感觉也不赖……!」
被绑在柱子上的标靶男扬起陶醉的声音……这一位不管怎么看,都是〈拉塔托斯克〉的副司令,也是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的副舰长──神无月恭平。
周遭的客人们也都退避三舍,在生意同样昌隆的摊贩中,唯独这里呈现门可罗雀的状态。士道抱头伤透脑筋。确实是听说有机构人员在暗中监看没错……
「竟然是在那里啊!」
「……!」
可能是被突然大喊出声的士道吓到,四糸乃的肩膀抖了一下。
「啊,抱……抱歉。」
「不……不会……话说回来,士道,那个是……」
「那么,四糸乃,我们去逛别的摊子吧。」
「咦?可是……」
士道不容分说就拉著四糸乃离开。除了单纯不想让她继续看到那幅景象之外……万一受到影响也很伤脑筋。
此时,四糸乃似乎又发现其他令她在意的东西。她停下脚步,大声说道:
「那么,士道,那是……什么东西呢?」
「嗯?」
四糸乃的视线前方有一个卖刨冰的滩子。碎冰从巨大的刨冰机中迸出,闪闪发亮。
「好漂亮……」
「嗯,那是刨冰喔。在刨得细碎的冰上淋上糖浆来吃。」
「是食物吗?」
四糸乃看似觉得意外地瞪大双眼。原来如此,确实如果在完全不知道刨冰这玩意的状况下看到刨冰,或许会觉得它美得不像食物吧。
「是啊,很好吃喔。要不要吃吃看?」
「……!」
士道这么问了,四糸乃便立刻点头答应。
「嗯,那么……你要吃哪一种口味?」
士道拉著四糸乃的手走到摊贩前面,看著写了草莓、哈蜜瓜等口味的纸,扬声说道。
「交……交给你选。」
「咦?也好,那么……」
士道一一看过品项后,向站在刨冰机前的大叔开口点餐。
……话说,这位大叔的脸似乎也在〈佛拉克西纳斯〉上看过,不过士道尽可能不去在意。搞不好所有摊贩当中有几成都是〈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还是老样子,过度保护又铺张的支援态度。
「不好意思,我要一碗蓝色夏威夷。」
「马上来!」
摊贩大叔以熟练的动作在杯碗中堆出一座冰山后,淋上满满的蓝色糖浆,递给士道。
虽说并没有特别推荐蓝色夏威夷这个口味(话说,连士道也不太清楚是什么味道),只是隐约觉得在灯笼的亮光下熠熠生辉的蓝色,似乎很适合四糸乃。
士道付完钱接下杯碗后,将它递给了四糸乃。
「拿去。」
「谢……谢谢……你。」
四糸乃拜托「四糸奈」帮她拿著杯碗,然后用塑胶制汤匙舀起染上蓝色的冰,仔细端详之后一口送进嘴里。
「──────!」
结果她立刻大吃一惊地瞪大双眼,左看看右看看后,抬头仰望士道的脸,表现出兴奋的模样「啪啪」地拍打士道的身体。
不过,她又随即猛然抖了一下肩膀,一脸抱歉地将眉头皱成八字形。
「对……对不起,不小心就……」
「哈哈,你很喜欢吗?」
士道这么问了,四糸乃便立刻用力点点头。
「又冰又甜……可是跟冰淇淋不一样……好厉害,这是革命……」
四糸乃说完大口大口吃起刨冰。
「啊,喂,要是吃太快……」
「…………嗯!」
来不及了。四糸乃露出苦瓜脸,用手掌摩擦侧头部。
「头……头好痛……」
「冰的东西要是吃太快就会这样喔,这叫作冰淇淋头痛。」
「这个头痛的名字听起来好……好好吃……」
四糸乃紧闭双眼,像是费力挤出声音般呻吟。
就在此时,高亢的声音混杂在人群之中响起。
「──哦哦!令音,我接下来想吃那个!那个叫什么名字?」
「……很可惜,金鱼不能吃。」
「唔,是这样吗?我还以为是活鱼生吃之类的东西……」
这声音显然在哪里听过。士道、四糸乃,以及「四糸奈」同时回过头一看。
「嗯,那是……」
「十香……?」
「就是啊~~」
没错。穿著浴衣的十香正带著同样一身浴衣打扮的令音走在那儿。
顺带一提,十香的右手握著巨大棉花糖,左手的每个指缝间则是夹著苹果糖葫芦、巧克力香蕉、烤乌贼等食物。而且还可以看见她双手的手腕上戴著发光的手环,侧头部戴著英雄面具,一副十足享受庙会的模样。
十香的浴衣打扮也美得不输四糸乃……但看见她那逗趣的享乐模样,士道不禁苦笑。
「喂──十香~~」
士道呼唤她的名字,她便一脸困惑地挑起眉毛,朝士道他们的方向看去。
「唔?哦哦,这不是士道和四糸乃……吗──」
十香瞬间想挥手回应,却表现出惊觉到某件事的模样,抖动了一下身体后,随即躲到令音的背后。
「……?她怎么了……」
「嗯~~十香应该是不想让士道你看见她那副模样吧?」
「不……这可难说了。」
感觉十香不太会在意那种事。士道一脸不解地歪著头,然后带著四糸乃朝始终呆站著的令音那里走去。
「令音,你好。十香她怎么了吗?」
「……啊啊。」
令音侧过身,让躲在身后的十香露出身影。
十香的肩膀颤了一下,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接著一口气将手里拿著的巨大棉花糖吸进肚子后,用空下来的右手将面具挪回脸上。
「你在做什么啊?十香……」
「呼……呼哈哈哈!十香?那是谁呀?我的名字是黄豆粉面包超人!是会在肚子饿的小孩身上撒满黄豆粉的超级英雄!」
这英雄还真是让人有点搞不懂该不该感谢她呢。
令音胡乱摸著十香的头,压低声音对士道他们说:
「……我想,她应该在用自己的方式避免打扰你们约会吧。」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
士道和四糸乃两两相看,彼此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士道和四糸乃并不那么在意被打扰,但难得十香如此顾虑他们,浪费她的这番好意也挺过意不去的。
「这样啊,那我们先走啰──地球的和平就交给你啰!」
「啊,士道……」
士道这么说完准备离开,结果十香却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出声大喊。
「嗯?」
「!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交给我吧!」
十香像是转了个念头摇摇头后,活力充沛地对士道说了。士道和四糸乃向她们轻轻挥手,然后朝河川的方向走去。
「呼……差点就被发现了。刚才有买面具真是太好了。」
十香将黄豆粉面包超人的面具移到头旁边,松了一口气。
情况真的很惊险。若不是十香灵机一动,差一点就打扰到士道和四糸乃约会了。
十香确实很想跟士道来看烟火,也并非没有想过两人约会的情景。但她也是真心想赞美彻底打败十香和折纸,获得约会权的四糸乃。
再说,十香也十分清楚约会被打扰的难过心情,所以她下定决心唯有今天不去打扰四糸乃。
「……嗯嗯?」
此时,十香突然蹙起眉头。
理由很单纯。因为有一名似曾相识的少女出现在人群之中。
穿著白色浴衣系上淡紫色腰带,体态纤瘦的少女。发长及肩,面无表情。应该说那正是──
「鸢一折纸……?她……她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没错。那是十香与士道的同班同学,也是十香的天敌──鸢一折纸。
十香一脸疑惑地眯细双眼,发现折纸的视线望著士道与四糸乃愈来愈小的身影,然后像是要追随他们一样快速移动脚步。
「!你这家伙,给我站住!」
十香瞬间吶喊出声,伸出右手紧紧抓住折纸的肩膀。要是放任她行动,总觉得她会扰乱士道和四糸乃的约会。
「……夜刀神十香,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折纸转过头,带著有些不悦的口气狠狠瞪视十香。
「那是我要说的!你这家伙打算做什么好事!」
「跟你没有关系,放开我。」
「不放!我不会让你妨碍士道和四糸乃的约会!」
十香大吼,折纸的眉尾抽动了一下。
「约会。果然是约会吗?」
「嗯,所以不能打扰他们。知道了就──不准无视我!」
十香绕到甩开她的手、企图快步离去的折纸面前。
「让开,我不能白白看著士道遭受精灵的毒手。」
「你说毒手?四糸乃是个好家伙,才不会──」
「你什么都不懂,那种女人最可怕了。那个看似乖巧的外表背后隐藏著淫荡的本性,装作一副纯洁又脆弱的模样,激起男性的保护欲,骗到身边之后再一口气吞下肚,简直就像鮟鱇鱼。恐怖的冰之精灵女(Clione)。」
「你……你在说什么呀?四糸乃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啊!」
「跟你说也没用,快让开。要是就这样让她逃到暗处,士道的贞操就危险了。」
折纸企图从十香身边溜过,又被十香阻止。两人僵持不下,彼此锐利的视线交错。此时──
「……两位小姐,要吵架的话,用那个来一较高下如何?」
令音从后方对互相瞪视的两人如此说道。
「唔?」
「……村雨老师?」
折纸一脸疑惑地皱起眉头。
不过令音却表现出不怎么在意的模样,以慢悠悠的动作指向身旁的摊贩。
看样子,那似乎是个射击游戏的摊子。没有看见貌似老板的人影,现场贴著一张注明「内有空位,请自由使用。老板」的告示。
「……射击三十发子弹,得分较高的一方获胜。输的人要听赢的人的话……如何?很浅显易懂吧?」
「呣……好吧。正合我意!」
这样确实很浅显易懂,十香点头回应。
「不懂有什么意义。我赶时间。」
然而折纸似乎不满意这个提议,撇开头打算迈步离开。十香连忙把她挡了下来。
「……你想解决这个胶著状态吧?十香要是输了,也会乖乖顺从你──还是说,你没有自信能赢十香?」
令音挑衅般说了。于是,折纸倏地眯起双眼。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为什么逃避一决胜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十香看似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折纸便悄然无声地经过十香面前,拿起放在射击游戏滩位上的软木塞枪。
「标靶是?」
「唔,什么嘛,怎么突然又有干劲了?」
看见进入战斗状态的折纸,十香将夹在左手指缝间的苹果糖葫芦、巧克力香蕉和烤乌贼一口气塞进嘴里,塞得整个脸颊鼓鼓的……老实说,甜味和烤乌贼的香味混在一起,并不怎么美味。
不过,现在无暇顾及那种事情了。十香把垃圾交给令音,站到折纸隔壁并拿起枪。
「只要射这个就行了吧?好,一决胜负──」
然而就在此时,十香确认过位于射击游戏摊子里头的标靶后,身体瞬间变僵了。
不知为何,柱子上绑著一个脸部被罩住的半裸男子,他的身上画有好几个犹如标靶的同心圆。顺带一提,最高分是位于胯下的一百分。
「这……这是……」
十香的脸颊流下汗水,接著似乎在摊子里面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唔?」
她感到疑惑,探头往里面一看,便发现身穿浴衣、披著短褂外套的琴里正躲在那里。
「琴里……?你在这种地方做什么呀?」
「!啊啊……十香。我有点事……不太想碰到面耶……」
琴里说完朝面向标靶托起枪的折纸瞥了一眼。
「呣……?」
十香歪了歪头,折纸便在摊子外面以一副熟练的模样托著枪,冷静至极地扣下扳机。
「──啊呼!」
接著,软木塞从枪口飞出,直接击中胯下。标靶发出听似痛苦又带点舒服的叫声。
「……劈头就射出一百分,很有一套嘛──嗯,你从这里面挑个一百分的奖品吧。」
「可以随便拿吗?」
「……可以,我跟这里的老板认识。她拜托我帮她顾摊子。」
「是吗?」
折纸说完一脸从容地吐了口气。
「咕唔……」
十香眉头深锁,与琴里道别后回到摊子外面。
接著依样画葫芦地托起枪,扣下扳机。发出「砰!」的轻轻一声,子弹击中了标靶的胸口。
「啊噫!」
「……唔,右边乳头是──二十分呢。来,你的奖品是儿童烟火组合包。」
令音说著进入摊子里头,将四四方方又扁平、与听说的「烟火」完全不像的东西递给十香。不过对现在的十香而言,那种东西根本无关紧要。分数比鸢一折纸低,令她懊悔极了。
「呜哈……!」
正当十香咬牙切齿之际,标靶又发出诡异的惊叫声。看来折纸似乎又射中了一百分。
「咕……怎么能输!」
十香再次托起枪,瞄准目标扣下扳机。
时间是下午六点五十分。
刚抵达车站时微亮的天空,如今已完全进入黑夜。
微凉的空气、隐约可闻的虫鸣声。还有,都市特有的看不到星星的天空,或许唯有在观赏烟火时才算是好背景吧。
再过十分钟就要开始施放烟火了。逛完摊子的士道和四糸乃为了占个观赏烟火的好位置,便往河岸走去。
「你……你还好吗?四糸乃?」
士道握著四糸乃的右手问道。没错,由于即将开始施放烟火,会场的人口密度节节攀升。那幅情景简直就像正月的拍卖会场,或是早晨的通勤尖峰时段。
「我……我没事……」
「喔呜~~快~~被~~挤~~成~~肉~~酱~~啦~~」
四糸乃与「四糸奈」如此说著,他们顺著人潮来到宽阔的河岸。
「呼……看来超挤的耶。」
「是……是的……」
「就是说呀~~上次遇到这种情况,是被琴里扔进洗衣机的时候呢~~」
士道彷佛仰望天空一般轻轻伸了懒腰。由于月亮隐身于稀稀疏疏高挂天空的云朵背后,天空一片漆黑,真是观赏烟火的绝佳天色。
士道接著轻轻拍了拍四糸乃的肩膀,然后指向河的对岸。
「你看,烟火会从那一带施放。」
「那……那里……吗?」
「咦咦~~哪里哪里?」
「四糸奈」说著探出身来。
「就是那里啦。你看,那个──」
话才说到一半,士道便察觉到不对劲。
──四糸乃的左手裸露在浴衣的袖口外。
「咦……?」
士道揉了揉眼睛,再次将视线转回四糸乃身上。然而,他并没有眼花。
「……?你……怎么了?」
「怎~~么~~啦~~难不成你要嘘嘘?士道,你这样不行啦~~要先上完才行啊~~」
四糸乃侧著头,左手则像在配合说话一般慌忙动著。
没错。「四糸奈」本来必须存在的地方,如今却不见手偶的影子。
士道惊讶地瞪大双眼。恐怕是在刚才混乱的人群中不小心弄丢了。
话虽如此,「四糸奈」并不是手偶在讲话,说到底还是四糸乃体内的另一个人格在说话。如果四糸乃以为自己还戴著手偶,也就可以像这样说话吧。
然而,四糸乃循著士道的视线看到自己的左手──
「噫……!」
像是喉咙堵住一般屏住呼吸。
「……!……!」
接著她扬起不成声的尖叫,连忙环顾左右。当然,四周都不见「四糸奈」的身影。
四糸乃脸色惨白露出绝望的表情,眼眶渐渐盈上泪水。
没错。个性内向而且有人群恐惧症倾向的四糸乃,要是朋友「四糸奈」不在身边,便会因为不安导致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
而精灵的精神状态不稳定,就代表──
士道的耳边突然响起「哔!哔!」的警报声。接著,琴里的声音震动他的鼓膜。
『士道?四糸乃原本安定的精神状态突然产生剧烈混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喔、喔喔……其实是四糸奈她──」
才刚要开始解释,另一只耳朵就听到了四糸乃的啜泣声。
「呜、啊、啊……」
「等……等一下!冷静点,四糸乃!」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的劝阻完全起不了作用,四糸乃开始落下斗大的泪珠。
与此同时──
──烟火大会的会场上,突然以惊人气势下起滂沱大雨。
◇
「对……对不……起,士道……」
离河川不远的神社院内,四糸乃颓丧地垂著头,发出细微的声音。
整齐向上盘起的头发濡湿,饱含水分的浴衣紧贴著她的肌肤,隔著浴衣微微透出的白皙肌肤莫名诱人。
「不……不会啦,你别在意。」
「就是说呀~~四糸乃什么错也没有。是四糸奈太调皮了啦。对不起喔~~让你担心了。」
戴在四糸乃左手上的手偶轻轻抚摸四糸乃的头。
幸好,也多亏在会场监视的〈拉塔托斯克〉机构人员的帮忙,马上就找到了「四糸奈」。看来果然是在刚才移动的时候不小心弄丢的。虽然脸上有一处鞋子踩踏过的痕迹,不过没有其他称得上损伤的地方,可说是幸运吧。
不过,由于突如其来的大雨,导致烟火大会中止。
四糸乃原本是操纵水与冷气的精灵。先前拥有灵力时,她只要一出现,周围便会下起雨。
虽然藉由封印灵力,如今得以过著日常生活──不过一旦精神状态明显变得不安定,有时也会造成封印的力量逆流。
也就是──像这样。
虽然找到「四糸奈」,雨也已经停了,但却处于是否要重新施放烟火的微妙状况。四糸乃重重地垂下肩膀,彷佛在诉说「非常对不起,给大家添麻烦了」。
「真的……很抱歉。」
「就说你别在意了嘛。」
即使士道这么说,四糸乃依旧充满歉意地低著头。
「唔……」此时「四糸奈」低吟了一声,接著立刻像是想到了什么主意,敲了一下手。
「真的是呀~~都是四糸乃害烟火大会泡汤了呢~~想必大家很失望吧~~」
「啊,啊呜呜……」
「喂、喂,也用不著说得这么过分──」
然而,「四糸奈」无视士道说的话,继续说道:
「四糸乃~~琴里告诉过你吧,做坏事的小孩要?」
「咦……?」
「做坏事的小孩要~~?」
「呃……打……打屁股……」
「没错、没错。藉此好好反省,下次不要再做同样的事了~~」
「嗯……嗯。」
四糸乃回答完,「四糸奈」立刻转过头说:
「事情就是这样。士道~~打一下四糸乃的屁股吧~~!」
「什……什么!」
士道忍不住大叫出声,猛力挥动双手表示否定。
「不……不不不。打屁股这个词只是一个惯用语,不是真的要打屁股吧?」
「咦~~可是神无月先生犯错,琴里就有打他的屁股喔,用鞭子。」
「…………」
轻易就能想像那个画面。士道用手按住眉心,脸颊抽动了一下。
「好了,四糸乃也是。要是在这里不受严厉的惩罚~~你会变成一个不断犯下同样失误的小孩哟~~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那……那个……」
四糸乃紧咬嘴唇,猛然站起身来,将手抵在附近的一棵貌似神木的树上。
「麻……麻烦你。我……不想再……给四糸奈和士道……添麻烦了。」
她有些紧张地如此说完,立刻跷起屁股。
「呃……呃,就算你这么对我说……」
「要是士道不打,她就会一直维持这个姿势哟~~」
正当士道犹豫不决时,「四糸奈」露出奸笑,对他如此说道。而四糸乃也像是心意已决般用力点了点头。
「唔咕……」
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实在难以拒绝。士道朝四糸乃走去,缓缓举起手。
「啊~~等一下。」
就在士道心里顾虑著尽可能下手轻一点……而正要挥下手时,遭到「四糸奈」阻止。
士道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四糸奈」似乎也不是真的想让四糸乃被打屁股,只是想培养她的胆量,或是该说类似气概的东西吧。
──不过,下一瞬间,士道立刻体认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乐观。
「不~~行~~哟~~要直接打才行。」
说完这种话之后,「四糸奈」掀开四糸乃的浴衣下襬,露出她小巧的屁股。而且不知为何,四糸乃的浴衣底下并没有穿内裤。
「噗!」
「……!」
士道不禁瞪大双眼。四糸乃犹如抽搐般颤抖著身体。
「你……你为什么底下没穿啊!」
「令……令音说……浴衣里面本来就不穿内衣裤……而且十香也是这样穿……」
「十香也是吗!」
即使士道大喊,「四糸奈」似乎一点也不以为意,打拍子似的拍著手说:
「好了~~用力打下去吧~~!」
「士道……好难为情喔……快点打吧……」
「!啊啊……真是的!」
士道在心中对神社的神明道歉,同时把手挥下。
啪!令人感到痛快的声音响彻静谧的神社院内。
「呀……!」
「嘿,再一次!」
啪!
「呀…………!」
「最后一掌!」
啪──!
「啊啊……!」
总计三掌打完后,四糸乃微微颤抖著身体,「呼!呼!」吐出急促的气息。士道不觉得自己有打那么用力,但或许是她本来皮肤就白皙,屁股微微泛红。
「你……你还好吗?四糸乃……」
「还……还好……」
士道问完,四糸乃无力地回答,接著惊觉般整理好浴衣下襬。
「那个……非常……谢谢你。我……我以后,会注意。」
「喔……喔……」
士道心里涌起一股不明的罪恶感,一脸尴尬地搔著脸颊回答。
看来四糸乃确实充分反省这次的事情了……不过就算不打她屁股,她看起来也有好好在反省就是了。
插图011
可是──若要说四糸乃是否完全不再沮丧了……其实也不然,她的脸依旧流露出遗憾之色。
士道「唔唔」地从喉咙发出声音,接著发出短促一声「啊」。
「四糸乃、四糸奈,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好……好的,我知道了……」
「嗯~~?士道,你要去哪里?啊,这次总要去厕所了吧?」
「类似那种地方。」
士道挥挥手回答「四糸奈」的问题后,踏著细碎的步伐快步走回摊子罗列的路上。
虽然现在仍有一定的人潮,但或许是突如其来的大雨减少客人驻足,路上好走许多。士道左顾右盼,寻找目标物。
「嗯……果然没有啊。去附近的便利商店比较……」
就在士道搔著后脑杓的时候──
「喂,你这家伙!你刚才耍诈吧!要好好遵守规则!」
「没有耍诈。又没规定只能用一把枪,况且以现在比数将近十倍的差距之下,我不认为我有耍诈的必要。」
「你……你说什么!」
射击游戏摊的方向突然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
往声音来源一瞧,十香与折纸托著软木塞枪朝彼此射击子弹的情景映入士道的眼帘。两人的肚子上贴著一张画有标靶的纸,似乎正互相瞄准那里射击……该怎么说呢,感觉跟士道所认知的射击游戏摊的游戏玩法十分不同。
「十香……还有折纸,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
「唔?」
「──士道。」
士道出声询问后,十香和折纸便同时转过头来。
十香急急忙忙找寻面具想把脸遮住,但或许是马上察觉到四糸乃不在士道的身边,只见她一脸疑惑地歪著头。
「士道,四糸乃怎么了?」
「喔喔……有点事。」
士道语带含糊地蒙混过去,撇开视线。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看见了堆在十香与折纸脚边的零食和玩具等东西。
「……这些是什么啊?」
「呣?喔喔,你说这些东西啊?是射击游戏的奖品。很厉害吧!因为奖品没了,不得已只好转向直接对决。」
「你根本就不怎么厉害。里面有八成都是我获得的奖品。」
「你……你说什么!」
两人说完再次展开枪战(话虽如此,每射击一次就要装一次子弹,倒是挺和平的)。
士道看见这幅情景后露出苦笑──突然在十香的奖品堆中发现某样东西,于是开口:
「吶,十香。」
「唔?什么事?」
「我有一件事想拜托你……」
◇
「士道到底怎么了呢……」
「嗯~~我想想应该是那么回事吧?四糸乃淋湿的性感模样让他欲火焚身了吧?用不著自己处理,四糸乃也早就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呢~~」
「四……四糸奈……」
听见「四糸奈」说的话,四糸乃不由得抬起老是低著的脸庞。
就在此时,黑暗的天空映入眼帘──若是在这里施放烟火,想必会十分美丽吧。
「好想和士道……一起看烟火喔……」
四糸乃仰望著天空喃喃自语。彷佛在回应这句话,前方传来了脚步声。
「喂──四糸乃。」
「士道……!」
四糸乃微微抖了一下肩膀,随即转身面向那里。她将视线投向「四糸奈」,像是在问「刚才的自言自语没有被他听见吧」,「四糸奈」便以一副像在回答「天晓得」的态度耸了耸肩。
「抱歉、抱歉,等你久等了。」
「不会……没关系。可是……你怎么了吗?」
四糸乃提出疑问后,士道便嘴角上扬哼笑一声,高举手上拿著的东西。
「你看,这个。」
「儿童……烟火组合包──烟火?」
四糸乃瞪大双眼。没错,士道手上拿著的四方形厚纸上确实写著这样的文字。
「对。你等一下喔。」
士道说完打开塑胶包装,从里面拿出类似纸绳的东西递给四糸乃。
「这是……」
「哎,你看我做喔……我记得有一起借来,是放在这里……」
士道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在四糸乃的纸绳上点燃火苗。
「咦……?」
一开始,四糸乃还搞不懂士道的举动。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便把眼睛睁得圆滚滚的。
因为士道点完火的纸绳尖端部分蜷成圆形,并发出啪叽啪叽的细微声音,绽放橘色的花朵。
这与四糸乃在书上看到的截然不同,是非常微小的光芒。但这无庸置疑是烟火。
「好漂亮……」
「喔~~好棒呀~~」
「对吧?这个叫作线香烟火。不过……用来代替发射到空中的大烟火,可能有点不够分量就是了。」
士道哈哈一笑。四糸乃用力摇摇头说:
「没……那回事。非常……漂亮。」
就在此时,前方──刚才士道跑过来的方向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士道!四糸乃!」
脚步声的主人是十香。她甚至忘记用面具遮掩真面目,神色略带慌张地跑了过来。
「喔,十香,谢谢你的烟火。四糸乃也很喜欢喔。」
「呣,那真是太好了──不过,我有好消息。烟火好像要重新施放了喔!」
「咦……?」
就在四糸乃轻轻发出声音的瞬间──
从某处传来「咻────」这种犹如笛音的声音──
伴随著响亮的声音,空中绽放出巨大的花朵。
「喔喔!开始了啊!那我先走了。我有确实告诉你们啰!」
十香说完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看样子,她似乎真的只是来传达这件事。
「哈哈……这家伙还真忙耶。」
士道轻轻一笑,看向四糸乃说:
「太好了呢,四糸乃。那我们也朝河岸那边移动吧。应该会比这里看得更清楚。」
士道如此说著打算站起身。
然而,四糸乃却摇了摇头。
「我想待在这里。」
「咦?」
士道露出倍感意外的表情。四糸乃凝视著仍发出啪叽啪叽的声响、花火四射的线香烟火,开口说道:
「我……比较喜欢……这边的烟火。」
四糸乃说完,脸颊泛起红潮。
而「四糸奈」的脸蛋──或许是受到烟火光芒照射的关系,也红通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