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
  5. 搞不定折纸(ImpossibleORIGAMI)
  6. 繁体版

搞不定折纸(ImpossibleORIGAMI)
2017-06-23 09:44:00

		

「其实,我有恋童癖。」
假日的白天,在街上的正中央。
五河士道静静地说出这句话。
「我每天都会去附近的小学观察小学女生上体育课。她们那纯洁无瑕、平坦尚未发育的身体,让我的鏖杀公(Sandalphon)快要失控。小学生最棒了啦!」
「是吗?」
对于士道一生一次的大爆料,与他面对面的少女──鸢一折纸却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只是微微地点点头。
及肩的头发;纤细的轮廓。如洋娃娃般端正的脸庞上也像洋娃娃一样面无表情。
她突然看向下方,抚摸自己没什么料的胸口,然后再次面向士道说:
「可以。」
「可以什么啊!」
士道不禁大叫出声……但是,不能惊慌。他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接著说道:
「其实不只这样而已,我还有严重的恋母情结。每天早上都会亲完妈咪的照片之后,再去上学喔。」
「是吗?」
「……其……其实我也恋妹,常常跟我妹妹琴里一起睡觉。」
「是吗?」
「唔……!再……再加上我很爱偷吃!现在也脚踏十条船左右喔!」
「…………」
士道半自暴自弃地大吼之后,折纸第一次抽动了一下眉毛。
有反应……!才这么想的瞬间,折纸开启双唇说:
「只要全部彻底消灭就没问题。」
「你要干什么!吶,你要干什么!」
士道扬起近乎惊叫的吶喊,抱著头。
然后,从他右耳戴著的耳麦传来错愕般的声音:
『……呜哇啊,这个肚量是怎样,世纪末霸主?』
是士道的妹妹琴里。明明只听见她的声音,却大概猜想得到她露出了苦瓜脸。
「她这样子……教……教我要怎么办啊……」
『不要发牢骚了。出下一招、下一招。』
她说完又下达追加指令。
这是一幅十分奇妙的约会情景。
起因源自于昨天。
◇
某天午休。
夜刀神十香在来禅高中的教室里,一脸开心地抚摸垂挂在脖子上的手机。
「呵呵,怎么样呀,士道。这是琴里给我的!好像是离很远也能互相说话的东西喔!」
随风飘逸的黑色长发;美得不像话的脸庞上堆满笑容,十香高高举起手上的手机。
「喔……喔,这样啊。太好了呢。」
士道苦笑著点头。
……十香手上拿著的,怎么看都是以老年人为客群的简易机种……算了,反正本人开心就好,没必要故意泼她冷水。
话虽如此,士道听妹妹琴里说过那只手机的种种。
虽然外观长那样,不过引以为傲的是强度竟能负荷一吨的重量。
还有,就算遇到灾害时基地台毁坏,似乎也能透过卫星通讯。
……老实说,这装备让一个高中女生来拿也未免太夸张了。
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其实十香不是人类,而是人称「精灵」的存在。
甚至被称为毁灭世界的灾难、施展超常力量的怪物。
虽然现在用某种方法封印住力量──不过只要精神状态出现明显的不稳定,封印住的力量就会逆流,所以身为秘密组织〈拉塔托斯克机构〉的司令官琴里经常绷紧神经。
因此才必须事先确保紧急事件发生时的通讯手段吧。
「好,士道!我要来打打看啰!」
然而,当事人却露出与那种危险称呼完全不搭调的笑容,转过身去。
「现在我要离远一点打电话,士道你要接喔!」
「喔……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士道苦笑著点头。他第一次拿到手机时,感觉也跟十香一样超想打电话的。
「好,那我出发了!」
十香说完打开教室的门,冲到走廊上。
「要在午休结束前回来喔~~」
「────我知道了────!」
走廊的另一头传来细小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
「──士道。」
「唔喔!」
有人从背后呼唤士道,让他抖了一下肩膀。
往后方看去,同班同学鸢一折纸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那里。
……简直像是算好了十香离开的时间点。
「有……有什么事吗?折纸……」
「你明天有要做什么吗?」
「咦?」
突然被问到这种事,士道发出错愕的声音……同时,有某种不好的预感窜过背脊。
「为……为什么突然……」
「我想和你一起去逛街。」
「这……也就是说……」
「约会。」
「…………」
士道听见预料中的单字,因而滴下汗水。
「……折纸,我确认一下,我们是──」
「情侣。」
「……我想也是。」
士道用乾渴的声音回应毫不羞赧、淡淡说出这句话的折纸。
果然之前告白的余威还在。
折纸一点也不在意士道表现出的态度,以冷静的语调继续说道:
「怎么样?」
「抱……抱歉,我明天──」
不过,士道话说到一半屏住了呼吸。
好惊人的压力。如果是个性懦弱的人,光是一个视线就有可能吓得晕过去。这魄力就是如此强大。
「呃,那个……啊,我确定一下明天有没有事,你可以等我一下吗……?」
折纸轻轻点头。
士道貌似慌张地小跑步来到走廊,从手机的来电纪录当中选择「五河琴里」这个名字。虽然正在等十香的电话……不过要是十香打来,应该可以接她的插拨,想必没问题吧。拨打电话的声音响了几秒之后,话筒传来温吞的声音:
『喂~~哥哥?』
「……琴里,拜托你,帮我想想办法。」
『咦?发生什么事了?』
「折纸约我跟她约会。」
『…………』
士道说完,琴里沉默了好一阵子。
接下来,从话筒传来布料摩擦的声音。没错──像是在替换绑头发的缎带一样。
『──受不了,你还在跟她拖拖拉拉纠缠不清啊?』
下一瞬间听见的,是完全不像刚才那一个人的高傲语气。
──琴里的「司令官模式」。
「……说……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们『训练』的关系啊……!」
没错。十香出现的时候,琴里他们声称要做「习惯女性的训练」便命令士道,强迫他对折纸做出爱的告白。
而且在误会解开之前就发生许多事情──一直拖到现在。
『真麻烦耶。不要理她不就好了。』
「怎……怎么做得出那种事啊……本来就是我们不对耶,怎么可以这样继续玩弄那家伙的心意啊!」
『你真老实耶──那么,你就明白告诉她那个告白是误会如何?』
「……要怎么说?」
『嗯?吐她口水,然后说「我才没在跟你这种人交往咧!少会错意了,你这个神经病」就好了吧?』
「这次会被蓄意射杀啦!」
士道忍不住大叫出声。没在开玩笑,要是说出那种话一定会被杀。
『你要求真多耶──那么,我看就让对方讨厌你如何?』
「咦?」
『我是说,反过来接受那个约会──我来调整〈佛拉克西纳斯〉的AI设定,帮你准备那种让约会变超级差劲的选项,让她生气回家的那种。如果对方讨厌你就没任何问题了吧?』
所谓的〈佛拉克西纳斯〉,是指琴里他们〈拉塔托斯克〉所持有的空中舰艇。
通常在精灵出现的时候,这艘舰艇的人工智慧会提示选项,然后跟著它的提示来提高精灵的好感度。
「原……原来如此……」
确实很合理。搞不好会被赏一巴掌,不过那点小事也不得不忍受吧。
「……我知道了。能拜托你支援吗?」
『可以啊。考虑到以后的事,一直被鸢一折纸纠缠也是个问题──只是这么一来,有一件事情还没解决。』
「还没解决?」
『十香呀。明天星期六放假对吧?要是放著十香不管,她肯定会跑来我们家玩。到时候如果士道不在,她的心情测量表数字会下降吧。』
「就算我不在也……」
士道一这么说,琴里便傻眼般「呼~~」地叹了一口气回应他。
「干……干嘛啦?」
『没有啊──总之,要坚决进行作战,就必须分配别的事情给十香做。』
「别的事情……啊。」
『对,看是要叫她去买东西还是什么的都没关系──拜托她一两件难懂的事,让她多花一点时间。总之,让她白天不跟士道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奇怪就好。』
「唔──」
『──哎,总之先答应鸢一折纸的约会。』
「嗯……我知道了。」
士道挂掉电话后,战战兢兢地回到教室。
折纸在教室里维持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姿势,直挺挺地站著。
「怎么样?」
「喔……喔……没问题。」
「…………」
折纸默默无语,面无表情地做出握拳的胜利姿势。
「折……折纸……?」
「明天上午十点,我在西天宫公园的装置艺术作品前面等你。」
折纸只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不知为何,是踩著轻快的脚步离开。
「…………」
就在士道的脸颊流下汗水时,教室外响起惊人的脚步声。
教室的门立刻被打开,看似奔跑过来的十香露出脸来。
「士道!这……这东西要怎么操作!」
看来她似乎不知道要怎么打电话,一脸困扰地询问士道。
不过,此时十香似乎发现士道的表情看来比自己更加困扰,一头雾水地歪著头。
「士道?你怎么了?」
「!不……我没事……」
士道刻意清了清喉咙,在椅子上坐下。
「……对了,十香。」
「呣?什么事?」
「很抱歉这么突然……不过明天,可以拜托你跑腿吗?」
士道说完,十香的眼睛闪闪发光。
「喔喔!好啊,我要做什么呢?」
她看似非常开心能帮上士道的忙,将身体探向士道的桌子。
总觉得良心一阵刺痛,士道一脸尴尬地移开视线。
◇
隔天,士道拜托十香帮忙跑腿之后,在右耳戴上耳麦,出发前往和折纸约好的地点。
顺带一提,士道现在身上穿的是松垮垮的T恤、磨破的牛仔裤,脚上则穿著厕所的拖鞋,完全感受不到一丁点的干劲。
老实说,士道也觉得有点丢脸……不过,女生讨厌不爱乾净又邋遢的男生。一开始用这个方法来令折纸倒胃口,可说是上上策。
『士道,可以再走慢一点没关系。』
戴在右耳上的耳麦响起琴里的声音。
琴里现在应该正待在飘浮于天宫市上空的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的舰桥上。
顺带一提,现在的时刻是十点五十分。已经超过约定时间五十分钟了。
『最少要迟到一个小时。还有,不管她说什么,你都绝对不能道歉。』
「喔……」
做得还真彻底。不过也没错,要是这样大迟到,她肯定会生气吧。因人而异,也有可能早就回家了。
能走多慢就走多慢。大约十一点左右,士道才终于抵达相约的地点。
然后,折纸直挺挺站在那里的身影映入眼帘。
「唔……」
附近明明有长椅可坐,但折纸应该就这么一直站著等士道,士道立刻对她感到愧疚。可是,不能有那种反应。因为士道今天必须扮演让折纸厌恶的那种大烂人。
『来,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做……做好了。」
『很好──开始作战啰。首先是任务1,第一次接触。』
琴里弹了一个响指。
士道轻轻拍了拍脸颊后,继续以缓慢的步调走向折纸。
此时,折纸似乎也发现了士道,将脸转向他。
然后……
「──太好了。」
一看到士道的脸,她便如此说道。
「咦……?」
「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意外。」
「…………唔!」
明明错的是迟到的士道,她不但没有抱怨,似乎还担心士道的安危。
『你在干什么啊,士道?要是因为这种事就感到愧疚,不就玩完了吗?』
「也……也是……你说的对。」
士道说完轻轻点头,折纸便撩起裙襬。
「你觉得怎么样?」
「咦?」
「今天的服装。」
听她这么一问,士道重新打量折纸全身。
感觉触感很舒服的衬衫搭配喇叭裙的装扮,脖子上有一条小项炼闪闪发光。她的服装与士道没干劲的打扮呈现对比。
「喔……喔,很适合──」
『喂,你怎么很自然地就要称赞她啊?』
「……!」
受到琴里指责,士道止住话语。
他清了清喉咙,微微摇了摇头说:
「不对……完……完全不适合你耶……!」
「…………」
折纸一语不发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装扮。明明表情没有任何改变,看起来却有一些落寞。
折纸再次面向士道。
「你觉得穿什么样的衣服才好?」
「咦……?这……这个嘛……」
士道正想回答的瞬间,琴里从右耳插嘴说道:
『──等一下,机会立刻上门了。给她一记重击吧!』
琴里说完,用鼻子「哼哼」冷笑了两声。
〈佛拉克西纳斯〉舰桥的主萤幕上,现在正播放著折纸的身影。
影像旁边显示出各种数值,下方则出现文字视窗,简直就像美少女游戏的画面。
然后──萤幕上出现了三个选项。
①超小件比基尼加上女仆围裙。
②上半身水手服,下半身三角运动裤。
③学校泳衣加狗耳&尾巴。
「呜哇,果然都是些很那个的选项耶。」
琴里嘴里含著加倍佳棒棒糖,肩上披著深红色军服坐在舰长席上,眉头深锁看向主萤幕。
「──全体人员,开始选择!就选男人回答了会让人觉得最恶心的那一个!」
琴里说完后,手上的小型显示器立刻显示出统计结果。
虽然竞争激烈……不过最多人选的是③。
「唔嗯,③最占优势啊。」
琴里传达了选项之后,画面中的士道微微抖了一下肩膀。
琴里提出的选项,实在有可能让对方怀疑士道的品味。
……然而,不得不回答。士道咽下一口口水后,开启颤抖的双唇说:
「……学……学校泳衣加狗耳和尾巴吧。」
士道说完的同时咬紧牙根、紧闭双眼、绷紧全身。
……当然,这是为了能随时承受飞来的巴掌或拳头。
然而,事实却与士道预料的相反。不管经过多久,都没有感受到被殴打的痛楚。他缓缓张开眼睛……折纸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看来似乎是生气回家了。
『──哎呀,意外地简单嘛。恭喜你呀,士道,达成任务啰。』
「是……是啊。谢谢。」
士道带著十分复杂的心情搔了搔脸颊。
哎──不过,这样就好。折纸与其在意士道这种人──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被迫停止思考。
因为折纸从远方跑了过来。
──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呢?折纸穿著学校泳衣,戴著狗耳和尾巴。
「「什……!」」
士道和琴里异口同声说道。
然而,折纸跑到士道面前后,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歪了歪头问:
「怎么样?」
说完在原地转了一圈。
深蓝色布料包覆著她白皙纤瘦的身体,可爱的耳朵和尾巴随之晃动……多么伤风败俗的可爱感啊。
不过,有另一件事更令人在意。
「你到底是从哪里弄到这种服装……」
「附近有卖这类型的服装。」
折纸指向市街的方向……总觉得不小心得知了不想知道的市街内幕。
「差不多该走了。」
折纸说完转过身,指向商店街。
「呃……那个……」
正当士道烦恼著「可以直接穿这样去吗」的时候,琴里的声音再度响起。
「……为什么说那种话好感度还不会下降啊?难易度是设定得多简单啊!」
琴里将身体往后靠在〈佛拉克西纳斯〉的舰长席椅背上,不停转动加倍佳的棒子,同时愤恨地说道。
「该……该怎么办?司令……」
「继续进攻!出一些会让鸢一折纸倒退三步的呛辣选项!」
琴里说完后,萤幕再次显现出选项。
①「啊?你这只母狗竟然用人类的高度走路,也太嚣张了吧。给我趴下!」
②「讨~~厌~~我走得好累喔~~!背~~我~~!」
③「呃,我说真的,你可以离我远一点吗?很恶心耶!」
「……呵呵,不错嘛,每个选项都令人火大呢。全体人员,开始选择!」琴里的个人小型显示器立刻显示出统计结果。
「最多人选的是①──啊。」
「虽然都是些让人想怀疑人性的言行举止……不过选项①特别超过吧。」
舰桥下方的船员如此说道。琴里回答「是啊」并点头表示赞同。
「自己说倒还好,要是被士道那种人说这种话,会想杀了他耶。」
「…………」
不知为何,船员们一阵沉默,但琴里不以为意地拉过麦克风。
「什……」
右耳传来琴里的指示,士道刷白了脸……难度比刚刚更高了。
『你在犹豫什么?你是想要让她讨厌你耶,不做到这种地步怎么行?还是怎么?你以为能漂亮地处理掉和她的关系吗?』
「唔……」士道轻轻低吟一声。琴里说的没错,目的是要让折纸讨厌自己,不能够想著明哲保身。
士道看向走在自己身旁的折纸,开启颤抖的双唇说:
「……你……这只母狗竟然用人类的高度走路,也……也太嚣张了吧。给我趴下……!」
士道这么说完,折纸颤了一下眉尾。
看来这句话似乎惹怒她了。士道轻轻握起拳头──然而……
「…………」
折纸一语不发地弯起膝盖,当场趴在地上。
「咦……什么!」
『什……什么……?』
五河兄妹再次同时发出惊讶的声音。
然而,折纸一脸狐疑地歪歪头,接著仰望士道的脸。
「你不走吗?」
「不,呃,那个……」
正当士道语无伦次的同时,折纸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轻轻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接著将手绕到士道的腰间,开始喀嚓喀嚓地解开士道的皮带。
「你……你在干什么啊,折纸!不……不要,快住手────!」
即使士道发出有如少女的惨叫声──折纸还是没有停手,将皮带顺畅地从士道的牛仔裤上抽了出来。
然后绕到自己的脖子上拉紧,做出像狗环的形状后,让士道握住皮带的尾端。
接著……
「汪!」
叫了一声。
周遭的路人们就像在看怪东西般注视著他们。
「……真讨厌,大白天的就这个样子。」「呜哇啊,真的有那种情侣耶。」「呃,那应该是在拍什么片吧?」「欸~~欸~~妈妈~~那个大姊姊叫了一声『汪』耶!她是狗狗吗?」「不……不可以看!」
「…………」
士道整张脸冒出涔涔汗水……然后下跪道歉说:「对不起,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插图010
◇
位于商店街的正中央。
「好,下一个是什么……?」
十香注视著手中的便条纸,沉吟了一声。
她左手提著的环保袋里已经塞了几样士道托她买的食品。就第一次单独跑腿来说,可说是非常顺利的开始。
「……炸蛋球(注:原文为サーターアンダギー,指裹了很多砂糖的油炸球形甜甜圈)?这是什么东西呀?」
没听过的名词令十香皱起眉头。虽然不太清楚是什么东西,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正当十香一边在商店街闲晃一边寻找类似这个名字的东西时,后方突然有人向她搭话。
「啊──!欸,你等一下,那那……那边那个可爱的女生,可以打扰一下吗?」
「呣?」
十香回过头看,发现那里站著一名身穿非常华丽的西装,发型也很夸张的男人。
◇
「……这还真难对付啊。」
琴里喀喀晃动著加倍佳的棒子,同时愁眉苦脸地低声呻吟。
约会开始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左右。
就算口出恶言,坦承异常癖好,鸢一折纸的好感度却完全没有下降……不仅如此,反而偶尔还会上升。
主萤幕上播放著他们两人在咖啡厅柜台点饮料的样子。相对于露出疲惫模样的士道,折纸的表情从刚才开始就丝毫没有改变(顺带一提,她已经换回原本的服装)。
「咕……试著稍微改变一下方向吧。」
琴里说完的同时,画面上又显示出选项。
①突然揉捏她的胸部。
②朝她的脸吐口水。
③掀她的裙子。
「言语行不通的话,就用行动。全体人员,开始选择!」
手上的显示器立刻显现出统计结果。
最多人选择的是──③。
「……嗯,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白目的事,再怎么样也会稍微降低好感度吧?」
琴里拉过麦克风。
「……真……真的假的啊?」
士道听到右耳响起的指示,咽了一口口水。
『少啰嗦,快点照做。不做到这种程度,根本无法动摇她的好感度。』
「不……不是嘛……这种事实在……」
就在此时,士道被走在后方的客人撞到,身体失去平衡,往前面倒了下去。
「呜喔……!」
虽然瞬间想维持姿势──不过还是没办法。脸受到猛烈撞击,鼻子也擦伤了。
「好痛啊……」
『很好!你挺有一套的嘛,士道。』
「啥?什么……」
这时,士道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正抓著似曾相识的轻飘飘布料。
「…………」
他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缓缓抬起头。
结果看见折纸纤瘦的白皙双腿和设计可爱的内裤,以及绑在右脚上的腿挂枪套。
看样子,士道似乎在跌倒的时候把折纸的裙子完全扯了下来。士道整张脸渗出汗水。
「听……听我说,折纸,这是……」
然而,折纸却以一副冷静至极的态度说了一句:
「要在这里做吗?」
「……!你……你说什么……!」
士道连忙把裙子拉回原来的位置。
折纸带著有些遗憾的心情看著士道这么做之后,再次将视线移回柜台。
『……这……这样也不动摇吗?』
右耳传来琴里不悦的声音。
「这下子……该……该怎么办才好啊?」
士道说完,心想该不会做什么都没用吧,将手放在额头上摇摇头的瞬间──
右耳传来「哔!哔!」的警报声。
『──啧,真麻烦……』
「怎……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士道的身体抖了一下,对耳麦提出疑问。
『不是折纸……是十香。我也大致观察了一下出去买东西的十香……看样子,好像有个奇怪的男人正在向她搭话。虽然不知道是搭讪还是拉客,不过这男人还真会给我找麻烦。』
「什……」
士道皱起眉头。
因为十香涉世未深,难保不会被花言巧语欺骗而卷入什么危险的事情。
……不过要是十香认真起来,那种男人一瞬间就会化成灰。但事情变成那样感觉也很不妙。
「得……得想想办法才行……」
『我知道。要派机构人员出马也是可以啦……但我尽可能不想让她察觉事情跟〈拉塔托斯克〉有关。』
琴里「唔嗯」地沉吟一声之后,继续说道:
『──士道,我会把你现在戴著的耳麦连上十香的手机,你可以阻止她,叫她不要做出危险的事吗?』
「我……我吗……?」
『由士道来跟她说是最快的方法吧。那就拜托你啰。』
「等──」
士道话还没说完,琴里的声音就中断了。接著取而代之的是响起拨打电话的声音。
过了几秒,传来十香的声音:
『喂──是要说喂吗?谁啊?』
「十香吗?是我,士道。」
『是士道吗!喔喔……真的可以对话耶……!』
十香发出雀跃的声音。
「十香,你现在在干什么啊?」
『唔……有个不认识的男人找我说话。他正在跟我说要不要做薪水很高的打工什么的……』
「…………」
士道沉默地抽动了一下脸颊。
『好像什么事都只要做简单的服务就能拿到很多钱。我拿到一张叫做名片的漂亮纸张喔。我可以去打工吗?』
「不……不行!给我拒绝!那东西也还给他!」
士道不禁大吼出声。
『呣……这样啊。既然士道这么说,我就照做吧──喂,你这家伙,刚刚说的事我不做。』
「呼……」
真是危险。士道擦去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接著就在这时,他发现点完餐的折纸正拿著摆了两个杯子的托盘站在他眼前。
「啊──」
「…………」
折纸一语不发地点点头后,推开排队的人群,再次走向柜台。
「这……这位客人……?」
「我想把这个退回去。」
「咦?呃──食物的退货……」
店员被折纸逼迫,露出困扰的表情。
因为士道大声喊叫,折纸似乎误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士道连忙大声对她说:
「那……那个不用还没关系啦!」
「……?没关系吗?」
折纸转过头来问道。士道点点头回答她:「没关系。」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
『什么嘛,没关系啊──喂,好像还是可以做。再给我一次那个叫什么名片的东西。』
右耳传来这样的声音,士道急忙大喊:
「不……不行、不行!无论如何绝对要给我拒绝!」
『呣……我知道了。』
十香乖乖地回答。
「我知道了。」
──然而,士道说出那句话后,就连折纸也轻轻点点头,然后将托盘重重摔在柜台上,从裙子里拔出九公厘手枪(真希望那是模型枪)凶狠地亮给店员看。
「乖乖接受退货。」
「咦……?啊……咦……?」
店员目瞪口呆,周遭的客人也骚然不安。士道惊慌失措地上前阻止。
「快……快住手!不用做那种事!」
『唔,是吗?』
右耳传来十香的声音。
士道搔了搔头大声吶喊:
「啊~~真是的!你们两个什么都不要给我做!」
◇
时间是下午三点三十分。
大致买完东西的十香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稍做休息。
由于假日的关系,商店街非常热闹,但隔了一条路的这个公园里充满了舒服的宁静气息,无疑是最适合休息的场所。
十香一口气喝下用士道给的零用钱买的饮料,「噗哈」一声吐了口气。
然后将视线落在塞满东西的环保袋上,露出满面笑容。
「嗯……士道肯定也会称赞我啊!」
确实完成跑腿的任务,也按照士道所说的拒绝了男人的邀约。回到家以后,他或许会摸摸自己的头。
「啊……」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拿出了便条纸。
说到跑腿,有一样东西还没买。
没错,就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炸蛋球」。
「唔唔……这该怎么办呢……」
十香环抱双臂「呣唔唔」地低吟沉思──数秒之后,她突然灵光一闪。
「对了!这种时候就要……」
十香说著拿起手机。
没错,不知道的话,直接问士道就好了。
「呃……刚刚士道有打电话过来,是要找……来电纪录吗?」
十香把手机放在长椅上,然后用双手食指慢慢按著按键。
◇
「唉……」
下午三点三十分。士道无力地靠在咖啡厅的椅子上。
当然,不是刚才那家咖啡厅,而是另外一家。
在那之后,士道带著折纸逃也似的奔出店家,在街上漫步了一会儿──最后来到了这家店。
『……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只好使出最后的手段了。』
琴里语带叹息的声音传来。
「……最后的手段?」
『没错。你可以稍微离她远一点吗?』
「?喔……好……」
士道对折纸丢下「我去一下厕所」这句话后,便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厕所前面。
「……然后呢?你说的最后手段是什么啊?」
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也没必要压低声音。士道如此询问琴里。
『我想你大概已经了解到……要降低她的好感度非常困难。多么可怕的怪物呀,我都想看看她脑袋的构造了。』
「……好……好像是这样呢。」
『──所以,试著改变一次先决条件看看吧。乾脆将错就错。』
「你的意思是……?」
『士道你就真的去当鸢一折纸的恋人。』
「什──什么!」
士道不禁大叫出声。
『听我说到最后──也就是说,你在接受你们正在交往的这个前提之下提出分手。跟她说「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这样。』
「……唔……唔……」
士道的脸颊渗出汗水,同时低声呻吟。
咽下一口口水湿润因紧张而乾渴的喉咙。
──不过,这终究还是非得面对的事。
虽说当初是琴里他们下的指示,但士道欺骗折纸是事实。
却想「让折纸讨厌自己」,未免太过自私。
士道喜欢折纸──他认为她是个好朋友,也是个能发自内心尊敬的人物。
可是──不对,正因如此。
他觉得以模棱两可的心情持续这种关系,对折纸很失礼。
「……我知道了。说的也是,那才叫作了断对吧。」
士道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让心情冷静下来,然后拍打了几次脸颊。
……然而,心脏扑通作响,指尖不停颤抖,脸上冒出大量汗水。
『冷静点……就算我这么说也没用吧。至少在关键时刻,你可不要吃螺丝哟。』
「啊……是啊,说……说的也素。」
『这不是马上就吃螺丝了吗?』
「唔……」
士道搔了搔头,刻意咳了几声清一清喉咙。
『真是的……让你离她远一点是对的呢。好好练习,说溜一点之后再回座位哟。』
「好……好的……」
士道面向墙壁,嘀嘀咕咕地动著嘴唇。
「──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什──你说的是真……真的吗……?』
「──是啊,我希望你能结束我们的关系。」
『这……这种事情,我不要!』
「谅解我吧。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
『你……你讨厌我了吗……?』
「是啊,我讨厌你了。」
然后──
「……嗯嗯?」
士道觉得不对劲,歪了歪头。
怎么感觉有人非常流畅地在应和自己。
『士……道……』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终于发现右耳传来的声音不是琴里发出来的。
熟悉的声音,无庸置疑──是十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为──为为为为为……为什么十香会……!」
在十香的声音当中,琴里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笨蛋,为什么不先关闭回路呀!』
『对……对不起……!』
接著传来听似〈佛拉克西纳斯〉男船员的声音。
不过,在士道反问之前,远处响起了惊人的爆炸声,建筑物开始晃动。墙壁叽轧作响,天花板纷纷掉下建材碎片。
「什……!这……这是──」
瞬间还以为是地震,可是……不是。
这冲击简直就像有炸弹在某处爆炸一样。
『是十香!她的精神状态一口气降低!精灵的力量正以惊人的气势逆流!』
「你──你说什么!」
『唔……是我们的失误。因为忘记关闭连接十香的回路,所以十香打电话给士道的瞬间,又形成通话状态了啦!』
琴里吶喊般说完之际,店外又响起惊人的声响。
到处传来尖叫声,还有不知该往哪里逃而来回走动的人们有如地鸣的脚步声。
「这个……该──该怎么办才好啊!」
『总之,只能安抚十香的情绪了!告诉她刚才说的都是在开玩笑!
「喔……喔……!」
士道急急忙忙将手按在耳麦上大喊:
「十香!听得见吗!十香!」
然而,没有回应。爆炸声再次响起,店内的墙壁微微震动。
『咕──不行吗?没办法了,士道,你立刻去十香身边!』
「可是,折纸……」
『现在没空管她了!动作快!她在穿过商店街的那个自然公园!』
「我……我知道了……!」
士道握紧拳头,冲出店外。
街上因突如其来的事态而骚然不安。
到处充满了尖叫与嘈杂声,路人们就像朝同一方向流动似的窜逃。
士道立刻就明白了原因。因为公园所在的那个方向,不断冒出袅袅上升的烟雾。
「是……是那个吗!」
事情比预想的还严重。士道为了避开人潮走进小巷弄后,全速冲向目的地。
所幸士道他们待的咖啡厅离十香所在的公园不远。
……不过考虑到可能会在约会途中偶然遇到十香的危险性,或许也不太能说是幸运。
「……!」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
可能是十香打来的。他没有减缓奔跑的速度,直接拿出手机接起电话。
然而,话筒响起的却是折纸死气沉沉的声音。
『──士道,你在哪里?』
「折纸,抱歉,你等我一──」
话还没说完,又响起了爆炸声,瓦砾纷纷掉落在士道的面前。
「唔喔……!」
士道勉强闪过瓦砾,继续奔跑。
虽然对折纸感到抱歉,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他将手机丢进口袋,加快速度。
接著──
「什……!」
进入公园里的士道瞪大了双眼。
广大的自然公园一角,犹如陨石坠落般被剜挖了一个大洞。
简直就像──精灵现身在这个世界时所引起的灾害「空间震」一样。
而且那个大洞的正中央有一名蹲在地上、不时颤抖肩膀的少女身影。
「十香……!」
士道如此吶喊,跌跌撞撞地奔跑在遭剜挖的地面上。
此时,十香似乎也终于发现士道的存在了。她抖了一下肩膀,一脸胆怯地面向他。
「士……士道……」
她带著哭得皱巴巴的脸呼唤士道的名字。
「……!」
士道差点就要窒息,但依然大喊:
「刚……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
「咦……?」
听见士道说的话,十香立刻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接著沉思般发呆了一会儿,用衣袖擦擦眼泪,再次面向士道。
「真……真……真的……吗?」
然后像是在窥探士道的神情,发出细微的声音。
「对……没错。」
「你没有……讨厌我吗?」
「当……当然啊!怎么可能讨厌你啊!」
「真……真的吗!那……那么,我们可以不用分开啰?」
「喔……喔,当然啊。」
「可以永远在一起吗?」
「嗯……可以啊,永远在一起!」
虽然觉得有点草率就答应了她,但总之现在必须先平复她的心情才行。士道一边点头一边以至今最响亮的声音如此说道。
十香吸了吸鼻涕,站起身来。
「是……是吗?嗯……嗯,说的也是啊!」
十香像是打从心底感到安心似的说完,提起掉落在一旁的环保袋(不知为何竟然毫发无伤)给士道看。
「怎……怎么样呀……?我还有好好买完东西喔!」
「喔……喔!很厉害嘛!」
「嘿嘿嘿……」
士道说完,十香便一脸得意地微笑。
不过就在这时,士道的右耳响起了琴里的声音:
『呼……干得好──虽然我很想这么对你说,不过你们可以先离开那里吗?』
「咦……?」
士道听完琴里说的话,皱起眉头……不过,他马上就发现了原因。
附近响起消防车和巡逻车的警报声,要是继续待在爆炸中心地,事情可能会变得很麻烦。
「十……十香!我们去那里吧……!」
「呣……?嗯,我知道了。」
士道说完,十香便乖乖地点点头。
◇
「呼……」
总之,似乎是脱离了危机。
士道带著十香离开公园,总算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了?走得这么急。」
「啊……哎,一言难尽啦。」
士道「哈哈……」一笑,回答一脸疑惑的十香。
不过──之后不到几秒,士道再次僵在原地。
理由很简单。不知何时出现的鸢一折纸就站在士道眼前。
「…………」
「!折……折纸?」
「唔。」
士道全身抖了一下,十香便一脸不开心地环抱双臂。哎,这也难怪,毕竟十香和折纸两人水火不容。
不过,折纸很难得没表现出对十香的厌恶感。
不,正确来说,她是以过去未曾表现出的热烈视线(不过,表情还是老样子就是了)凝视著士道。
「折纸……?你怎么了?」
士道虽然嘴上这么说──却有一股类似之前感受到的坏预感在他心中蔓延开来。
看来这个预感似乎成真了。只见折纸依旧面无表情地向前踏出一步后,伸出手环抱士道的身体,然后使劲施力。
「什……你……你这家伙,想干什么呀!」
十香打算掰开折纸的手。
不过折纸紧紧抱住士道的身体,一动也不动。
然后,她静静地开口了:
「──永远在一起。」
「什……什么!」
似乎在哪里听过的话语令士道皱起眉头。
「还……还不放开!那句话是『我的』耶!要永远跟他在一起的人是我!」
「──那不可能。这句话士道肯定是在对我说。」
十香和折纸夹著士道推来推去。
接著──士道突然惊觉某件事,拿出丢进口袋的手机。
他往萤幕一看……发现现在仍处于与折纸通话的状态。当初似乎太过匆忙,忘记关机了。
也就是说,士道对十香说的话……特别是大声喊出的那句话,全都传进了折纸耳里……正当士道呆若木鸡时,右耳响起了轻快的喇叭吹奏曲。
「干……干嘛?」
『……恭喜你,士道。鸢一折纸看似涨停的好感度又更上一层楼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数值。』
「…………」
听到琴里近似早已放弃的声音,士道露出乾笑。
顺带一提,两天后在学校传出了「五河士道在女生的脖子上戴项圈,叫她趴在地上走路」或「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女生的裙子」之类的流言……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