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
  5. 游乐场十香(Game center TOHKA)
  6. 繁体版

游乐场十香(Game center TOHKA)
2017-06-23 09:44:00

		

「鸢一折纸这个~~……大呆瓜────!」
──砰!
吼叫的同时,拳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吸进拳靶中。
下一瞬间,拳靶连同支柱整个被击飞,贯穿前方的液晶萤幕,刺进墙壁里。
慢了一拍,被扯断的电线啪叽啪叽地射出火花,毁坏的萤幕冒出袅袅烟雾。
「噫噫……!」
突如其来的紧急事态令在后头目睹过程的五河士道双眼瞪得老大,眼球似乎就要掉出来了。
位于天宫大道某游乐场的一角。
装设拳击手套和拳靶的机箱──也就是拳击机的前面。
「……嗯,心情畅快多了。」
夜刀神十香呼了口气并如此说道,接著脱掉穿透过去(!)的手套,丢在现场。
纤瘦的身躯、朦胧乌黑的头发,以及水晶眼瞳。
要是生对时代,美貌或许能倾国倾城的少女。
在那样的少女面前,损坏的拳击机不停播放著喇叭吹奏曲。这只能说是一幅异样的光景。
周遭的客人们也各个看傻了眼。
「是……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士道流著汗水这么说的同时,后方响起啪哒啪哒的脚步声。
「喂……客人!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伤脑筋耶!」
貌似游乐场工作人员的男子一脸惊慌地跑了过来。
「呣?」
「啊……惨了!」
不过──
「……咦?」
工作人员在到达士道两人身旁的前一刻停下了脚步。
理由很单纯。因为有一个身高看似超过两公尺的黑衣大汉,像是要妨碍他前进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你……你是什么人啊……」
「失礼了。我们到那边谈一谈吧。」
「咦?等一下……什么?不……不要,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工作人员仅留下这样的哀号声便被大汉给拖走了。
「刚才的情况是怎样?」
「……不……不知道耶。」
士道虽然如此回应十香……不过,其实猜得出刚才的男人是谁。
果不其然……装置在右耳的耳麦里传出少女的声音。
『──我们会排除妨碍者,你就放心继续约会吧。要好好让十香发泄她的压力。』
「……知道了啦。」
士道小心地回答避免十香听到。
多么奇妙的放学后约会情景啊。
起因发生在稍早之前。
◇
「殿町,你手机上挂的是什么东西啊?」
放学前的班会也已经结束,大家开始三三两两踏上归途的时候,士道整理好书包,发出疑惑的声音询问同班同学殿町弘人。
「嗯?你说这个吗?」
殿町一边搔著用发蜡竖起的头发,一边摇晃手里拿著的手机。
绑在手机一角的海狗吊饰随之摇晃。
「很可爱吧。是七彩海狗腽肭蕾。」
「是喔……小心不要犯了猥亵物陈列罪啊。」
「这可是健全至极的角色造型好吗!为什么我拿就会被当成猥亵物品啊!」
「喔……抱歉,不自觉就……」
士道一面苦笑一面道歉。「受不了。」殿町耸了耸肩回答:
「我有多出来的,你要一只吗?这个系列现在好像很红喔,挂上的话女生会很吃这套喔!」殿町这么说完,便从制服的口袋里拿出以衬纸和塑胶袋简单包装的吊饰。
「啊?你买了两个啊?」
「不是啦,这是游乐场的奖品啦。上次我一口气中了两个。」
「是喔,满厉害的嘛。」
士道看向殿町拿出来的那个东西。
……眼睛莫名真实,老实说不怎么可爱。
「……不过还是算了。总觉得挺恶心的。」
「会吗?我觉得很可爱耶。」
「啊,这只可爱多了吧。」
士道指著印在吊饰衬纸上的系列商品猫熊吉祥物。
「啊,你说梦想猫熊『猫熊罗妮』啊。他是腽肭蕾的朋友,好像很擅长踩大球。」
「那我是不知道啦。不过如果是这只,我应该会想要。」
「很可惜,我没有那只。我挑战过几次,不过他摆的位置超难抓,店员也不怎么想帮我。」
「是喔。」
士道如此回应,就在这个时候!
「──你说什么!」
后方突然传来这样的吼叫声,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怎……怎么回事……?」
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女学生正在吵架。
「不……不可能会这样……!你这混蛋,要是随便乱说,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
「我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吵死了!谁会相信呀!」
「吵的人是你,安静一点。」
「你说什么!」
「怎样?」
双方互不相让。
一方是十香,然后另一方则是犹如人偶般表情一成不变、有条有理地淡然应对的少女──鸢一折纸。
成绩优秀,运动也万能,是士道班上引以为傲的完美超人。
「突然这样……是怎么了啊……」
士道把头转回来一看,已经不见殿町的人影。
「那……那个家伙……」
似乎是嗅到有麻烦事而逃跑了。
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她们吵架的原因,但也不能放著两人不管。士道战战兢兢地开口说:
「喂、喂……」
「干嘛啦!」
「什么事?」
士道一开口对她们说话,十香和折纸便在同一个时间点将视线转向他。
虽然一瞬间感到畏缩,士道还是鼓起勇气继续把话说下去:
「冷……冷静一点啦,发生什么事了啊?」
士道一问,十香和折纸便再次视线相交。
……总觉得光是这样,两人的魄力似乎就会令空气微微震动。
「──我不过是说出极为理所当然的话,是夜刀神十香缺乏理解力罢了。」
「你说什么!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这家伙──」
「就说了,冷静一点啦,好吗?」
「……哼!」
士道介入两人之间如此说完,十香便将脸撇向一边,一屁股坐到自己的位子上。
「…………」
而说到折纸,她则是一语不发地走出了教室。
「唉……到底是怎样啊?」
──此时士道动了动眉毛。
手机在口袋里震动。
「……嗯?」
插图007
萤幕上显示的名字是「五河琴里」,士道的妹妹。
士道移动到教室的角落之后,按下通话键。
「──喂?怎么了,琴里?」
『还敢问怎么了,你这个秃子!』
「…………」
一按下通话键就先讨了一顿骂。
士道微微抽动了一下脸颊。
……琴里怎么又突然变成「司令官模式」啊?
『──现在,十香的心情数据表一口气掉到跌停状态了。』
「啥……?」
士道皱起眉头如此回答,于是琴里叹了一大口气后继续说道:
『我不是说过要你小心吗──虽然大部分的力量都被封印住,不过她可是精灵,甚至被人称为光是「存在」就足以毁灭世界的灾难哟。要是精神状态明显变得不稳定,被封印住的力量有可能会逆流。』
「…………!」
听了琴里说的话,士道咽了一口口水。
没错。
正如琴里所说,十香并非人类。
而是发生原因、存在理由全都不明,人称「精灵」的存在。
目前是以某种方法封印住她的大半力量,并处于琴里所属的机构〈拉塔托斯克〉的监视之下,不过──对曾经亲眼目睹那股压倒性力量的士道而言,是非常恐怖的事态。
『所以,我想知道她为什么精神状态会突然变得不稳定──士道,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变态行为?』
「不要以我做了什么事为前提进行话题好吗!」
『那你说是发生了什么事?』
「喔……她跟鸢一大吵了一架。」
『你说鸢一,是AST的鸢一折纸?』
「对。」
AST,对抗精灵部队(Anti Spirit Team)。
与琴里他们的〈拉塔托斯克〉不同,是以武力排除精灵为目的的精灵专门特殊部队。
鸢一折纸既是高中生,也是那个实战要员当中屈指可数的才媛。
现在由于十香的力量被封印住,所以不会公开地攻击过来──即使如此,她们的感情还是非常差。
『啧,真爱给人找麻烦──算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士道,马上去平复十香的情绪。』
「情绪……啊。」
士道说著看向十香。
……她的周围飘散著负面灵气。要是在她旁边放置观叶植物,似乎瞬间就会枯萎。
「你叫我拿那个怎么办啊……」
『你这只不想滚粪的滚粪虫在说什么鬼话啊。很简单不是吗?找她去约会啊。我想想……为了发泄压力,去游乐场如何──放心吧,我们会支援你。』
「什──」
『那么,我会先准备好,你要赶快行动喔。』
琴里抢在士道回答之前擅自定案,然后挂掉电话。
「…………」
虽然有很多事想说……不过唯独这件事无可奈何。
士道收起手机,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后,朝十香走去。
「那……那个啊,十香。」
「……干嘛?」
十香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回答。
虽然一瞬间感到退缩……不过,士道依旧留在原地继续说:
「……没有啦,那个……如果你不介意,等会儿要不要去玩一下?」
「唔?」
士道如此说完的瞬间,感觉原本盘踞在十香周围的动荡气息瞬间淡了不少。
「玩……也就是说,士道你想跟我去约会啰?」
十香像是在试探士道的反应,眼睛稍微向上瞟,同时如此问道。
……呃,确实是这样没错啦。不过再次被提起,那个……还真令人害羞。士道一边搔了搔脸颊一边微微首肯。
「嗯……是这样没错啦。」
士道这么说完,十香便一脸容光焕发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哦哦……!去,我要去!」
「喔……喔,这样啊。」
「所以,我们要去哪里呢?」
「嗯……去电子游乐场如何?」
「电子游乐场?」
十香一脸疑惑,歪了歪头。
「呃……简单来说,就是有很多所谓『游戏』这种好玩东西的地方。」
「喔,很好玩吗?」
「是啊,也有像是拳击机和打地鼠这种游戏,玩了会很痛快、很舒服喔。」
「不只好玩,还很舒服吗!还有什么其他游戏?」
「我想想,格斗类游戏要是不常玩应该会觉得很难……啊,像音乐类游戏这种的,要是调降难易度,你应该可以玩喔。」
「音乐类游戏?」
「是啊。像是配合音乐,用脚去踩画有箭头的控制板,或是用棒子敲打太鼓型的控制器。玩得顺手的话,还满爽快的喔。」
「这样啊!」
「其他还有那个,操作机器抓零食的游戏喔。」
「什……!还能拿到零食吗……!那不是超强吗!」
「是啊,超强喔。」
「都能住下来了耶!」
面对眼睛闪闪发光的十香,士道回以苦笑。
「那就有点困难了啊……毕竟未满十八岁的人晚上十点以后就不能进去了。」
「唔,是这样吗?」
「是啊,根据风俗营业法之类的。啊,你要记住这件事喔。因为琴里帮你准备的户籍年龄是十六岁,不只游乐场,半夜最好不要太常外出。」
「嗯……我会记住。」
十香说完环抱双臂沉吟。可能一口气给她太多资讯了。
也许是在意十香夸张的反应,留在教室的女生团体朝两人靠了过来。
「欸~~欸~~你们在聊什么?」
「咦?喔,呃……」
被人这么问了,士道有些尴尬地搔了搔脸颊。
就在他支支吾吾时,十香代替他开口:
「我跟你们说哟,等一下士道要带我去个好地方!」
听到这句话的女生们嗤嗤贼笑著看向士道。
「怎么怎么,是在晒恩爱吗~~」
「啊~~好火热、好火热。」
「五河同学也真有一套~~」
「不……那个……」
……该怎么说呢,真伤脑筋。士道脸颊泛起红潮,同时撇开视线。
「欸、欸,十香,你说好地方,到底是要去哪里呀?」
其中一名女生询问十香。
十香发出「唔?」的一声,瞪大双眼,表现出像是在搜寻记忆的举动之后,开启双唇:
「嗯……说是要去哪里呢?我记得是很好玩……啊啊,对了!我们要去未满十八岁不能进去的地方。」
「咦……?」
听见十香的话,女生们僵在原地。
「……!十香,不是吧,那是晚上十点以后的事──」
「唔?是这样吗?」
即使士道连忙纠正,女生们也似乎没听进去。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开始窃窃私语。
「说到未满十八岁禁止进入的地方……」
「果然是可以休息的宾馆……?」
「不,搞不好是晚上开的那种店……」
「你……你们误会了啦!」
士道高声喊冤叫屈。
十香可能是看到士道的反应,认为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吧,于是她像是要帮士道说话一般补充说明:
「虽然我不知道大家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你们弄错啰,士道只是想让我觉得舒服而已。」
「什……!」
「对了,他说过用脚踩、用棒子敲打的话,会很舒服喔!」
「…………」
女学生们拉过十香的手,像是要让她远离士道一样,将她藏在身后。
「干……干嘛?怎么了?」
十香一脸困惑地看了女生们一轮后,女生们便皱著眉头,视线朝下,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十香,全部的事我们都了解了。」
「还好事先发现……要不然纯真、懵懂无知的十香差一点就成了变态的牺牲品。」
「……你这只臭猪公!不知羞耻!」
当然,最后这番话是对士道说的。
「不,就说不是了啦,我──」
士道一开口想要辩解,女生们便像要保护十香般张开双手。
……已经完全被当成女性公敌了。
「你们搞错啰,士道不是坏人!」
十香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大声说道。
「十香是个好孩子呢……正因如此,看准这一点的五河同学真是罪孽深重。」
不过,女生不打算听她说话。
十香似乎想试著帮士道洗刷嫌疑,只见她低吟一声,「啪」地敲了手。
「!对了,士道他呀,说过如果我跟他去那里,他就会给我零食!怎么样?他人很好吧?」
「…………」
女生们沉默了一阵子后,狠狠瞪向士道。
「……不是啦,那个……」
就算不说出口也知道,她们的脑海里一定是士道对纯真的十香说「嘿、嘿嘿!小姐,跟我起走的话,我就给你好吃的零食喔?」的画面吧。
就在此时,士道的手机响起──是琴里打来的。
「……啊,我接一下电话。」
士道知会女生们一声,接起电话。
「……喂?」
『你在做什么啊?慢郎中。快点开始约会。』
「喔喔……遇到了一点意想不到的阻碍……」
『我不想听你找藉口。限你三分钟以内离开学校。』
「啊,等一──」
喀!嘟──嘟──嘟──
没有商量的余地,电话就挂掉了。
「…………」
毕竟是司令官模式的琴里,要是三分钟以内没有离开学校,势必会有严苛的处罚在等待著自己吧。
「……十香!走啰!」
士道收起手机大喊。
「喔喔!」
原本一脸困扰的十香露出开朗的表情,钻过女生们中间,回到士道身边──当然,中途还走向自己的桌子拿书包。
士道确认了十香的动作便一溜烟逃出教室。十香也跟著追上去。
「啊……!十香!」
「不可以被骗!快回来!」
「来人啊!十香她!十香要被玷污了──!」
她们似乎在后面说了什么危险的话,但士道试著不去在意,移动自己的双脚。
然后──时间来到现在。
士道和十香一面受到周围客人们的注目,一面以悠闲的步调走在游乐场里头。
受到注目的理由非常明显。
没错,因为十香把拳击机、打地鼠、腕力机等以体能为诉求的游戏一个不留地全破了。
当然,这种情况下所说的「破」,是指字面上的破坏,会集众人视线于一身也是无可厚非。
「嗯,游戏这种东西,还真是好玩吶!」
「是……是吗……」
士道听见笑得天真无邪的十香这么说,无力地苦笑。
他对著耳麦小声说了:
「……喂,琴里,这样真的没问题吧?」
『是呀。事后处理就交给〈拉塔托斯克〉负责没关系。虽然受到大家注目不太好──不过,现在就以让十香发泄压力为最优先。』
「那就好……」
「士道?」
「……!什……什么事?」
十香突然对他说话,让他抖了一下肩膀。
十香一脸疑惑地看著这样的士道后,又看了游乐场一圈。
「接下来要玩什么游戏?」
「喔……喔喔,要玩什么好呢……」
士道说完看向四周,然后……
『嗯,你等我一下。』
耳麦再次响起琴里的声音。
「──好了,接下来要玩什么呢?」
于飘浮在天宫大道上空一万五千公尺处的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舰桥上。
五河琴里高傲地靠在椅背上,喀喀晃动著口中含著的加倍佳棒棒糖。
她是个将长发系成双马尾、肩上披著军服外套,貌似国中生的少女。
分明是这座舰桥当中最年轻的一个,然而她所坐的那个位子──却是这艘〈佛拉克西纳斯〉的舰长席。
「──令音,十香的心情状况如何?」
琴里一问,在舰桥下方操作控制台的分析官村雨令音便一边搓揉著眼睛周围的黑眼圈,一边开启双唇说:
「……嗯,已经可说是良好也没问题了吧。虽然机台还是持续遭到破坏,不过威力渐渐稳定下来了。」
舰桥中央的萤幕现在正显示出十香上半身的影像。
然后在她的周围,有一排「心情」以及「好感度」等各种数值,甚至连对话视窗都有显示。简直就像美少女游戏的画面。
「是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是啊。不过,我有一件事情很在意。」
「什么事?」
插图008
「……虽然她的心情有变好,不过不安的数值却非常高。她可能在担心什么事。」
「担心的事情啊──士道,你有想到什么吗?」
琴里朝麦克风这么说了,马上就传来士道的声音。
『不,我不太清楚……』
「是吗?真没用。」
「算了。总之再让她玩一会儿,看看情况吧。」
琴里这么说完的瞬间,画面的中央显示出新的视窗。
①两人同心协力一起玩猜谜游戏!
②玩检测契合度游戏,再次体认两人之间的羁绊!
③拍大头贴,留下回忆吧!
画面上排列出这些选项。
〈佛拉克西纳斯〉的人工智慧会诊断十香的精神状态,提出符合状况的行为模式。
「──原来如此。大家怎么想?」
琴里如此说完不到五秒,她手中的小型显示器便显示出类似棒状图表的画面。
在舰桥上的船员们迅速决定选项,传送到琴里的终端机。
票数最多的是──③
「嗯,看来大家的意见跟我一样呢。」
「①就不用讨论了,可能会因为猜不到答案而闹脾气。」
于琴里后方待命的副司令男子直挺挺地站著说道。
「……②虽然也不错啦,不过万一两个人不够契合,气氛好像会很尴尬──关于这一点,③就很完美了。不用说可以得到只属于两人的纪念品,还附加在拍照的时候,可以待在用帘子区隔开来的密闭空间这个要素。」
这是令音的发言。
「嗯,也是──士道,拍大头贴。一起去拍可爱的照片吧。」
『……了解。可是我……不太懂怎么操作大头贴机耶……』
「机台上至少会写操作步骤吧。少啰嗦了,快点去。」
『……知道了啦。』
「──十香,要不要去那边看看?」
「嗯,好啊。」
士道接受〈拉塔托斯克〉的指示,带著十香前往大头贴区。
「?士道,这是什么呀?」
「呃……哎,简单来说,就是可以拍有趣照片的机器。」
「什……!」
士道说明得太过简单,十香红著脸颊,瞪大双眼。
「你……你说照片……?」
「嗯?十香,你怎么了?」
「……没有啦,我实在不怎么爱拍照片这种东西……」
「咦?是这样吗?」
士道如此反问,十香便满脸通红地点点头。
「这样啊。如果不爱,我们就去玩别的吧。」
「……唔。」
不过,十香像是陷入沉思般低吟了一会儿,有些犹豫地颤抖著双唇说:
「……士道你想要我的照片吗?」
「咦……?呃,那当然,哎……算是……想要吧。」
士道回答得不清不楚,于是十香像是要让心情平静下来一样深呼吸,眼眸朝上望向士道说:
「……只有这次,特别答应你哟。」
「喔……好……」
士道被一股莫名异常的气氛镇住,同时点点头后,十香便走进写著「全身拍贴」字样的庞大机器里。
接著,士道也打算跟进去,然而──
「……!等……等一下,士道,你为什么要进来?」
却被十香阻止。
「咦?这不是要两个人一起进来拍的吗?」
「别……别说傻话了!给我在外面等一下!」
十香说完便唰的一声拉上帘子。
「呃,呃……」
士道轻轻敲了敲耳麦,想询问该如何应对。
『随她去吧。等她心满意足之后,再两个人一起拍就好。』
「哎……也是吧。」
士道微微点点头,便将背靠在十香走进去的机器上。
……然而,就这样等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吶,琴里,拍大头贴需要花这么久的时间吗?」
『看情况吧。最近的机种可以在拍完之后写上文字、加上效果,如果想要完成精美的拍贴,要花上一定的时间呢。』
「是喔……好厉害的机器……不过,十香是在哪里学会那种操作方式的啊?」
『谁知道。要说十香有拍过照片,我想顶多只有在受到〈拉塔托斯克〉保护时拍的资料用照片就是了……』
正当士道和琴里交谈时,装设在机器外部的照片取出口吐出了印好的大头贴。
「嗯……?拍完了吗?」
士道弯下腰拿起贴纸──
「噗……!」
满脸通红地倒抽一口气。
『怎么了啦,士道?』
「还……还说什么怎么了……!」
士道立刻将拿在手上的大头贴藏进书包里。
因为,那上面──照出来的是十香一丝不挂的身影。
「十香!你到底在搞什么──」
士道因意想不到的事态而头脑一片混乱,同时唰地一把拉开帘子。
此时,士道痛恨自己的粗心。
因为那种照片才刚出炉,就代表──
「──!」
「什……!」
士道与肤色成分比平常增加了八成的十香四目相交,全身僵硬。
想必她正打算穿上衣服吧,只见她穿著内衣裤,身体稍微向前倾,将黑色及膝袜拉到膝盖左右的位置。
其他什么都没穿。硬要说的话,还有一头美丽的深色头发。
「琴……琴里……她在〈拉塔托斯克〉拍过的资料用照片──」
『哎,基本上是全裸哟──啊啊,放心吧,只有女性机构人员帮她拍。』
「不……不是那个问题──」
「还……还不拉上帘子吗?笨蛋……!」
「呜噗……!」
士道的脸狠狠吃上精灵的一击。
◇
「…………」
于游乐场的一角。
折纸默默操作著夹娃娃机的按键。
里面的奖品不用说,当然就是士道说过想要的梦想猫熊的猫熊罗妮手机吊饰。
颜色总共有三种。分别是普通的猫熊颜色、红色,以及黑白颠倒的负色。
──没错,今天放学后,她恰巧听见士道与朋友的对话。
终究只是恰巧,不是在士道后面竖起耳朵偷听,因而跟夜刀神十香吵架。绝对不是。
「…………」
机器手臂掠过负色猫熊罗妮的头──还是没抓到。
不过,折纸依然面不改色,又投入了一枚硬币。
就在此时──
游乐场里面传出「咚喀锵────!」的声响。
「──怎……怎么了、怎么了?」
「啊,好像有一对玩坏拳击机和腕力机之类的情侣在里面晃来晃去喔。」
「真的假的?怎么,男朋友是拳击手之类的吗?」
「不,好像是女朋友玩坏的。」
「啥,那是怎样啊?」
「…………」
──还真是会给旁人添麻烦的情侣。折纸一边默默继续操作一边心想。
如果是自己和五河士道,肯定不会做那种事。
绝对会十分平静地在露天咖啡厅喝杯茶什么的。
「…………」
接著就在此时,机器手臂一把抓住了负色猫熊罗妮。
就这样移动到取出口附近──却在中途掉了下来。
可惜。不过掉在非常好抓的位置,下一次应该能确实抓到。
──她想再投入一枚硬币,手指却停住了。
手边原本堆得高高的硬币已消失无踪。
「…………」
折纸无可奈何,跑向了兑币机。
◇
「……抱歉。」
「不……我才不好意思。」
穿好衣服的十香满怀歉意地对士道这么说,而士道则是抚摸著肿胀的脸颊回应她。
「不过……总之你记著,拍照的时候不需要脱衣服。」
「……嗯,我会记得。」
十香一副沮丧的模样点点头。
『啊哈哈!你的头竟然没被揍飞,还真是好运呢,士道。』
士道耳边响起琴里乐天的声音。
他「叩叩」地轻敲耳麦表示抗议,继续往前走。
『──哎,这代表十香的心情回复到那种地步了哟。目标达成了呢。再来只要想办法降低她的不安感数值就无可挑剔了。』
「……不安感啊……」
士道望向十香──歪了歪头。
「──嗯?」
十香不知何时已经紧盯著右手边的抓娃娃机。
「十香?怎么啦?」
「士道,这个要怎么拿呀?」
「嗯……那个要按下这个按键之后……」
士道简单说明操作方法,并瞄了放在抓娃娃机里的奖品一眼。之前提到的猫熊罗妮手机吊饰个别包装好,铺了一整面。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唔嗯。」
十香说著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圆硬币投进去。
然后照刚才士道教的方式操作按键,移动机器手臂。
然而──连碰都没碰到奖品。
「呣,好难吶。」
「这种游戏机要玩顺手才有办法……你想要的话,我抓给你吧?」
士道一这么说,十香便摇摇头。
「不要,那样就没意义了。让我玩。」
「这样啊──啊啊,那你试著抓抓看那个如何?看起来最好抓。」
「唔?」
十香循著士道的手指前方看去。
那里有一只黑白相反的猫熊罗妮,以绝妙的角度立著。如果能顺利将机器手臂勾到塑胶包装的洞里,一定能抓到吧。
「哦哦!」
十香眼睛为之一亮,再度投入一百圆硬币。
然后操作按键──机器手臂刚好勾住塑胶包装的洞。
「喔喔,我抓到了耶,士道!」
「是啊,真厉害、真厉害。虽说位置好,但亏你第二次就能抓到呢。」
「嗯,那么这个──」
此时,十香止住了话语。
尽管机器手臂回到了取出口的上方,奖品却没有掉下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啊……卡住了耶。不过,遇到这种情况只要跟店员说一声──」
「哼!」
士道话说到一半就响起了「啪喀!」这样的声音。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什么声音。是十香猛力挥出拳头,在抓娃娃机的塑胶板上开了一个洞。
「……十香。」
「嗯。」
十香一脸若无其事地把勾在机器手臂上的猫熊罗妮拿下来,心满意足似的点点头。
「唔嗯,回家吧,士道。」
「好……好……说的也是。」
◇
「…………」
换完钱回到抓娃娃机前面的折纸,当场停住脚步。
理由很单纯──到刚才为止折纸还在玩的机台上开了一个洞,原本锁定的负色猫熊罗妮也连带被抢走了。
「是谁……?」
她发出了细小的声音。
然而──
「来~~不好意思,让一下~~」
随著这样的声音,几名作业人员才刚进入游乐场,马上就把被漂亮地破坏的抓娃娃机固定在搬运器具上,搬到了店外。
然后又立刻从外面将新的机器搬进来。
「好~~那么我们告辞了~~」
作业人员把电线全部接好,重新放入奖品,检测完机器运作。
──全程只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之前被神秘情侣破坏的其他机器也已经以同样的方式换成新机。
「…………」
虽然有许多莫名其妙的地方,不过现在有更应该在意的事。折纸一语不发地站在抓娃娃机前面,看向无数的猫熊罗妮。和刚才不一样,位置摆得十分好抓。
如果是这样──
折纸的双眼静静闪著光芒,将五百圆硬币堆在按键旁边。
◇
「……你那么想要那个吗?」
从电子游乐场回家的路上。
士道在染上夕色的街道试著询问走在他身旁的十香。
「嗯……」
十香突然停下脚步。
「十香?」
士道也跟著停了下来,面向十香。
于是她微微低著头,将手上的猫熊罗妮递给士道。
「咦……?」
「给你。这个送给你,所以──不对,说所以好像也怪怪的,该怎么说呢……」
士道对十香含糊的说话方式感到不解。
「你要说什么?」
士道这么问她,她便像下定决心似的紧咬嘴唇,继续说道:
「……不要讨厌我。」
「什……什么?你……你说那什么话啊?」
士道深深皱眉,然后「啊」的一声,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
「你还在意刚才的事吗?」
「嗯……也是有点在意啦……」
十香沉默了一会儿,接著说:
「……士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跟鸢一折纸吵架吗?」
「啊……我记得啊。」
十香像个闹别扭的孩子,嘟起嘴继续说道:
「……那个时候呀,那家伙说了。」
「说什么?」
士道一问,十香便向上望,像是在偷看士道的表情,同时结结巴巴地继续说:
「……精灵,不可能跟人类共存,人类本来就不可能容许毁灭世界的精灵。所以──」
她像是下定决心般咬了咬嘴唇后,继续说:
「士道也最讨厌精灵这种生物了。」
「……喔。」
士道搔了搔脸颊。
呃,想必本人十分苦恼吧。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妥……不过老实说,实在令人无力。
原来造成十香不安的原因,就是这种事啊。
……搞不好她说要拍不喜欢拍的照片,也是担心会被士道讨厌。
「……吶,士道,真的是那样吗?士道也对我──」
「没那回事啦。」
「……真的吗?」
十香一脸不安地看向士道。
「真的。」
「真的是真的吗?」
「真的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吗?」
「…………」
士道稍微思忖了一下,接著说:
「至少我不会想跟讨厌的家伙,那个……约会。」
「啊──」
士道说完,十香便瞪大双眼。
「嗯……说的也是吶……」
十香微微羞红了脸颊,嘴角轻轻绽放出笑容。
士道把负色猫熊罗妮还给十香。
「所以,这个你拿著吧。难得自己抓到,就当作今天的纪念──好吗?」
「嗯……我会的。」
十香开心地咕哝著,收下负色猫熊罗妮。
就在此时,耳边传来琴里的声音。
『──七十五分。算及格吧。』
「……那还真是多谢了。」
◇
隔天。
等著士道来上学的,是一群双手扠腰、两腿大张,站姿散发出狠劲的女生。
「变态来了呢。」
「怎么不去死一死。」
「给我发出像猪一样的哀号声吧!」
「什……什么啊?」
虽然士道不明就里,瞬间呆滞了一下,但看见露出困扰表情的十香也在其中,马上就理解了状况。
「大家,我就说了,士道什么都没做喔。」
十香面向周遭的女生们说道。
「没关系,十香,我们马上就让这个变态性欲男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你一定很难受、很痛吧。可怜的十香,就由我们来帮你报贞操之仇!」
「……事情就是这样。为了掌握现况,你尽可能把昨天发生的事钜细靡遗地告诉我们。他对你做了什么?跟我们说,他对你做了什么?」
十香用力摇头回应女生们说的话。
「不是的!虽然我不太懂你们在说什么,但你们大概误会了!昨天士道只是带我去一个叫什么游乐场的地方而已!」
「咦……?」
听到十香的回答,女生们全身僵硬。
然后眼神游移,像是在回想昨天的对话内容──
「……真的吗?五河同学。」
「……是啊,是真的啦。」
「…………」
女生们应该总算理解了,只见她们面面相觑后──
「啊……啊哈哈哈哈,我就说嘛,五河同学怎么可能做出那种过分的事嘛。」
「我……我打从一开始就想说会不会是误会了呢。」
「总……总之,十香没事真是太好了。」
她们说完,脸上同时露出乾笑。
「……反正误会解开了就好。」
士道无奈地叹了口气,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把第一节课要用的课本从书包里拿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东西从书包里飘落下来。
「啊,有东西掉出来啰,五河同学。」
「嗯,啊啊,谢──」
此时,士道表情僵硬。
因为从书包里掉出来的东西是──
「──什……!」
捡起束西的女学生倒抽了一口气。
哎,这也不能怪她。突然看到十香的全裸照片,肯定任谁都会做出那种反应。
「哪里误会啦!在游乐场强……强迫裸露,不是更变态吗!」
「不……不是的,这是──」
「别狡辩了──!」
「唔……唔哇……!」
士道闪开朝脸飞来的拳头,就这么连滚带爬地逃出教室。
「啊,士道!你要去哪里!」
十香从后方叫唤他,但他没有余力回头看。
要是停下脚步,肯定会有残酷不留情的凌迟在等著他。
「呜哇啊啊啊!做了蠢事啊啊啊!为什么放著没拿出来啊!我这个呆瓜──!」
士道一边吶喊一边在走廊上狂奔。
然后──
「唔喔!」
士道跑到一半,在T字路口被人一把抓住了后领口,令他差点跌倒。
「咳咳……!怎……怎么回事?」
剎那间还以为被女生们逮到──然而并不是。抓住他领子的是鸢一折纸。
「鸢……鸢一?」
「这个。」
折纸放开士道的领子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样东西交给士道。
「咦?这是……」
那是梦想猫熊的猫熊罗妮(红色)手机吊饰。
「送你。」
「咦……不,不好啦。」
「送你。」
「……呃……」
「送你。」
「………………谢谢。」
士道有些被折纸的气势压过,便收下了猫熊罗妮。
接著,折纸从书包里拿出挂著猫熊罗妮(正常色)的手机。
「一样。」
「呃……是……是啊,没错……」
「…………」
士道点点头后,折纸收起手机,朝教室走去。
「到……到底是怎样啊……?」
就在士道一脸茫然瘫坐在走廊上时,这次换十香慌忙跑了过来。应该是追著士道而来的吧。
「士道!你没事吗?」
「喔……嗯……」
「已经可以回去了,误会我都解开──嗯?」
话说到一半,十香朝士道的手上看去。
当然他手上有刚才折纸送的猫熊罗妮。
「喔喔!」
十香摸了摸口袋,拿出猫熊罗妮(负色)。
「我们一样耶,士道!」
「是……是啊……」
士道搔著脸颊回答。
士道、十香,还有折纸──竟然就这样莫名拥有了一样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