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短篇
  5. 取回工口本性吧!
  6. 繁体版

取回工口本性吧!
2017-06-23 12:26:04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录入:kkmanleg
扫图: 仔仔王王
校对:aleiskira(神官姐姐)
我的名字是木场佑斗。就读驹王学园的高中二年级男生。
平常的话,应该是由小说主角‧兵藤一诚,负责让故事进行下去……出自一些原因,这次换成我来述说吧。
所以──
「别说胸部那种下流的词!」
……一诚君脑袋似乎故障得很严重……
那是某天放学后发生的事件。属于神秘学研究社的我和同伴们,放学后在社团教室集合,讨论一些事情。
这虽然对其他学生保密,其实我们是真正的恶魔。然后,我们的主君,就是担任神秘学研究社社长的红发女性──莉雅丝‧吉蒙里,正在讨论往后的预订事项。
「总而言之,跟上个月比起来,契约数量少了几个百分点。必须特别注意中高年龄层的服务。」
社长视线落在资料文件上,开口说著。
然后一年级学妹──塔城小猫举起手来。
「……我看过电视,电子商品店家有群聚地域性,为了打开中高年龄层客人的心,贩卖打折的低价商品。现在这种店家渐渐增了。」
「就是说,重点是再次跟人类建立信赖关系。虽然这很基本,但请别忘了恶魔的工作。」
小猫说完后,黑发马尾的学姐──姬乃朱岛副社长,接著说下去。
恶魔的工作,就是实现人类愿望,以此收取相对代价。最近没有人类用性命做为代价,但不论哪个时代,拥有欲望的人类都不会缺少。所以我们恶魔的工作才能持续下去。
而且我们还很年轻,有时就会像这样讨论,找寻一些提升业绩的方式。
「跟人类互相理解这种事,我好担心……」
外表是美少女,其实是喜欢穿女装的学弟──加斯帕,看上去有些不安。对很难跟陌生人来往的他来说,这个等级或许太高了点。
然后,我的视线突然移向时钟。社长也跟我想著同一件事,用严肃表情看向手表。
「……好慢。一诚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社长叹气碎碎念著。
没错,今天以一诚为首,跟他同班的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都还没来。他跟我同一年级,不过我那一班比较早下课。但一诚班级的下课时间,也不会差这么多才对…….
此时,从走廊方向传来咚咚咚的响亮脚步声。速度快到感觉连整栋旧校舍,都跟著出现摇晃。肯定是好几个人的跑步声。
乓!
门口用力打开,三名少女挂著苍白表情进来。
金发少女──爱西亚,绿色短发少女──洁诺薇亚,双马尾少女──伊莉娜。爱西亚和洁诺薇亚,跟我们一样都是恶魔,伊莉娜则是天使。真的,各位。
三人都是很焦急的样子。发生什么事了?这么说来,没看到一诚人影。平常的话,都是四个人一起进来社团教室……
「莉、莉、莉丝雅学姐!大事不好了!」
爱西亚眼中滚著泪珠叫喊。社长从爱西亚的焦急当中,应该察觉到什么,朝她们走近。
「冷静一点,爱西亚。怎么了?一诚人呢?」
听到社长询问,洁诺薇亚闭眼仰天,指往走廊方向。
「……一诚似乎不行了。」
洁诺薇亚似乎很努力才挤出声音。不行了?怎么回事?
伊莉娜则是摆出祈祷姿势,就这样朝窗户走去,拼命在祈祷什么。
社长视线看向走廊,出现一名进来社团教室的男生──兵藤一诚。
……一诚是怎么了?外表看来,没有什么特别的。
兵藤一诚。是我的同伴,我唯一的朋友。个性热血,什么事情都坦然面对。若说有什么特徵……没错,就是相当工口。常常都在思考一些下流事情,发现女生社员时,一定会看著胸部,最喜欢女生的胸部了。
他的梦想是完成恶魔训练,成为上级恶魔,打造后宫。比谁都更忠于欲望,比谁都更喜欢女孩子。
一诚用无比爽朗的笑容开口。
「部长,我什么事都没有喔。」
…………
……嗯?怎、怎么回事?一诚应该不会用『我』的自称……真、真奇怪啊?刚、刚刚听到『我』……
社长也注意到一诚的异状,视线上上下下打量一诚。
然后,嘴唇阖不起来。
「──一诚没有看我的胸部!」
『──!」
这一句话,让我、朱乃学姐、小猫、加斯帕都说不出话来!
……骗、骗人的吧……
对一诚来说,社长胸部是任何东西都难以取代的重要事物……不管什么时候,视线都是先往胸部移动。然后说出自己的心声。
──木场,听仔细了。社长胸部就是我的起点,我的归属。不管看多少次都不会腻。知道吗?社长的乳头,左右两边硬度各有些微不同喔?
散发黄昏气氛的那座公园,两人述说梦想时,一诚说出这些台词。有点想给他一巴掌的感觉。就算挨巴掌也无所谓的气氛。
不过,那是很棒的笑容。满脸灿烂光辉。他无时无刻想著社长的胸部。应该说,讨论梦想当时,他从头到尾都是阐述胸部……
朱乃学姐靠近一诚,抓住他的手──抚摸自己胸部。
此时──
「做、做什么!太不知羞耻了吧!」
一诚立刻拨开学姐的手,浮现困扰表情。
怎么可能!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吧!
一诚对摸女生胸部这件事感到困扰,不可能发生吧!
朱乃学姐的丰满胸脯,也是一诚的信仰对象。神灵恩赐,不是这样说过吗!?有时还会双手合十,嘴念『感谢您』啊!看见朱乃学长穿著体操服摇晃胸部时,痛哭到五体投地啊!朱乃学姐摇晃胸部时,你明明会全力反应的!
那根本就是美国亚利桑那州北部的峡谷──能够匹敌大峡谷的,就只有社长和朱乃学姐的胸部了!你这么热情说过!
「……骗、骗人。一诚竟然将我的胸部推开……」
朱乃学姐受到严重打击,脚步都有些站不稳了。
面对这样的学姐,一诚则是脸红大叫。
「女性请不要说『胸部』这种下流的话!」
──!
我流过脸颊的泪水似乎无法停止。
拜启,各位。一诚似乎生病了。
病得相当严重。
「能否说明些什么呢?」
社长让爱西亚、洁诺薇亚、伊莉娜坐下后,听她们解释。
三人饮用朱乃学姐冲泡的红茶,让情绪冷静下来后,拿著手帕擦拭眼泪,开始述说。
这是结业式之后的事情。四人走往旧校舍的途中──
「啊,UFO!」
一诚看见天空的谜样飞行物体。大家也都看见,感到很不可思议。然后──
「那个未确认飞行物体朝一诚接近,射出谜样光束。接著,全身烧焦冒烟的一诚,用爱西亚的恢复能力治好──」
『没事吗?一诚同学。』
『……嗯,我没事的,爱西亚。今天世界也很和平呢。希望世界大家都能更加更加幸福。呵呵呵。』←挂著清爽笑容和闪闪发亮的眼神。
『……一、一诚同学?』
「变成对女孩子任何事情都毫不关心的状态……还有,那个UFO是圆盘型的……」
伊莉娜擦拭眼角眼泪,做出说明。
──该怎么说。这不是相当不妙吗?
我都不知该从哪个点吐槽了!
而且那是UFO喔!还被UFO的光束打中!嘛,既然都有我们这类恶魔和天使了,有、有宇宙人的话也不值得大惊小怪……话虽如此,但这是一言难尽的状况啊!对我们神秘学研究社来说,遇见UFO,应该算是感到高兴的事情吧。不过,这果然是出乎意料的状况。
一诚,竟然能将你变成这种状态,该不会,真是受到外星人的攻击吧……?
所有人的视线,看向坐在社团教室角落的一诚。
一诚用灿烂无比的眼神──开始在笔记本,写下拯救世界的一千个目标。
小猫靠近询问。
「……学长在写些什么?」
「哟!小猫酱!我正在写让全世界的人,能够得到幸福的方法!小猫酱要试试看吗?一起打造没有争斗的美好世界──」
砰!滚来滚去!
小猫在一诚说完话之前,直接赏了他一记拳头。眼睛难以追上的高速拳头,可以说是毫不留情。感觉头盖骨传来有些不妙的声音。
一诚喷著鼻血,脸上的开朗笑容却没有消失。
「打得好!但是,有点痛喔!」
「……以为揍一拳就能治好的……一诚学长。社长的胸部,和朱乃学长的胸部,喜欢哪边?」
「说、说什么啊!这么下流的词,不能从小猫这种可爱的女性口中说出──」
砰!滚来滚去!
小猫在一诚说完话之前,再次朝他的颜面赏了一拳。感觉整个拳头都陷入五官里面了。
「……一诚学长不会说这种话。」
「小、小猫酱!别再打了!女孩子不能这样骑到男生身上──」
砰!铿铿!
「……一诚学长不会说这种话。」
「我、我知道了!等等我会当你的练习对手!这样的话,小猫酱总有一天,能成为世界第一位女性综合格斗技的冠军!这样的话,和平就能开始──」
砰咚!咻!
已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了。不过小猫还是想治好一诚──用拳头。
小猫持续挥出左右钩拳,我开口说道。
「不过,小猫。你不是希望看见一诚变成普通人吗?小猫不是很在意一诚好色这点吗?至少他不会那样随时忠于欲望了。」
没错,一诚出现工口行为时,小猫每次都会吐槽他。
「……希望一诚学长好色能够节制而已。」
总觉得能明白她的意思。
现在状况,代表那不是小猫希望看见的一诚啰?我突然想像那样的一诚。
不过,小猫却是眼睛滚著泪珠坦白。
「……但连我都不感到兴趣的话……讨厌。」
──唔。
原来如此,这就是复杂的少女心呢。
「社长和朱乃学姐又怎么想呢?看见目前的一诚。」
听到我的问题,两人互相看著彼此。
「虽然希望他个性能认真一点,增加绅士一面或许是不错啦……」
「这样就能确定他真正喜爱的人是谁……但有点不够呢……」
「果然,一心一意注视我们女性一面的一诚,才是有魅力的。」
「没错,我们也能因此磨练女性魅力。」
『对嘛!』
为了争夺一诚,平常总是吵个不停的两人,此时难得意见一致了。
「现在的一诚太无趣了。」
「不工口的一诚,等于是没有鳗鱼的鳗重呢。」
洁诺薇亚叹气,伊莉娜说出怪怪台词。
「一诚同学就是一诚同学。就算一诚同学一生都是这样,我也会陪伴他,但果然是原本的一诚同学比较好。」
对一诚怀有深深信赖的爱西亚,也希望一诚能够恢复。
喜欢一诚的女性们,意见全员一致。不过,该怎么让一诚恢复原本个性……?
能、能够捉到那个UFO的话,应该是最确实的方法啦……
「接著,既然大家意见一致的话,该怎么办呢?」
我询问大家的意见。
「没办法了。我去捕捉那个占有大半原因的UFO吧。」
洁诺薇亚拿起社团教室里面的捕虫网和长剑。那、那种装备能捉到飞在天空的UFO?……而且洁诺薇亚说不定真的能办到,这才是令我恐惧的。
「真、真的能捉到宇宙人吗……?」
「就是这样,木场。我有时会这么想。都有我们这种人了,是否有更加夸张的宇宙人存在呢──?
洁诺薇亚用认真语气说道。
这、这么说的话倒是没错……恶魔、天使、妖怪、吸血鬼等,我们原本就是很惊人的幻想种族。这么想想,就算真的出现宇宙人,似乎也理所当然的。
不过,洁诺薇亚啊。你有注意到,宇宙人跟我们算是不同等级的幻想吗?
「好!加斯帕过来!」
洁诺薇亚呼喊,加斯帕惊讶到眼球都快蹦出来了。这个指名一定出乎他意料之外吧。
「我、我、我、我、我为什么需要去捕捉宇宙人啊啊啊啊啊?」
在加斯帕逃走之前,洁诺薇亚迅速把他捆起来打包,顺便说著。
「你的双眼能让眼前物体时间停止。就算是飞在空中的UFO,也能捉住吧。」
原来如此。加斯帕具有停止视线内物体时间的能利。使用这个能力的话,就能停止飞行物体了。不过,UFO移动速度很快的。真的能够顺利捉到吗……?
洁诺薇亚将加斯帕五花大绑后,把人扛在肩上,也对伊莉娜说道。
「伊莉娜!你也过来!一起镇压那些挂著宇宙人之名的异教徒!」
听到这句话,伊莉娜用力点头……不过,对宇宙人施以宗教镇压、或是看成异教徒,这也未免……
「没错!就是说啊!我们不能屈服于侵略者!这也是为了主、为了米加勒大人!我们要消灭宇宙人!」
伊莉娜在出发之前,就先弄错目的了。
冲劲满分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带著加斯帕,气势汹汹冲出社团教室。
呵呵呵,行星间的交流不应该是这样吧……我只能傻笑了。
社长则是抚摸获得小猫释放,脸部变得凄惨无比的一诚头部。
「接著,UFO就交给洁诺薇亚她们,我们就找出我们能够恢复一诚的方法吧。」
然后,我们开始执行让一诚恢复的作战。
一诚恢复作战
α案『爱西亚‧全副武装』
「就是这样,爱西亚。首先,用恢复之力治疗一诚头部。」
「是。」
爱西亚回应社长的指示。
让一诚恢复原本个性的作战开始。首先让拥有恢复能力的爱西亚,替一诚进行治疗。
──不过,爱西亚装备了学校泳装和过膝袜。
而且爱西亚头部还戴著猫耳,臀部也长出一条尾巴。脖子装有项圈和铃铛。学校泳装胸口平牌,写上『あーしあ』几个大字。
这就是所谓的猫耳学校泳装状态。『爱西亚‧全副武装』,这是社长打包票的主意。爱西亚一如往常泪流满面。
「爱西亚!上啊!」
社长碎碎念著。不过──一诚还是没变,对工口毫无反应。
不如说,眼神根本不认同这种打扮。
「一诚同学……请恢复本来的自己。」
爱西亚朝一诚头部伸出的手,发出淡绿色光芒。光芒包容一诚,脸部肿胀慢慢消退。
「谢谢,爱西亚同学。你让我的疼痛消失了。」
一诚满脸笑容。爱西亚表情悲伤。平常的话,应该是用『爱西亚』这种亲腻的称呼才对。被加上『同学』,对爱西亚来说很难受吧。
不过,爱西亚撑著逝去泪水,双手像猫咪那样握拳,当场转了一圈摆出可爱姿势。脖子项圈的铃铛铃铃作响。
「恢复就交给爱西亚喵☆ 」
眨起单眼歪著头,对一诚发出可爱声音……一诚说出口的话则是。
「嗯!」
就这么一句。
听到之后,爱西亚全身颤抖,冲向社长的胸部。
「莉丝雅学姐!我不行了!呜呜呜!我就是无法像小猫那样,把猫耳和尾巴的可爱表现出来!」
爱西亚抽泣哭著,旁边小猫的猫耳和尾巴动了几下。小猫的真面目是猫又。跟爱西亚的装饰不同,那是真正的猫耳和尾巴。
部长抚摸哭泣的艾莉亚头部,轻声安慰。
「没这回事,爱西亚。你相当可爱喔,不愧是爱西亚。之后就交给我吧。」
就这样,一开始的作战完全失败。
一诚恢复作战
β案『仙术猫又』
「……那么,检查头部气的流动状态。」
小猫伸手按在一诚头上,闭起双眼集中精神。此时,『气』集中到手上。
小猫一族能以仙术操纵气。小猫就是使用这种仙术,将一诚混乱的泣重新导正,加以恢复。
「小猫发气的这段时间,一诚就来看看你相当宝贝的各种工口书刊吧。」
社长拿出藏在社团教室里的一诚专用工口本,朝他打开内页……这么说来,社长和朱乃学姐都是看普通的工口本……却很清楚一诚的收藏位置呢。不愧是本社团的两位大姐姐……一诚,你藏在这里的重要刊物,这两人都一清二楚喔。
「呜!请、请住手!这、这么下流的书、我才不想看……!」
「说什么呢?你平常不是都一脸高兴看著这些书吗?」
「一诚,这些书对你来说就是圣经喔。看了这些,让一诚恢复成一诚喔。来,大姐姐穿著工口COSPLAY衣服的这一页,要用心欣赏。」
社长和朱乃学姐,把一诚绑在椅子上,为了不让双眼闭上,还在眼皮黏上胶带。打算利用这种状态,强迫一诚看工口本。
如果头部紊乱的气恢复正常,一诚应该会用看待宝物的眼神,面对那一页。这种相乘效果,无论怎样都能让一诚恢复吧……小猫却停下仙术,摇摇头。
「……不行。气本来就没有紊乱。不如说,看了这些书反而让气变乱了。」
听到这个报告,社长手按著额头。
「就是说,身体方面没有异常……这下麻烦了。那个UFO到底做了什么……?」
真的,一诚到底怎么回事……?
「唉呀唉呀,这件衣服很不错呢。一诚看到我穿上去的话,肯定很高兴的。」
朱乃学姐阅读工口本,脸颊飞上嫣红。听到这句话,社长也凑到朱乃学姐身边,视线落在页面上。
「什么……嘿,这件衣服跟我比较搭喔。看看,腿部裸露出来的设计,就是为我量身订做的呢。」
「这句话好像是说,我的双腿比不上社长啰?」
「我对腿部曲线很有自信。一诚称赞过我喔。大腿跟肉感可以说是达成绝佳平衡喔?」
社长伸出自己的腿,让朱乃学姐看个清楚。朱乃学姐浮现满脸笑容,眉毛也高高扬起。
「唉呀,这么说的话,之前一诚也称赞过我的腰身呢。胸部到臀部的线条,根本就是理想曲线呢。」
这次换成朱乃学姐,用性感动作从胸部比到腰间。社长眼角抽搐几下。
「……我的评价可是在你之上喔!?」
「这是我要说的!一诚想耽溺在我的肉体!」
「不对,是我的身体!」
「莉丝雅是笨蛋!」
「朱乃才是白痴!」
……啊啊,明明是要替一诚治疗,两人却开始吵架了。这样的话,暂时别插嘴比较好。
小猫和我都叹了口气。
一诚恢复作战
γ案『按下去吧!』
「让一诚按莉丝雅的乳头。」
冷静下来后,朱乃学姐光明正大说出下个提议。突然蹦出『乳头』这个词……
「以前,传说之龙──赤龙帝力量暴走时,一诚按了莉丝雅的胸部,才得以恢复。」
没错,一诚在不久之前的事件,寄宿于身上的赤龙帝──红龙力量出现暴走。称为『霸龙』的现象,将周围风景吹得七倒八歪,就算敌人如何强大,也能轻易屠杀。
当时,无法阻止暴走的我们,陷入困境。最后是靠触摸社长的胸部,才让一诚恢复理性。正因为一诚拥有『胸部龙』这种工口称号,才有可能办到吧。毕竟他相当敬爱社长。触摸心爱女性胸部的行为,对一诚来说,就是最高兴的事情吧。
「这种状态下,触摸莉丝雅的胸部,或许也能解决呢。」
有了之前经历,才会有朱乃学姐这次的提议吧。
听到朱乃学姐的意见,社长脸红程度来到最高点。
「我、我的胸部……又、又要用那种方法……对象是一诚我可以接受,但为什么每次都是用我的胸部来解决……」
社长害羞碎碎念,朱乃学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
「不对,莉丝雅。这算是某种意义的固定场面。必须给客人一点服务喔。」
「服务……客人是什么我听不懂啦,朱乃……」
社长感到困扰,朱乃学姐温柔开导她。根本不像之前吵架的那两人。基本上,两人算是感情很好的朋友,就算有时会吵架,这种时候还是会互相合作吧……不过,胸部作战嘛……对象是一诚的话,或许行得通呢。
「总之,尝试看看吧。」
朱乃学姐的恶魔能力──用魔力制造出帘幕和滑轮。把一诚和学姐带到帘幕里面,朱乃学姐进行准备。
「来,社长。请脱吧。一诚,这是你最喜欢的社长胸部。尽量看喔。」
帘幕里面,社长脱掉衣服了。能看见社长胸部的人,就只有一诚和朱乃学姐。此时,爱西亚也闯入帘幕里面。
「不、不要!我、我不想看那么下流的东西!」
一诚被绑在椅子上挣扎的身影,在帘幕上映出清晰影子。
「……这、这句话让人有点打击呢。就算来硬的,也要你按我的胸部!」
「就是这样,莉丝雅!一诚!快点,看著莉丝雅的胸部啊!」
「不要!我不想看到胸部!」
「手!用手摸莉丝雅的胸部!快点,把手指张开!」
朱乃学姐抓住一诚的手,导往社长胸部方向。
「住手!!!我才不想摸胸部!下流!工口!我只要现在这样就好!世界和平跟胸部没有关系啊!」
「不行!莉丝雅的胸部,就是能够拯救冥界和平的胸部!看看这个粉红色!很漂亮吧!快点,别再畏畏缩缩了!」
朱乃学姐气势高昂,我也吓到了。该不会,学姐自己也乐在其中吧?总觉得很有可能。
「一诚同学!请摸!按下莉丝雅学姐胸部的话,一切就能解决了!请您努力!还差一点就能恢复了!」
爱西亚也说出很不得了的话……努力说出工口台词……
不过,一诚拼命抵抗。
「我不会屈服于胸部的!我不会输给胸部的!」
「抚摸我的胸部!一诚!那就是真正的你!」
「来,胸部就在眼前了!」
「一诚同学,请您抚摸胸部!按下去!」
……真、真夸张的一幕。我嘴巴开开,只能目瞪口呆了。胸部胸部什么的……总觉得,类似场面我也碰见过。
「……无论何时,一诚学长都会发生事件,我有这种感觉。」
隔壁小猫则是半睁著眼叹气。
说得是呢。无论何时,都有这种感觉。我也快哭了……
当我们已经不知如何是好时,有人进来了。
那是穿著套装,留有一头银色长发的女性。最近成为我们同伴的罗丝薇瑟。
罗丝薇瑟是道著歉进来的──
「开会迟到相当抱歉!教职员会议比预期还久!──呃,日落之前,你们在做什么啊!?」
看见一诚和社长,为了按不按胸部出现格斗时,罗丝薇瑟相当惊讶。
就是说呢。看到这一幕,谁都会狼狈不堪啊……
一诚恢复作战
番外「北欧魔术」
「原来如此,我明白事情经过了。」
听完一轮说明后,罗丝薇瑟不住点头。
「这不是很好吗?工口一点都不好的。何不想成这是接受天命的其中一种模式呢?」
罗丝薇瑟提出意见,但是──
「驳回。而且刚刚讨论一致都是『恢复原状』。能请你帮忙吗?你原本是瓦尔哈拉宫的女武神,有没有什么办法呢?」
听到社长请求,罗丝薇瑟闭眼歪著头。
「嗯──对我来说,是反对年轻学生的异性来往,认为这样比较好,但莉丝雅都开口了,不帮忙不行呢──我知道了。」
罗丝薇瑟遵从社长请求。
「这样的话,就快点行动吧。」
站在一诚旁边的罗丝薇瑟,手里张开一个小型魔法阵,似乎在调查些什么。
「嗯,身体状况良好。其它,魔力和龙之力也正常。有无诅咒的话……感觉有些棘手呢。」
「有些棘手是什么意思!?」
听到社长询问,罗丝薇瑟点点头。
「是的,还不晓得是什么形式,但有复杂奇怪的术式,堆积集中在脑部。类似恶魔术式,但也能看成堕天使的术式。也多少混杂我们北欧魔术的形式,该怎么说,感觉像是把许多术式弄在一起。」
「治得好吗?」
「总之,我会尽全力的。」
罗丝薇瑟手边出现专用包包,开始物色里面物品。
奇怪生物的尾巴,带有剧毒颜色的草,拿起似乎装有危险液体的瓶子,装进研钵里面捣碎,开始混合。接著拿起烧瓶和量杯,开始奇怪混合。简直像是科学家的实验。
有种难以言喻的刺鼻臭味烟雾,飘散室内。我忍受不了,打开社团教室窗户……罗丝薇瑟是在制作解除诅咒的药剂,还是在制造什么怪奇药物?
经过差不多十分钟,量杯出现散发七彩光芒的液体。
「完成了!这就是北欧神话式,解除诅咒的药!」
冒出咕噜咕噜的泡沫,还发出危险至极的烟雾……一定很有效果吧。
「来,兵藤一诚!喝下去吧!很有效的!这是连差劲脑袋都能解救的特制饮料!」
罗丝薇瑟接近一诚,一诚出现至今未曾有过的激烈抵抗。
「超、超臭的!!!不只臭,还让人难以呼吸啊!?」
被绑在椅子上的一诚,踢动双脚挣扎,我们默默把他按住。
「放、放开我!我会死的!」
「呵呵,真可爱的抵抗,但那是白费功夫。北欧魔术谁都无法逃脱的。来,喝下这个才是好孩子喔。」
罗丝薇瑟浮现阴森笑容。感觉她好像有些藉此取乐耶?
……那真是能够解除诅咒的药物嘛?就算心怀一些疑问,我们还是帮忙让一诚喝下液体。
咕噜咕噜。
硬逼一诚喝下去。全部喝完,过了一拍后──
噗咻咻咻咻咻咻。
一诚脸部七孔开始冒出紫色的烟。接著变成漂亮的七彩颜色。下一瞬间──
喀咚。
一诚脸部出现中毒颜色,脖子往难以想像的方向扭曲。嘴巴飘出灵气晕了过去。
这种反应,令大家表情苍白……呃、没……没事吗?
现在,先把重要的灵魂拉回来吧……
单手拿起空空量杯的罗丝薇瑟,歪著头。
「真奇怪呢。之前奥丁大人的痴呆,就是用这个治好的啊……」
那、那该不会是利用剧毒的反面疗法吧……?
乓!
我们烦恼如何处置时,有人用力推开门进来了。
「社长!大家!成功了!」
「成功了!我们做到了喔!」
穿著破烂制服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回来了。
手里拿著当作战利品的银色闪亮碎片──该、该不会是……
「我们击落UFO了!」
洁诺薇亚报告胜利战果。
大家,发生大事了。
……我们的同伴,已经打倒宇宙使者了。
这种夸张不已的世界,我无话可说。
「……真、真的是UFO呢。」
社长整个人愣住,抬头看著。
放在旧校舍外面的圆盘型物体,就是很有名的未确认飞行物体──冒著黑烟的UFO。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两人凭藉毅力找出UFO,当场用圣剑波动和天使之光进行攻击。激战最后,UFO坠落,然后两人把UFO拉来这里。没被其他人看见搬运过程的话……应该用了天界的转移技术吧。
不过,这是可能造成行星间问题的直接攻击行动。绝对无法辩解。外交变成最恶劣的状况了吧。
就算我这么担心,洁诺薇亚为了打开UFO的舱门看看里面,强行用圣剑打开弹飞了。
「看吧,我的圣剑‧杜兰朵,对付宇宙侵略者也很有效的。」
自信满满说道……还不能确定是侵略者吧……嘛,毕竟是UFO先攻击一诚的。
「话说回来,加斯帕呢?」
我没看到他的人,询问洁诺薇亚。让视野之中的飞行UFO停止,应该是他的任务……
洁诺薇亚闭上眼睛,伊莉娜则是手掩嘴唇流泪。咦?怎么了?
「木场。那男生是个好人。直到最后都努力奋战。」
「加斯帕挨了一记UFO光束……呜呜!」
伊莉娜手指方向有一个纸箱!
感到很在意,打开纸箱──是全身焦黑的加斯帕!
「加斯帕的死不会浪费!来,宇宙人滚出来决一胜负吧!」
洁诺薇亚气势汹汹叫喊,从故障舱门入侵UFO内部。
怎么,总觉得她精神用错地方了!啊,加斯帕动了,还活著耶。太好了。
「……佑、佑斗学长……我、我……好讨厌SF……」
「加斯帕,辛苦你了。」
我把手放在加斯帕的肩膀上。你最近遇到太多怪奇事件了。
今天,就请你吃一顿美味晚餐吧。我擦掉学弟努力过后的泪水。
过了几分钟,洁诺薇亚从UFO内部拖出什么东西。
她抓著的是──!
看到惊人一幕,大家惊讶到嘴巴开开。
「……里面是阿撒塞勒老师喔。」
没错,洁诺薇亚拖出来的人,是神秘学研究社的顾问,堕天使总督──阿撒塞勒老师!
头上冒出一个大大肿包。虽然人晕倒了,但肯定是老师没错。
……你究竟在做些什么啊……
「唉呀──因为很想做一架UFO啊!每次看到都很想尝试啊。」
老师豪爽笑著。完全没有过意不去的感觉。
之后,我们听到事件真相。
老师在家里电视看到UFO特辑,突然想制作UFO,就在学校地下室,掩人耳目偷偷做出来了。连堕天使都会感到惊讶的圆盘型UFO。应该说,想到就能立刻做出真正的UFO,老师的技术能力才令人吃惊吧。这种能力不能活用在其他地方吗……?虽然不是今天才想吐槽老师,但总之先吐槽再说。这么说来,夏天时老师也做出了机器人。或许他就是世界上最有危险性的人物。
之后,老师为了让UFO试验飞行,立刻启动。还在UFO上制作让一般人看不到的结界,这样就不会造成问题了。老师在一些奇怪项目上异常认真。
UFO运转得比想像中更为顺利,让老师相当爽,此时一诚他们出现在面前。
「哈哈哈,对了,能用光束攻击下面的一诚他们吗?」
只因为这种理由,就攻击了一诚。然后,一诚变成失去性欲的状态。
乓!
社长拿起纸扇,用力劈了老师的头。接著逼问。
「我说,就是因为你,害得一诚变成那样子?制作UFO就算了,哪有老师会用光束攻击自己的学生啊?」
面对社长的问题,老师摆出帅气姿势,大拇指指向自己。
「这里就有一个!」
乓!
第二次的纸扇攻击,力道肯定比第一次来得大。
老师按住被打到的部位,社长再次追问。
「然后,要怎么让一诚的性欲恢复?那种状态,光是看到就觉得很悲伤了。」
老师回答社长的问题。
「嘛,为了制造出有趣兵器,就用一些调整过威力的术式,组合成光束兵器了。要让一诚恢复的话,就必须耗费时间解析光束。」
听到老师的话,社长双眼用力瞪大。
「那、那么,我直接问了,没有让一诚恢复的方法!?怎么办!?不好色的一诚就不是一诚了!」
社长相当激愤,满脸笑容的朱乃学姐,全身冒出电流。
「老师?能治好吧?不能治好的话,这些电流就打下去了喔?」
面对散发恐怖魄力的两人,就算是堕天使总督,也只能拼命退后。
「等、等一下。冷静一点。交、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的。」
老师摆出奉承表情说道。
老师位在旧校舍的实验室。那里有著能够装进一名人类的胶囊装置。
「所以,让一诚进入胶囊里面吧。」
一诚很快就被装进去。
『让我出去!!!』
就算一诚惨叫,也只能忍耐了。
「然后,怎么做呢?」
听到社长询问,老师按下装置按钮,开始说明。
叩叩叩叩叩。
发出奇怪声音后,装置启动。
「以前,发生过一诚分身的事件吧?」
不久之前,阿撒塞勒老师实验失败,导致一诚分身──ドッペルゲンガー大量产生,导致驹王学园陷入混乱。那时的元凶也是老师。真的一点都没有反省……
「那时偶然留下了好色资料。将这些投射进一诚体内。」
「用这些备份的工口资料让一诚恢复──?」
老师点头同意社长的话。
「啊啊,立刻就能恢复了──」
铿!
胶囊突然发出光芒──
嗡嗡嗡嗡嗡!
出现大爆炸!
实验室出现非同小可的爆炸!桌子和实验器具都被轰飞了,我们立刻找地方掩蔽。
……等到烟雾尘埃散去后,我们视线才看向胶囊。
噗!
发出声音,胶囊打开,里面出现──
「欧拜、拜拜拜!欧欧欧、拜欧!」
『一诚故障更严重了!!!』
对这个残念结果,我们都不惊讶了。
之后,一诚隔天恢复了原状。
回到家里,抱著社长胸部睡一晚就治好了。
听到这件事时。
「怎么,果然只要有社长的胸部,就能恢复了嘛。」
我苦笑以对。这么说也是呢。
──木场,听仔细了。社长胸部就是我的起点,我的归属。
社长的胸部,确实是他的归属,这句话一点都没有言过其实。
放学后的社团教室。偶然我们两人独处的状况下,一诚乐不可支说著。
「木场!我拿到不得了的工口本!很棒吧!不过,这不会让你看的!帅哥没有看工口书的资格!」
我眼中所见,就是一脸高兴看著工口本的一诚。
没错,这才是我的朋友,果然非得好色才行呢。
能够恢复真是太好了,一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