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十香Fearful
  6. 繁体版

十香Fearful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romaily
图源:goldapple
四月一〇日。高中生,五河士道和被称为精灵的少女相遇。阻止身为杀害世界的灾厄,身份不明的怪物而被世界否定的少女的方法——是去约会,令她羞娇!? 新世代Boy.Meet.Girl!
「我——果然,被大家疏远了呢」
平静的声音,在来禅高中的屋顶响起。
「我和大家是不同的。我明明清楚的。可是即使如此……如果可以变得亲近的话那就好了,我是这样想的。……哼哼,真是笨蛋啊。大家都这么明确的表示出敌意了,居然还有这么天真的想法」
说完后,夜刀神十香露出了悲伤的笑容。
朦胧披在肩上和背后的夜色长发,水晶般的双眸。如果世上的万物真的是由全能的神明创造出来的话,在设计她的时候肯定花了相当的心血吧。她就是会令人产生这种笨蛋一样想法的动人少女。
可是她的表情,现在却浮现出深刻的灰心和绝望的神色。
「可是……果然,不行啊。结局,就和那个女的所说的一样啊。大家都无法容许我的存在。精灵和人类,是不能相容的存在啊」
无论是谁也一定会倒吞一口气吧,那实在是过于美丽——过于悲痛的笑容。
「那个……十香?」
可是,和这样子的十香面对面站立着的五河士道,就只能很困扰似的搔着脸颊。
「虽然在你说得起劲的时候真是抱歉……但那其实是」
「不用……已经可以了」
彷佛要打断士道的说话那样,十香伸出手来决断的说道。
「你真是温柔啊,士道。能够和你这样的人类相遇,对我来说就已经是非常幸福了。我不应该抱有更多的期望」
「不是的,所以说不是这样的……」
士道的眉毛扭成八字并粗暴的搔起头来。要怎样说明才可以令她可以顺利接受呢。
还真是复杂,奇妙……像笨蛋一样的状况。
事情的开始,就是在数十分钟之前。
◇
四月二十五日。从十香转入到士道所在的来禅高中那天起过了一日。
就在第六堂课开始之前,等待着从洗手间回来的士道的,是深呼吸就很可能会令肺部受伤,这种非常刺人的气氛。
「你这家伙……不给我差不多一点的话我就要生气了!」
「我说过很多次。你没有留在这里的资格。应该尽快消失」
「你说什么!?」
在教室里以这样的对话互相攻击的,是十香和留着一头及肩的秀发,容貌像人偶一样端整的少女。
彷佛要将士道的座位夹在中间似的互相对立着,以锐利的视线四目相对。各自身上发出的敌意就像流弹一样往四周扩散,附近一带都染上了险恶的气氛。
「喂、喂,你们两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唷」
说完后,十香和少女——折纸都一同将视线放到士道身上。
「士道! 你听我说,这家伙——」
「五河士道。不可以听信她的谗言。你会被骗的」
就像是要打断十香的说话那样,折纸发出了淡淡的声音。十香的表情变得更为险恶。
「我、我才不会欺骗士道唷!」
「精——你是人类的敌人。你的说话根本就不值得信用」
折纸在途中订正了说话。
看来似乎是打算说出『精灵』,但想起在众目睽睽之下便立即改口了。
『精灵』。
通称,杀害世界的灾厄。
侵蚀世界的大灾害『空间震』的发生原因。
没错。夜刀神十香严密来说并不是人类。
即使现在以某种方法封印了她的力量,过着和普通女孩子没什么分别的生活也好,本来,她就是被称作精灵的特殊灾害指定生命体。
还有折纸,她其实是以歼灭精灵为目的的对精灵部队(Anti.Spirit.Team)队员。因此二人之间的关系会势成水火也是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可是,即使如此在教室里这样大吵大闹也是不可以的。士道为了阻止她们二人而出手了。
「冷静一点。不可以在这里吵架啊」
「可、可是士道……」
然后,这时候响起了钟声,咔啦咔啦地打开大门的小珠老师进入了教室。天助我也。课堂开始了。
可是,
「——你是这个世界不必要的存在。会这样想的应该不止我一人。无论是谁,也不会认同身为人类仇敌的你」
由于折纸留下了一句威吓的台词,十香再次猛然站起。
「别胡说八道! 士道他……士道他就认同了我!」
「这只是因为五河士道他过于的温柔。瞄准他内心空隙的你真是卑鄙」
「你、你说什么!?」
「由我开始,学校里的大家都会疏远你。尽情以胆颤心惊的心态好好期待吧」
「什…」
十香露出了战栗的表情,望向四周。
「哼、哼……谁会相信你这家伙说的话啊……」
即使这样说道,十香的脸颊上还是流下了一沬冷汗。
「那、那个……课堂要开始了唷?」
从教师桌那里传来了小珠不安的声音。一看之下,士道和十香以外的同学都已经就座了。
「啊,真对不起。十香,你也坐下吧」
「唔……呜唔」
被士道催促后,十香老实点点头并靠在椅上。
可是,样子明显和刚才不同。该说微妙的紧张呢,还是说对周围抱有戒心的感觉呢。一定,是对折纸所说的话感到在意吧。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作为『活着的灾害』的十香自诞生以来,都一直不断被人类攻击。转校过来也是不久的事,在陌生的学校里听说了这种话,会动摇起来也是没办法的。
「十香……你不用这么在意唷?」
「奴,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那家伙所说的怎可能——」
然后,这时候,教室里响起了咔嚓,的声音。
一定是什么人掉下了笔盒吧。谁也不会对这种事感到在意。
可是——
「……!?」
十香的肩膀惊慌的一震后,抱着脑袋望向四周。
「是、是什么人! 打算做什么!」
十香气息荒乱的大叫后,从教室的里头传来了很抱歉似的声音。
「那个~……对不起呢? 令你吃惊了吗?」
十香不敢大意地盯着说话的女学生,似乎终于理解了状况。深呼吸下令心拍回复正常后整顿好姿势。
「…………」
士道无言地搔着脸颊。完完全全的对那句话感到在意啊。
「……这下子,到底要怎么办呢」
然后,士道一副困扰的样子发出呻吟的同时,从戴在右耳上的耳机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等一下士道,虽说十香的精神状态变得一片混乱了,但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态行为啊? 你用拱桥的姿势将脸蛋塞进了十香的裙子里吗?』
「……琴里」
士道的脸颊抽动了一下并发出声音回应。
声音的主人是五河琴里。是士道的妹妹——也是以和平手段来保护精灵的组织,〈Ratatoskr机关〉的司令官。
为了在还未熟悉学校的十香发生了什么问题时也能够迅速对应,士道被要求在一段时间内都要戴着耳机。
『即使被封印了,十香仍然还是不安定的状态唷。我也明白十香她充满了魅力,可是忠于性欲(Libido)的行动还是希望你可以克制一点呢』
「我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啊」
士道夹杂着叹息的这样说道后,将事情的起末简洁说明。
『原来如此……鸢一折纸呢。还以为只是发生了冲突,没想到居然变成了相当麻烦的情况呢』
「一直都平静不下来的样子啊。该怎么办呢」
『唔唔,也是呢。这种时候的话……喔,稍等一下。选项出来了』
「诶?」
士道的眉头抽动了一下。
「嗯哼……原来如此」
距离士道他们所在的高中,约一万五〇〇〇米的天空上。
在那里浮游着的巨大空中舰〈Fraxinus〉舰桥上,五河琴里用手托住下巴并翘着大腿。
在她视线的前方。舰桥的主屏幕上,现在正显示出十香安心不下来的样子,和三个选项的视窗。
①,向旁边的座位伸出手来,在课堂中一直都握住手。
②,在黑版上混入爱的讯息。
③,站在桌子上,大跳求爱舞蹈。
「整体来说,都是向十香传达爱意的类别呢」
『哈、哈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唷。不是要令十香她冷静下来吗?」
从耳机那里,传来了士道困惑的声音。
琴里将衔在口里的珍宝珠棒子竖立起来。
「请你好好的想一想吧。在这种时候即使说『不用在意』,士道你觉得有可能会安心吗?」
『……啊—……』
士道就像是当头棒喝那样发出了呻吟。琴里继续的说下去。
「陷入了疑神疑鬼的状况时就算这样说也是于事无补的唷。比起不断说出这种话,表示出其实有人会好好的认同自己,这种方法会更有效果吧」
『……真的会是这样吗』
「好了。总而言之,在灵力逆流之前要令十香冷静下来唷。——全员,选择!」
琴里说道后,舰桥下方的舰员们都一同开始操作起手边的控制台。
数秒后,透过耳机再次传来了琴里的声音。
『嗯哼……②似乎是最多的呢。嘛,虽然①的确也不错,可是被老师看见的话就会变得很麻烦,这个选择也很妥当唷。——士道,②唷。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对呢,十香喜欢你,这样简单的也没关系。请送上爱的讯息吧。但不要引起周围他人的注意呢』
「什……那到底要怎么办唷,这种事情」
『在你颈上的东西如果并不单单只是难看的装饰品的话,就请动动你的脑袋。使用暗号啊,只要以横读的形式就可以唷』
「……这样的,不要紧吗……?」
『不满的话也可以改成③求爱舞蹈——』
「对不起请让我上吧」
士道冒出冷汗并这样说道后,时机正好站在黑版前的小珠老师发出了声音。
「好的,那么这一题,有人懂得回答吗?」
「……是」
士道不情不愿的将手慢慢高举。心中却希望会有其他学生被选中。
只不过举手的人就只有士道一位。老师以缓慢的声线说出「那么五河君,就拜托你了」。
士道又再叹了一口气后站起来。这时候,牢牢的望向右边的座位。
「……十香」
士道轻声搭话后,十香的肩膀动摇起来。
「怎、怎么了,是士道吗。吓了一跳。……有什么事吗?」
「……不,嘛,只是。我现在要在黑板上写下答案了,要好好看清楚唷?」
「奴……? 我明白了。会好好看着的」
十香虽然很讶异似的这样说道,却老实的点点头。
士道一边沉思着一边朝着教室前方前进,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文章。
十字军带回欧洲的
香辛料,对于欧洲人的
喜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它是相当受
欢迎的。
你好
……全文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请、请问……五河君? 为什么分行的方式会这么不可思议呢? 说起来,这个『你好』到底是……」
身为社会科教师兼班主任,冈峰珠惠通称小珠,望着士道的脸孔露出苦笑。
「……赠品的说」
「哎呀,赠品吗……」
士道留下摆出了困扰表情的老师回到了座位上。这时候,对旁边的十香搭话了。
「嘛……就是这么回事」
实在是非常令人害羞所以连脸颊都感到发热。
可是十香只是一副感叹的样子瞪圆了眼。
「唔……? 嗯唔,士道懂得很多事真是厉害啊」
「…………」
看来,士道准备的『十香喜欢你』的讯息似乎并没有被察觉到。
露出无力的笑容并坐下,对着耳机发出了苦涩的声音。
「……喂,那该怎么办唷,这样子」
『哎呀呀。对十香来说似乎有点太难呢。以更直接的方法似乎会比较好吧』
从耳机的另一边传来了琴里若无其事的声音。
然后,正当这样那样的时候,小珠再次发出了声音。
「请问……五河君的答案实在是有点太过哲学了,还有其他人可以回答吗?」
于是乎,坐在士道左边的折纸,立即就将手举起。
「啊,那么鸢一同学。可以拜托你吗?」
小珠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露出笑容。说的也是。鸢一折纸她在定期测验里经常都获得学年首席,是学校里的秀才。小珠心想如果是折纸的话,一定能给出完美的回答吧。
「…………」
只不过折纸似乎一边以凶狠的目光瞪着士道和十香一边站起来后,在黑板上有节奏地挥动粉笔,写下了这样的文章。
十字军的骑士们由于参加了远征而在伊斯兰文化圈和
辛香料相遇了,之后对欧洲人的喜好造成了
非常大的影响。再之后
,热落笨(Genova),威尼斯的商人就成为了交易的中心。
西班牙烘蛋
……『十香大笨蛋』。
居然是,比起横读难度更高的斜读。
「请、请问……十字军和西班牙烘蛋可是完全没有关系的说唷……对吧?」
学校第一的天才仅仅只是回答,似乎有什么内情的无视感到困惑的老师转过身去,折纸再一次狠狠瞪着士道和十香后回到了座位上。
大概……应该说是毫无疑问,是对士道的回答(Answer)。明明是为了给宝贝的十香传达讯息,却似乎被折纸她察觉到了。
「奴……?」
十香她突然皱起眉头后,狠狠的对折纸的方向瞪回去。
「你这家伙,笨蛋算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
「我不懂得你在说什么」
「少骗人了! 你不是斜写出来了吗!」
「我只是写上了答案。如果这样读出来的话只是偶然。能看见它的你内心真是污秽」
「你、你说什么!?」
「夜、夜刀神同学,请冷静一点吧」
被小珠老师制止,十香的喉咙发出咕噜噜……这种声音后也只好收兵。
看来明明没察觉到士道的讯息,却能够解读折纸她更难懂的答案。有种难以接受的感觉,士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可是,骚动并没有到此为止就结束。
之后过了几分钟。结局老师将模范解答写在黑板上,课堂继续进行下去。
但是,从右边的座位上,仍然传来了战战兢兢的气氛。
「……琴里,十香的精神状态呢?」
『还未见有好转呢。是不乐看见的状况唷』
而且也不乐听见呢,琴里她这样回答道。士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样吗,那么……」
然后,士道正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
突然从教室外——操场的方向,传来了呯! 这样响亮的枪声。
恐怕外面正在上体育课吧。体育的葛原老师最喜欢只有虚有其表的东西了,明明不是大会却在短跑的时候使用起步枪。
班级里的各位都已经习惯了。谁也不怎么惊讶的样子。
可是,士道却皱起了脸孔。
理由很单纯。这时候即将会发生的事情很容易就能想象得到。
「噫——!?」
十香她屏住了呼吸后,咚咔啦嚓的从椅子上跌倒,钻进桌底下瞪着窗口的方向。
瞬间,响起了咇! 的声音,教室里的玻璃窗出现了裂痕。
「呜、呜哇!」
「诶,到底怎么了!?」
即使是习惯了枪声的同学,对于玻璃窗出现了裂痕还是会感到吃惊吧。坐在窗边的各位(折纸除外),都一副慌张的样子站立起来。
「士道! 很危险! 快点趴下! 士道!」
十香一脸紧张的大叫着。士道搔着脸颊对耳机搭话了。
「琴里……这是」
『嗯嗯,毫无疑问是十香做的好事唷。只是在无意识之下呢。请快点抱住她的肩膀令她冷静下来吧』
「喔、喔……!」
士道按照指示当场屈膝跪下,将手放在一脸战栗的十香肩上。
「冷静一点十香。那只是短跑用的信号声。并不是有人打算要狙击你」
「什……只、只是这样吗?」
士道「啊啊」的点头后,十香抽着鼻子站起身来。
「哼、哼,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根本就没有感到害怕唷」
「啊啊……是这样吗」
士道露出苦笑并点点头。明显是在逞强,但指出的话就会令十香心情不好因此没有必要。
就在这样那样的时候,教室里的骚动也冷静下来了。由于玻璃的碎片并没有飞散出来,全体的座位姑且移近走廊后课堂就再度开始了。
顺带一提由于枪声的同时玻璃出现裂痕,听说出现了怀疑它就是原因的声音。虽然有点抱歉,但葛原老师以后说不定就会被禁止使用起步枪。
这场骚动后过了约一〇分钟。
「好的,那么大家。课堂要再次开始了唷。那个……」
小珠这样说道后,望向黑板的上方。看来似乎是在指示先前写在黑板上的部分。
小珠老师,正如她的昵称一样,是位非常娇小的老师。在黑板较高的位置书写的时候就必须要用上椅子,再次指示出那个部份的时候,就需要将椅子再次移动到那个位置。
学生虽然都以微笑看护着小珠的这个样子,但本人对此似乎感到有点在意。
露出无畏的笑容,于放在教师桌上的小包翻找着。
「哼哼哼,今天我可是带了秘密兵器的说唷。酱~! 镭射笔!」
说完后,小珠老师拿出了类似是手提电筒的物体。
接着将它对准黑板的上方,押下按钮后,从它的前方射出了赤色的光线,指示着写在黑板上的文字。
「是的,这里的说。会出现在测验里所以要好好确认——」
「士道!!」
这时候,就像是要打断小珠的说话那样,十香的绝叫响彻了整间教室。
下一瞬间发出响亮的声音将桌子向前倾倒,十香彷佛是要躲在它背后那样抱着身子。没错——简直就像是,要躲避着小珠那样。
接着十香伸出手来,强行抓住士道的衣领,拉到地板上。
「呜、呜哇!?」
由于太突然而吓了一跳,脑袋重重撞在地上。
「十……十香……?」
在迷迷糊糊的意识中,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于是乎,十香她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发出颤抖的声音。
「真是危险啊……没想到小珠老师和机器人军团会是同一伙的。真可惜啊……明明还以为老师是可以信任的人物啊!」
「哈、哈啊? 到底怎么了……」
「那个镭射啊! 那个装备,毫无疑问就是机器人军团的东西啊!」
十香所说的机器人军团,就是AST——对精灵部队。的确AST经常使用将魔力转变成镭射状进行攻击的装备……可是无论如何镭射笔也不会有杀伤能力的吧。嘛,虽然直射眼睛的话就会对视力造成深刻的影响。
「诶? 诶? 请问怎么了呢……?」
小珠一副困惑的样子将眉头扭成八字。
「现在还在装糊涂吗! 你这家伙,以那个镭射什么东西打算做什么!」
「这、这个的说吗?」
小珠的视线落在手上的镭射笔上。这时候,从前端发射出来的红光从黑板上移动。
「! 危险!」
「呜哇!?」
十香大叫,将士道的脑袋紧紧的抱在胸口。十香那柔软和温暖的胸部触感贴在脸蛋上,于是便有一种至高的幸福感——和缺氧状态侵袭而来。慌忙地尝试推开十香的手臂。
「唔—! 唔—!」
「士道……? 士道! 你到底怎么了,士道! 可恶的小珠……,到底对士道做了什么!」
「诶、诶诶诶诶!? 我的说吗!?」
「唔—! 唔—!」
……结局,明明是要从拘束中逃出来,解除十香的误解,却花了近一〇分钟的时间。
「哈啊……真是狼狈不堪啊」
事件过后课堂总算是再度开始……可是,十香的警戒心似乎又更上一更楼了。似乎是对于自己背后有人一事而冷静不下来,偶尔就会回头望向后方。
「……这下子,是重症吧」
士道露出无力的苦笑。这说不定是今天整天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幸运的是已经到第六堂课了,只要忍耐到课堂结束后,之后就可以交给琴里来负责吧。
然后,这时候士道背后感到一阵痒痒的感觉,转头望向后方。
于是乎坐在后方的学生,不知道为什么将折成小块的便条传过来。
「……?」
以视线发问「这是什么?」之后,对方便以视线和手势回答「读读看」。士道讶异的皱起眉头,将折起来的便条打开。
接着,睁圆了眼睛。
那张便条写上了『决定举办十香酱的欢迎会!』这样大大的标题,在下方,还写了细节内容等等。
「欢迎会……?」
以微弱——不会被坐在旁边的十香听见的声量,嘟嚷道。似乎,是为了看起来至今都仍未习惯班级的十香,在今天的放学后,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欢迎派对。
『怎么了唷,士道』
从右耳传来了琴里的声音。士道以和刚才同样微弱的声音,传达了班里的大家似乎打算举办十香的欢迎会这件事。
『哎,虽然不知道是谁的提案,这不是很细心吗。真希望士道也有这么出息呢』
「……最后一句是多余的」
以不高兴的语气回答。
可是,欢迎会的提案的确不错。十香虽然由于折纸的一句话而变得疑神疑鬼……但大家都明确表示出欢迎的意思的话,一定可以令她安心下来吧。
可是,
「唔?」
士道望见写在便条下方的句子,眉头不禁抽动了一下。
在那里写下的是『在第六堂课结束的同时,惊喜派对开始! 已经取得老师的许可了,配合暗号一起拉下这个吧!↓』。可是,在箭头的方向却什么也没有。
「这算什么啊」
然后,士道歪起头来的时候,背后再次有种痒痒的感觉。
望过去后,后方的学生做出「抱歉抱歉,我忘记了」这样的手势,将什么东西递过来。
「…………」
以纸制成的圆锥形物体——是拉炮。
收下那个的瞬间,士道脸颊的肌肉有种痉挛的感觉。
讨厌的预感,在心中扩散开来。
可是,士道就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便从扩音器传来代表课堂结束的熟悉钟声。
「啊,已经到时间的说吗。好的,今天的课堂就到此为止的说」
小珠发出微妙地有点高兴的窃笑声,在教师桌里翻找着。
「那么,大家作好了准备的说吗? 预备~」
然后,小珠发出声音的同时,教室里的学生都一同拿出了拉炮,对着十香。
「什……!?」
十香因为突如其来的情况而变得一脸恐慌,推倒椅子在原地站立起来。
「你、你们打算做什么……!?」
对于十香的说话同学们都露出了笑咪咪的表情,对拿着拉炮的手使力。
而且这个瞬间折纸她,
「——全员,攻击开始」
因为她这句话,十香的脸上露出了更为绝望的表情。
——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以最初的一发为起头,教室里连续响起了可怕的响声。
「呜、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十香露出快哭出来似的表情一个翻身,以美式足球选手似的非凡转身穿过了同学之间,离开了教室。
「十香!!」
士道当场慌忙的飞奔出去,追随在十香的背后。
◇
……接着,来到现在。
士道的脸颊流下一沫冷汗,对站在高中屋顶上露出悲伤表情的十香再次搭话了。
「十香,总而言之先回教室去吧。好吗? 大家都等待着你」
「都已经作好了迎击的准备吗……!?」
「不对,所以说那只不过是误解……」
「士道也看见了吧。那残暴而且无慈悲的集中炮火! 那些家伙……趁我大意的时候,一气的进行攻击啊! 到最后一刻我都没能察觉到杀气。毫无疑问是极为精锐的部队啊……!」
十香双手战栗的这样说道。……嘛,本来就没有的东西当然会察觉不到吧。
「总、总而言之,在那些家伙来到之前必须要逃掉啊! 士道你也一起过来吧。和精灵有所关系的话,也许会被那些家伙——」
然后,就像是要打断十香的声音那样,从下方传来了地呜般的声音。
于是乎,穿过十香破坏了的大门,同学们都飞奔至屋顶上。
接着他们为了包围十香和士道而展开后,将视线对着十香,从口里发出了声音。
「啊,原来在这种地方呢。终于找到你了」
「真是费了我们不少的功夫啊。但不会再让你逃掉了」
「来吧,开始我们的派对吧」
说完后,同学们露出了阴险和残酷的笑容(错觉)。
「呜……」
十香狠狠的咬紧牙关,可恨的呻吟着。
她们所说的内容其实很普通,可是从十香的角度看来,那些台词代表着什么意思实在是不难想象。
「为、为什么……对我这么纠缠不休!」
「为什么……居然问这些显而易见的事情呢」
「嗯,我们只是希望和十香酱打好关系唷」
「没错没错。过来一起好好享受吧……?」
说完后,同学们的手指以可疑的动作蠢动着并逐步逼近。简直就像是丧尸迫近生存者的样子。……老实说,就算不是十香也会感到些许恐怖。
「别、别过来……!」
十香发出感到很恐怖似的声音并向后退。可是身在屋顶上。很快便听见咔嚓的声音,十香的退路被围栏所阻断了。
「!! 啊,啊,啊……」
十香她,露出了现在就要哭出来似的表情。
可是,同学们的行进并没有停止!
「! 十香,冷静点——」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是要遮掩士道的声音那样,十香发出了可怕的绝叫。
与此同时,哔—! 哔—! 这种令人受不了的声音,令士道的鼓膜感到剧痛。士道的脸孔不禁皱起来了。
「怎、怎么了……?」
士道发出声音的同时,从戴在右耳的耳机那里传来了琴里的声音。
『——士道! 糟糕了!』
「诶……!?」
瞬间——
轰隆轰隆……,响起这样的噪音,校舍全体都开始摇晃起来。
从下方传来玻璃窗一个接一个碎裂的声音,构成学校的建材都开始发出吱吱嘎嘎的悲呜。屋顶上不断出现龟裂,本应以耐震性优先的最新建筑法建成的校舍细碎的裂开。
「哇哇……,地、地震!?」
「很严重唷! 大家都要小心……!」
周围的同学们都开始慌张起来了。
可是,士道并没有可以和其他学生一样感到惊慌的余裕。只是笔直地,将视线对着抱头大叫的十香。
恐怕——这并不是地震。而是十香做的好事吧。
可是只要望见十香的样子,就轻易明白这并非能够拜托她控制力量的状态。
「士、士道……!」
由于可怕的震动,连自己站起来这种事也做不到吧,她原地屈膝跪下,十香以不安的表情呼唤着士道的名字。
同一时间,琴里的怒吼痛斥着士道的鼓膜。
『士道! 快点令十香的精神状态冷静下来吧! 这样下去的话校舍就要崩塌唷!』
「那、那应该要怎么办……!」
『这不就是明摆着的吗! 温柔的抱着她! 在耳边低声说出爱语!』
「这……这种事——」
『好了赶快动手!』
「啊啊,真是的!」
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士道在摇晃的校舍上艰难的前进,向着十香伸出手。
「十香,不要紧的,我会——」
可是,在这个瞬间。
咇咧,这样的声音在周围响起的同时,彷佛是要分开十香和士道那样校舍上的龟裂一气扩大——
「什……!」
屋顶的一部份,彷佛滑落似的开始崩塌。
当然,在那里屈膝跪下的十香连一刻也无法支撑下去。失去倚靠的她那娇小的身体,伴随着屋顶的地板一同往下方滑落。
「呜、呜哇哇哇!」
「十香!!」
慌忙的踩踏地面将手伸出。在千钧一发之际,士道成功抓紧了十香的手。
「士道!」
「不、不要紧吗,十香……!」
咬紧牙关,呻吟似的说道。在十香脚下遥远的下方,崩落的屋顶一部份猛烈地撞向地面,产生可怕的声音和灰尘。士道的反应如果慢了一拍的话,十香也会成为那些瓦砾的其中一部份吧。
可是,士道并没有可以松一口气的余裕。现在只不过是暂时避开了最恶劣的事态。由于十香的身体仅仅只是被士道的一只手臂支撑着的状态吊在半空中,就算随时会掉下去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袭击校舍的震动虽然总算是停下来了,可是由于是以不安定的姿势慌忙将手伸出,身体根本就用不上力气。这样下去的话,十香爬上来的时候就会连同士道一起直堕地面吧。
十香她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皱起了眉头,对士道说出了这句话。
「士道,不行了。这样下去的话你也会一起掉下的。请放开手吧」
「这种事……我有可能做到吗……!」
「我即使从这种高度掉下去也不会死的!」
「才不是……这种问题啊!」
士道大叫后,十香用力的咬紧牙关。
接着,握住士道的那只手臂,渐渐减轻了力度。
「! 十香,你做什么……!」
「……对不起,士道。你的心情令我很高兴。可是,因为我的错而伤害了你——这种事,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了」
说完后,十香完全的松开手。
「咕……!」
士道虽然进一步加强手臂的力度,但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十香的手臂就这样离开了士道——
「——诶?」
下一瞬间,士道呆然的睁开了双眼。
从士道的肩头突然有两只手伸了出来,抓住了十香的手臂。
一瞬,极限状态的士道以为自己觉醒了新的力量——可是不对。
抓住十香手臂的,是在震动停止之后,从后方赶过来的同学。
「好的,确保十香酱了! 一口气拉上来!」
「燃起斗志吧! 预备—!」
伴随着这句号令,从后方传来了『嗨哟! 嗨哟!』这种拔河时会发出的声音,十香的身体被一气拉上到屋顶。
十香一副呆滞的样子望向大家后,卷起了啪啪啪啪! 这样的拍手,和情绪高涨的欢呼声。
「什……」
直到现在都对同学们有所警戒的十香,对士道投以带点困惑的视线。
「士道……为什么,这些家伙,会对我……」
「诶? 啊啊,这个啊,该怎样说呢」
士道搔着脸颊并继续说下去。
「……因为,大家都是朋友吧?」
听见这句说话——十香不禁睁圆了双眼。
◇
结果,十香的欢迎会还是能够顺利举行。
虽然校舍由于有崩塌的危险而禁止进入,幸好在教室准备好的点心和饮料似乎都没有事。将那些拿出来,在蓝天(虽然太阳已经若干的西斜)之下举行派对。
十香她虽然还是无法给予完全的信赖,却因为刚才一事似乎对大家稍微敞开了心扉。被大家所包围着,即使一副不太习惯的样子还是和大家交谈了不少。
这个样子令人会心微笑,士道的嘴角轻轻扬起。将手边的果汁一气饮下。清爽的苹果甘甜,深入渗透士道的喉咙。
「唔……?」
然后,士道抬起一边眉头。在同学之间,发现了鸢一折纸的身影。虽然没有和别人说话自己一人站在一旁,既然拿着纸杯那应该也参加了派对吧。
似乎是察觉到士道的视线,刚才救了十香的其中一位女学生,悄声的搭话了。
「吶~,吓一跳了吧。大家都出去找十香酱的时候,保护放在教室里的点心和饮料的就是鸢一同学唷~」
「诶? 是这样的吗?」
「对啊对啊。想和十香和好的话明明只要说出来就可以呢~。……哎呀哎呀,不过身为情敌实在是很难说出口呢~」
「你、你说什么唷……」
「没什么~」
笑咪咪的这样说道后,女学生就离去了。
士道「……真是的」叹了一口气后,再次望着折纸的方向。
如果折纸和十香能和好的话,这种事真的发生的话……那实在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自己是这样想的。
「士道! 我从大家那里收下了很多很多的点心唷!」
右手是纸杯,左手提着装得满满的塑料袋的十香,很精神似的这样说道。和数十分钟前的十香之间的差距,令士道不禁笑起来了。
「奴,怎么了啊士道」
「没什么……你和大家似乎变得相当亲近呢」
「嗯唔! 大家都是好人啊! 果然只是我想太多了!」
十香露出笑容这样说道,将手上的纸杯大口的喝下去。
然后,这个瞬间。
「!? 咳呕……!」
饮下果汁的十香睁大了眼睛,喀喀的开始咳嗽起来。
「十、十香……? 到底怎么了?」
「毒……是毒啊! 士道,小心一点!」
「哈啊? 这怎么可能……」
士道露出讶异似的表情用手指沾了一点十香的果汁,放在舌头舔了一下。
瞬间,可怕的刺激袭向士道的舌头,士道不禁咳嗽起来。慌忙的,将自己拿着的苹果汁一饮而尽。
「不要紧吗士道!」
「啊,啊啊……」
「果、果然是下了毒吗……」
「不对,这个要说的话不就是红辣椒油吗……? 到底是谁……」
这时候士道猛然的睁开眼睛,盯着左边的方向。
在那里的是,看来是达成了目的,露出似乎很满足似的表情并点头,离去了的鸢一折纸的身影。
「…………」
困惑的搔着脸颊。可是,似乎并没有能够追查真相的时间。
「可恶,是谁做的好事……! 趁别人大意的时候下毒真是卑鄙啊!」
应该感到相当辛苦吧。泪目的十香以尖锐的目光环望着四周。
明明难得令她打开了心扉,被消除了的十香的不信感,又再次复活了。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十香Fearful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十香Fearful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十香Fearfu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