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九卷
  5. Scene13
  6. 繁体版

Scene13
2017-06-23 12:08:05

		

Scene13 阿久津伸洽:什么是正义是由胜者决定的。赢了就是正义,输了就是邪恶。而为了胜利,力量是必须的。
从猊下那里得到可以让尸体不死化并随意操纵的秘术,接受统一阿达纳奇亚的使命被派遣到威德拉,已经经过了两年。
不,应该说是只经过了短短两年才对吧。
带着以赛蕾娜为首的教团正规团员和僵尸龙及死亡巨熊之类的强大怪物,我来到了这里,首先装成有能耐的佣兵团首领,再成了前威德拉王阿鲁卡索斯的仕宦。
阿尔卡索斯是个气度狭小且愚蠢的小人。不过,通过教团的事前调查,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我才会被派遣到威德拉的。
我使用教团作为作战资金托付给我的财宝,买通了那些对阿尔卡索斯抱有反感的不平分子,并拉拢他们引起谋反。等成为新威德拉王后,将对前王抱有衷心的碍事者全部处刑,并将王都改名为亚克莱特。
当时的威德拉虽然还只是个小势力,但通过使用那位大人传授的秘术,让居民接连不死化(当然,我也没忘记把被处刑的家伙再利用起来),我很快拥有数以万计的士兵所组成的军队。利用他们进行战斗,将杀死的敌兵也不死化,加入自军,死亡军队通过不断战斗得到强化。然后,作为新官上任的国王却挥金如土的我,吸引了阿达纳奇亚各地的失业者和残兵败将作为佣兵涌来,威德拉军更是巨大化,领土也加速扩大了。
其实并没有嘴上说说那么容易啦。
毕竟不死族的士兵有着巨大的缺点。使用治疗魔法别说是恢复HP了,居然还会受到伤害。除了随着时间自然恢复外,如果不使用特殊道具,就无法恢复HP。还有,白天时所有属性都会减少。不仅如此,还与活着的士兵相同拥有疲劳度的概念,因为本人不会开口喊累,因此必须由支配方来小心。
不过……相反,不死族士兵也有巨大的优点。太阳下山入夜后,全数值就会上升,不管是怎样的命令都会毫不反抗地照做。还有,可以不吃东西就活动。
也就是说,死亡军团的缺点和优点都十分极端,很有特点。如果不好好弄清这一点是很难运用的。
但是,我作为将军,对自军的特质还是能好好把握的,所以不断获得胜利。就这样,威德拉很快就成了阿达纳奇亚地方数一数二的强国。
我不会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功绩。如果没有那位大人教给我秘术,就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期间内获得成功。赛蕾娜和迪西冈这样好的部下也对我帮助巨大。
但是,我也有这种想法。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今日的威德拉,如果没有我,威德拉就不会在短期间内变得如此强大。
要让死亡军队强大化,就必须杀死众多的人。
不管是盖亚还是埃塔纳尔,迫于形势杀死一两个人的家伙遍地皆是。但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杀死几百几千人却毫不犹豫的残杀者却并不多。
我正是能够做到这点的稀有存在。为了那位大人,为了教团,为了让吉亚斯巴尔克复活,不管多少人我都会杀。并且还毫无罪恶感。我就是拥有这样灵魂之力的人。而正是这样的我,才能最大限度地活用猊下所传授的秘术。
我……我会扎实地完成那位大人所给与的工作。达成足够的成果,好不容易才达到差一步就能回应那位大人期待的地步。
而这——
这、这却因为那家伙!因为那个摆着勇者架子!一副正义嘴脸!把我当做坏蛋的傲慢歌德斯骑士!明明就差一步了!真的已经到了只差一口气的地步!居然会……
会就这么输掉吗?怎么能只是咬着手指,坐在这里等待败北?
就算我会在这里完蛋,不到最后,我的矜持也不允许我承认失败。
猊下!我的灵魂之主!
明明给了我强大的秘术和能干的部下,居然还会一败涂地,我会让您失望吧。这对我而言,是非常痛苦悲伤的事情。
但是,猊下。
你给了我存在的意义。是的,是你给了我人生。
我亚克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许多人。
就如同这一般,只要是为了您,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豁出自己的性命。
拜托了,猊下,拜托您。请不要怀疑我的这份忠诚心。
(不行了……已经被逼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在王都的中心,奥拉神殿边匆忙建起的视野良好的瞭望台上,我眺望着战况。
就如同失去了尖牙一般,无力感涌了上来。恐怕,我的脸上露出了某种看透了的表情吧。
(回到王都的时候,要塞被攻陷的报告就已经来了……真没想到达巴茵军的行动居然如此迅速,连争取时间都没能办到,龙牙溪谷就被轻松突破了。在这个阶段,我除了把兵力全部集中到这个王都就已经别无选择了。)
在王都的街道上配置逆茂树或沙包,一边进行决战的准备工作,我已经做好了觉悟。也许会输掉,在擅长攻势的达巴茵军的破坏力前,也许会被轻易打败。
(但是,事实上在王都的战斗开始后,我看出事情并非如此。直至今日,我增加士兵,充实装备的行动都是有意义的。达巴茵军因为王都错综复杂的地形而无法发挥出原本的力量,虽然攻势猛烈,但却能完全抵御住……)
随着战况的推移,只要入夜,不死族的力量得到增加,我的军队就自然能够开始反击达巴茵军,扎德拉就只能选择撤退了。
但是……
那个摆着勇者架子的歌德斯骑士,还有他率领的兰达尔军。
(光是兰达尔的防御战就应该让他们筋疲力尽,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攻入威德拉领土的最深处……)
比起达巴茵军,兰达尔军的等级、装备和数量都已经为我们所知。
但是,在敌我势均力敌状态下,他们作为援军的话,事情可就不一样了。而且道路狭窄且纵横交错的王都对那个在一骑当千上势不可挡的歌德斯骑士而言是绝好的地形。只要他领头,眨眼之间就能击败我的士兵,在南边打开突破口,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那么做。
而如今,战斗的平衡已经完全被打破。
告急的传令兵。请求援军的将军们。我的军队已经完全动摇,现在想再次重振旗鼓是不可能的。
“再这样下去会输呢。”
我将视线移向站在一边的赛蕾娜,叹了口气说道。
“是啊。拖不到晚上了。会在日落前被击败的。”
赛蕾娜依然以平时那冷淡的表情肯定我的话语。
我软弱地苦笑起来。这女人真是的。在这种绝望的情况下,态度居然还是毫无变化。
“亚克大人。既然一定会输,至少也要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让温存至此的亲卫队全力以赴,突破敌阵,逃到远方吧。这是最好的办法,必须迅速行动。”
“从常识上考虑的话,那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吧。但是——”
我将视线移回渐渐崩坏的战线。
“赛蕾娜。我比自己所想的腰胆小得多。我没有在这里吃了大败仗,却还恬不知耻地苟且偷生,回到那位大人身边的勇气。”
“……那么,您打算怎么做呢?要拼个鱼死网破吗?我反对。迪西冈坚信着我们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而死去。亚克大人。你所动用的不是你的士兵。而是猊下的士兵。与其在这里拼命,将这一切都归为无的话,还是应该厚着脸皮活下去,把将领士兵尽可能地活着带出去,来准备接下来的战斗。因为我们的战场并非只有这阿达纳奇亚。”
“你所说的都是对的。我无法反驳。但是,赛蕾娜。我并不是要进行徒劳的战斗并白白死去。”
“您有什么计策吗?”
“并不是称得上计策的东西。”
我看了一眼耸立着的神殿。
也就是奥拉神殿。
“我想再挑战一次。破坏奥拉,将魔神伊格尼查的封印解开。能扭转这战况并获得胜利的方法,也只剩下这个了。”
“但是,那是……”
“我明白的。就算你不说我也明白。但是,我想赌在那上面试试。我没认为能够成功。胜利的机会只要有万分之一,不,也许连万分之一都不足。但是,我想那么做。理解我吧,赛蕾娜。”
回过头去——
赛蕾娜正在微笑。
我大吃一惊。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彻头彻尾面无表情的她露出笑容。
“伸治。”
这份惊讶还没有结束。她又叫了我的本名。
“我认为这赌打得不明智。这是我所无法理解的选择。但是,如果你是通过深思熟虑才做出决定,我不会反对。因为率领这个军队的大将是你。”
那是如同姐姐或母亲一般柔和的语气。她并非作为部下或将领,而是作为一个人与我交谈,这也是第一次。
我几乎没有被他人温柔对待的经验。
也正因为如此吧。赛蕾娜的话深入了我的内心。
(啊啊,真是个好女人。我从未将她当做异性来看待。直至今日,都只把她当成是能干的部下。但是此刻,我却对她……非常……)
我用力地咬紧牙关。
在战场上沉浸于恋爱罗曼史可不是我现在该干的事。
“所有人都听好!”
我甩开伤感,下定决心喊了起来。
“全力以赴战斗至今,战斗的平衡已被打破,现在已经成为了我军必败的情势。但是,我亚克还没有放弃胜利!现在起我将进入神殿,再常识一次解放魔神伊格尼查。只要能成功,达巴茵军和兰达尔军就不足为惧了。战况很快就能被扳回,我们会夺回胜利的!”
我举起那位大人赐予我的Death Bringer(致死者),将领士兵们如同挤出最后的力量一般发出呐喊。
“走吧,赛蕾娜。”
“好。”
我们走下瞭望台,向神殿跑去。
发出轰鸣一般的脚步声,大量的将兵也跟在了我的身后。
(喂,勇吾。)
我想起曾经差一口气就能将他杀死的宿敌的脸。
(现在我可以坦率地承认了。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我要对你的智慧、力量、勇气和魂之利刃表达敬意。这次的胜利99%已是你的囊中之物了。但是,要将我定义为冷酷残忍的杀戮者或是一般的坏人的话,那就打大错特错了。我也有志向。为了让大神吉亚斯巴尔克复活,我将人生、灵魂、一切都赌在了这一大业之上。所以我不会逃避。也不会乱来拼命。而是为胜利努力到最后一刻。)
我变得非常伤感,因此更是这么觉得。
(那家伙也……勇吾也有会这样想的瞬间吗?不,应该一定有过的吧。)
如果,我与他站在相同的阵营上,也许能成为朋友呢。虽然我原本就没有朋友,不太懂这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将包括亲卫队的威德拉最强中枢部队带入神殿,我立刻走向通往地底的楼梯。
因为只有短短二十格楼梯,也算不上是地底深处。但是在那里,有着非常巨大的空洞。
这个空洞本来应该是一片黑暗。
但是……中央有绽放出黄金色光辉的女神像耸立着。那份光辉刺退了黑暗。
短发。凛然的五官。穿着长袍风格的衣着。舒展着张开的双手。
那是光之神奥拉的神像。
在神像的脚边,光芒形成了栅栏,在栅栏的另一边,有什么巨大的东西正在呻吟。
那是魔神伊格尼查。是被奥拉封印着的魔神——
我们一拥而入,奥拉的神像像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光辉变得更加强烈。
“奥拉!光之女神!”
我因为那强烈的光芒而觉得有些晕眩,但还是喊道。
“我要打倒你,解开魔神的封印!”
我冲向女神像,用Death Bringer(致死者)敲了过去。构成了亲卫队的娴熟战士们也随之冲向神像。
“在这里用完MP或弓箭都没关系!如果不能打倒奥拉,将伊格尼查解放出来,我们就会在这里迎来死亡的命运!”
赛蕾娜发出号召,拉满弓射出了箭。
就这样,我们将胜利的希望全部压上,开始了攻击。
魔法的火焰弹和弓箭如同暴风雨一般到处乱飞。战士们的剑、枪、斧头,都怒吼着向神像挥去。
但是。
奥拉的神像毫发无损。
反而像是要压倒我们一般,发出了更加强烈的光芒。
(身体……使不出力量……可恶,奥拉!)
我心中充满了战斗的意志。但是,挥舞宝剑的手却十分沉重!黄金色的强烈光芒如同热风一般席卷了我的全身,心脏如火烧一般疼痛!
(这是怎样的光辉!是多么的强烈。因为我是与人类的混血儿,是能在阳光下活动的吸血鬼,日行者。居然能让我痛苦至此。)
不知不觉,女神像如同太阳那般闪耀。在这份光辉下,以身为吸血鬼混血儿的我为首的不死族们,能力都显著下降。
“不要停下攻击!不管光之神再怎么强大,也是有限度的!”
比起说给自己人听,更像是为了支撑自己的心灵而喊道。
以比刚才更猛烈的势头,所有人再一次进行了一轮攻击。
即使如此,女神像依然毫发无伤。连那份光辉都没有减弱的趋势。我们就好像鲁莽飞向太阳,翅膀却被溶化掉的伊卡洛斯那样。
那位大人知道在阿达纳奇亚之地,在威德拉的这个奥拉神殿内,封印着魔神伊格尼查。这也是将我们派遣到威德拉的理由之一。
那位大人这样告诉我。奥拉是仅次于歌德斯的强大神灵。虽然解开七柱魔神的封印是让吉亚斯巴尔克复活的必要条件,但伊格尼查的封印是非常强大的,不要急着解除封印,而应该先压制阿达纳奇亚全土。
我完全没有忤逆猊下的心。但是,当将威德拉收入囊中,将我的军队培育到让人满意的阶段,我尝试着攻击女神像,想要解开封印。
但是,参加攻击的所有人即使用尽MP进行攻击,也没能给奥拉神像造成一丝伤害。女神像发出的光辉成为了强大的防御障壁,我们的攻击完全不奏效。
我不像其他吸血鬼,从未对太阳感到恐惧。但是,我却害怕奥拉放出的那如同太阳一般强烈的黄金色光芒,怀抱着败北感离开了神殿……
(奥拉。力量仅次于军神歌德斯的女神!这里是封印着伊格尼查的奥拉神殿所在的土地,信仰奥拉的人在埃塔纳尔全土也人数众多。从奥拉的信者那里聚集的灵魂之力十分庞大。与地神古拉·顿,水神贝利亚纳亚,火神休拉哈,风神法德拉完全不同。封印着魔神伊格尼查的同时,居然还有如此余力——)
过去攻击女神时抱有的那份无力感,此时也同样让我咬紧牙关。
(可恶。如果能弄到解放伊格尼查的咒语的话……!)
将魔神封印在各地的神像,一定会有能够解开封印的咒语。不用我说,在占领威德拉成功的阶段,我就为了将它弄到手,而抓住了神殿的大神官进行拷问。但是,与那个平凡国王相反,年老的那个男人确实个非凡的人物。在察觉到我的意图后,他立刻自尽了,因此我没能弄到咒语。
虽然心中乱如麻,但挥舞Death Bringer(致死者)的手却没有停下。但是,不管如何攻击,女神像依然毫发无损。
(不行……吗……就仿佛用lv1的角色向巨龙发动攻击一般的空虚……不管这样的角色有一万人还是百万人,也无法打破龙的高防御力给予它伤害。与此相同。想要打破奥拉放出的强大的光之障壁,给予神像伤害,就需要压倒性的攻击力。只能准备拥有非凡兵力的军队不断攻击,或是把其他魔神带来这里进行攻击才行……)
输了。
这个赌博果然还是太鲁莽了。
虽然我已经明白这一点,但依然无法停下挥剑的手。
杀死许多人把他们变为不死族,对于这一点我并没有觉得羞耻。告诉他们如果投降就饶他们一命,在投降后却打破约定也并没有让我的心动摇。弱肉强食是自然的安排,也应证了那位大人所提出的『力之真理』。
但是,我也有我的心灵,也有我的理念和志向。当然也有耻辱的概念。让众多的将兵陪我一起进行着乱来的赌博,我无法将“输了。已经知道做什么都是浪费力气了。放弃吧。”这句话说出口。我的矜持不允许我做那么难看的事情。
(反正吸血鬼都有着屈膝在光芒前的宿命吗?适合我的,是与那些如同鼹鼠的吸血鬼一样,缩在光所无法进入的地底吗?但是,我想要战斗。想要反抗。就算输了,也想战死。)
完成炸弹的那一天的记忆涌入脑海。
是啊。就算要输,也要挥剑到最后。
(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个,不,应该是两个遗憾。)
一个是没能向那位给与我人生的大人以完成使命的报告。
还有一个是……
(赛蕾娜。直到最后的最后,为什么要对我露出那种表情呢?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举动?这样一来,拉着你一起死不就成了我的遗憾了嘛。)
有什么涌上胸口,我拼命地忍耐着,但眼睛还是湿润了起来。
(……别哭。现在哭有什么用。)
我以几乎咬破的力量,用牙齿咬住下唇。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如同呻吟又如同呐喊的一阵声响如同巨浪一般袭来。是从神殿外传来的。我以为(战线终于完全崩溃了吧。达巴茵军从北边,兰达尔军从南边,他们冲到神殿来了吧)而死心了。紧接着,听到“报告!有报告!请让我过去!”的传令兵的喊声,已经到最后一刻的这个想法更加强烈。
但是。
“亚克大人!有报告!”
因为大家依然专心攻击,没人让开道,那传令兵放弃来到我身边,就在远处叫喊着。
“有什么从北边达巴茵军攻击的方向出现,现在正在激烈地攻击他们!应该是自己人!攻击力十分可怕,达巴茵军死伤惨重!”
“诶?”
因为这过于出乎意料的报告,我停下了挥剑的手。
而在这个瞬间,奥拉神像像是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一般,轻轻地闪烁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