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九卷
  5. Scene12
  6. 繁体版

Scene12
2017-06-23 12:08:05

		

Scene12 蜥蜴王扎德拉:时候到了。
回顾过去,还真是充满险峻,但却充实的人生呢。
我那浴血奋战人生中头一次上阵,是我十七岁时的事了。旧阿达纳奇亚联邦因为支配者阶级的腐败与堕落而瓦解,陷入了一片乱麻,群雄割据的乱世之中,已经过了三十年。当时的达巴茵与北边的姆邦达激烈对立,国境不断发生小冲突。血气沸腾,抱有野心和出人头地愿望的年轻人全部志愿当兵,而一开始,我也只是其中之一。
最初的二十年,我作为老实的士兵度过了。通过智慧和勇气,以及军神歌德斯的保佑,我在激烈的战斗中活了下来,不断升级,十人队长、百人队长,我顺利地开始升官。
拥有明确志愿已经是将近四十岁时候的事情了。
龙就是代表性的例子,身为爬虫类,寿命都非常的长。蜥蜴人当然也如此,只要我们健康,就能活个一百二十年左右。我所侍奉的巴达王那时才不到七十岁,还非常健壮。即使要让王子继承王位,如果不出意外,应该还能在王位上坐个二十年左右。
但是,巴达王只是个平凡之辈。
如果在和平的时代,也许他已经足够做好王了吧。但是,在乱世之中,这份平凡就是罪恶。他在几个战争中作为军队的首领进行指挥,因为没有才能而吃了败仗。将领和士兵们的不满渐渐膨胀,除了他有没有代替者呢?没有吗?推举新国王的呼声日益高涨。
而正在此时,我的直属上司,千人队长达兹拉开始策划谋反。达兹拉是我自从成为士兵以来,无论公私都十分照顾我的恩师,我一直很尊敬他。而达兹拉为了早日平定阿达纳奇亚,夺回昔日的繁荣和人民的幸福,劝说我应该要诛杀现在的国王。我被他说动,与他一起行动,成功将无能的国王赶下王位。
达兹拉成为了新的国王,而我则因为助他一臂之力的攻击而一跃成了将军。
但是……虽说比先王巴达要好,但从结果上看,达兹拉也并不是拥有成为乱世之王能力的人。
他是蜥蜴人中少有的就职了魔法职业的男人,并且是特化了辅助魔法的叫做辅助者的特殊魔法使。虽然能够支援共同战斗的战士们,勇敢而不畏惧敌人这一点输给了战士职业,不过拥有出众的智慧,在战场上极得部下信赖。
是的,如果作为战场上的千人队长,他的确是稀有的人物。但是,作为国王却并非如此。达兹拉对我说的平定阿达纳奇亚地方和让繁荣复活,我认为那是很棒的理想。但是,歌德斯啊,奥拉啊,请怜悯他吧。达兹拉因为倾倒于理想,无视了现实,一踏上王位就操之过急。为了增强军备而向人民要求极高的苛捐杂税,强迫性地征集大量年轻人当兵,胡乱让军队急速巨大化,打算一口气实现自己的理想。
而这导致的结果,则是让人民抱有诸多不满。逼近如此,他那败絮其内的军队一出战就吃了败仗。
我一直尊敬着达兹拉。也时刻铭记着他所说的理想。
但是……如果不杀死这此时已经成为瘟神的男人,我确信别说阿达纳奇亚的未来了,连达巴茵一国的未来也会消失。
我要起个头是很容易的。达兹拉已经失去士兵的信赖到这种地步了。
进行谋反的我与达兹拉对峙着如此说道。
“您不是做国王的料。为了阿达纳奇亚的未来,请去死吧。”
达兹拉……他眯起眼睛,沉默地凝视了我一会儿,静静地回答道。
“扎德拉。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祈祷,希望不会有人对你说出相同的话语。”
然后,他拿起与他常年在战场上相伴的铁杖向我敲来。因为他是在无数战场上驰骋的勇敢男人,他的矜持一定无法允许自己只是低下头等我砍吧。
我是狂战士。这是使用枪或钝器,能够进行物理范围攻击的战士职业。不仅HP和防御力跟好,在乱战中不容易死去,还有着让被打中的敌人追加异常状态效果的能力。与魔法职业一对一,而且还是进行接近战,不可能会输——
就这样,我成为了统治达巴茵的国王。
我亲手将达兹拉送去了冥界。
但是,他并没有死。
达兹拉所说的再次统一阿达纳奇亚的理想,以及他为了视线理想而操之过急的错误,都深深扎根在我的灵魂中,与我融为一体,即使想要忘记也做不到。
自那时起——
我有了想要夺回阿达纳奇亚的和平与繁荣的志向,但却毫不心急地花了些时间,一点点地登上了霸王的阶梯。
不用我说,光靠漂亮话是无法实现理想的。在战术上,只要有必要,就算要烧毁村镇也不会让我过意不去。围绕权谋术数是成为王者的义务,将政敌处刑,我也已经记不清具体的人数了。只要觉得是妨碍我的人,就是依靠背叛来除去也在所不辞。
通过这些每次获得战斗的胜利,我就会有一种充实感和成就感。但是,我却以从未沉溺与杀戮和背叛感到骄傲。
通过这些方式,达巴茵现在已经成了阿达纳奇亚数一数二的强国,要让新生阿达纳奇亚联邦诞生只差最后一步了。士兵精强,国家富裕,主要的敌人只剩下南边的威德拉。只要能攻破它,我的恩师所追求,并且没能达成的和平与繁荣就会开始。
而打倒威德拉的机会,终于来了!
我今年已经八十七岁了。
以蜥蜴人的平均寿命来看,我还能活很久吧。但是,最近几年因战斗所受的旧伤都会疼痛。在臣下面前虽然还一副健壮的样子,但身体已经诉说着自己不再年轻。作为战士的年轻力壮已经成为了过去,STR和VIT之类有关肉体的数值也下降显著。接着很快就会迎来渐渐衰老的时期了吧。
我有三个儿子,也有这些儿子所生的孙子。我总是有意识地以自己死后的事情为前提来教育儿子们,因此在继承者上没有烦恼。
但是,只要我的身体中还留有昔日作为战士的残渣,就想要亲临战场让阿达纳奇亚再次统一起来。
我想证明自己所犯下的种种残忍、暴虐并非野蛮行为,而是为了实现志愿所必须的恶行。
如果不这么做,等我去了冥界,达兹拉会对我露出苦笑的吧。被我葬送的人们也会嘲笑我的。
因此,我向威德拉挑起决战的干劲也与平时不同。
都到这一步了,绝不能输……!
离开龙牙溪谷,向威德拉领土南方前进的我的军队,终于来到能够看到王都亚克莱特的地方了。
“终于来到这里了吗……”
为了野营而下达了全军停下的命令,在夕阳的沐浴下,我独自眺望着王都。
设下帐篷,坐在椅子上,疲劳终于一口气涌了上来。
(光是长时间骑着巴鲁贡就这么累。年轻的时候,即使骑一整晚也不会这么累的。)
手脚都很沉重、慵懒。但是,因为把兰达尔的公主也叫道了帐篷里,所以我还不能露出疲惫之色。
“公主。尽是些没经历过的事情,很累了吧?我会让他们立刻准备食物。”
“非常感谢您的关心。”
珍珠公主以目致意。我很清楚还很幼小,且身为女儿身的她应该比我更累。但是,她却坚强地努力挺直背部。
“是呢。王者就必须那样才行。”
我的话似乎让她有些出乎意料,露出了吃惊的表情。然后,又用十分认真的表情说了句“是”。
(艰难和辛苦会育人。虽然有些太过年幼,但这位珍珠作为达巴茵的盟友是值得信赖的。会成为不错的女王吧。不,希望她能成为那样的女王。)
餐前酒被端了上来。马德拉酒——由玉米和小麦发酵而成的烈酒被注入银制高脚杯中。我一口气喝完,立刻倒了第二杯,但公主只是舔了一口就因为酒的烈性翻了个白眼。我苦笑着让人用其他杯子准备了水。
“谢谢。”
“就算外观如此,我对女性也是非常温柔的。不过,要有不是敌人的前提啦。”
“这句话我会好好记住的。”
公主点点头开始喝水。而我看到这些,不禁窃笑起来。
“怎么了?”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啦……”
我指了指公主握着杯子的手,举起自己用两根指头夹着杯脚的杯子让她看了看。公主就好像小女孩一般,用双手包着杯子的杯身部分。这又让人觉得惹人怜爱。
“啊……这、这个是,那个,习惯,一不小心就……”
公主立刻放开了手,用单手拿着杯脚。虽然挺直背脊装出一副成熟的样子,但果然还是个孩子。不过,这在让人感到可爱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可怜。
“话说回来,国王。在眨眼间突破了威德拉要赛,达巴茵军的精强真是让我吃惊呢。”
公主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
“因为我们蜥蜴人HP和VIT很高,是适合战士职业的种族嘛。不过相对也不适合魔法职业。扬所长毕所短,我就是这样建立了现在的达巴茵军。不管怎么说,这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不要焦急,一点点来。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拔苗助长,操之过急。”
公主认真地倾听着我所说的话。打算趁着与我同行的机会学习作为王者的心得的那个样子让我不禁看呆了。真是用心啊。也想让我的儿子们也像这样认真地学习帝王学……呢。
“对了,公主。”
“是。”
“生活在乱世中,对于王者来说虽然是理所当然的事,但我放出许多间谍去收集了各国的情报。但是……不知何时出现并进行谋反,将维德拉王国收入手中的那个叫做亚克的男人,还是十分神秘。原本,威德拉过去与我们达巴茵是缔结过军事同盟的。是只能依靠达巴茵的庇护才能在这乱世中确保命脉的弱小国家。但是掌握了权利的亚克却用了短短两年急速地增强了军队,扩大了领土,让威德拉成为了能与我国匹敌的强豪。公主,我听说兰达尔被威德拉占领了一年。到底威德拉是怎样的国家?亚克又是什么人呢?如果你知道的话,不管是多么小的事情也请告诉我吧。”
听到我这么问,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紧张。
“国王。关于这件事,有想让您务必听一下的话。只是,虽然情报的发信者是值得信赖的人物,但这只不过是口头情报,我自己还没有去确认情报的真伪。就请当做是传闻听一下吧。”
“呵……看来是有着什么我所不知道的重大情报吧。”
“是的。”
然后,公主开始说出让我大吃一惊的话。原本被威德拉占领的兰达尔王国,并不是通过珍珠公主与她属下的骑士团之手,而是因为异国人的努力而被解放的。而异国人的头目居然是超过lv80的老婆婆!
“这种等级的人就连驰骋沙场多年的我都前所未闻过哦……?”
“我能明白您难以置信的心情。但是,这是事实。”
“唔嗯。”
“那位老婆婆的角色名非常奇怪,伙伴们叫她梅婆婆。她是从叫做日本的遥远国度来的旅行者,立下要重建因战乱而荒芜的阿达纳奇亚的志愿,着手于解放兰达尔王国的战斗。还有,在她进行解放作战的时候,通过一些机缘巧合,与被关在兰达尔城中的几个旅行者齐心协力地战斗了,这些被关押的旅行者中有三人是日本人,其中一人是lv79的歌德斯骑士。”
“歌德斯骑士!你说受到军神歌德斯祝福的骑士!那是真实存在的职业吗?”
“是的。他的名字叫做勇吾。虽然作为我的护卫一同向达巴茵进发,但途中为了让我们逃过威德拉军的海上封锁,离开船进行了战斗。苏日安他的战资如同军神歌德斯降临一般,但还是与我分开了。现在我不知道他在哪里,又怎么样了。虽然想要相信他还活着……但这些先放在一边,国王,接下来才是正题。”
女王喝了口杯中的水润了润喉咙。
“这是勇吾告诉梅,梅又告诉我的事情。勇吾他们是从大陆东边,精灵之国优古德拉希尔出发,似乎是为了重大的任务,才坐船来到了阿达纳奇亚。”
“优古德拉希尔……是在旧阿达纳奇亚联邦的时代,曾互通过贸易的国家呢。那么,他们的重大任务是指?”
“现在,在大陆东边,似乎有企图让叫做吉亚斯巴尔克的邪神复活,来支配整个埃塔纳尔的教团在活动着。勇吾他们站在与教团战斗的立场上,认为必须调查教团的势力有没有扩散到大陆西侧而造访了阿达纳奇亚。但是,威德拉的亚克是教团的干部,他看穿了勇吾他们的身份而抓住了他们。”
“…………”
我不得不沉思起来。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虽然还很幼小,但这是一国的公主认真说出的话。而且,如果当成流言蜚语或奇谈怪论,这事又合理得让人觉得能够相信。这些异常的话散发着真实的味道,让人背后一片冰凉。
“公主。威德拉的亚克扩大领土最大的原动力就是造就不死族,并且不让那些不死族怪物化,自由操纵它们的邪恶秘术。你对于这知道些什么吗?”
“是的。输给亚克的先王旗下的骑士团成员们,还有被杀戮的众多人民,都作为不死族被复活,成为了威德拉军的士兵。”
“我十分介意这个秘术。一眼之下,那也许在军事上算得上很有好处的法术,但其实却并非如此。有民才有国,而为了守护国家才需要军队。杀死人民,荒废国家,却以此为基础来强化军队,这是不能在世上出现的邪恶至极的法术。”
“同感。”
“但是,这样的法术亚克又是从何处得到的呢?还有,那家伙在废除前王挑起谋反的时候,我知道他用了许多值钱的东西买通将领和士兵,那样莫大的财富他又是如何获得的呢?那家伙背后应该有什么不明的强大势力存在,我一直抱有这个疑问。”
我举起第二杯酒。
“公主。很抱歉,我不能全盘接受你刚才的说辞。但是,我必须感谢你告诉我这些事。我再一次认识到,威德拉果然是必须歼灭的国家。”
“您不必道歉。就算是亲眼见到了那个身为lv79歌德斯骑士那种只在童话中登场人物的年轻人,我也很难相信所有的事情。只是,关于邪恶教团的事情,我还有一点必须告诉您。”
“哦?还有吗?”
“这个教团在复活邪神的前阶段,会让封印在各地的吉亚斯巴尔克的奴仆——也就是魔神复活。那是力量凌驾于巨龙之上的怪物,它们被神灵的力量封印着。在优古德拉希尔,水神贝利亚娜亚所封印着的名为古梦的魔神复活后,他们动用了几万大军才打倒了它。在这场战斗中,暗精灵的军队翻山越岭,出现在优古德拉希尔之西,作为教团的帮手行动着。还有,勇吾来到阿达纳奇亚的理由之一,是因为这里是对光之女神奥拉的信仰很深,他们推测这块大陆的何处也许有奥拉封印着一柱魔神的神殿。”
“唔嗯……要说我们达巴茵之民所信仰的神,应该是军神歌德斯和光神奥拉二柱……没有听说过在我们的领土内有封印着魔神怪物的神殿。”
“兰达尔王国也没有类似的传说。”
“只是——”
我用指尖拍了一下桌子。
“在威德拉还是达巴茵属国的前王时代,我曾两次去王都视察。那个王都中有远古时代建造的巨大奥拉神殿。”
“是的。虽然我没有实际拜访过,但也曾听说。”
“那王都中没有城堡或宫殿。在我向前王询问理由的时候,他给我的解释是,因为威德拉是阿达纳奇亚中对奥拉的信仰特别深的国家,建造比神殿更高的建筑是对奥拉的不敬。”
“如果……那个神殿封印着魔神的话……但是,如果亚克能随意操纵那种家伙,应该会立刻驱使它攻打达巴茵才对……”
“唔嗯。一般来说会那样的。如果有魔神跟着,应该就没必要对这次的战争感到烦恼了。相反,公主。我没办法无视暗精灵投靠教团势力的情报。他们位于阿达纳奇亚东北部的国家,一直与我们没有邦交,是个神秘的国家,但是我听说军事力量还是不错的。即使毁灭威德拉,平定了阿达纳奇亚,看来也必须警戒着他们的侵略吧。”
公主点点头,对我的话表示同意。
这时候,食物被搬了上来。
“哦,终于来了。”
我立刻拿起带肉骨开吃。
但是,明明应该已经很饿了,兰达尔的公主却没动手。
“那个,国王。”
公主以非常难以启齿一般的表情看向我。
“我觉得,比起被威德拉攻占的兰达尔人民,还是受到亚克支配的威德拉人民更为不幸。虽然您打算与亚克在王都决胜负,但有什么办法能让战火不殃及无辜的人民吗?”
我将咀嚼着的肉吞下,看向珍珠公主。
天真。不,应该说不成熟吧。
战争不需要这种仁慈!如果是对我的儿子的话,我恐怕立刻就这样大吼出声,让他们闭嘴了。在没有臣下在旁边的情况下,我甚至也许会喊着“这份天真会让你死掉!”并用铁拳给他们一下子。
但是……
兰达尔的公主颤动着睫毛,低着头。这样子让我觉得有些可怜。这位公主并不是因为浴血奋战,而是因为对人民的仁慈而让臣下追随她的……我的心剧烈地动摇了,觉得有些伤感。
“关于这点,没必要担心。”
“是有什么办法的吧?”
“不。据我派出的间谍所探出的情报,王都中能动的几乎只剩下死人了。所有人都通过亚克之手变成了不死族。虽然铁匠或农夫之类生产军需物资所必须的人还活着在干活,但我听说他们都被赶到城外去了。”
“……是这样啊。”
公主露出了更加沉痛的表情。
“死去并成为被操纵的木偶,威德拉的人民也很痛苦吧。但是,这一切也只到明天为止了。由我亲手将他们打得粉碎,无法第二次复活。”
我说出了自己的抱负,为了明天的行动而继续吃饭。
必须赢。
为了让死在我手上的人们不白白死去,为了证明充满血腥的我的生是有意义的,还有——
为了我向子孙承诺过的,让下一代能够度过幸福的人生。
第二天,还没有人来叫我,我就醒了。
因为睡得很好,身体轻盈。不过,虽然也经常在想……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了,但在起身的瞬间,左膝居然传来了疼痛。
(唉,真不想老啊。外面下雨了吗?)
最近的湿度很高,旧伤都不断作痛。
走出帐篷,虽然没有下雨,但能看出马上会有暴风雨,天空一片阴云。
(唔嗯。不管什么时候下雨都不奇怪。看来无法进行火攻了。)
我们达巴茵军战士职业的士兵十分充实,以接近战斗的无比强大为傲。反之,因为魔法职业相当稀少,使用咒语的远距离攻击力就很低。而我使用弓兵部队放火箭来弥补这一点。火攻是我军的常用手段,在村镇或森林这种拥有可燃物的地方战斗,此战法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如果天气好的话,我还打算用火攻把王都整个烧成灰的。运气有点不好呢。)
我咬了咬牙齿。虽说如此,也不能等着天气变好。给敌人时间的话,威德拉军也会随之加强防备的吧。而且这里是敌人的土地,而我动用了史无前例的大军。考虑到补给也希望能短时间决出胜负。
“早上好。”
听到清爽动听的声音,我回过头去,珍珠公主正站在那里。她已经装备好盔甲,佩戴上宝剑,做好了随时迎战的打扮。
“威德拉军没有来进行夜袭呢。因为不死族在太阳下山后能力会得到强化,我还以为他们一定会来夜袭的。”
“敌人也没敢小看我。我扎营的地方很宽敞,视野也很好,只要小心警备就能将敌人打回去。对我而言,反而希望他们来夜袭,如果来夜袭的话,就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在决战前灭一灭他们的气焰。”
“原来如此。”
我把公主带到帐篷,吃了早饭。
吃完早饭,我装备起盔甲,立刻走到外面。
侍从将我爱用的枪拿了过来。那是名枪奥尔冈帝,又长又大又粗,可以匹敌双手拿的枪,而且不仅攻击力很高,也轻到让人吃惊,是可以单手挥动的杰作。
我稳稳站在地面上,轻轻挥舞奥尔冈帝,就这么等待着。
“国王。万事就绪,一切都准备好了。”
接到报告。我沉默着点了点头,骑上了巴鲁贡。
“出发。前进!”
我的军队发出呐喊,开始了进军。
亚克莱特这个王都名,是亚克成为威德拉王后改名的。这个王都在那之前,一直都以拥有『受到奥拉之光保佑的地方』意思的奥莱特为名。
虽然被环绕周围的石壁的包围,但那高度只有两米左右。虽然不知道对怪物而言如何,但在我军面前,是肯定无法抵挡的。
(要说有问题的话,反而是石壁内侧吧。)
以前有去王都视察过的我,认为那才是危险的。会这么说的理由,是因为王都中到处都是由白色砖头所建成的四方形房屋。而且,因为那是从以前就毫无秩序缓慢发展的都城,造了很多路。虽然也有贯穿都城南北的石板大路,但并不宽敞。也就是说,这构造即使大量士兵一口气涌进去,能够接触敌人的人数也会被限制。
在王都中央,耸立着巨大的古代建筑物。那是自古以来一直祭祀奥拉的神殿。
但是,除此以外没有城堡或要塞那样的防御建筑。
“报告。威德拉军以神殿为中心组成了圆阵,那是为了对应全方位而构成的布阵。在主要建筑之间的路上堆积了石头和沙包作为防御物,在家家户户的房顶上还有弓兵、魔法使之类的镇守。”
我点了点头。一开始都是这样吧。
(将不死族作为士兵编入的威德拉军,在人数上有优势。但是,士兵的质量还是我军为上。好了,该如何获胜呢?先尝试一下吧。)
我召集了将军们。
“各位,至今你们与我一同征战沙场,无言致谢。今日,只要赢下这一战,我的志愿就终于能开花结果了。然而这场战斗,也是与时间的战斗。一旦太阳下山还没能决出胜负,那时候我们出兵的战果就只能是占领龙牙溪谷的要塞,必须毫不留恋地撤退。这一点一定要严格遵守。”
我为了把这些话深深刻入忠勇部下们的心中,严肃地叮嘱道。
比起其他人,我更想赢,更想一口气决出胜负。但是,这里是敌人的领土,威德拉军占有地利。再加上能让不死族强化的夜晚到来,别说毁灭了威德拉了,就连我们达巴茵也有吃大败仗的危险。
(太过焦急想要获得胜利而勉强行事的话,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达兹拉让我学到了这一点。如果今天无法成事,就等待下一次的机会。为了在最后获得胜利!)
我看向一边的公主。
珍珠公主点了点头,举起剑吟唱了“旭日!”
小小的太阳出现了,发出黄金色的光芒,让将领士兵们得到了辅助效果。
我做了一次大大的深呼吸。
“敲鼓!开始攻击!”
我军从王都北侧开始攻打。
工兵部队将石材放置在外壁的外侧。蜥蜴人都十分高大,只要拿石材垫脚,就算装备着盔甲和武器,也能轻松跨越仅有两米的障壁。如同蜂拥而至一般入侵了王都。
“珍珠公主。”
“是。”
“希望你能率领手下绕到南边进行攻击。为了不让威德拉军集中到我投入主战力的北边,也就是牵制他们。”
“明白了。各位,出发!”
跟着女王的孩子们拔剑发出欢呼。那份气魄很不错。但是,光凭这种程度的战力是无法牵制住的。于是——
“梅兹奥尔,古雷夏姆,和公主一起去。要随机应变地应对。”
“是!”
“谨遵旨意。”
让比我年纪还大的两位老将跟着公主。既然已经和兰达尔结成了军事同盟,就不能让珍珠公主从头到尾地打酱油。不过,把战斗的指挥权交给年幼的公主,那是自杀行为。只要有饱经风霜的这两位老将在,也会辅佐公主进行战斗指挥的吧。还有,公主也不会一意孤行,蠢到非要自己来指挥的。
“国王。有一队威德拉士兵出现在后方我军昨晚野营的地方。您怎么看?”
公主向着王都南侧离开后,我得到了报告。
“是在威胁要从后方进行夹击吧。无聊。才不会上他们的当。不必理会。”
“是。”
就像我要牵制威德拉军一样,敌人也希望能牵制着不让我们的战力集中。就如同僵尸龙明明不在,亚克却使出诡计让人以为它在一般,战争是虚虚实实互相欺骗的。如果是认真想要威胁我军的后方,就不会在像昨晚野营地那样视野良好的地方,装出『快发现我们』的样子出现。等过了些时间,我军全部深入王都后,再慢慢出来,从背后袭击……所以说,我判断后方出现的部队只是虚招。
(哼,我算看透了。但是,居然会使用这么明显的小手段,看来统帅威德拉军的亚克也相当焦急呢。)
我露出牙齿静静地笑起来。将军因焦躁而失去冷静,就一定会出现破绽。现在他为了做些小手段而使用了部队,正是在自己分散战力。
那么我方就冷静下来使用正面攻击法,压制着他们获胜!
“攻击攻击!天已经亮了!不用害怕不死族。前进!前进!”
我骑在巴鲁贡背上举起枪,嘶哑着嗓音进行督战。
一小时。
二小时。
三小时——
“陛下。我军占了优势呢。”
侍从长古尔波克拿着杯子过来了。一般在战斗时,我都会让这个男人留下。但是这次,我接受了他本人想要一同迎接历史变化瞬间的意愿,让他跟来了战场。
“唔嗯。”
我将杯中的水一口喝完。润了润喉咙,才发现身体也想要水分。我就是这么忘我地沉迷于战况。
“古尔波克,再来一杯。”
“很快为您奉上。”
“…………”
虽然在将领士兵们面前装的很平静,但我的内心却并非如此。
(的确,我军正在压制他们。)
威德拉军的圆阵渐渐被逼的越缩越小,慢慢退向王都的中心。而我军则随之逐步逼近。
(但是,这样下去不行。光是压制还不行。在日落不死族得到强化前,必须完全定下输赢。)
亚克结集到王都的军队,在士兵数量上绝对比我们要多。我从以前就知道他依靠的是凭士兵数量来压制的战略,而这也在我的预想范围内。还有,以每个士兵的等级和属性来说,我军比威德拉军要好得多,这点也毋庸置疑。
但是……有出乎意料,不,应该说是超过预想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威德拉军的装备相当好,这弥补了士兵素质的问题。
(因为威德拉扩大军队的速度太快,我还以为装备的质量肯定要比我军差,但看来并不是这样。居然能让这么多士兵都拥有装备,虽然是敌人,倒也干得不错。能好好防住一旦出兵就所向无敌的我军。)
地形不太好,我咬了咬牙齿。
如果这是没有遮蔽物的平地战,两军会立刻混杂在一块儿战斗。一旦成了乱战,能够接触敌人的人数就能多了。凭着怒涛般的攻击力,我军应该能立刻压倒敌人。
但是,王都的街道边毫无秩序地排列着错综复杂的房屋,就好像屹立着无数岩石的迷宫……虽然我以为会比攻城要轻松多了,但却并非如此,出乎意料的倒是守备的这方更为有利。
“陛下。”
一口喝干古尔波克递上的第二杯水,我无法隐藏焦躁,将杯子丢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然后,仰望天空。
开始下小雨了。虽然想着如果能火攻的话就好了,但这样一来……
“德莱娅,有什么办法吗?”
终于,我征求了近侍的意见。德莱娅是跟随了我近三十年的女子,也是爱妃之一,但在战场上,因为纯粹赞赏她那作为参谋的能力而将她带在身边。
“没什么能称得上计策的办法。但是,我认为现在用什么小手段都是下下策。对威德拉军而言,这场战斗一旦失败就没有未来了,即使引诱他们,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上钩。”
“……唔嗯。”
“陛下。现在只能相信陛下投注心血培养的将士们,凭力量猛攻了。虽然我能明白您希望在日落前决出胜负的焦急心情。但是,只要一旦打破平衡,接下来就能一气呵成,瓦解威德拉军了。”
我用力点了点头,将视线移向战场。
(德莱娅的话完全正确,让人无法反驳。威德拉军一旦崩溃,接下来就能一口气解决。问题是那一『刻』何时到来。)
我用力咬了咬牙齿,发出“咔嚓”一声。
开始攻击后已经过了几小时。时间已经是中午了。拖到日落会很危险。如果不能在最多四小时内决出胜负,就只能撤退了。
我再一次开始督战的工作。
过了一小时。
过了二小时。
然后过了三小时。
我军忠勇的战士们都干得很棒。渐渐压制着威德拉军,他们的圆阵更小了。将军们嘶声呐喊,战士们挥舞着武器,弓兵们则不停从后方射出支援攻击。
但是,即使如此——
(咕……无法压倒……!)
我的眼睛都充血了。会焦躁到如此痛苦的地步,自讨伐恩师达兹拉那时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轻易地穿过溪谷要塞,终于把刀压到威德拉的喉咙口了!怎么能在这里输掉!如果不能再这里干掉他们,又要等到何时呢!)
驰骋于众多沙场的军人本能这么叫嚣着。还差一口气,真的只是还差一口气就能击溃他们了。但是,不仅我们拼命,威德拉军也是拼命的。他们知道这就是关键时刻,所以顽强抵抗着!
突然,我想起了珍珠公主的话。
解放了兰达尔的异国战士们。
Lv79的歌德斯骑士——
(哼……居然会想要依靠别人,我也糊涂了。)
说真的,我压根没想过兰达尔军会来帮忙。虽然对骑着羽神蛇的叫做博尔德小鬼下达了转达让兰达尔军北上,夹击威德拉军的意思……但是,那其实只是对缔结了军事同盟国家的社交辞令。他们被威德拉军攻打,已经充满疲劳,而且他们的数量十分少,根本算不上什么战力。
但是,现在就算是猫的手也想借。
如果兰达尔军来了,并加入战斗,也许就能打破平衡了。
(歌德斯啊!奥拉啊!请赐予我武运!如果能在这里获得胜利,我此生就无悔了。希望这个愿望能够被你们所听到。)
终于,我开始仰望天空向神祈祷。
突然——
“传令!是梅兹奥尔给陛下的报告!”
梅兹奥尔和古雷夏姆两位将军自战斗开始以来,会不时派传令兵报告战况。因此,我还以为是来报告战况没有变化这件事的。
“看到了似乎是兰达尔军的军队正在接近!数量大约有三千!”
心脏激烈地跳动起来,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
胜机!只要全力以赴,就能够定下胜负,这是最后的机会!
“德莱娅,这里的指挥就交给你了。”
“是!”
“近卫队行动起来!绕到王都南侧,我要亲自攻击!”
近卫队本来是负责保护国王的队伍。但是,我决定要在此刻将温存至今的这个最精锐的部队投入进去。
我让巴鲁贡飞奔到王都南侧的时候,兰达尔军已经到了。梅兹奥尔和古雷夏姆认为应该先于他们会合,再重整态势,暂时将部队退到了王都外侧。
“陛下!难道您打算豁出尊贵的玉体去亲自御敌吗?”
“不行,请交给我们去做。”
看到我带着近卫队出现,梅兹奥尔和古雷夏姆都睁大眼睛冲了过来。
“玉体?对要论出身只不过是贫民的我,你们不必担心这些!在还差一步就能达成我霸业的此刻,怎么可能缩在后方咬着指头呢!”
听到我的话,两位老将微笑起来。虽然看起来像是我在部下面前装模作样,但因为他们更随了我很久,都知道我的脾气。
我在看兰达尔军前,先略看了一下梅兹奥尔和古雷夏姆的部队。
(唔嗯,不错。)
在南侧为了让威德拉军不全部集中在北侧而进行牵制,梅兹奥尔和古雷夏姆都知道这一点而避免了勉强的进攻,好好温存着战力。
但是,这一点威德拉军也是相同的。他们应该看穿南边只不过是牵制而只是分了一点点战力过来。虽说是战斗,但比起防御,只不过是警戒着有没有奇怪的举动而布下的监视罢了,他们也温存着战力吧。
(但是,现在情况变化了。兰达尔军出现了,而我也率领着珍藏的精锐部队来了南边,威德拉那边应该已经知道这些了吧。但是,即使如此,主战场还是在北边,他们会分到南边进行防御的战力应该是有限的。)
这对敌将亚克来说是个难以下达判断的形式。如果他分配给南边的战力太少,就能从南边扰乱敌阵。相反,如果他分出许多战力来应对南边,就能从北边扰乱敌阵。只要南北两边有一边能成功生乱,就能立即波及他们全军,可以打破平衡了!
“国王,请让我介绍。”
珍珠公主那清爽而动听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这是将兰达尔王国自威德拉的魔手中拯救出来的英雄们。”
我点点头,看向兰达尔军。
“一路辛苦了。”
话音刚落,穿着带有金扣子的黑色奇装的年轻人走上起来。头上显示的名字是勇吾。我想起了公主的话。
“陛下,感谢您的慰问。为了打倒威德拉的亚克,一同战斗吧。请告诉我战况。”
在一国之王面前却毫不卑躬屈膝。真是堂堂正正,视线充满力量,虽然还年轻,但是个拥有足够英雄气概的男人。
“从早上开始攻击,全力以赴已经持续了约八小时。我达巴茵军以一旦进攻就所向披靡为傲,但因为王都尽是些错综复杂的小路,因此无法发挥力量,再加上敌人顽抗,到现在还没能攻下来。虽然还差一步就能打破彼此的平衡,但再磨磨蹭蹭下去就要天黑了,不死族的力量增强,那样一来我军就必须放弃胜利并撤退。凭诸君的活跃就能定下胜负,我想这并不是空话。”
听我说完,叫做勇吾的年轻人微笑起来。
“翔!拉姆达!蕾碧雅!依秀拉!艾尔!还有——梅塔波先生!”
回应他的互换,被叫到名字的人们走上起来。
“如果是错综复杂的小路,对我而言倒也好。就以包括我的这七人队伍的攻击力来进行一点突破吧。”
年轻人眉头都不皱地说出了这番大话。
“小珍珠,能给我们加辅助码?”
叫做梅塔波王,看上去像是魔法使的男人说道。公主笑眯眯地用食指指向天空。
“旭日!”
“那,我也来吧。闪耀之剑!力量之盾!生命之力!龙之怒!神之咆哮!”
跟在公主之后,带着眼镜的年轻人也吟唱了咒语。我听到他的吟唱不禁大为惊叹。虽然我本身是战士,但为了强化军队,什么魔法是有用的,这些知识我还是有去深入了解过。
(居然说神之咆哮。连我过去的恩师达兹拉都没能学会着梦寐以求的强力辅助魔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学会的术者。)
能使用这样强力咒语的术者,只要是生在乱世的将领一定都会想要聘用,因为这是即使想要给予金钱和领地,也难以找到的对象。
“好了,好好大闹一番。来吧!召唤恶魔!”
紧接着,名叫拉姆达的年轻人吟唱了咒语。比我还高大的两只魔界怪物从魔方阵中出现,发出了狰狞的吼叫。
(这、这是!召唤魔法的至高峰,冰之恶魔吗?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多高的等级?)
不顾我的吃惊,叫做勇吾的年轻人回头看向伙伴们,拔出了双刃大剑。
“上啊!只要能在这里打倒亚克,就能夺回阿达纳奇亚的和平!”
话音刚落,他们就头也不回地向着王都冲了出去。兰达尔军的人们——不仅穿着不怎么样的装备,还尽是些小孩子,在我看起来不怎么可靠——发出欢呼,跟了上去。
(这绝大的自信是怎么回事?而且,毫不犹豫听从那个年轻人的兰达尔士兵,他们的那份信任又是怎么搞的?)
是因为他是lv79的歌德斯骑士?
怎么会?
难道真的是——
“梅兹奥尔!古雷夏姆!我们也不能落在人后!”
我感到热血沸腾。觉得在狭窄的街道上骑着坐骑不方便,我跳下巴鲁贡,徒步跟在他们后面。我当然明白这样的行为不是全军之首该去做的。但那时的我已经涌起了久违的,作为战士的兴奋和冲动。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大家都发出呐喊和欢呼。我自己也发出如同想要杀了敌人吃下去一般的吼叫。
威德拉军在道路上布下了战士职业,堵住了路。而石砌的四角房子多为二层建筑,在平坦的屋顶上有弓兵和魔法使镇守着,为前卫进行援护。我们刚冲过去,立刻就有弓箭或火焰弹飞到头顶上。
“闪电风暴!”
眼镜魔法使吟唱了范围攻击魔法。伴随着轰鸣声,一时间电闪雷鸣。多么可怕的威力!弓兵们的HP立刻变白,他们表现出害怕的样子。
但是,真正厉害的是领头的那个名叫勇吾的年轻人。
他每次挥舞双刃大剑,立刻就会有威德拉士兵连发出惨叫的时间都没有便倒下。太可怕了!简直就像在除草一般扫荡着!面对巨蚁或哥布林之类的怪物,恐怕光是挥舞棍棒,战况就会倒向一边了吧。
(这——这是什么呀?这夸张的攻击力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就是受到军神歌德斯祝福的骑士,歌德斯骑士吗!?)
威德拉士兵并非全很弱小,而且装备很好。其中也有即使吃了歌德斯骑士一记可怕的攻击而没有倒下的人。但是,等魔界怪物冰之恶魔用爪子或冰之吐息加上追击,他们就被打倒了。
歌德斯骑士所谓的街道狭窄反而是好事,这句话并不是大话。这个国都的街道狭窄,能够接触敌人的人数有限。而在这状况下,那个歌德斯骑士正好可以发挥出能够匹敌军神歌德斯的无敌力量。
无法用比喻来表现,就如同文字所表现的一气呵成,歌德斯骑士以这个势头向王都深处不断突进。
(能赢!这一战能赢!)
我踊跃起来。
“梅兹奥尔!古雷夏姆!以弓兵和魔法使为目标攻击!”
“了解!”
“别让敌人的支援攻击集中到他们身上!”
接到我的命令,两人的部队都开始专心讨伐镇守在屋顶上的威德拉士兵。这个王都的石砌房屋都一定会有连接着道路的外侧楼梯。因此,只要能确保街道的畅通,要登上屋顶是很容易的。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能如同踩着木板一般从这平整的屋顶跳跃着移动到另一个屋顶。而只要上了屋顶互相砍杀,弓职业和魔法职业防御力薄弱,在我军战士们的攻击力下根本撑不了多久。
“巴拉巴!我们跟着那些人去!你去阻止想要断我们退路的敌人!”
“是!”
我这样叮嘱近卫队长后,在歌德斯骑士他们背后追赶起来。一边追,一边挥舞名枪奥尔冈帝,将出现在交叉路的威德拉士兵打倒。
因为这个王都的街道纵横交错,交叉点也特别多。所以光是压制住一条路向王都内部突进,也会有敌人从旁边涌出来,截断退路,恐怕会被包围进行夹击。
(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南边的敌阵已经完全崩溃了!敌将亚克会为了阻止歌德斯骑士的突进,而把在北边防御的部队调过来吗?那样也好,即使南边守住了,这次战力不足的北边就会崩溃!)
不对。在以理论分析之前我就已经明白。只要那个歌德斯骑士参战,胜负的天平就会完全倾向我们。
“陛下!打破平衡了!”
突然,古雷夏姆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我能看到!北边的威德拉军开始溃散了!这场战斗大势已定!”
登上房屋屋顶,讨伐弓兵的古雷夏姆把枪夹在腋下,单手举在额头,看着北方。
“成事了!”
我痛快地喊道。
“但是,已经接近日落了。压上去压上去!在入夜前一定要定下胜负!”
恩师兼昔日战友的达兹拉,他的脸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达兹拉!这一天终于来了!你没能办到的事,就由我来完成吧!)
我突然有了个想法。
说不定我……是想要超越一直尊敬着的他吧。
因此才做着这个名为国王的麻烦工作,直至今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