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四卷 进路辅导的魔法师
  5. Life.3 离群魔法师
  6. 繁体版

Life.3 离群魔法师
2017-06-23 12:26:04

		

吸血鬼来访之后,过了几天。
莉雅丝预定在今天深夜离开日本。目的地是罗马尼亚的深山。
这天从学校回来之后,我准备到兵藤家地下的健身房进行重量训练,等待莉雅丝整装完成。有空闲时多少要练习一下。
莉雅丝的行李有女生们会帮忙准备,我一个男生在那里也是碍事。反正闲著也是闲著,所以就像这样跑来做重训。
和木场还有大家一起进行的联合练习,在和吸血鬼会谈之后就休息了。毕竟是这种状况,就连魔法师的书面审查也不太能够进行。
……我们是怎么样,也太忙了。除了这些之外,白天还要上学,简直是行程满档。即使在这样的状况下,还是得做点重训,以免身体变得迟钝。
话说我还打算训练一下使魔。在我身边飞来飞去的是有生命的魔法飞船──斯基德普拉特尼!
不久之前我才帮它取了名字。呵呵呵,连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取得很好喔。
就在我打开健身房时──发现黑歌和勒菲已经在里面了。
她们一起坐在地板上,摊开一本看起来很艰深的厚重书籍。
「怎么,你们来啦。」
我如此说道。
这两个家伙在那之后,真的偶尔会跑来兵藤家。她们还会擅自乱开我们家的冰箱,拿起牛奶来喝等等!
她们每次过来不是吓到老妈,就是惹莉雅丝生气,总是搞得一团乱……每次只要黑歌耍任性,勒菲就得拚命道歉。
「我们来打扰了。」
懂得乖乖打招呼的勒菲真是好孩子!
「喵哈哈,打扰喵。」
喵哈哈什么啊……我家真的是黑暗居民的集散地。各种恶魔和天使,再加上龙神,种类十分丰富。简直是一团混沌……
我走向她们,看了摊开的书──上面的插画是人体图,还从手上发出气焰之类的。
「这是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黑歌扬起嘴角说道:
「是有关生命的书喵。内容写的是关于气焰、仙术、斗气之类的事。」
喔喔,原来是那方面的书啊。不过黑歌为什么要看这种书?这些是她最擅长的领域,现在才看书也没什么帮助吧……
见到我歪头不解,勒菲轻笑说道:
「她是想看书研究一下该怎样教妹妹比较好。」
喔喔,这样啊这样啊!很有姊姊的样子嘛!
黑歌伸出手指在书的封面比划:
「仙术的基础是掌握自己、他人、自然的气息。无论如何,总之要先从集中精神,安静打坐,缓缓释出自己的气,同时认知周围的气。虽然是基础中的基础,想要有所成长也是最好的办法喵。所以我才会先叫她打坐──」
「以你的个性,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叫她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没想到这么中规中矩。」
我这么调侃黑歌,她便不满地嘟起嘴巴:
「哼──真没礼貌喵──该认真的时候我也是会认真的。」
「之前明明用毒雾对付我和小猫,还敢说这种话。」
我在冥界第一次遇见她时,她可是相当邪恶的。面对我和莉雅丝、小猫时毫不留情,打算将我们全部打倒。
听到我的吐嘈,黑歌眨了一下眼,打算装可爱闪躲这个话题。
「哎呀,那次是因为和白音重逢太高兴所以忍不住玩了一下♪嘿嘿喵♪恶毒的角色无意展现温柔的一面就可以轻易掳获人心,大家不都是这么说吗?吶吶吶,小赤龙帝是不是对我心动喵──?」
……我虽然不否认,不过你的确是只坏猫!
而且说什么「嘿嘿喵♪」啊……你当时散发的杀意相当浓厚喔?不过算了,反正对这家伙多说什么也没用。我不禁觉得说不定她真的是因为一时兴起,正在兴头上就那么做了。
「你总有一天要和小猫和好喔。」
听到我的话,黑歌的眼睛带著忧愁……拜托别这样,你偶尔露出认真的表情时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美女,我会忍不住心动……
「也是……不过大概没办法吧。就算我是为了白音而采取行动,到头来还是害她被逼上绝路。」
正如同黑歌所说,因为她杀害原本的主人,小猫才会成为姊姊的代罪羔羊,最后甚至差点没命。之后是多亏有瑟杰克斯陛下保护小猫,她才能够平安无事……听说在那之后小猫花了很多时间,才能够治好精神的打击,过著正常的生活。
心灵受创的小猫应该是觉得「自己遭到姊姊背叛,又被众多大人责骂」吧。而且其中有一半是事实。
「这或许是很困难没错,不过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愿意协助你们修复关系。」
她们姊妹是彼此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如果能够修复关系,我也不吝于助她们一臂之力。
因为我最希望小猫能够展露笑容。
听我说出自己的心声,黑歌睁圆眼睛。
「…………」
──然后觉得很奇怪地笑道:
「喵哈哈哈。嗯嗯,原来如此喵。我好像懂喵。难怪大家都喜欢你。小赤龙帝比什么都不懂的型男还要有魅力多啰!」
「多谢称赞。不过我宁可当个什么都不懂的型男。身为赤龙帝其实还挺辛苦的喔!」
会有一堆强敌袭来,动不动就差点没命。不对,我的肉体还一度毁灭。
这时勒菲问了我一个问题,转移话题。
「和魔法师的交涉进行得怎么样?」
「嗯,还算顺利吧。因为人数实在太多,我正在透过书面审查进行筛选。」
「听说赤龙帝先生很受欢迎呢。」
最辛苦的应该是莉雅丝吧。她一面应对平时的工作、学业、身为「国王」的职责,同时还得处理魔法师和有关吸血鬼的事。
……我真的远远不及莉雅丝。她的担子才是最重、最大的。
成为上级恶魔、成为「国王」等于扛起眷属的一切……在我成为上级恶魔之后,有办法做好这一切吗?尽管有些不安,我现在也只能在一旁支持莉雅丝,继续向前迈进。
对了,说到向前迈进,我就想到斯基德普拉特尼。
「吶,如果我说想要请勒菲教我魔法,我学得来吗?」
我如此询问勒菲。我的使魔斯基德普拉特尼是魔法飞船,我也应该多少学点关于魔法的知识。更何况以后还要和魔法师往来。
勒菲点头回应:
「我不清楚你想要使用什么魔法,然而如果是恶魔想学,在异能方面比普通人更容易建立基础,只要肯努力应该学得会。对了,有个很基本的问题,你应该知道魔力和魔法有什么不同吧?」
「知道,魔力是将脑中的意象具体呈现,魔法则是透过术式发动超自然现象,对吧?」
「简单区分的话,的确是这样。魔力需要清楚的意象──也就是想像力和创造力,很讲究天分。魔法需要足以控制术式的知识、脑力和计算能力,感觉很像其实完全不同。」
「啊,那我这么笨,搞不好很困难吧。」
我没办法精密计算啦!而且还得操控足以控制超自然现象的术式,对于能够运用的魔力只有洋服崩坏和乳语翻译(pilingual)的我而言,根本就不可能办到吧。
勒菲接著说道:
「如果是不太需要计算的魔法,或许学得会吧。例如将冷却的咖啡加温的魔法,或是简单的透视魔法等等。」
──!
透、透视魔法?这、这未免也太诱人了!
如果顺利学会,就、就可以透视女生的衣服了吗?
正当我满脑子只想著透视时,黑歌为我补充说明:
「也就是说,魔法这种东西得要知道『该怎样做才会引发这样的现象』具备相关的计算能力和知识才行喵。我也有不明白的事物,所以就无法以魔法重现那些现象喵。不过也有一些术士能够单凭灵感和才能重现一些尚未完全厘清的现象。那些都是前面要加十个超来形容的天才喵。」
罗丝薇瑟之所以将魔法的优先顺序摆在魔力之前,是因为她的计算比想像还要快啰。很像她的作风。
嗯嗯嗯,我开始觉得说不定有我学得会的魔法。
想要熟练运用魔法大概没办法。不过如果学点基本的东西或许还可以!
我还是请罗丝薇瑟和勒菲教我,试著正式接触魔法好了。
透过学习的过程,希望让我能对斯基德普拉特尼有所理解。
看著在我身边飞来飞去的斯基德普拉特尼,黑歌问道:
「话说回来,你帮这个取名字了喵?」
喔喔!这个问题问得好!
「取好了,它的名字就叫龙帝丸!因为日本的船不都是用这种命名方式吗?还有,你们看这里!」
我让她们两个看向船帆,上面写著「龙帝丸」三个字。没错,是我拿毛笔写上去的!如何,很棒吧!
「真老土。」
黑歌毫不留情地批评!
可恶──────!这可是我费尽心思才想出来的名字──!不管了,这家伙就叫龙帝丸!我坚持要用这个名字!第一个灵感是最重要的!
正当我打算抗议时,爱西亚跑进健身房。
「一诚先生。」
「喔,怎么啦,爱西亚?」
「莉雅丝姊姊好像要离开日本了。」
──
比我预期的早了好几个小时。我有听说今天晚上要出发,没想到会这么早。现在还是傍晚呢。
「好像是因为天候好转,小型喷射机可以飞了的关系。」
这样啊。所以才会提早吧。
我对黑歌和勒菲说声「我出去一下。」便和爱西亚离开现场。
位于兵藤家地下的巨大转移魔法阵。
神秘学研究社的成员和苍那会长都已经聚集在这里。
我们来为莉雅丝、木场、阿撒塞勒老师送行。
要前往吸血鬼阵营──前往弗拉迪家,必须先从日本──从兵藤家开始,透过魔法阵进行好几次跳跃,才能够前往欧洲。抵达之后再透过专用的小型喷射机包机移动。
因为吸血鬼张设独特的结界,必须利用好几种移动办法才能进入他们的王国。
听说前往欧洲──罗马尼亚是用魔法阵,抵达之后再换小型喷射机,然后还要搭车走一段山路。
那边大概是非常偏僻的地方吧。就是所谓遗世索居的世界。
出发的时间之所以提早,是因为那边的天候原本很不好,小型喷射机无法起飞,然而不久前已经好转。由于比预期的还要快,所以决定趁这段时间起飞。
飞机和随时可以跳跃的魔法阵不同,必须和天气赛跑。移动时必须优先配合小型喷射机也是没办法的事。
莉雅丝、木场、老师提著行李,走向魔法阵中央。莉雅丝和木场的行程是直接前往弗拉迪家。老师则是先和卡蜜拉阵营接触,再前往弗拉迪家。
莉雅丝紧紧拥抱加斯帕:
「……有我保护你,你不需要担心任何事。你和弗拉迪家的问题我也会好好交涉。」
「是的,社长……」
加斯帕也靠在莉雅丝怀中。
──是母性!莉雅丝的母性彻底展现!
莉雅丝看向朱乃学姊:
「朱乃,剩下的事就拜托你了。」
「好的,莉雅丝。」
我则是举起拳头和木场互敲:
「莉雅丝就拜托你了。」
「那当然。」
是啊,有这个家伙在应该没问题。即使在那边被卷入什么麻烦当中,他也一定会保护莉雅丝。
至于老师,则是对苍那会长和罗丝薇瑟露出笑容说道:
「那么学校的事就拜托你们啰,苍那会长♪罗丝薇瑟老师♪」
「还有很多事要忙,请你快点回来。」
「这什么反应嘛,真不配合。」
对于两人冷淡的回应,阿撒塞勒老师颇为不满。
年底将近,学校的行程也变得紧凑了吧。这时却要少掉一名教师,和学校息息相关的她们很难乖乖让老师出去进行外交活动吧。
而且凭这名前总督的个性,也不是不可能到那边大玩特玩……
老师对著大家开口:
「专挑菲尼克斯相关人士下手的魔法师那件事让我感觉不太舒服。大家要当心。」
「是!」
我们齐声回答。嗯,这件事我们会当心!
「爱西亚、奥菲斯。」
老师叫了爱西亚和奥菲斯。
「爱西亚,之前那件事,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你就参考奥菲斯的建议进行吧。奥菲斯,拜托你了。有你这个龙神跟著应该会有办法。拜托你给她一点龙神的庇佑啰?」
「是的,虽然很不好意思,但、但是我会加油的。」
「吾,会好好看著爱西亚。」
爱西亚和奥菲斯都回应老师的话语。什么什么?爱西亚的脸变得很红耶?我很好奇!
莉雅丝、木场、老师三人和大家进行过最终确认并且道别之后,终于要启程了──
最后,我和莉雅丝四目交会。
莉雅丝朝我走了一步:
「……我出发了。」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发生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赶过去。」
「嗯。我知道。」
我们牵著手望著彼此,依依不舍几秒钟。
但是我们立刻笑著放手。因为无论身在何方,我和莉雅丝的心都紧紧相系──
三人在转移魔法阵中央站好。魔法阵的光芒变得更加闪亮。
朱乃学姊最后再次确认魔法阵的术式,转移之光照耀整个室内,下一秒钟──
我们睁开眼睛之后,莉雅丝他们已经不见了。转移成功。
……莉雅丝、木场、老师,祝你们顺利。
他们三个不在的这段期间,就由留下来的我们来保护这里!
「呜呜呜,我好寂寞喔。」
话虽如此,床上没有莉雅丝的身影……还是让我很难受!
就寝时间,我在多了一点空间的床上承受相思之苦!
明明才刚目送她离开,我却已经在渴求莉雅丝的温暖!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我和莉雅丝和爱西亚三个人睡这张床嘛!现在莉雅丝不在……!
「莉雅丝……呜呜,我好想念你的胸部喔。」
最能治愈我的方式,就是把脸埋在那对胸部当中入睡。莉雅丝也会说声「过来吧。」接受我,搂著我睡觉!
啊,莉雅丝的胸部!啊,莉雅丝的胸部────!
因为实在伤心过头,我忍不住抱住爱西亚。
「……爱西亚,从今天晚上开始,我可以暂时像这样抱著你睡吗?」
「可以啊,一诚先生真爱撒娇。」
没错,没问题。我还有爱西亚。有爱西亚在我就撑得下去!啊,爱西亚!平常都是我疼爱爱西亚,不过偶尔换我向她撒娇也可以吧?我已经没有办法一个人睡了!真是太软弱了!可是可是!这也不能怪我!
知道和莉雅丝还有爱西亚一起睡是怎么回事之后,我怎么可能有办法一个人睡!
正当我抱著爱西亚准备入睡时,有人敲门。
我和爱西亚看向门口。开门走进来的是──
「呵呵呵,从今晚开始要请你们多多指教啰。」
是身穿透明性感睡衣的朱乃学姊!
「朱、朱乃学姊!怎、怎么了吗?」
「我是想代替莉雅丝,所以才来这里的。」
代替莉雅丝?朱、朱乃学姊的意思,是要和我还有爱西亚睡同一张床吗?
朱乃学姊走到床边。
「那么事不宜迟──」
如此说道的她随手脱掉睡衣────!
「……我、我是第一次,请、请温柔一点…………在爱西亚面前做这种事,其实非常不好意思,如果可以关灯就好了……」
全裸的朱乃学姊!而且还满脸通红语出惊人!这、这是怎样?发生什么事了!
「等、等一下,朱乃学姊!你、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
见到我惊慌失措,朱乃学姊不解地歪头说道:
「咦?因为我从今天晚上代替莉雅丝……难道不是这样吗?」
她好像有什么严重的误会!
爱西亚也因为朱乃学姊的行动大吃一惊。
「啊呜呜!朱乃学姊!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可是,爱西亚。说到男女晚上睡在同一张床……自然就是那么回事吧?」
果然!朱乃学姊完全以为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就是在做那方面的事!不,应该说原本就是那样比较合理!就我而言也比较想要那样……不对不对!
「没、没有啦!没错,照理来说或许是这样没错,但是我和莉雅丝还有爱西亚每天晚上都是很普通地睡在一起喔!」
朱乃学姊闻言露出有点困惑的表情。你、你原本的决心有那么坚定啊!
「哎呀哎呀,这下伤脑筋了。我为了今天可是下定决心,准备就绪才来的……原本还很期待宝贵的初夜喔。」
「初、初夜……?」
听、听起来好美妙的两个字!该怎么说,有种震撼身心的感觉……!
就在美好的词汇占据我的脑袋时,朱乃学姊完全不理会我,打算全裸爬上床!
绝美的女体出现在我眼前!毫、毫无束缚的胸部就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害我忍不住跟著移动视线!
朱乃学姊一爬上床,便展开双手准备迎接我!
「那么我们就普通地睡觉吧♪」
你肯定不打算普通睡觉吧,朱乃学姊!瞧你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不,难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吗?趁莉雅丝不在的时候和朱乃学姊……可是还有爱西亚在看啊!这、这就是所谓的偷情吗?我明明才和莉雅丝互诉心意,现在却开始考虑沉溺在眼前的女体!
朱乃学姊似乎玩得很开心,拉起我的手伸向自己胸前!
软溜的触感,弹嫩的胸部紧紧吸住我的手!
啊,就是这个,就是这种触感!这就是朱乃学姊的胸部!我的手因为不同于莉雅丝的触感而欣喜若狂!这种触感对脑袋是种打击!
朱乃学姊突然露出柔弱的眼神。
「……我以为你死掉时,感觉好像一切都结束了。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一直回想记忆中的一诚,藉此逃避现实……」
我也听木场提过当时的情形,似乎真的很严重。朱乃学姊比莉雅丝还要意志消沉,要不是她的父亲巴拉基勒赶来,她说不定无法恢复意识。
……光是因为我可能丧命,就让朱乃学姊那么伤心。
身为男人这样是很高兴,但是我无法承受朱乃学姊变成那个模样。
我突然想起阿撒塞勒老师说过的话。
『摘下大姊姊这个虚假的面具之后,朱乃的本质其实是对男人的「依赖」。对于她的父亲巴拉基勒也是,对于你也是。如果你们两个碰上什么危险的话,她又会意志消沉吧。但是反过来说,你们也能激励、提振她的心情。很简单,拿出你身为男人的骨气就对了。听好了,下次试著这样告诉她。』
我想想,记得老师是说──
「朱、朱乃。」
「──是、是的。」
突然听见我直呼她的名字,朱乃学姊显得很惊讶。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说对不对,有点害怕。老师,我就相信你啰?
「……我、我绝对不会丧命,不对,不会死。一定会回到学姊的──更正,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你愿意相信我,为了莉雅丝和我活下去吗?」
……我试著说了,老师!虽然很害羞,又是如此大胆的发言,我还是说出口了!
然后接下来不是老师的建议,而是我自己的心声!我也得确实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才行吧!我把手从胸部挪开,放在她的肩膀!
我用力深呼吸之后开口!
「和我一起变强吧。和我们一起活下去吧!」
同为眷属,又是重要的学姊,更是我最喜欢的朱乃学姊。如果不够强,如果有什么脆弱的地方,我们只要一起变强,一起克服就可以了。我……也很弱!正因为如此,我更觉得只要一起坚强活下去就可以了!
好了,她会怎么回答?
朱乃学姊──流下斗大的泪珠。
「……嗯。嗯,我可以。我会为了一诚和莉雅丝,还有大家而活。我要和一诚一起变强。一直一起活下去。」
然后答应我!像这样放下大姊姊的说话方式和态度,表现出普通女孩的反应,这时的朱乃学姊……可爱到杀人的地步……!
接著我也想起阿撒塞勒老师在那之后还说了别的!
『不过要是你真的说出口就要负责到底喔!朱乃的心思很细腻,想法又有点消极,如果听你说了这些话,就会死心塌地喔!要是你死了,这次大概真的会一蹶不振。所以你绝对不可以死喔!要是死了可就麻烦啰!不过只要你不死,朱乃就可以变得比之前更强。』
…………责任真重大!我绝对不可以再有生命危险!要是让她看到那种场面……应该会崩溃吧?
感觉我这样做好像只是在挖坑给自己跳,但是……嗯!我也只能拚了!谁叫我自己排除后退的可能性!
朱乃学姊擦乾眼泪,笑容和态度也变回平常的样子。然后就这么说道:
「好。那么接下来我的身体就交给一诚了♪」
──!
好、好诱人的关键字!交给我?趁莉雅丝不在时让我摸她的胸部,然后说交给我?真、真的有可能发生这种事吗!不,这是眼前的事实!
我、我该怎么办~~~~!
我内心有恶魔和更坏心的恶魔说著「顺势上吧!」、「不对,连爱西亚一起吃掉!」双方僵持不下!呼呼呼,真伤脑筋!
好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就在我如此心想时,忽然又有人开门。
「……大家好。」
这次是小猫登场!她的打扮相当不寻常,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衫!
「小猫?你、你有什么事?」
「……我要和你们一起睡。」
──!
小猫大步走过来抱住我。
「……一诚学长的大腿被蕾维儿抢走了,我至少要守住学长的抱抱。」
这是怎样!连小猫都做出这种事!
你们居然趁主人不在的时候这么乱来……!我也没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只有小猫一个人独占太狡猾了!」
连爱西亚也从背后抱住我!
「……喵……」
小猫撒娇的叫声让我的脑袋不太正常,这时那两个家伙也现身了。
「原本想趁莉雅丝社长不在的这个空档下手……」
「我、我是被洁诺薇亚硬拖过来的!用、用这种夜袭的方式,主可不会原谅!」
「不,伊莉娜!就是要趁莉雅丝社长不在时登堂入室啊!」
是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她们穿著睡衣跑进来了!还摆出奇怪的姿势站在门口──!那是什么错误百出的战队英雄姿势!你们想靠两个人的力量将欢笑带给世界吗?
为什么莉雅丝一出差,你们就统统跑到我房间来了?
不,她们平常就有这种倾向,但是这次也太积极了吧!
再这样下去,我搞不好也会跟著她们开始胡闹!身为主人、身为「国王」的莉雅丝不在便无法控制自己,快要开始失控了!
我决定想办法继续对话。
啊,对了。我从之前就一直有个疑问。话说每次都得面临堕天的危机,为什么伊莉娜还说要和我作人?就是关于这件事。
「我从之前一直在想,天使到底要怎么和人类生孩子才不会堕天啊?我记得有人类和天使的混血儿吧?」
没错,就像堕天使和人类可以生孩子,天使和人类也可以生孩子。而且这时天使并不会堕天,生下来的小孩也不是堕天使。
每次看见伊莉娜和其他天使因为欲望濒临堕天时,我就觉得这很不可思议。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面面相觑。洁诺薇亚接著开口──在此同时,她也开始脱下上半身的睡衣────!
「是啊,虽然人数极少,不过确实有人类和天使的混血儿。」
「嗯,的确有。我也见过。」
伊莉娜也附和洁诺薇亚的发言,而且也跟著脱掉睡衣!
「但是我记得天使要作人时有很多规范。对吧?」
连裤子也脱掉的洁诺薇亚向伊莉娜确认。伊莉娜一边回答,一边把身上的睡衣脱掉!
「嗯。要办事之前,还有很多准备步骤。场地必须以特殊的结界笼罩,前一天晚上也得净身祈祷,当然不可以抱持邪念。必须随时不忘信仰,以等同圣人的精神状态面对那件事才行。一旦顺从欲望行动就是出局。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心怀不求回报的爱!」
我绝对达不到那种状况!站在人类的立场,如果知道可以和美女天使发生关系,肯定会胡思乱想。若是身为天使,如果知道可以和可爱的人类女性生小孩,我一定会和老师一样堕天。关于这点我很有自信!
话说你们已经脱到只剩下内衣裤了!一边讲那么正经的事,你们还可以一边把自己搞成这样喔!
虽然很养眼,但是现在的我没办法同时对付五个人!
「……总觉得要怀抱著爱却又得屏除性欲,而且得保持圣人的精神作人……感觉也太强人所难、太困难了吧。」
我一边擦鼻血一边开口,洁诺薇亚也点头称是:
「正因为如此,只有获选的人能够和天使结合。同样的,天使也必须在不因欲望而冲动的状况下完成应做的事。沉溺于欲望的瞬间就会堕天。」
这种行为的难度真是高得惊人。唉──我办不到。看见胸部大概就会十分亢奋。幸好我不是信徒也不是天使!身为恶魔真是太棒了!
啊,这么一来伊莉娜也很难办到吧。因为她只要撞见和性有关的场面就会陷入堕天的危机──话虽如此,这个天使现在却脱到只剩下内衣裤!
「伊莉娜大概办不到吧?」
像是在代替我说出心里的话,洁诺薇亚对著伊莉娜如此说道。
伊莉娜的嘴巴变成ㄟ字形:
「……因、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才能跨越某些障碍!」
「啊,对了,这么说来,你们是青梅竹马。」
「够了,洁诺薇亚!我决定要挑战天使的极限!」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追求一诚?我在三大势力的和平会谈之后,就决定我的对象非他莫属!为了我的祈祷直接和米迦勒大人谈判!普通男生办不到这种事喔?」
「我、我……!」
「伊莉娜感觉就像是因为跟风、冲动喜欢上他,没错吧?」
「才、才不是!是因为一诚很帅!」
「你的动机也太薄弱了!怎么想都像是喜欢朋友的对象!」
「我最近才回想起来!小时候的一诚给过我承诺!」
伊莉娜的说法让我冒出问号。我承诺过什么吗……?
「总而言之,伊莉娜这次就在我和一诚的背后发挥光力吧!所谓给他看了右边的胸部,就要连左边的胸部也给他看,我打算以这个气势上场!」
「笨蛋洁诺薇亚!我又不是电灯泡!这和教学旅行时不一样!」
唉,她们两个又开始了……
「呵呵呵,我是恶魔兼堕天使,没甚么好担心的。」
朱乃学姊!不要再次牵起我的手放在你的胸部吗!我快要按捺不住了────!
「小猫同学!你果然在这里!」
就连蕾维儿也出现了──!我可以在她走过来的脚步当中感觉到愤怒。
「……我也来打扰一下!」
她在床上找个位置躺下!喂喂喂,蕾维儿?
「……小女子不才,还请让我在床上占个位置!我可是经纪人!我要保护一诚大人远离猫的魔爪!」
蕾维儿鼓起脸颊,威吓小猫。小猫也与之对抗,爆出火花!可恶!两个学妹不管做什么都这么可爱──!
「……鸟女。」
「……什么嘛,这只偷腥猫。」
……我看这样也没办法办事还是作人了吧?我的房间已经变成混沌状态!
「一诚学长!我感到好寂寞所以跑过来了~~!」
最后热泪盈眶跑进来的人是阿加!还带著纸箱现身!我知道了,因为跟他住在一起的木场去出差了,所以很寂寞吧!
「你看也知道,已经客满了!你愿意的话就在房间里找个角落睡吧!」
加斯帕听到我的话,真的占据房间的一角,搭起他的纸箱!纸箱吸血鬼只要有纸箱在哪里都可以睡吧!
面对这个状态,朱乃学姊似乎也看开了,把我的手从胸部移开。啊啊,好可惜!
「哎呀哎呀,一诚的床已经客满了。看样子暂时没办法偷情了。」
……是的,虽然非常遗憾……但是照这种状况来看……话说我总觉得绝对不是只有今晚会这么热闹……
碰!这时有人豪迈地打开房间衣橱。奥菲斯从中登场,为一切划下句点。
「吾,从衣橱登场。嘿嘿。」
那是什么充满自信的说话方式!还有你是什么时候躲进去的!
……唉。在奥菲斯大人登场之后,可以确定一件事。
今天也是大家和平睡在一起的日子。
─○●○─
莉雅丝离开日本之后,过了几天──
我在驹王学园过著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的校园生活。
听说莉雅丝等人已经顺利抵达罗马尼亚,正朝著目的地移动。
只是吸血鬼居住的领域,果然位于相当与世隔绝的地方,要移动到那里相当困难,光是这样就得花掉不少时间。莉雅丝在定期联络当中是这么说的。
……我们只能相信莉雅丝他们,在这里等待好消息了。
「你干嘛一脸凝重啊。」
松田往我的头轻轻一戳。
……接下来是体育课的时间,我已经换上运动服,朝著操场移动。
外面是冬天,在操场上运动也变成苦差事。好吧,夏天也是热到令人厌烦就是了!
「体育课最近都是一诚大放异彩的场合。在同一队的话也就算了,在敌队的时候实在很讨厌。」
元滨一边叹气一边开口。
抱歉了。自从我成为恶魔之后,一下子修炼一下子和强敌战斗,基础体能的成长超夸张的……要是不保留一点就会超越人类的水准,所以这样已经是放水之后的结果啰?
在换了新的身体之后,这种状况变得更加严重,经常在无意之中发挥太强的力量,使得我和他们两个都困惑不已……因为我现在是拥有人类外型的龙,抑制力量的方式和之前有点不太一样。
我刚变成恶魔时,还因为自己的能力超越人类感到又惊又喜,然而在想到「自己变成了和松田、元滨不同的生物」之后,心情又变得很复杂。
……不知道我可以和他们两个当朋友到什么时候。如果可以,我希望这辈子都可以和他们是朋友。
不过如果是这样,恶魔可以活很久,又能随意改变自己的外貌。等到松田和元滨都变成大叔之后,即使我在恶魔生活保持年轻的外貌,在和他们见面时还是得把自己变成大叔啰?感觉要和他们来往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算、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无济于事。还是专注在体育课上吧。
就在快要走到操场时,松田突然说道:
「吶,你们还记得国中的那个田冈吗?」
「喔──对女生的体毛莫名热衷的那家伙吧。真是狂热分子。」
我也想起那个人。没错没错,他一天到晚都在谈论毛的事情。他好像很喜欢没刮乾净的腋毛……我有点无法理解。是因为我还年轻吗?
松田接著说下去:
「听说那个家伙的哥哥不久之后要自己开店。然后跟他一起开店的伙伴,是从学生时代就和他感情很好的社团经理。」
「喔喔,和女经理一起开店啊。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呢。」
元滨以下流的表情开口。好吧,会想到这一点也是在所难免。
松田耸了耸肩: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个经理好像从学生时代就一直陪在他身边。然后他也从在学的时候就对她说『总有一天我会自己开店,希望那个时候你也可以跟著我』邀她。那个女经理好像非常能干,也有很多人挖角她,但是她最信任田冈的哥哥,所以决定跟著他。」
「喔──和学生时代的伙伴一起开店啊。听起来很热血呢。」
对我来说,这就像是我在独立的时候,蕾维儿也跟在我身边吧。
……独立啊。自立门户。需要伙伴。也就是说,我需要管理人才。
松田也同意我的意见:
「对吧?不过对彼此许下未来的承诺真的很棒。我要上哪去找这种管理人才呢!」
我──已经有了。就是蕾维儿。
她现在也陪著我挑选魔法师。
我要和蕾维儿许下未来的承诺吗?我总有一天会成为上级恶魔,自立门户,希望到时候她可以跟著我吗?
……挺不赖的。不对,应该说这样很好。看著现在的蕾维儿,我真心这么觉得。
「是啊。可以的话希望是女生。」
听到我说的话……
「那还用得著说!」
「就是说啊!」
两个人都大为赞同。我想也是!
和能干的管理人才许下未来的承诺啊……必须要有足以实现的野心、实力、自信才能够如此宣言吧。
因为这等于是承担对方的人生、生存之道,一起活下去……恐怕还有可能搞砸对方的人生。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
有个可以一起作梦……让我想跟她一起实现梦想的女孩,是件很幸福的事。
我真的很想和蕾维儿一起工作。她一直支持著有所不足的我,看起来是那么可靠。未来我也希望她可以继续当我的经纪人。
正当我如此心想时。
「……喂,你们看。有人在COSPLAY耶!」
松田指著出乎意料的方向。
「喔喔,那是什么?魔法师吗?」
听到元滨的话,我立刻看过去。
…………
……我原本还以为日常不会遭到毁坏。
比方说兵藤家是个和平又安全的地方,白天的驹王学园只是个普通的学校等等。
我原本擅自认为这些地方是绝缘体──和非日常无缘。
眼前有一群身穿魔法师长袍的人,朝著我们这边伸手……在他们的脚底,魔法阵正在发光。他们揭开风帽。是三个男人!有著外国人的长相。
……那三个人,很明显对我抱持敌意。
「……松田、元滨,快逃。」
听见我认真的劝告,两人露出诧异的表情。
「啊?怎么了?」
「你的脸色很难看耶,一诚。你和那群COSPLAY玩家有什么过节吗?」
他们两个无法理解事态的严重性!开什么玩笑!那些家伙已经在手边展开魔法阵了!
再这样下去,他们会朝这边发出魔法!
我冲刺离开现场,试图引开他们的攻击!
「松田、元滨!逃到别的地方!建筑物后面也可以!快点!」
我一面大叫,一面为了将那些魔法师引诱到没有人的地方而继续奔跑!
幸好他们的目标大概原本就是我,纷纷追了过来!
松田和元滨还在远方大喊……但是我无暇理会!我必须想办法解决这些家伙……不然我的好朋友会遭殃!
那两个家伙!和非日常无缘!他们不可以和这些事扯上关系!什么魔法、什么「祸之团」的,和他们完全无关!
「你想保护伙伴啊,赤龙帝!」
「哈哈!和报告里写的一样!天真得不得了!」
「不过在协会对新生代恶魔的力量评价当中,他是SS级!已经不只是破格!」
他们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
协会?魔法协会吗?他们和梅菲斯托•费勒斯先生有关?不,应该不至于。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是我不觉得那么平易近人的人会派出对我们有敌意的魔法师来到这个学园!
──!
……离群魔法师。我想起来了,听说好像有一群不受协会承认,反覆从事破坏行动的不良分子。
就算是这样,为什么离群魔法师会出现在这里?白天的驹王学园!这一带是三大势力的同盟圈!设有相当坚固的结界,坏蛋想闯进来可没那么简单!想进入这一带必须符合资格、通过审查才行!
再说看守者根本不可能放敌对人士进来……他们应该进不来!
尽管满心疑问,我还是设法将那些家伙带到校地里毫无人迹的林地。
我和几名魔法师对峙。
他们再次展开魔法阵,法力的气焰也在他们手上翻腾。
好了,这里没有别人,我可以毫不顾忌地变出手甲!
「赤龙帝的手甲!」
赭红色的手甲出现在左手!
……可是没有反应。宝玉……没有发光!
……怎么会这样。看来刚好碰上德莱格状况不好的时候。
这下糟了。如此一来,手甲的用处顶多只能用来防御!
魔法师们看著变出手甲却没有发挥异能的我,一脸诧异。
「……他不发动神器吗?」
「不,说不定是无法发动。」
「喂喂,我们可是来挑战赤龙帝的力量耶!」
他们如此说道。挑战?他们是为了挑战我才跑来这里的吗?
「你们过来这里做什么?」
听到我的问题,那些家伙只是愉快地笑著:
「放逐我们的梅菲斯托理事的协会,对你们新生代恶魔进行分级。」
这个我知道。协会对我们「新生代四王」的眷属做出评价。我也很荣幸地列名于其中,而且评价相当不错。对付恐怖分子的功绩获得极高的评价。
……不过实际上,送出申请文件的魔法师重视在魔法研究上的实用性更甚于经历,所以选择我的人并非最多。
魔法师之一狂妄地笑道:
「所以我们想在执行作战计画的同时,顺便见识你的程度。」
作战计画?他们想做什么?
正当我感到讶异时,一阵爆炸声传进我耳中……是从新校舍那边传来的!地面也产生轻微的摇晃,让人感受到爆炸的规模之大!有人发动了相当强大的魔法攻击吗?
新校舍!有人在对付魔法师吗?我们班的男生和女生都在上体育课。男生在操场,女生在体育馆。大概是三年级的朱乃学姊或是担任教师的罗丝薇瑟,又或者是学生会的人吧。
──!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不祥的预感!
……一年级的教室。小猫、阿加、蕾维儿。
专找菲尼克斯相关人士的……魔法师。这些家伙口中的作战计画……
「混帐!你们的目的是蕾维儿吧!」
我如此大喊,他们三个咯咯发笑。
「是啊,就是这么回事。」
「总之先请你留在这里,顺便陪我们玩玩啰。」
他们在手边展开魔法阵,朝我发出火焰攻击!
我往后一跳躲过火焰,在落地的同时朝前方冲刺!
「开什么玩笑!」
我升格为「皇后」一口气缩短距离,揍向其中一名魔法师!就算神器无法发动,你们这种程度的家伙我空手也能对付!
我的攻击在即将命中之际被对方展开的防御魔法阵挡住。坚硬的冲击感从拳头传来……可恶!普通的拳头打不穿防御魔法吗!只要打中对方的脸,即使空手也能轻松解决他们!
「满是破绽!」
一个魔法阵从旁朝我吹出大量的冰粒!
我以手甲加以防御……但是不行!没办法全部挡住!冰粒重重打在我的全身上下!身体到处感觉到闷痛,可是我管不了这么多!
我的学妹有危险!我可不能在这里慢慢陪他们玩!
我……将意识集中在右手。气焰聚集到我的右拳。不,这不是灌注气焰的拳头。
我的右臂膨胀撑破运动服,显露在外。
──化为龙的右手。
我的新身体可以透过集中意识的方式,将其中一部分变化为龙。
变龙会使战斗意识占据我的脑袋,使用过后身体也会疲惫不堪,我原本想尽可能避免使用这招……但是状况不允许我这么做。在无法使用神器的状态下,我也只剩下这招!
而且使用变龙之后,化为龙身的部分还能够提升能力!现在还无法进行全身的变龙,但是让四肢之一进行变化倒是办得到!
我举起变化为龙的右手朝右方垫步,揍向那里的魔法师。
对手在身前展开防御魔法阵──
砰啷!
──随著脆弱的破碎声,防御魔法被我一拳粉碎。
好!用这只手就没问题!
我的拳头顺势落在那个魔法师脸上,将他揍飞!
「咕哇!」
那个魔法师朝后方远远飞去,背激烈撞上一棵树,当场倒下。
新校舍那边仍然持续传出爆炸声……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很厉害嘛。没想到你还有用龙的手揍人这招。」
「算了,战斗才刚开始。」
剩下的两人还想再战。可恶!我可没空慢慢对付你们!
然而正当我准备冲出去时,两名魔法师的耳边出现小型魔法阵。
……那是用来联络吗?听过情报的两人露出讽刺的笑容,解除战斗准备。
接著他们抱起昏倒的魔法师,在脚下展开转移魔法阵。
──想逃吗!
「别跑!」
我原本想追上去,但是他们只留下「改天再玩吧!」令人不快的台词,便随著转移之光消失了──
摆脱和魔法师的战斗之后,我立刻跑向新校舍。右手必须晚一点再请朱乃学姊帮我吸取龙之气,所以先用体育服包起来……可不能让其他学生看见这只手。
……我在跑来这里的路上稍微确认一下,校舍有好几个地方遭到破坏。窗户消失一大块,操场也被炸开……这让我满心都是不祥的预感!
我赶往一年级的教室──小猫他们的身边。
来到教室前的走廊,这里遭到严重破坏,靠外面的窗边出现一个大洞,可以清楚看见外面的景象。走廊完全变样,外面的风毫不留情地吹进来。
有个可能是小猫的同班同学的女生瘫坐在走廊上。其他一年级学生都聚在教室的门边,以害怕的眼神看著走廊的状况。
我走向坐在走廊上的一年级女生开口:
「你还好吗?」
那个女孩像是刚经历什么相当可怕的事,一脸茫然,浑身僵硬。
她大概听不进去我的声音吧……面对魔法师的袭击,应该是个可怕的遭遇。
我抓著那名女孩的肩膀摇晃,同时看向教室……找不到小猫、加斯帕、蕾维儿的身影。逃掉了吗?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不,大概不会有这种事。他们三个那么重视伙伴,一定会为了保护同班同学而行动。
尽管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那个一年级女生依然喃喃开口:
「……一群奇怪的人,抓住我……小猫和加斯帕和蕾维儿为了救我……」
──!小猫、加斯帕、蕾维儿!因为这个女孩被当成人质,他们……!
「小猫他们和一群魔法师COSPLAY打扮的人在一阵光芒笼罩之下,突然消失了!」
在教室的门边看著走廊,观察状况的学生告诉我这件事。
……对方以人质威胁,将他们带走了吗……!
铿!
我带著郁闷的心情,左手握拳捶打走廊。
……可恶,还说什么要保护……!无论是莉雅丝不在的这个学校,还是蕾维儿我都没能保护……!
我满心悔恨,咬牙切齿……!
不久之后,其他眷属和学生会的成员也都赶到。除了一年级三人组,大家都没事。
……那些该死的魔法师,他们想对我的学弟妹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