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五卷 暴风者八舞
  5. 终章 我将会——
  6. 繁体版

终章 我将会——
2017-06-23 09:44:00

		

狂风肆虐的夜晚结束后的隔天早晨。
从旅馆出发的士道一行人一边从巴士窗户眺望被铲平的树木一边移动,最后抵达机场准备返回天宫市。
在将装有替换衣物等物品的大型行李托运、听取几个注意事项之后,学生们被嘱咐要留在大厅等待飞机起飞。有些学生明明已经买了许多东西,却还是前往贩卖部物色当地特产,有些则是前往饮食区享用机场美食。
不愧是高中生。正值青春的HighSchoolStudents。昨天才在海边痛快玩乐过,今天居然还能这么有精神。
士道全身无力地坐在大厅椅子上,「哈哈……」脸上浮现虚弱的笑容。
「呀~快乐时光稍纵即逝呐!」
坐在士道隔壁,不知为何只有颈部以上晒伤的殿町,一边露出爽朗笑容一边如此说道。
「啊啊……是呀。」
表现得像是株枯萎老树的士道回答道。
昨晚,自从显现〈鏖杀公〉之后,全身就被惊人的虚脱感侵袭——但是睡了一晚,却又再添加一笔强烈肌肉酸痛的不适感。
哎,话虽如此,能使用人类身体所难以承受的「天使」之力,以及拯救耶俱矢与夕弦,这个代价也算是非常划算了。
「话说回来,这次完全没有享受到教育旅行的乐趣呀……」
士道说完后,叹了一口气。结果,因为被卷入各式各样的骚动中,几乎都没参加到团体活动的行程。
「啊~啊~干么摆出一张精疲力尽的脸啊!你昨天没待在房间里,到底跑去哪了?啊?居然累成这样,到底是跟谁做了什么色色的事情呢?」
殿町从鼻子发出「哼~哼~」的急促呼吸声如此问道。一脸错愕的士道叹了一口气。
「已经笃定我有做色色的事情了啊……」
「那是当然。健康的男子高中生晚上在教育旅行住宿处不见人影,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会相信这种说法的大概只有圣人、笨蛋或十香而已唷。所以?到底是谁呢?十香……应该不是她。她看起来很有精神呐。还是她们呢?因为一口气应付八舞姊妹两人,所以才会耗尽全部精力?而且刚好都没看见她们的身影呐。」
「啊啊……哎,就某方面来说确实是如此。」
士道露出苦笑。
没错。自从离开旅馆之后,就没看见耶俱矢与夕弦的身影。
在那之后,两人就被传送到〈佛拉克西纳斯〉。所以应该要等到两人完成全部检查并且回到天宫市之后,才有机会见面了。
为了方便起见,所以将她们安排成转学生的身分……但是目前尚未确定她们是否会继续来士道的高中就读。
话虽如此,跟以往遇见的精灵相比,握手言好的两人的精神状态算是最为安定的。一起肩并肩走在街道上的曰子,应该距离她们不远了。
就在士道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殿町迅速地将脸凑过来。
「喂,别想朦混过关唷。还是说,对方果然是那个一样不见人影的鸢一吗?你们应该有尝试高难度的玩法吧?」
「折纸……吗?」
士道搔搔脸颊,并且如此说道。
从早上离开饭店之后,一直没有看到折纸的身影。
根据令音的说法,等到暴风停止后,折纸就被送到附近的医院,所以可能会迟回天宫市。
据说她遭受那个〈幻兽•邦德思基〉的攻击……不知道伤势严不严重?
就在殿町打算更进一步追问之际,远方传来小珠老师的声音。
「好了!同学们,时间快到了,请各位集合!」
「哦……集合时间到了啊。」
「呜!喂,五河,晚点我会问清楚!」
殿町做出夸大手势同时如此说道。模样看起来很像是每个礼拜被主角打败之后,都会大叫「给我记住!」的反派角色。
「嘿咻……」
士道在摇晃无力的双脚注入力道,努力想要站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啪跶、啪跶!」传来一阵脚步声。
「士道!我买了很多点心唷!」
说完后,双手提满土产店购物袋的十香,脸上挂满微笑往这边跑过来。
明明昨天才经历过一场激烈打斗,但是她却已经彻底痊愈,恢复到精神百倍的最佳状态。
「你买太多了吧?」
「不会呀!你看,限定口味的加倍佳。琴里一定会喜欢!」
士道一看见她脸上发自内心感到喜悦的无忧无虑笑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轻轻抚摸她的头之后,慢慢移动到集合地点。
「好了好了,全员到齐了吗?那么,接下来要搭乘飞机了,请各位同学依序排队。」
小珠老师一边环顾聚集在大厅的学生们,一边开口说道。
学生们吵吵嚷嚷地惋惜这趟旅程的结束,同时按照事先规划好的座位顺序排队。
「士道,在回程的飞机上,我可以坐靠窗的位置吗?」
此时,十香的双眼闪闪发光并且如此说道。在去程的飞机上,被折纸抢走靠窗位置的事情,似乎让十香懊悔到现在。
哎,折纸正在住院,所以应该无所谓吧。
「啊啊,可以——」
「——我不允许。」
「咦?」
士道听见打断自己发言的声音之后,错愕地叫出声。
看往背后,发现身体各处包着绷带并且拄着拐杖的折纸,正伫立在那里。
「折……折纸!你怎么会在这里?话说回来,你的伤势……不要紧吧?」
「没问题。」
折纸以冷静的表情说完后,紧紧黏到士道身边。
「可……可恶,快点离开!你这家伙怎么突然冒出来呀!」
「座位早就已经决定好了。靠窗的位置是我的。你就观赏走道的景色吧。」
「好狡猾!回程应该轮到我坐靠窗位置!我要跟士道一起欣赏窗外的景色!」
将士道夹在中间,十香与折纸开始争吵。饱受肌肉酸痛之苦的士道的身体,也被不断摇晃。「等……等一下等一下……!你们两人冷静一点!用和平一点的方式解决问题……对了,你们干脆猜拳吧?」
「姆……就是那个利用三种手势决定胜负的方法吗?我是无所谓……」
「既然士道都这么说了,我没有意见。」
折纸平静地回答。然后,十香的眼神变得锐利,紧紧握起右手。
「好吧。来一决胜负吧。剪刀……石头……布!」
出声的同时,十香与折纸一起往前伸出手。
——不过,士道却在此时感受到一股异样感。
理由很简单。因为出现在眼前的手,数量居然多了两只。
「咦……?」
十香出石头。折纸也是石头。接下来,从旁边伸出来的两只手,都是出布。
「呵呵……漆黑魔石虽能战胜裂双双剑,却也不敌破邪之符咒。」
「宣告。夕弦与耶俱矢获胜。士道两侧的座位是我们的了。」
「耶俱矢——夕弦!」
士道看清伸手出布并且开口说话的两人容貌,惊讶地大叫出声。
没错。站在眼前的人,正是理应在昨晚被〈佛拉克西纳斯〉收容的耶俱矢与夕弦。
在她们背后,可以看见头部轻轻摇晃的令音的身影。接收到士道投向自己的询问视线,令音慢慢走过来然后压低声音说道:
「……她们坚持一定要跟士道一起坐飞机。由于她们目前的状态很稳定,也为了不要对她们随便施加压力,因此,破例批准她们外出。等回到天宫市之后,再让她们接受正式检查。」
「不,那是无所谓啦……」
此时,身为获胜者的耶俱矢与夕弦搂住士道的双手。
「呵呵……汝须感到光荣唷,士道。刚开始时,只把汝当成决斗的祭品——不过本宫意外地喜爱汝。」
「宠爱。夕弦也是。不过,好不容易才和解,夕弦不想与耶俱矢争夺。」
「因……此。士道,汝将成为本宫与夕弦的共同财产。」
「同意。事情就是如此。夕弦会好好疼爱你的。」
「什……什么!」
士道忍无可忍地大叫出声。十香与折纸皱起眉头,对士道怒目而视。
「士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在把她们脱光光的时候,果然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脱光光?那是什么意思。请解释清楚。」
「不,那个……」
就在士道烦恼着该如何回答时,固定住士道双手的耶俱矢与夕弦从鼻间哼了一声。
「呵呵……抱歉呐,十香。但是能进贡这项供品给本宫一身为眷属的汝应该感到无比光荣呐。」
「真传。折纸大师,谢谢您的教导。夕弦会谨记您的谆谆教诲,继续向前行。」
听见两人的话,十香与折纸分别抓住士道的双脚。
「别开玩笑了!我不会把士道让给你们!」
「不要突然出现又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呵呵……真有胆量!居然敢向吾等八舞姊妹下战帖!」
「应战。接受挑战。让你们看看夕弦与耶俱矢携手合作时有多厉害。」
说完后,四个人从四个方向,用力拉扯士道的手脚。
「等……等等……!」
因为使用〈鏖杀公〉而变得伤痕累累的士道的身体,在承受最后一击之后,最终发出了哀号声。
◊
心脏的跳动声,大到令人厌烦的地步。
琴里行走于宽广的走廊上,同时微微露出苦笑。或许是因为在如此宽广的空间里,只有琴里独自一人——不过,也有可能是琴里还是感到有些紧张的缘故吧。明明已经来过许多次了,果然还是无法习惯呐。
琴里依旧穿着平时那套深红色军服,但是并没有将外套披在肩上,而是规规矩矩地把手穿过袖子并且扣上扣子。理所当然的,嘴巴也没含着加倍佳。要是让〈佛拉克西纳斯〉的船员们看到这副模样,或许会惊讶到目瞪口呆吧。
琴里在门前停下脚步,做了一个深呼吸。
接下来,「咚、咚!」伸手敲门。
「五河琴里,前来报到。」
「——进来吧。」
「是。」
琴里简短回答之后,开门走进室内。
房间的摆设犹如一间书房。四面墙壁皆被书柜占据,上头摆放了许多本皮革封面的书籍。虽然不清楚详细内容,不过应该也跟桌上被打开的书本一样,没有印刷上任何文字,而是由点字并排其上。
房间最里面,可以看见一位男性的身影。
「好久不见了,五河司令。」
说话的同时,椅子转了一圈,把脸往琴里的方向转过来。
半白的头发与胡子,温柔的眼睛。年纪大约五十岁上下。虽然还不到称呼他为老人的年纪,不过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个和蔼可亲的老爷爷。
圆桌会议议长——艾略特•伍德曼。
〈拉塔托斯克机构〉的创始者,同时也是琴里的恩人。
「好久不见,伍德曼大人。」
琴里立正站好,做出一个完美的敬礼姿势。
「你最近表现得非常活跃嘛。圆桌的成员们都深感震惊呢。」
「让他们吓一跳原本就是我分内该做的工作。」
琴里如此说道。于是,伍德曼愉悦地笑出声。
「哎,别这么说。他们都是〈拉塔托斯克〉不可或缺的人才……话说回来,五河司令。听说你使用了〈灼烂歼鬼〉,你还好吧?」
「是的。让您担心了。」
「不,是我不该让你太操劳。」
说完这句话,他一边抚摸胡子,一边用平静的语气继续说道:
「……对了,我刚刚接获一项报告。」
「报告……吗?」
「是呀。听说〈佛拉克西纳斯〉被疑似DEM公司制造的空中舰艇袭击了。」
早已接获那个情报。「是的。」琴里点点头。
「我有听说了。不过,舰上有神无月在,应该不会有问题。」
「说得也是——不过有问题的是另一件事情。」
「您的意思是?」
听见琴里的疑问,伍德曼踌躇了一会儿,接着说道:
「……听说你的哥哥显现出天使了。」
「……!」
听见这句话,琴里的眉毛抽动了一下。
她咽下唾液,将手按住胸口压抑在瞬间变得激烈的心跳,调整好呼吸之后,回答道:
「是……吗——已经……」
「没错。再次封印你的灵力,恐怕就是这起事件的契机吧。」
「……!」
琴里不自觉地紧咬牙齿。伍德曼仿佛察觉琴里的异样,脸上浮现充满歉意的神情。
「……万一出现紧急状态,你或许会被迫执行适当处置。否则,灾难又会降临到好不容易施加封印的精灵们身上。」
「我……明白。」
琴里静静眯起眼睛。然后,伍德曼低声呻吟般说道:
「……很抱歉,居然要你做这种令人不舒服的事。」
「不,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往后,如果局势真的陷入最恶劣情况……」
接下来,琴里轻轻点头之后继续说道:
「——我将会……杀了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