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短篇
  5. 去特训吧!地狱篇
  6. 繁体版

去特训吧!地狱篇
2017-06-23 12:26:04

		

网译版 转自 百度highschooldxd吧
翻译:laboys78928
在某一天的放学后,活动室里的部员几乎都不在了之后,朱乃学姐对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一诚君,待会有没有时间陪我一下呢?」
「唉?喔喔,今天没有特别的预定,所以没有什么问题啦是要去什么地方吗?」
平常总是「啊啦啊啦」、「呵呵」感到相当有余裕,一直保持着这种微笑的大姐姐 -朱乃学姐她,竟然罕见的让人感觉到正在害羞,甚至有些扭扭捏捏的。
「是去神子监视者的设施啦。稍微有点事情要办」
朱乃学姐透露的相当简要,看上去手里还提着一个纸袋。
神子监视者的、设施?神子监视者是堕天使的组织。
神秘学研究部的顾问 - 阿萨塞勒老师担任着那个组织的总督。听老师说,里面进行的就是神器相关的研究、以及神器所有者的观察,诸如此类的调查工作。
是要去那边的设施吗?据说其本部是位于冥界,而其他的设施分散在世界各地(冥界中也有),也曾聊过一些这样的话题。
朱乃学姐在那里有事要办是吗?和老师有关?还是说?脑海里浮现了两种可能性。
不管怎么说,朱乃学姐手里拿着的那个纸袋,肯定跟那「要办的事」有关才对吧?
「真的不行的话拒绝我也没关系唷。真是抱歉,突然提出这么奇怪的请求。 但是我大概拜托不了莉雅丝,或是一诚君之外的人呢,这种事情」
都说到这个分上了,我怎么可能拒绝的了啊!不如说,我本来就不可能拒绝朱乃学姐拜托我的事情啊!
我敲敲自己胸膛,带着自信的神色回答。
「没有问题!不管是哪里我都会陪你去唷,朱乃学姐。」
我这句话才说到一半,朱乃学姐脸上就浮现了可爱的笑容,对我说了声「谢谢你」。
可恶!朱乃学姐的「大姐姐Mode」式的笑容虽然也很棒,但果然还是「同年龄女孩子Mode」那可爱的笑容最棒了哪!
「那、那个方便的话可以让我同行吗?」
诚惶诚恐的举着手,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加斯帕。
「真稀奇唉。你竟然会想出远门什么的。」
基本上来说,这家伙光是会主动搭话,主动表达出自己的意见就已经很惊人了。
「是、是的。我、我个人也对神子监视者的设施有些兴趣所以」
嘿-,是这样啊,嘛,也好。
「那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去那个设施吧。」
就这样的,我和朱乃学姐、加斯帕三人前往了神子监视者的设施。
*
我们三人透过了专用的转移魔法阵传送到了目的地,是一座位于关东,新落成的神子监视者研究设施,场所位于人烟稀少的深山中。
从朱乃学姐的口中我得知,老师似乎因为想在日本的关东圈建立研究所,于是游说各阵营,四处交涉,最后设立了这座共同出资,共有机关形式的研究机构。
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啊!怎么这样啦,老师,居然都不说一下太见外了啦。
我们通过魔法阵,直接传送到了研究设施的内部。好像真的才刚刚建好,设施内到处都是那种刚落成的建筑物特有的味道。
三个人沿着通道前进,不管是墙壁还是走廊都非常洁净无暇,刮痕啦,灰尘啦,完全看不到这些。
偶尔,会碰到穿着白衣,像是设施内研究员或是其他的关系者,似乎都知道我们的身分,「你们好」这样对我们打着招呼。
「他们知道我们的身分呢。」
「嗯嗯,我们被当成那个总督的关系者,所以很有名唷。」
朱乃学姐这么说道。这么说也对啊。因为和堕天使组织的总督有直接的来往嘛,我们这几个。
旁人来看的话应该就是Last Boss直属成员这种感觉吧,组织内的成员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吧?
是说,加斯帕一直躲在我的背后啊。给我抬头挺胸!挺胸!
但是啊,远离喧嚣的地方可疑的组织盖的研究设施。让我来说,感觉就像是那种主角等人会闯进来大肆破坏之类的场所哪。
「啊啦?你们几个,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啊?是谁告诉你们这个地方的啊?」
心中才冒出好些个天马行空的想法,突然有人出声喊住了我们
而且还是个光听就猜的出是谁的声音。
转过身去 - 在那里杵着的是阿萨塞勒老师!
「靠,是老师。」
「『靠』是怎样啊『靠』」
对我的脱口而出的反应有些不满的老师。
「老师也到这个地方来了啊」
听到我的问题,老师抓了抓脸颊。
「算是哪,这里是神子监视者研究机构全新的设施。 才刚刚落成,想要正式启用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哪。所以我时常会在这里露面。」
这是当然的吧,果然,他是堕天使的总督,前来负责这个设施的监督也是理所当然啊。
「- 所以,你们几个是为什么跑来这里呢?」老师交互看了看我和朱乃学姐后如此问道。
「嗯嗯,因为朱乃学姐好像在这个设施里有点事情要办」
「巴拉基勒 - 父亲在这个地方吗?」
朱乃学姐这样说道。啊,果然,有事要办是和父亲有关的事呢。
老师听到了这个回答之后,一面露出颇具深意又带点不正经的笑容,一面朝着朱乃学姐靠近。
「嘿-,找巴拉基勒的呢-」
朱乃学姐愠怒般的开口回道。
「请问这有什么问题吗?请不要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似乎是真的怒气冲冲呢。朱乃学姐居然是这样的反应,总感觉有点可爱啊。其实是因为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了吧。
老师大概和我有同样的感想吧,因为微笑的关系甚至微微咧开了嘴。还不久之前,只要提到父亲的名字,朱乃学姐就会变得相当激动呢,所以我想两个人真的是朝着好的方向在进展。
嘛,不过朱乃学姐本来就对老师非常严厉就是了呢。
「一诚就是陪着朱乃来的吧。-那,加斯帕也是吗?」
老师的视线移向一直躲在我后面的加助,加助一边举起手一边诚惶诚恐的开口说道。
「那、那个因为对这样的设施有些兴趣这类的,所以前来参观了。」
参观啊,你是想来参观什么呢?正当我感到这样的疑问之时。
「阿萨塞勒,往常的那些资料已经整理好了。」
我们的后方传出了向老师搭话的声音。转过身后出现的是一位身着白衣,带着眼镜的年轻男子。
身高比我还要矮些,带着如同玻璃瓶底般厚厚的眼镜,头发相当凌乱。一眼看上去就会猜想他应该是一位学者或研究员吧,就是这样的外表。
老师看到了来者,露出笑颜并举起了手。
「喔喔,抱歉啦,沙赫利叶。」(译注:,他更有名的名字是,也就是沙利叶。)
「这个嘛,这位是?」
我向老师询问了这位男子的来历。
「啊,对了对了。还没有介绍你们认识呢。 这边这个带着厚重眼镜的是堕天使干部中的一位,沙赫利叶。 主要工作是夜以继夜的研究魔术,以及各种术式的作用。」
--!我被这段介绍吓了一跳!这是当然的吧!这位带着厚重眼镜的白衣男子,居然是堕天使组织的干部!?真的假的啊!我至今为止也见过几名堕天使的干部。
每一位都相当有个性不说,更重要的是,他们往往有着非常健硕的体格,并展现出非常强大的魄力。所以我对这位研究者风的沙赫利叶先生竟然也是其中的一员,着实感到震惊啊!
老师看着我吃了一惊的表情,觉得非常奇怪。
「你是在大惊小怪什么啊,一诚。啊啊,是这样啊, 你遇过的堕天使干部包含我在内,都是那种好像会在前线冲锋陷阵的类型是吧?
嘛,也是有像这家伙一样竹竿型的成员啦。 不如说,神子监视者成立时,原本就是将心力投注在研究中的成员更多吧?」
嘿-,是这样啊。虽然几乎感觉不到那种魄力,身为堕天使干部的这个人应该也相当强吧。常言道:「人不可貌相」呢。
「沙赫利叶,这家伙是赤龙帝 - 啊,你一定知道吧?」
对于老师的介绍厚重眼镜 -沙赫利叶先生点了点头。
「这是当然。初次见面,赤龙帝兵藤一诚氏。你的武勇常有耳闻呢。」
回握住对方伸出来的手,我低下头回礼着。
「是、是的,您好,初次见面,诚惶诚恐!」
居然知道我的事情啊。不过他是老师的老同事了吧,这也是应该的。
「- 然后,这边这位是巴拉基勒那宝贝女儿朱乃。」
老师接着介绍朱乃学姐。朱乃学姐相当端庄的低下了头。
「那个人 - 父、父亲受到您的关照了,我的名字是姬岛朱乃。」
看到了朱乃学姐,沙赫利叶先生也从眼镜底下传达出他难以隐藏的惊讶之情。
「啊-,巴拉先生的。哈-,虽然早有耳闻, 这还真是相当标致啊-。有这种女儿当然会想要溺爱呀。」
说的是呢。沙赫利叶先生和我的感想如出一辙。
老师接过了沙赫利叶先生原先拿在手上的资料,啪啦啪啦的翻动且浏览着,大致上看过一遍后,将数据中的其中一张签上了名,然后交还给沙赫利叶先生。
「拿去吧,我签过名了, 接下来那份资料上所涵盖的研究范畴,就随你去推动没关系。」
听到了老师的这句话,沙赫利叶先生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嘻嘻嘻,这还真是感谢啊。 这样就可以开始这样肢解,这样接上,然后弄他个粉碎啰!嘻嘻嘻!」
带着眼镜的堕天使干部先生一边发出独特的笑声,一边说出非常骇人的内容!怎么感觉,吓人的黑色魔力从他的身体散发出来了!太可怕了!既然身为堕天使的干部,果然这个人也是个奇怪的人啊!
「嗯?那边的那位小姐难道就是、该不会是吸血鬼一族的人吗?」
沙赫利叶先生紧盯着他口中的小姐 - 加斯帕不断打量着。果然被当成是女孩子了呢。但是,他是男的啊!你真是走运啊!
突然被关注的加斯帕,想让存在感变的稀薄而努力着。没办法了,我代替这家伙回答了问题。
「嗯嗯,这家伙是加斯帕‧弗拉迪,虽然是恶魔,不过也具有吸血鬼的能力 -」
我的介绍才说到一半,沙赫利叶先生就拗过了加斯帕的手,突然情绪高涨了起来!
「这真是太巧了!我正需要吸血鬼的样本啊!就麻烦你协助我一下啦!」
「噫噫噫噫噫噫!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困惑的加斯帕就这样被拉着,和眼镜干部先生一起消失在走廊的深处。
唉喂喂喂!加助就被这样带走了唷!老师一边呼了一口气,嘟哝着。
「嘛,安心吧,一诚。那家伙的研究的话是不会弄出人命的吧。大概」
「大概!?我的学弟,会被当成什么样的研究素材啊!? 他刚才说了些什么『这样肢解,这样接上,然后弄他个粉碎』这种危险至极的话啊!」
到底,是要他去帮忙什么样的研究啊?不,不要深究最好吧。一定,是我理解不了的那种东西。
加助,我们要回去的时候再去接你啊!
「那么,你们要找的是巴拉基勒吧。总之,先去他可能会在的地方碰碰运气吧」
老师充当着向导,我们朝着设施的更深处前进。
*
老师带领我们抵达的地方,是为了干部们所准备的会议室。摆设着圆桌,桌旁有两个坐着的人
是我没有见过的人呢。
其中一位是金发的男子。身高很高,穿着相当精致的长袍。头上还戴着饰环。
另一个人是女性!端正到极致的脸谱和狭长的双眼,有着淡紫色的长发!一眼看上去虽然有些很严厉的氛围也说不定,但又让人感到大姐姐般的魅惑感。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胸似乎非常大啊!
「呵呵,感觉到你的视线变的有点色色的了唷,一诚君」
用色狼般的视线看着那个大姐姐之时- 从朱乃学姐之处感到了谜样的压迫感!虽然乍看之下,只觉得是一如往常的微笑但我感觉到无形的魄力正在增加!
「是阿萨塞勒啊?设施方面毫无延迟的完工,机能方面也上正轨了唷。」
「啊啊,看上去是这样呢,塔米埃尔,还真没想到你也会来这里啊。」(译注:,以诺书中提到的堕天使中的一位,EVA第五使徒的名字也出自这里)
「啊啊,参观一下嘛。」
根据老师的谈话内容,这个男人,该不会是。
不知不觉,心里就对这个男子的身分有个底了,这次是女性的那一方看着我和朱乃学姐,对老师提出了疑问。
「啊啦,那边的年轻情侣是看起来我稍微有点印象呢。」
「啊啊,这是当然。这是赤龙帝和巴拉基勒的女儿呀,贝涅穆娜。」(译注:查不到,有叫的,但他是个男的不是大姐姐啊!所以直翻了)
听到了老师的发言,女子 - 贝涅穆娜小姐笑了出来。
「嘿-,年轻的小两口跑到这里来难道是来跟巴拉基勒说: 『请把你女儿交给我吧』这类的话吗?巴拉基勒,肯定会嚎啕大哭呢!」
喔喔,总觉得,被人家调戏了呀!
是说,这个大姐,看起来是那样端庄,结果一开口是这么轻挑随意的语气呢。明明看起来完全是个冰山美人,一开口却跟外表给人的印象有段差距,真是新鲜。
老师对我和朱乃学姐介绍了眼前的男性和女性。
「这两位分别是塔米埃尔和贝涅穆娜。和刚才的沙赫利叶同样是干部。 他们担任分别是营运负责人,以及书记长的职务。」
果然哪!这两位就和刚才的厚重眼镜一样是神子监视者的干部啊!
哇-,这是今天遇到的第三个人哪!而且还分别是营运负责人以及书记长!总觉得,我今天来到了很厉害的地方啊。
「真是的,话说回来,干部们都聚集在这里的话,本部的人手不就不足了吗?」
老师眯着眼,开口对塔米埃尔先生和贝纳穆娜小姐抱怨着。
贝涅穆娜小姐一边豪放的大笑着一边回答。
「总督自己都跑到最前线出差了,你还真敢说这种话啊。 也要稍微体恤一下担任副总督的歇穆赫撒比较好吧,你啊」
嗯,拜托你再多讲他两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旁边的朱乃学姐也是一边露出苦笑一边点头如捣蒜,果然是这样啊!
「那家伙已经说过我好-多次了,没问题啦」
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拜托你稍微想想歇穆赫撒副总督为了你有多辛苦吧。
塔米埃尔先生把手里的档收到一起后说道。
「因为事情已经办完了,等下我们就会即刻离开这里啰。 这里有阿尔玛洛斯和巴拉基勒在就没问题了吧。」(译注:,同样是以诺书中所记载,教导人类禁断知识的堕天使的一员)
「话说回来,那两个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啊,塔米埃尔?」
「那两个人应该是在给予所有者们训练的区域吧。」
就这样的老师和塔米埃尔先生开启了话匣子。这个设施的事项等等,关于其他的研究等等,交流着颇有深度,这样那样的话题。
- 啊,贝涅穆娜小姐向着这边招着手。
喔喔,难道是,我正在被超漂亮的大姐姐给诱惑吗!?虽然我这么想 -
「我对巴拉基勒家的小姐稍微有些兴趣呢。稍微来这里跟我说说话吧。 是让那个巴拉基勒死心蹋地的人类生的女儿的话,肯定很有素质的呢。」
「?」
头上冒出了个问号,朱乃就这样靠近了贝涅穆娜小姐之处,并且就这样开始了谈话。
贝涅穆娜小姐说了两三句话后,朱乃学姐也露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般的表情,很有兴趣的侧耳倾听着
总感觉,朱乃学姐的表情有点流露出她虐待狂的那一面呢。到底在说些什么样的话题呢?
就只有我没有谈话的对象,正当不知道要干些什么的当下我的视线突然捕捉到了引起我兴趣的东西。房间的墙壁上挂着绘制的画像
这幅画绘制的是谁呢?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复数的墙上挂着类似的画。
突然间,老师把目光投向我这里,问了我一句。
「怎么了吗?」
「没有啦,只是在看这些墙壁上绘制的画而已,正在想画的对像是谁啊-这类的。」
老师的视线移向了墙上的画,用非常怀念的表情回答着我。
「啊啊,画的对像是我的伙伴。」
「画里面的人,现在是在其他的设施里工作吗?」
「不,这家伙的话,已经在过去那场已经不知道为何而战的战役中死去了。」
--。
我对老师的话语一句话都答不上来。这幅画所绘制的是已经消逝的,老师等人的伙伴。老师接着开口说道。
「神子监视者设立时的干部残留下来的,只有我和副总督歇穆赫撒,巴拉基勒, 刚才的那个眼镜,那边的塔米埃尔和贝纳穆娜,还有阿尔玛洛斯共七人而已。」
「科卡比勒那个笨蛋,也被送到了地狱的最下层冰结了呢。」(译注:,就是第三册来捣乱的那个科卡比勒)
贝涅穆娜小姐一边用手撑着脸颊,一边吐出寂寞的叹息
就算是那样作恶多端的科卡比勒,对于这里的干部们来说,也是长年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吧?
「也准备了科卡比勒的分呢。」
塔米埃尔先生把绘制着科卡比勒的画像取出,并且将其挂到墙上。
老师确认过画的内容后,怀念的拾起佛教的铃,铃铃的将其摇响。
「令人可惜的家伙就这么消逝了啊」
一边说出这样的话语!不对不对不对!
「绘制生前的画像,摇响铃声这些,宗教观不是错乱了吗!? 老师等人,是圣经相关的那一个体系吧!?」
堕天使的干部用佛教的型式般,替死者摇响铃声是怎么回事啦!是说,今后如果还有干部逝去的话,也要像这样在这里挂着画像,然后摇响铃声吗!?
老师忍俊不已的笑着说。
「不要那么在意细节啦!那,我和这里的两个人还有些话要说, 你们就自行前往巴拉基勒的所在之处吧。去培训区域应该就可以找到他的人了。」
「那么,一诚君,我们就快点前往培训区域吧? 因为我听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内容呢呵呵。」
不知怎么的,朱乃学姐,异样的有些兴奋啊?贝涅穆娜小姐到底对她说了些什么啊?
我和朱乃学姐行过礼后,就这样离开了会议室。
*
我们在设施内移动着,最后抵达了设置在培训区域之前的休憩所。
有个体格良好的男子正坐在贩卖机附近摆设的长椅上,是张我有印象的面孔不如说就是!
「原来是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朱乃学姐马上就有所反应了。没错!在那里的就是朱乃学姐的父亲 - 巴拉基勒先生!
巴拉基勒先生本人对于朱乃学姐的出现非常震惊,甚至被原本仰着头畅饮的宝特瓶的饮料呛到,「噗哇啊-!」喷出了好大一口。
咳嗽似乎一时三刻还停不下来,巴拉基勒先生一边咳一边向朱乃学姐问道。
「啊,朱乃!发、发生什么事了,居然还跑来这种地方」
我快速的将自己的位置移到了巴拉基勒先生的后方,那位如此严格的人居然会有如此新奇的反应什么的。
女儿前来探访似乎让真的给予了他预期以上的惊讶。
朱乃学姐从纸袋中拿出了一个塑料制的容器,并将盖子打开 --里面盛装的着是看起来非常美味的煮物。
啊,这是朱乃学姐得意料理的其中一项,筑前煮。其绝妙的调味,可是一道不管几碗饭都能配的下的逸品啊!我也超爱吃的!
这么说来,昨天晚上的晚餐是由朱乃学姐负责准备的,而学姐煮了筑前煮。就是那时候多出来的吗?
虽然查觉到学姐做的比往常还多出不少,这该不会是因为?
「只是因为昨晚的煮物煮的太多了,所以我才想把它们做成便当而已。」
朱乃学姐一边如此说道,一边从包包中取出了之前准备的白饭,也取出了准备好的保温瓶,那个保温瓶里面装的是味噌汤吗?
我们一行人就坐在休憩所的长椅上,闲聊了几句话,似乎是巴拉基勒先生最近因为负责设施内的整备被逼得相当紧迫,也几乎没有好好的吃过饭的样子。
于是就藉这个好机会,让他在这里好好品尝一下朱乃学姐所做的料理。而后朱乃学姐从保温瓶里,将味噌汤注入到容器中。
而巴拉基勒先生本人表现出的是从见面以来最大程度的惊愕,当朱乃学姐将料理递给他时,接过时都还一副难以镇定的神情。
「那么,我、我开动了」
巴拉基勒先生用筷子夹了筑前煮放进了嘴里,尝着味道,然后接着喝了一口味噌汤。
一瞬间陷入寂静。简直慢了一拍,朱乃学姐和我就在旁边等待着巴拉基勒先生的反应--
突然,双眸就开始冒出了大颗大颗,如激流般的泪水!就这样把包包里的筑前煮,白饭和味噌汤不断的送入口中!
「好吃真好吃呜!」
巴拉基勒先生他,一边号泣着一边豪迈着吃着料理!而后他抬起头仰望着天,像是正在细细品味般吐露出他的感想。
「呜,居然有这么好吃的煮物啊!我真是世界第一幸福的父亲啊! 我居然有一个能把煮物煮的如此美味的女儿啊!」
同时,还不断把朱乃学姐亲手做的料理送到嘴边,真的是打从心底,感到幸福啊。
「真是,每次都这么夸张。」
朱乃学姐看到了巴拉基勒先生的反应,脸变的通红,用带点生气的语气这么说道。这应该是表示她非常高兴吧。
我觉得这样的互动模式并不坏,嗯,我真的觉得两个人能够冰释太好了呢。
「接下来就是今天会过来的原因,这是通知单。」
她拿出一张通知单,递给了巴拉基勒先生。
「下次,有一场家长参与的三方会谈,姑且来通知一下。」
啊-,三方会谈的通知单啊,因为想要将它交给父亲今天才会前来此处哪。接过通知单的巴拉基勒先生虽然愣了一会,但马上就理解了其中的含意。
「嗯,嗯嗯!这可是重要的事啊!当然,我一定前去赴会!」
大大的点着头,达成共识了啊。看到了这个光景的朱乃学姐轻轻的微笑,表示她了解了。
「要办的事情已经结束了,那么,因为我刚刚接受了人家的邀请, 所以现在要去一趟人家那里。一诚君,今天陪我来真的非常谢谢你, 但是抱歉呢,我还想再参观一下这个设施呢,过后我们再会合吧。」
朱乃学姐这么说完,就站起身来离开到某处去了。
唉呀呀,加斯帕被人带走了,朱乃学姐也好像不知道受到谁的邀请而走了,也就是说,我今天来的任务也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吧。结果变成我和巴拉基勒先生独处了啊。
是怎样啊,这种令人不自在的氛围!巴拉基勒先生也查觉到了这样的氛围,开口说了一句。
「你这小子还在啃食着女性的**当作食粮是吧?」
--!?误解还没有解开吗!?就说了,我才不是那种会啃食女人胸部的龙啊!
「拜托饶过我了吧!那只是老师骗人的啦!」
「开个玩笑」
「居然是开玩笑!?」
意外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但是你那样绷着脸跟我说这些话,我根本不能判断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
巴拉基勒先生咳了两声,改口询问着我。
「更重要的是,你现在怎么办呢? 这前面就是培训区域了。要不要稍微参观一下啊?」
培训参观?觉得很疑惑的我就这样听着巴拉基勒先生的说明。
「也有为了锻炼着神器所有者们所规划的区域喔。」
--!这、这让人很有兴趣啊!
神子监视者保护着若干神器所有者这点我知道!居然将所有者聚集在一起锻炼啊!好想看!我不但也是神器所有者,面对的敌人也有很多是这种类型的,说实话非常有兴趣!
因此,我就决定和巴拉基勒先生一起前往培训区域一探究竟。
*
「就、就是这里吗」
在吞着口水的我眼前出现的,是雕刻着大大英文字『G』的巨大门扉。这是代表神子监视者(Grigori)的『G』吗?
巴拉基勒先生走在前面,那扇大门随即向两侧敞开。
正当我一步踏进门扉内之时。
「呜哇哇哇哇!」
「你这呃啊啊啊啊!」
霎时间,充满痛苦的各种悲鸣声窜入了我的耳中!唉? 唉? 这是怎么回事?
即使如此,巴拉基勒先生还是引领着被突然传出的悲鸣吓得不知所措的我,继续往内前进。
我们抵达的是一条很宽广的通道。周围设置着数个由透明玻璃橱窗可以看到内部的房间。
「咕喔喔喔!还早得很啊啊啊!」
某一个房间中,一名男子被钉在十字架上,旁边的起重机不断摆荡着巨大的铁球,然后去撞击他的身体。
「你们想对我干些什么啊,神子监视者!混账啊啊!」
另一个不同的房间里,一个被固定在手术台前的男子,被一群可疑的医师团团团包围,正在拼死的抵抗,发出吼声这,这是怎样?
我简直是五里雾中。唉,因为,这个地方,不是锻炼神器所有者的区域吗。
虽然随着在通道上不断前进,我们浏览过了所有的房间。
不只是最先看道的铁球撞击,还有谜一般的手术,还有把人绑上重物,让对方沉到水中的房间,甚至还见到了正在使用着钻头和锯子的手术室!
「那、那个,巴拉基勒先生,这里到底是」
我畏缩的这样问着。因为,不管怎么看,我都踏入了一个和先前说明的区域用处截然不同的地区了啊!
「嗯,这里是正在进行特训的楼层啊。你看看就可以了。 他们为了让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所以接受了神子监视者的培训。」
居然说是,接受勒!唉唉唉唉唉唉!不对不对,不管怎们看刚刚经过的那些房间都是惩罚室吧?
心中那一抹若有似无的不安现在正在迅速膨胀,背后也不断冒出冷汗了。仔细想一想,这里可是那个阿萨塞勒老师的组织所运作的设施啊
匙再和洛基一战之时也被带到了神子监视者的本部,在那里接受了某些训练之类的。
而匙,向来绝口不谈那时候去受巡时的内容,
「我一点都不想回忆起来!」这样喊着,身体甚至还伴随着微微的颤抖。
总觉得,讨厌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这种时候绝对会不由分说的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事态,然后往往会遇见一堆怪人。
对着嘴里虽不说却怀抱着不安感的我,巴拉基勒先生如此说明着。
「没有栖身之所,因为拥有异能而被排挤的所有者, 我们会去进行劝诱,然后给予他们保护。 这个研究设施进行的,就是教导他们使用自己力量的方法。」
原来如此
但是,刚才看到的是教导他们使用力量的景象吗?我怎么看都像是在进行拷问啊。
啊,不过,仔细回想一下,我也曾经接受过阿萨塞勒老师那艰辛等同拷问等级的训练课程啊。
被巨龙在山里不断追逐的生活或许比刚才看到的那些都还更辛苦也说不定。有了这个想法后我不禁笑了出来,并且真的觉得就是如此。
--啊,既然有此契机,就趁这个好机会向巴拉基勒先生请教一下心中的疑问吧。
「在这里觉醒了力量使用方法的人,他们将来将何去何从呢?」
这就是我的疑问。堕天使的研究对于那些神器所有者,我想或许是可以缓和突然觉醒之力伴随而来痛苦的成果。
但是,在这一切结束之后,在等待着他们的又是什么样的命运呢?我对这点有些在意。
「以前 - 我是指三大势力签定和平协议之前, 为了避免这些人投奔其他势力形成消长,我们会将有所成长的所有者强留在组织中。 但是,最近就不会了。能够控制力量的觉醒者,如果期望能够像一般人那样生活, 虽然依旧伴随着某些限制,但是他们的希冀是会被承认和许可的。」
巴拉基勒先生如此回复着我。
先不说以前怎么样,现在似乎能够获得普通生活的机会了。事实上我对这些都充满兴趣。
这是我本来就很想了解的事情。我本身就是一个神器所有者,周围的伙伴也有不少是所有者的身分,不由得产生这样的想法。正当我还想要再向巴拉基勒先生问些问题之时,有个声音向巴拉基勒先生搭话了。
「喔喔,这不是巴拉基勒吗?呜哈哈哈哈哈!」
粗野的声音豪放的笑着,我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刚刚才通过的房间里,有个体格相当好的男子探了头出来
这,我想我看到那位男子之后,脸上浮现的一定是相当苦涩的表情不会有错。
装备着铠甲和头盔,搭配着披风、羽织和眼罩,有着一张野性的脸,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左手持盾,右手拿着战斧!
头盔感觉是参照鹰、鹫啊那种概念去设计的,盾牌上也有同样的雕刻!
第一眼看上去,简直就是特摄英雄节目中会登场的,那种敌人干部的装扮嘛!而且还是那种年代非常久远的风格啊这个人!
总之,是个怪人啊怪人!
「啊啊,是阿尔玛洛斯啊?你在这个地方啊?」
巴拉基勒先生非常爽朗的接受了这个怪人的装扮啊!是认识的人!?是说,是这里的关系者啊,这个人!
巴拉基勒先生随即把这个怪人向我介绍。
「这位是神子监视者干部中的一人,阿尔玛洛斯。 主要负责范围是对应魔术的攻击 - 也就是进行着Anti-Magic相关的研究。」
「哈!只要是有关对抗魔术就尽管交-给我吧!」
这个怪人先生,真的也是干部中的一员啊!不对,是说带头的总督也是个十足的怪人就是了!
是说,既然是对魔术专精大叔你不是应该装备远程的武具嘛!说着Anti-Magic这个单字却穿成这样难不成是什么流行吗!
竟然拿着斧跟盾勒!
「阿尔玛洛斯,这边这位是赤龙帝兵藤一诚君。」
巴拉基勒先生将我介绍给对方,我也不能不对这个特摄干部大叔好好打声招呼哪。
「这个,初次见面,我是兵藤一诚 -」
才刚说到一半,突然特摄干部 -阿尔玛洛斯先生的斧头就风驰电掣的劈下!呜哇!突然这是干嘛!虽然勉强避开了,居然突然出手攻击人啊,这个大叔!阿尔玛洛斯先生用斧头指着这里大声吼着!
「我知道你这小子的底细,死胸部龙! 你终于现身想要破坏这个据点了是吧!?」
哇!?这、这个人,满脸的愤怒之情,一个劲的对我畅所欲言大放厥词,但我真的完全听不懂他说啥。
「上次在这里遭遇你已有百年了!准备好做一个了断了吧!」
「为什么要做一个了断!?胸部龙和你到底有什么渊源啊!? 为什么好端端的却要受到这么强烈的怨恨啊我!? 我根本完全不记得发生过这些事啊!」
阿尔玛洛斯先生兴奋的弹响手指 -从各个房间传出「咕-!」这种诡异的叫声,此起彼落,然后冒出了一大堆穿着鹰或是鹫般设计风,全身包着黑色紧身衣的家伙!
看上去很像是战斗员之类的人,开始集结在阿尔玛洛斯先生的周围,并且对着我摆出了架势!
「巴拉基勒先生!那个,是怎么回事!?」
巴拉基勒先生被我这样一问 -
「嗯,那些是神子监视者的战斗员之类的成员。」
「真的假的啊!居然还有这种部队勒! 距离我第一次和堕天使接触也差不多有半年了,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居然存在着这种部队啊!」
堕天使位于上位的成员是不是尽是些笨蛋啊!?毕竟领导人是那个阿萨塞勒老师嘛!瓦利会离开神子监视者组织的理由,这一点一定也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吧!
阿尔玛洛斯先生被战斗员们围在中间,大笑特笑着。
「呜哈哈哈哈!死胸部龙!这个据点是不会陷落的! 这个据点是将要征服世界的组织 - 伟大的神子监视者之物! 胆敢越雷池一步,就不会让你活着回去! 神子~~~监视者~~~~!」
神子~~~监视者~~~~,就算你这么大喊也无济于事吧!是说,说这种话超像邪恶组织的发言啊啊啊!
我明明只是陪朱乃学姐来的而已,就被强烈的仇视,还说什么「不会让你活着回去」。旁边的战斗员也「咕-!」声连声呼喊,像是要把这个场子掀翻一样。
「抱歉啊,兵藤一诚君。 阿尔玛洛斯对日本特摄英雄节目中的魔头深深着迷着。 而阿萨塞勒就像以往一样,顺其自然和这个模样的阿尔玛洛斯互动, 所以他平时就一直保持这个样子。」
还、还有这种理由啊?
喂,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啊!?堕天使的干部大人居然会被特摄英雄的魔头感化成这个样子啊!
「阿尔玛洛斯啊,事实上这边这位只是想来见识见识, 在神子监视者的技术下,神器所有者是被如何锻炼的。所以你就先 - 」
巴拉基勒先生话至此就突然收声了。他的目光停留在某间特训房间。居然在说话说到一半,视线扫过之后定格,眼睛就好像钉死在那边一样。感到奇怪的我也窥探着那间房间里的景象 - 。
『啊啦啊啦,这点程度就倒地不起的话,根本没有锻炼到呢。 呵呵,让我再用这雷和鞭子让你们多加磨练一番吧!』
我认识的人全身穿着着SM女王的套装、
「咕啊!啊啊!女王大人啊啊啊!请给予我更多的锻炼吧啊啊啊!」
使用着雷和鞭子,对着神器所有者毫不留情着持续痛击着!
巴拉基勒先生就保持那样张大的嘴,眼球都要瞪飞出来般的表情叫着。
「朱、朱、朱乃--!!??」
没错!那个穿着女王大人装束的人正是朱乃学姐!身着良好设计,完全为了SM打造的全套衣物,还不断的挥着鞭子的人,就是朱乃学姐本人!现在她还持续的鞭打着那些神器的所有者!
是说,超级合适的唉,这个装扮!舞动着鞭子的朱乃学姐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其生命展现出耀眼的辉芒!
表情完全是个大虐待狂,被打的那边也是一脸虐待狂的享受着不是吗!
阿尔玛洛斯先生豪放的大笑着。
「那个是我们刚刚才入伙的女干部后补。是贝涅穆娜介绍来的, 表现可圈可点,女王这位置她不是干的很出色吗? 刚才我们可乐了一阵呢!呜哈哈哈哈!」
唉唉唉唉唉唉唉!这就是朱乃学姐接受的邀请吗!虐待狂的那一面蠢蠢欲动是吗?
听了贝涅穆娜小姐的话之后,就一脸非常有兴趣的模样嘛!
「我、我家的女儿被呜」
啊啊,巴拉基勒先生因为女儿的改头换面受到了强大的打击,就这么倒了下去!
「呜哈哈哈哈哈!很好!把胸部龙给我抓过来!」
「咕-!」 我被战斗员们团团围住了!
「唉唉唉唉唉!?」
我在还在发愣的情形下,就被战斗员们抬起来搬运了!目的地是一间特别宽广的特训房间
在我眼前的是十字架和连结起重机的巨大铁球。
就在刚刚,被起重机操纵的铁球重击的人,那种景象在我脑海中复苏了。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受的了这种撞击啊就算我是恶魔也很难啊!
站在铁球前,阿尔玛洛斯先生大叫着。
「要说到神器所有者特训中最有效果的就是这个啦!铁球啦! 要是能超越这样的苦痛肯定会有力量觉醒! 特摄英雄也常常透过这样来提升力量成功的! 胸部龙呀,你这小子就好好品尝他的滋味吧!」
「被铁球打中的话普通的人就直接挂掉了! 这还叫什么特训啊!?而且还说是要为了让神器觉醒!? 还什么和特摄英雄一样是闹哪样啊,这是!」
我惊讶的连眼珠子都快喷出来了!因为,铁球和神器到底有什么鸟关系啊!难道能忍耐铁球的敲打,就可以达到禁手吗!?
「持有弗栗多的匙元士郎也是撑过了这个铁球,并且接受了改造手术唷!」
阿尔玛洛斯先生若无其事的这么说道。
真的假的啊!?那家伙,忍耐了这东西,还接受了改造手术!?还接受了使用钻头和锯子的手术啊,那家伙。
到神子观察者本部的设施被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才不想对我们吐露半点风声吗?
「想看也行。这就是证据。」
阿尔玛洛斯先生拿出了一张照片。上面的影像似乎是在拍摄匙的背部。背、背上居然被刻上一个『G』字的刻印!!
「这就是,受过我们神子观察者改造手术的铁证。 匙元士郎透过神子观察者的科学技术,成为弗栗多怪人再生了!」
「弗栗多怪人!?那、那么,那个『龙王变化』就是手术的成果!?」
「那家伙可是我们神子观察者引以为傲的怪人啊!」
说是、怪人,哪有这么蠢的啊!真的假的啊!透过那种手术接受那个刻印,那家伙就获得了龙王之力吗!
而他的本体其实是『弗栗多怪人』嗄!?
那家伙,知道这件事情吗?不对,既然刻印是在背上,如果不特别告知他的话,就可以在他还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弄上这些哪。
不知不觉中,居然被变成这种疑点重重的产品啦,哪家伙。好啦,看吧。只要和老师有关,果然总是跟『怪人』这词脱不了关系!
阿尔玛洛斯先生表现出一副了然于心的神态后说。
「想让神器所有者的觉醒掌控的力量首当其冲的就是铁球! 第二就是改造手术,使其强化!再来就是和龙一起丢到深山特训, 让对方的力量大幅提升!这就是我们透过科学方式,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下,被证明有实际功效的法则!」
「除了这三项之外就没有其他选项喔!? 只有铁球、改造手术和龙一起丢到深山这三者的特训到底算什么啊! 我们这些神器所有者,居然是这么单纯的存在吗!? 是说,这就是所谓正在进行神器研究的组织所得的成果喔! 话说回来,你不是抗魔术专业领域的人才吗!?」
「想对抗魔术,就得用压倒性的物理攻击! 把魔法师们痛殴致死!那些家伙因为太过依赖魔法, 一个个都是出乎你意料软弱的家伙哪!痛揍痛打!呜哈哈哈!」
「物理攻击勒!痛殴致死这个结论,不是和研究完全扯不上关系吗!?」
这个人从天界堕天的理由,该不会就是什么「因为是个笨蛋」吧!这样想象一下也太超过了吧!
「等等,其他房间的改造手术开始啦,来看看状况也好!」
阿尔玛洛斯先生一边这么说,设置在这个房间的巨大屏幕,就出现了其他房间的景象!
在画面中出现的 - 是某人被绑缚在手术台上的样子!然后手术台旁边还是围绕着疑点重重的医师团!是说,被绑在上面的人是!
『那、那个真的这么做之后,我就会变成更强的吸血鬼吗? 虽然对神子监视者的研究有兴趣,但是今天本来只想稍微看看而已』
是因为不安对医师团发出疑问的加斯帕的身影!那个家伙,被带到那种地方去啦!
画面中出现了先前的眼镜干部 - 沙赫利叶先生,眼镜就这么开口回答道。
『这点不用说。经过这个手术后你理论上,就会得到绝大的力量! - 这就是改造手术!来吧,在此重生吧!』
沙赫利叶先生弹响手指,其中一名医师将链锯的引擎开关打开了!唧唧唧唧唧唧!危、危险的启动音透过画面,连这边都听到了。
『噫噫噫噫噫!这,这样做的话,我真的就会变成更强的吸血鬼 - 』
咻。加斯帕还想说些什么的当下,屏幕的影响就这么切断了,屏幕上的讯号消失无踪了!那、那家伙,不会有事吧?
然后再一次的,屏幕中又出现了另外一种景象,向画面定睛一看,居然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巴拉基勒先生和 -
穿着女王大人装束的朱乃学姐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 这边房间里的新科女干部后补,似乎就要开始进行肃清啰!」
阿尔玛洛斯先生喜不自胜的紧盯着画面。肃、肃清什么的。巴拉基勒先生,会变得怎么样啊?
朱乃学姐一边拿着鞭子,一边朝着巴拉基勒先生靠近。
『朱、朱乃!你穿成这个样子在干什么东西! 简直不知羞耻!你这个样子对的起死去的朱璃吗!』
父亲正在拼命的诉说着,但是朱乃学姐只是回以微笑。
『父亲大人,我呢,向贝涅穆娜小姐打听了唷』
『打、打听?』
『没错。父亲大人和生前的母亲大人 - 总是玩着这种游戏的这件事情!』
啪唧!!
朱乃学姐用鞭子画出了一个大弧,就这样重重的打在巴拉基勒先生身上!居然出手鞭打了父亲啊!这、这下子,就算是巴拉基勒先生大概也会发怒吧-。
但是,在我眼前掀起的事态简直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
腹部受到重重一击的巴拉基勒先生一边打着哆嗦颤抖着,
『好棒』
一边用恍惚的表情漏出一句话。
他刚才是说了好棒吗!?这该不会是说!真的因为屏幕里的景象大吃一惊了啊我!朱乃学姐再度将手中的鞭子挥下!
啪唧!啪唧!激烈又尖锐的皮鞭声不断响起!
明明是如此,这位堂堂的军人却不断从嘴中漏出近乎不可能的话语!
『啊啊啊啊啊!这一下!这一击啊!让我想起了生前的朱璃啊!』
生前!?这,这就是说,巴拉基勒先生和生前的妻子她 - 。
『和母亲大人总是在每天晚上玩着这样的SM Play什么的! 怎么会有这种男人!还真是如假包换的堕落天使呢!』
朱乃学姐的口中,竟然吐露出这么冲击的事实!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巴拉基勒先生他,常常跟夫人玩SM Play吗!?」
见我如此惊愕,身旁的阿尔玛洛斯先生如此回答着。
「嗯。乍看之下是粗鲁但正直的军人巴拉基勒, 和清秀又楚楚可怜的妻子组成的一对夫妻, 但是私底下,被虐狂的丈夫,和虐待狂的妻子才是本色的样子。 过去他们都因为这样的paly而感情高涨,夜夜笙歌呢。呜哈哈哈哈! 巴拉基勒也因为这点从天界堕天了哪,这样的他内心有愧嘛!」
真的假的啊。糟糕,我,真的有点受到打击了啊!
这种特摄干部和那种喜欢恶作剧的总督位居上位的组织里面,我本来觉得只有认真军人外表的巴拉基勒先生是神子监视者的良心的啊!
--有着「雷光」异名的男子竟、竟然是被虐狂的堕天使干部这种事情!
『啊啊,朱乃!你连这种地方都和朱璃好像啊! 我啊!我是多么幸福的人-啊啊啊啊,那边,非常的棒啊!很棒啊啊啊啊!』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啊!为什么我抱以尊敬之情的领导人们全部都是变态啊!
瑟杰克斯大人也是世界奇观等级的妹控变态魔王啊!冥界的最高阶层都被玷污了呀!
『呵呵呵呵!父亲大人!今天就让我代替母亲大人,尽情的将你鞭挞的够吧! 你这!大被虐狂「雷光」!』
朱乃学姐的脸庞上虽然也浮现了虐待狂的表情,但总觉得她很开心呢
居、居然还有这种亲子交流的方式吗?我也有点想和和朱乃学姐玩玩SM Play了啊!
更进一步来说,朱乃学姐的虐待性格是继承其母亲的啊!有着被虐狂父亲和虐待狂母亲,这血统真厉害啊!
啊,屏幕中的SM房间里,阿萨塞勒老师突然登场了!也太神出鬼没了吧!
『非常好!我也算是驹王学园的老师!就在这里展开三方会谈吧! 朱乃爸爸!您的女儿希望能够继续往大学部升学,您意下如何呢?』
干嘛在这种时候展开什么三方会谈啊!?超糟糕的面谈景象啊!
『当然是,全力支持,阿萨塞勒教员!拓展知识,将来的路也会更加宽广, 因此才想进入大学就读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刚刚太棒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这样啊,朱乃爸爸!你这样子真是性格呢! - 呃,真的无言以对了我!』
啪唧!阿萨塞勒也被朱乃学姐赏了一鞭!受到鞭打的老师呻吟着!
『呜喔喔喔!这个是!一边感到痛楚, 同时却能确实见识到对手的性感之处, 使用鞭子挥击出的绝妙冲击感,还真的会让人被虐狂的性癖高扬起来啊! 我感觉到了天性这种东西啊!混蛋!一边被鞭打一边三方会谈勒! 居然这样也行的通啊!当老师这门学问还不是普通的深啊!』
谁知道啊!一副顿悟的神情,冷静的说出如此变态的话是怎样啊!
而后屏幕的讯号又再度消失了,第三次转移了拍摄的场景。回到了先前所看到的手术室场景。
- 手术台上是套着纸箱子,伸出了头部和四肢的加斯帕。
『改造手术成功了』
眼镜干部沙赫利叶先生也「呼-」的一声,就像是事情大功告成般吐出了满足的叹息。
「手术成功勒!那个,不就是把纸箱割开让头和手脚伸出来而已吗! 不如说,只是穿着纸箱子而已啊!?到底对吸血鬼动了什么特殊的手术啊!?」
在大感疑惑的我眼前的窜出的是新的影像-。
纸箱子的盖子打开了,里面装载了小型的导弹!
『总觉得,有重获新生的感觉呢。今天就是我的转折点 - 』
加斯帕好像顿悟了什么奇怪的道理!注意到啊!你这小子,毫无道理的突入转换的时期了啊!
看到了屏幕中的景象,阿尔玛洛斯先生如此惊叹着。
「呜啊!居然是这样,沙赫利叶那小子! 让吸血鬼搭载飞弹这个点子!虽然还不太了解内情, 魄力和力量好像都焕然一新的崭新试验!简直就可以命名为导弹吸血鬼啦!」
「不对不对!不管是谁只要搭载了导弹都可以变强的! 是说,把吸血鬼装在纸箱里再搭载导弹! 沙赫利叶先生到底在研究什么东西啊!?」
就像要回答我的疑问般,影像中的沙赫利叶先生开始自言自语。
『哼哼哼,「要是那个怪物有预想以外的装备敌对势力该如何是好?」 之卷的人体实验手术已经完成了。明明到了手上只是个像是行李的纸箱子, 没想到居然是吸血鬼,而且还搭载了导弹肯定能让敌人大吃一惊的。
接下来就看看实战中的表现吧,接下来开始进行第二计划 「那么,将龙和战车进行合体的话敌对势力该怎么办?」之卷! 难得有传说之龙大驾光临,我一定要改造他!』
-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被算在改造素材里的一员了!?
『库库库,终于就连战车都要跟我组合了吗。 什么胸部战车龙,一想到泪水就停不住啊』
德莱格都哭出来了!?最近变得特别纤细,所以就连这种事情都会弄哭他了啦!
再这样下去我就会被沙赫利叶先生拖去玩龙和战车的合体改造啦,不要开玩笑啦!我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如果不放弃朱乃学姐和加斯帕立刻从这个地方脱出,就大难临头啦!
朱乃学姐父女正在一边SM一边进行三方会谈当中,跑去打扰就太不知好歹了!
成为导弹吸血鬼重获新生的加助,你是个好家伙!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想要不声不响的从这个地方逃离的我 -
肩膀突然被谁给按住了。回过头去在那儿的,是一边盯着我,一边豪迈着笑着的特摄干部阿尔玛洛斯先生的身影!
「胸部龙啊,我们这边也差不多要开始了吧?」
阿尔玛洛斯先生「啪」一声弹响手指,战斗员们一边喊着「咕-!」一边敬礼之后,七手八脚的把我五花大绑! 啊勒!?这是要干嘛!?
瞬间就被固定在十字架了上了啊我!等、等一等!
起重机的铁球开始移动了,阿尔玛洛斯先生将铁球释放,摆荡而下了!
面对迎面而来的冲击,阿尔玛洛斯先生目光如炬,用一根手指头就从正面停住了铁球,然后拔出斧头将铁球一刀两断!!
「攻击魔法太强了。普通的打击完全讨不到便宜对吧。 既然如此,该怎么办才好呢?简单啊! 只要更努力锻炼出可以从正面忍受那种魔法攻击的身体就好啦!
此法锻炼出的躯体不管是什么属性的魔法都可以加倍奉还! 物理防御和物理攻击才正是,Anti-Magic的最基础概念! 忍受住魔法攻击,给脸上来上那么一拳把对方干掉!
这就是,我对抗魔法领域的研究结果!来吧,胸部龙! 就让我将你染上属于神子观察者的颜色吧!
透过让铁球撞击锻炼身体,就能够入手一副毫不畏惧魔法的肉体喔! 呜哈哈哈哈哈!冥界的英雄从今日起,就要受到神子观察者的支配啦!」
一边说着莫名其妙的超长理由一边大笑什么啊!这个完全不动大脑的肌肉干部!
阿尔玛洛斯先生再次弹响手指,战斗员开始启动了新的铁球!
铁球和抗魔法之间至今还看不出有什么关联性的我,就快要被起重机高高吊起,摆荡而下的铁球打中了啦 - 。
「不要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 我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培训区域是与其说是培训,倒不如说是进行苦行的训练区域,用那样的方法修行着精神和肉体,达到真正意义上的更强。
真正好好训练神器所有者的区域是设置在别的地区的样子。
那不会介绍我去参观那边啊!!
神子观察者的关系者真的全部都是怪人和变态啊啊啊!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