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四卷 进路辅导的魔法师
  5. Life.1 今天依然是恶魔。
  6. 繁体版

Life.1 今天依然是恶魔。
2017-06-23 12:26:04

		

最近这阵子,我不禁觉得校园生活非常开心。
或许是因为经常有强敌来袭吧。而且又遭遇到肉体毁灭这种人生当中几乎不会发生的事,大概也是一大因素。
就连平凡的上课时间,都让我觉得好和平。明明在转生前上英文或数学课时,心里只想著「能不能快点下课啊──」呢。
说真的,和平才是最棒的。白天过著普通的校园生活,深夜努力从事恶魔的工作,我只想就这样结束平凡无奇的一天。
……好吧,和去年的我相比,恶魔生活也已经够异常了……只是有一堆更加异常的事情找上我……
这是怎么回事,又是恶神又是旧魔王的后裔又是神灭具(longinus)!放过我好吗!我只想和莉雅丝、爱西亚她们每天过著笑声不断、偶尔有点色色的生活,光是这样就够了!战斗只要有排名游戏就够了!
……不过我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就升格中级恶魔,也是因为有敌人来袭就是了……
……照这个步调进行下去,成为上级恶魔也不是梦想吧。
阿撒塞勒老师也已经告诉我,要我开始思考「成为上级恶魔该有怎么样的心态,还有升格之后的出路」之类的。
在下课时间里,我眺望窗外的天空。
……出路啊。不过说得也是,我现在是高二,也已经冬天了。不久之后要请家长到学校一起商量出路,进路志愿调查的表格也已经填好了。
身为人类的出路──是升学进入驹王学园的大学部。这个只要我没出太大的纰漏就不会有问题。再来就是身为恶魔的出路……
后宫王!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也得决定具体的生涯规画。
首先是以实现莉雅丝的梦想为目标,向前迈进!莉雅丝想成为排名游戏的冠军。为了支持这个梦想,在莉雅丝正式参战之后我也要全力奋战。
这就是我身为莉雅丝的眷属的生涯规画。还有另外一个。等我成为上级恶魔之后,该怎么办──
得到恶魔棋子(evil piece),自立门户。主要的内容大概就是这样……只是细节的部分还没决定,只有模糊的概念……
阿撒塞勒老师说过,要我先准备自立门户时所需的资金。如果想要拥有自己的眷属、自己的地盘,就必须作好足以养活自己的仆人的准备,否则没有意义。老师的话让我体认到这个现实。
钱啊。我也不是没钱。吉蒙里家靠「胸部龙」赚到的钱有一部分──著作权部分的利润是汇进我的帐户。
恶魔用的帐户。在我变成恶魔时,莉雅丝就帮我准备好了。每个眷属都有自己的帐户,恶魔工作的所得都会存进这里。以我来说,除了工作所得还会加上「胸部龙」的著作权费。
至于帐户金额的数字相当可观……葛瑞菲雅说高中生要运用这么一大笔钱还太早,所以目前仍然是由她帮我管理。我也觉得那么多钱会让我的金钱观大乱,因此葛瑞菲雅愿意替我管理,让我非常感激。
自立门户的时候,我就拿那笔钱当资金!也不知道只靠那笔钱够不够,总之还是应该趁现在多赚一点为妙!
不过木场的师父──冲田先生也告诉我一个转生恶魔的处世准则。
他说原本是人类的转生恶魔,总是很容易过于躁进。
因为可以活很久,所以要是在很前面的阶段就为了达成目标全力冲刺,剩下的时间会多到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时候很容易产生类似倦怠症候群的状况,使得情绪起伏变得贫乏。他说转生恶魔的动作应该更慢一点、更脚踏实地,好好享受身为恶魔的生活,才能活得更顺遂。
要是太早成为后宫王,我也会陷入倦怠吗……?关于这点还很难说,不过假设我可以活一万年,要是只花了一百年、一千年就当上后宫王的话……
……说得也对,这样应该会觉得剩下的人生相当漫长吧。为了避免这种情形发生,先找一堆目标、梦想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我也想参加排名游戏,也想获得头衔!
不过这些都得等到成为上级恶魔才行。我觉得现在得先实现眼前想做的事,才能够追求下一个梦想或野心。只要活著,总有办法找到其他想做的事!不,我一定会找到!
嗯!我好像知道现在该实现的目标是什么了!
我要以莉雅丝的眷属的身分活下去!并且为了将来的梦想尽可能多赚点钱!
这样不就好了吗!很好!既然想通了,我也该过我平稳的校园生活!
正当我一个人摆出胜利姿势时,有人用力拍我的头!
「好痛──!谁啊?」
我转过头去──看见松田和元滨!不知为何,他们气得浑身发抖。
松田质问我:
「你这个家伙!听说一年级的蕾维儿•菲尼克斯也和你走得很近吧!」
蕾维儿?
「嗯?喔,对啊,我在她转进这间学校之前就认识她了。她的家人也向我打过招呼,所以我才会照顾她。」
我之前每次去冥界都会遇见蕾维儿,菲尼克斯家的女主人也请我多多关照。更何况她现在是我的学妹,当然要好好照顾她。不过现在的蕾维儿是我的经纪人,反而是她在照顾我。
听到我的话,元滨不由得发抖。
「连、连家长都认可了吗……这是怎么回事……爱西亚、莉雅丝学姊、姬岛学姊,还有塔城小猫和洁诺薇亚和伊莉娜……全部都是这间学校的女神和偶像啊……!然、然后就连蕾维儿•菲尼克斯也沦陷了……!」
「你们可以不要再做出这种反应吗?光是在旁边看就觉得腻。」
好色眼镜女桐生一边开口一边走近。桐生眯著眼睛继续说下去:
「虽然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不过俗话也说美女总是容易喜欢怪人,所以一定是兵藤的怪异行为,有什么地方吸引她们吧。」
怪异行为是怎么样……!好、好吧,与我有关的事件的确经常发生很多奇怪的事!
「啊──原来如此。」
两个笨蛋拍了一下手,轻易就被说服了!可恶!居然莫名奇妙地被说服是怎么回事!
不过松田还是抱头大喊:
「不,这样还是不合理!如果真是这样,我和元滨同样也是好色的笨蛋,应该也会得到什么好处吧!」
「松田说得没错!我和松田身边完全没有任何和美女有关的攻略条件啊!这是怎样!到底是怎样啊────!」
元滨也流泪控诉。
「好了好了,一定是攻略条件都被兵藤达成了。也就是说,那个家伙远比你们还要好色、还要笨,死心吧。懂了吗?」
桐生摸摸松田和元滨的头,如此安慰他们。
臭桐生!哪有人这样安慰人的!我有那么好色又那么笨吗!…………我、我是没办法否认啦!但是如果真是因为这样才能和莉雅丝她们打成一片的话,我很荣幸!
(插图)
「真希望松田和元滨也能得到主的慈爱……」
洁诺薇亚露出怜悯的眼神。
「我下次试著拜托米迦勒大人好了。」
这样好吗,伊莉娜!米迦勒先生的眷顾那么珍贵,用在这两个家伙身上好吗?
「松田同学、元滨同学,你们下次要不要来望弥撒?即使遇到令人难过的事,只要和大家一起共度时光,心情应该也会好一点。」
爱西亚────!你不自觉就开始传教啰!
就在我窥见教会三人组和我们的文化差异时,一旁的桐生盯著我看,眼镜闪了一下。
「对了,兵藤。那个传闻是真的吗?」
「什、什么传闻啊?」
「听说你直接称呼莉雅丝学姊为『莉雅丝』,直呼她的名字。」
桐生此话一出,教室里面所有同学的视线全都集中在我身上!
大家的眼神都充满好奇,还有人开始说些「这么说来,确实是有这种传闻。」、「还好她问了,我也很想知道!」之类的话!
真、真的假的!学校里面有这种传闻喔?啊,我好像曾经在学校里毫无警觉地直接称呼莉雅丝为「莉雅丝」!那个时候有人看见了……?真是一点也大意不得!
我明明跟莉雅丝说好要公私分明,在一般学生有可能看到的校园生活要叫她「社长」的,结果我却出包了?
正、正当我思考著该如何回答时──
「一诚同学、爱西亚同学、洁诺薇亚、伊莉娜同学,我想找你们讨论放学后的事──」
木场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机正好!
「好、好啊!木场!我马上过去!好,大家一起走吧!」
我推著爱西亚她们的背,快步离开教室!
「等一下,兵藤!结果到底是如何?」
桐生啊,我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我是很想说,但是一说出来会成为全校公敌!请让我们低调交往吧────!
─○●○─
当天放学后──
我们神秘学研究社成员在社办集合。开完教职员会议的罗丝薇瑟则是稍微晚了一点过来会合。
确认我们都坐在沙发上后,莉雅丝站了起来,望著我们说道:
「那么各位,今天请你们在这里集合不为其他事──之前也和各位提过要和『魔法师』签订契约,从今天开始进入签约期间。」
──和魔法师签订契约。
我吞下一口口水,开始回想。恶魔和魔法师之间的关系源远流长,密切深厚。那和一般人类向恶魔许愿订定的契约又不一样。
魔法师这种人,基本上终其一生都在钻研自己的魔法研究,是魔道的探求者。
黑、白、召唤、精灵、卢恩文字式、各地独特的术式等等,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形式的魔法,魔法师们从中决定自己的主题,终生致力于其中。
研究是只属于他们自己的秘密,探究方式也是因人而异。
那么说到魔法师和恶魔的关系──
莉雅丝继续说下去:
「魔法师和恶魔订契约的理由大致有三种。第一种是当保镳。在发生什么万一时,只要背后有强大的恶魔撑腰,被卷进纷争里也很容易和对方和解。」
「简直就像黑道。」
听到我的说法,莉雅丝也说声「就是说啊。」苦笑回应。
接著莉雅丝竖起两根手指:
「第二种,为了得到恶魔的技术、知识。说穿了就是想要冥界的技术形态。那些在魔法师的研究当中能够发挥相当的效力。」
如果只是为了那些,直接去冥界取得想要的东西,或是透过其他阵营也可以弄到。
但是其他方式的风险好像都很高。前者是因为前往冥界的手段相当有限。别看我去冥界那么轻松,那是因为我是「上级恶魔吉蒙里」的眷属。通往冥界的路程没有那么轻松,不是恶魔的魔法师无法轻易前去。
因为是恶魔眷属,所以能够往来于人类世界和冥界之间的说法在某些状况也有问题,例如「离群恶魔」等。
我在暑假时第一次前往魔界时也在列车上进行登录。如果只是一介魔法师,似乎会被提出更严苛的要求。听说如果是足以名留魔术师历史的人。就能够拿到前往冥界的通行证,但这也是相当困难的条件。
换句话说,恶魔和堕天使以外的人想去冥界没有那么简单……瓦利之类的家伙能够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冥界,是因为他们强得异常。
不过从这个层面来说,魔法师里似乎也有能单凭自己的强大转移魔法侵入冥界的人……但是魔术师协会和恶魔都视这种人为危险的异端分子。瓦利当然也一样,透过非正规手段入境总是不太好。
接著是后者,也就是「透过其他阵营弄到想要的东西」由于这个方法得支付相对的仲介费,价格更是会翻上好几倍。如果想要的知识技术非常珍贵,需要付出的搞不好会是毕生研究得到的财富──也就是所有财产。
比方说不死鸟的眼泪。这在冥界原本就是高级物品,对于一般的魔法师而言,更是冠上十个超也不足以形容的稀世珍宝。
因此和恶魔签约,直接进行等价交换才是比较便宜的方法。不过尽管如此,交易价格还是相当昂贵。
莉雅丝竖起三根手指:
「最后一个很简单,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身分地位和恶魔签约。光是能和强大的恶魔签约就是重大的资产。我的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也都和魔法师签约喔?魔法师有什么事时,会召唤他们进行谘询。身为上级恶魔以及眷属,这是义务之一。」
没错,由于身为上级恶魔吉蒙里家之女的莉雅丝已经成长到适合年龄,以莉雅丝为首的我们吉蒙里眷属恶魔,也进入和魔法师签约的时期。这就是我们这次在此集合的理由。
洁诺薇亚偏著头,看起来心情很复杂:
「没想到我会变成受魔法师召唤的一方,人生真是有意思啊。」
就是说啊。我也这么觉得。之前完全没有想过自己会变成说「哼、哼、哼,召唤我的魔法师就是你吗?」这种台词的一方。
莉雅丝不禁苦笑:
「是啊。和异能有关的人类,照理来说是召唤的一方。受到召唤的一方应该是恶魔和魔物。正因为如此,我希望大家重视契约。契约一旦成立,就无法轻易反悔。签约之后可得好好工作喔。但是如果和程度太低的对象签约,反而被怀疑我们的品格。大家要慎选最棒的交易对象。对于魔法师而言,契约或许是异能研究的延伸,对我们恶魔而言,这也是业务。以一般人类为对象的契约、以魔法师为对象的契约,两者兼顾才是恶魔。」
「是!」
我们用力点头,回应主人的这番话。没错,加以兼顾是理所当然的。这是工作。身为恶魔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想成为上级恶魔也只是天方夜谭。
以魔法师为对象的契约──
我要找到最棒的合伙人!
……不过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美丽的魔女大姊姊!
『恶魔小弟,你愿意实现我的愿•望•吗?』
『那当然。但是依照惯例,你得让我揉胸部作为契约的代价。』
『呀啊──讨厌,恶魔小弟真好色♪』
…………这个好。这种业务合伙人真是太棒了……!
「……学长刚才在想下流的事吧?」
坐在我大腿上的小猫往我的腿拧了一下!小猫大小姐还是这么严格!
就在我们如此嬉闹时,莉雅丝看了一下社办的时钟:
「时间差不多了。各位,魔法师协会的高层透过魔法阵联络我们。大家认真一点。」
喔喔,这下可得正襟危坐。坐在我大腿上的小猫也爬下去,在我身边重新坐好。就在我们全都在沙发上坐好之后,社办的地板出现巨大魔法阵。
淡淡的光辉描绘圆形。
「……是梅菲斯托•费勒斯的图样。」
木场喃喃开口。梅菲斯托•费勒斯……?那不是属于番外恶魔(extra demon)的传奇恶魔,而且英雄派那个会驱使雾气的格奥尔克的祖先曾经和他缔结契约……
就在我回想这些情报时,出现在社办里的魔法阵投影出立体影像。
眼前的立体影像呈现一名优雅地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子……红蓝交杂的头发梳得很整齐,细长双眼有著不同颜色,右红左蓝。身上散发的诡异气息,感觉很像阿杰卡•别西卜陛下。表情看起来有点严肃。那张凝重的脸上展现笑意。
『莉雅丝小妹,好久不见了。』
他的语气听起来颇为轻浮……原本还以为会更吓人,我整个人顿时松懈。
莉雅丝回应男子的问候。
「好久不见,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
『哎呀──和令堂一样出落得越来越标致了。还有你的祖母和曾祖母也是,各个都是美人呢。』
「谢谢大人夸奖。」
莉雅丝正式为我们介绍那位先生。
「各位,这位是番外恶魔,也是魔法师协会理事,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
『嗨,你们好。我是梅菲斯托•费勒斯。详细资料请自行参阅相关书籍。反正世界上到处都是以我为题材的书。』
……见面第一句话就是这种高高在上的发言。
不过,原来如此。这位大人就是魔法师的领导者。没想到会是恶魔。
坐在我身旁的蕾维儿悄悄开口:
(……和第一代格奥尔克•浮世德签约之后,大人在他过世之后依然留在人类世界,并且顺势就任协会的领导人。)
是喔──他那么喜欢人类世界吗?
「那是他个人,而不是家族吧。」
我忍不住问了自己最好奇的问题。因为我没听过什么费勒斯家,所以一直很想知道是不是只有一个人。
莉雅丝为我说明: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是最资深的恶魔之一,几乎都在人类世界活动。还有他也是坦尼大人的『国王(king)』。」
──!听莉雅丝这么说,我吓了一跳!
喔喔,这个人就是我始终不知道,坦尼大叔的「国王」啊!
『我把自己的「皇后(queen)」棋子给了坦尼小弟。他跑来找我,表示想尽可能救助近乎灭亡的龙族。哎呀──他还真是龙王的榜样。不过我既不参加排名游戏,又不介入冥界的骚动,所以基本上都是让他自由行动。』
原来坦尼大叔是「皇后」!所以大叔的整体能力才会那么均衡啰。哎呀──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搞清楚我一直很想知道的事。那个大叔居然是「皇后」,知道这件事让我觉得这样很可爱。
蕾维儿进一步补充说明:
(据说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和旧四大魔王陛下是同一个世代的恶魔。只是大人和他们的交情好像很不好。所以大人才会和旧政府决裂,藏身在人类世界。)
原来是这样。话说和旧四大魔王同期?到底活了几年?外表看起来只是中年大叔,竟然活了这么久!
不,恶魔可以改变外貌,而且阿撒塞勒老师和米迦勒先生应该也活了差不多的岁数,外表还是很年轻。看似青壮年实际上却是老头的人也太多了!
大概是听见我们的悄悄话,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用力点头: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我最讨厌他们了。所以我很喜欢现在的瑟杰克斯小弟和赛拉芙露小妹他们。毕竟他们多半都认同我的所作所为,不像那群前魔王,一天到晚只会要求我做这个做那个的,烦死了。不过现任魔王当中唯有阿杰卡小弟的想法和我不一样,意见经常对立,但还不至于讨厌他。』
也就是说他和现任政府的关系还算良好啰。
『莉雅丝小妹真是好孩子,愿意听老人家说话。吉蒙里家都非常善解人意,像你的祖父、曾祖父、曾曾祖父都是。你的祖父他们都还好吗?已经退隐很久了吧。』
「很、很好。他们都在吉蒙里领的边境过著与世无争的生活。」
莉雅丝如此回答……对了,莉雅丝也有爷爷。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之前听莉雅丝说过,在继承人交接时,现任宗主会将一切托付给继任宗主,过起隐居生活。
莉雅丝也已经思考退隐之后的事,表示想住在日本。都还没当上宗主,就已经想到那么久以后的事了。当然了,那应该是在当上宗主、实现所有梦想之后的事吧。话说那不知道是几百、几千年后的事……到时候日本不知道会变成怎样?我完全想像不到。
接著莉雅丝和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开始聊起往事、闲话家常、最近的魔术师业界等各式各样的话题。
「那么,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您已经和苍那谈过了吗?」
『还没,很遗憾,她那边要延后了,莉雅丝小妹。她说想先去迎接新眷属再和我谈,所以先找你们。题外话,塞拉欧格•巴力小弟和丝格维拉•阿加雷斯小妹都谈完了。』
「这样啊。苍那的新眷属,我也听她提过。」
──
听见他们两位的对话,我吓了一跳。会长的眷属要变多了吗!我听说她找到人选,原来终于要加入啦!真是令人期待!
听说新成员是「城堡(rook)」和「骑士(knight)」。是同所学校的人吗?我们学校有很多异能业界的学生,所以我才会这么想。
『哎呀──你们「新生代四王(rookies four)」在我们的业界和其他业界都很受欢迎。所以下面的人一直催我快点和你们谈契约,急得不得了。』
(新、新生代四王是什么?)
听见陌生的词汇,我忍不住询问蕾维儿。
(是最近才创造的说法。用来总称塞拉欧格•巴力大人、丝格维拉•阿加雷斯大人、莉雅丝大人、苍那大人等四位新生代恶魔。大家都说这是近年少见的丰收世代,出了这么多不同凡响的新人。以尚未成熟的新人来说,莉雅丝大人和一诚大人这一代在冥界的历史当中也是相当超乎常轨的世代喔?)
这、这样啊……我们是这么厉害的世代啊……也是,像木场还有塞拉欧格都很强。
──这时有人走进社办。是阿撒塞勒老师。
「抱歉抱歉,只有我一个人因为开会拖太久而晚到。喔,这不是梅菲斯托吗!」
看见魔法阵投影出来的立体影像,老师立刻露出笑容打招呼。对方看见老师,也带著笑容举手致意:
『哎呀哎呀,阿撒塞勒。好一阵子没见了。我先和莉雅丝小妹聊了一会儿。』
「啊啊,魔术师协会那边也很忙吧。先别说这个,改天要不要来找我喝酒啊?我找到不错的酒喔。」
总觉得他们好像认识了很久。
「你们认识吗?」
我如此询问老师。
「是啊。认识很久了。在梅菲斯托和恶魔旧政府保持距离的那段时期,神子监视者(grigori)曾经自行和他接触。」
是喔,真是面面俱到的前总督。话说这个人好像在很多方面都有管道。
『神子监视者的情报网非常有用呢,阿撒塞勒。我到现在都还有在利用。』
「彼此彼此,梅菲斯托。站在神子监视者的立场,能够和魔法师协会暗中往来也没有坏处。不过在三大势力缔结和议之后,也不需要保密了。」
接著两位就拋下我们,开始自顾自地聊起各种业界话题。
「什么!真的假的!拒绝同盟的那个神话体系找你们交涉?」
『正确的说法,好像是有人在追究上次那件有关龙的事,所以才针对这件事找我们谈过,就只是这样。还是别太期待可以结盟比较好。基本上他们也拒绝和我们交流。也因为这样,我也无法藉机从那个封闭的神话体系那里得到像样的资料。』
「……原来是因为那件事啊。算了,那些比较有历史的神话体系都不把其他势力当成一回事。即使他们手下有反叛分子对我们动手,他们也只会坚称一概不知吧。」
『可见他们对于信徒被抢走有多么耿耿于怀。尤其是我们这些圣经当中的天使、堕天使、恶魔,其他势力都非常讨厌。我们为了推广信仰和传说,不知道消灭了多少神话。目前为止表面上和我们和平相处,但是谁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也只能期待各个神话的主神大人能够好好指导下面的人了。原则上失去原本的魔王和神之后,我们的神话体系其实相当脆弱。我们正在经历的历史,即使被当成是虚构也不足为奇。』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得活下去。即使神和魔王不在了,我们还是活著。」
『是啊,我也很喜欢现在的那些魔王,没什么好抱怨的。』
…………两位谈的内容实在是太过高层次,现在的我无法理解!
或许是察觉到这个想法,老师和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不再闲聊,切入正题:
『不好意思,莉雅丝小妹,我们好像聊得太久了。那么我就透过魔法阵,将想和你们订契约的魔法师的详细资料传送过去啰。』
影像的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一边开口一边伸出手指转圈,然后指向我们这边。于是社办的半空展开新的魔法阵,大量的文件从魔法阵当中掉出来!
朱乃学姊和木场见状,赶紧捡拾那些文件。我和其他人也动手搬运成堆的文件!
来自魔法阵的文件源源不绝,一波又一波传送过来!我稍微瞄了一眼,看见类似履历的书面。
……上面有大头照或是画像之类的,应该是魔法师的长相吧。还有……以恶魔文字或是陌生的魔术文字写成的各项资料。
……这是自我介绍!此外也写了经历和家世之类的相关事项。还真的是履历!附加资料也很多!
木场对看著资料的我开口:
「以前的做法我不知道,不过对于现在的恶魔来说,魔法师的契约都是先从书面审查开始喔。之后如何审查、决定人选,就是交由我们自行处理。」
书面审查!唔喔!真的假的……简直就像是人类社会的求职活动嘛。
「不是求职活动,可以称为契约活动吧。现在的主流已经是这样。听说以前曾经有过为了抢先对手大打出手、血流成河的时代。」
罗丝薇瑟抱著成堆的文件开口。为了和恶魔缔结契约,以前的魔法师甚至会开战吗……!可见和强大的恶魔缔结契约是多么有价值的殊荣……对他们而言,这在毕生的经历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吧。
我一边想著这些事,一边将传送过来的成堆文件依照对方指定的对象分门别类。
文件最多的──是莉雅丝!到处都是文件堆成的小山!
对于这样的结果,老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也是很正常的。莉雅丝是吉蒙里眷属的『国王』那些魔法师大概是觉得只要和莉雅丝缔结契约,或许也能够间接使唤你们吧。包括能够和吉蒙里家深交的可能性,在『吉蒙里眷属』当中,莉雅丝会最有人气实属当然。」
老师说得很对。和莉雅丝缔结契约有很多好处。
老师接著补充:
「因此莉雅丝挑选的对象必须谨慎,一定要是个强大的魔法师。」
「我知道。我会精挑细选的。」
被莉雅丝选上的对象,一定会变成知名魔法师吧。
──然后第二多的是罗丝薇瑟!喔喔!大概是因为她很擅长魔法吧?
「原来如此,他们在魔法研究方面想要我在北欧得到的知识──也就是和世界树有关的知识吧。」
罗丝薇瑟冷静地分析自己得到的评价。
所以有很多魔法师想得到北欧神话的真相与知识啰。听说北欧是魔法圣地之一,身为半神的罗丝薇瑟在这方面或许是很重要的存在。
「而且恶魔兼女武神,可不是罕见两个字可以形容。」
老师如此补充。的确,或许是这样没错。
接下来,第三多的──竟然是爱西亚!应该说有点意外吗……不,仔细想想,她拥有能够治疗任何人的神器(sacred gear),会得到大量邀约也很正常。
「……我、我真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多文件……我真的有资格吗?」
爱西亚相当惶恐。她大概完全没想过有这么多人想要她吧。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说道:
『恢复能力是一大利多。在任何时代、对任何人而言,治愈之力都是终极主题之一。和你缔结契约,可以得到恢复的恩惠。利用这一点致富,想必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吧。』
说得也是。世界各地应该都需要有治愈之力的人吧。考虑到这一点,和爱西亚缔结契约的好处很大。既可以用来赚钱,也可以应用在许多交易。
「爱西亚!你要慎选契约对象喔!小心别被那些恶质的家伙骗了!不对,我也陪你一起挑吧!」
保护欲强烈的我非常担心爱西亚。因为我真的很害怕!要是爱西亚上了坏魔法师的当,被用在邪恶的交易怎么办!
『别担心,那些都是我们协会精挑细选出来的人选,没有那种恶劣的家伙。』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倒是不担心……我可不想看见爱西亚碰上什么麻烦……
「放心吧,我和朱乃也会当爱西亚的顾问,不会让她进行不利的交涉。」
莉雅丝苦笑开口。既然我们的「国王」和「皇后」也会跟著她,那么我也不需要担心了。希望爱西亚能够缔结好契约……可以的话,对象是个女性魔法师就更好了。如果是男的我也会担心!
紧接在爱西亚之后,是我→木场→朱乃学姊→洁诺薇亚→小猫→加斯帕。结果是加斯帕最少啊。
看著我们接到的邀约数量,老师开口:
「身为『国王』的莉雅丝拿到最多邀约还在预料之内。许多魔法师都认为和莉雅丝缔结契约就能连带使唤你们所有人。擅使魔法的罗丝薇瑟、拥有圣母的微笑(twilight healing)的爱西亚、赤龙帝一诚、圣魔剑木场、巴拉基勒的女儿朱乃、圣剑士洁诺薇亚,这几个人的指名率也应该都很高。至今仍无法完全发挥力量的小猫和加斯帕虽然邀约较少,不过质比量更重要。再说指名莉雅丝等人的家伙,应该有一大半都是无名小辈吧。在这堆文件当中,真正能够发光发热的魔法师想必屈指可数。」
老师真是敢说。说得也是,我也不认为这些文件当中都是很厉害的魔法师。指名加斯帕的人不多,大概也是因为还没见识这个家伙真正的力量吧?不过我自己也没见识过就是了。
身为协会理事的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听到老师的说法──
『哈哈哈哈,的确多半都是无名小辈。』
居然这样回应!理事说这种话可以吗!
『反倒是在冥界人人爱戴、屡建奇功的赤龙帝小弟的指名率没有想像中的高。不过依然很多就是了。看来我们这边的年轻人没有那么爱赶流行。』
「魔法师们重视身分地位,但是更在乎业界的面子问题。尤其是对于不怎么优雅的事物相当严苛。他们大概是认为一诚的人气太过庸俗吧。当事人也净是创造情色招式。这大概就是文化和价值观的差异吧。」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和老师先后发言……但是我也有话要说。「胸部龙」会流行肯定是冥界比较奇怪吧!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清清喉咙之后说道:
『总之就是这样,这次的文件已经全部传送过去。如果看中哪个人选,再麻烦你们联络我啰。』
……这次?听到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的发言,我不禁感到讶异。
「这次的意思是以后还有吗?」
听到我的问题,莉雅丝为我解答:
「是啊,那当然。这次拿到的文件不见得能决定人选,即使缔结契约,魔法师又不像恶魔一样长命──无法活过近乎永恒的时间。如果这次挑不到好对象,只要再拿新的文件就可以了。缔结契约之后,如果对象寿终正寝或意外身亡,我们又会恢复自由之身,可以再次缔结新的契约。」
喔喔,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所以这次不必勉强挑出对象就对了。而且即使决定人选,对象过世之后也可以再找新的对象吧。
木场也加以补充:
「而且即使缔结契约,有时候也会限定期间。例如因为对方的状况只能订一年的契约,也有可能因为付不出契约的代价而解约。」
定好期间的契约、因为没有好处而解约……真的很商务。这果然也是恶魔的工作。
……在我的心中,对于恶魔和魔法师的契约有种相当奇幻而黑暗的印象。就像是在阴暗的研究室里进行诡异的仪式,从魔法阵当中召唤恶魔,缔结邪恶的契约──的感觉。实际上却是非常商业化。
这么一大堆文件我们也不可能自己搬回家,所以决定利用转移魔法阵送回家里。
在传送的过程中,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对蕾维儿说道:
『那边的女生,你是菲尼克斯家的人吗?』
「是、是的。我的名字是蕾维儿•菲尼克斯。」
蕾维儿很有礼貌地打招呼。嗯,她的言行举止果然很有良家小姐的感觉。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摸摸下巴开口:
『嗯……其实这是只有我们协会得到的机密情报。听说有一群「离群魔术师」和「祸之团(Khaos Brigade)」残存分子里的魔法师合作,到处在找菲尼克斯家的相关人士。最近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件。』
──!真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报……莉雅丝于是反问:
「……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死鸟的眼泪暗中流入恐怖分子手中,这个你们知道吧?』
蕾维儿点头表示:
「是的。我听说是部分批发业者偷偷进行交易。不过我也听说那些业者已经遭到肃清,通路也恢复原状──」
『不,黑市当中好像有人重新开始买卖,而且不是「菲尼克斯家」产的眼泪。』
『──!』
这个情报让大家都很惊讶!真的假的!有并非来自菲尼克斯家的眼泪在市面流通吗?
莉雅丝皱起眉头:
「既然不是正牌货,应该是假货──没有效果才对……──!难道──」
莉雅丝似乎想到什么,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也点头同意:
『你猜得没错,莉雅丝小妹。暗中流通的那些眼泪具有等同正牌货的效用。你们看,就是这个。』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手上冒出一个小瓶子……这就是眼泪的假货?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制造的,不过有不是菲尼克斯家产的不死鸟的眼泪在流通,同时也像是在呼应这件事,离群术士开始接触菲尼克斯家的相关人士。我想其中一定有什么关联。所以我认为那位小姐有可能碰上麻烦,希望你当心一点。』
「…………」
听到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的话,蕾维儿的表情也蒙上些许阴霾。
「我也会派神子监视者调查这件事。哎呀,没什么好担心的。蕾维儿身边有很厉害的王子,没问题的。而且这一带是三大势力同盟关系的重地,周边设有强力结界,想要进来可没那么容易。只要蕾维儿待在这里,她的王子也在身边就可以放心了。」
老师拍拍我的头。很厉害的王子是指我吗?好、好吧,要是有什么万一,我一定会保护蕾维儿到底。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接著老师突然说出令人不安的情报:
「还有更重要的事。听说有人试图统整『祸之团』的旧魔王派、英雄派的残存分子,还有暗中行动的魔法师。那个家伙就是实际上的现任首领。详细情报还要等待后续调查……但是我有不祥的预感。他们的战力正在溃散是可以肯定的。在无法抑制战力减少的状态下,真不知道那个家伙想干什么。」
拜托别这样……不祥的预感多半都会成真……
话说那个试图统整已经瓦解的组织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被抢走的奥菲斯的力量也很让人在意……啊──我又要被卷进麻烦当中了吗……拜托不要。
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把话题拉回来:
『不好意思,扯远了。总之我们的魔法师就拜托你们多多指教了。希望可以成功缔结契约就好了──』
于是我们和魔法师协会的理事──梅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的谈话就此结束。
菲尼克斯家的事也很让人挂心,但是我得先看过送到我这边的文件。
看来今晚会很漫长……
─○●○─
「呜──头昏眼花……」
过了几日的深夜。这天的恶魔工作结束之后,我在兵藤家楼上的空房间里,看著堆积如山的文件。
「一诚大人,这些魔术文字已经解读完成,请过目。」
陪在我身边的,是干练的经纪人蕾维儿。时值深夜,我和蕾维儿在地板上摊开文件,一份一份进行确认。
大家也都在其他房间,各自以自己的方式看魔法师式的履历。爱西亚、小猫、洁诺薇亚、加斯帕都参考莉雅丝和朱乃学姊的意见在审查文件。
我偶尔也会下楼询问莉雅丝和朱乃学姊的意见,但基本上在审查文件时,都是和蕾维儿讨论。
嗯,与其把所有事都交给身为「国王」的莉雅丝决定,一边听身为经纪人的蕾维儿给我建议一边自己挑选,也是个很好的经验。
当然之后还是会请莉雅丝进行最后确认,但是在那之前的工作我想试著和蕾维儿一起完成。我这么告诉蕾维儿时,她高兴得不得了。
「包在我身上!我会挑选出最适合一诚大人的对象!」
而且干劲十足。她现在也一一看过文件,拿著字典和各种资料核对各项内容。看她那么拚命,连我也有了干劲。
蕾维儿在文件审查设定一定的标准(主要是对吉蒙里眷属,或者对赤龙帝是否有益),将未达标准的人毫不留情舍弃,对留下来的人便进行详细调查。当然了,对于惨遭淘汰的人选也都做过基本调查。你也太勤奋了吧,蕾维儿!
不、不过即使是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魔女,只要未达蕾维儿的规定也会被删掉,还真是有点可惜……
「这位男性魔法师在炼金术方面学有专精,正在研究如何将稀少的稀土、稀金利用在魔术上。这位女性则是──」
她会像这样将情报先行统整再告诉我,让我也能容易理解。而且告诉我时也会顾虑缔结契约之后能派上什么用场。根据小猫的说法,她还利用下课时间,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调查资料……她为我做到这种地步,真是感激不尽。
还有,之前听说有人针对菲尼克斯家的人下手,相关情报也从菲尼克斯家那边转达给我们。听说莱萨相当担心蕾维儿。
我在无意之间开口:
「蕾维儿懂得远比我还要多呢。」
蕾维儿挺起胸膛,得意地说道:
「那当然。我身为恶魔的资历好歹比一诚大人更长。」
「关于排名游戏等等,你也在莱萨的身边看了很多吧?」
蕾维儿之前是哥哥的眷属。参加过许多游戏也很正常。游戏经验甚至可以说比我们还要丰富。
「那还用说……兄长没让我直接参加战斗,但是我亲身体验过真正的战场气氛。」
「看在经验丰富的蕾维儿眼里,我们吉蒙里眷属怎么样?」
经我这么一问,蕾维儿放下手上的资料端正坐姿开口:
「如果要简单形容,是支超重视火力的队伍。压倒性的超高火力,简直不需要多余的指示。」
嗯,我也这么觉得。
「可是弱点也很多。要是中了技巧型对手的计,很有可能反遭暗算。」
没错,弱点也很多。要是中了陷阱就会瞬间溃不成军。老师也提过这点,实际上在对抗西迪之战里也一直中招,对付曹操时也吃了苦头。
然而蕾维儿对此表示怀疑:
「话虽如此,但是在我看来,这一点不管哪支队伍都应该要害怕。只要敌方有个卓越的技巧派,任何人都会感到害怕。反过来说,面对超高火力的吉蒙里队也是相当恐怖的事。」
──
……这倒是相当新鲜的意见。蕾维儿继续说下去:
「而且吉蒙里眷属,包括一诚大人在内,各位都为了弥补自己的弱点不断切磋琢磨。老实说,现在的职业选手们对于自己的实力、战术都过于自负,根本不会锻炼自己。上级恶魔原本就不喜欢什么努力、修炼之类的事,而是重视自家的特色以及血脉相传的才能,行动也是以此为主。如果觉得眷属的力量不足,多半都会靠著交换来解决。当然了,也有很多上级恶魔选手对自己挑选的眷属感到自豪。不过选手之间还是经常交换眷属。」
原来如此,职业选手在觉得自己的队伍不够强时就会交换眷属啊。所以针对排名游戏进行修炼的概念才会无法扎根。觉得哪个眷属派不上用场就靠交换释出。这样也太过无情了。应该说是对眷属没有爱吧。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身在特别深情的吉蒙里家,才会这么想吧。恶魔基本上只论效率。这么说来,迪奥多拉在提出交换时也很随便。
见到我兴致勃勃听她说,蕾维儿更是畅所欲言:
「在这种状况下,莉雅丝大人的眷属却以主人为首,各个自主进行修炼。有关这一点西迪眷属和巴力眷属也都一样,但是这样的行为在恶魔的历史当中也算是前所未见。而且也带来实际成果。」
对啊。我们和西迪、巴力眷属在对抗恐怖分子方面都有拿出成果。虽然这和瑟杰克斯陛下不希望让新生代去战斗的想法事与愿违,但是我们的力量对冥界的确有所贡献。
蕾维儿的眼睛一亮,坚定地说道:
「吉蒙里眷属在我心目中的定位,比起遵照不成熟的战术行动,不如各自锻炼,提升队伍的整体均衡就够了。如果因为战术方面有弱点就重视那个方面,反而会妨碍各位发挥原本的能力,不如依照原本的路线加以整合。重视威力不是什么坏事。只要锻炼到足以突破弱点,优点就可以弥补缺点。」
──
这样的想法和老师还有莉雅丝都不一样。嗯,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方法。应该说有些成员照这样发展,反而比较容易成长吧。
……个子这么娇小,想的却比我还要多。哎呀──真是个了不起的学妹。
「…………」
听到蕾维儿的说法,我不知该如何反应。这时蕾维儿突然冷静下来,显得不知所措:
「不……不好意思,我真是太失礼了,说了这么多逾越的话……」
「不、不是,我只是很佩服你。蕾维儿真的很厉害,想的比我和洁诺薇亚还要多。你应该很适合当军师吧。」
她肯定是很会动脑的恶魔。和脑袋也已经练成肌肉的我还有洁诺薇亚正好相反!
听到我这么称赞她,蕾维儿满脸通红:
「说、说是军师太夸张了,不过我好歹也是每天都在用功!一直都在思考很多事!」
说得也是。确实如此。反而是我太不用功了……
「我也得再加把劲。不过该怎么说,蕾维儿这么努力,我却没办法做什么事答谢你,真不好意思。」
这是我最真心的感受。这个女孩身为我的经纪人那么拚命工作,我却没有办法为她做些什么。
这时蕾维儿的脸变得更红,简单说声:
「……那、那么,请、请你摸摸我的头……」
…………我、我没想到会听见这种要求。
「摸头这种小事……这、这样就够了吗?你没有什么其他想要的东西吗?我是真的很感激你喔?」
但是蕾维儿摇摇头,直截了当地对我说:
「能够担任一诚大人的经纪人,我已经感到很荣幸了。所以只要你愿意摸摸我的头,无论任何事我都可以努力去做。」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瑟杰克斯陛下────!
这个女孩也太乖了!陛下派她过来我的身边,我真是感激不尽───!
我忍住想要一把抱住蕾维儿的冲动,摸摸她的头。
「……嘻嘻嘻。」
蕾维儿对我回以最灿烂的笑容。
嗯。从今以后,我也要和这个经纪人一起努力。
蕾维儿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行事历。
「啊,对了。这边的确认结束之后,还要配合『胸部龙』的工作调整行程。冥界各地为了安慰在魔兽骚动中受到惊吓的小朋友准备举办慈善活动,大家都希望一诚大人可以露脸。我看看,目前接到的询问就有十来件──」
……只是她实在太能干了,都不肯让我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