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六卷 百合美九
  5. 第三章 Edit Time
  6. 繁体版

第三章 Edit Time
2017-06-23 09:44:00

		

「……所以?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士道?」
晚上,从美九家里走出来的瞬间,士道就被〈佛拉克西纳斯〉的传送装置传回舰上,接着立刻被带到会议室。而在会议室里等待自己的,是比平常更加专横跋扈、面露不悦神情的妹妹大人。
「……我感到非常抱歉。」
维持士织装扮直接跪坐在地面,脸上布满汗水的士道低声说道。
顺带一提,士道现在被迫跪坐在设置于会议室里圆桌的正中央,同时被坐在四周的船员们注视着……该怎么说呢?简直就像是以被告身分出席法庭似的。
「我说过了吧?叫你要沉住气。在需要提高精灵好感度的关键时刻,居然还告诉对方『我讨厌你』?『我要否定你』?你还真是爱讲什么就讲什么呀!」
「但……但是……那样很奇怪呀!那个家伙根本不把人命放在眼里!不……应该说,只要利用那个『声音』,大家就会喜欢上美九,所以美九的周围一定没有人告诉她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既然如此,我——」
「但是你也没有必要说出口吧。至少不应该在那个时间点说出来。」
「呜呜……」
被琴里直接指出错误,士道哑口无言。
「诱宵美九的价值观确实是不正常。等到封印以后,有必要对她进行全面性的教育……但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更要尽快封印她的灵力才行呀!为什么要做出这种掮风点火的行为呢?你这个变态女装癖男子。」
「……不对吧,我会穿成这个样子完全是你的错吧?」
士道即使对于这项过于不合理的责骂提出抗议,但是琴里依旧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虽然有点令人难以接受,不过现在这件事情并不重要,于是士道继续说道:
「话说回来,讲了那么多,美九的好感度与心情数据又是如何呢?至少我没有从耳麦听到警报声喔!」
对于士道的反驳,琴里嗤之以鼻。
「的确,美九的好感度与心情都尚未降低到那个程度。虽然对于自己遭到否定这件事感到惊讶而暂时出现了不安定的状态,但是之后又恢复原状了。」
「你看吧!所以——」
「是的。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士道能在舞台上赢过诱宵美九的话。」
「……呃啊!」
正打算展开反击而抬起头来的士道,再次沮丧地低下头来。
看见士道的模样,琴里吐出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叹息声之后,改变双脚的姿势。
「——总而言之,既然答应要比赛,那也没办法了。执行委员的杂务就交给我们想办法处理。为了能站上舞台表演,士道明天找时间去跟表演者交涉一下吧。」
「你……你们愿意帮我吗?.」
「当然呀。你以为〈拉塔托斯克〉是为了什么目的而存在的?既然情况演变至此,当然要全力以赴,一举获得胜利!你们听懂了吗?」
「遵命!」
琴里抱起双臂同时如此说道。接着,周围的船员们整齐的回答声响遍整个会议室。
「话虽如此,这次的对手可是人气偶像诱宵美九。她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打倒的对象呀。士道的学校在第一天的舞台上,打算表演什么节目?」
「咦?这个嘛……」
被琴里这么一问,士道努力回忆。记得亚衣、麻衣、美衣三人曾说过她们有参加舞台表演。
「我记得是……乐团演奏。」
「乐团……嘛?哦,还不错嘛,是你擅长的领域。」
「咦?」
不明白琴里所说的话,士道歪了歪头。接下来,琴里操作手边的控制台,让设置在房间里的大型荧幕开始播放某段影像。
「噫……!」
看见那段影像,士道的喉咙不禁一阵痉挛。
显示在荧幕上的是士道的房间。还是国中生的士道坐在床上弹着中古吉他。弹奏技巧称不上高明,但是也没弹得多差。应该说以国中生的水准来说,士道算是相当厉害了。
不过,接下来才是问题所在。士道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和着自己创作的拙劣旋律,开始哼唱自创歌词。
没错。国中时期正处于思春期的士道,曾经有过一段时间扮演着「能了解我心情的人只有这把吉他而已……」这种有点忧郁气质的男子。当然,在士道面临入学考试之际,突然觉得这种行为相当可耻,所以就将这段过去封印了起来。
「好不容易磨练出来的技巧……噗……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咕咕……」
琴里的肩膀微微颤抖,在拚命忍笑的同时如此说道。仔细一看,其他船员们也别过脸去不断颤抖着身体。
「等——为……为什么会有这段影像…………」
「哎,我想说总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所以……噗噗!」
此时,影像里的士道唱到副歌部分。突然从原地站起身来,开始大动作地拨弄吉他。「噗哈!」琴里终于忍不住地放声大笑。
「住……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士道抱着头大叫出声的时候,这段演奏突然停了下来。
原本以为终于从地狱解脱了,但是在看向荧幕之后,发现再次坐回床上的士道面向空无一人的空间,仿佛在接受访问一般自言自语地说起话来。
「是的,因为我不擅长说话……所以只能藉由吉他来传达意思。我不是在『弹奏』。对我而言,那比较像是在跟这个家伙『交谈』……」
「等等,快点关掉影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全身起鸡皮疙瘩的士道泪眼汪汪地如此哭诉之后,影像才终于被中断。
经过几秒之后,「啪叽!」调整好呼吸的琴里弹了一个响指。
「哎,总比完全没经验的菜鸟还要好——当然,我会帮你安排一位技术高超的指导老师哟。从今天开始到天央祭当天,你要有所觉悟!我会好好磨练你直到即使闭上眼睛睡觉也能演奏歌曲的程度!还有——干本。」
紧接着,坐在左方位<社长>干本开始操作手边的控制台……
「是!现在立即准备最好的器材!」
琴里轻轻点头,接着再次将视线移回士道身上。
「那么,曲目是什么呢?」
琴里以沉稳的语气如此问道。士道在脑海中不断复诵激励自己的话语,努力站直身体之后开口说道:
「……不,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翻唱吧9.」
「不够吸引人——箕轮!」
这一次换成坐在右方的〈保护观察处分〉箕轮开始操作控制台。
「现在立刻委托专家进行创作,并且举办甄选会来挑选演奏曲。」
琴里听完箕轮的发言之后点了点头,再次向士道提出疑问。
「那么,你对敌军的情况了解多少呢?」
「这个……我不太清楚。」
「是吗……椎崎!」
与干本、箕轮一样,〈诅咒娃娃〉椎崎也开始行动了。
「将会派遣间谍潜入龙胆寺女子学院,收集当天表演内容的情报。要对她们进行妨碍吗?」
听见椎崎的危险发言,琴里低声嘟囔了几声。不过,随即摇了摇头。
「这么做或许能提高获胜机率,但是在那之前会先惹怒美九哟。最理想的获胜方式是让美九使出全部实力,不过还是略逊我们一筹这样的发展。虽然要以让我们获胜为首要条件,但是也得让对方输得心甘情愿才行呀。」
琴里就这样接二连三地下达指令。士道有点错愕地看着〈拉塔托斯克〉成员们之间的交谈。
「总觉得……好厉害呀。」
「我说过了吧。我们会尽全力获得胜利。对手可是现役偶像喔,这种程度的事前准备根本不算什么。谁教某人轻率地跟对方订下约定,所以也只能这么做了。」
「呜……我……我知道我做错了。」
「哼,算了。那个时候确实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而且——」
「啵!」琴里把加倍佳从嘴里拿出来,接着将视线移到一旁。
「当士道痛骂美九的时候……让人觉得……有点爽快呢。」
「咦……?」
琴里挥了手,再次把加倍佳放进嘴里。
◇
「……你们是认真的吗?」
以低沉声音说话,燎子瞪着并列坐在眼前的一群人。
陆上自卫队天宫驻屯基地的会议室里,现在大约有二十几个人聚集在此。
坐在燎子身边的是原本的AST队员们。而并列坐在对面的,是在前几天以AST递补人员的身分调派过来,隶属于DEM公司的派遣职员们。
坐在派遣职员一行人正中央的洁西卡扬起嘴角。
「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出示附有高层签名的文件喔。」
「那么我换个问题——你们疯了吗?」
面对燎子的无礼质问,洁西卡似乎打从心底感到愉悦似地,脸上笑意变得更深了。
燎子的脸扭曲成不悦神情,将视线落在放置手边的命令书。
上头写着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作战内容。
——捕捉精灵〈公主〉的作战计划。
由于现在确认了就读于都立来禅高中的少女——夜刀神十香的真实身分是一名精灵,因此要将她捉起来。
不过,这些都还在燎子的理解范围之内。以前就听说过这位名叫夜刀神十香的少女与精灵〈公主〉长得非常相像,所以如果侦测到灵波反应的话,确实不能放任不管。
「我可以退让一百步,对这几点表示同意。即使是我们,也不会对『精灵到学校上课』这种危险情况坐视不管。」
说完以后,燎子用手敲了敲文件。
「不过,这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
「不要再装傻了——为什么捕捉对象的名单里,会出现普通人类的名字呢?」
没错,除了身分可能是〈公主〉的那名少女之外,文件里还记载着另一名捕捉对象。
五河士道。详细内容——机密。
「意思是这名少年也是精灵吗……?」
「有关他的详细内容是秘密哟。不过,我只能告诉你,他是非常重要的目标。」
「我说你们呀……」
「换过说法好了,你没有了解这件事情的权力。」
「唔……」
燎子瞪视着以斩钉截铁语气说出这句话的洁西卡,故意用洁西卡也听得到的音量咂舌一声,然后看了下一条重要事项一眼。
「那这又是什么?执行作战执行作战日,九月二十三日礼拜六。地点是天宫广场天央会场……!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显现装置是未公开的秘密技术吧!怎么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更重要的是,
你们居然打算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与精灵大干一架?你们真的明白自己在胡说此什么吗!」
燎子发出接近于惨叫的怒吼声。问题不仅仅只有捕捉对象而已。
那一天,天央祭会场恐怕会成为天宫市中聚集最多人潮的地方。但是AST却要闯进那种地方,在众人面前捕捉夜刀神十香与五河士道。
而且执行部队皆是由DEM派遣职员组成,像燎子这些原本就隶属于AST的队员们则是被安排负责周围的警戒、情报管理等后勤工作,根本无法接近现场。如此一来,燎子根本无法阻止她们在现场的失控举动。
「我完全不明白!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态度与激动的燎子完全相反,洁西卡冷静地叹了一口气。
「这可是一场庆典喔。其目的是向我们亲爱的敌人打招呼——所以即使有点冒险,我们也必须办得热热闹闹的才行啊。」
「啊……?敌人?打招呼?你在说什么……」
没有听完燎子的话,洁西卡露出一抹冷笑并且站起身来。
「就算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如果对于作战计划有意见的话,就向上级申诉吧。要是这项计划真的被撤回,我们也会乖乖听从命令。」
「等……等一下!」
就在燎子出声制止的同时,洁西卡突然停下脚步——不过,很快就能发现洁西卡并不是因为听从燎子的话所以才做出这个举动。因为洁西卡像是想起某件事情一般转过头来。
「——对了对了,我忘了说一件事。不能让鸢一折纸上士知道这次的作战哟。」
「折纸?为什么?她可是AST的重要战力,为什么要特地将她排除在外——」
「听说在这次的作战中,她很有可能会妨碍我们的任务。而且,反正你们这些元老队员也不用参加实战呀。所以应该不会有影响吧?」
「我不记得你有插手我们编制的权利!」
「你不要误会了。这并不是我的个人意见,而是来自上级的命令——那么,再见了。」
说完后,洁西卡走出房间。其他DEM职员也跟着走出去。
「咕……!到底是怎么回事……!」
燎子将不甘心与无力感握进拳头,接着一口气捶在桌子上。
此时,原本放置在桌面上的文件当场飘了起来,其中几张纸飘落到地面上。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
视线落在写有「五河士道」这个名字的文件上,「……嗯?」燎子皱起眉头。
「……这么说来,我好像作那里听过『士道』这个名字……」
说完这句话,燎子想起刚刚洁西卡所说的话。
「禁止……折纸参加作战——意思是……啊!」
燎子瞪大眼睛。
五河士道。那是,折纸曾经提过的「恋人」的名字。
◇
「呐,五河。恋爱……真的是种很美好的东西吧?」
与美九订下约定之后,经过了一个晚上。现在是九月十三日的放学时间。
与十香命名的昵称一样,殿町的脸上浮现犹如吃下某种糟糕毒品的恍惚表情,突然说出这句话。士道则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同时回答道:
「……你突然在说什么呀?」
不过,殿町对士道不耐烦的表情视若无睹,兴奋地继续说道:
「我……好像遇见命运中的另一半了。」
「啥,你又在哪里遇见可爱女孩子了吗?」
「没错,在前天放学后,我遇见一位完全符合我喜好的女孩。」
「哦?」
「在男生厕所里。」
「噗……!」
听见殿町的话,士道不禁咳了起来。不过殿町却将这个反应误会成另一种意思,抱起双臂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点了点头。
「我能够理解你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不过我说的是真的,她真的躲在男生厕所里等我。」
「才不是在等你!」
「嗯啊,一定是这样没错。因为那个女生知道我的名字喔。」
「不,这样也不代表……」
士道搔了搔头。殿町则是表现出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继续激动地说道:
「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因为她想与我单独相处,所以才会做出埋伏在位于校舍深处、几乎没有人会出现的厕所里等我这种事。那个时候应该问一下她的名字才对……」
「……啊……是喔,这样啊……」
「啊~什么嘛!你那是什么反应。你还是认为我在说谎吗?我说的是真的。身高跟你差不多高、体格也跟你差不多……虽然是初次见面,感觉却像相处了很久一段时间似的,让人感到相当安心——没错没错,就跟五河你给我的感觉一样。」
这家伙其实已经发现了吧?这个念头在士道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看见殿町如此高兴的反应,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话说回来,自己也没空再跟殿町继续瞎扯下去。士道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啊?你要去哪里?」
「要去做你推荐由我担任的执行委员工作啦!你这混帐东西!」
听见士道的话,殿町发出「啊哈哈哈」的尴尬笑声。
「对不起啦。不过,你就期待吧。今年大家可是认真的,一定会让你站上领奖台的!」
「好的好的,我会满怀期待的。」
士道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教室,从置物柜取出装有替换衣服的包包。接下来又要变身为士织模式,去跟预定要登台表演的演出者们进行交涉。
不过,士道却在走廊停下了脚步。因为士道遇到了一个大问题。
「……我该去哪里换上这套衣服呢?」
「去昨天的厕所换衣服不就行了?」
听见士道的低声呢喃,琴里如此回答。
「不行,结果昨天还不是被人看见了……」
「那么,你干脆直接进去女生厕所里面换衣服吧?」
「……那样不是更糟糕吗?」
「你在说什么呀。现在的问题是从洗手间的隔间走出来时,无法得知外面有没有人在吧?如果是女生厕所的话,只要在进去时提高警觉就行了呀。」
「不,重点不是那个……」
「好了,动作加快。不然我就不准你在裙子里穿短裤喔。」
「……知道了。」
那是士道拚命哀求后所得到的最后防线,怎么能在现在又被剥夺。士道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女生厕所。
「应该……没有人吧?」
士道窥探位于校舍最里面的女生厕所的情形,在确认没有任何声音之后,走进厕所里。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砰!砰!砰!」三间隔间厕所的门依序被打开来。
「哎呀~得救了。」
「原本还认为干么在这种地方设置厕所,原来是有其用处的呀!」
「差一点就要成为狂热分子爱好的女高中生了呀。」
就这样,一脸舒畅的亚衣、麻衣、美衣三维女生从里面走出来。接下来,再次依照顺序发出「嗯?」「嗯?」「嗯?」三声,然后将视线投在已经严重侵犯我方领土的男学生身上。
士道慌慌张张地逃离现场。此时,从背后传来骇人的怒骂声。
「呜呀啊啊啊啊!」
「有……有变态啊啊啊!」
「狂热分子啊啊啊!」
「啊啊,为什么偏偏选在我要进厕所时……!」
士道露出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在走廊上奔跑着。
……结果,最后还是回到〈佛拉克西纳斯〉换衣服。
因为没有早点发现这个最单纯的解决方法而感到哀伤,但是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士道拍了拍脸颊,重新振作起精神。
已经变身为士织模式的士道,为了让自己在第一天可以登台表演,现在来到位于四楼的音乐教室前方。据说亚衣、麻衣、美衣她们都在这里进行乐团练习。
话说回来,包含亚衣、麻衣、美衣在内的成员们,在这之前应该已经练习过无数次了吧。现在才要拜托她们让士道也加入乐团,应该不会轻易答应。
就在士道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用力抓住了自己的双肩。
「我终于找到你了,士道。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十香……还有折纸?为……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士道惊讶地瞪大眼睛同时如此说道。没错,将手搭在士道肩膀上的,就是应该待在教室里的十香与折纸。
「嗯。因为士道突然不见了,所以我出来找你。我很担心你会不会是被鸢一折纸绑架了。」
「我还以为夜刀十香对你做了什么事,还好你平安无事。」
说完后,两人互看了一眼,「哼!」又把头转向一旁。
看见两人的模样,士道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就在此时,「嗯?」士道歪了歪头。
位于眼前的音乐教室,门的另一侧在响起一阵犹如胡乱弹奏乐器的声音之后,又传来像是在争吵般的声音。
「怎么了……?」
士道轻轻地把十香与折纸的手从肩膀上放下来,接着靠近门边窥探里面的情况。
就在这一瞬间,门突然被人用力打开,重重撞上了士道的鼻梁。
「好痛……!」
「什么嘛!那就随你们高兴吧!」
「没错,都跟我们没关系了!」
不过,粗鲁开门的凶手似乎完全没发现士道的存在。两名陌生的女学生怒气冲冲地大吼大叫,踏着重重步伐走下楼。
「士……士道,你没事吧!」
愣了一会儿之后,十香一脸担心地靠到士道身边。即使眼角有点泛泪,士道还是说了一句:「我没事……」并且挥了挥手。
就在此时,从音乐教室的方向再次传来对话声。
「哼,混帐!我们不需要没有干劲的家伙!」
「亚衣真是的……接下来该怎么办呀?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人而已耶!」
「先不管乐器方面的问题,缺少主唱可是个严重的问题响——呃,嗯?」
站在音乐教室前的士道、十香、折纸的身影映入眼帘,美衣挑起眉毛。
下一瞬间,这个情报也传递到亚衣、麻衣眼里——
「抓住她们!」
大叫一声之后,三人就朝着士道他们扑过来。
「原~来如此……在我们不知情的时候,情况居然发展成这个样子呀……」
像是落枕一样地歪着头,亚衣低声嘟囔。
顺带一提,亚衣现在虽然歪着头,但是绝对没有瞧不起士道他们的意思。纯粹只是因为刚才亚衣飞扑过来的时候,挨了折纸一记招式华丽的关节技之故。
现在待在音乐教室里的,只有亚衣、麻衣、美衣,还有士道、十香、折纸六个人而已。
士道先告知自己的来意——希望参加乐团登台表演,接着一边巧妙地隐瞒重要事宜,一边说明诱宵美九向自己下战帖的经过。
「好,我们也不是没人性的魔鬼。为了保护士织的页操,我们必定会倾力相助!」
「砰!」亚衣拍了拍胸脯。或许是这波振动传到了脖子,「呜呀啊啊!」亚衣突然泪眼汪汪地发出犹如珍奇异兽般的呻吟声。
「又~再说那种话,因为人手不足而感到困扰的人明明是我们呀。」
「有什么关系嘛。追加三名成员!这样应该能顺利上台表演了。」
「咦?」
听见美衣的话,士道不禁歪了歪头。
「啊,不,十香……同学与折纸同学只是陪我来……」
「是吗?看起来不像呀……」
麻衣指向士道后方。在那里,折纸与十香已经开始挑选乐器了。
「那……那个……你们两个家伙。不对,是你们两位……」
士道一边苦笑一边说道。于是,两人朝士道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一定得赢得这次的胜利。」
「嗯,交给我吧!」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完话之后,互看了对方一眼,又哼的一声把脸别到一旁。
「好了好了,你们两人要好好相处呀!」
「没错没错,一起打倒龙胆寺吧。」
「也为了保护士织!」
听见亚衣、麻衣、美衣的话,两人只好勉为情难地接受这种说法。看见这个情形,士道不禁松了一口气。
虽不清楚折纸与十香的演奏技巧如何,但在练习或正式表演时,两人如果在士道看不见的地方起冲突,也是让人很伤脑筋的一件事。所以她们能够一起参加乐团,士道也感到安心不少。
「不过,现在执行委员全都来参与这项活动,这样真的可以吗?」
麻衣用手指抵住下巴如此说道。士道说了一句「可以的」并且点点头。
「不用担心那个。我已经拜托朋友帮忙了。」
「是吗?嗯……那好吧。」
回答得相当干脆……身为执行委员,理论上应该稍微对这件事情表示担忧才对。但是万一对方继续追究,自己也不能说出〈拉塔托斯克〉的事情,所以士道最后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那么……我们快点来练习吧。士织你们会演奏什么乐器?」
然后,亚衣突然看向士道。
「我是贝斯手、麻衣是键盘手,然后美衣是鼓手。」
「是的……那个,我稍微会一点……吉……吉他。」
当然不能在这里将吉他称为「那个家伙」。不过光是要说出这句话,士道就觉得自己消耗了许多卡路里。如果把这个方法当成最新减肥法并且写成书的话,说不定会畅销。
听见士道的话之后,「哦哦!」三位女生的眼神立刻闪闪发光。
「很好、很好,吉他少女。」
「好帅呀!你就当吉他手吧!」
「那么,剩下两人呢?」
美衣询问十香与折纸。于是,折纸毫不犹豫地回开口说道:
「吉他,和士织一样。」
「哦~鸢一同学也有学过吗?」
折纸摇了摇头。
「只要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就能学会。」
「是……是吗……」
听似荒唐的宣言,但是由折纸口中说出来却相当具有说服力。亚衣搔了搔脸颊。接下来,十香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向亚衣、麻衣、美衣并且提出问题。
「那么我要弹什么乐器!」
「这个嘛,你有学过什么乐器吗?」
「没有!」
「呃……那你有喜欢的歌手吗?」
「没有!」
「嗯……那么……」
「没有!」
十香以活泼开朗的语气如此回答。最后甚至在别人问完问题之前就抢先回答了。三人聚在一起稍微讨论一下之后,从音乐教室的最里面拉出一个小箱子。
接下来,以沉痛的语气开口说道:
「十香……我们决定将这个托付给你。」
「这是常人无法操控、传说中的乐器喔。」
「不过,我相信十香应该办得到。你愿意收下吗……?」
看见三人神秘兮兮的模样,十香不禁咽下一口口水。
「嗯……好。」
十香点点头。于是,三人打开纸箱。仿佛看见从里面射出剌眼光芒似的……
「就是这个……」
说完后,亚衣从箱子里取出乐器交给十香。圆形骨架周围连接着好几个小小的圆形金属片,那个形状——不管怎么看都只是个铃鼓而已。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乐器……」
不过十香却一脸惊恐地颤抖着双手,小心翼翼地挥动拿在手里的铃鼓。「铃!」响起一阵悦耳声音。
「哦……哦哦……!」
就在十香的眼睛变得闪闪发光的同时,亚衣、麻衣、美衣故做惊讶。
「没……没想到你才刚拿到而已,就能让它发出声音……!」
「不愧是十香呀!你一定可以熟练操控这项乐器!」
「天堂之门已经开启!乐圣就此诞生!」
三人说着相当敷衍的话语。但是,十香似乎感到相当满足。接着「铃铃!」开始高兴地摇动铃鼓。
然后亚衣、麻衣、美衣回过头来,将视线从十香转移到士道身上。
「——那么,每个人负责的乐器就这样决定了。」
「你们应该没有带吉他过来吧?所以明天才能正式开始练习。不过……」
「在那之前,必须先决定一件事情。」
「意思是……?」
听见士道的疑问,三人尴尬地搔了搔脸颊。
「嗯……简单来说就是要决定由谁来担任主唱啦。」
「事实上,我们三人都不擅长唱歌……」
「再加上对手是诱宵美九,情况对我们更加不利了。」
「唉!」叹了一口气。紧接着,美衣开口说道:
「大致上来说,一般乐团的主唱都是由吉他手或贝斯手兼任吧?亚衣你来唱啦!你可以在演唱现场故意跌一大跤,露出横条纹小裤裤呀!」
「什么!你不要擅自决定啦!就算是键盘手也可以唱歌呀!麻衣你来当主唱啦!一切都结束了!你的背影离我越来越遥远!(注:日本歌手小田和正所创作的歌曲——《再见》的歌词。)」
「啧!照你的说法,鼓手也可以担任主唱呀。都能戴着眼镜打鼓了,为什么美衣不能唱歌嘛!Romantic都停歇了嘛!(注:用日本乐团C-C-B的歌曲《无法停歇的Romantic》来吐槽。)」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争吵起来。
「好……好了好了,冷静下来……」
就在此时,士道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说到主唱……」
他将手探进制服口袋,取出今天早上琴里交给自己的CD。
接着将CD放进摆放在房间墙边的音乐播放器里,然后直接按下播放按键。
扩音器立即传出热闹乐曲——「嗯?」亚衣、麻衣、美衣停止争吵,同时转头看向这里。「这是……谁的歌?虽然没有歌词,但是听起来很酷嘛!」
「呃……其实我有亲戚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所以,他提供给我这首未发表的歌……」
士道随便编了一个理由,亚衣、麻衣、美衣立刻露出表情开朗了起来。
「真的吗!这么好!」
「咦?意思是我们可以演奏这首歌?」
「那么就由士织你来唱这首歌吧!」
「咦?这个嘛……」
就在士道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头脑一片茫然之际,舞台就已经被整理好了。十香与折纸也趁机动作迅速地坐在士道面前,并且进入了观众模式。
「好,开始播放音乐!」
「咦,啊,等一下!」
不理会士道的制止声,麻衣按下播放键。士道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拿出歌词卡,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唱歌。
——接下来,大约经过五分钟之后……
「哦哦!」
「……」
十香不断拍着手.,折纸则是不发一语地点点头。顺带一提,不知何时开始,折纸的手上突然多了一个录音器。
但是相对于两个人的反应,亚衣、麻衣、美衣露出困扰表情低声呢喃道:
「嗯……」
「不算……难听。」
「但是也称不上……好听。」
听见这种十分中肯的评价,士道不自觉地露出苦笑。
事实上,自己在琴里面前唱歌的时候,也获得了相同的评语。
不过正因为如此,琴里还传授了一项「计谋」给士道。
「那个……我这里还有另外一个请专业歌手演唱的版本。所以我们当天也可以选择播放那个版本……」
「那不就是……对嘴演唱吗?」
「果然行不通呐……」
士道一边用手搔搔脸颊一边皱起眉头。只有这样做,才有可能打败美九吧?这就是琴里托付给自己的计谋。不过,这确实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手段。为了登台表演而不断练习的三人,或许会对这个方法感到不满吧?
「不过,为了获胜而不择手段,你的这份求胜心满值得夸奖的。」
「嗯嗯。不过,当天要怎么播放那卷CD也是个问题呀。」
「而且,要是被发现的话,应该就会立即丧失资格吧。」
亚衣、麻衣、美衣一起发出「唔~」的呻吟声。看来似乎是在烦恼其他方面的问题。
话虽如此,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案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拉塔托斯克〉能够暗中提供某种程度的支援,但是如果不能让美九输得心服口服,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出色的主唱将会使整个表演缺乏一份说服力。
就在大家苦恼地低声嘟囔之际,原本坐着的折纸突然从原地站起身来。
「——士织,把音乐重新播放一次。」
「咦?」
「我不会让你输给她的。」
士道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至于折纸则是迅速地走到台上,拿起麦克风。看来,她似乎打算高歌一曲。
察觉到折纸想法的士道,按照她的指令正想重新播放音乐之际——「啊!」的一声,突然想起自己应该先将歌词卡递给折纸。
「折纸……同学,这个给你。」
「不需要,我背下来了。」
「是……是吗……」
士道一边苦笑一边搔了搔脸颊,乖乖地播放曲子。
——前奏结束后,折纸开始唱歌。
「咦……?」
就在这一瞬间,从后方传来某人的细微惊呼声。
不过,士道完全理解那个人的心情。因为和平常一样面无表情的折纸所唱出来的歌声——好听到连专业歌手都自叹弗如。
「哇……」
就在折纸完全唱完整首歌的同时,现场响起亚衣、麻衣、美衣的欢呼声与拍手声。
「呜哇!这是怎样,好厉害呀!」
「原来鸢一唱歌这么好听呀?」
「咦?她的实力应该完全可胜任吧!」
这三名女生突然变得很兴奋。不过士道可以理解她们的心情。虽然和折纸平时的表情与举止有很大的落差,但是即使屏除这个因素,她的歌唱实力依然远远优于一般人。完美的音准、充足的音量。简直就像是在播放CD一般,完全正确无误的歌声。
士道吞了一口口水,朝折纸的方向往前迈进一步。
「折纸同学……拜托你。请你代替我接下主唱的位子吧?」
「如果这么做能让士织获胜的话。」
折纸毫不犹豫地立刻答应。亚衣、麻衣、美衣一齐发出欢呼声。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咚咚」地轻轻戳了戳士道的肩膀。定眼一看,表现出跃跃欲试的十香正站在眼前。
「我也想唱。我可以试试看吗!」
「咦?啊啊,当然可以。」
做出回答之后,士道将歌词卡递给十香。十香似乎不像折纸那样只听几次就能一字无误地将歌词全部背下来,所以便乖乖收下歌词卡。
接下来,以一手拿起麦克风,另一手拿着歌词卡与铃鼓的状态站到台上。
话说回来,士道好像从来没看过十香唱歌。只有隐隐约约听过她随意哼唱的歌声……所以这是士道初次看见十香在有伴奏、有歌词的情况下唱歌。
十香也是精灵。也许比不上美九,不过说不定也拥有魅惑人心的魔性歌声。士道在心中思考着这种可能性。
不过,等到伴奏都结束了,十香还是没有开口唱歌。
「姆……唔?」
十香疑惑地皱起眉头,朝士道招手。
「怎么了?」
「唔……这个汉字该怎么念……?」
十香说完,以困扰的表情将歌词卡拿给士道看。
「啊……」
总之,就先决定由折纸担任主唱吧……大家在心里达成了共识。
「好……好了,时问所剩无几,我们!开始练习吧!」
在亚衣的带领之下,包含十香在内的所有人一起举起拳头,高声大喊:「喔!」
◇
同一时刻,于龙胆寺女子学院——
「呐,大家请听我说。我决定在第一天登台表演~」
美九的话在会议室中引起一阵骚动。
「姊……姊姊大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明明很讨厌在众人面前露脸……」
「不过,如此一来,我们一定能夺下第一天的胜利!因为姊姊大人要上台表演唱歌呀!」
并排坐在一起的女学生们露出雀跃表情,声音而变得高亢。美九一边呵呵微笑,一边愉悦地看着她们的模样。
「所以要拜托大家尽早着手准备~既然要登台,我希望能准备新衣服,器材也要顶级的~啊,还要从学生之中选出伴舞人选。」
听见美九的话,大家开始幻想舞台的情景,纷纷露出陶醉表情将双手交握在胸前。不过……
「等……等一下!」
一名坐在左侧、戴着眼镜的女学生突然把双手撑在桌面上站起身来。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美九看向那个方向。戴眼镜的学生在一瞬间胆怯地晃动了一下肩膀,但是立刻又紧握起拳头继续说道:
「恕我冒昧……但是如此一来,原本报名参加舞台部门的管乐队演奏该怎么办呢?」
「嗯……非常遗憾,这次恐怕要请她们让出表演机会了。哎,不过这样也好呀。由我出场的话,龙胆寺就一定能获胜~」
「怎……怎么可以这样!」
戴眼镜的学生表情扭曲地放声大喊。
「为了天央祭,大家一直拚命练习喔!不管怎样,你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分了!」
女学生的控诉立刻形成动摇的波浪,往四周扩散而去。大家都想看美九登台表演。但是她说得也有道理。
紧接着,坐在她对面的短头发学生畏畏缩缩地举起手。
「请……请问,如果姊姊大人要参加舞台的准备工作,那么其他部门该怎么办……」
「去年不是也获胜了吗?只要按照去年的方式去做就不会有问题了~」
美九这么说,这次连坐在隔壁的学生也开口表示意见:
「非常抱歉……但是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预算可以订制姊姊大人的新衣服,以及舞台专用的器材……」
因为她们的发言,整个会议室变得越来越吵闹。
美九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眯起眼睛开口说道:
【好了,乖乖照我所说的去做。】
——于是,原本一片嘈杂的会议室突然在一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们啰?没问题的,我会想办法解决所有问题~」
美九以缓慢的语气如此说道。接下来,全部的学生一齐回答:「是的,姊姊大人。」
◇
九月二十二日,鸢一折纸来到驻屯基地进行机体维修。
尽管天央祭即将在明天开幕,但是身为AST队员,对于这些例行公事依然不能轻忽懈怠。大致确认完机体能够正常运作之后,折纸脱掉西装外套换上工作服,一边对排列在飞机库里的CR-Unit进行确认,一边核对手中终端机所显示出来的项目。
「……」
在进行这项作业的途中,折纸突然感受到不对劲,微微皱眉。
飞机库里,除了折纸以外还能见到其他AST实战人员与维修人员的身影。但是从她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氛围,感觉与平常不太一样。应该说她们身上似乎多了几分……紧张感?导致于整个飞机库都充斥着异常的压迫感。
「……」
折纸不发一语地陷入沉思……但是依旧没有最近有下达作战行动指令的印象。为了小心起见,折纸试着利用终端机进行确认,结果还是一样。
就在此时,左方传来一阵「啪跶啪跶」的脚步声。
往那个方向看过去,一名戴着眼镜、金发碧眼的少女手里抱着零件,正以小跑步的速度移动着,身上过于宽松的白色长袍随着她的动作不停飘动——她就是AST的维修主任,米尔德蕾德.F.藤村中士,昵称小米。
来得正好。折纸抓准小米经过自己面前的时机,伸手抓住她的脖子。
「呀啊!」
预料之外的冲击,让小米发出犹如小猫似的惨叫声。比折纸更加丰满的胸部,在比折纸更为娇小的身体前方晃动起来。
「你……你在干什么呀!如果小米的颈椎受伤的话,你担当得起这个责任吗!」
「米尔德蕾德,我有事情要问你。」
折纸以平静的语气如此说道。此时,小米才终于察觉到犯人就是折纸,半眯起眼睛,鼓起脸颊表达愤怒。
「折纸对待小米的方式令人感到相当不满!小米要求立即改善!」
「我会妥善处理。」
听见折纸的简短回答之后,小米像是放弃似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有什么事吗?小米现在很忙。」
「最近有什么特殊作战计划吗?」
折纸提出疑问。然后,小米惊讶地瞪大眼睛。
「你在说什么呀,折纸?大家当然是在为明天的作战而做准备呀。」
「明天?」
折纸以疑惑的语气如此说道。小米说了一句「没错」之后,点了点头。
「我完全不知情。明天到底有什么作战计划?」
「咦?真的吗?啊!难道是忘了联络你?燎子也真是的,每次都爱批评别人,自己却在这种关键时刻出错!」
「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好的好的,明天——」
不过,小米却突然停止说话——正确来说,是突然在背后现身的洁西卡轻轻按住她的嘴巴,中断她的发言。
「stop,维修主任大人,接下来内容属于机密情报喔。」
「咦?你说什么?」
小米惊讶地大叫出声,但是当洁西卡在耳边低语几句之后,渐渐露出为难的表情。
「……唔,对不起。折纸似乎没有获知这件事情的权限。」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折纸倏地眯起眼睛.,洁西卡佯装成不知情的样子耸肩。
「呵呵,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不要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嘛!有意见的话,尽管去跟上级抱怨吧。」
说完这些话,洁西卡便转身离开。小米也满脸歉意地抱着零件跑走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折纸环顾还留在飞机库里的AST人员。
不过,所有人在与折纸四目相交的瞬间便立刻挪开视线,不自然地重新进行手边的作业。
「……」
相当令人不解令人不解且厌烦的气氛。折纸不悦地从鼻尖呼出一口气。动作迅速地完成工作之后离开了飞机库。
今天的工作就到此结束。虽然心里还有许多疑惑,但是既然被告知自己没有得知情报的权限,那也没办法了。
与其一直拘泥于那个不明确的担忧,还不如赶快换好衣服回家练歌,为明天做好准备。这个做法反而比较有意义吧。
就在折纸独自一人打开自己的置物柜、脱掉身上的工作服之际,背后突然传来开门声。
往后方瞄了一眼,发现燎子走进更衣室。
「日下部上尉。」
「……」
但是听见折纸声音的燎子完全没有做出回应,直接踏着缓慢步伐走到房间中央,背对折纸坐到长椅上,拉开拿在手中的罐装咖啡拉环。然后燎子喝了一口咖啡,「呼啊!」发出疲惫的叹息声。
「……」
队长看起来似乎不想跟折纸对话。
理解到这一点之后,折纸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默默地继续换衣服。
不过,当折纸从衣架上取下衬衣的时候,突然从后方传来说话声。
「啊~啊~今天也一整天都在应付讨厌的老外,真是累人呐!要是再不抱怨几句的话,我可受不了啊~刚好更衣室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就来自言自语抱怨几句了~」
「……?」
折纸皱着眉回过头来。
要说是自言自语,听起来也太像是进行一种说明了。应该说,就算再怎么疲惫,燎子在进入更衣室的时候,应该就会注意到折纸的存在才对。如果燎子的注意力真的如此散漫,根本不可能胜任时常与危险相邻的AST队长一职。
不过燎子似乎完全没察觉折纸的想法,只是面对墙壁继续说道:
「——明天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第三战斗分队将会突袭天宫广场。目的是捕捉其身分被怀疑是精灵〈公主〉的少女夜刀神十香。」
「……什?」
听见燎子将下唇贴在铝罐边缘所说出来的话,折纸不禁轻轻发出声音。
第三战斗分队是只由DEM公司的派遣职员所组织而成的新部队——她们要捕捉夜刀神十香?而且还选在明天,举行天央祭之际?
完全不懂这么做的用意何在。听见燎子突然泄漏给自己的情报,折纸甚至忘了将手穿过衬衣的袖子,便往燎子的方向转过身去。
不过,燎子的「自言自语」尚未结束。
「——以及,捕捉来禅高中二年级学生五河士道。」
「……!」
听见燎子口中说出来的名字,折纸不禁屏住呼吸。
等到回过神来时,折纸已经抓住燎子的肩膀。
「这是怎么回事?夜刀神十香就算了,为什么连士道也——」
「……」
不过,即使被人使劲摇晃肩膀,燎子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简直就像是把折纸当成幽灵似的。燎子就这样轻轻叹了一口气,在原地站起身来,大口喝完罐子里剩下的咖啡,然后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
「啊啊,明天的作战真是麻烦呀。因为太倦怠了,『好像会不小心就忘了锁上第二飞机库的后门呢』。反正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事故,应该没关系吧。」
然后……
「——拜托你了,折纸。」
燎子留下这句话之后,走出更衣室。
「……」
独自一人被留在更衣室里的折纸,呆呆地凝视着燎子离开后的大门一段时间之后——
「———……」
紧紧握起拳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