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12
  6. 繁体版

Scene12
2017-06-23 12:08:05

		

Scene12 田中幸助:只有能想出办法的人才能控制游戏。
虽然很突然,但你是否有看过被称为TAS的视频吗?
本人,梅塔波王,也就是名叫田中幸助的玩家……不,应该说是重度游戏中毒者,我认为就算并非那种人种,也至少会在Youtube或Niconico动画之类的网站上看过一次别人上传的TAS动画。
也为不知道的各位说明一下吧。所谓TAS,即是tool assisted speedrun的缩写。简而言之,就是以常人觉得不可能办到的超短时间或以超高难度的玩法来通关。
有网络环境的人只要搜索『TAS』,就立刻能找到各种TAS视频的链接,只要一看就能理解我所说的话了。而如果要为没有网络环境的人再加上一些说明的话……嗯……比如说在RPG的TAS视频中较为有名的有一个多小时通关勇者斗恶龙3,或是在口袋妖怪BW中用LV1的口袋妖怪打败白菜姐姐(冠军)之类的——
你有没有觉得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呢?但是事实上,就有做到这些的玩家存在。
要问为什么能做到这些……简而言之,是因为他们完全把握了这个游戏的构成。
将棋或西洋棋有规定棋子行动的规则。纸牌游戏的大富翁,则决定了哪张牌更强的顺序。就如同这样,不管是什么游戏,都有这个游戏所固有的规则。要说RPG的规则,则是升级所必须的经验值,正确的各种数值,受到伤害时的计算公式,BOSS角色所使用的各种技能或魔法等。
游戏的规则是这个游戏的根本和真髓。能够完全把握它的人,就能够实现普通人认为无法办到的玩法。
说得更具体些——
能够完全理解构成的人,在玩法上就是能化不可能为可能的超人。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早上七点
目送策马向西边海岸奔去的拉姆达君,我不停地动着脑筋。
状况太过于绝望,能做的事情十分有限。说不定这是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力挽狂澜的游戏。
但是,我却无法就这样束手待毙。
就算要输,我如果不能尽我所能,就没脸面对小珍珠了。
“拉菲。你们休息到战斗再次开始为止。我要先离开一下。”
结束了思考,我这么说道。
“要去哪里?”
“我有些想法,应该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那是指?”
“拉姆达说要带龙来,说真的,那真是不知有没有眉目的事情……但是,如今我们也只能赌在他身上了。”
“…………”
“拉菲,别露出这种表情。我并没有在责备百星骑士团是无能的。只是威德拉军太过强大了而已。然后,我们以拉姆达君顺利把龙作为援军带来了为前提……即使龙真的来了,我们依然处于压倒性的不利。”
“是啊。就算我方的龙和敌人所拥有的僵尸龙势均力敌,战斗的趋势依然没有改变,依然会倾向在士兵的数量上有压倒性优势的威德拉那边的吧。”
“没错。如果我方的龙能很快将威德拉军的僵尸龙击败,在这种压倒性胜利的剧情下,我认为我们之间的战力这才刚算得上势均力敌。所以,我想要让拉姆达君带来的龙能够有利地战斗,所以要去调合某种道具。”
“调合……?”
“是的。只是,要调合这个道具必须要有烧瓶这种炼金术用的道具。当初因为我打算要固守在要塞里,所以这种道具全部都运到要塞里去了。但是,既然无法进入要塞,那些就无法使用了。所以我打算去一趟遗迹。用留在那里的道具来调合。”
“需要我帮忙吗?”
墨·达走上前问道。
“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等到敌人再次攻击的夜晚,我一定会回来的。”
“明白了。”
“尕德兰——先生。”
我转向身为梅婆婆手下却加入了游击队,富有勇气的队长。
“什么事?”
“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那样……如果,威德拉军在天亮的时候就再次开始攻击的话,就以你和拉菲的判断来行动吧。为了让翔君他们能撑得更久一些。”
“这不用你说。只是,既然能下命令的有两人,当意见对立时就麻烦了。拉菲,虽然你还很年轻,但这个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你应该没问题吧?我只是副队长啦。”
唔嗯。这个叫尕德兰的人真是个人物啊。年龄大,且是有经验的士兵,却认同了拉菲的统率力。
“谢谢。”
拉菲也是个十分严谨的人,向他道谢了。
“那么,拉菲。”
“是。”
“在我离开前,我要对身为这个游击队最高责任人的你说句话。不能感情用事,将生命浪费在毫无胜算的战斗上。这一点一定要记住。”
“是!”
“那么,回头见。”
拉菲、墨·达,还有百星骑士团的孩子们都以清澈的眼神看着我。说了这些话,就算有几个怀疑(这家伙该不是打算自己一个人逃跑吧?)的人在也不奇怪。
(为了回应这些孩子们的信赖。为了守住小珍珠的归处。我必须做到。)
咻咻!
就在我打算调转马头的时候,伴随着高亢的嘶鸣,额头上长着角的白马出现了。
“哦哦,莫诺凯洛斯!你平安无事吗!”
身为小珍珠专用马的独角兽,它的智商十分高,虽然无法与人交谈,但也能理解我们的语言。听到我的话,它点了点头,裂开嘴笑了一下。
“对了,莫诺凯洛斯。能麻烦你一下吗?我现在又要事需要立刻去遗迹,然后再回这里来。虽然我别说是处女了,连女人都不算,但为了小珍珠,能借用一下你的脚力吗?”
莫诺凯洛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像是在说“快点骑上来!”一般跪了下来。然后,一等我坐上马鞍,立刻向遗迹跑去。
“你应该很累了,真的不好意思。”
听到我的话,莫诺凯洛斯如同在说“不用客气”一般,轻声低鸣了一下。
顺带一提,我在孩提时,曾在家住北海道的叔叔所开的牧场中骑过几次马。所以我才能明白,埃塔纳尔世界中的马,特别是体格优良的军马,与盖亚的马相比,无论是速度还是持久力,都遥遥领先。就如同埃塔纳尔的人类依靠升级,能够发挥出超越盖亚人常识的速度和力量一般,我想马也是一样吧。
所以,拥有兰达尔首屈一指快脚的莫诺凯洛斯认真起来,就会达到如风一般的速度,这真的不是比喻。虽然这么说,但因为彻夜奔走,它应该也累了吧。不,不仅是它。已经习惯熬夜的我,这次也已是劳顿困乏。在马上迷迷糊糊了好几次,而每次都被刺眼的阳光所拯救。
“拜托了。请加油跑到遗迹吧。”
我这么对莫诺凯洛斯说道。但是,一旦疲劳和饿肚子,FOOD值就会减少。这样一来,以HP和MP为首的所有数值也都会随之减少。这就是埃塔纳尔世界的设定,也就是规则。这不是以气势或意志就能解决的问题。
突然,莫诺凯洛斯停下脚步,如同拖着腿一般走了起来。然后,伴随着回头看我的动作,它眨巴着眼睛,如同在诉说着什么一般。
(啊啊,到极限了吧。)
我毫不犹豫地跳下莫诺凯洛斯的背,决定休息一下。
(困得要死……但是,不能睡。现在睡下去的话,就绝对起不来了。)
和睡魔战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家里蹲时的生活。
每天不管是八小时还是十小时,可以想说多久睡多久的日子。
但是,那些日子里并没有美好的回忆。
在我的人生中,要说有没有能够挺胸骄傲的时候,那就只有来到埃塔纳尔后的日子了吧。
(一定会保护好这个国家的。这并非只是为了小珍珠和百星骑士团的孩子们。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这兰达尔王国,是我这个废柴所剩下唯一的,也是最后居所。)
突然,胸口涌起一阵冲动,都那么大年纪了却几乎快哭了出来。但是,不知幸是不幸,因为这感情的高涨,将睡魔驱逐了。
“好了,已经休息够了吗?要走了哦。”
结束了一小时左右的休息,我再一次骑上莫诺凯洛斯。
就这样,离开拉菲他们奔驰了几小时。我终于来到了遗迹。
(总觉得有些怀念。)
离开这里连一个月都没有满。连粮食都接济不上,让拥有金属史莱姆王身材的我消瘦至此的每一天。但是,被大家所依赖、尊敬,是十分充实的日子。在这里所读过的日子对我而言,是无与伦比的宝物。
“辛苦了。请在我调合道具的时候好好休息吧。”
我这么说着,跳下莫诺凯洛斯的背,向遗迹在入口边光线很好的一个房间——专属于我的调合室——一路小跑。
(啊啊,这个房间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改变。)
将因不方便搬运而留在这里的调合材料和炼金术要用的道具高高堆起,如同仓库一般杂乱无章。并且如同学校理科教室一般,充满了药品的味道。作为调合材料的植物或矿物不知为何,大多数都有刺激的气味。小玛丽和小艾丽的工房会给邻居添麻烦,我倒也能理解了。啊,顺便说一句,炼金工房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主人公是小托托莉……
啊!我、我真是的!明明都有小珍珠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邪念!哎呀,我这家伙!
我扯了扯脸颊,让自己恢复平常心,从长袍的口袋中拿出了金色的毛发。
虽然看起来笔直到如同针一般,但这其实是巨大豪猪型怪物的毛。正式的道具名是黄金毛发。是非常稀有的道具,虽然只有一根的话成不了什么大器,但作为炼金术的材料则价值极高。
(在森林偶然捡到这个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呢。我觉得总有一天能用上,一直将其作为材料所留着。如果这个判断能实现就好了。不过,这也要以拉姆达君将龙作为援军带来为大前提才行。)
总之,必须抓紧时间。
我先把要做的道具所需要的材料收集起来。这个道具需要三阶段的炼成,根据我记住的配方,除了黄金毛发外海需要五种道具。
(早知如此,我就应该把房间好好整理一下。)
事到如今还抱着这些想法在房间转个不停,光是找出必须的材料就花了一个小时。
(好了……)
首先是第一阶段的炼成。将巨型蜘蛛的毒腺和水银注入烧瓶中混合起来,吟唱了『第一步』的咒语。这样一来,涂在武器上能让其在一定时间内拥有中毒附加效果的毒油就完成了。
接着,将黄金毛发和羊皮纸重叠起来,再吟唱『第一步』的咒语,就能炼成名为黄金封纸的道具。将这个道具贴在角色身上,这个角色就能拥有将敌人打倒时所能获得的G的数量增加的辅助效果。
(好了,下一步!下一步!)
我匆忙堆起柴火,吟唱了『火球术』来点火。
(我的职业炼金术师,也是能够使用如同治愈术或火球术之类的初级魔法的。)
将刚才炼成的毒油注入手提锅,在火上摇动着,一边把巨鼠的肝脏和吸血蝙蝠的牙齿丢了进去。吟唱了『第二步』的咒语后,中毒效果加倍的猛毒油完成了。
(问题是接下来的炼成。)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
这埃塔纳尔世界中,炼金术的规则是在炼成道具时设定了一定的成功率。当然,越是高难度的道具,成功率也越低。但是,高等级的炼金术士在成功率上则有补正。
我是lv49,应该算得上是高等级的炼金术士了。让所有炼金成功率上升的星级,在炼成失败时有一定几率让材料恢复成原本的状态留下来的叫做小幸运的被动技能也都学会了。但是,接下来要炼成的成功率恐怕只有六、七成,可以预想会非常麻烦。
难度越是高,道具也越是强力。
(父亲。母亲。我是会让双亲不幸的儿子,真的非常抱歉。但是,我现在却抬头挺胸,为自己感到骄傲。请让这个炼成成功吧。)
我并没有对埃塔纳尔的神灵们,而是对远在盖亚生活的双亲祈祷了。
把刚才使用的手提锅从火上撤下,等到它足够冷却,将黄金封纸放入其中,用猛毒油浸染。
“第三步。”
静静地吟唱了咒语,手提锅中放射出紫色的光芒。那是在搞笑漫画中让人有将要爆炸印象的不详光芒。
当光芒渐渐消失,里面只剩下被染成漆黑色的封纸。
“完、完成了!”
暴走封纸。只要有这超级强力的道具在……!
但是,没时间让我好好享受这充实感了。我立刻将暴走封纸收了起来,冲出遗迹,骑上了莫诺凯洛斯。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傍晚五点半。
“梅塔波先生,欢迎回来!”
当我回到暮色迟迟的草原上,百星骑士团的孩子们发出欢呼迎接了我。
“太好了。威德拉军的攻击看来还没有开始呢。”
“辛苦了。要炼成的道具怎么样了?”
“很完美。”
我从怀中取出暴走封纸给拉菲和墨·达看。
“这究竟是什么道具?又有什么效果呢?”
“简单的说,这个封纸上会让人附加强力且少见的辅助效果。这辅助效果会在短时间内消失,而且还有会让其他辅助效果全部消失的缺点。但是,却能让人拥有能够补偿其缺点的强力辅助效果。”
“嘿诶!虽然我既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但这是那么厉害的道具吗?”
尕德兰插了进来,十分好奇地看着封纸。
“是的。调合材料有一种超级稀有,这不是经常能做的道具。但是,在要塞被攻陷前,拉姆达君能把龙带来的话,我打算把这道具给那条龙使用。这样就能有胜利的机会。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停下话语,看向拉菲、墨·达和百星骑士团的孩子们。
“拉菲。”
“是。”
“这个游击队的队长是你。你是决定作战的指挥官。我有个作战想要告诉你。”
“请说吧。”
“当威德拉军再次开始攻击,请不要做出任何行动。”
“咦……但是,那样的话要塞会撑不住的!”
“我知道。但是,游击队的存在已经被威德拉军所知了。而他们应该已经看破了这个游击队的规模根本不成气候。胡乱突击的话这次会被全灭的。”
“你是说要对在要塞的大家见死不救吗!?”
“我没那么说。我是在说不要白白送死。有胜利机会的,只有拉姆达君把龙作为援军带来的情况下。要相信,并等待他的归来。”
“————”
“龙是埃塔纳尔首屈一指的强大怪物。只要它能加入战斗,就算是拥有压倒性战力的威德拉君,队伍应该也会产生混乱吧。在集团战斗中,应该首先解决能够使用恢复魔法的人。当威德拉军产生破绽的时候,最初的突击就要集中针对恢复人员聚集的部队。”
拉菲一时很难回答,与苦恼斗争了一番。
“……明白了。其实在梅塔波先生回来之前,我和墨·达及尕德拉先生也讨论过有效的战法。但是,因为战力太过于有限,没能想出完美的办法。梅塔波先生,我相信你。所以,我采用你孤注一掷的作战。”
“谢谢。”
我点了点头,看向要塞那边。
翔君他们现在是以怎样的心情来眺望这渐渐变暗的风景的呢……
“拉姆达君。请快点回来吧。我度日如年般等待着你的归来。”
我低语道,凝视着在天空闪耀的启明星。
过了大概一小时,太阳下山了……终于,威德拉军的攻击再次开始。
从我们所待机的草原上,只能勉强看到要塞的上方。即使距离如此远,我们依然能看到耀眼的光芒,清楚地听到怒吼声,激烈的战斗就好像发生在眼前一般。
(要塞屋顶上似乎不停施放着魔法呢……翔君有看我射到要塞中的信吗?如果我预先准备的道具能派上用场就好了。)
不管怎样都会在意要塞那边。但是,我还是不停观察着孩子们的情况。
毕竟那个要塞中有同甘共苦的百星骑士团的伙伴在。而且是在与拥有压倒性兵力的威德拉军拼死战斗着。
应该也会有偷偷暗恋的异性在要塞的孩子。
无法参加战斗,只能在这里咬着指头等待,这也算是地狱吧。
“……我们上吧!已经没办法再忍受了!”
终于,有个女孩子喊了起来。
“不行,不能行动!现在还不能行动!”
但是,拉菲立刻以严厉的话语让她闭嘴了。
“正如拉菲所说。焦急地行动只会让自己白白送命。现在要等待。”
我告诫了她。
从要塞的方向传来了叫喊声、马鸣声和兵戎相交的响声……我们努力忍耐着想要捂住耳朵的冲动,等待着。等待、等待、继续等待。
突然——
“啊!攻、攻击停止了!”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我想着(要塞被攻陷了!),脸色苍白。
但是很快又觉得这很奇怪而歪了歪脖子。如果是威德拉军胜利了,应该会为了庆贺胜利而三呼万岁才对。像这样声音突然消失,这究竟是……?
(难道,翔君使用了我事先搬入的学生服,用了让对法误认为有好几个高等级日本人的办法吗?计划顺利完成,威德拉军认为要塞中有好几个高等级魔法使,所以暂时停止了攻击?)
在我沉思的时候,拉菲下达了「贝尔德,去侦察一下。看看情况。」的命令。贝尔德二话不说,调转马头,全速向要塞冲了过去。
“梅塔波先生,你怎么想?”
尕德拉向我问道。
“不知道。但是,我认为要塞没有被攻陷。”
虽然这么说,但我心中却充满了不安。
“报告!”
终于,去侦察的贝尔德回来了。
“威德拉军暂且停止了攻打要塞,再次在远处形成了包围圈。但是,他们都握紧弓箭、剑柄和枪柄,似乎时刻准备着再次攻打。要塞这边则十分寂静。”
“唔……难道是在做最后攻击前发出了投降的劝告吗……?这么一想倒的确让人能够认同。”
我这么说完,孩子们的脸色都苍白起来。
“那么,威德拉军会给要塞多久的犹豫期呢?”
墨·达露出沉思的表情问道。
“休息得过久,HP和MP就会得以恢复。给予是否接受投降的犹豫期应该在三十分钟,最多一小时左右吧。”
“……如果,翔先生拒绝接受投降的话——”
“那时候应该会一直攻打到他们死亡为止。”
我看向西南方的天空,那是拉姆达说要去叫龙的暗黑岛所处的方向。
然后,再把视线移回要塞。
(已经没有时间了。真的,已经被逼到极限了……翔君,也许我会不去救你,只是在这里待机。如果真的变成那样,请不要恨我。我不可以让这些孩子们白白送死……)
在心中道歉着,正在那个时候!
“那是……什么?”
有谁喃喃道。他的视线朝向天空。
“怎么了?”
“那是什么?”
“在飞。渐渐靠近这边了。”
我大吃一惊,立刻看向那边。
有什么……与鸟类完全不同的影子接近过来了。那翅膀豪迈而有力地拍打着!啊啊,那是,那是——
“是龙!太好了,做到了!拉姆达君,你把龙带回来了!火球术!”
我为了给龙发个信号,而向上空放射了火焰弹。制造了暴走封纸真是太好了!只要把这个给那条龙贴上,就能在战斗前给它强力的辅助效果!
但是,龙没有注意到我的信号。我慌忙向大家下达了“挥动火把”的命令(那时候已经达到能看清龙背上那像是拉姆达人影的距离了)。
“啊啊啊啊!没发现我们就走掉了啦!”
我想既然是龙,吃一两记魔法应该不会死的。不得已,我打算向着龙肚子施放火球术。但是,当我摆好施放魔法的姿势时,龙已经拍打着翅膀,留下如同战斗机一般的轰鸣,从我脑袋上通过了。
(向要塞直直飞去了……无法责备他们,绝对是拉姆达君为了拯救伙伴,让龙赶向要塞了吧。)
目送龙飞远后,有人将手拍在了我的肩上。
“走吧,梅塔波先生。是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拉菲说道。我点了点头,做好了只能上战场把这封纸交给龙的觉悟,我跳上了莫诺凯洛斯。
当我们来到威德拉军背后的时候,梵依欧VS僵尸龙的壮烈战斗已经开始了。
(嗯……?那条龙好不容易有能飞翔的翅膀,但为什么不去处理周围的威德拉士兵,而突然冲向僵尸龙呢?在SLG里,先清理杂鱼再进行BOSS战,这可是战斗理论中的理论啊。还是说,那条龙已经强得夸张到可以无视那些杂兵了吗?)
虽然我无法理解,但拉姆达君带来的那条漆黑的龙——显示着叫做梵依欧的角色名——在威德拉军所形成的包围网正中间,向着僵尸龙疯狂咆哮,震动大地,声势浩大地战斗着。虽然那正是适合龙的豪迈战法,但我觉得面对大军,这也太乱来了。在多人数战斗中,像这种哗众取宠的战法能够奏效的例子少之又少。在使命召唤4中,身为超级士兵的我很清楚这一点。
应该说果不其然还是理所当然呢,威德拉军使用弓箭和魔法来援护了僵尸龙。不过,因为太过接近的话会被卷入龙族战争中,所以都离开了一段距离,形成了包围的形式。
为此,威德拉军在围成了巨大的圆圈包围要塞的同时,还围城了能够圈进两头龙的小圆,形成了这种布阵。但是,因为龙不停地移动并横冲直撞,小圆来不及配合它的动作而混乱起来。
“唔嗯。真糟糕呢。那头叫做梵依欧的龙已经开始被压住了。如果能飞,就应该先逃向天空,重整态势嘛。”
“梅塔波先生!那条龙左边的翅膀有些奇怪。看,好像垂着呢。”
“你说什么?真的耶。难道在交战中受伤了,无法飞翔吗?”
“也许吧。不管怎么说,我们也应该将胜负赌在此时。现在威德拉军的注意力全都在龙身上。发动偷袭攻打恢复部队吧。”
拉菲拔出了银制长剑。他的剑尖所指的方向前方,聚集着一群统一穿着黑色长袍,看起来像是魔法职业的威德拉士兵。
但是,敌人也不是笨蛋。为了保护防御薄弱的恢复人员,他们周围配置了装备着重型盔甲的战士。敌人的确多少有了些破绽,但以一千都未满的小势力进行突击,我觉得要生还是非常难的。
但是——
即使如此,恐怕这也是最初也是最后的一决胜负之处了,我这么觉得。
“拉菲,我会为你们的武运祈祷的。我要把这封纸给梵依欧送去。”
“咦?请等一下,难道你打算一个人去吗!?”
“是的。”
拉菲以一种……如同看着无与伦比的勇者一般,以不胜铭感的眼神看向了我。
(你弄错了哦,拉菲。)
我在内心中苦笑起来。
(我并不是挤尽勇气。反而是相反的。我很害怕啊。一旦停下来,就会如同噩梦中一般,再一次回到那时间如冻结起来一般的日子中去……一想到会这样,我就害怕得难以忍受。所以,我才要前进。)
我这样的行动在他人眼中如果是充满勇气的行为,那勇气又究竟是什么呢……
但是,我没有时间将自己那被诅咒的过去对拉菲一一道来的时间。而且,如果被劝阻,会让我要去的决心松动。
我向莫诺凯洛斯轻声低语“走吧”,向着威德拉军当中冲了过去。
“传令!传令!请让一下!”
急中生智的判断下,我这么喊道。虽然威德拉士兵中也有人露出怀疑的神色,但他们应该会觉得不会有敌人只身一人进行突击吧。既有慌忙让路的人,也有吃惊地呆站当场的人——
是三十秒?还是有三分钟呢?总之我赌命在敌人堆里强行穿梭,奇迹般地来到了梵依欧的身边。
“卡尔拉啊!我的神!请赐予梵伊欧力量吧!”
梵依欧正向着天空大声疾呼。形式已经相当不利了,而且周围还被威德拉士兵所围堵,就算想跑着逃走也很难。
而在它背上,我看到了拉姆达君和翔君的身影。
“拉姆达君!翔君!这个!把这个封纸贴上!”
我从莫诺凯洛斯的背上一跃而下,挥舞着封纸一边喊,一边冲向梵依欧。
“啊,这家伙是怎么搞的?”
“敌人!快射箭!杀了他!”
即使被威德拉士兵所射出的箭刺中,我却没能感受到痛苦和恐惧。在把这暴走封纸交给他们前我才不能死呢。为了让这兰达尔王国恢复成与小珍珠相符的,充满和平且富裕的国家!
“咦?梅、梅塔波先生?”
“喂,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哎呀,召唤恶魔!保护那家伙!”
拉姆达君急中生智召唤了冰之恶魔。两只巨大的恶魔迅速冲到我背后,成为了防御攻击的盾,而趁此期间,我抱住了梵依欧的尾巴。
就在做这些的时候,梵依欧也依然处于战斗之中,背上和尾巴都激烈地起伏着。我为了不被甩下去而拼命抱紧了它的尾巴尖,梵依欧将尾巴卷了起来,而坐在它背上的翔君喊着“梅塔波先生,抓住我!”一边将手伸了过来。我放开尾巴,拼命地抓住他的手。
“这个!把这封纸贴上!梵依欧,你懂人类的语言吧?现在开始辅助效果会一口气变强!但是效果时间不长,要一口气干掉敌人!”
我百感交集,将暴走封纸拍在了梵依欧背上。
封纸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梵依欧的身体被红色的光所笼罩。
“哦哦哦哦哦,这是什么啊!力量涌现出来了!涌现出来了啊!”
梵依欧大喊着,如同回旋踢一般翻转着身子,甩动尾巴。僵尸龙正面吃下了这利用了离心力的一击,被用力打飞出去,摔倒在地面上。太好了……!坐在僵尸龙背上的敌方指挥官亚克也无可避免地摔在地上!
“咦咦咦咦!这是怎么回事!?梅塔波先生,这封纸是什么呀!”
翔君惊讶地问道。
“暴走封纸。贴上这封纸的角色在效果期间,HP越是减少,攻击力和防御力就会越强!”
我抬头看向梵依欧头上显示的HP槽。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左右,也就是HP被打得只剩下25%了。
“现在梵依欧的攻击力和防御根据HP减少的份,应该增加了75%。这封纸的辅助效果如果是拥有大量HP的角色在穷途末路时使用,就能发挥出可怕的效果哦!”
比如攻击力是100的角色攻击防御力只有50的对手,伤害值应该是两者之差的50。但是,如果这攻击力增加了75%的话,就会变成175了,两者之差有125哦?也就是在防御方看来,从50到125,伤害值变成两倍以上了吧?攻击力一口气增加了75%,我认为只要看到这个计算公式,就应该能明白这戏剧性的差距了。
“真的假的?好厉害!啊,但是,敌人也不会光是看吧?会把我方的辅助效果打消——”
在拉姆达君说这些的时候,亚克就这么躺在地上,向己方的魔术师部队喊着“把辅助效果打消!这是强力的辅助效果,立刻打消它!”了。
但是!
“小珍珠的仇敌亚克啊,好好见识一下这封纸真正的恐怖吧!”
我从容不迫地低语道。
“咦?真正的恐怖是指什么?”
翔君眨巴着眼睛。
“根据这埃塔纳尔世界的构成,也就是规则,通过魔法所施加的辅助效果可以用抹消魔法来打消掉。同样,使用道具拥有和使用魔法相同效果的辅助效果时,也可以用抹消魔法来打消。具体而言,和神之咆哮拥有同等效果的神之药瓶,和野兽之怒拥有相同效果的野兽之粉之类的就是如此。但是,在使用道具所能得到的辅助效果中,也有没有魔法能达到同等效果的东西存在。这种特殊的辅助效果,是无法用抹消魔法来打消掉的。而用这暴走封纸所产生的辅助效果就是无法打消的辅助效果之一……!”
像我这样的玩家也算是个炼金术士,对与埃塔纳尔这个世界密切相关的道具可是颇有造诣。顺带一提,这规矩和最终幻想Ⅴ是一样的。在那游戏中,使用名为防御药水或速度药水的道具得到与魔法相同辅助效果的时候,使用白魔法打消能够解除。但是,使用英雄之药或巨人之药这种道具的时候,没有拥有同等效果的魔法,而通过这些道具得到的辅助效果,是无法用打消来解除的。
根据亚克的指示,威德拉军的魔法师部队拼命吟唱着「抹消!」、「抹消!」的咒语。但是,却无法解除这辅助效果。不行就是不行。要问为什么,因为就是这样规定的嘛!
“喂喂!效果超绝,还无法解除,这简直是这个状况下最派得上用场的辅助效果了嘛!”
拉姆达君吹了声口哨。
“但是,虽然很强力,但效果时间却不长。梵依欧!请在暴走封纸的效果消失前,尽可能地减少威德拉军!”
“正在做啦!果然代表正义的本大爷才会胜利,命运之轮就是这样转的嘛!蝼蚁们,你们还真是放肆呢!吃我一记火焰吐息!”
梵依欧到处喷火,威德拉士兵的HP槽很快就变白了,他们如同被烤焦的昆虫一般,啪嗒啪嗒地倒了下去。
“喂,放我们下来!我们也来战斗!”
看到周围的敌兵被清除,出现了一小块空间,拉姆达飞身跳了下去。他的性格十分好战,但此时却十分可靠!
“梅塔波先生,我们也战斗吧!”
“好。”
翔君和我也从梵依欧的背上跳了下去。
“翔君,给你。”
我拿出特制的魔法师药剂交给他。这也是只能用炼金术制造的道具,作为材料,需要十分稀有的道具。要问其效果,那就是在喝下的瞬间,能够无条件恢复300MP……!
“谢谢,梅塔波先生!”
翔君叉着腰,一口气喝干了魔法师药剂。
“接下来!闪电风暴!”
闪电的风暴倾盆而降,威德拉士兵看起来更加害怕了。
“别害怕!杀!杀了他们!”
亚克站起身瞪着我们,眼中因憎恨而浑浊,他大喊道。但是,因为注意到他的梵依欧高喊着“哇哈哈哈!先把你给杀了!你这个下等生物给我走着瞧!”就向他冲了过去,他只好惨白着一张脸四处逃窜。
就好像要保护亚克一般,僵尸龙站了起来。
“居然不得不保护那种残渣,真可怜啊。让本大爷梵依欧来将你从这被诅咒的命运中解放出来吧!”
于是,两头龙开始了比之前更为壮烈的战斗。闹腾得十分恐怖,地面如同地震一般震动着,连站着都十分困难。
但是因为暴走封纸的效果,只要是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梵依欧占优势。梵依欧的攻击每次命中,僵尸龙都会大幅度仰倒,HP也不断减少。虽然援护着僵尸龙的工兵部队拼命向梵依欧射箭,但防御力本来就高的龙此时更是增加了75%的防御,完全无法造成伤害。啊,对了对了,顺带说一句,威德拉士兵的恢复部队无法支援僵尸龙。向不死族使用治疗系魔法,别说是恢复了,反而会给予伤害,在埃塔纳尔世界就是这么规定的。
(不,不过,这个夸张的战斗究竟是什么啊?)
我也想和拉姆达或翔君那样尽可能地出力战斗,但说真的,光是为了不被这两头怪兽的战斗卷进去已经让我疲于奔命了。
(总之,暴走封纸的效果时间很短。梵依欧,请在封纸效果消失前决定胜负吧!拜托了!)
我一边祈祷,一边四处奔逃,终于——
被梵依欧挥动的爪子深深地刺入脖子,僵尸龙如同十分痛苦一般,颤抖着倒了下去。
而这不死族的怪物再也没能站起来。
“赢了!果然正义必胜!得到教训了吧,蠢蛋们!”
梵依欧得意洋洋地自夸道。
“梵依欧!要炫耀胜利还太早啦!趁着封纸还有效果,请尽可能地多打倒些威德拉士兵!”
几乎在我呼喊的同时……覆盖在梵依欧身体上的红色光芒立刻就消失了。
(啊!效、效果时间已经过了吗?糟了,梵依欧剩下的HP已经不够在没有暴走封纸辅助效果的情况下战斗了!)
虽然拉菲他们应该趁此机会尽可能得给予恢复人员以打击了,但是威德拉士兵还是要多少有多少。
“哎呀,你们在干什么!攻击!杀了他们!我们还有着压倒性的兵力,能赢的!这条龙也好,这个要塞也罢,把一切都碾碎!”
敌方的总司令——亚克的脸颊因愤怒而泛红,但依然留有把握状况的冷静。为了鼓舞气势消沉的自军的喊声,对我们而言是将我们邀入地狱的死神之声。
“咕……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办妥了!本大爷要回去了,接下来就随便你们了!喂,把路让开!不让开就杀了你们哦!”
啊啊,而且梵依欧似乎已经不打算再与我们共同作战了。它已经满身疮痍,还把身为敌人最强棋子的僵尸龙打倒了,也许不应该再强求它……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也太冷淡了吧!
(不行了吗……明明都努力到这里了……)
我、翔君和拉姆达背靠背聚集在一起,瞪向三方。
这里是敌人的中央。被完全包围,不管怎样都无法逃脱。在攻陷要塞前先将我们血祭看来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命运了。
(对不起。小珍珠,拉菲,墨·达,百星骑士团的各位……我看来是只能到此为止了呢。)
很可惜。
但是。
此刻,我的确充满了某种充实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