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四卷 妹妹五河
  5. 终章 黄昏的邂逅
  6. 繁体版

终章 黄昏的邂逅
2017-06-23 09:44:00

		

现在是夕阳落入高楼大厦之间的时刻。
坐在大厦楼顶的边缘,时崎狂三懒洋洋地回过头。
她的背后,有几名人类昏倒在地上。不——应该说,这栋大厦的所有人类都处于丧失意识的状态之中。
(食时之城)。从踩踏到狂三影子的人类那里吸取时间,狂三拥有的广范围结界。
狂三左眼的时钟,往逆时钟的方向不停转动。
仿佛在填补前几天超乎意料之外耗费过多的“时间”般。
狂三轻轻呼出一口气,然后,覆盖大楼的影子便慢慢回到脚边的位置。
其实,将时间全部吸光直到对方奄奄一息才是最有效率的做法。但是如果突然一次死了那么多人的话,肯定会引起一场大骚动。对于尚未完全补充完“时间”的狂三而言,现在必须尽量避免让AST与那名红色精灵发现自己的行踪。
“……呼。还不够呐……”
她轻轻伸了一个懒腰,伸出左手并且轻启双唇。
“〈刻刻帝〉。”
于是,从狂三的影子浮现一个巨大时钟。原本毁损的“Ⅰ”、“Ⅱ”、“Ⅲ”数字也已经恢复原状。不过,位于最下方位置的“Ⅵ”数字,不知为何失去了颜色,变得一片苍白。
狂三举起单手,取下时钟的时针——旧式手枪。
接下来,轻殷性感的双唇:
“——【八之弹】。”
在狂三发出声音的同时,左眼的时钟以惊人的速度往顺时钟的方向转动,从“Ⅷ”数字渗出来的影子被吸进手枪的枪口之中。
接下来,狂三以缓慢的动作将填装好影子的手枪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瞬间,在一股让头部产生剧烈摇晃的冲击力穿过脑部之后,狂三的身体一分为二。
不,严格来说,二分为二”这个说法似乎有点不正确。“从狂三的体内,孕育出另一名狂三……”这个说法应该比较恰当吧。
〈刻刻帝〉  【八之弹】。那是一种将填装好的子弹射向自己,就能分割“现在的自己”,并且创造出分身的【子弹】。
分身的活动极限,与产生【八之弹】时所消耗的“时间”成正比。
也就是说,为了制造出能长时间活动的分身,就必须消耗大量的狂三的“时间”。
“唉,真是个消耗能量的坏孩子呀。”
她一边低声抱怨,一边将另一发【八之弹】打进太阳穴之中。于是,从狂三身体再次孕育而出的另一名狂三,立刻被吸进蟠踞在屋顶上的影子里。
几天前,在来禅高中屋顶被崇宫真那与火焰精灵消灭的分身数量大约有五百人。
现在狂三的影子中已经保存了几名分身——不过现在仍然必须继续补充大量时间,做好战斗的准备才行。
“下一次……我绝对要吃了你唷,士道。”
她将嘴唇弯成上弦月的形状,嘻嘻笑出声。然后——
“……?”
狂三突然把头转向后方。明明是空无一人——至少是没有任何拥有清醒意识的人类存在其中的屋顶上,狂三却察觉到另一人的气息。
不过,狂三马上就识破对方的真实身分。从鼻间哼了一声,然后耸了耸肩。
“啊啊、啊啊,是你呀。”
狂三挑着眉,半眯起眼睛。她面前正站立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过,“识破对方的真实身分”……这个说法其实有点不恰当。因为“那个东西”的外观影像相当模糊,让人几乎无法看清其真面目。
【——对他还满意吗?】
令人分不清楚是男是女、是高是低的奇特声音响起。
那是一种相当不可思议的感觉。明明听得懂他说话的内容,但是却完全听不出他声音的任何特征。
不过,由于自己并非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所以狂三相当镇定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真的很棒唷。要不是我亲眼目睹,否则真的很难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着这样子的人呀。”
没错。一个月前,当这位“那个”初次出现在狂三面前,并且将这件事情告诉狂三的时候,狂三还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能把三位精灵的力量储存于自己的身体之中?
不过,如果真的有这种人存在的话……那就意味着狂三能朝着自己的目标跨进一大步。抱持着姑且一试的态度接近对方之后,狂三着实吓了一大跳。因为狂三的敏锐嗅觉确实从士道身上闻到了高浓度的灵力味道。
【不过……你放弃他了吗?】
“呵呵,怎么可能。”
听见“那个”的话,狂三哼了一声。
“——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储存足够的‘时间’呀。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杀死那名火焰精灵……不过,我可没有放弃唷!”
用【八之弹】射穿头部的同时,狂三继续说道:
“为了使出〈刻刻帝〉的最后之弹——【十二之弹】,所以我需要士道的力量。我绝对、绝对要吃了他。我绝对、绝对不会放弃。”
没错。为了那个原本以为永远无法实现的愿望。
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就一直牵挂在心的悲愿。
而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实现愿望的方法。
〈刻刻帝〉的表面上,每个刻有数字的地方都各自填装了拥有灵力的【子弹】。
虽然每一发【子弹】皆需要消耗狂三的“时间”才能够呈现出它的力量——不过,只有【十一之弹】与【十二之弹】的性质有些微的不同。    \
这两发【子弹】都需要耗费相当于一名精灵性命的力量来作为代价。
如果击出【子弹】,狂三很有可能就会当场身亡。
即使侥幸存活下来,届时剩余的力量应该也无法达成目的。
不过,只要有士道,只要“吃了”士道,狂三就能在拥有充足力量的状态之下,击出【十二之弹】。
〈刻刻帝〉的【十二之弹】,其能力是——
【——回溯过去的子弹。你击出这发子弹之后,到底打算做什么呢?】
“…………”
听见“那个”像是看穿狂三心思般的发言,狂三皱起眉头,露出锐利眼神。
“你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呢?我从没让别人看过、也没有跟别人提过这件事。”
【这个嘛……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那个”以戏谵的语气如此说道。于是,狂三从鼻间哼了一声。
没错。【十二之弹】的能力便是回溯时间。能将击中的对象送往过去世界的子弹。
狂三举起握在左手中的手枪,同时缓缓开口说话。
狂三知道如果让身分不明的“那个”得知这项情报的话,自己根本得不到半点好处。不过,嘴唇却自然而然地动起来。或许是因为狂三其实很想将这个无法告知他人的愿望,向别人倾诉的缘故吧。
“——【十二之弹】,可以让我回到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为什么要回到那段时间去呢?】
“那个”如此问道。狂三用手扣紧手枪的扳机,同时继续说道:
“三十年前,初次现身在这个世界的精灵。成为全数精灵根源的‘最初的精灵’——我想要亲手杀死那名精灵。”
【…………】
“那个”陷入一片沉默。狂三没有理会“那个”的反应并且继续说道:
“我要将精灵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事实抹灭。我要让现在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全部精灵消失不见——那就是,我的悲愿。”
经过短暂的沉默,“那个”开口说道:
【是吗——出乎意料之外的,你真是个温柔的人呐。】
“……!”
狂三不悦地皱起眉头,然后将握在手中的手枪瞄准“那个”,扣下扳机。
但是,从枪口发射出去的子弹在击中“那个”之前,“那个”的身体就已经消失于黑暗中。
◇
“令音,琴里的情况如何?”
从医务室返回舰桥的令音一听见这句话,便轻轻点了点头。
“……啊啊,不用担心唷。她应该很快就会清醒过来了。”
“是吗……”
士道安心地叹了一口气。在那之后,琴里便被接送到〈佛拉克西纳斯〉。现在看起来,身体状况似乎没有异常。
“还有,折纸……会有什么下场呢?”
士道难过地低声说道。结果,在那之后,其他名AST队员立刻飞到现场,将折纸绑起来之后带回基地了。
“……嗯,哎呀,她毕竟做了那种事情,虽然不至于取她性命……不过她应该会面临被强迫退役,再也不能碰触显现装置的处置吧。”
“……!”
士道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不过,这也难怪。即使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是折纸将还是不该将最高机密暴露在众人面前,还让市民陷于危险之中。就算AST的最大目标是打倒精灵,这依旧是无法被原谅的做法。
哎,不过现在思考这件事情也是无济于事。总之,现在只能静待折纸的处分公布了。
士道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对令音。
“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十香与四糸乃应该肚子饿了。”
说完后,用食指指向地板——也就是位于士道指示方向另一头的五河家。
没错。在那个时候帮助士道与琴里的十香与四糸乃,其灵力藉由线路再次被封印在士道体内。然后,两人在〈佛拉克西纳斯〉做完简单的检查之后便在五河家待命。
既然确认琴里已经平安无事,而且现在也差不多该吃晚餐了,所以士道认为应该要暂时回家一趟比较好。
“……嗯,说得也是呐。她们似乎也很担心琴里,你就去安抚一下她们吧。”
令音也深表赞同,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琴里就拜托你了。”
“……好,交给我吧——啊,对了,小士。”
然后,就在士道打算离开舰桥的时候,令音突然从背后叫住士道。然后,令音就这样直接深深低下头来。
“……抱歉。”
“咦……?”
一时无法理解发生在眼前的突发状况,士道发出一阵错愕的声音。
“什……你……你怎么了?令音?怎么突然……?”
“……今天会发生这一起事件,全都要怪我判断错误。都是因为我顾虑太多,才让你们陷于危险之中……真的很抱歉。”
“不,怎么会……”
令音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士道感到有点不知所措。士道浑身不自在地扭动身体。令音所谓的
“判断错误”究竟是什么意思—
然后,思考到这里时,“啊!”士道突然发出一阵短促的叫声。
“难道你指的是让十香与四糸乃跟我们一起去约会的那件事吗?哎呀……一开始时确实会因此感到紧张,不过我们最后还是托她们两人的福才得以脱困……”
士道一边苦笑一边如此说道。然后,令音突然抬起脸来摇了摇头。
“……那确实也是其中一个因素。但是,我所犯下的致命性错误,是更早以前的事情。”
“咦?”
听见这个预料之外的答案,士道瞪大了眼睛。
“那么,你到底犯了什么错呢?”
士道一脸惊讶地如此询问。然后,令音踏着缓慢的步伐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来,接着以熟练的手势开始操控手边的控制台。
“……其实,今天原本就不应该进行这场约会的。只要在前天——在小士清醒过来之后就与琴里接吻,就能安全封印琴里的力量了……但是,因为琴里非常期待今天的约会,所以我才无法将真相说出口……真的,很抱歉。”
“啊……?不……不对,那怎么可能呢?如果不先提升好感度的话——”
没错。士道记得令音与琴里曾经说过:“如果要藉由接吻来封印精灵的力量,必须先取得一定程度以上的好感度才行。”
就在此时,荧幕上突然开始播放一幕奇怪的画面。士道见过这个画面。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用来表现随着每段时间经过而产生变化的好感度曲线图。
不过,眼前的画面却看不见描绘在上头,表示好感度的线条。
不对。此时士道才察觉到自己的误解。画面中,其实画有线条。
——那是沿着画面最上方框架,不断延长的一条笔直线条。
“这是……”
“……这条线代表琴里对你的好感度变化呀。”
说完后,令音改变椅子的方向转身面对士道,并且指着荧幕。
“……从开始监控琴里到现在已经两天了。这段期间内,好感度数值几乎没有产生任何变化。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数值就处于最佳状态……完全没有改变……”
“咦?如此一来……也就是说……”
令音点点头。
“……她最后不是说了吗?琴里,最喜欢哥哥了呀。”
“咦……”
士道的脸上浮现目瞪口呆的表情——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踹了自己一脚,士道摔向前方,整个脸庞因此而深陷在令音的胸部中。
“……嗯?”
令音看往下方,一脸疑惑地如此说道。士道慌慌张张地恢复原有的姿势。
“打……打扰你了,真是抱歉……!”
“……嗯,欢迎下次再来。”
士道低下头,然后往后方转过头去。于是,他看见在病人服外头披上军装外套的琴里,正涨红着脸伫立在眼前。
“琴里!你醒来——”
“不要在意那种小事,给我忘记刚刚的事情!那一定是数值出错了!”
“……不可能。我的设备并没有任何问题。”
“给你十个‘La Pucelle’的限量牛奶泡芙!”
“……抱歉,小士。应该是测量仪器发生故障了。”
琴里大声说完那句话之后,令音便在瞬间看向士道并且推翻前言。
“……啊,是这样吗?”
相当正大光明的收买行为。士道搔了搔脸颊,转身面对琴里。
“对了,你身体没事吧?最好再去休息一下……”
“哼,我才没有那种时间呢。必须马上制作资料才行……”
“制作资料……那种事情明天再做不就好了吗?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那可不行。”
琴里露出锐利眼神,然后从外套的里层口袋中取出加倍佳放进口中。接下来,琴里竖起糖果棒并且继续说道:
“因为我——终于想起来了。五年前,给予我精灵力量的那个存在。由于无法排除明天清醒时记忆再次被消除的可能性,所以我必须赶紧将这件事情记录在我与士道头脑以外的地方。”
“……是吗?”
士道皱起眉头,微微握紧拳头。
五年前出现在琴里与士道面前的神秘精灵——然后,那恐怕也是杀死折纸双亲的精灵。
即使想起那名精灵的存在,但是对方的真实身分却依旧被迷雾笼罩。
“不要太勉强自己哦,琴里。”
“我会妥善处理的。”
琴里挥了挥手走向舰长席,接着从舰长席的控制台取出小型储存装置之后,往原先走进来的那扇门走过去。然后——半途中,琴里停下脚步。
接下来,稍微转过头,呈现出从士道位置刚好无法看清琴里表情的角度之后,轻声说道:
“喂,士道……你在封印我的灵力之前所说的话……是真的吗?”
“封印之前?你的意思是……?”
士道努力搜寻记忆之后,说了一句“啊啊!”然后拍了拍手。这么说来,在封印灵力之前,士道对琴里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最喜欢你了!我爱你!”确实如此。士道点了点头。
“当然是真的呀。我最喜欢你了,琴里。”
“……!”
琴里肩膀颤抖了一下,手指忐忑不安地抽动着。
“呃,啊,那……那个……我……我——”
“你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呐!”
“——原来是那个意思呀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说完这句话的瞬间,琴里以看不出她刚刚还陷入沉睡中的敏捷动作翻转身体,然后朝士道的头使出一技飞踢。
“呜呀……!”
被这股冲击力击飞的士道,脸庞再次陷进令音的胸部中。
“……嗯,你这么快就回来啦。”
“对……对不起。”
士道连忙起身,然后迅速转头看向琴里。此时,琴里已经转过身,往大门口走过去。
“琴里!”
“……干么啦!”
没有回过头,琴里相当不悦地开口说话。
以非常高傲而强势的语气如此说道。
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她就是那个爱哭鬼琴里。
士道搔搔头并且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琴里的背影说了一句话:
“……那条缎带,非常适合你唷!”
“……!”
琴里惊讶地回过头来。接下来,与士道相视几秒之后——
“……嗯。谢谢你,哥哥。”
轻声说完这句话,琴里离开了舰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