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棺姬嘉依卡(棺姬柴卡)
  4. 第三卷
  5. 序章 一开始的背叛
  6. 繁体版

序章 一开始的背叛
2017-06-23 14:12:36

		

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响从天而降。
毫不留情地……―个劲儿地落下。
当然,喧嚣嘈杂乃战场上之常事——从人口中迸出的怒号、叫骂尚不消说,还有剑戟铿锵的声音、爆炸的声响,充满死亡威胁的回音总是笼罩在整个战场上。据说对身经百战的士兵而言,这些声音会交织得浑然一体、演奏成战场上的交响曲,让他们的士气更为高昂。
「~~~~~~~~~~!」
然而……就算是这般的老士兵,也是会有畏惧的声音。
虽说是战场,但这儿充斥的已经不只是双方战斗的声音了。
完全是以压倒性的威力一味地击溃对方——这是摧毁一切的声音。
对愤怒、悲叹、恐惧、憎恶等等一切都毫不在乎,纯粹只是单方面歼灭对方的行为,并不能称之为「战斗」吧。就像因遭雪崩、洪水而灭顶身亡的人,并不会感受到什么荣耀吧。无从反击就能被杀死的话,就跟家畜没有两样了啊。
「~~~~!~~~~!」
此刻——从魔法师西蒙·斯坎尼亚的头上灌注而下的轰隆声响,正是前述那般单方面摧毁一切的声音。
所在地是微暗的山间地带。
如文字所述,此地是一处山与山之间的狭缝,而此刻正值夕阳西下、逐渐变暗的时间。
左右两侧是极少长出草木之类的岩山,也几乎见不着任何动物的身影,就连风也不常吹拂而过……本来这儿应该是个与日落一起静止时间、充满安宁平和的地方。
「~~~~~~~~~~!」
若抬头仰望,可以看见空中有一丛一丛好似天空破了洞般的黑点丛生。而那些黑点简直就像是日蚀之际的太阳一样,四周环绕着摇曳飘扬的火焰,同时渐渐往下逼近——下方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越变越大。而它不停轰隆隆地发出要把所有人杀光的咆啸之声。
那一丛一丛的黑点是一种「打击体(striker)」。而它正如其名,具备着必杀,哦不,是具备着必然毁灭一切的威力。
局部地区战争用的大规模歼灭系魔法〈轰槌雨〉。
虽然这招式的名称听起来很要不得,但说到底,这招的威力其实大半仅来自于「落下」的力道罢了。既不是来自于火焰、亦不是来自于雷电。单纯只是物体落下的力道而已。
物体由上落下。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不过,这般理所当然的自然现象……会因落下物体的距离、质量及数量,而带有毁天灭地的条件。就算只是颗小石子,但只要它是从遥远的天空彼端落下的话,那么它的速度将会更胜飞箭,进而摇身变为绝佳厉害的凶器。而如果孤石子——一颗颗都具备着人类无法举起的重量,而且如雨倾盆而下的话,那威力将大到可以轻易地毁掉一整个村落或城镇。
是的。这招本来是……用来攻击敌人据点的魔法。
「~~~~~~~~~~!」
〈轰槌雨〉是招极为耗费时间及工夫的军用攻击魔法。
而且,若想要施展出这招魔法的标准规模,至少需要十位魔法师在场。此外,还需要输出功率极大的魔力来源及魔法机器。
不仅要先把以魔法炼制出来的「素材物质」撒放到攻击目标的上空——既可用魔法发射上去、亦可装载到「高高度飞空船」之后再往空中投下——然后,还要等这些「素材物质」充分扩散到一定范围之后,再行发动正式的攻击魔法。
在遥远的天际、比云更为上空的地方,那些人为所造出来的魔法之「核」,会自己展开作力场,进行旋转,并以此吸收、压缩它周围的「素材物质」,同时急遽地成长到原本的数万倍,哦不,应该是数亿倍、数兆倍。
就等同于吸收空气中的水蒸气而成长的雨一样。
不过,这招魔法所产生的,并不是雨这般无害的水滴。
落下时所遇到的空气阻力,会将它塑形成泪滴状。而这泪滴状的巨大「打击体」,就像下个不停的雨滴一样,数量多得惊人——而且还一边熊熊燃烧着,一边像挥舞而下的铁槌一样,气势磅礴地落到地面来。
就只是这样单纯的现象。
但正因为是如此单纯,所以才令人束手无策。
就算有人想要打断这招魔法,却会因为其魔法效果实际上是施展于遥远的天空彼端——而且等到遭攻击的这方发觉到「打击体」时,这招魔法的术式便早就已经结束了。因此,这招魔法是无法打断得了的。
只能……以同样大规模的防御系魔法与之抗衡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又重、又硬、又大颗的「打击体」,一边燃烧着,一边一颗接着一颗地高速落下。在这险境之中——不管强者再怎样高举他们自豪的剑或枪,也起不了任何效用。只会让自己爱用的武器被「打击体」一一击溃、或是被搅和其间的冲击波吹走而已。
「~~!~~~~~~!」
就算想靠魔法对付,但个人所能使出的效果也有其极限。
在〈轰槌雨〉的面前——众多魔法师集结在一起,使用输出功率极大的魔力来源、大型魔法机器所施展出来的这招魔法的面前,光靠一个人卖弄小聪明的伎俩或手段,是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不够彻底的防御,其结果也只是让结界被「打击体」一一击破而已。
是的。的确是束手无策。
一旦暴露在这种大规模歼灭系魔法之下,其后也只有等死的分了——大家都是这么说的。正因如此,这些身经百战的士兵们才会在听到这招〈轰槌雨〉落下的声响之后,脸上纷纷浮现出绝望的表情,无力地站在原地而已。~
然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法师西蒙·斯坎尼亚大吼出声。
他——不管怎样都无法弃械死心。
不要。他不想死。
他还有很多该做的事。
他还有几件想做的事。
最重要的是——有女人在等着他回去啊。
(这种地方……我才不要死在这种地方呢!)
西蒙高高举起他爱用的魔法机杖,拼命地控制住自己因恐惧和混乱而动摇的意识,然后开始发动术式。
「……巴林……凸托……欸噜呣……奈伊……奈伊……!」
若要论起他是否有残存下来的机会,那应该将会是来自于〈轰槌雨〉这个大规模魔法其中的一部分。
「魔法」招数本身,大致上到最后都必须要由一名魔法师的意志来「启动」。虽然大规模的魔法需要有众多魔法师一起参与术式的发动,但即便如此,在最终阶段控制魔法本身的方向性时,是由一名魔法师来做最后的决定。就像大型船虽然需要庞大的人数来让它动起来,但最终统合、控制船只动向的工作,却是船长的职责任务。
而……
「……欸呜……哇喔呶……啊噜奇……马噜提啊……噜噜……啊噜夫……莱伊……」
也因为如此,这个大规模魔法的威力,才会有漏洞可钻。
无论如何,一个人类的认知力量毕竟有其极限。效果范围内的魔法威力要做到完全平衡均一,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此一来,若以最强的强度展开魔法防御阵的话,那么西蒙也许能够独自存活下来。
「出现吧——」
西蒙……只有他独自一人……
「〈超防壳〉……!」
成功地发动了魔法。
在他念完咒文的同时,半透明——透着青绿色的球状防御结界,以魔法机杖为中心,迅速地向外扩展。
〈超防壳〉是西蒙所知之中最强的防御系邝法。虽然效果半径小、魔法施展期间无法移动,但个人规模的攻击系魔法无法突破这个结界。至于大规模歼灭系魔法,只要不直接命中——
「…………呜!」
西蒙紧紧抓住魔法机杖。
魔法的招数,基本上都需要魔法师的意志来发动,就跟使用引爆剂来点燃是一样的道理……至于维持魔法的状态、控制魔法的细部,则是由魔法机杖来担纲。而对西蒙而言,如今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超防壳〉目前暂时保住了西蒙的性命。
每一次受到冲击,防御结界的表面就会产生波纹状的扭曲变形。而结界本身虽然大都已经歪斜扭曲,但目前术式还未损坏,仍持续发挥着效用。
「~~~~!」
「~~~~?」
他可以看得见紧邻身旁的战友身影。
他可以透过半透明的防御结界,依稀看见外头的情况。
隶属于同一部队的战友们,像是在喊叫着什么似的。但是他们的声音都被从天而降的〈轰槌雨〉的声响掩盖住了,因此他根本什么都听不见。而结界表面上的波纹,则让他无法看清他们嘴巴开阖的动作。
「~~~~!」
他们其中一人,像是求助般地向西蒙伸出了手。
从波纹与波纹之间的缝隙,可以依稀瞥见外头的景况——那名战友的嘴巴开阖动作,恰巧奇迹般地让西蒙给瞧见了。
——西蒙,救救我。
下个……瞬间。
「——!」
那名战友被「打击体」直接命中,从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
被击碎的肉和血,连飞溅四散的机会也没有。泪滴状的巨大硬块一瞬间就把西蒙的战友压进地面之下。
支离破碎的手腕,徒留指尖在空中滴溜溜地飞舞。
那指尖撞上了西蒙所发动的〈超防壳〉表面,在结界的表面上留下了赤红色的指印,然后哧溜哧溜地滑落了下去。
「~~~~!」
「~~~~!」
其他的战友们更加拼命地叫喊着。
但他们的话语仍传不进西蒙的耳中。
不过,他可以想像得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应该跟刚刚那位一样,正在说着「快救救我」吧。抑或是——在怒喊着「叛徒」吧。
「…………呜。」
西蒙的魔法只能够护得住一个人而已。
而且能够幸存下来的可能性还很低。即使他——已经把防御范围缩小到最极限,以换取提高结界的最大强度。若他现在暂时解除〈超防壳〉,稍微扩大防御半径的话,或许可以再容纳一、二名队友……但这样子做,西蒙很有可能会跟战友们一起被击中身亡。而且,在道种险境之下,他刚刚居然能够成功发动〈超防壳〉,根本就是近乎于奇迹了啊。
他也只能见死不救了。
为了让自己幸存下去——就算是一点点的可能性也好,为了提升自己存活下去的可能性,他也只能对全部的战友见死不救了。
「…………我也没办法。」
西蒙哼哼唧唧地说道。
这话并不是针对着谁说的。就跟西蒙听不见战友们的声音一样,他的战友们——大概也听不见西蒙的声音吧。因此,这话大抵是西蒙说给他自己听的吧。
「我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啊。我也没办法啊啊啊!」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救他们啊。
在战场上,魔法师本身极为不利于近身肉搏战。因此,魔法师能够存活至今,靠的都是剑士、战士们帮忙应付近身战斗之故。这件事西蒙也了然于心。他自己曾经被战友们救过无数次。然而……即使如此,要他现在解除〈超防壳〉,根本就不可能办得到啊。
那样做的话,西蒙反而得冒很高的风险,跟他的战友们一块儿受死。
一起送死根本就毫无意义可言。
若能够幸存下来的话,那么就算只有一个人独活下来也好吧?即便只有一人残存下来,也总比全灭要来得好啊。这道理,任谁都明白的吧。
没办法。所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呜啊……」
西蒙在〈超防壳〉中紧抱着头——闭上双眼,捣住双耳。
从天而降的死亡铁槌。一个个死去的战友们。
他已经做了他能够做得到的事情了。如今他也只能够拼命祈祷自己能够存活下来了。
哦不——
「…………」
还有一件他该做的事情。
那就是——杀死背叛了他们的家伙。
如前述所说——〈轰槌雨〉本来是用来攻击据点的魔法。这是个很耗费时间与工夫的魔法,因此即使决定了要使用这个魔法,魔法师们也无法马上即时施展出来。而且,因为要事先撒放「素材物质」的关系,所以也无法突然大范围地更改这招魔法的攻击地点。
换言之——像西蒙他们这种灵活机动的游击部队,几乎不可能会被人施以这种魔法。
然而,如今为何却能够如此正确地选中此时此地、对准他们施法呢?
碰巧?不,那绝不可能。
狙击这种连间民宅都没有的地方,根本毫无意义。
也就是说,敌人——肯定早就已经知道西蒙的部队会在这一天、这个时刻通过这个山谷。而西蒙的部队——游击队,主要是以隐密行动、奇袭为其本领。除非是与部队直接相关的人,否则不可能会知道他们的预定行程。
肯定有私通敌方的泄密者——人背叛了他们。
上级吗?还是因负伤而脱离作战行动的同僚?还是他们的家人、恋人、亲友等等?无论如何,肯定是某个家伙滥用了自己的职位立场,而将西蒙他们出卖给敌人了。
「不可原谅……绝不可原谅……!」
杀死背叛者。
一个个死去——现在正一个一个丧命的伙伴们。他要连同他们的份,好好地虐待折磨那个叛徒一番,然后再将那个叛徒杀之而后快。
西蒙一边像个婴儿般地蜷缩在结界之中,一边立誓说道:
「我一定要杀了他……!」
对同伴见死不救——他撇开眼,不再去看同伴们无声的怨慰叫唤,独独守住了自己。西蒙下定决心,要倚靠着对背叛者的怨恨,继续存活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