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第五章 反正,我是吸引男人追的女人
  6. 繁体版

第五章 反正,我是吸引男人追的女人
2017-06-23 04:37:23

		

接着,又到了星期六。
是在四月底,而显得特别不同的星期六。俗称的黄金周假期就从这天开始。
「早安……呼啊~~~~」
加藤现身时,又是晚了三分钟左右才依约到车站前集合,不太好吐槽的登场方式。
「你好像满困的。」
「我只睡了两小时喔~~」
「别拿睡眠时间短来自夸,听了感觉不愉快。」
对今天这个日子期待得辗转难眠的亢奋感,在她脸上,看不到。
「好啦,买车票吧。我们是要到哪?」
「和合市。」
「唔,那不是邻县吗?唔哇,车票好贵。」
「这趟要出远门,我昨天跟你说了吧。」
「话说叫来,两个人花一小时以上搭电车出门,感觉很像约会耶。」
「不是喔。」
「也对。」
唔,糟糕,我自然就毫不犹豫地否定了。
而且,对方也根本不显得挂怀地表示同意。
该怎么说呢?以某种角度而言,这真是理想的朋友关系。
或者该说是进入倦怠期的情侣吗?明明都还没开始交往呐。
「接下来,离电车到站还有时间,我去一趟便利商店好了。」
「记得先上厕所,毕竟移动时间很长。」
「去便利商店就已经包含那层意思了嘛,不识趣。」
「既然你觉得不识趣,就别自己把话讲明啦……」
说着,我望向加藤那脚步一如往常而不显得雀跃的背影。
无袖白背心上面披着亮灰色连帽衫,荷叶边裤裙底下露出的双腿,则裹着皮肤色裤袜。
今天的装扮,也和上周不同啊。
这家伙衣服真的满多的耶。
哎,我承认她的确很会打扮,但是以二次元而言,衣服常常换来换去会冲淡角色性啦。而且
区隔用的角色站姿图也会变多。
所以这种场合反而要穿制服过来,然后一脸认真地问:「咦?即使是在假日出远门,穿制服才符合常识吧?」像这样超正经的女生,我认为在玩家还有游戏制作者心目中都能得高分,不知道对不对呢?
……如果你不是陪着会思索这些的电玩御宅族出门就好了,加藤。
「哦,你有把那读到最后啊。」
「所以才会睡不够嘛,谁叫你借我的书总共有五本。」
「你真的很配合耶。」
「没有啦,内容有趣得让我舍不得睡喔。谢谢你推荐。」
「这……这样啊!」
在前往和合市的电车里,加藤这么说着而显得爱困地露出微笑。
她手上,有我昨天交给她的《恋爱节拍器》第一集。
那是昨天进行社团活动时,被我当成阅读功课交给她的书。
「我以为轻小说完全是写给男生读的,不过这部作品,女生读了也会掉眼泪耶。」
「对吧!够催泪的对吧!」
「上次玩的美少女游戏也一样,没有接触就先排斥似乎不太对呢……不过,要是封面能设计得更容易让人伸手就好了。」
「加……加藤,你果然……」
对于希望她至少读完第一集,好在今天以前理解作品价值的我来说,她的反应理想得超乎预期。
「所以不好意思喔,书可不可以等黄金周过后再还你?我想再读一遍,这次我想慢慢咀嚼内容。」
「没关系、没关系!下用还也可以啦。反正拿给你的那套是推广专用,我还有两套供自己看和收藏用的。」
「是……是喔?呃,既然你不用另外再买,那我就欣然收下了喔?」
「不,我当然还会买啊。少了一套推广专用书,再补充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这样啊,谢谢你。」
说着,加藤露出有些傻眼似的生硬笑容。
看来她似乎还不懂,作品信徒在推广成功时的心情。
「那你觉得哪个部分好看?不对,连你觉得不好的部分都告诉我,我想听心得。」
「好啊,嗯……这个嘛,我想想看,要从什么部分开始谈呢?」
「快!趁刚读完的热情还没消退,第一时间讲出来的感想最重要!我们来聊吧!」
「安……安艺?」
可以聊喜欢作品的同伴变多了,和这种喜悦一比,区区几千圆的破财根本不足挂齿……
「哎呀~~一下子就到了耶,和合市。」
「……对你来讲,我想是很短暂吧。」
这么说着而走下电车的加藤,表情显得比早上更疲倦。
果然是睡眠不足的影响吗?也说不定是晕车的关系。
她的脸色也有点苍白。
「好啦,再换个话题,第三集告白场面之后的发展!那真够神的对吧!」
「还要聊啊……倒不如说,话题根本就没有变。」
「可是你也没想到吧?那个女生居然会闯进三角关系里。」
「我没想到……这个话题居然会持续一小时。」
「哎呀,要聊的话,三天三夜我都可以喔。」
「我想我即使花上一辈子,也还是没办法变成像你一样的御宅族。」
这么委靡不振,看来她果然是满累的。
「别那么说,打起精神嘛?毕竟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就某个角度来看可是圣地喔!」
嗯,在这种时候,男人就该拉她一把。
懂得体贴入微是成为现实充的秘诀,大概是吧。
「圣地是什么意思……咦,这么说来。」
「喔,你注意到啦?」
对于穿过车站出口后抬头可见的景色,加藤微微吞了口气。
在初次造访的人眼中,那块地方,应该只是寻常无奇的站前繁华街。
然而,让《恋爱节拍器》的读者来看,就是别有感慨的地方了。
「原来是这里啊……」
因为展现于面前的,正是翻开第一集就会进入眼帘的首页彩图景致……
「你看这张在站前公园的长椅,不就是末章接吻那一幕的场景?」
「啊,对喔,构图刚好是从这边看过去的角度。」
说着,加藤看了我翻开的第五集221页作比对。
「然后你看,在那边的汉堡店,不就是两个女主角在第二集初次碰面的地方?」
「我觉得光看图认不出来耶……」
「的确,可是情报并非只藏在插图里面。」
「你的意思是……」
「在这一幕之后,她们两个走过斑马线就立刻到车站了吧?表示只有和车站隔着一条马路的这间店才能满足条件!」
「……你还真能注意到这么细微的部分耶。」
于是乎,加藤对我翻开的第二集148页的文章看都不看地发出嘀咕。
喂,你要确认清楚嘛。
「然后,接下来才是正题……你看在马路前面的那间书店。」
「啊,对喔……所以,那就是出现在第一集的……」
「没错,主角和第一女主角命运性相遇的帖文堂书店……今天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说完,我对加藤秀出第一集48页、以及夹在其中的两张票。
这正是排在今天的最后行程,也是最主要的目的……
「但结果他却和那个女生分手了。」
「……是没错啦。」
主角选了从第二集才出现的另一名女主角,据说在最后一集发售时,这样的冲击性发展曾让网路上讨论得沸沸扬扬……
「原来有签名会啊,既然这样,你先和我说清楚嘛。」
说着,加藤一面排到帖文堂书店三楼的活动行列,一面端详我交给她的排队券。
上面有着今天的日期、以及「纪念恋爱节拍器最后一集发售 霞诗子老师签名会」的字样,感觉像随便用打字机花了一小时制作印刷的简朴设计。
活脱脱就是平时不熟悉办活动的中小型书店,才会作出的玩意儿。
「哎呀,我之前真的不觉得你会那么迷这部作品,怕说出来被拒绝……」
「所以,『就连目的都不说地将人约出来好了』。我倒比较想问,这算什么逻辑?」
「没有啦,这样比花时间解释有效率不是吗?」
「……我希望你可以像对待二次元那样,对三次元的女生再重视一点耶。」
「唔……唔嗯。」
总觉得她有点闹脾气。原本不该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我就脸红地别过头嘀咕:「就……就因为是你,我态度才会这么随便啦!」如何?
……不行,面对青梅竹马或损友定位的角色,那样大概能插旗,但是对认识不满一个月的人那么说,单纯是把对方认定成配角罢了。
哎,再说,我是和加藤出门……
「话说回来,真亏你能拿到排队券耶。而且还有两张。」
「毕竟跑这一趟,会花掉两人份的电车和午餐钱嘛。外加来回的三个小时。」
「我第一次参加签名会,不过能见到热衷作品的催生父母,还是好兴奋耶。谢谢你。」
「就是啊~~!」
她实在有够上道……真的,让人乱安心一把的。
「所以啰,这位霞诗子老师是什么样的人?安艺你认不认得?」
「呃……嗯,之前第二集上市时,这里也办过签名会。」
「就像名字显示的,是个女性吗?」
「……是没错啦,反正你很快就知道了。」
「读完以后,我在网路上用『霞诗子』搜寻过,不过最先出现的是粉丝个人经营的网站,她本人好像没有写部落格或推特耶。」
「……是喔。」
「你怎么了?有点发烧吗?」
「没有,哎……反正马上就会泄底了,没关系啦。」
「?安艺?」
发现我忽然转头红着脸嘀咕,加藤一脸纳闷地仰望过来。
唉,三次元的恶心阿宅忽然觉醒成傲娇,除了恶心外没别的字眼能形容就是了。
「……活动,差不多要开始啰。」
「啊,真的耶。」
聊着聊着,似乎已经过了活动预定要开始的十一点半,会场出现貌似店员的中年女性。
同样让人觉得对主持活动不太熟悉的那位店员,花了约五分钟解释完乏味的注意事项,接着会场内部的隔板一开,霞诗子老师就随着掌声出现了。
而她的身影……
「……我根本看不见耶,安艺。」
受阻于和我属于同样族群的人墙,加藤似乎还没见到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不要紧,请她签名时就会直接面对面了。」
姑且要比加藤高一个头的我,勉强能看见那位作家的身影,但我刻意不对她作实况说明。
没错,这要让加藤亲眼去确认才行……
因为这就是今天最大的目的,也是我铺的最后一梗。
换句话说……
「……伦理同学?」
「咦?」
「您好,很久没在这里碰面了……还有我讲过好几次,别用那个绰号叫我。」
「霞之丘……学姊?」
「不,要叫她霞诗子老师才对……在这个场合。」
就是这么回事……
轮到我签名时,诗羽学姊和加藤之间的世界停止了短短一瞬。
※  ※  ※
「那么我重新作个介绍,这位是三年C班的霞之丘诗羽学姊。」
入学以后,从未跌落第一名宝座,号称丰之崎学园创校以来的秀才。
「另外,她的笔名是霞诗子。」
出道作《恋爱节拍器》全五集,至今已累积五十万本以上的销量,被人誉为轻小说界的新锐在学女高中生作家。
「然后,这位是二年B班的加藤惠。」
没有其他需特别附注的事项。
「那么,既然彼此都介绍完了,接下来就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因为如此,这里是原作第二集148页的汉堡店。
「…………」
「…………」
「喂~~」
附带一提,这种尴尬气氛也和第二集148页几乎完全相同。
不同处在于,书里的男主角没有出现在那一幕……可恶,当主角真好。
「欸欸欸,安艺……」
于是,先承受不了这种气氛的加藤,朝着旁边而非正面地嘟哝开口。
「呃,你找我搭话也没用吧?」
「可是,再怎么说也太奇怪了啊。」
「嗯,我确实也同意这个人的经历相当异常,可是你当着本人的面讲就太失礼了吧。」
「我说奇怪的是安艺你啦。」
「就跟你说了,不可以当着本人的面说那个人异常嘛~~」
这家伙真不懂察言观色。都不觉得我可怜吗?
「又是人气插画师又是当红作家……安艺你身边怎么尽是这样的大人物啊?」
「不会啊,你想想,加上没有任何特征的你,不就取得平衡了吗?」
「这种时候就不必提我了。还有你不用勉强拿我当笑点。」
不,我没有特别勉强,是因为套得正好才这么说的。你低估了自己的角色薄弱度喔,加藤。不对,这种情况该用「高估」才贴切吗?
「你说你要找这么厉害的人物来作同人游戏?那样是相反意义上的胡来喔。」
找美术社的千金小姐和学年第一名的才女搭挡作游戏是蚍蜉撼树。
找人气同人插画师和当红商业作家搭档就会变成泰山压卵。
……国语真是深奥。
「可是,我又不认识其他会画图或者写文章的人。」
「总觉得,你那样就像只准备了两枚核弹的军队耶。」
「可是能用那两枚歼灭敌人就爽了啦啊啊啊?」
「唔哇?」
我这声仿佛被差劲人渣攻陷的喊叫,和加藤仿佛慨叹年收入之低的惊呼重叠了。(注:安艺前面影射的是成人电脑游戏《姬骑士アンジェリカ~あなたって、本当に最低の屑だわ!~》该游戏的女主角会咒骂主角人渣,不过遭到攻略而沦陷时,就会在床笫间叫得粗鲁而放浪形骸;后面则是影射日本网路上,女性对结婚对象年收入未达三百日币而不满的某段知名讨论)
唔,我用的那些比喻压根没有意义,但我想说的是……
「……你要和她打情骂俏到什么时候?当着旧情人的面。」
「如果你觉得我们是在打情骂俏,就不要做出那种会招来误解的行为!还有不要随口乱编造故事!」
我是指诗羽学姊悄悄绕到加藤的另一边,也就是我右边,还突然对我耳朵吹气这样不合常理的举动。
「话说伦理同学,你特地来这里做什么?对我炫耀现在的女朋友?」
「拜托停下来,你在这镇上算是满有知名度的人。」
「不要紧呀,没有人会在意。比方说,你看在窗边的男生三人组,我记得就是签名会里排在最前列的人。」
「你是挑最要紧的范例来提对不对?」
唔哇,我已经被人屏息静气地瞪着了……
「不过像这样制造些风花雪月的话题,我倒觉得可以成为作家的卖点,你认为如何?」
「你那已经不是针对Fantasitc大奖,而是想得直木奖吧?」
连我都会感到颤栗的邪恶妄言……又是个强烈无比的属性。
况且眼前这一位和某个英梨梨不同,还具备不知道会冲到什么地步的危险性。
唔,这种情况反而会让角色的毛病变得太抢眼,陷入让人无法苟同的两难就是了。
「同时实际上却还是处女,这会不会令读者一举改观而把我当成萌角?」
「不自然的处女角色会被抨击,真的。话说你要怎么向大众证明?」
看吧,她就是这么夸张。
「欸……安艺,我问你喔?」
「加藤……我不知道你以往对她抱持什么样的印象,但是,现在在你眼前的这个邪恶之人,如假包换地就是霞之丘诗羽学姊本人。」
「咦~~我才没有想得那么过分。」
「可是你有感觉到和本身印象中的落差吧?」
「那……那个嘛,还好。」
证据就是加藤的表情变得淡白了。
这是她心里藏着许多话想吐槽时的特征……换句话说,就是「加藤惠」少数能展现出角色性的瞬间。
……但即使想当成无表情的角色来推销,连位于眼前的毒舌学姊都比不过是一大痛处。
「谁叫霞之丘学姊在学弟妹之间就像传说一样,而且我也只听过传言而已……」
「对啊对啊,结果实际上她却是嘴巴和个性都坏到极点、又以说谎为乐的人,你作梦都没有想到吧。」
「看来你是渴望被我辱骂对不对,伦理同学?你这重度被虐狂的性子,真的是从以前就没有改过。」
「你听,就像这样!」
平时文静寡言,不过那单纯只是嫌讲话麻烦,一开口冒出的就全是争议发言和黄腔。
隐瞒作家身分的同时,腹黑性格始终外露。
只远远观看的学弟妹对她感到崇拜,在身边而挨中舌枪唇剑的同学和老师,则把她当成恐怖的化身。
这就是……
「没想到,学姊居然会是安艺的前女友。」
「要是你肯将我说的话听进一些些,我想就不会导出那样的结论了,加藤。」
「所以,结果你来做什么?特地找我这个以前抛弃的旧爱。」
「拜托别再用前女友那套说词损我啦,学姊~~」
这种前缘未了的女角色塑造起来,很容易破坏游戏内容的均衡,在美少女游戏中一向特别难安排,这个人却一而再再而三……
「反正,你又要提那份美少女游戏的企画对吧?」
「什么嘛,原来学姊都明白不是吗?」
「毕竟对任何事都韧性坚强又不死心,是你最大的缺点,同时也是致命性的短处。」
「你用那种句法,是不是要把其中一边换成长处或优点才对?」
而且那台词还是伴着「拿你没办法」的调调的微笑一起抛来,感觉有够微妙。
「基本上,假如你是为了那个,也不用专程跑来这里嘛……」
「其实是因为,我有一半的目的在于签名会。」
「咦……?」
说着,像是就在等这一句的我,从口袋里拿出小纸包。
「恭喜学姊,恋爱节拍器完结了……前前后后约一年半的时间,您辛苦了。」
「谢……谢你。」
于是乎,尽管我觉得自己这番贺词也有些失礼,学姊却貌似意外地稍微露出了发自本心的害羞表情。
这种细微举止,会因为平时的冷淡而显得并非只是普通可爱。
不过,会被这点落差拐到的家伙,都是无可救药的美少女游戏脑。就像我。
「……等等,这是什么造型微妙的美少女模型啊?」
「唔,我抽了两次签,结果都拿到C奖。」
「……是喔,谢谢你。我会珍惜的。」
「慢着,你怎么一说完就开始拆她的衣服?」
但学姊在下个瞬间立刻收敛表情,我也免得受她进一步的蛊惑。
「那……那个,霞之丘学姊,不对,霞诗子老师……」
「……叫我学姊就可以了。呃……记得你是加藤同学吧?」
然后,也许是为了替气氛肃杀的情景打圆场,也或许是她并没有想得太多……唉,大概属于后者的加藤,鼓起了一些勇气和诗羽学姊攀谈。
「恭喜学姊的作品出了最后一集。我昨天才从第一集开始读的,可是因为好有趣,就一口气全部读完了。」
「谢谢,很高兴能听你夸奖这部作品的内容空泛得一晚就能读完五本。」
「那不叫夸奖,而且加藤也没有那么说啦。」
「还有,呃……谢谢学姊今天替我签名。」
「啊,嗯……」
「其实我从生下来,是第一次拿到签名……所以我会好好珍惜喔。」
「加藤同学……」
于是,面对加藤不畏挖苦而意外率直的表白,诗羽学姊难得让人感到稍稍势弱。
可是……
「不好意思,那本书还我。」
「咦,怎么这样?为什么……」
「学姊,再怎么说你这样也太……」
即使如此,加藤那番话还是没能打动诗羽学姊吗……
「我决定还是重签一次。所以还给我一下,好不好?」
「咦,重签是指……?」
「等等,这什么签名啊?字迹像蚯蚓乱爬,所以我之前没注意到,但仔细一看你帮她签的是『贺东招二』嘛!」
我顺便看了自己的签名书,这写的不是『Buriki』(注:《电波女&青春男》的插画家「ブリキ」)吗……
「算了,先不管那个。」
「什么叫不管那个!我原本打算拿这个去和熟人炫耀,差点丢大脸耶!」
我实在没发现她不只是嘴巴,就连手脚都这么邪恶。
「谢谢你啰,专程来我这种低销量作家的签名会。」
她心里完全不那么想,还厚着脸皮说出那种话……
「才不会呢。今天不就来了很多书迷吗?」
「是……是喔?」
「嗯,对啊。」
换成明白那是在自嘲的我,就会随口应付过去,结果诚实地反驳的加藤,是个比我想像中更纯真善良的人。
唔,也可能单纯是她不懂得替诗羽学姊接话,这我倒无法否认。
「再说,网路上好像也讨论得非常热烈耶。」
「是啊,那些人好像分成两个女主角的派别,还相互抨击呢。」
还不都是因为你写出那种纠葛不清的三角关系……
「没有啦,他们对作品本身也相当称赞喔。我还看到有意见认为,这是近年来最棒的恋爱喜剧耶。」
「谢……谢谢你。」
「对……对啊。」
糟糕,每次听加藤称赞得毫不保留,就显露出诗羽学姊和我的心有多污秽。
「在那当中,我还找到一个好狂热的粉丝网站……用笔名一搜寻就会显示在最前面,所以学姊说不定也看过。」
「呃,你说……粉丝网站?」
「唔……」
「那里的站主是个叫TAKI的人,他写的介绍文实在好热情……对作品的爱都可以说是满过头了。」
「这样呀,满过头的爱啊……」
「…………」
然后,诗羽学姊显得越来越尴尬地瞥向我这里。
「那个人太融入主角的想法,每出下一集都会改换心里最爱的女主角喔。看起来就像对剧情入迷到搞笑的地步呢。」
「这样呀,入迷得搞笑啊……呵呵呵。」
「啊……啊哈。」
「不过,他能碰到让自己那么热衷的事物,总觉得让我有点羡慕呢。」
「对呀,会让人羡慕呢……呵呵呵。」
「啊哈哈哈哈。」
于是,我只能无奈地干笑。
「像这样,能让读者投入到那种地步,不就是这部作品力道足够的证据吗?……啊,这也是我向站主学来的说词啦,啊哈哈。」
「呵呵……呵呵呵。」
「啊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我刚才说的那段话。」
「不会,我觉得十分窝心喔?呵呵呵。」
「不……不奇怪不奇怪……啊哈哈哈哈,唉。」
是的,那些话真的很窝心。
和平时的加藤比起来,感情分外热切而浓烈。
是的,简直像御宅族的口吻。先不论这种形容是否算夸奖。
……只不过那段佳话的成立前提,羞耻得让我叫苦。
「可惜最后一集的感想还没发表就是了。我很好奇站主对最后那一幕有什么感觉……」
「听到没,伦理同学?」
「不好意思,最近网站荒废太久……过完这周我一定会发表。」
「…………咦?」
我们之间的尴尬度,在这个刹那达到最高峰。
「原来那是安艺你写的网页?」
「嗯……」
站主名称TAKI就代表伦也·安艺,算是十分浅显的字谜……倒不如说,单纯是改成用罗马拼音而已嘛。你该发现才对啊,加藤。(注:安艺伦也的罗马拼音是AKI TOMOYA)
呃,我知道这算强人所难,但我也是有羞耻心的啦。
「那……那么安艺,霞之丘学姊和你是真的交往过……」
「等等,话题怎么会跑回那里?」
「可是这就代表,安艺你是霞之丘学姊的头号粉丝吧?」
「变成狂热粉丝就能和作者交往,那是御宅族才会有的妄想啦!」
「不过,要是添个在现实生活中彼此认识的设定,你不觉得真实感就增加了吗?有种『那是什么成人游戏桥段?』的调调。」
「学姊,拜托你别在自己涉身其中的状况下起哄……」
而且听来像成人游戏的话,那终究还是御宅族的妄想嘛。
还有你好歹也是个作家,不要在现实生活里追究题材真实感啦。
「不过,越听越有以前发生过什么的气氛耶,是我多心了吗?」
「以前稍微有点交集而已啦!我对作品稍微入迷,稍微写了网页,然后作者稍微刚好是同所学校里大一岁的学姊而已。」
「嗯,第一次的时候你也说过类似的话呢。还强调稍微插前面一小截进去就好。」
「连一小截都没有进去喔?不对,我根本没讲过那种话啦!」
喂,我已经不知道该全力招架哪边了。
「如你所见,御宅族男生在重要关头就会变成软脚虾。加藤同学你最好也要留意喔。」
「唔,所以这还是代表,你们——」
……应该说,来自右边的炮火明显比较猛烈。
奇怪,照理说学姊的立场应该和我相同,怎么会变成这样?
「创作恋爱故事,总需要囤积许多那方面的题材吧?毕竟在我的年纪,也累积不了多少人生历练。」
「创……创作是这样的吗?」
「像这种时候,要是眼前来了个自称热情粉丝的男生,又热切殷勤地谈起自己,会对他倾心不也是在所难免?」
「我谈的不是学姊本人,而是学姊的作品啦……」
三次元就是这样才让人讨厌……
「况且听编辑说,作品销量受那个男生经营的网站影响而提高了三成,感觉这段感情也不是那么让人后悔,你说对吧?」
「那……那个网站影响力那么大吗?」
「我讨厌那种说法,感觉心机好重。」
这种藕断丝连的感觉糟透了……
「事情大致就是如此,我这边完全OK,可是伦理同学一到重要关头就……」
「总之目前在场的角色并不是全部都满十八岁啦!」
别说了,别再说了……再说下去就……
要是话题再往糟糕的方向发展,就会被编辑喊卡。
「追……追根究柢,处女或者在室男写不了恋爱题材的论调,根本就是都市传说啦!正因为处女和在室男对于没体验过的事怀着懂憬和理想,有那种意念爆发在作品里面,才会无比地吸引在室男读者啊!虽然我不知道处女读者会怎么想啦!就算有情场浪子对作品情节冷笑,理会他们只是浪费时间啦!还有作者如果是处女就能让读者有进一步妄想,那真是太棒了!要是改编动画以后,连女主角的声优也是处女,那简直……!」
「安艺,安艺,你要去哪里……?」
「差不多是编辑要来喊停的时候了呢……」
再谈下去就糟了……!
「所以啰,加藤同学你也要小心。」
「小……小心什么?」
「这个男的,对你可能也会殷勤个半年左右,但他的目光到了明年就会换到下一个女生……或者应该说,换到下一个包装对象身上喔!」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更新网站内容请别再散布谣言了。」
最后一集我明明是流了一公升眼泪读完的,却遭受这种对待……
「不过,他喜欢新奇事物、又擅长煽动人、又会装熟、又纠缠不休、就某种意义来说也算优秀的同人投机客,不过换句话说,那就是为人差劲到极点的意思嘛。」
「再怎么说,把我当同人投机客也太过分了……」
尽管优秀的同人投机客差劲透顶这一点,我倒是完全同意她的见解。
「那……那个,霞之丘学姊……」
于是乎,之前一直略显困惑地听着我们交谈的加藤,总算开口了。
「呃,就这次而言,我想安艺他大概不会那样……」
「加……加藤!」
而且,还是开口替我说话……
「为什么你会那样觉得?有什么根据能让你肯定:『谁叫他超爱我的~~被抛弃的学姊好可怜唷~~(笑)』?」
「求求你,不要把各方面都搞砸……」
「没有啊,基本上安艺他对我又不感兴趣。」
「我那句话也是对你说的,加藤……」
还以为她会帮忙推一把,结果并没有那回事。
「为什么你会那样觉得?你就不会暗自猜想:『他真是的,对我总装得一副没有兴趣的样子,也太会掩饰害羞了吧~~♪』?」
「咦,是这样吗,安艺?」
「你不要坦然露出那种意外的反应。」
唉,我希望她至少能表现出:「讨……讨厌啦,你乱想什么嘛,白痴!」的表情,不过加藤就是这样……
所以,我对她一如往常的反应感到安心,顺便也为了其他方面而叹气。
「那个,加藤同学……」
「什么事?」
然而对诗羽学姊来说,那种「一如往常的加藤」似乎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那你为什么要陪着他瞎忙?『来作一款以你为女主角的美少女游戏吧』,这完全是脑子烧坏等级的说词喔?」
「那个,学姊……没事,我想也不用说了。」
唔,话虽如此,不愧是学姊,恶毒的嘴巴丝毫不受影响。
「嗯,因为感觉还算有意思,而我也还算有空。」
「你对他制作游戏的热情(笑)产生了共鸣?」
「为什么学姊说到一半要刻意摆出笑容?」
「也不是那样,但我可能并没有霞之丘学姊或泽村同学那么悲观吧?」
「你觉得,他的企画会成功?」
「唔~~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既然有安艺的行动力,我也觉得说不定会有什么有趣的成果耶。」
「那么……你信任他啰?」
「咦?信任安艺?为什么?」
「我说啊,别在这种重要的节骨眼用可爱模样吃惊啦。」
我希望她至少可以露出:「咦?这……这个嘛,你白痴啊!我哪可能信任!我才不信任这种又蠢又好色又容易得意忘形的男生呢!」这种调调的表情,但即使不是加藤也无法指望吧。
「欸,伦理同学。这个女生似乎对你没意思喔?这种状态下,『我会将你捧成女主角……所以接下来,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回馈我吧?呵呵呵』的作战管用吗?」
「我本来就没有订定那种作战。」
「是喔……难怪我桃衅到这个地步也都没有反应。换成某个青梅竹马,就气得彻底理智断线了耶。」
「那个,冒昧请教一下,学姊说的青梅竹马是……?」
「冒昧的话你就别问了!」
那个时候,我头一次觉得自己能理解,主审不得不向两队选手举出黄牌的无奈心境。
※  ※  ※
「天色完全暗下来了呢……」
过了晚上八点的和合车站前,月亮悠悠地在大楼间升起。
那夜色,宛如《恋爱节拍器》最后一集里,为三角关系作出了断的那晚……
「欸,伦也同学。」
「…………」
「……伦也学弟?」
「……………………咦?啊,叫我吗?」
在此先声明,刚才我反应变慢,是因为望着月亮而陷入感伤,绝不是今天第一次被学姊叫了本名的关系。
「你真的有意将那个女生栽培成女主角?」
「那个……嗯,对啦。」
和来程时相同,等待加藤去便利商店的这段空档,我和诗羽学姊则热络地聊起目前人不在这里的第一女主角。
「因为你钟情于她?」
「咦?啊,对啊,嗯,没错没错。」
「……你那种极度敷衍的态度,十分令人不安耶。」
「呃,最初我确实有一见钟情的感觉……可是……」
是的,所以毋庸置疑地才会催生出这项企画。
只不过,总觉得我的心思在途中就跑到莫名其妙的方向了。
「换句话说,你单纯只是想寻找慰藉……将自己『或许』喜欢上的女孩子栽培得魅力十足,才能让你陶醉于自己正确无误的审美观,就是这么回事对不对?」
「唉唷喂呀……」
我真的无言以对……
「嗯,不管怎样,这么下去我和泽村都不会帮忙的喔?」
「诗羽学姊……」
「对于你现在还来向抛弃的旧情人求救这一点,我并没有感到不满。只不过,所欠缺的东西太显而易见了……」
「那段对话不特地讲前半句就没办法成立吗?」
再说事实上,我们根本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交往过。
要是照这样下去,拥有「邪恶」外加『前女友」这项最强属性的诗羽学姊,就会变成攻略的唯一选项了。
「可是加藤的本钱也不错啊,只要想办法确立她的角色性……」
「我说的倒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指什么……?」
「这个嘛,你们所欠缺的就是……」
下个瞬间,我的右耳被轻轻吹了一口气。
「让你们久等了~~……咦,霞之丘学姊呢?」
「……她说她要先回去。」
「这样好吗?」
「嗯,没问题。」
结果直到离去之际,诗羽学姊始终邪恶、爱说谎、又满口黄腔。
可是她真的在最后的最后,给了我由衷的忠告,以及机会。
「就一次的话,我愿意再听你谈看看」,她如此作了最大的让步。
「加藤……」
「嗯?」
所以,已经没问题了。
「我会想办法的。」
「安艺?」
诗羽学姊说的话,让我刻骨铭心。
然而,关于那一点,目前仍无解决的着落。
所以,只能照以往的方式拚。
「所以你别担心。我绝对会让这项企画通过。」
只能由我来完成……
「啊,嗯……但就算没办法通过,你也不用介意就是了。」
「我觉得你可以多为我的心思着想一点啦,加藤。」
另外,这之后……
在回程的电车上,我被坐在眼前座位的诗羽学姊持续瞪了一小时。
不管怎么说,三十分钟也才只有一个班次,会坐到同一辆电车也是没办法的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