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第四章 元始之初,神创造样版(下篇)
  6. 繁体版

第四章 元始之初,神创造样版(下篇)
2017-06-23 04:37:23

		

「这算什么萌系战斗类动画啦~~~~~~~~~~~~~~!」
声音传来的同时,DVD包装盒高速旋转着从我头顶飞过。
耗了时间在垃圾游戏或者烂动画上面的消费者,常会用「我拿去当飞盘玩了」这种修词来骂作品,而我碰到的正是那种恶魔行径。
像这样的家伙八成会咒骂:「买了新书,结果女主角却是中古货。」然后一边将收录内容的媒体五马分尸寄回给业者。实在令人唏嘘。
「伦……伦也,你这家伙……知道我最怕看恐怖片还这样!」
「嗯?『这样算是僵尸吗?对,那是乔治罗密欧的经典名片』让你觉得不满意?」
啊,对喔……刚才我还纳闷那种爬行上楼的声音像什么,就是僵尸嘛。
「还有为什么到第四卷才调包!第三卷以前明明都是真货!」
「你这不就大意了吗?」
毕竟第三卷的剧情结束得非常吊人胃口,最适合动手脚。
「而且第四卷到主题曲为止都还是原本的内容,一进入正篇就忽然全部变成真人拍摄的血腥画面!你还专挑恶心的场景剪辑!」
「不只那样,我连DVD盘面都是自己喷印的喔。」
堪称绝对分辨不出真假的神来之作。
「好,那你是为了什么?目的是什么?请务必告诉我,你玩这种愚蠢低能幼稚的恶作剧整人把戏有什么用意!」
「冷静点。刚才那句话简略成:『为什么要玩这种愚蠢的恶作剧?』语意就很充分了吧?」
总觉得她激动过头,重复用了好多意义相同的字眼。
「话说你为什么要把我设成拒接来电!害我只能直接跑过来不是吗!我根本就不想再进你家的耶!」
「你自己先把我设成拒接的吧?这样就扯平了。」
而且以一个根本就不想再进这个家的人来说,入侵得还真熟练。
不过,藏钥匙的地方从我们念小学时就没有改过,而她记得这一点,表示……
「啊啊真是,我气得头都痛了……!」
「不,那是因为你单纯地肿了个包。要不要我拿医药箱?」
「追根究柢我会受伤还不是都你害的!你为什么还那么冷静!」
「哎呀,你真是一语中的。」
嗯~~这副不讲道理的生气模样……多具优势的属性,简直太过样版了。
不过,样版是道双面刃。尽管那确实能轻松地让角色鲜明化,但要是样版得太过头,就难免让人倒胃口而进退维谷。
这家伙平时也是个平衡度拿捏得不错的角色,可是一旦像这样发飙,就会沦为泛滥无奇的不讲理角色……
「你又擅自在脑袋里批评别人的角色性对不对!你这美少女游戏脑!」
「谁叫你那种像超能力者一样看透别人想法的口气,越讲就越像样版化的青梅竹马角色!」
看吧,就像这样。
啊,还有她超过十年以上都没有娇羞过,所以我死都不会叫她傲娇角色。
「欸,我说……安艺?」
「噢噢……你没事吗,加藤?」
这么说来,糟糕,我在这几分钟内将加藤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是谁啊?」
加藤躲在我后面,仿佛饱受惊吓地发着抖。
……如果是那样倒很可爱啦,不过和平常一样淡定的她,角色性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始终如一。
「照刚才对话的文脉,假如闯进来的是别人就好笑了。话说加藤,你和她已经在同所学校读了一年以上吧?」
「安艺,你也和我在同所学校读了一年以上对吧?」
「啊,你那种轻快的吐槽感觉不错。」
我一面在始终平淡的会话中答腔、一面指向加藤目光对着的女生开口:
「所以啰,这家伙就是小学、国中、高中都一直与我同校的附近邻居,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不对啦……这样的人才不是泽村同学。」
「正视现实如何?」
话虽如此,也难怪她无法相信。
平时宛如主张着「金发就该这样吧」而精明地束起的双马尾已经解开,蓬乱得惨不忍睹。
女生们憧憬的白瓷般肌肤,在额头的部位晕开一大片红肿。
男生们口耳相传的澄澈蓝眼睛,则像白眼的Q版角色图那般横眉竖目。
最后再穿个上下成套,胸口绣着岛村国中校徽的绿色体育服,这实在是……
「等……等一下,伦也。」
我这个以模样而言要当作「形象落差萌」也太有难度的青梅竹马,似乎总算察觉到目前房里的状况、或者人数、或者男女比例,然后才稍微放低音量对我问道:
「……她是谁啊?」
「我们都读同校同学年,而且我两天前刚和你介绍过耶……」
「嗯,别人对我的印象大概就是这样;虽然安艺你用同样态度对我的时候,我就发现了。」
或许是在我那一次已经稍微适应了,加藤依然薄弱的反应中,也显露出些许坚强。
……我更觉得她这么干脆地接受别人记不住自己的现状,以第一女主角来说好像已经没戏唱就是了。
「呼嗯……」
「那…那个……?」
「你暂时不要动!」
「好……好的!」
英梨梨在站直不动的加藤身边绕起圈子。
「欸、欸……安艺……」
「别把我牵连进去。」
「是你把我牵连进来的还那么说?」
仿佛有只随时要变成奶油的金色老虎(注:童话故事《小黑三宝》。该童话里有三只绕着树不停打转,最后融化成奶油的老虎)盯上了平凡青蛙,她们俩这幕被我比喻得有点莫名其妙的相见欢太有喜感,我完全无意靠近。
「是我的心理作用吗?我好像被狠狠盯着耶……而且还是被校内有名的泽村同学盯。」
「别介意,那家伙是大近视。在学校会戴隐形眼镜就是了。」
「真……真的只是因为那样吗?光那样她就显得这么……」
「显得……什么?」
「呀唔。」
唔,虽然我要加藤别介意,不过她现在的心情我很能理解。
英梨梨没戴隐形眼镜时的视力和眼神都糟糕到极点。
「呼嗯,你就是伦也的……」
「我……我们是朋友。」
「不管你是他朋友、女朋友或者炮友,我都没兴趣啦。」
「呃,最后那个称呼未免也太失礼了吧……对我而言。」
「别介意,那家伙性格超恶劣的。在学校会假扮得很完美就是了。」
连加藤特地沾湿自己的手帕来帮她冷敷红肿的额头,也丝毫不会感恩,她就是恶劣到这种程度。
平常她在毛茸茸的金色毛皮里,将猫咪布偶装的拉链藏得让人看不见……
「好了,给我说明……其实也不用啦。」
将加藤浑身上下瞪完一遍以后,英梨梨终于显得平静了点,接着就像房里只有她一个人似地挑了个放松的姿势歇着。
……虽然我觉得在男生房间盘腿坐着是不太像话,总之先不对这点吐槽。
「简单说,就是她又被找来陪你实践,你那出于盲目又自我中心的狭隘欲望,还自以为最强地随兴构思而成的愚蠢策略了对吧?」
理应冷静下来的她,却依然将词意重复的字眼用得过头就是了。
「哎呀,还好你在今天之内就收到我的讯息。要是你再不来,我今天晚上就必须叫加藤留下来过夜了。」
「咦?原来我差点被要求留下来过夜吗?」
拖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的加藤惊呼。
嗯,如果冷静思考,她等于是第一次到刚认识一个星期的男生房间里玩,就被要求『今晚不让你回去』,会动摇也是理所当然吧。
「这位同学,记得你是叫加藤对不对?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喔。这个男的就算和女生独处,也只有通宵玩电玩或者动画马拉松的选项而已。」
「什么话,我现在才不会光玩玛○欧赛车就玩到通宵。我也可以彻夜讨论恋爱啊。」
「只是游戏类别变成美少女游戏而已嘛。」
说着,英梨梨目光轻视地望向荧幕映出的游戏画面。
「而且现在还玩这么老旧的游戏……」
「请叫它古典名作。话说英梨梨你以前还不是迷过。」
「那是读小学时的事了吧。而且还是你哭着央求:『玩完一个人的结局以前不可以回去』逼我玩完的……」
「你的台词从小学时就完全没变耶,安艺。」
「坏都是坏在心爱的见○(注:《纯爱手札》的女主角之一,馆林见晴)太合我喜好……」
「咦,这是什么?好可爱喔……」
「你看,翻阅网页的历史记录,就可以回溯到几年前左右。将画风演进至今的转变看一遍,也是趟有趣的旅程喔。」
「你少教她多余的知识。被看到以前画的图,对作画者来说有的时候会比死还难过。」
「你别存下来不就好了。」
「那样就赚不到点击数了吧?你讲那什么废话啊。」
「好好好……」
「原来泽村同学也会画这种萌系的图……」
加藤的视线,被我这台电脑显示着「欢迎来到egoistic-lily的网页!」字样的页面吸引住了。
「还有,泽村同学真的是御宅族啊……」
她盯着的,是满载了最新人气动画及热门美少女游戏角色图,完全赶上萌系取向和时代潮流又讨好大众的网页。
「你给我记住,伦也……」
「哎呀,不亮出实际的东西,绝对取信不了她嘛。」
实际上,即使在本人如此蓬头乱发地穿着运动服现身眼前以后,加藤仍然不肯理解泽村·史宾瑟·英梨梨是个宅女的真相。
因此,我只好像这样揭露英梨梨所有的情报,以期藉着文化冲击的蛮横手法,逼加藤睁亮她紧闭不关的眼睛。
简介:
网路代名:柏木英理
社团名称:egoistic-lily
性别:♀
生日:六月二十五日
预定参加活动:四月三十日 COMIC☆Niche
A-26 egoistic-lily
预计出本《自行车H&H》(二十四页)
看到网路代名「英理」以及社团名称「lily」,还有打开这个网页时,英lily……英梨梨那闹情绪的表情,加藤好像终于肯理解我想说的话了。
「真是的,骗我看根本不想看的恐怖片、又害我在楼梯受伤、到最后还揭穿我的网页,你真是个差劲透顶的人渣耶。」
虽然就如同表情显示的,英梨梨彻底闹情绪了。
「哎,别那么生气啦。拿去,真正的第四卷,你带走吧。」
「这是我本来就要和你借的东西不是吗!还被你算计,吃亏的完全是我。」
「……另外,这个则是购入全套DVD才能拿到的特典草稿画集。」
「唔……难道那就是应募明信片只附在瞬间扫空的第一卷初回限定版里,据说还让粉丝哭天抢地的稀有周边?」
「对啊,在网路拍卖上的价格轻松破万。而且刊载了作画导演的所有角色草稿。我想这个在制作同人时肯定大有助益就是了……」
「……你怎么会想把那种宝贝放手?」
「既然要赔罪,总得表现出诚意……说是这么说啦,其实我还多买了一套用来保存喔。」
「你的技俩还是一样卑鄙……我可不会还你喔。」
「随你高兴。」
「原来,泽村同学真的是个打从骨子里的御宅族……」
此外,从英梨梨被「初回限定」还有「特典」钓到的这种心理,似乎也间接让加藤理解到我想说的话了。
「这样你懂了吧,加藤?这个在学校装成千金小姐,背地里却深深涉足同人界,还靠着寄生人气类别而赚翻的宅女,对我们制作美少女游戏来说有多必要!」
「唔……唔,那个……
「我还是决定回家了。你不如去死一死。」
「不,英梨梨,我绝对要拉你加入!只要有你那卓越的设计能力、和立刻就能跟上流行画风的巧笔,肯定连这个没多大特征的加藤,也能变成萌死人不偿命的角色……」
「唔,意思是说,要用我这种没有特征的人物当蓝本,没有泽村同学那种等级的作画能力就救不回来吗……?」
「错了,因为(我听说)无论是轻小说或美少女游戏,销量有九成都是决定于插画!」
「那句话我听不出哪里有打圆场的作用耶,安艺。」
「你那个企画改成不找蓝本,直接生个原创角色,门槛是不是比较低?」
「呃,那样就伤脑筋了。毕竟有加藤才会有这个企画。」
「随便,反正我没有意愿画,怎样都好。」
「呃,那样也很伤脑筋。毕竟没有英梨梨就无法让这个企画成立。」
「那个企画是有多禁不起考验啊!你要效法即使初代工作成员全部跑光,空留公司名称和版权也还敢若无其事地推出续篇的某作品啦。」
「别说了!『我本身』很尊敬那种公司,但是这和那是两回事吧!」
「呀啊啊啊啊啊~~?」
「唔?」
「怎……怎么了,加藤?」
于是,在我和英梨梨针对续作Fan Disk大举泛滥……不对,大举席卷的业界现况而激烈争辩时,加藤发出惊呼。
「你……你看一下,安艺!这个女生,感觉身上怎么有地方被涂掉了?」
「咦?唔哇!加藤,你点了『请问你年满十八岁吗?』的按钮对吧?」
「哎哟……你怎么会连到那个页面去啊?」
朝加藤所指的画面一看,刚才还满脸笑容摆出萌姿势的变身系女主角,如今正被两个透明人从前后插入而快感深刻地口水直流。
「啊……啊耶?泽……泽村同学,这是……?」
「这种事是不是别一一问清楚才符合礼节,加藤同学?」
「画的人才更不合乎礼节吧?」
「你在说什么啊?未成年人确实被禁止阅览十八禁图像,可是未成年人没有连画十八禁图像都被禁止喔。」
「这表示说,当下违反规则的只有加藤而已啰。真是的,明明未成年,你怎么会点下『是』的按钮。」
「连安艺都怪我?」
唔,也许对加藤来说刺激是太大了,不过这就是同人投机者柏木英里,亦即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另一副真面目。
创作类别属于动画/游戏类。
她属于不会深入钻研某个类别,而是每有人气作品出现就迅速切换题材,好将类别效益利用到极限的那种创作类型。
刊载于网页的插图基本上是每天更新。
单日点击数轻松就能超过数万。
几乎每个月都会参加同人活动海捞。
目前的人气要在comike归类为墙际社团(注:在同人活动中,主办单位会将墙际优先分配给容易大排长龙的社团摊位)也游刃有余。
而且可以说,撑起那份人气的,就是即便她拥有单纯只画萌系插图也卖相充足的画技,却也不容妥协地连凌辱题材都敢放胆去画的架势。
呃,我没看过这家伙画的十八禁本就是了。毕竟我未成年。
「可、可、可是……经营十八禁网站不就违……」
「那你不用担心。因为经营网站的是我爸爸。」
「咦……?」
「还有在活动时负责卖本子的人也是她爸爸……」
「咦……咦咦?」
「所以我说过了吧,加藤。那跟你心目中的外交官形象并不一样。」
英梨梨确实如大家所说,是个在纯粹环境下培育出的精英分子没有错。
只不过,培育方向和外界的认知差异甚大。
这家伙是由外国宅男父亲和腐女子母亲生下的直系纯种……
金钱和父母的理解,矛盾性最强的两种要素,或者该说是武器和防具,都齐备于她这名最强的御宅族身上。
「嗯,不过加藤讲的也是切中要点。英梨梨,你应该从十八禁类别收手比较好吧……不对,要画十八禁就等你满十八再说,不是比较好吗?」
「谁叫那一类比较好卖。」
「呃,我跟你强调过了,同人创作属于兴趣,所以重点不在好不好卖啦。」
「你说什么啊?重点当然是好不好卖啊。」
「什……」
「硬要推销自己的的喜好,也只会让客人跑掉而已喔……要是不观察流行并即时提供符合需求的商品,人气才不会长久。」
「英……英梨梨。」
瞬间,我脖子后头感到阵阵刺痛。
因为英梨梨那太过倾向榨取型御宅族的发言。
因为她的信念,已经和我们小时候一起追逐梦想时背离得太远。
「还有,我倒认为这是最重要的……如果作品卖不出去,如果没有人气,作同人活动才没有意义。」
「不对!」
「咦?」
「你不是会把事情想得那么天真的家伙!你原本是个更青涩的人才对!」
所以,我放声叫了出来。
她与我从小认识的,那个喜好稍微偏颇的女生已经背道而驰……对于扮黑脸扮得让人难过的英梨梨,我感到痛心疾首。
「本来就是吧!想得那么简单的家伙,能持之以恒地创作吗?能像你接二连三地别说是每个月都有,而是每周都有的活动中推出新刊吗?」
「伦也……」
以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原本她是个被我硬逼着玩美少女游戏,结果自己也玩得入迷,还在自己专用的记录卡当中,将游戏进度玩到连「恭喜全破所有角色」的CG都出现的可爱女生。
「那种热忱,不是光靠冲人气或者打生意算盘就能持续的吧?」
原本她是个画技拙劣,却会笑着将满怀爱情画出的片○同学(注:《纯爱手札》中的角色之一,片桐彩子)现给我看,让人感到十分有魅力的女生。
「没热情根本撑不了吧!」
「我还是画得下去喔。」
「我难得把话说得这么慷慨激昂,你退让一下嘛!」
「反倒是那种全心打着生意算盘的创作者,才能稳定地参加许多场活动,然后不出差错地赚到钱喔。像是常和我邻摊的某个社团,他们可厉害了……」
「别说了别说了,不要打破消费型御宅族的梦想!」
我的脖子后头瞬间感受到令人结冻的寒意。
不行,果然不行。我和这家伙已经无法再相互理解了。
「伦也,照你所说,你接下来也会站到榨取的这一方喔。还抱着那种天真的梦想可撑不下去喔。」
「才不是呢,我作的不是生意,我重视的是表现自由!」
「那么,你说要替那个女生包装是假的啰?就算卖不出去、没有多少人认识、又无法让外界认同她这个角色,你也根本不在乎?结果,你纯粹只为了自我满足?」
「唔……」
虽然我觉得商业和同人作品在议论时被混为一谈了,可是现实中的同人界本来就会两者交相混杂,提不出有力反驳的我,因而咬起嘴唇。
而对于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有个女孩子正感到心痛……
「那……那个,你们两个别吵了……」
「你安静!」
「加藤,你现在不用插嘴,乖乖地继续玩游戏就好了,行吗?」
「呃,我为什么会被找来这里……?」
心痛的女孩子有是有,但现在反而碍事。
『欸,要玩哪种设施?』
『→鬼屋』
「好啦,伦也,结果你想把这个女生打造成什么样的女主角?」
「什么样是指……?」
「虚拟偶像?VOCALOID?国民女友?3D定○少女?」
「不对吧,最后那个……」
感觉连上USB线就更危险了。(注:成人电脑游戏《3D定制少女》这款游戏可与外接的USB情趣道具一同使用)
「哎,反正我没意愿参加,怎样都好。」
「可是你把超惹人厌的方针提得很具体。」
『嗯~~我好像有点累了。』
「还有,最后照样把她画得沾满白浊色也可以吗?」
「你的创作性里面就没有普遍级的概念吗?」
『今天谢谢你。要再约我出来玩喔,那么再见了。』
「哎,假如你想贯彻萌系到最后,我觉得甜蜜性质的亲热也是可以。」
「那……那个,可以的话,希望你们规划方针时要让未成年的我也能买……」
「……等等!加藤!都这种时候了,你又选错选项!」
「咦~~已经让她心动成这样了,怎么选都可以吧?这个女生一定会来告白的啦。」
「为什么不尽全力到最后!你在现实生活中约会也说得出那种话吗?」
「哎哟,知道了啦。那我从邀她约会的记录读档就可以了吧?」
「你不懂,你根本还是不懂!人生和游戏都是一局定胜负,按下重置键根本是邪门歪道,我从刚才就说过好几遍了吧!」
「我看错你了,加藤同学。」
「咦?泽村同学……?」
『我作了便当带过来。一起吃吧?』
「英梨梨,你一直以来都只有画人气作品的二次创作吧?」
「你又对那有什么意见?」
「你差不多会想靠原创作品闯出名堂了吧?」
「并不会……」
「不,你应该会那样想。自己原创的作品要是红了,同人销量就会再往上翻,教我这个道理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吧!」
据我所闻,按工作量而言,制作美少女游戏和成人游戏的收入并不出色,实际上要靠同人志赚钱似乎会轻松许多。
换句话说,接下游戏制作工作的人,是为了藉同人管道增加收入,不得已才会……呃,虽然这好像仅限于部分作家就是了吧?
「那是商业领域的状况。在同人界,而且还是渣一般的个人社团打算靠着作品大红,有那种闲工夫空想的话,我都能画出五本新刊了。」
「你不记得吗?在同人界没没无名的弱小社团,将兴趣发挥到极致而制作出大长篇,在短短几年内就称霸业界的那段奇迹。」
「那种模式会成功,到头来理由还不是出在剧本够神?就算原画再怎么努力……啊。」
「所以那方面我也不会漏掉,阵容坚若磐石。」
「唔……」
「终归一句,你以为负责剧本的会是谁?就是那位,霞……」
「虽然我本来就没有意愿,但如果那个人要来,我百分之百不参加。」
「……本来就没有意愿,为什么你却要特地强调『那个人』?」
「泽村同学,这么说来在最初众会时,感觉你对霞之丘学姊的态度是不是怪怪的?难道以前发生过什么吗……?」
「你乖乖地玩游戏就好。啊,炸弹冒出来啰。你在搞什么嘛。」(注:游戏《纯爱手札》中,若是对女角色不闻不问,好感度的部分就会出现炸弹,引爆时会使所有角色的好感度一起降低,必须尽快和对方约会才能解除)
「咦?啊,真的耶。好险喔。」
「……你把话题混过去了对吧?」
「啥?你是什么意思?」
「我也从之前就觉得纳闷了,你为什么会那么讨厌诗羽学姊?毕竟彼此都是畅销创作者,我以为你们会谈得来就是了。」
「你才是吧,对那个人的态度和去年一比,是不是差太多了?刚入学时你可非常热情……」
「唔……呃,那个……」
「这么说来,感觉安艺你对霞之丘学姊也乱别扭的耶?难道以前发生过什么吗……?」
「你乖乖地玩游戏吧。在圣诞节以前不提升主角的体力就糟糕啰。」
「……你们两个,其实个性非常相像对不对?」
『我相信,你会拿下正选球员的位置。』
『所以,请你往后也要继续努力练足球。』
「…………」
「…………」
「那个,你们两个都怎么了?」
「咦?唔……啊,没事。」
「我……我又没怎么样啊?」
「欸,我说英梨梨,你可不可以再重新考虑一次?」
「要我说几遍『办不到』,你才会放弃啊?」
「一直以来,我不是告诉你很多『紧接着会红』的类别吗?」
「所以,那又怎样?」
「你不觉得就算稍微回报一下也不为过吗?你以为你家里有几套我买的游戏和动画?」
「你提供的流行题材太偏萌系取向,都没有爆红过啊。要是涵括的类别再广一点,会更有用的说。」
「唔哇,用那种高姿态要求别人,真有你的。」
「总而言之,我下个月也有活动所以很忙。很抱歉……」
『还有……如果你不嫌弃,请带着我到国立竞技场。』
「……唔。」
「……呜。」
「你们两个,是在哭吗?」
『如此这般地,我高中的三年时光落幕了。』
『往后,我希望能和沙○(注:《纯爱手札》的女主角之一,虹野沙希)一起走下去。』
「…………」
「…………」
「…………」
「游戏……结束了耶……」
「是啊……」
「啊,外面变亮了。」
※  ※  ※
于是到了隔天早上……
「啊,早安,安艺……呼啊~~~~」
「…………」
进来教室的加藤,十分自然地头一个向我打招呼。
星期六被关在我房间里一整天,到星期日早上才满脸爱困地回家的她,似乎在星期一早上仍留了点当时的困意。
「呼啊~~……怎么了?」
「虽然由我来说不太对劲,但你都不会有挫折耶。」
态度从容自是不说,还肯找我讲话就非常了不起。
这种菩萨心肠已经达到令人崇敬的境界了。换成是我,就不会理我自己。
「唔,突然外宿满伤脑筋的就是了~~我半夜和家里联络过一次,就算这样还是被妈妈问东问西耶。」
「那是当然的吧。」
假如不问,就无情得让人怀疑是不是断绝母女关系了。
「不过就算说真话,我妈妈八成也不会相信,所以我稍微编了一点内容。」
「你怎么和她说的?」
「我说我是在泽村同学『住的地方』过夜。」
「……有种微妙的诡辩调调,不过你没说谎嘛。」
加藤和英梨梨,是在星期日早上七点一起从我家离开。
换句话说,加藤到我房间过夜时,英梨梨就是住在我那里。
「还有,我跟我妈说那座山丘上的豪宅就是泽村同学家,让她吓了一跳。」
「……你还挺会使坏的。」
两件事根本没有直接牵联,却能实话实说地让对方产生绝妙的误解,这种诡辩太犀利了。
「话又说回来了,结果彻夜过后仍然没有任何进展耶。」
「别告诉我,你这是暗指社团成立后的建树。」
「啊哈哈,有可能喔。比如号称要集训,到最后却都在玩~~」
「都叫你别乌鸦嘴了。」
「啊~~但是说来说去,那还满好玩的耶。」
「是喔,那再好不过。」
「在约会的过程中越变越认真,还用心烦恼要送什么礼物……就是因为这样,最后听到告白时满感动呢。」
「……那真是太好了。」
「你怎么了,安艺?感觉你是不是在东张西望?」
「没……没事。」
嗯,我确实正在东张西望。
因为从刚才,我就提心吊胆地留意着加藤的台词有没有被谁听见。
「外宿」、「彻夜」、「约会」、「礼物」、「认真」、「告白」……
能让人顺理成章会错意的词汇,满载于加藤音量不大不小地说给周围听的台词里。
故意的吗?这是故意的吗?你想促成既定事实吗?
原来你对我有意思吗,加藤?
「……无异常。」
「什么啊?」
上课前的教室,除了我们以外,已经有班上一半的同学在。
只要有人稍微用心听,加藤粗心讲出的台词,应该已经传进五个以上同学耳里了。
然而……
「真的耶,毫无异状。」
「所以,你是在说什么?」
嗯,我是众人公认的御宅族又爱二次元,我也承认自己是班上与现实女友最没有缘分的人。
所以我倒不要紧喔。可是就算这样,加藤你也太……
「够了,快要开始上课啰,你回座位吧。」
「总觉得你怪怪的~~……啊。」
尽管她是个长相可爱,个性大方善良,又满会打扮的女孩子。
在「适合轻松交往的女生」排行榜当中,即使名列前茅也不奇怪,但受注目度却这么低。
通往第一女主角的路途,还很漫长艰辛吧。
不过看着好了,我迟早要将加藤捧成全世界……不对,全日本……不对,全业界……要不然至少也要捧成校内的第一女主角……
「惠……惠!」
「你来一下,这是什么情形?」
「这太棒了,怎么会这样啊?」
没错,感觉就像如此……
「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加藤惠同学。」
「……泽村……同学。」
「慢着,唔?」
不知不觉中,我和加藤周围已经被班级里一半以上的同学围住了。
没错,非常受到瞩目。
大家的目光,终于集中到加藤身上了……
「昨天我还来不及道谢,你就回去了。找你费了我不少工夫喔……没有啦,是不知道你读哪一班的我太薄情,对不起。」
「咦?咦?」
并没有。
加藤眼前,是梳理得晶莹剔透,宛如主张着「金发就该这样吧」而精明地束起的双马尾。
再加上女生们憧憬的白瓷般肌肤,男生们口耳相传的澄澈蓝眼睛。
对我以外的人属于普通版本,对我来说却属于完全假扮的英梨梨就在那里。
「咦~~怎么了,惠?昨天你和泽村同学发生过什么吗?」
于是,受到这等注目的加藤,自然开始被周围同学兴致勃勃地发问。
「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啦……就是一起过——」
「她借了手帕给我!」
「唔喔~~?」
「安……安艺?」
英梨梨那家伙……为什么要踩我的脚?
差点说溜嘴的是加藤,而我不只一句话都没讲,更完全没受到周围注目。
……啊,就是因为没被注目,出脚踩我才不会在加藤以外的人面前露馅?
「我一不小心受了伤……然后路过的加藤就特地留步为我包扎……」
「哦~~发生过那种事啊~~你很棒耶,惠!」
慢着,这番话是棒在哪里?
你们对英梨梨的反应未免太奇怪了吧?
要是有别班的人堂而皇之地走进教室,一般都会用显露出敌意的视线迎接吧!
这样她简直……就像第一女主角不是吗?
「加藤同学真的对我非常亲切……」
「啊……呃,你肿起来的包没事吧?当时『叩』的好大一声——」
「我是被蔷薇的刺伤到手的!」
「唔喔~~~~?」
「安……安艺?」
说着,卖乖的第一女主角就用脚尖踢中我的小腿。
周围明明有十个人以上,为什么都没人察觉我的惨状?
「我在路过的一户人家,看到庭院种了好漂亮的蔷薇,忍不住伸手一碰就……对吧?是这样对不对,加藤同学?」
「咦?啊……呃~~」
……呃,其实我明白其中道理。这是魔术师用的手法。
一会儿令金发摇曳生姿,一会儿用手拨起秀发,一会儿又露出夸张笑容……
她藉着那些动作让大家将目光集中在上半身,好制造机会让自己尽情动脚踹人。
……她真的只在保护莫名奇妙的虚荣心这方面,变得格外有技巧。
「那时候的手帕对我助益良多。所以,要说是谢礼也有点见外……不过,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个。」
「咦,不会啦……」
英梨梨交到加藤手上的,是一条格纹缎带。
「我购物时顺便挑的。虽然只是份薄礼……」
「这……这样啊。」
不,那我认得。
我记得那是史宾瑟家从以前就爱用的英国高级名牌货。
小学时就有那么一次,因为英梨梨和父母使性子,连放学到她家玩的我,都一起被她的家人带出门「购物」。
尽管是有那回事……岂知去的那家店却没有价码在五位数以下的商品。
我脑里浮现自己听到史宾瑟伯伯那句「你可以随便选一个喜欢的」,而慌乱得哭出来的黑历史了……
「我问你喔,加藤同学,下次要不要来美术室玩?」
「咦,为什么突然……」
「因为我还想和你多说些话……而且,也有点想麻烦你当模特儿吧?」
「模……模特儿?」
「是啊,在这次展览会的画作。」
「唔哇~~好棒喔,惠!」
「就是啊,被泽村同学邀请当作画的模特儿,简直难以置信耶!」
「棒得即使要当裸体模特儿也可以接受!」
「呵呵,当然你还是把衣服穿着就行了。好不好?可以考虑看看吗?」
英梨梨带着有些恶作剧的神情,但笑容依旧高贵地向加藤贴近。
在周围众人的眼里看来,或许那就像是两个人的心缩短距离而成为朋友的表示。
不过,英梨梨作出这种举动,大概是为了……
「泽……泽村同学,呃,这到底……」
「所以啰,加藤同学,昨天那件事……」
「泄漏出去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喔!」
「唔~~~~!」
那句恫吓的微微声息,被加藤倒抽一口气的声音所盖过,并没有传到周遭。
除了直接听英梨梨细语的加藤,以及看出她唇形发音的我以外。
「再见啰。随时欢迎你造访……惠。」
最后,英梨梨留下一抹依然有着些许恶作剧神情,但又神秘的微笑,然后便优雅地从教室离去。
「…………」
「喂。」
「…………」
「加藤,我说加藤。」
「……啊?」
「……喂,你没事吧?」
英梨梨一走,班导师立刻就进来开起班会了。
然后又过几分钟,等班导师离开,学生们也动身到下一堂课的教室以后,加藤仍茫然地呆坐在座位,没有办法起身。
「安……安艺,那是怎么回事啊?」
「还问怎么回事……那是你上周末在睡衣派对中长谈交到的朋友吧?」
「我没有穿睡衣……安艺你又没有叫我带睡衣去。」
「冷静下来,你的论点偏了。」
我倒想问,事先听说要带睡衣的话,你就会作好心理准备带去吗?
「可是,她怎么会特地来我们的教室?」
「你知道太多她的真面目了。所以有必要将你纳入监视范围底下,她肯定是这样判断的。」
「呃,我受到保护管束了?」
「算是缓刑吧?」
「我明明就未成年耶!」
彼此受到的刺激过大,耍笨和吐槽都显得不够力。
不知道为什么光看句意还能连贯起来就是了。
「我好像赢不了泽村同学……」
「没关系啦,你不用赢过那种鲜明得很奇怪的角色。」
以前明明是个爱哭又可爱的青梅竹马……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好恐怖……那个瞬间真的好恐怖喔,安艺~~」
「吓得差点尿出来?」
「呜……你那样问女生?」
「啊,抱歉,是我闹过头了,请你忘掉吧。」
「哎……哎哟,虽然确实有那种感觉啦……」
「真可惜,失禁在成人游戏里会是个可以萌的属性,但在美少女游戏里描述到那种地步就不合规范了。以剧情事件来说不能用……」
「……泽村同学比我想的还那个,不过安艺你倒是严重得和我想像的一样耶。」
挑选原画家的工作就这么可喜可贺地回到起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