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第三章 元始之初,神创造样版(上篇)
  6. 繁体版

第三章 元始之初,神创造样版(上篇)
2017-06-23 04:37:23

		

「对不起。」
「唔……」
放学后照入美术教室的斜阳已经拖到走廊。
「对于学长的心意,我很高兴,真的。」
「啊,没关系,嗯。」
受晕红光芒照耀的那袭金黄色秀发,虽纯属与生俱来,但现在看来,却也仿佛象征着她本身的强烈主张。
「不过,我目前的心思全放在下次展览会上面,所以……」
「也……也对啦~~!毕竟那关系到你能不能连续两年得奖嘛。抱歉,在这么重要的时期,我还……」
「不会的,学长你别这么说……我真的觉得很抱歉。」
因为我明白。
区区的学生美术展览会,根本不可能将这家……不可能将她逼得焦头烂额。
管他是文化祭、美术展览会、还是印刷厂送印的截稿日期,只要对完成的画作不满意,她都有胆不遵守截止期限。
「那……那你先将回答保留下来好了!」
「咦……?」
「等展览会结束,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次看看,怎么样?」
「…………」
「是不是……不行呢?」
「…………」
「泽……泽村?」
而且,我也明白。
在目前这段沉默中,她的心里,正盈现无比愤怒的情绪。
「唔……你在啊?」
「对啦。」
放学后照进美术教室的斜阳,已经像这样拖到走廊。
结果在最后,当那个不要命又不长眼的学长轰轰烈烈地被当成空气,灰心地垂着肩膀离开教室后,已经过了五分钟。
这段期间,她没有去安慰受到打击的年长男性,还若无其事地将画具俐落地收拾完毕,并且匆匆将准备室上锁,手脚迅速地准备好回家,然后就哼着歌从美术教室晃出来了。
「所以,你看见了?」
「哎,碰巧。」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看?」
「从『泽村,我有事要告诉你。是无论如何都非说不可的重要事情』。那部分开始。」
「哎呀~~您的金口宣称偶然,没想到却是从头到尾莅临观摩,这般雅兴真让人不敢领教~~」
「喂,总觉得你的恭敬用语意味不明喔。」
古怪用词冒出的同时,金色发束也翩然地……应该说是使劲地摆动着。
马尾扎在两侧,离心力自然不同凡响。
「所以呢,你找我干嘛?有事的话麻烦请长话短说。哎呀,真遗憾,时间到。那么就下次见啰。」
「你自己说说看零点五秒以内是能谈什么,慢着,我光吐槽就过了零点五秒啦!」
「你想说的,我昨天就全部听过了。我想说的,昨天就全部讲完了。这样子还有什么好谈的?」
没错,所谓「今天」,就是「昨天」的未来……
在那段企画(序章)报告轰轰烈烈地被打回票的隔天。
「不,听完你们两个的意见,之后我又将企画书修订过了啦。简单扼要地说,这一次的重点在于……」
「『我想说的,昨天就全部讲完了。』这我已经说过了吧?」
「喔喔……」
金色发束伴随着离心力扫来,「不留余地」指的似乎就是这么回事。
是说那终于扫到我的脸颊了,感觉又痛又痒。
「根本来说,要是有个自己什么都办不到的无能废物在网路上自称总监就想募集团队成员,一问之下却又脑包得把无酬接案讲得好像理所当然,到最后不只是游手好闲地什么都制作不出来,等发现我是女的还纠缠不休地想约出去见面……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人。」
「台词这么长又具体过头,听起来只像个人经验谈耶?」
难道这家伙以前碰过不少状况……?
「你让我想起令人反感的往事,所以我要回去了。我会回去睡一觉然后全部忘掉。」
她果然遭遇过什么……
「那么,下周见。」
「啊,你等一下。」
「什么啦,已经没什么好说……」
「之前推广的那部作品出完了,我就带来学校了。你拿去在周末转换心情如何?」
「……掰。」
也不知道这家伙有没有把我最后说的话听进心里……
她最后免不了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便身段笔直地沿着走廊正中央离开了。
「……掰啦。」
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结果美术社好手兼学校公认魅力第一的假面具公主,今天仍芳心不悦。
※  ※  ※
「好啦,在满载梦想及希望的星期五周末,各位打算怎么度过呢?」
「比集合时间晚到还用那副语气,我觉得不对吧?」
当我抵达约好要见面的视听教室时,加藤已经效率迅速地锁上门,正准备将钥匙带回办公室归还。
「哎呀~~抱歉抱歉,当我要离开教室时,强悍的班长就喊着:『站住,今天轮到你扫地~~!』然后就追过来把我拦住了。」
「先不管那个,我已经把门锁好了,今天的社团活动就这样结束,可不可以?」
「……对不起,是我迟到不好。」
对于有点花心又好色但本质不让人讨厌的美少女游戏男主角式问候,加藤随口应付掉了。
不过,话说回来,面对只不过晚到十分钟,就想把主角搁下自己回去的反式美少女游戏人物,也许我的应对方式是不太妥当。
『啊,可是所有成员好不容易像这样到齐了,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聊一下社团以后的运作方式?」
「虽然『所有成员』听起来有点诡辩的味道……不过也对啦,那要顺路到之前一起去的那家店吗?」
「嗯,那样不错。再说去同一间店,也能节省背景图片的张数。」
「……虽然我不懂你的意思,那我们走吧。」
「啊,我顺便去置物柜那里一趟。」
「那么,就先到教室啰。」
于是,加藤仿佛理所当然地对我的邀约表示OK,然后稀松平常地在走廊上踏着貌似愉快的脚步。
尽管认识以后只过了一个星期,但从旁人眼光看来,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概培养得挺顺利的。
先是分到同一个班级,慢慢地开始变得有话说,再一起成立社团,两个人就这么习以为常地共度每一天……
「所以呢,关于社团往后的运作方式,你想到什么了?其他成员有没有着落?」
「……好啦,在粉碎梦想及希望一筹莫展的星期五周末,各位打算怎么度过呢?」
「我觉得,目前你只用了一招来募集成员耶?」
「只要想到有句话叫『知一得百』,要将一招当一百招来用,倒也未尝不可。」
「你在字面上解释得好像有道理,可是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吧?」
然后,她就会和我一起克服眼前的困……看来是不会。
尽管认识后差不多过了一个星期,从社团内部看来,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概正逐渐固定于朋友定位。
「唉,总之只能锲而不舍地多说服一阵子啰。」
「咦,你还没放弃让泽村同学和霞之丘学姊加入吗?」
「嗯,再说我从一开始就不认为,光一天就能让她们说OK。」
昨天那段企画介绍,无论用多偏袒自己的角度来看待,结果都算惨不忍睹。
毕竟当时我遭遇到的是否定、臭骂、质疑、同情的四重折磨。
高耸得令人眼花的阻碍,挡在我们两个眼前。
「反正不管怎么做,不先将那两个人拉进来社团,什么都无法着手嘛~~」
「问题就在那啊,安艺。」
「问题就在哪啊,加藤?」
「门槛根本从一开始就太高了啦。」
「可是,光两个人又制作不了游戏。」
呃,虽然也有独力制作同人游戏的人存在,不过那至少得是个通晓写剧本、绘制原画、以及编写程式码的人,就算人力再多,对剧本、原画、程式码都不懂的我们两个,当然不符合那项条件。
……这项企画果然是有勇无谋吗?
「不过就算这样,为什么你最先找的会是那两个人呢?」
「有哪里奇怪吗?要论实力的话……」
「追根究柢,那两个人领域完全不同啊。」
「领域?」
「你想嘛,泽村同学是美术社的高手,霞之丘学姊是全年级第一名的模范生。」
「……喔,你是指那个意思啊。」
我懂了,只要换个角度看,原来她们两个也可以被评为那样……
「要说的话,她们一个确实很会画画,另一个应该也写得出好文章。但是就算如此,像她们那种和你属于不同层面的名人,哪有可能来参加这种御宅族类型的社团啊。」
「呃,她们的确是名人没有错……」
看来在我和加藤之间,对那两个人的认知有相当严重的落差。
呃,假如不了解她们的「本性」,会那样想确实是不证自明的道理。
……真的有够恶质耶,那两个家伙。
「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你首先都找女孩子,感觉实在是……」
「…………」
抵达教室前的走廊后,我就刻意挡着加藤的视线,偷偷地打开置物柜。
「安艺你果然有那种毛病,呃……就那个嘛,美少女游戏脑?」
「…………」
紧接着,当我确认过今天早上收在置物柜,重量超出一公斤的业界相关产品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以后——
「该怎么说呢?你是不是太常把二次元中的理想带到现实了?」
「欸,加藤。」
「啊,我说得有点太过火了吗?对不……」
「明天,你要不要来我家?」
「……咦?」
我邀了加藤到「剧情回忆中常会出现于背景的那个地方(我的房间)」。
※  ※  ※
于是,星期六。
「让你久等了~~」
「……嗨。」
加藤晚了三分钟左右到集合地点,不过还是依约出现了。
「还好今天放晴耶~~天气预报说得有点暧昧,我本来还在担心呢。」
「也对啦。」
面对我昨天提出的唐突又颇具深意的邀约,加藤将手凑在脸颊大约几秒钟,露出思索的举动。
可是,她立刻露出稀~~松平常的自在表情,回答:「嗯,好啊~~」就跑过来了。
这对我来说……不对,即使对我以外的人来说,也算程度相当的壮举。
认识一个星期就把女性朋友带回家里,根本不是御宅族会有的行为。
尽管照一般来想,这肯定会演变成插旗的重要场面……
「哦~~原来安艺你家在这附近啊,我偶尔会经过喔。」
「我知道。」
「这样啊?对喔,说来这里就是我帽子飞走的地方耶。」
「……唉。」
你现在才注意到?
我明明特地指定了这种附近连公车站牌都没有的地方见面。
「总觉得你很困的样子耶?因为看深夜动画吗?」
「还好啦。看完以后,我没有睡就去送报了。回到家以后才稍微睡了会儿。」
「安艺,从外表真的看不出你这么勤快耶。虽然你努力的目的有点偏离其他人就是了。」
「…………」
然后你就把送报的话题直接带过了。
当时我的脚踏车上也载着一大堆报纸喔。
「感觉你看起来真的很累耶?」
「嗯……刚刚,忽然才觉得累的。」
「没事吧?要不然我今天先回家好了?」
「不,没关系。别提我了,你那套衣服。」
「啊,这个吗?这是我上个礼拜整套买下来的。天气变暖了不少,我在想是不是该换春装了。」
「是喔……」
针织开襟衫和裤子,都选了浅浅的暖色系来搭配。
的确,我觉得这也是符合春天情调的装扮。
跟我这种人出来玩,还一如普通地打扮过才来,同样该给她高分。
可是……
「会不会不合适?」
「不会,很适合你啦。轻巧灵活,还不错不是吗?」
「谢啰。就是说啊,活动起来满方便的,这套衣服我很中意喔。」
「这样啊……那太好了。」
这样啊,原来那套白色洋装是冬装。
呃,我知道连衣服也要求并不太合理。
可是该怎么说呢?让彼此留下些许淡淡的回忆也可以啊……
话说,她也不用在这么短的对话里连折三支旗吧……
「……你真的不要紧吧?」
「够了,差不多该走啰,到我家。」
「啊,好的,那我打扰了~~」
「还要走十分钟才到。首先要爬这条坡道。」
「咦~~安艺你家在坡道上面啊。要走这条路上去很累耶~~」
真的再也没有人比这个女的更不懂得挑动御宅族的心了!
总觉得,我培养出自信了。
今天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对加藤乱来的自信。
「唔,虽然很乱,你随便找地方坐吧。」
「再说一次打扰啰~~……唔哇,真是典范级御宅族房间耶。」
「是啊,我也想尽快成为典范级人物。」
「即使一副自然地说出那种话也不会让人觉得呃心,大概就是安艺你作人成功的部分吧。」
「是啊,我也想多累积人望,获得让角色推出抱枕商品的本钱。」
「……抱歉,刚才那样就有点恶心了。」
算了,虽然我多少也有料到……
加藤惠即使进了我的房间,态度依然一如往常。
既没有紧张得说着:「啊,这个房间好热喔~~」然后态度做作地打开窗户;也没有误打误撞地坐到床上,结果连忙说着:「对……对不起!」而立刻站起来;更没有说着:「让我搜搜看你藏了什么好货色~~?」一面在房间找起成人漫画或AV,她完全没有那种举止。
唔,最后那个例子不对。
「好了,总之来玩美少女游戏打发时间吧。不要紧,这个房间里没有成人游戏。」
「『总之』和『不要紧』是怎么来的,我听得一头雾水耶。」
所以,我也能保持往常本色,完全和找御宅族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一样。
玩游戏要跑完一名女主角的剧情;看动画要放完一部作品的所有集数,这就是回家的条件。
没错,来我家玩就是这么回事……
『今天玩得很愉快,下次再约我喔。』
『那么,我们回去吧。』
「所以说,你要募集成员可以啊。即使是我也明白,制作游戏需要许多人力嘛。」
「制作PC美少女游戏倒不一定是那样,商业作品中,也有小公司是靠着两三名人力将游戏做出来的。」
「不过有句话叫适才适用啊,光照你的喜好挑成员也怪怪的吧……」
「那我反过来问你,你觉得找哪种家伙才合适?」
「这个嘛,比如体型庞大、在冬天也会流汗、绝对不解开头巾、称呼别人习惯加个『大人』、而且还用『嚏喔』或『唔呼』之类听不懂意思的语尾……」
「呃,我敬谢不敏。话说你觉得那样好吗?」
「咦~~我也讨厌,可是没办法吧?而且基本上,听说安艺你们那个行业就是靠那种人构成的喔。」
「我搞不太懂你是狠心还温柔。」
『今天真的好愉快~~绝对要再约我喔,说好了喔。』
『那么,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过,首先最重要的应该是有没有拚劲吧?」
「必要的是拚劲和能力。而且如果要选一边的话,后者才重要。聚集一群乌合之众又能做得了什么?」
「就算你这么说……」
「倒不如说,长相、性格、和性别都无关紧要。我用那种标准所选的成员只有你而已。」
「可是你没用那种标准所选出来的人,和用那种标准所选择的我一比,都比在那种标准里显得更优势,这样我觉得有问题耶。」
「你真的对调情的台词都没有反应耶。」
「不管那个,这款游戏的画风感觉有点旧呢。」
「因为这实质上就是老游戏,它算是古典名作。」
『今天好累喔。』
『那么,我要回家啰。再见。』
「可是,她们两个对于御宅族领域都是外行人,我觉得还是太勉强了吧……」
「你从哪时候开始认为她们是外行人的?」
「咦?什么意思?」
「……你的刻板印象很深耶,加藤。」
「哪……哪有。」
「刚才你按的选项错了喔。」
「咦,什么时候变成在聊游戏了?」
「你选的礼物其实会让好感度倒扣1。」
「咦~~!对女生只要送个饰品,就不会出差错了不是吗?」
「你要节制那种自贬女性价值的发言。」
「谁叫她是游戏里的女角色,所以我才那样想嘛。」
「…………」
「安艺?」
「好了,我们暂时中断游戏,进入休息&说教时间吧。」
「歇一下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说教?」
「加藤,你不懂美少女游戏里的女主角。她们既不是单纯的符号,也不是按对选项就肯定会作出相同回应的装置。她们非得是有血有肉,而且比现实女性更具魅力的人类才可以!好歹你也是接下来要成为美少女游戏女主角的人,连这种基本的事都不懂要怎么办?」
「……至少先倒杯茶在开始好不好。」
『你看,这样就不会冷了吧?』
『哇,好棒……是白色圣诞耶。』
「安艺,你面对任何人都不会退缩这点是你的长处,但我觉得还是或多或少看一下对象比较好耶。」
「…………」
「再怎么说,都不应该找泽村同学啦。你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吧?」
「…………」
「安艺?」
「啊,抱歉,我的心跑进荧幕里面了。」
「……啊,是喔。」
「所以,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说泽村同举啦。二年G班的泽村英梨梨。」
「是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她暂且还留着英国姓氏。」
「她是美术社的高手喔。去年一入学,马上就在市里的美术展览会入选,成为全校的话题,你知道吗?」
「按那家伙的实力来想,在市内规模入选是理所当然的吧。」
「唔?而且她家是有钱人,听说爸爸还是外交官喔。」
「对啊,她父亲来自英国,也确实是外交宫,可是大概和你想像的形象完全不同。」
「唔??可是她都不会将那些引以为傲,又对任何人都很亲切,最重要的是,她的外表本身就那么抢眼,不只在同学间受欢迎,连在学长间也超有人气。听了传言而特地跑去她班上见识的新生,据说到现在还络绎不绝耶。」
「就是啊,她从考进高中以后真的隐藏得很完美。」
「唔???我问你喔,安艺?」
「欸,加藤。」
「咦,什么事?」
「提到你现在玩的这款游戏,里面有各种女主角对吧。」
「为什么忽然说这些?」
「文组类型、理组类型、艺术类型、运动类型、回家社……变化相当丰富对吧。」
「唔……呃,确实有很多角色。」
「在这当中,有攻略起来简单的女主角,也有相当困难的女主角。」
「对呀,掌握到她们和主角各项数值的关联性以前,费了好多工夫。」
「可是呢,唯有一点是可以断言的……」
「呃,那一点是什么?」
「那就是……游戏里任何女生都可以攻略。」
「咦?咦咦?」
「像那个青梅竹马,还有那个当经理的女生,还有美术社的那个女生都可以!」
「要说的话,泽村同学确实也是美术杜啦……」
「不只这样,连原本以为惹人嫌的男性朋友,都是可以攻略的女生!就连三年期间里光是从走廊撞上来的那个女生也可以攻略!」
「聊得那么远,是不是已经偏离你想讲的事情了?」
「不对,并不会!因为我想说的,就是一个人只要拥有拚劲以及热情,什么事都能够办得到!」
「说起来,美少女游戏绝对会有正确选项,可是现实生活就不会那么顺利啊。」
『如此这般地,我的高中三年时光落幕了。』
『这三年里,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好事呢。』
「…………」
「…………」
「……别说现实生活了,连在游戏里也过得不顺利耶。」
「你在第二年春天约会时按的选项,果然是个败笔。」
「而且还和现实中的季节莫名地吻合,感觉好讨厌喔……」
我和加藤听着从电视荧幕传来的哀怨男歌手嗓音,一边则沉浸在三年高中生活奋斗结束的余韵里。
回神往外一看,映在窗口的景色不知不觉中已变得整片黑漆。
换句话说,我们等于一连独处了五~六小时。
「已经这么晚啦……那我差不多该回家了。」
「啊……」
说着,加藤站起身。
第一次约女孩子到家里独处的重要剧情事件,对我这个高中生处男御宅族男主角来说,算是顺利得超乎本身能耐了。
互抢或着互推游戏手把的过程中,我们的手相触好几次,也热络地聊起攻略方式和女主角的属性,彼此共有过一段十分珍贵的时光。
「今天谢谢你。我玩得比想像的还要更开心呢。」
所以,今天玩到这里就收尾应该也够了……
「那我走啰。」
「等等。」
「咦?」
「我说过在跑完一个人的结局前,不会让你回去吧。」
「所以,我已经玩到结局了啊……」
「刚才那是BAD结局。不算。」
不,不对。
基本上,我们一步都还没有踏出去。
「可是,已经快七点了喔?外面又黑漆漆的。」
「啊,不要紧。今天我爸妈都是深夜才会回家。」
「那样根本不叫不要紧吧?」
因为这样做对我们社团来说,是必要的。
因为这是条不得不走的险峻道路。
「我们约好了吧,加藤……还不要回去啦。」
「安……安艺。」
「拜托你!」
所以,我默默望着加藤。
我知道这很没道理。
而且我也明白这会引起太多联想。
即使如此,我……
「好吧,反正我和家里说过今天说不定会比较晚回去,多待一下也可以。」
「还真的可以喔?」
事到如今,我觉得天不怕地不怕地在男生家久留的加藤也满有问题的。
照这样,就算拜托她和我上床,别说发脾气了,感觉倒有一丝机会不是吗……?
『你有毅力!和我一起以甲子园为目标吧!』
「那么安艺,我们再带回刚刚的话题。」
「嗯?刚才是聊到什么?」
第二次游戏,加藤似乎放弃第一女主角,将目标改换成蓝色短发的女生了。
「即使你说要攻略,又该怎么做?」
「喔,总之先加入运动社团再一直参加社团活动,她就会自己对主角心动啰。」
「不是游戏啦,我是问泽村同学的事。」
「……噢!」
看来被加藤拿来当话题的,并不是那个攻略难度和她一模一样的游戏女主角,而是玫略难度连藤○诗○(注:藤崎诗织,电玩游戏《纯爱手札》里攻略难度最高的第一女主角)都要相形失色的现实女主角才对。
「之前她拒绝得那么断然,应该不愿意再听我们拜托了吧?」
「嗯,也许对方是那么想的没有错。再说我的手机也被她设成拒接号码了。」
「咦……?」
而且这是她第三十六次把我设成拒按来电。
「所以啰,我已经布局完成了。接下来只能等而已。」
反正她马上就会忍受不了不方便而把拒接解除,真是学不乖的家伙。
「只要那家伙察觉到暗号,肯定会自己找上门来……」
「布局?暗号?那是什么意思?」
「我想想看……比方说,要是对只顾萌的蠢猪推荐一款『女主角可爱到萌死人!』的游戏,结果那其实是『萌系可爱女主角会死掉』的致郁类游戏,对方肯定会发火吧?」
「抱歉,我不太懂你说的意思。」
「那么……比方说,假如对剧情至上派的偏激分子推荐一款『保证催泪!』的游戏,结果那其实是程式错误一大堆又无法正常运作,让人在别种意义上玩到流眼泪的游戏,对方自然会抓狂吧?」
「你那样说,根本就没有比较好懂……」
「好了,接下来才是正题……同样地,假如我要了一个讨厌恐怖片的家伙,把恐怖作品借给对方看,包准会惹火人的吧?」
「正题反而最容易懂,这样对吗?」
「然后呢,要是遇到那种倒楣事,总要向出借片子的家伙发个牢骚才会罢休吧?」
「唔,我并不会耶。既然是借免费的来看,总觉得对片子的主人发脾气也不太合情理。」
「不可能罢休啦!御宅族格外不会!」
特别是提供头一个案例的事主,我记得自己在电话中花了三小时、实际碰面又花了六小时,费尽全心全力地把对方臭骂过一顿……
「呃,安艺,先不论你……不对,先不论所有御宅族领域的人,泽村同学应该不属于你说的那种人吧……?」
「……你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咦?」
「加藤,你认识真正的英梨梨……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吗?」
「我反倒觉得好奇耶,安艺你会不会对泽村同学熟悉过头了?」
面对我煞有介事的挑衅,加藤一如往常地来了句平淡的吐槽,不过她难得戳中重点。
「……你为什么会那样想?」
「要不然你看嘛,像是本名、家庭成员状况、过去的事迹之类的你都知道……是我想太多了吗?」
唉,尽管那大概和女性直觉是完全不同的层面。
「再跟想太多的你讲一件事好了。」
说着,我走到朝西的窗口,笔直地指向窗外。
在那里,从爬上坡道顶端才会到的我们家抬头望去,有座地势更高的山丘。
「你说过,那家伙家里是有钱人对吧?」
「啊,不过那是传言啦。」
「那也是事实。从这里看得见一间大房子对吧?」
「啊啊,是那栋盖在山丘上的豪宅吗?那从我们学校的窗户也看得见耶。」
「嗯,那就是泽村家。」
「咦?」
「顺带一提,那里和我家属于相同学区。那里的小孩和我们家的小孩,都是念坡道底下的岛村小学和岛村国中。」
「……咦?」
「不过,假如他们去申请私立学校,事情就不一样了,可是泽村家……应该说史宾瑟伯伯在那方面,是个不会替小孩特别作安排的人。」
「咦?咦……?」
所以啦,以前发生过许多事情就是了。
「还有,现在从山丘上,有一颗光点朝这边下来了对吧?」
「呃……啊,真的耶。是什么啊,脚踏车?」
「那大概……」
我猜,那家伙八成正气得火冒三丈吧。
「安……安艺,那个停下来了耶!就停在这一户前面!」
「嗯,对啊。」
真不知道是有多赶,凄厉尖锐的刹车声回荡了大约三秒。
「安……安艺,有人进来了耶!进来这一户!」
「嗯,对啊。」
力道猛得让门板撞在墙上的开门声,同样响遍四周。
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把预备钥匙好好放回盆栽底下?
「安……安艺,脚步声越来越接近了耶!朝着这个房间!」
「嗯,对啊。」
这回换成一次跨两阶楼梯的脚步声,急促地响遍家中。
「安……安艺,对方好像跌倒了耶!」
「都是那家伙硬要用冲的……」
咚隆匡琅地摔下楼梯的浩大声音,同样响遍家中。
那应该……挺痛的。
「安……安艺,这次又变成……呃~~」
「嗯,对了……加藤。」
「咦?」
「保险起见,你先趴下。」
这次传来的,是一阶一阶爬行上楼的沙沙声响……
简直像……唔,就那个嘛……呃~~
「这算什么萌系战斗类动画啦~~~~~~~~~~~~~~!」
于是,伴随着一阵颇像御宅族的怒吼,有个DVD包装盒飞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