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第二章 朴素也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特色吧?
  6. 繁体版

第二章 朴素也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特色吧?
2017-06-23 04:37:23

		

「…………」
「怎……怎么样?」
「那个……我是觉得,加藤你啊。」
「唔……嗯?」
「你算普通可爱耶。」
夕阳比起刚才更加西下,放学路上的咖啡厅。
在这般众目睽睽的环境里,我向戏剧性重逢的真命天女……心目中是如此,实际上则是已经在同一间教室相处半个月左右的同班同学加藤惠,说出以我个人而言相当肉麻的台词。
「谢……谢谢。可是总觉得好突然,不太像是真心的样子。」
「嗯,我也这样认为。所以麻烦你忘掉刚刚那句话。」
「啊,可以加点其他东西吗?我肚子有点饿了。」
「好啊,点你喜欢的吧。今天全部由我请客。」
「不……不好意思啰,呃~~……」
于是乎,我一边望着立刻将目光移向菜单的加藤的脸、一边啜饮咖啡。
然后,我再次确认自己刚才所言不虚。
加藤惠确实很可爱。
五官脸孔端正,个子也不矮不高,肌肤算细致,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也挺凹的。
「呃……这个小仓吐司是什么?」
「好吃喔。」
「啊,不好意思,请给我生起司蛋糕。」
「唔,是喔。」
然而,这是为什么?
我才刚面对面地向女孩子称赞她「可爱」……还用了视情况来看,难保不会被当成告白的态度,但却连我自己也完全不觉得心里小鹿乱撞……
怎么回事啊这是?
总觉得你一副心平气和喔,加藤?
而且,还是让我觉得不妙的那种心平气和!
「啊,不过有点意外耶。安艺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现充喔。」
「那什么意思啊?」
「谁叫你一开口就问:『接下来我有话想谈,要不要去喝个茶?』」
「啊,那个吗……」
约完加藤以后,又打电话向小佳乃赔罪:「对不起,我今天没办法过去了!」的我,在旁人眼中看来,也许就像个在外遇对象面前对正牌女友找藉口的差劲男朋友。
「安艺,之前我有点误解你了。还以为……」
「嗯,说来我从出生到现在,其实是第一次主动约人。」
虽然我也想听听看「还以为……」后头会接什么话,但感觉话题肯定会往负面的方向脱轨,我就抢先把话截断了。
「真的吗?我是你第一个约的人?」
「是啊,我向神作画、神剧本、神插入曲的神集数三神发誓。」
「我不太懂那是什么神,可是以第一次来说,你的态度很自然耶。」
「那样啊……」
唔,照理而言,其实我当时也非常紧张喔。
还不如说,和「坡道上的她」重逢的那个瞬间,我以为自己会变得脑袋一片空白、心脏小鹿乱撞、嘴巴干得没办法正常讲话喔?
可是我也以为,之后两个人在逐步亲近的过程中,会遭遇重重误解和心思分歧而产生芥蒂,结果就变成每次见面都吵嘴的冤家喔?
我更以为到了最后,会有一桩事件成为彼此解开误会的契机,而且两个人还能互相确认最初相识时的心意,再一路直通甜甜蜜蜜的快乐结局喔?
「不过我真的很抱歉。之前一直没察觉到是你。」
当然,我不可能犯下把那些妄想情节提出来的愚蠢错误喔。
「算了,也没有办法,感觉好像有~~点受打击。」
「哎呀,你想嘛……那个……谁叫你穿制服和便服时会认不出是同一个人,应该说形象完全不一样。」
「会吗?」
「嗯,会啊!」
我根本不记得你穿便服的模样,所以形象自然凑不到一块儿……这我绝对说不出口。
尽管白色衣帽我还记得,至于穿戴着那些的本人,则是连长相和讲过的话都没印象,我这个人到底多没礼貌啊!
「话……话说回来,你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提自己名字?说是同学就好啦。」
「咦~~因为我们早就已经算熟面孔了,事到如今又自我介绍不是很奇怪?」
「呃,但我们一年级时不同班吧?」
「可是我以前读E班,所以在同一层楼喔。」
我是A班……每天进教室都会经过E班。
糟糕,我们不只擦肩而过好几次,应该算每天都会见面吧?
「对……对了,那顶帽子怎么样了?还好没被车子辗过去耶!」
「啊,那个我送给亲戚的小孩了喔。」
「咦……?」
「春假时我堂妹来玩,感觉她好像满喜欢那顶帽子,所以她回去时我就把那当成伴手礼送出去了。她非常高兴喔。」
「啊,这样啊,是喔……那真的太好了。」
在我们的故事情节中,位居根基的结缘重要道具,目前似乎已经可喜可贺地到了另一位女生手里……
我为了掩饰自己不够意思,不得已才抛出来的问题,没想到她亲切地回答完后,就连愧疚感都消失得干净溜溜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真的一副心平气和喔,加藤?
而且,还是让人遗憾的那种心平气和!
「啊~~我想到了,这表示加藤你的记性特别好吧。」
东拉西扯以后,随着罪恶感、心动感都跑得一干二净,我对加藤的态度越来越亲昵。
「咦~~会吗?」
「毕竟我们在升上二年级以前,都没有说过一次话吧?」
「嗯,是没有错。」
「再说我是回家社,成绩也不起眼,何况还是御宅族……像我这样读别班又不醒目的人,真亏你能记得住耶。」
……虽然字面上看似得体,但简单来说,就是我开始装熟、或者逐渐不把她当成异性、或者退回到原本对待女同学二号的方式了。
「御宅族这点我认同,可是要说你不起眼的话,我想大家会全力否定喔。」
「哪有那种事……」
「毕竟,安艺你在我们学校也算数一数二的名人嘛。」
「唔……我这么显眼吗?」
「一年级校庆时办的动画放映会,占了满大因素喔。假如你办的是地下活动,顶多只会被当成问题分子。可是你为了得到学校的正式允许,每天都专程去办公室报到,最后还和教务主任起冲突,让校长特地居中调停……这样的人,在运动社团也找不到喔。」
「……运动社团的人基本上并不会想办动画放映会吧。」
听她那么一说……是不太妙。
原来,我这么显眼啊?
「因为这样,提起安艺伦也的名字,大部分的人要不就是笑出来、要不就是显得反感。我想不会有人问:『那是谁?』喔。」
「那我的敌人和同伴,大概各占多少比率?」
「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概六比四吧?」
「唔喔……果然敌人比较多吗?」
「那也没有办法啊,受到那么多注目的话。」
是万中选一的御宅族精英?还是超爱出风头的人?
是敌是友?神秘的安艺伦也。
……从根本来说,感觉都一样属于惹人嫌的代表性范例就是了。
「当根出头钉也好,要让自己耐敲又耐磨。」
看起来,我在无心间守着小时候发下的那句承诺呢。
爷爷,我好像比自己想的更敬爱你耶。
「是喔……呃,不过我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别人那样看待的。」
「嗯,这代表说就是这样啰。」
「咦,什么样?」
「我们都没有那种认知。安艺你没有,我也没有。」
「你也……没有?」
「安艺你并没有要让自己醒目的意思,而我也没有打算让自己不醒目。」
「啊……」
于是,由于我尽想着自己的事,所以就将眼前女孩子的脸色已经出现微妙改变这一点看漏了。
「即使如此,安艺你并不认识我,而我却认识你。」
有一丝丝落寞、有一丝丝难过,然后也带着一丝丝认命的微妙脸色。
「要是照朋友的看法,我啊,总给人印象薄弱的感觉。应该说很容易就忽略掉吗……」
「啊~~我懂!我非常懂~~!」
「……非常?」
「真意外耶~~!加藤你这么可爱,我以为你应该更受欢迎的~~!」
「……直到今天以前,你明明都不记得我的名字和脸喔。」
「我今天才第一次这么觉得啊!」
也许这看起来像是彻底失言、然后又彻底地自圆其说,不过我倒没有说谎或客套。
客观看来,眼前这个叫加藤惠的女孩子肯定是可爱的。
只不过,她身上有种人格特质将那盖了过去,就连平时很少和女孩子讲话的我,都能毫不害羞地畅所欲言……
「没关系.你不用这样费心。」
「不,没那种事。」
「我果然很朴素,对不对?」
「朴素……?」
当加藤自虐性地脱口说出那个字眼的瞬间,在我体内有股热流开始煨着心头。
「虽然我的状况和你是两回事,成绩也算还可以,又没有参加社团,而且也没当过班级股长之类。」
那像是一种异样感,或者像无奈感,抑或类似于愤怒。
「我的朋友也不是很多,但是也没有勇气去交更多朋友。」
加藤编织的一字一句,并没有让我的情绪得到平息,反而逐渐变得高涨……
「所以不光是你,大家会记不得我也是没办法的事……」
「不对!」
「咦……?」
因此在那个瞬间,我一拳敲在桌面上喊道:
「加藤……你才不朴素!」
而且我还站起身,将刚刚敲下去的拳头大动作地举起。
面对我忽然的举动,周围客人吓得朝我们这桌注目过来。
「这我可以保证!所以,所以加藤……」
「停……停一下啦,冷静点,安艺。」
吃惊的不只是周围客人,加藤似乎也一样。
可是,我已经止不住热烈奔流的情绪。
「抱歉,我有点亢奋。」
话虽如此,总不能站着高举拳头继续演说,因此我大大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坐回沙发……
「这是去年的事情……」
于是乎,这次我静静地把话道来。
「你说去年,意思是一年级的时候?」
「不,那是在二年级。」
「?唔嗯。」
「那时候,班上有个非常朴素的女生。」
「谁啊?我会不会也认识?」
「这就不知道了,毕竟连班上的女同学都几乎不理她。」
「咦……是这样啊。」
「她的发型是麻花辫、戴了眼镜,脸上有雀斑,感觉活脱脱就是朴素型女生的样板。」
「唔~~A班有那样的女生吗?」
「不对,她是读三班啦。」
「?唔……唔嗯。」
「而且,她对自己那样的长相和个性有强烈自卑感,总是散发着相当负面的气息,仿佛一直在心里自贬:『我根本没有用。』」
「啊,的确,整个年级里大概会有个这样的女生。」
对于我用平静语气所说的内容,加藤也静静地一边搭腔、一边听得入神。
「不过啊……」
「嗯。」
她的表情,貌似有些许困惑、以及些微的好奇参杂在其中。
「就是这样才萌啦……」
「唔……咦?」
「重点就是那扎得牢牢的麻花辫、土气的黑框眼镜、低着头像是要掩饰雀斑的那张脸。」
「唔,呃……嗯?」
「那让人感觉无法亲近的态度!还有绝对不看着别人脸孔说话的矜持!」
「安……安艺?」
「像那样的女生,只对我……啊,这部分很重要!她只对我卸下心防,而且卸下心防以后就只注视……啊,这部分超重要!她就只注视着我一个人,感觉实在太棒了对吧?你也这样觉得对吧?加藤,对不对?」
「唔,呃……就算你这样问,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耶……」
「啊……抱歉。」
看到加藤的表情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只剩困惑,我才发现自己又受到周围客人注目,我重新坐回沙发。
「至少她对我来说,是最棒的女生。所以我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别开……」
「原来你喜欢那个女生啊。」
「对啊,假如就照着那样发展,她应该会成为我的新娘才对……」
「决……决定得好快耶。明明都还是高中生。」
「不过……到了后来,我没想到居然会变成那样。」
但情绪一度冷静下来后反而不好。
因为接在这段幸福记忆后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段太过辛酸的回忆。
「啊,难道说……不顺利吗?」
「结果,问题是出在开始交往以后……」
可是既然都提到这里了,不全盘托出对加藤来说就不够诚恳。
我下定决心,硬是督促有口难言的自己说话。
「那个女生始终都喜欢着我。然而,她却不肯继续当我所喜欢的那个女生。」
「你是指……」
「自某一天起,她变了……头发解开还去烫卷,不戴眼镜而换成隐形眼镜,还有雀斑,也被她用淡妆掩饰掉了。」
「啊,原来她是换造型了。」
「接着她忽然就变成班上的风云人物。班上男生蜂拥着找她讲话,拚命地想吸引她注意……那些人直到她换造型几天前,都根本不理她的耶。」
「我懂了,身为男朋友会担心对不对?」
「唉,我到最后才了解,是她钻牛角尖地认为:『自己要是受欢迎,我这个男朋友在所有人面前也会有面子。』然后我们就重新确认到彼此的心意了。」
「什么啊~~我以为是很沉重的故事,结果单纯是在炫耀恩爱而已嘛。」
「不对!」
「哎呀。」
面对那种逗弄人似的口吻和话语,我强烈表示否定。
虽然加藤的善解人意很令我感激,但是,我现在可不能接受那种打趣的口气。
因为我和那个女生真正的歧见,反而是接下来才会出现……
「从她变得受欢迎而让我感到焦虑的那时候开始,我总有一股异样感。」
「所以那不就是吃醋吗?」
「一开始我也那么认为……可是,那种异样感,即使到和好以后也没有消失。」
「咦,为什么?毕竟她都是为了……」
「我想要的并不是那样。」
「不过她是误解了你的需求吧?那样的话,我觉得是很常有的意见分歧耶。」
「呃,就算那样,不自然的部分也太多了啦。」
「不自然……意思是她有说谎啰?」
假如是说谎倒还好。
假如她说谎,我固然会受到伤害,但是异样感应该就能化解了。
然而……
「推展得太突然了啦。」
「推展?」
「到开始交往为止都非常棒。对她的心境转变用了许多剧情事件详细地刻划,也相当能让人投入感情。」
「剧情事件?刻划?投入感情?」
「可是啊,从告白完然后开始交往,进到第二部以后,日期一口气跳了好多,对于她的心境描写也大量省略,使得她的想法简直像红绿灯一样说变就变,忽然就让人跟不上了。」
「……第二部?」
「基本上我只不过是跟其他女主角讲话而已,一般来说,有必要导入『要是我也像那个女生一样就不会失去他的心了』这样的独白吗?」
「…………」
「嗄~~制作的人根本就不懂!所以啦,那种低能的剧情推展差点让我打烂电脑荧幕。他八成没有统筹故事的能力吧,而且从中途就到处看得出敷衍了事的部分。虽然不知道那是写腻了还是时间不够,或者单纯没有能力而已,可是对玩家来说谁管那么多啊?垃圾作家真的是去○算了。」
正因为是真相,正因为是实际内容,才让人感到无法原谅。
轻薄的真相,比深沉的谎言更加罪过。
「那……那个,安艺……虽然我不希望这样想,该不会……」
「怎样?」
「你提到的女朋友……就是你说的那个新娘……该不会是动画里的女孩子吧?」
「怎么可能,不是啦。」
「啊,抱……抱歉。我心里冒出了一些没道理的妄想……」
「不是动画,是美少女游戏。去年上市的一款叫『空费心之吻』的作品。」
「……咦?」
「啊,不过再隔一阵子,加藤你的误解就不再是误解了,所以放心吧。毕竟去年推出的成人游戏改编作当中,先不论成品内容,它的销售量还是进了前三名,而这间厂商的上一部作品也有制作成动画,所以她变成『动画里的女孩子』只是时间问题……你怎么了?」
加藤的表情在不知不觉中变得非常淡白。
「……所以你才说是二年三班。哎哟,很容易混淆耶,那样的女生我当然不认识啊。」
「我倒不觉得你那样叫作当然……它可是对外宣称卖了三万套的作品耶。」
「唉……」
「你累了吗?」
「有一点。」
明明都是我一个人在讲,加藤却莫名其妙地累了。
难道她那么专注地听我说话?
加藤果然是个满不错的人。虽然不起眼。
「然后呢,安艺,你提了那款游戏的女角色又怎样?」
因此,她的只字片语会开始让我觉得带刺,大概纯属心理作用吧。
「换句话说,我想表达的就是……你根本就不朴素。」
「呃,刚才的话题为什么能接到那个结论?」
而我会从她的表情看出她不耐烦,大概也是心理作用。
「朴素本身,就是一种抢眼的个性啦!光这样就是一种强烈的角色特质了!」
「咦~~」
「麻花辫、眼镜、雀斑……将这些朴素到家的要素累积起来以后,就会变成吸引人的魅力。而那种女生也会成为我心目中的第一喔!」
唔,虽然她在网页上的人气投票被剧本扯了后腿,落得第四名。
「加藤,你说过自己的朋友『不是很多』,不过那个女生是连一个朋友也没有。她就连交一个朋友的勇气都没有。」
不管是在咖啡厅里对朋友抱怨:「我的朋友很少对不对~~」或者为了交朋友,而下定决心参加社团,那个女生一项都做不到。
「她和早已经有朋友的你,从立足点就不一样了。」
另外,那个女生也不和任何人说话,更不常到学校,还遭到女生团体用低调的方式霸凌……啊,有鉴于社会风气,她受到一群男生性霸凌的设定并没有被采用就是了。
「我要郑重声明,加藤……你啊,根本就不朴素。」
不朴素也不华丽。
没个性又没属性。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些……
「你是打从角色本身就废了!」
「…………」
要是再添个两三句来形容的话……
「单纯是角色形象不够鲜明而已啦!不上也不下!」
「…………」
最后收尾。
「所以你才一点都不显眼!」
「…………」
加藤接收到我充满感情的语句和视线,目瞪口呆地望着我。
该怎么说呢?她的目光比刚才更加淡白;也可以说她变成一副乱没个性,让人无法留下印象的脸.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吗?」
「怎么了?」
「所以说,那段长得夸张的开场白,结果并不是用来鼓励我的?」
「鼓励你?我为什么要那样做?」
「……原来你不但没有替我说话的意思,还否定我啊。原来我比游戏里的人物还不如。」
「讲那什么话,就去年而言,可没有比那个女生更萌的角色喔。别说在现实生活里了,就连二次元也没有。」
「你的『别说』和『就连』是不是顺序相反了?」
「咦?为什么你会觉得相反?」
「…………」
「……加藤?」
「…………」
夕阳照进装潢成木屋风格的咖啡厅。
丹麦面包端上桌以后,直到上面那团霜淇淋全部溶化前,加藤始终一语不发地动都没动。
※  ※  ※
「呼…………」
打工回来,吃过饭洗完澡,日期也差不多要改变的时候。
我一头躺到床上。
今天真的好累……
话虽如此,倒不是舒服地渗入体内的那种累,是比较倾向于让心里留下疙瘩的精神性疲劳。
『就那一次嘛,春假时你不是帮我捡了帽子?白色的贝雷帽。』
「唉~~~~」
脑海浮现的,是回家路上发生的那件事。
……和应为命中注定的第一女主角,加藤惠再次相会。
『啊,那个我送给亲戚的小孩了喔。』
「唉~~~~~~~~」
明明是那么多的巧合相叠才促成的邂逅,结果不要说因此相恋了,尽是一些故事性淡泊得吓人的强制剧情(注:强制剧情是指在电子小说类游戏中,无论玩家怎么做选择,都一定会发生的过场剧情事件)而已。
与故事序章匹配的命运性、邂逅的冲击度、纯白无暇的形象,对加藤惠这个反应得太过淡定的女孩子来说,都不算是一回事。
要说她洒脱,相处起来是很轻松没错,但我难免会觉得:不用把旗子折得这么彻底吧?
『要是照朋友的看法,我啊,总给人印象薄弱的感觉。』
我闭上眼睛,回想加藤惠这个女孩子在今天让我看见的几种表情。
……总之,由于并没经过一个月,我姑且还能清楚地回想起来,不过要问到几天后是否也能在脑海里描绘得同样鲜明,感觉就不太有把握了。
「哎呀,虽然是很可爱啦。」
正如我对当事人说过的,长相确实很可爱。
这既不是客套话,也不是用来追求女生的说词。
还有她的表情,尽管称不上变化多端,倒也不至于贫乏,照理说我应该已经见识到「加藤惠」这个女孩子的备种脸孔了。
可是,为什么……?
我完全不会对她「有感觉」呢?
要是用老气一点的说法,就是对她「并不心动」。
『原来我比游戏里的人物还不如。』
「……唔,算了。」
加藤那时候,摆了个让人稍微能留下印象的怪脸色。
不过,我自己的态度也有点毛病,感觉算是彼此彼此吧。
没想到勾起我久违的强烈创作欲望,对我来说理应成为命运女神的她,实际上却是角色性那么薄弱又不具属性的女生。
我说真的,头一次遇到角色特质这么不上不下的人……
角色设定:
女主角A(姓名未定)
第一女主角——在樱花飞舞的坡道上遇见的少女。
「唔~~……?」
理不清头绪的我,拿出收在书桌抽屉的企画书。
于是,目光立刻停留到字体斗大地写在第一页的第一女主角设定。
姓名未定的第一女主角,设定上写着……
坡道顶端,有棵独自绽放的高大樱花古木。
她受到那棵大树的诅咒束缚,永远以樱花精灵的身分活着。
主角小时候,曾和她许下约定……
当那项约定被屡行,而让她的愿望实现时,诅咒就会解除。
到时,她的存在也将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
「诅咒……吗?」
说不定加藤会让人印象薄弱,就是诅咒所致……哪有可能啊。
相隔一个月,那几排瞎到不行的文字让我看得抱头后悔,同时也被我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
我当然没投出好球,纸屑滚到书桌底下。
「不能用啦……废案。」
我只能再度抱头苦思。第一次遇见这么难处理的角色。
不,要描绘她倒没有什么困难。
还不如说,什么都不用思考就能写得出来,但真的只是写得出而已。
问题就在于,她绝对当不成女主角而已。
要让她的格局跳脱出女主角的姊妹淘一号,难如登天。
不对,连当个姊妹淘一号的门槛都太高,顶多二号差不多。
嗯,绝对没希望。
这种企画不可能行得通。
这么艰难的困境,哪有可能逆转……
「……等等。」
可是在下个瞬间,我从床铺一蹦钻到了书桌底下。
角色性过了头地不上也不下,也算一种属性吧?
艰难无比的困境,不就是最常被运用的剧情引燃点吗……?
※  ※  ※
然后到了隔天早上……
「嗨,早安啊,加藤!」
「啊,早安,安艺。」
「…………」
「怎么了?」
「没什么,我觉得你的态度和之前都没变耶~~」
在上学途中碰面的加藤惠,很普通地,而且是由衷令人觉得普通地对待我。
「那当然啊,只是一起在外面走动过一天,普通来讲又不会变得多熟。」
「不不不,你的观点反了,反了啦。」
「反了?」
「我在想,真亏你没有忽略我或瞪我。」
「喔,是那个意思啊。」
「坦白讲,我昨天对你说了一大堆过分的话吧?比如角色性不鲜明,不上不下之类的……」
「对呀~~我觉得那真的好没礼貌。」
「……你生气了?」
「要说的话,当然不会不生气,也不是没有理由不理你,可是……」
「可是?」
「可是,一大早听你这么活力十足又若无其事地打招呼,就会觉得:『啊;昨天的事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加藤,你……」
未免太好哄了吧……
「嗯?你说了什么?」
「我是说,谢谢你原谅我……」
「没关系啦。我才要谢谢你昨天的招待。」
实际上,加藤真的是个好人。
冷静、理性、和气、亲切,是个相处起来很安心的朋友。
所以我很感谢她。感谢是感谢……却也意识到这样有些问题。
「以后有什么机会,再约我一起出去吧。毕竟和你讲话都不会无聊。」
为什么她在这种时候不会过度反应啊?
毫无男女间的紧张感嘛。
要惹你生气或难过,是不是根本不可能啊?
那样子,是不是不够格当女主角啊……?
「啊~~关于那个的话,你放心吧。」
你那样不行吧,加藤?
不踏出脚步,是无法往前进的喔。
「因为你从现在起,每天放学以后都要和我一起过了。」
「这是告白?」
「如果你那样想,然后表现得动摇一点怎么样?」
加藤的表情,又逐渐变得像昨天那样淡白。
「我在此郑重宣布,加藤!」
「唔……嗯?」
因此,感觉到苗头不对的我,打算硬将话题带下去……
「我要将你——栽培成令人心动得小鹿乱撞的第一女主角!」
「…………」
「……说点话吧。」
「……我要说什么才好?」
我打算硬将话题带下去,结果她还是和昨天一样,脸上变得越来越没有个性。
「总……总之,这个给你!你看看这个!」
「情书?」
「我就说了,如果你那样想的话,是不是可以来个更有戏剧性的反应啊?」
「……企画书?」
「你都可以不在乎别人反应继续把话说下去耶。」
「……欸,这什么啊?」
标题:
未定(小惠惠的甜蜜暑假?)
类型:
未定(恋爱AVG、恋爱SLG、桌面小程式)
作品概念:
把特写彻底放在本作的第一女主角加藤惠身上,
令她将魅力发挥到极限就是唯一的最高目标。
「就说是企画书啦,美少女游戏的企画书。」
「…………」
「话虽如此,我没有钱也没有人脉让这个变成商业作,所以应该算同人作品吧。」
「…………」
「而且,它就是用来将『加藤惠』这个角色,打造成魅力女星的手段。」
「……我觉得你这些话听起来超瞎的,是我自己品味过时的关系吗?」
「不要紧,我也有稍微搞砸的感觉。」
「才稍微而已啊……」
「还有,在下一页有更详细一点的设定……」
角色设定:
加藤惠(化名)
第一女主角。在樱花飞舞的坡道上遇见的少女。
丰之崎学园二年级。
身高:由本人填写。
体重:由本人填写。
胸围:由本人填写。
腰围:由本人填写。
臀围:由本人填写。
兴趣:由本人填写。
专长:由本人填写。
自我期望: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会拚命努力的。请大家为我加油喔♪
「……欸。」
「……怎么了吗?」
「上面提到的体重和三围之类,是要我写吗?由我自己写?」
「哎呀,那部分的资料我实在不会有嘛。」
「这种行为不是叫性骚扰?」
「说那什么话,你接下来就要成为美少女游戏的女主角啰。这可不是介意个人情报的时候了喔。」
「……虽然我想吐槽的点多得不胜枚举,先告诉我为什么只有感言的部分写好了?而且语尾还加了♪。」
「我只能代你表达心情而已。」
「……安艺,你有把握我今天会原谅你,对不对?」
「像加藤这么善解人意的女生,我最喜欢了。」
「也许我有点误判你的厚脸皮程度了。」
「看吧,你果然不生气也不害羞,简直完美!」
即使问一句「可不可以跟我上个床?」,似乎也可以当作玩笑话带过。
唉,虽然症结就是出在她那种个性。
像这个时候,女生要不就大发脾气、要不就放声哭出来,才能立竿见影地勾起男方的罪恶感或保护欲嘛……从美少女游戏的观点而言。
「欸,加藤……所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把这个当成目标?」
「所以是,把什么当目标?」
「美少女游戏的女主角。」
「…………」
「可爱、角色性鲜明、而且充满魅力,让任何人玩过游戏都会想当成『自己的新娘』,你要不要像那样,当个最有人气的女主角?」
「抱歉,我还是不太懂你的意思。」
「嗯,我能明白你犹豫不前的心情。毕竟我自己也有点没头没脑地就豁出去了。」
「既然你明白的话,我希望你可以踩刹车耶。」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还是……!」
「安……安艺?」
「我还是……想将你塑造成女主角。我想要制作一款由『加藤惠』这个女孩子领衔主演的游戏!」
面对我满怀热忱的呐喊,加藤露出稍微不那么淡白的目光,将话听了进去。
「……为什么?」
附带一提,我们在上学途中。
「你昨天说过吧。你说我的角色不够鲜明,而且不上不下。」
但是不要紧。上课钟快响了,所以周围一个同学也没有。
……嗯,好像也不是不要紧啦。
「可是安艺,为什么你这么坚持要找我?」
「那是因为……」
我从遇见你的时候就被吸引了。
再次碰面的时候,梦想曾经因而破灭。
然而,我无法就此放弃。
无论闭上几次眼睛,在我眼底……
都会浮现那时候穿着白色洋装的你。
然后那道身影,和眼前穿着制服的你相叠。
……和站在那家伙旁边笑着的你,身影相叠。
我无法再欺骗自己的感情。
就算你眼中并没有我。
所以,我想要证明。
证明我们在那棵樱花树下相遇,是对的。
证明对我来说、对你来说,那都是命中注定。
证明我有希望,和你这样的女生成为情侣。
证明你有一天,会把这样的我当成男人。
「像这样,下一页写了男主角的独白,你觉得如何?」
「安艺,你真的有心邀我加入吗?」
「嗯~~果然提到女主角以前的男人不太妙对吧?对于有处女情结的脑残并不讨好……」
「我都说听不懂你的意思了嘛。」
今天的交涉,就这么以失败告终。
因为过几秒以后,远远听见上课钟响起的我们便匆促结束交涉,脸色发青地冲向学校了。
不过,即使如此我仍不悲观。
从一开始我就不觉得只花两三天就能够说服她。
接下来我会每天死缠烂打地交涉,就算花上几个星期、几个月,也绝对要让加藤回心转意。
我绝对不会放弃的,加藤……
※  ※  ※
接着,又隔一天的早上。
「啊,安艺。我昨天想过了,如果是要放学后一起活动的话,反正我目前既没有参加社团、也没有打工,又不打算那么拚命用功,那就奉陪啰。」
「加藤,你……好讲话也该有个限度吧。」
于是,我们的美少女游戏制作社团就这么起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