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第一章 旗子这种东西,不去留意就会折断的
  6. 繁体版

第一章 旗子这种东西,不去留意就会折断的
2017-06-23 04:37:23

		

「早安,山口叔叔。」
「喔,这次是送报啊?阿伦你真勤快。」
「因为下个月要出《皇国的葛莱恩》的蓝光BOX嘛!只有初回版才附黏○人模型,我也豁出去了!」
「……你说起那些行话术语还是一样有够自然的耶。我一句也听不懂啦。」
「那我下次再向你推广,先准备个播放器吧,掰啰~~!」
和附近熟识的邻居简单打完招呼,我一口气踩下脚踏车踏板。
接着,顺路拐向左边并且加速一阵子以后,就会来到令视野豁然开朗的急转弯下坡。
别名侦探坡。
去程好比绿洲、回程则像通往沙漠,长达三百公尺的短命坡。
另外取名的原因,其实是出自小学生对坡道中间写着「坂下征信社」的某块招牌,所寄予的好奇心。
「唔喔喔喔喔……」
来到坡道入口,从背后刮来的强风瞬间多推了我和脚踏车一把。
春假也过完一半,从明天起就是四月,早晨的空气也已经不会感到寒冷。
沿路樱树的花瓣翩然飞舞,更让人觉得格外温暖。
被那般恰然的风从背后推着,车轮在斜度忽然变陡的下坡飞快加速……
「喔喔喔喔喔……呼!」
……赶在暴冲之前,这会儿我又用全力握住两手握把,让车轮急剧减速。
「行人确认完毕、来车确认完毕、速度确认完毕……全部确认完毕!」
减速暂停并用手指确认。
然后才沿着路肩,重新缓缓地骑下斜坡。
毕竟社会对于脚踏车的批评声浪,从去年左右就变得很夸张。
到了现在,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骑车和汽车比快、或者压车用全速过弯,诸如此类的刺激和飙速快感在街上都没得享受。
不过……
「规定就是规定嘛,嗯。」
我并不想老气横秋地抱怨「这年头日子真难过」云云。
我自己跌倒或摔飞出去是不要紧,但偶然在场的行人要不要紧就难说了。
嗯,就当作跻身大人的行列,这点事忍一忍海阔天空。
再说,骑得和樱花花瓣飘落的速度一样慢,也和这个季节的逸趣相当契合,感觉挺不赖的。
「唔喔,风和日丽,好温暖……」
除了握着煞车的两手以外,我放松力气茫茫然地仰望天空。
天空早已春意盎然,亮蓝色里曳着云朵的白,粉红花瓣散落其间。
还有比冬天强了些的太阳、以及黎明前未完全隐没而变小的月亮。
另外,就是比太阳和月亮更大又更近,迅速掠过眼帘的圆形不明飞行物体。
「……耶?」
比太阳和月亮更大又更近,迅速掠过眼帘的圆形不明飞行物体……
「不……不会吧!那是UF……O。」
我惊呼的话语还没说完,那道飞行物体在我眼前咚地一着地,就自个儿顺势沿着坡道滚下去了。
滞空时间再久一点会比较有风情,那样才好。
「帽子吗……?」
验明正身的滚动物体看来并非大红色草帽,而是白色贝雷帽。(注:大红色草帽是影射漫画《古灵精怪》里,男女主角相遇时红草帽被风吹跑的场景)
原来如此,以不明飞行物体而言,它迎风的面积和扎实度不够,所以飞得不远。
呃,颜色倒没有什么关系。
于是,当我正沉浸在相当无关紧要的感慨时……
「啊,啊啊啊啊啊~~!拜托,等找一下~~~~!」
有阵声音顺着不知不觉中变强的风传了过来。
「咦……?」
霎时间,我的身体自己作出反应了。
双手使劲,将煞车紧握得连肌肉都隆起;脖子使劲,向后方转得几乎要抽筋。
这大概是为了亲眼确认,从坡道上传来的悦耳、澄澈、而又响亮的嗓音主人是谁……
「我的帽子~~~~!」
「啊……」
回头望去的坡道上。
有一个不知所措地杵在那里,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而眩目地闯进我眼底的,是白净洋装、白皙大腿、和白色的……
呃,颜色倒没什么关系,大概啦。
她朝着全无停止迹象而顺畅地滚落坡道的帽子伸出右手,左手则掩住随风飘曳的秀发,这就代表没有多余的手可以按下裙摆。
……唔,反正不管怎样,那顶帽子的主人就在那。
「滚下去了……啊。」
「啊……」
然后当她将目光从远处的帽子挪回近处时,自然会与位在视线上的我四目交会。
依旧一脸困窘的她,这下变成交互地望着我和帽子。
「你稍微等着!」
「咦……?」
那个女生的目光诉说着什么,我看不出来。
不过算了,现在只能照着急剧演变的局面……搭上这波巨大浪潮!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
所以我朝着下坡,使劲踏起脚踏车的踏板……
「喔喔喔……停停停停停,哟咻。」
重新考虑过以后,下了脚踏车的我将脚架细心地立好……
「再次出发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改用两条腿全力冲下去。
这样做会让速度和帅气度下滑,不过没办法。
因为,这才是符合这个国家交通规则的正当追赶方式。
尽管全力冲刺也很危险,但用腿赶路大概就不会被视为违规了。
弱势行人万岁。
※  ※  ※
当晚……
过了十二点,跟往常一样,用来录动画的两台硬碟式录放影机正发出低鸣声运作,不输给机器废热的键盘热情敲打声也在房间里响着。
标题:
未定
作品概念:
邂逅、情意、以及闪光恋爱的故事
「……最后的『闪光恋爱』会不会不太协调?」
我被今天早上那段「命运性」的邂逅煞到了。
不输给现实的故事性,点燃了我的创作意欲。
……热情浑身高涨,使得我无法不拟稿。
「不对,不把对闪光恋爱的刻划当作卖点,美少女游戏的意义又在哪里?」
结果在那顶帽子滚落大马路的十几公尺前,我勉强挽救回来了。
赶着跑下半截坡道的她,则向我鞠躬答谢好几遍,感激得连我都忍不住开口打断:「不用谢了啦。」
手肘擦伤破皮的疼痛感,让我有点自满。
序章:
在春天的某个日子,我与命运相遇了……
和煦阳光洒落,温暖的风吹过,樱花花瓣飞舞的长长坡道。
还有,伫立在坡道上的一个女孩子。
不知道名字,也没见过面的女孩子。
新际会的预感令胸口雀跃不已,就是那一瞬间……
我在那时候,陷入了第二次的恋情。
是的,我不小心又恋爱了。
我无法停止喜欢上别人。
哪怕会伤到自己,哪怕会伤到对方。
哪怕两人的感情无法如愿……
如此这般地,新学期伴随着似乎会发生什么的预感而开始。
「……是不是写得太瞎了一点?」
在那之后,我们肩并肩地走了一阵子,回到停在坡道中间的脚踏车那里。
不过,后来我就搭着脚踏车骑下坡道;而她则是直接沿着坡道走上去,回头朝原本的方向离开。
其间我们连话都没有讲过几句。
彼此既没有报上姓名,也没有作什么约定。
「不,开头瞎比较能引人入胜嘛。要误解就误解吧!」
但是呢,这样就好。
不对,就是这样才好。
毕竟像这种故事,就是要让看似已经断掉一次的缘份,又阴错阳差地接回去,才会使剧情性发光发热。
好比对方在新学期转学到自己班上,正是一例。
或者说,彼此的父亲敌对,让两个人受到爱恨波涛的摆弄。
之后更发现,两个人其实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冲击性的真相让整件事剪不断理还乱……
……先不管闪光恋爱在区区几秒内跑到了其他次元,反正剧情性就是这么回事。
本作的主打卖点:
青涩而令人为之心急,内容害羞到浑身发麻。
由这般青春生活交织而成的纯爱AVG电子小说。
「……喂,这下又超出瞎的境界,变成中年大叔腔了啦!」
话虽如此,这种近乎异常的积极性,以往从没出现过。
仿佛过去沉睡着的热情,一口气喷发了。
自己上次冒出这么热切的心情,是多久以前的事?
啊啊,大概是废寝忘食地对《恋爱节拍器》疯迷的那时候……
「再怎么说,都不能用『青春』这种字眼啦。又不是搞笑游戏。」
……也才一年前啊。
本作的主打卖点:
青涩而令人为之心急,内容害羞到浑身发麻。
由这般日常日子交织而成的纯爱AVG电子小说。
※附记:这部分有待商榷。
「日常日子……喂,这在字面上有累赘吧?」
像这样,我的游戏企画制作,一直持续到硬碟式录放影机录完节目的深夜。
……隔天的早报,晚了三十分钟才送达各户人家。
进入四月的第一天。
然后,也是起草情节大纲的第二天。
角色设定:
女主角A(姓名未定)
第一女主角——在樱花飞舞的坡道上遇见的少女。
「……都特地提到樱花了,在设定上试着将这项要素多运用一点,也是可行的吧。」
我不感厌倦地面对企画书奋斗,在为故事构思女主角的同时,我今天也回想起现实生活中遇见的那个女孩子。
和目前大纲里写的角色设定一样,我想着既不知道名字、过去也没见过面的她。
出生后始终住在这座镇上的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对方,所以她大概是这阵子才搬来,或者纯粹是碰巧路过那里吧。
白色洋装搭配白色贝雷帽。
还有用手按着随风飘曳的头发时,所露出的那副表情……
其实,我不太记得她的脸。
看来应该是见面的情境太过鲜明强烈,所以最要紧的长相我才没看清楚。
虽然白色我还记得……
呃,反正颜色没关系啦。
不是啦,我是指洋装的白色。
角色设定:
女主角A(姓名未定)
第一女主角——在樱花飞舞的坡道上遇见的少女。
坡道顶端,有棵独自绽放的高大樱花古木。
她受到那棵大树的诅咒束缚,永远以樱花精灵的身分活着。
主角小时候,曾和她许下约定……
当那项约定被屡行,而让她的愿望实现时,诅咒就会解除。
到时,她的存在也将从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
「……总觉得以音乐术语而言,有种回到开头(da capo)的感觉,是心理作用吗?」(注:「da capo」是指乐谱中重回开头演奏的记号。在此暗指已有类似角色设定的同名美少女游戏《初音岛》)
像这样,我今天已经好几次迷失于思考的迷宫中,企画的部分根本没有进展。
得从明天挽救回来才行。
月份改变的第二晚。
感觉快要听到新学期脚步声的时候。
故事概要:
未定
「糟糕,每个网站都把愚人节的梗收掉了。这下只能乖乖找有懒人包的网站啦。」
今天也多了两行进度。
四月三日。
「春季动画从今天开播吗……总之就先即时收看每部作品的第一话吧。」
虽然看了三部,总之最后看的那部我已经决定弃追了。
四月四日。
「从明天起就是新学期吗……结果,今年春假什么也没做。」
算了,现实往往是这样。
※  ※  ※
「欸,伦也,你那边有《琥珀色协奏曲》吧?」
「你是问……《琥珀色协奏曲》?」
同班同学上乡喜彦来跟我搭话,是在课程告一段落,我正想打开置物柜准备回家的三点半左右。
「对啊,那在今年出的美少女游戏当中据说是相当不错的佳作,原作又是成人游戏,我想你一定有在关注才对。」
「……有又怎么样?」
「借我嘛。反正你早就玩到结局了吧?」
而且,在我急着回去看昨晚录好的动画时,特地拦住我的那番说词也未免太不讨人喜欢了。
看来在这家伙的认知中,只要是风评不错的成人游戏改编成家用美少女游戏,我这个人就会照单全收,而且还是一上市就买。
「谁管你。要玩那款游戏你自己去买。」
「我和你又不一样,我没有钱嘛。」
唔,虽然我是买了啦。
在发售日当天的早上十点。
连初回限定版原画集&五片装原声集共九千八百圆,总重一·八公斤。
在各店家的特典赠品公布齐全那天,我苦思许久选好店家以后就立刻下订了。
顺带一提,玩到结局以前我哭了四遍。
「拜托,我会有钱,是因为我为了买游戏和动画拚命打工,你别把我的目的和手段弄错。」
毕竟我们家里,老爸是中小企业上班族,而且是属于连房屋贷款要留到我这一代都绰绰有余的中流家庭。
这和父母都到国外出差,还独自住在大房子、又不用为钱伤脑筋的美少女游戏男主角可不相同。
「什么嘛,我还以为伦也你有买。」
「基本上就算我有买,借贷游戏也不成体统。至少也该约好来我家里玩。」
「才不要,你会一一解说,感觉超烦的。」
「那是场地和软体提供者的权利吧。有伴可以讨论同一部作品,是多幸福的事啊……」
「你上次不就在我玩到结局以前先破梗。」
「……那件事真的是我不好,你就忘掉吧。」
喜彦的话,犀利地将我没自觉的伪善特质挖了出来。
人类确实会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地伤到别人呢。
身为御宅族,破梗是最差劲的行为……程度不逊于拷贝或在网路散播档案。
「不提那个了,你去问别人吧。我这边真的没有。」
「真的假的~~秋叶原的货都被扫光了,网路上又到处是破万的价码,就算想要也弄不到手啊。」
「所以我平时就一直苦口婆心地叫你要预约订货吧。预订量要是不够,店家也不会向厂商下单啊,就算事后再怎么抱怨买不到,也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你干嘛一副像是游戏业者打手的口气啦!」
呃,其实他要是早一天和我开口,东西就能借得到。
……但是那样的话,我不知道自己之后会被咒骂成什么德性就是了。
「好啦,就这样啰,你快回家吧。明天见。」
「你不是也要回去?到车站途中一起走吧?」
「啊,没有……那不太方便。」
「对了,既然有这个机会,接下来可不可以陪我绕几家店?你不是很擅长找缺货商品?」
「行,包在我身上!……啊。」
「就这么决定。伦也,那你也快点准备走了啦。」
听到那种「找我就找对人了」的邀约,我不由自主地就被牵着鼻子走了……
仔细一想,我现在不是应该正在玩弄计策,让这家伙远离我的置物柜吗?
「欸,喜……喜彦,我看我还是……」
毕竟,目前在找的置物柜里,就摆着……
「你在磨菇什么啦,伦也?哎哟,真拿你没办法。」
「啊啊啊啊啊~~~~!」
「来,书包。反正教科书你都不会带回家吧?」
「~~~~也是啦!那我们快走吧!」
「……你干嘛反应得那么夸张?」
「快点快点!」
于是,我使劲关上除了书包以外什么都没放的置物柜,硬推着喜彦冲到走廊……然后就想起校规改用走的了。
同时,我也对今天早上收进置物柜的《琥珀色协奏曲》一·八公斤初回版,已经消失无踪这一点感到放心。
「啊,说到这个,喜彦。」
「怎样?」
「你的口气,别讲得像是因为孽缘而一起混了很久的管家婆女友。这会让我想扁你吧。」
「你不要扁了才讲。」
谁叫我火大,没办法。
私立丰之崎学园。
称不上风光明媚,地段也算不上都心。
这里不是综合中学,也不是大学附属高中,而且更不是学园都市。
既没有呼风唤雨的学生会,纠察委员也没有带着武器,理事长和校长之间也丝毫没有政治上的对立。
是那样子的一所位于都内……位于东京都内且创校不满十年,还算新的高中。
这种仿佛会出现于舞台设定方面不太用心的美少女游戏或动画的设定,就是我们的学校。
「基本上你总是只找大型量贩店,所以才行不通。」
「为什么不行啊?那里卖的东西多,折扣给的也多吧?」
呃,虽然这真的无关紧要,也不是什么该耗费心力解释的话题。
「假如你是要买每家店都多到满出来的必备商品,去那种地方也可以。不过你现在要找的,是已经从市面上消失过一次的话题性稀有品吧?」
「所以为什么不行?」
「像那种让大量玩家一套难求的作品,短时期内就算再进货也会瞬间卖光。特别容易被顾客扫完的,就是你这种半调子会蜂拥而至的那一类大型连锁店。」
「只是在淀○(注:日本连锁电器量贩店「淀桥相机」)买个游戏,就会被当成半调子喔……」
又没有人提到店名。半调子就是这样。
「该找的不是量贩店。话虽这么说,改去游戏专售店也想得太过简单。」
「那我要怎么办才好啦?」
「你该找的,是那种明显有其他主打商品,感觉卖游戏属于顺便的店家。」
「主打商品是指?」
「最常见的算成人DVD吧。狭窄的六层楼里几乎全卖成人商品,只有在某层楼的角落,会若无其事地摆着普通电玩游戏的那种地方……」
「啊,临泰○(注:日本的影音贩售店「临泰来」)。」
就说没有人提到店名以下略……当我和喜彦在走廊聊得乱热络时,从旁传来了清新问候声,将我们的耳朵抚弄得心旷神恰。
「啊,两个阿宅,掰掰。」
「喔,明天见。」
「等一下,那是什么称呼?」
「啊哈哈,掰啰~~」
先不管冷静听来并不太光彩的称呼,语气和态度都带着普通善意的女同学一号,对于喜彦的吐槽仍大方地用笑容回应,然后就摆出无意多牵连的态度迳自离开了。
「真受不了,都是因为升上二年级以后和你同班,才连我都被当成恶心阿宅。」
「光有人愿意和你讲话,你就要感恩了啦。一般来讲,我们御宅族根本只是受人迫害和忽略的对象喔。」
「那是什么年代的事啊……?」
「七年前吧。」
「为什么会指定得那么具体啊?根本说来,伦也,我可不是像你这样没得救也无法回归社会的深度阿宅喔。」
「不管深或浅,在非御宅族的人看来都是不折不扣的阿宅。而且要是让深度阿宅来看,浅度阿宅只是轻视的对象而已。不过放心吧,喜彦。即使你过着毫无收获及滋润且又枯燥乏味的人生,唯独我不会舍弃你。」
「……为什么我被你拖上这条路,结果还会愿意和你作朋友啊?」
喜彦对我热烈的友情宣言不表感激,一副无法释怀似地只顾偏着头而已。
半调子就是这样。呃,和半调子倒没关系啦。
「从根本说来,你们太晚跟上风潮了啦。成人版的原作游戏从发售以后都过了两年,直到现在每次comike摊位卖抱枕还是大排长龙,连搭头班车到会场的人也买不到,而且官方受理邮购撑不过五分钟就会卖完,它可是人气度这么恐怖的作品耶。」
「欸,伦也,我们是不是还未成年?」
「放心吧,我绝对没有涉足十八禁的内容。刚才那些都是对一般年龄层公布的资讯。」
是的,我并没有去过店家顶楼或穿过位于地下的十八禁门帘。
所以理所当然地,别说是《琥珀色协奏曲》的原作,就连属于成人类别的电玩游戏我也一次都没玩过。
「你还是对一些没意义的事有洁癖耶。」
「这才不会没意义。到了十八岁,我迟早还是会受到那些产品关照。在那之前先严守规矩,不给业者添麻烦,对彼此都好吧?」
「伦也的伦是软伦的伦……」(注:软伦是「电脑软体伦理机构」的简称)
「不要用那个绰号叫我,这会让我想踹人吧。」
「别踢我的背,别踢啦。」
当我和喜彦在鞋柜前加深彼此淡薄的友情时,这次从旁边传来了雄壮阳刚的嗓音,让我们感到刺耳又聒噪。
「哦~~伦也帮,要回去啦?」
「嗯,练习辛苦啰。」
「不要让我再重复一次五分钟前说的话。那是什么连带的称呼方式!」
「你们老是玩得很开心耶……掰啦。」
「你在社团也要加油,掰。」
将橄榄球社脏兮兮又大件的运动服穿得贴身紧绷的魁梧男同学二号,对于喜彦那光听一句也不懂意思的系列型吐槽只是粗声敷衍过去,然后就踏响钉鞋往校庭离开了。
「受不了,一起被叫成御宅族也就算了,为什么我会被当作伦也你的附属品啊?」
「出你所料地就如同刚才你自己说的,是因为御宅度不像我这么深吧。」
「我从根本上就无法接受被人推到御宅族的舞台打分数。」
「谁叫我们在其他方面,像成绩和运动都平庸得分不出优劣嘛。这样一来,就只剩御宅度和长相的差别了。不过放心吧,喜彦……」
「你这时候别若无其事地充门面。我们在长相方面还不是类似等级。」
喜彦对我热烈的友情宣言……啊,这次被他随口打断了。
「而且这次的家用版有公布过,并不是单纯拿掉情色画面的冷饭热炒式改编吧?在原作中因为没办法攻略,甚至差点引起暴动而留下传说的妹妹升格成女主角了。这布局可是有多强啊……我找不出会搞砸的要素喔。」
「你的口气就很像是在为搞砸铺梗……不管那个,伦也你是妹属性?」
「哪儿的话,妹妹、姊姊、青梅竹马、学姊、学妹、活泼型、沉默型、不可思议型、暴力型,都一样棒透了才对吧?」
「是……是喔?」
「不过我只定了一个原则……就是不让自己喜欢上无法攻略的女主角。你想嘛,无论多喜欢对方,心意却绝对传达不了的恋爱,未免太难受了吧?」
「……听了你刚刚这段发言的我倒是更难受。」
「而那无法攻略的角色,终于,就在这一次……!」
我深爱美少女游戏……特别是成人游戏改编作品的一大原因,要说就是出于这些追加要素也不为过。
尽管有许多批评声音认为那是「让玩家多付几次钱」的势利手段,极富魅力却不可攻略的女主角变得能攻略了,以常识来想没有人会吃亏吧?
似乎有格外讲究的原作者认为,硬增加剧情会破坏故事的整合性而不参与作品改编,可是我觉得那样不对……
「啊啊,光是想起玩六花美眉剧情时的过程,我就会变得笑吟吟的。」
「可是我光看到你那张脸就会倒胃口。」
当我们如此在校门兴起谈论着博大精深的美少女游戏论时,从旁又有……
「啊,找到你了,安艺安艺。」
「就说不要把我们连在一起叫了吧!」
「呃,那个……」
「没有啊,刚才你完全被忽略了耶。」
没有用「你们」或「帮派」称呼,而只叫了我的女同学二号,对于喜彦不讲理地发脾气感到困惑,一面还是只将脸朝着我开口:
「莲见老师在找安艺你喔,她说希望你立刻到办公室。」
单纯为了转达班导师交代的事情。
「小佳乃找我?为什么?」
「要你把教材搬到视听教室的样子。说是明天上课会用。」
「唔……所以就找我?我又不是班级股长或什么的耶?」
「还不是因为伦也你常常擅自在那里举办动画鉴赏会。」
「那才不是擅自,我每次都有确实得到老师的允许。」
顺带一提,我也有特地向动画厂商确认是否允许播映。
「因为你到办公室拜会过好几好几好几好几好几好几次,那样对方总要败给你的毅力啦。」
「共享对精彩作品的感动有什么不对!」
也有动画和游戏会带来对人生认真思量的契机。
毕竟也发生过茧居族少年对某款成人游戏大为感动,才不再辍学而回到国中念书的佳话啊。呃,国中生别玩成人游戏啦。
「先不管那些了,老师让你用视听教室的恩情还是还一还比较好吧?假如以后被禁止进出,不就麻烦了?」
「那……有没有人要来帮个忙之类的……?」
「我是无害的男同学一号,不会去打扰美少女游戏男主角和女教师角色的甜蜜时光。」
「……对方是三次元而且二十过半耶?」
「希望你多说的那句不至于换来禁止出入视听教室、外加停学一个礼拜的结果,我会帮你祈祷。掰啰。」
「喂……喂,喜彦……」
直到刚才还在的扭曲伙伴意识不知道去了哪里,喜彦那家伙立刻抛下我走出校门。
之后,只剩伴随绝望呆站着的我和……
「那……那个……」
大概是错失逃走时机,而一起杵在原地的女同学二号。
「啊,你也可以回去了。我不会拜托你帮忙啦。」
「啊嗯,不过被拜托,我也不打算答应就是了。」
「唔,是喔……」
这么薄情,不愧是才同班半个月的同学。
「那就明天见啰。」
算了,无所谓。
班导师莲见佳乃子,也不是让我觉得难相处的类型。
虽然她的年龄作个四舍五入就三十岁了,但在我们学校的老师当中仍可以说是美女,而且亲昵地叫她小佳乃也不会生气,是个明事理的好老师。
不过,正因为这么亲昵,才会被她一个劲地把杂务推来就是了。
「对了,安艺。」
「嗯~~?」
总之,我带着不轻快也不沉重的脚步,回头走向校舍。
唔,确定和小佳乃插旗成功的事件,以各层面来说门槛都太高,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其他可期待之处。
「之前谢谢你啰。」
「唔,谢谢什么?」
我想想……比如说,当我一到办公室,就发现有个穿着别校制服的女孩子站在小佳乃那里。
「就那一次嘛,春假时你不是帮我捡了帽子?白色的贝雷帽。」
「啊~~有那回事吗……?抱歉,我完全不记得。」
然后……「安艺同学你来得正好。其实她是明天起要转来我们班的转学生。老师我有点腾不出空,所以接下来你能不能带她认识学校里的环境?」像这样,忽然受托而感到困惑的我,以及身为转学生而展露亲切笑容的她。
「唉,我想也是。毕竟都一个月以前的事了,那掰掰啰。」
「嗯,不只是汽车,你也要小心脚踏车喔。」
接着,当我们望着彼此面孔的瞬间……
一个月以前的记忆就此复苏,随着惊讶而睁大眼睛的她露出了新表情……
「不对,慢着你等一下~~~~~~~~~~~~~?」
于是,才刚回头的我又转身全力冲回校门。
「嗯?怎么样?」
……薄情的女同学二号,像是早就对我失去兴趣,正要快步离去。
「你就是,你就是……」
「我怎么了?」
「那时候,穿着白色的……」
「白色的?」
「洋装!」
「咦,啊~~……好像有耶?」
「……好像……?」
「因为普通来说,根本不会记得一个月前穿过的衣服啊。」
「也对啦~~……………………普通来说·的·话。」
第一章:
在春天的某个日子,我与命运重逢了……
昏黄夕阳照来,变得稍冷的风吹拂而过,沙尘扬起于归途。
以及,在坡道顶端独自……独自伫立的女同学二号。
晓得名字,而且最近一个月来每天见面的女孩子。
「呃……我记得你是叫加纳惠,对不对?」
「是加藤啦~~」
啊,结果我还不晓得她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