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一卷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3 04:37:23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任雷劈
录入:任雷劈
初校:任雷劈
修图:撸管娘
「舞台是在从东京搭飞机约一小时航程的南方小离岛……」
放学后的教室被夕阳西斜的余晖照得通红而萧瑟。
「然后,那座离岛的学校因为人口过疏化的关系,决定要和本岛的名门女校合并……」
窗户外面,传来体育社团那些人空有气势的吆喝声。
「所以故事基本上,就是从主角男扮女装到那间女校就读的部分开始……」
由于听得见那些细微人声,显得格外安静的室内正响起我解说的声音。
「而在主角身边,还有个从月球来的女王到家里寄宿……」
随着我慷慨激昂的心,解说声静静地扩散开来。
「我刚才漏讲了,不过在这个世界还有『神界』、『魔界』以及『人界』同时共存……」
「欸……」
「还有,科技也相当进步,主角家里就有三台女仆机器人……」
「我说啊……」
「在这种情况下,主角为了保护自己的社团,毅然决定参加学生会选举……」
「你停一下……」
「啊,另外所有的女主角都各有一项擅长的武术……」
「可以闭嘴了啦~~~~!」
「唔哇,不要叫得那么大声啦。会对周围造成困扰吧。」
由我细细道出的沉稳话语,突然毫无道理地被人用粗鲁的大嗓门盖过。
「你那张嘴停都没停地用大音量在教室里谈了三十分钟以上莫名其妙的空想,还敢提困不困扰?」
「原来过那么久啦……?」
往时钟一看,感觉短针确实比之前多走了十五度左右。
啊,我是属于从大局来掌握事情的人,所以对长针的变动没兴趣。
「反正我要回去了。花在这里的时间真是彻头彻尾、无与伦比、完完全全地浪费……」
「呃,你等一下嘛,冷静点。我话还没……」
「我才在想,你干嘛毫无预警地突然找我在放学后讲话,结果你就秀了这份只有封面的企画书、逼人听莫名其妙的演讲、而且还拉我参加内容无法理解的社团,这样我当然会想发飙啊。」
「就是因为我毫无预警地突然约你在放学后讲话,你也大摇大摆地过来露面,所以我才觉得有希望啊……」
「唔……我的脑海正从各种意义上闪过『后悔』这个词,拜托你不要冷静地吐槽。」
「是喔?」
直到刚才还在我眼前大呼小叫的女生,捧着脑袋微微低了头。
于是,表面上对那家伙来说堪称注册商标的金发,沙沙作响地从肩膀上滑落。
那工艺品般的金发、白瓷般的肌肤,只要是初次见面的男性,目光肯定都会瞬间被吸引。
有着英国人父亲和日本人母亲,在日本长大的同学。
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就根本来说,你啊,像以往一样当个消费型御宅还让人看得过去,但什么长处都没有却突然说要制作游戏,你是不是把社会想得太简单了?」
平时有如千金小姐般的娇贵言行,在班上自是不提,连全校都公认她为美少女,但只要撕开伪装就有这般狰狞、激情、又偏执狂热的本性沉睡于底下。
「明明自己什么都不会,却打算随便召集几个人来制作游戏赚一票,你这样就叫作同人投机客喔。正是你最讨厌的那种分子,懂不懂?」
「说那什么话!我有这满腔的热忱,干劲也比人高一倍!换句话说,少了我就不会有这个企画,更不可能将游戏制作完成!」
「那还用说,又没有其他人想参与制作。」
「啊,你别名副其实地把我的企画『搓掉』,那是我花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写出来的……」
「光写名字、日期、还有同人美少女游戏企画(暂定),为什么会花掉一个晚上啊?」
「睡了十一个小时,可以利用的时间自然所剩无几嘛。」
「这是要我从哪里开始吐槽……你喔!你喔!」
「啊,啊啊……真过分。」
从一年级就在展览会得奖的美术社精英。
拥有罕见绘画才华的人。
如此受到吹捧的这个女生,在学校里含我在内,只有极少部分的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嗯,把这当成「只在我面前展现的另一面」,陶醉在这种优越感里……不过我的修养还没有好到这种程度。这个女生真的很糟糕喔。
「你这种人事到如今才想站上台面,还早了十年呢。」
「『事到如今』却又嫌早?还有,制作同人美少女游戏算站上台面吗?」
「唔……你只要照以往那样继续看美少女动画,然后买来推广就行了啦。」
「你……你再说下去,『自治会的独断』BD最后一集就不传给你啰?」
「就是因为你有时候会养肥别人胃口,到最后却突然拆台不让人看完结局,我才会骂你差劲啦!」
「不……不对吧,刚才那只算是吵输不服气才威胁你,我之前又没有那样做过……」
原来她这么期待那部作品啊……
话说回来,「拆台」是普遍会用的比喻吗?
「总之,再辩下去也没用。我光是忙自己的事就忙不过来了,实在没有空陪外行人弄无聊的消遗。」
「只要帮我作第一女主角的人设就好了啦……还有顺便也接下几个附属女主角的设计、外加所有角色的原画……再附个含背景的上色当作优待……」
「不要用二次曲线的形式增加委托内容!你当成是哪里出的友情稿0NLY同人本啊!」
「你以前碰过什么经验吗……?」
如此这般,教室里掀起没得商量而无益的争论……
「你们两个冷静点。」
「唔……」
「学……学姊!」
感觉像在不知不觉中,误以为教室里只有两人……有阵略微低沉的冷静嗓音,拂过我们两个的耳朵。
没错,谈这次企画的对象不只英梨梨。
料到会有人抽身而先找好同伴助阵的我,将在谈判中逆转取胜……
「嗯,这次的事情,很遗憾地我也赞成泽村的意见就是了。」
「学……学姊~~」
我还以为找来的帮手会扭转局面,结果却是一面倒地替优势的那边说话,日本人偏袒弱势族群的习性究竟到哪里去了……
「欸,伦理同学。」
「我叫伦也……」
趁我的名字出现,把握机会作个自我介绍。
安艺伦也。
丰之崎学园二年级学生。
还有,从昨天起个人档案要多加一笔:同人美少女游戏制作社团(名称未定)总召。
「你的企画书,我浏览过一次了。」
「那种挖苦人的话就不用了。所以说,不用特地摊开来啦。」
学姊将英梨梨搓掉的纸团细心地摊开,然后抚平皱痕。
尽管她明知摊开来以后,只会冒出字型格外大、字数极端稀少、空有标题的企画书(封面)而已……
「换个说法,我在刚才的三十分钟里,也大概明白你脑袋里在想什么了。」
「好厉害,坦白讲我自己完全搞不懂。」
「嗯,你昨晚十点钟左右在被窝里的思想就是:『虽然什么都没规划,不过走一步算一步总会有办法吧~~睡觉好了~~』我说的明白是指这件事。」
「你还是这么狠耶~~」
「因为我看不惯你那种将错就错的态度。」
一路谈来始终冷静,但是又口无遮拦,程度失当的毒舌。
极具光泽的黑色长发;由于几乎不改表情,而定型为客观美女形象的容貌。
比我和英梨梨大一岁的学姊。
霞之丘诗羽。
「总之,即使将口头补充的部分算进去,以企画来说该评为O分吧?」
「喔喔。」
「再说这看起来,不过是将似曾相识的元素东拼西凑罢了。」
「唔咕。」
「你八成只是将最近玩过的作品随便串连在一起,对不对?」
「可……可是正因为随便串连了各种类别,我觉得内容变得挺前卫的啊……」
「对呀,煮出来的不是什锦锅,而是乱添料的黑暗大杂烩。」
「唔……唔呼。」
「还有我的意思,就是要你别将错就错地挑明『把各种类别随便串连起来』这一点。」
与其说程度失当,应该说是非常毒舌。
与激动型的英梨梨不同,(听起来)相对理性的话语格外伤人。
「可……可是,这项企画是只有我才……」
「我倒是从某位编辑那里听过……据说表示『只有自己办得到』而带去讨论的企画,可从来没有出现过像样的例子。」
「咦……?」
「还有这似乎是真人真事喔……有一天,某间游戏公司收到一份毛遂自荐的企画书。企画者本人号称那是『前所未有的新机轴』、『玩家真正盼望的作品』、『业界虽广,但能够实现这项企画的只有他自己』,总之读下来全是自吹自擂。」
「是……是喔~~」
糟糕,我觉得那些话自己刚才全部说过。
「结果掀盖一看呢,里面有『早上会来叫人起床,体贴的青梅竹马』、『爽快干脆的短发运动型少女』、『文静乖巧却黏着主角的妹妹』、『类似灵魂的神秘少女』,还有『趣味横生的角色互动』、『男女主角开始交往以后的甜蜜刻画』、以及『在末盘急转直下的剧情和奇迹带来的救赎』……」
「啊啊,够了!不用再说了!」
好夸张,光听这段说明我就能马上联想到五款以上的游戏名称,还真够崭新的机轴。
「嗯,就是这么回事啰。」
诗羽学姊用了区区三十秒,就将我的三十分钟批评得体无完肤,然后她轻轻将手摆到我的肩膀。
「既然伦理同学难得想认真在御宅族圈子办活动,我实在没有理由不否认自己并非全无意愿帮忙。」
「冷静归纳起来,你说的就是不想帮忙对吧?还有我叫伦也。」
从一年级时就从来没有掉到学年第一名以外,学校里顶尖的才女。
偶尔心血来潮也会替话剧社写剧本,拥有罕见文笔才华的人。
如此受到敬畏的这位女性,在学校里包含我在内,同样只有极少部分的人知道她的「真面目」。
嗯,把这当成……不管了,这个人也同样很糟糕。
「慢着……你们不要擅自沉浸在两人世界里啦!」
「你身边的世界总是对我这么苛刻吗?」
于是乎,随着金色发梢从旁扫来,英梨梨的尖锐舌锋又扎进我心里。
「哎呀,泽村你还在啊?我还以为你早就抛下他回去了。」
「什……」
于是乎,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本能,防卫过度的诗羽学姊犀利无比。
「说来说去,泽村真的很体贴呢。我并不讨厌你那种个性喔。」
「可是我讨厌你那种个性。」
「基本上,先沉浸在两人世界的又是谁呢?」
「对啊,明明是我先表明不参加的,你别搭着别人的话锋打落水狗好不好?」
「泽村,你真是不计一切呢。」
「啥?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慢着……你们不要擅自沉浸在两人世界啦。」
我总觉得,这两个人未免太合拍了。
当然,是以某种意义而言。
「话说回来,为什么大名鼎鼎的霞之丘诗羽,偏要出现在这里?」
「基本上我也是这里的学生,就算出现也不用大惊小怪吧。」
「你明知道我问的不是那个意思。」
「你就这么喜欢两人独处?是有抱持着什么奇怪的妄想吗?」
「先告诉你,我才不会陪你玩那种无聊的心理战。」
「全身剑拔弩张还说那种台词,可是很不体面的,泽村。」
「我只是随时都活得全力以赴!」
「都劝过你了,别那样把门摔坏。」
「才没坏!只不过是声音大了一点而已!」
「唔……喂!停一下!你们两个停一下!」
我这句拚死的哀求声,被音量凌驾其上的怒骂声和摔门声所掩盖。
她们两个一面谈论我的事、一面无视我走了出去。
也太本末倒置了……
「啊,呃……唉~~~~」
被搁下来的我,这才大大地发出叹息。
毕竟我接下来,原本还想拜托诗羽学姊接下第一女主角的对话样本,顺便也设计一下附属女主角的情节大纲和全部角色的剧情……然后再来个优待,连游戏演出的程式码都一起包办,结果我的野心就这样泡汤了。
物理方面所剩的,是皱巴巴地摊开在桌面上的A4纸一张,还有孤伶伶的我。
一小时前的企画、拚劲、希望都被轻易地破坏,精神方面仅剩废案、虚脱、以及绝望。
无论怎么想,都只能用「完蛋」来形容这个状况。
所以,只要死心就行了。勇敢毅然地知难而退就行了。
这本来就是单纯出于心血来潮的计划。
当中并没有赌上人生或死活一搏的要素。
所以,感想只有一句:「没办法。」
可是……
「我的战斗,才刚开始而已……」
人类越是被逼到绝望的处境,才越是斗志旺盛吧。
……虽然会把角色逼到绝境而觉得萌的,只有重度S作家而已,不过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志在新机轴的企画砸锅、人力聚集不了、社团成立忽然触礁。
目前这种处境根本毫无新意。
说起来,这种处境活脱脱就是最稳当的桥段。
虽然俗套,故事依然会由潦倒走向重振。
没错,俗套得光是将老故事一翻,就能在瞬间想到五部以上的作品标题。
然而那五部以上的作品,都是至今仍历历在目的名作。
所以即使再怎么重覆,再怎么老掉牙,好桥段就是好桥段。
「好!」
我用力握拳,再次找回昨晚睡前的冲劲。
然后,我让心思徜徉于即将从明天开始的孤军奋战……
「真遗憾耶,大家都不肯帮忙。」
「……对喔,还有你在。」
「那个,你原本不是说要制作以我为女主角的游戏?」
「抱歉抱歉,我直到刚才都忘了。」
「嗯,我了解。安艺,你是真的忘了吧。」
再说声抱歉,稍微作个订正。
是我「们」的战斗刚要开始,这样才对……
「不是啦,加藤,谁叫你在她们面前都不主张自己的存在。」
「因为气势就不一样嘛。她们两个又都是学校里超有名的人。」
「嗯,话是那样没错。」
「对了,她们两个完全没有问我的名字耶。」
「哎呀,最初是有对你瞥过一眼喔。虽然就只有那样而已……」
「不过安艺你好厉害耶,认识的不是别人,居然就是泽村同学和霞之丘学姊。而且看起来又和她们满熟的。」
「…………」
她对于自己被遗忘到刚刚的事也没多抱怨,语气彻底普通地和我聊起稀松平常的对话。
以视觉上来说嘛……呃,就像外表上看见的。
明明已经在同样的学校,也一起就读一年以上,却让我到上个月之前完全没有留下印象的同学。
加藤惠。
……嗯,会对她印象薄弱,也有可能是名字所致,嗯。
「那么事情也谈完了,差不多可以回去了吗?有个地方我想去一下。」
「……你好淡然喔,加藤。」
「可是我觉得这样很普通啊?」
「普通就不行吧。你要当第一女主角耶!在美少女游戏里面。」
「对了对了,我在游戏里改个名字是不是比较好?因为加藤惠听起来挺常见的。」
「别自己承认啦……」
我又从堪称名作的众多故事中,想到一项理论了。
那就是任何作品,都有着随时让人想得起名字和外表,又极具个性和魅力的女主角。
有说法认为,一篇故事只要角色鲜明就等于赢了九成。
这也代表,角色要是致命性地不够鲜明……
「我要锁门啰?」
「……喔。」
哎呀,反正,战斗才刚开始而已!
重下决必以后,我又握紧拳头。
握力感觉没有之前强,这肯定是心理作用吧。
毕竟这是叙述我……不对,这是叙述我安艺伦也、以及加藤惠每日奋战的故事。
将这个像「朋友A」的同学包装成第一女主角,然后制作出故事的一段奋战历程……
「呦咻……嗯~~感觉这样应该就行了。」
「怎么啦,加藤?」
「啊,没有啦,门好像有点坏掉。要把它修好才可以。」
「……你将来也要让自己变成负责摔坏门的那一边啦,那样角色比较鲜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