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9
  6. 繁体版

Scene9
2017-06-23 12:08:05

		

Scene9 宫本翔:援军还没来吗——!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下午五点
“……翔。快起来,翔。”
肩上感受到如同在推摇篮一般温柔的手感。悠然睁开眼睛,艾尔正以十分温柔的表情俯视着我。
“呼啊啊啊啊,睡得真好。”
我揉着眼睛打了个大哈欠。在仓库完成了魔法卷轴的作成,我为了恢复体力,立刻睡了下去。
“居然睡得这么熟,还真是厉害呢。我迷迷糊糊地徘徊于睡与醒之间。”
艾尔微笑起来。
“嗯……如果有地方逃也就算了,毫无退路呢……反正都这样了,也只能看开了嘛。”
我站起身打开了状态栏。
因为没有做梦,完全进入了深睡眠,身体十分轻快。但是FOOD值只有八成左右,很可惜没能全满。
咦?
“我什么时候升级了耶。快看快看,变成lv59了!”
“真巧啊。其实我也是,刚刚注意到自己升级了。应该是在刚才的战斗中升级的吧。”
“哎呀,这真是!恭喜你,艾尔!”
“谢谢。还有,也恭喜你,翔。”
我们呵呵笑了起来。说真的,我们是否升级对即将开始的拥有压倒性兵力差的战斗其实并没什么大的影响。虽然我们都明白这点,但升级这一点还是依然让人高兴。
“好了,翔。差不多到时间了。”
“嗯,走吧。”
和艾尔一起离开仓库,我抬头看向天空。
在要塞能看到的四方形的天空如火般鲜红。
“就快了呢。”
雪莉靠了过来,拨了一下弓弦。呯……尖锐的音色响起,牵动了我的心弦。
环顾四周,骑士团的孩子们已经都醒了,正在闲聊着,或是稍微吃些东西,随意度过最后的时间。
“各位,怎么样?有睡好吗?”
听到我这么问,他们有的耸肩,有的微笑,反应各不相同。
但是,没有哭泣的孩子。就好像做好了觉悟,或是认命了一般,充满了平静的气氛。
“各位都为了作战干劲十足呢!”
如同代表了孩子们一般,菲这么说着,眨了眨一只眼睛。
“艾尔,拿着这个。入口处的护卫就交给你了。”
我双手捧着在拉兰从大神官那里得到的迪摩尔克之杖,如同发奖状一般递给了艾尔。有没有这根杖的INT加成,魔法威力就完全不同。
“那么,我就先拿着了。但是,这依然是你的杖。之后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嗯。”
一旦威德拉军的攻击开始……我就要站上屋顶,与伪装成日本人的六个人一起狂放攻击魔法。着并非单纯的牵制敌人,还希望亚克会误认为要塞里有好几个强大的魔法师。只要亚克为了再次考虑攻击方法而暂时停止攻击,就多少能够争取一些时间!
但是,要说攻防的焦点,绝对是要塞的入口。威德拉军为了突破这里,应该会用精锐部队攻击。既然我顾不上那里,就只能将入口处的护卫全权交给艾尔。
突然,勇吾的脸浮现在眼前。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呢?从时间上想,应该是在海上坐着船向达芭因进发吧。
(如果这种时候勇吾在的话……歌德斯骑士只要镇守在狭窄的地方,并让恢复职业跟在身后,就能化攻击为防御,成为无敌的障壁。只要有那家伙站在要塞的入口处,就会有铜墙铁壁般的防御力了。而且以那家伙的攻击力,连击或暴击在本质上和即死攻击一样。威德拉军不管有多少恢复职业,面对OVERKILL[伤害超出HP总量的攻击]也毫无办法,他们只能放弃攻略入口,或是做好损失巨大的觉悟,凭蛮力硬拼。)
不仅如此,勇吾的冷静、智慧、勇气……那家伙如果在这里,会多么让人安心啊……
这绝不是不信赖艾尔。但是,我却无法这么想。因为在至今为止的冒险中,我一遇到什么就会去依赖勇吾。
但是,勇吾不在这里。既然不在,就无法依赖。
(现在我是担着这要塞中所有人性命,有着责任的领导者。领导者的担子真沉重啊。肩膀都酸痛了。)
这只能在心里想想——
在这太为绝望的战力差下,能做到的事受到了限制,在某种意义上我算是幸运的。A和B,要选择那种战法?我不用去烦恼这种责任重大的选择。虽然我打算竭尽全力地战斗,但即使要塞被攻陷,身为领导者的我也不会有责任。
“好了,威德拉军也差不多该开始攻击了。”
我环视了百星骑士团的孩子们。
“我们能做到的事是有限的。我想这话现在应该不用再说了,情况对我们而言是压倒性的不利。但是,我们还有希望。勇吾是我的挚友。而我对勇吾而言也是一样。那家伙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救我们。我……现在心情十分平静。之所以能够如此平静,我想一定是因为自己相信着那家伙一定会回来。要问我想要表达什么,那就是……这绝不是荒诞无稽的,我们还有希望。这场战斗并非十死无生。我这么认为。”
有静静点头的人。有微笑的人。也有用眼神传达着什么的人——
在此之中,装备着威德拉士兵那漆黑盔甲的米拉的身姿十分惹眼。
似乎感到丢脸一般,她低着头。
“米拉。如果有万一,那时候就拜托你了。你所背负的是十分重要的任务。明白了吗?”
我有些担心,向她说道,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
该说的都说了。
……不,那个,其实我也想一直和艾尔说些漫无边际的话哦?但是时间差不多到了。已经没时间了。
“大家各就各位!”
是!
一声令下,全员都站了起来。
我带头冲上楼梯。按照预定,以装备着学生制服和水手服的六人为首。然后紧随其后的是要使用魔法卷轴的六人。再后面则是运送装有大量魔法卷轴箱子的人,最后是装备着弓箭的雪莉队——
来到屋顶,与如此紧张的情况背道而驰,天空神清气爽地蔓延着。渐渐西沉的太阳,黄昏如火般的红与夜晚的蓝混杂在一起的天空,真是如画一般的风景。
这种风景可是难得一见的。我抱着胳膊,决定说一回人生中想要说一次的台词。
“真是个适合死亡的日子呢。”
……好土……!
“各就各位!”
雪莉一挥手,架上弓箭的孩子们就镇守在屋顶,瞄准了周围。补充箭矢的孩子和负责恢复的孩子也跟在他们身边。
我看向南方。
威德拉军也为了再次攻击而准备着。是为了攻击要塞入口吧,南边能看到几个组成楔型突击阵型的步兵部队。而身为最强棋子的僵尸龙也被配置在了南边。
我和伪装成日本人的五个孩子在南边一字排开。一旦攻击开始,就向着想要突破入口的敌人头上狂放魔法!
在穿着学生服的孩子们身后,是负责读魔法卷轴的五个孩子,为了不让要塞外面看见而弯着腰呆在那里。
也就是说,伪装成日本人的孩子们只要装作在吟唱咒语一般张张嘴,夸张地吸引敌人的注意就行。而在其身后的辅佐人员则读取魔法卷轴,放出魔法。这样一来就不会觉得是被魔法卷轴攻击了,而会产生有高等级魔法师在的错觉。
我还做了点小手脚。特地让伪装成日本人的最后一人——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子——离开我们,站在了北边。而那孩子的辅佐人则拿着大量治愈、大治愈和群体治愈的魔法卷轴。这是为了让别人轻易误会她是专门使用恢复魔法的人。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吧。)
一等星已经在天空中闪闪发光了。
好了,来吧。
来吧……!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突然,威德拉军发出了吼叫声。
就这样,赌上我们命运的战斗开始了。
“别在目标很远的时候就急着射箭!等把他们引到要塞近处再攻击!”
虽然我下达了这样的指示,但是威德拉军以令人发指的速度包围了周围。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啊,混蛋!
“金属强袭!”
我伸展开双手吟唱了咒语。一吟唱完,不知从何出现的巨大——直径十米左右的——金达赖从天而降,直击了威德拉士兵,一边发出“咣~”的如同除夕夜敲钟那样的声音,一边消失了。
不管是哪个RPG,都会出现一两个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无视了世界观的魔法或道具,而金属强袭正是如此。比如什么昭和风味。什么8点了!全员集合。志村!后面后面!(各种奇怪的招式名)
但是,这个魔法的视觉效果虽然有点像开玩笑一样,但效力却十分给力。它是无属性的范围攻击魔法,比闪电风暴来虽然威力低且效果范围狭窄,但消费的MP却少得多。而且十分重要的是,这个魔法有一定概率让对象陷入麻痹的异常状态。
(是啊。要使用我会的咒语来争取时间的话,能派上用场的并不是只有闪电风暴。反而是这个金属强袭更有用。)
这是我回顾最初的战斗,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论。
威德拉军数以万计。但是要塞的面积是有限的,事实上能够参加战斗的士兵数量只有区区一千五百,算到顶也就二千人左右。
但是,假如威德拉军在这二千人身后,还有HP和MP全满并待机着的八千士兵。也就是说,即使前线部队消耗剧烈,只要那部队立刻退回后方,就会有待机的充满精力的部队代替他们重新投入战斗。这就是拥有大军的威德拉军的优势。
然后,我观察一开始威德拉军的攻击时知道了一点,上前线的部队里,恢复职业很少。不,应该说是少到等同于没有吧。
你问为什么?站在亚克的立场上想,既然在要塞接触敌人的人数是有限的,在前线部队使用越多的专门负责恢复的魔法使,也会相对让攻击力减弱。而且使用恢复魔法的魔法职业,防御力也让人不安,随便让他们站上前线,一旦被阻击就麻烦了。就如我刚才说的那样,威德拉军会让因战斗而损耗HP的士兵退到后方再慢慢修养。所以,投入前线的部队是仅由负责攻击的战士职业构成的。
也就是说。
只要我使用状态异常系的魔法,运气不错让那些家伙麻痹,再由弓兵阻击他们,我认为这就是最有效的战法。陷入麻痹状态的士兵会当场进退不得,无法进行回避行动,算是个不错的靶子。而且能够治疗这种状态异常的恢复职业都没有上前线……!
即使用闪电风暴给予大范围的伤害,除了魔法暴击也是能打倒士兵的哟?但是,考虑到MP的消耗和需要等待的时间,我认为还是这种战法能撑得更久。
“闪电风暴!”
“龙卷风!”
“火神!”
刚喊了跟着我上,伪装成日本人的五人就开始吟唱起咒语。而在他们身后隐藏着的辅佐人则配合着使用魔法卷轴。魔法的风暴伴随着光辉和爆炸音倾注在威德拉士兵的脑袋上,那声响就如同烟花大会一般。
“大方地不断使用吧!嘿咻,金属强袭!”
我故意兴高采烈地喊道,接连使用了金属强袭。必须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让他们有认为我们难对付的印象才行。我预先下达了不要舍不得用魔法卷轴的指示。
“僵尸龙过来了!”
雪莉向我们提醒道。
巨大的怪物慢悠悠地靠近过来。应该说因为步幅巨大,虽然看起来是慢慢接近,但其实速度超快!
怪物扬起镰刀形的脖子,深深吸了口气。
“是吐息,快蹲下!”
大家慌慌张张地蹲下身子。
但是,我却硬生生地站在那里。
(呜哇啊啊啊!好可怕!但是,必须这么做。可恶!)
如同夜晚一般的黑色吐息被喷射了出来,覆盖了整个屋顶。唔咕,虽然做好了觉悟,但好痛!超痛的!
风将吐息吹散了。
“大治愈术!”
站在北边的水手服女孩冲了过来,装出吟唱恢复魔法的样子。而跟在她身边的辅佐人则悄悄使用了大治愈术的魔法卷轴。
是的,这也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属于作战的一环。虽然只有一击,我要故意吃一次吐息攻击。然后由她来恢复我的HP。通过演这出戏,给亚克我们这边有高等级专职恢复魔法使用者的错觉。
“放马过来!这里可是有好几个高等级的魔法职业者!就算是小小的要塞,也不会那么轻易陷落的!”
我虚张声势地大声喊道。在此期间也不停使用魔法卷轴,让魔法如倾盆大雨般炸裂在敌人的脑袋上。威德拉士兵都装备着铁头盔而无法看到表情,但似乎感到我们不好对付,也有傻站在当场,仰头看着屋顶的人!
“大家加油啊!敌人已经在害怕了!一定要撑到援军来!”
十分钟?二十分钟?还是已经战斗了一小时左右了?对时间的感觉完全消失,根本无法正确掌握。
突然——
锵锵锵锵,威德拉军后方传来了尖锐的钟声。
听到钟声,攻打要塞的威德拉士兵包括僵尸龙都很快撤退了。
“翔先生!策略生效了吗?”
雪莉一脸喜色地说道。
“也许吧!”
我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威德拉军的动静。
敌人再一次在远处形成了要塞的包围圈。
(策略成功了吗?亚克真的相信我们有许多高等级的魔法使了吗?觉得凭蛮力硬抗会让士兵折损过多才进入作战讨论时间?拜托了,希望就是这么回事吧!)
就当我这样焦急不安地伫立在那里时……拿着弓箭的一个威德拉士兵快步走了过来。
(?)
那士兵朝着我们用力挥手,喊着些什么。
“别射箭。也许是使者。”
我向雪莉队命令道。
威德拉士兵很快到了要塞边,高举拿着箭矢的右手,用左手不停指着。仔细一看,箭矢上绑着像是信一样的东西。
威德拉士兵将那只箭矢向屋顶上射了过来。
箭矢上升到比屋顶高得多的位置后,划出一道抛物线落了下来。
我冲过去捡起箭,匆忙将信解了下来。
“写了些什么?”
雪莉飞快地问道。
“看来是总司令亚克本人写的信。”
……
…………
“……不行了,要输了……”
当我终于读完了那封信,伴随着大大的叹息,说出了这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