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7
  6. 繁体版

Scene7
2017-06-23 12:08:05

		

Scene7 伊秀拉·阿洛奈:我成为了正式的战士!但是但是,这只是中间点!我现在觉得,想要更接近师傅,就必须努力以智慧来战斗。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晚上七点。
“仅凭三人能让威德拉军撤退吗……?”
师傅会轻易说出夸张的话这并不是第一次。但是,这次也有点太夸张了!我哑口无言地直直瞪着师傅的脸。
“是的。就凭我们三个。”
勇吾先生点点头,不管怎么看那都是认真的表情。
“能、能做到这种事吗?那个,对方可是人数超过二万的大军哦?要凭三人对付他们——”
“说真的,我对这个计策也谈不上有自信。应该说,要完成我所考虑的这个策略,是要以亚克准备了某个设施为前提的。是反过来利用这个设施让威德拉军撤退的计策。不过,在我看来,亚克准备了这个设施的可能性很高。”???
我反复在脑中思考着师傅说的话。嗯,觉得像解谜一般完全搞不懂呢。姐姐也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
“只有一点我可以断言,我并非因为偶然的想法菜这么说的。如果,威德拉军太过强大,无法撑到达巴茵军行动的话,我原本打算只悄悄派遣少数精锐部队进入威德拉领土来实行这个计策的。而现在,在要塞的翔他们面对分秒必争的危机,而我们又正好在威德拉领土内。这说不定是上天注定呢。”
唔嗯,这完全没成为解谜的提示嘛。
“勇吾先生,能说的更容易明白一些吗?那是怎样的计策?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姐姐问道。
“……是呢……该怎么说呢……我有说过我是从一个叫做日本的遥远国家来的吧?”
“是的。”
“日本是拥有在这个大陆生活的人们所无法相信的高度文明的国度。有马力十足不知疲倦奔跑的钢铁之马。即使超过一百人乘坐也可以在天上飞的船。可以与身处遥远彼方的人如同就在身边一般对话的道具。将水果和肉冷冻起来长期保存的箱子。相反也有能将冷冻的东西很快热好恢复原状的箱子。甚至有比翔的闪电风暴更加强大,能够破坏非常大范围的兵器。”
诶?诶?诶?
“师傅,你没疯……吧?”
我不禁问道。
“当然,我很正常。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这样啊?”
“正因为生长在这样的国家中,我来到这片大陆,觉得在这种时候如果有那样东西的话就好了,总觉得很不方便。威德拉军的头领——亚克,与我和翔一样都是日本人。所以,我认为他一定也会与我同样觉得不便。还有,亚克能随便使用威德拉这一大国的人手和财力。所以,为了解决这一不便,亚克会在领土内建立某一设施……这是我的推测。因为这个设施对军事而言有着重大的意义。”
呜呜呜,更加搞不懂了啦!
“总而言之,必须抓紧时间。虽然HP、MP和FOOD值都下降了,数值上也糟糕透顶,但休息一会儿立刻就出发吧。”
姐姐用充满疑问的视线向我看来。
“师傅,哪个……根据我所理解的范围来总结一下,为了救大家,必须要攻略亚克所建造的设施,而为了寻找这个设施,必须更加深入威德拉领土,是这么回事吗?”
“是的。抱歉,居然让你们跟我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在说什么呀?会遇到危险什么的,在开始旅行的时候早就做好觉悟了!”
“你能这么说我很感谢。也许能让你们宽慰些,但根据我的预想,虽然这个设施在军事上有着重大的意义,但是因为它是建在威德拉领土内的,派去防卫的士兵应该……并不多。我认为凭我们三人是能够攻略的。问题反而是能不能很快找到这个设施。但是,我觉得这也应该比较容易。毕竟这个设施应该是建在视野良好的山上或丘陵上。”
“唔嗯。我不太明白师傅所说的意思。但是,仅凭三人来让威德拉军撤退什么的,总觉得很有意思!”
我诶嘿嘿地笑了起来。这可不是虚张声势。总觉得我的冒险传说又加入了一个新的篇章。
而姐姐在一边则继续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师傅能说明得更详细一些。但是,我决定不再多问了。该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师傅希望我自己得出谜底而给与我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也希望靠自己解开这个问题,得到像师傅那样的智慧和战力。
“在出发前吃些这个。”
勇吾先生从衣服的内口袋中取出了什么。
它被油纸包裹着。里面是几片肉干。虽然在大海上进行了激烈的战斗,但它却并没有吸到海水。
“一片片吃下去。为了能够多少恢复些体力。”
真不愧是师傅,准备的真够周到的。
于是,我们将肉干塞入口中开始不停咀嚼——
“有了,在这里!火球术!”
伴随着尖锐声音飞来的火球从我的脑袋边上擦了过去。
“追、追兵已经来了!”
姐姐发出了狼狈的声音,威德拉士兵的黑色盔甲反射着从树叶中射入的月光。
“师傅。都这时候了,索性在这里打一场吧?”
我握紧屠虫剑精神抖擞道。
“不,这里是威德拉境内。停下来战斗的画很快就会被援军所包围,那可真的没救了。要逃了,快跑!”
勇吾先生催着我们先逃,使出了音速风暴这种能够牵制追兵的冲击波连弹后才转身逃跑。
就这样,我们向着森林深处,向威德拉领土的更深处进发。
追兵比我们想象得多得多。并且纠缠不休。
“音速斩!”
“音速波!”
我和师傅挤出所剩不多的HP放出冲击波,牵制着追兵。姐姐则以所剩不多的MP恢复着我们的HP。就这样不断重复着奔跑。
不过,即使急着想要逃跑,脚步却越发沉重!不,应该说整个身体都很重!
(啊啊,不好不好,积累了许多疲劳。从昨天起一直在战斗,虽然在船上休息了一下,但那可谈不上是休养充分——)
我一边跑一边打开状态栏,发现FOOD值已经下降到一半左右。也就是说,STR和DEX也降到了一半左右。攻击力、命中和防御力也下降了不少。我发现勇吾先生之所以选择逃跑,恐怕这也是理由之一吧。
“再这样下去HP和MP都会消耗完的!师傅,还是藏起来躲过追兵吧!”
估计根本不用我说,师傅和姐姐应该也有同样的想法。但是,巨大的树洞或洞窟之类可以躲藏的地方完全找不到。
再这样下去真的会消耗完被杀死的!
“啊!”
突然,姐姐放缓了脚步。
“喂!姐姐,不可以停下来!快跑!”
“看那个,那个!”
看向姐姐所指的方向,我不禁毛骨悚然。
在前方树木之间能看到毛茸茸的巨大躯体。似乎正在睡觉,伴随着静静的呼吸,正在缓缓收缩着。
那是熊吗?但是,巨大到如同小山一般!比死亡巨熊什么的大了两倍!有HP和MP槽,显示出的名字是熊王……!
“BOSS级的怪物吗!”
师傅也十分愕然。前有怪物,后有追兵!
但是,我却灵光一闪。
“师傅,用那个来阻止追兵吧。”
勇吾先生和姐姐也立刻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
我们不再奔跑,而是静悄悄地小心从熊王身边离开了。
屏住呼吸,等待着威德拉士兵追过来。
“啊!”
“呜哦!”
追兵也注意到熊王的巨大身体而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他们发现了我们的身影而睁大了眼睛。
“音速波!”
“音速斩!”
我和师傅就在此时挥剑放出了冲击波。不是向着熊王,也并非向着威德拉士兵,而是打中了位于熊王和威德拉士兵中间的树木的树干——
激烈的断裂音响彻云霄。熊王以与它那夸张的巨大身体完全不符的速度跳了起来,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啊哈。熊王先生与威德拉士兵面对面了。在阿尔达村享有恶作剧王之名的我无法阻止自己露出笑容。
嘎呜~!
巨大的熊粗暴地发出怒吼,向威德拉士兵门直直地扑了过去。加油啊,熊王!别输啊,熊王!拜托你了,把那些家伙干掉!
“呜哇啊啊啊啊啊!”
“喂,笨蛋,别逃啊!要战斗!”
“火球术!”
战斗开始了。不管背后森林中发出的怒吼与惨叫,我们趁此机会开始逃跑了。
奔跑,奔跑,奔跑——
终于离开了森林,我们来到了散乱着岩石的广阔草原。草很高——大概比我的腰稍微高些——延绵一片,风吹过就会沙沙地……发出让人心高气爽的叶子摩擦声。
“师、师傅。这里的话,只要弯着腰走就不会被发现了。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转向师傅。
“是啊,休息吧。”
得到师傅的允许,我丢下屠虫剑一屁股坐了下来。浑身冒汗。心脏怦怦直跳。连喘息都十分辛苦。但是,暂时逃离危机的爽快感让心得到了满足。
“就算、熊王、被打到、了,追兵、也应该、会有、相当、大的、损失吧。”
姐姐结结巴巴地说出这些话笑了起来。
呼、哈、呼、哈……
每次呼吸,草的味道都会沁人心脾,非常舒服。
终于缓过一口气来,我一边回味着捡回一条命的快感,一边“嘿咻”一声站了起来,眺望四周的风景。
不知何时,雨云完全消失了,月光皎皎照耀着大地。这个草原上没有会遮蔽月光的东西,对已经习惯了森林黑暗的我的眼睛而言,觉得这里相当的明亮。不远处的岩石上有兔子,正咂吧着嘴巴盯着我们看。这无忧无虑的样子让心也平静了一些。
“啊!”
突然,师傅大喊了起来,我吓得差点跳起来。难道追兵已经追上来了吗?
迅速回头看向来路。但是,森林的入口没有人在。
“别、别吓唬我啊,师傅!搞什么啊?”
师傅沉默地看着草原的一处。
我也歪着脑袋追寻他的视线。
(咦?那是啥?)
草原的另一边有个小小的高丘,那上面建造着什么。因为很远,就算是有月光照射的夜晚,视力很好的我也依然无法看清。但是,那如果不是塔就是高台那样的人工建筑物,这点应该没错。
“是那个!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耸立着。绝对没错,就是那个!果然有吗……!果然,亚克准备了那个!”
因为师傅兴奋地说个不停,我再次看向了那个像是高台(?)的东西。
(嗯?这么说来还真是奇怪的建筑呢。明明既没有村镇也没有城堡,为什么要孤零零地建这么个东西呢?又是为了什么而建造的呢?)
姐姐也将寻求答案的视线移向师傅。
师傅站起身微笑起来。
“去了就知道了。那就是我们要攻略的设施。”
勇吾先生露出坏心眼的笑容,让我们将乐趣放在后面。
“嗯~虽然我有考虑师傅的计策,但还是完全搞不懂呢。能给个提示吗?那建筑物到底是什么?是瞭望台吗?”
因为不管怎么想都想不透师傅的计策,我稍微死乞白赖地问了一下。
“很接近了。那建筑物的顶端有威德拉士兵在看守着。不过,他们所警戒的并非敌人。而是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
“但是,勇吾先生。就算不是警戒敌人,在这个草原上会动的东西也只有兔子而已,如果轻易接近应该会被发现吧?”
姐姐说道。
“我也这么想。但是,这草原上长着一丈高的草。从现在起向那建筑物进发,到了差不多的距离,就弯腰隐藏在草丛中前进,那样就很难被发现了。不管怎么说,必要的条件都已经达到了。只要能攻略那个建筑,就可以亲手拯救翔他们。”
勇吾先生这么宣言道,以不打算浪费一秒钟的样子走了起来。
自从和翔先生分开,师傅就因为苦恼和不安而让脸色阴沉不已。对师傅而言,翔先生是打从心底信赖着的至交,我再一次明白了这点。
但是,现在的师傅露出了勇者的表情。
渗透着去做应该做的事情的决心。
(师傅到底怎样被养育长大的呢?到底怎样才会变成像这样……能够被称为勇者的人呢?)
我突然想起这一点。
日本。
养育了师傅的国家。
据师傅所说十分遥远,是个拥有高度文明的国家。
“师傅。”
“嗯?”
“总有一天,我也想去日本。等与教团的战争告一段落,我绝对想要去一次呢。”
勇吾先生一瞬间露出了僵硬的表情
但是,脸上的紧张很快便舒缓了下来。
“这样啊……我也……想什么时候带伊秀拉和蕾碧雅去日本呢。我真的有这么想哦。”
师傅这么说着,向我点了点头。
我为师傅的回答而十分高兴,心里暖暖的。
虽然身体的关节都因为疲劳而酸痛不已,但心里却很轻松。我如同是来郊游一般享受着草原的风和叶子摩擦的声音,一边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