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6
  6. 繁体版

Scene6
2017-06-23 12:08:05

		

Scene6 阿久津伸洽:特别的人会有特别的人生,这是理所当然的。
不管你是否相信,但吸血鬼的确存在。
最初的吸血鬼不知何时起出现在地球上。但是,根据我所生活的组织中流传的传说来看,当人们学会使用火,对黑暗产生出比起更加可怕的东西——即恶鬼、罗刹、恶魔之类所谓的「魔」——开始,与此同时,吸血鬼的始祖也出现了。
而我……亚克,也就是阿久津伸治,作为现代日本的吸血鬼诞生了。
不,严谨地说来,我并非真正的吸血鬼。而是父亲是吸血鬼,母亲为普通人类,也就是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儿。父亲只是出于好玩才与偶然路过的女人发生了关系,其结果则让母亲怀上了我。而知道了这件事的父亲似乎打算把我这讨厌的孩子连同母亲一起杀掉,把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但是,不知从何处得知这件事的吸血鬼组织的负责人保护了母亲,我才得以出生。
然后,我就在位于东京二十三区内某处地底深处,连日本政府都无法把握起所在的秘密设施中生活。
那是在物质上十分富足的生活。绝不会缺吃少穿,每半年还能够吸取一次负责人所准备的处女的血液。也有与学校相当的教育机关,而在那里能够得到程度相当高的教育。
但是,我却被歧视了。
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今,吸血鬼并没有被人类当作不老不死的怪物而畏惧,恰恰相反,它们对人类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拥有BC兵器、核武器、机关枪、坦克、战斗机等强大的武器,以超过六十亿的夸张数量占据了地上的人类们,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地球统治者。可以想象,一旦将吸血鬼的存在公布于世,就会糟到迫害、被解剖,被关入收容所,进而陷入种族灭亡的危机。吸血鬼这一种族明明拥有为了捕食人类而存在的尖牙,但此刻却因为畏惧人类而不得不在地底生活。
明明就如同鼹鼠一般——不,也许正因为堕落为如同鼹鼠一般的存在才会如此吧——吸血鬼拥有着扭曲的自尊。明明没有去挑起赌上地球统治权战争的勇气,却把人类当成笨蛋、短命的蝼蚁,并将拥有不老不死身体的暗之贵族才是从暗处统治世界的存在这种恬不知耻的戏言面不改色地说个不停。即使如此,人类的发明·发展的机器及文化却在组织中不断增加。电脑和网络,最新的游戏机和热点动画片,流行的衣服……吸血鬼们就这样浸透在人类文化中生活着。真是的,双重标准也得适可而止吧!
更不可救药的是,吸血鬼社会崇尚彻底的血缘主义,被出生的瞬间就决定本身存在轻重的差劲价值观所支配着。越是名门望族就越是受人尊敬,拥有好家世、好血统的人就越是伟大。因此,就如同平安时代的贵族那样,吸血鬼组织被一群纯血精英所统治着。不管有怎样的智慧和力量,混血儿也不会被允许站在那些纯血精英头上的。
想象一下吧。在这个由网络连接世界的二十一世纪中,深深地底的狭窄社会里却有着一大群死咬着过时价值观的笨蛋们。这时代错误也太大了些。吸血鬼已经成了夕阳之种族了。
而这些如此愚蠢的家伙居然歧视我……
身为拥有吸血鬼与人类血统的混血儿,我被称为有着肮脏血液,是下贱之人,并遭受了蔑视。我被摆在了金字塔的最下层。在学校,在路边,早上也好,中午也罢,甚至晚上我都遭到了嘲讽和让人感到屈辱的行为。
那是难以忍受的痛苦。吸血鬼有着人类所无法比拟的长久寿命。而身为吸血鬼混血儿的我也并非例外。也就是说,我将永远遭受歧视!
我的灵魂会刻下愤怒和憎恶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而能安慰我的心的唯一朋友就是游戏。我最喜欢以Civilization和大战略为例的,指挥军队或国家的SLG。虽然明白自己只不过是逃避现实,但是能击溃可恨敌人的快感还是让我欲罢不能。是啊,我总是无法抑制自己想要杀戮的冲动。向我的敌人!可恨之人!还有那些轻视我的家伙们!
啊啊,是啊!想要杀戮!想要杀了他们!这也太不讲理了,为什么我要遭受这些?为什么!?我拥有吸血鬼那不老的肉体。不仅如此,还因为混有人类的血液,能够在吸血鬼最大的弱点——阳光下活动!我可是凌驾于吸血鬼和人类的存在啊!身为如此优秀存在的我,为什么必须要在这地底过着受到鼹鼠们嘲笑的日子?这绝对是错误的!这个世界已经崩溃了!必须要让世界重回正途!
我也憎恨着在地表享受阳光,觉得世界是自己的东西而昂首阔步的人类。但更加憎恨那些明明因为畏惧人类而在地底生活,却将我视为蝼蚁的鼹鼠们。
这些想法无限膨胀,终于膨胀到不管是怎样的游戏都无法让我感到安慰的程度。
转机在我十七岁的生日时到来了。
那一天,我本打算要进行之前一直计划的破坏活动。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慢慢准备了材料,完成了以从网络和书籍中得到的知识所制作的炸弹。
我打算把它带去学校并引爆,杀死尽可能多的教师和学生。不用多说,那是计算好了破坏力,即使拥有吸血鬼的强韧肉体也不可能再生的炸弹。但是,立刻引爆的话就可惜了。要让那些以为自己会活到永久的家伙感受到死的威胁,跪下舔我的鞋子,尽情折磨后再杀了他们!虽然我自己也会因为爆炸而丧生,但那又如何?比起未来遭受无尽歧视,充满痛苦的生而言,还是死了更好——
下午五点,我来到了制造炸弹的仓库。吸血鬼的社会与人类的昼夜相反,即使在阳光所照射不到的地底生活,这一点也没有变化。下午五点以人类的观点来看是凌晨五点,是个很早的时刻。
我站在只有一个灯泡用以照明的仓库中,全神贯注地看着我所精心制造的可爱炸弹。再过三小时就该开始上课了。过去有没有向今天这样让我如此期待上学的日子呢?
“等等。”
突然,离我身后十分近的地方传来了声音。我吓得几乎跳了起来,想着是不是计划暴露给组织的治安维持部队了,我用手指摸着口袋中的引爆装置,然后才转过身去。
但是,进入我眼中的是预想外的存在。
我不禁颤抖起来。
到底是从何处,又是如何出现的呢?眼前是直径大约三米左右的漆黑球体。虽然仓库里的灯泡中放出了黄色的光线,但就如同不让光线靠近并将其反弹一般,那球体放射着黑暗。比什么都可怕的是,黑暗那凝聚到极限的压倒性存在感。我就如同被黑洞那巨大的质量吸引过去的星星一般,更加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
(什么!这究竟是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
脚软无力,连站着都无法做到。我就这么单膝跪下,全身激烈地颤抖着,只能凝视着那个存在。
“我问你。”
球体再次发出了声音。我在那一刻发现,那并非声音,而是直接流入心中的思念。
“那种小小的复仇,真的能够满足你吗?”
那球体——不,那一位——与那极为巨大的存在感相反,却以充满怜悯的温暖声音向我说道。在我的记忆中,即使母亲也没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对我说过话。
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我……无声地流下眼泪,缓缓摇了摇头。
(啊啊,是啊。我不愿意尽心如此微小的复仇。但即使竭尽全力也只能做到这些的自己实在是太悲惨了。不进行更加大规模的复仇是无法治愈我那受伤的心的……)
我在心中这么想着。而感受到我的思绪,那一位温柔地笑了起来。虽然依然是那副黑暗球体的姿态,没有五官,但心却如同联系在一起那样,我能明白他是微笑了。
“将你的愤怒、憎恨和杀意奉献给我吧。为了达成能够真正满足你的复仇。为了向整个世界复仇。为了得到能够实现这个愿望的究极力量。”
我屏住呼吸。
舍弃所有的伦理,我明白了。
(他是「魔」。)
(是与最初,由黑暗而生的吸血鬼的始祖相同的存在。)
(从那无尽的尽头而来的如同神灵般的存在。)
“请利用我吧。”
我颤抖地更加激烈,抖着声音挤出了言语。
“我会将灵魂献给您。”
就在我立下誓言的那一瞬间,如同灵魂已经拯救一般的狂喜让身体沸腾了起来。
这就是我与那位大人的相遇。
自那以来,我就为了那位大人而工作着。
为了不让自己那奉献灵魂的誓言称为谎言。
与那位大人同行,为了与那位大人一起改变世界。
为了拥有与任意妄为的神灵相当的力量。
为了消耗掉我所有的愤怒、憎恨和杀意!我要改变世界!杀戮!要杀死无数的人!啊啊,啊啊,好想杀戮!简直无法忍耐自己的杀意!这份饥渴,渴望,能够满足它们的只有杀戮!
我是特别的存在。
我将踏上特别的人生……!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二,晚上七点。
“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陷阱了。我们没有一个人死亡就成功撤退了,你可别太得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即使逃走也没有可归之处了!你们已经不可能再进行什么持久战了!”
向着丢下狠话逃跑的勇吾背后,我也恶狠狠地还以颜色。
与那位大人为敌的装作勇者的歌德斯骑士。虽然曾经失策了一次,但这次再战,一开始就给了他猛烈一击……!
准备假的兵粮积存处来让勇吾上当,他犯了分散战力的愚蠢错误,给了我的自尊极大的满足。聪明反被聪明误就是指这么回事。
“即使在这里逃过了厄运,你们也已经完了。接下来会让你们好好明白这件事的。”
我瞪着歌德斯骑士逃走的方向冷笑起来。
这个计策其实对我而言,是以能奏效就是万幸的心态准备的。说真的,那个事事精明的歌德斯骑士居然会中计是意料之外的。光是这样,能进入这种预料之外的有利状况还真是让人痛快到受不了。
(但是,冷静下来。不能骄傲。)
我感受到自己太为兴奋,努力对自己说道。
看有着压倒性有利状况的今川势输给兵力少的织田军团这一桶狭间的史实就能明白,有利的状况只不过是中途过程罢了。在中途过程的阶段骄傲,心中有了空隙,脚下也许就会崩溃。纵观战史,不仅是桶狭间,历史性上能够戏剧性逆转大失败的,一定就是因为过分相信有利状况而成为了失败的原因。
(我在之前之所以吃了一次败仗,正是因为低估了他。而他之所以会中如此平凡的计策,恐怕也是因为小瞧了我吧。)
是啊,此刻正是考验身为大将的才能之时。
(我很想自己亲自率领骑兵去追击逃跑的勇吾他们。想攻击他们那毫无防备的身后。但是……不能急躁。深追是不行的。把个人的仇恨忘记吧。现在要考虑能确实并迅速地歼灭兰达尔军的方法,并夺取胜利。是啊,多亏那家伙把战力分散了,我方才能更加有利。必须小心不能采取轻率的行动,按照以前那样行动才是最要紧的。)
我做了几次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勇吾,我要谢谢你呢。多谢你在之前让我大大地丢了次脸。正因为如此,我的自尊被践踏地四分五裂……但是也多亏如此,现在的我才不会大意和骄傲。”
说完这些,再一次告诫了自己后,我转向军队。
火星漫天飞舞,将周围照亮如白昼。我的王牌——僵尸龙,还有费尽心机壮大至此的军团都在等待着命令。
“兰达尔军对我们而言只不过是垃圾。送他们上路吧。进军!”
我用猊下赏赐的Death Bringer(致死者)指向要塞的方向,下达了命令。
赌上这把剑。赌上那位大人真正的名字。还有——赌上身为特别存在的我的自尊!这次一定要彻底击溃这渺小的王国和渺小的军队!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凌晨四点。
为了不让士兵轻易疲劳,军队配合着行军速度最慢的不死族步兵前进,我来到了靠近兰达尔北边国境的要塞。
先来的主力部队完全包围了要塞,已经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怒吼,惨叫,箭风,马鸣。火焰的光辉,血的味道,从肌肤渗透进来的热气——
“战况如何?”
我策马靠近赛蕾娜问道。她的本名叫做濑名和美。是教团的正规团员,也是与我共同扩张威德拉势力的值得信赖的部下。职业是lv47的狙击手。狙击手是弓职业的上等职业,擅长远距离攻击。
“要塞的规模虽小,但士兵都十分训练有素。虽然看起来士兵尽是些小孩子,但似乎都达到了一定等级,不容小视。还有,那个名叫翔的高等级魔法师所施放的闪电风暴非常强力,是一个威胁。”
赛蕾娜比我大两岁,但却接受了作为我部下的地位。虽然十分冷淡,是个缺乏表情的女人,但她冷静沉着,总能一丝不苟地完成任务,没有一次辜负过我的期待。同时,她也是能让我说出有关自己一切的,为数不多的人物之一。
“高等级的家伙可是能与百人份的战力匹敌的嘛……话说回来。歌德斯骑士有出现吗?虽然打算将他引入死地,但还是没能干掉他,让他逃了。”
“刚才歌德斯骑士带着一百人左右的骑兵出现了。但是似乎明白了不可能突破重围,就往西南边……也就是兰达尔城的方向跑去了。”
“这样啊。但是,从海岸登陆的部队现在应该已经包围了兰达尔城了。不可能会有可以分给这边的多余战力。”
“我也这么想。”
“好了,无视这些小小的损失吧。一口气攻过去。”
“是。”
顺带说一句,这次为了攻陷兰达尔城而编成的军队中,普通士兵和不死族士兵的比例是五五分半的。也就是说,一旦天亮,军队中的一半会虚弱下去。
“离天亮还有二、三个小时吗……希望能在天亮前定下输赢。让僵尸龙也参加攻城,我亲自去前线指挥。”
“明白了。话说,我们的弓兵队现在采取安全策略,在敌方魔法师施放的闪电风暴范围外进行攻击。但是,在那种距离下,箭的攻击力会减小,所以无法否定攻击力的不足。这样可以吗?”
“弓兵队也往前靠,好让攻击的压力增加。赛蕾娜,支援部队的指挥也交给你了。”
“包在我身上。”
僵尸龙分开军队来到前方,附近的气氛一下子变了。己方的士气大涨,而要塞那边的士气则大落。
“去吧,僵尸龙!攻击攻击!把这不自量力的要塞给我搓圆拍扁!”
我举起Death Bringer(致死者)向僵尸龙下达命令,士兵们欢呼了起来。
“只要能侵入要塞,接下来就能一气呵成!我答应你们,第一个踏入要塞的人即使是杂兵,我也会给与极大的赏赐!还有弓兵队,射杀了敌将的人也可以得到同样的赏赐!”
我继续煽动士兵。不死族对这种诱惑完全没反应,士气不会产生任何变化。但是,活着的士兵却不同。充满干净虽然不会让他们的等级提升或力量上升,但会让他们冒生命危险进行战斗的意志更为坚定。
“弓兵,上前!强化支援攻击!箭雨!”
率领着弓兵队前进的赛蕾娜把十支左右的剑理成一束,拉满弓弦后放开了手。被射出的箭划出白色的银光高高飞起,往从呆在要塞屋顶上的那些家伙头上袭击下来。
狙击手有着像这样能够进行物理范围攻击的远距离技能,而且作为代价所消耗的HP和MP极少。与魔法相比虽然一支箭的伤害量很小,但因为可以源源不断地攻击,在长期战时给与敌人的伤害总量还是十分可观的。
“攻击!攻击!继续攻击!”
我喊得嗓子都哑了。僵尸龙喷出吐息。惨叫四起。在压倒性的有利面前,要塞就如同风中残烛一般。
但是,我却不安起来。
能让教团好几次吃亏的那个歌德斯骑士不可能会不插手这件事的。必须要在他做些什么之前定下胜负——
(可恶。冷静!快点冷静下来!)
一边烦躁不堪,我抬头向僵尸龙的巨大身躯看去。很可惜,这条僵尸龙的翅膀皮膜被打破了,无法飞起来。如果能飞的话,就可以从上空喷出吐息,轻易地将留在屋顶上的那群碍眼的家伙们一扫而空了……
(这座要塞虽小,但却很高。我方的弓兵是由下向上放箭的。如果STR和DEX不像赛蕾娜那么高,即使能够到屋顶,威力也会大减,无法顺利地给与伤害。而相反,如果敌人的弓兵放箭,因为有落下速度的加持,威力也会增加。要把屋顶上的家伙干掉看来很难呢。)
这么想来,一年前在攻打兰达尔王国的时候,攻陷这座小小要塞也让我损失了不少兵力呢。
正在我回想起讨厌记忆的时候。
“亚克大人!是敌袭!冲过来了!”
来传令的家伙狼狈不堪地向我报告道。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果然来了吗,歌德斯骑士!
“数量有多少?”
“很少。但是骑兵组成了楔形阵形,一口气冲了过来的样子!”
啧!
“别让他们妨碍攻城!赛蕾娜,带着直属的精锐去迎击!”
“了解!”
赛蕾娜离去后,很快又有别的传令来了。
“报告!有怪物群从东南方向靠近了!”
我轻轻咬住下唇。
(尽耍小聪明!为了弥补人数上的不利,居然引怪过来了吗?糟了,这附近有栖息着死亡巨熊和杰德螳螂这类非常强大的怪物的地域……难道最初冲过来的部队只是幌子,这才是真货?)
我将视线移向天空。西边的天空虽然还是暗的,但东边的天空颜色已经渐渐由深转浅。
快要天亮了。
(很快就是不死族弱化的时刻了。冷静点,在这种时候脑子一热进行强攻的话可就是愚蠢了。为了在兰达尔准备好防御前进行战斗,这次出兵后进行了强度相当的急行军。光是为此,士兵们就已经很累了。虽然让人郁闷的是还差一口气就能击溃他们了,但战场上由慎重决定胜败的例子也不少。这里还是先——)
忍住急躁的心情,我下了决断。
“向全军传令。中止攻打要塞并撤退!但是,从要塞撤退时不能让包围圈散掉。还有,专心赶走从外面攻来的敌人!”
我瞪向要塞。
可别以为这样就是得救了。
这只不过是让你们稍微多活一会儿罢了!
一看到我方中止攻打要塞,突袭过来的骑兵队二话不说转身逃离战场。从东南边出现的怪物群的规模也不大,歼灭它们并没有花很多时间。
话虽如此,就在这些都告一段落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了起来。
“看来兰达尔军分出来做游击队的兵力非常少呢。在我的观察来看,别说一千了,连五百都不满吧。”
赛蕾娜回来后向我报告。
“看来的确如此呢。虽然把他们当成一回事了,但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一点,就没害怕的理由了。”
“话说回来,亚克大人在意的歌德斯骑士并不在前来突袭的骑兵队中呢。”
“什么!?真的吗?”
“是的。”
……为什么?对兰达尔军来说最强的棋子就是勇吾了,为什么没有来?
“太奇怪了。赛蕾娜,你怎么看?”
“在某处做些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但是,那是能称为我们敌人的男人。还是警戒点更好。”
“……是啊。但是,根本没有做什么手脚的余地,我们之间的战力差是压倒性的。赛蕾娜,让士兵们休息到晚上。一旦太阳下山就再次开始攻击,这次一定要在天亮前击溃他们。”
我下达命令后,进入帐篷躺了下来。我自己也因为急行军而疲劳了。必须努力睡眠以恢复FOOD值才行。
但是,不仅赛蕾娜那么说,说真的,我也觉得有点担心。歌德斯骑士究竟在做些什么?在哪里,又有着怎样的企图呢?
(可恶。在就在,不在就不在,为什么那家伙会这样搅乱我的内心呢!就因为被他耍了,我对他太过在意了吗?冷静点,今晚好好睡觉才是大将的任务。)
我为了能睡着,不得不努力将他从心里赶出去。
将整个上午都花在小睡上,我醒了过来。
将赛蕾娜叫进帐篷,让专属的厨师长准备餐点。顺带一说,我可以像吸血鬼那样通过血液来摄取能量,也能像普通人类那样从料理中摄取能量,是十分便利的身体。不过,平时还是像人类那样吃饭。虽然吸血鬼对于吸血有着强烈的欲求,但我因为是混血儿,所以这欲求比较淡薄,只有身为处女的美少女的上等货才能引起我吸血的愿望。
“你说船被夺走了!?”
我用勺子舀起满满一勺温暖的汤,正要入口的那一刻传令兵冲了进来,接着便得到了这样的报告。
“是的。敌人的一队人马出现在海岸,从我军手中夺取了船,向北边逃走了。在这个事件中,有士兵目击到那个歌德斯骑士,还有像是珍珠公主的人物。”
“……!”
我不禁怒火中烧。是感觉到了我的心情吧,传令兵缩了缩脖子。
(不,冷静点。要让留在海岸为数不多的士兵来阻止lv79的歌德斯骑士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夺走船只向北边去了?)
那样一来所能代表的只有一个意思。
“歌德斯骑士保护着公主,打算去达巴茵说服扎德拉王行动吧。”
我点头同意赛蕾娜的观点。
我早就预想到勇吾他们会谋划与达巴茵结成同盟。文明和信长的野望之类的RPG,为了与光凭一国之力无法打倒的敌人对抗,与他国组成同盟是定论中的定论,也是最有效的战略。我自己也像这样参考着SLG的规则来扩大在威德拉的势力的,身为玩家的勇吾也一定会这么思考,这点我几乎是确信的。所以我才将陆路和海路进行了严重封锁,并成功抓到了勇吾他们所派遣的所有使者。
换句话说,我十分担心兰达尔与达巴茵联手。
“不好了。这下糟糕了。”
“为了防止达巴茵军从海路南下,我分了相当数量的军舰进行海上封锁。但是,既然对手是lv79的歌德斯骑士……虽然我不认为他习惯在海上的战斗,但是,也许这次真的会被他突破封锁。”
赛蕾娜皱起眉头。
“是啊,那家伙的攻击力太超常识了。必须以封锁被突破为前提来考虑今后的对策才行。”
“嗯。在战斗时总要先预想最糟糕的事态才可以。”
“的确如此。”
“他们只要有一个人能到扎德拉王身边,我们为了阻止达巴茵军所做的布置就会被破坏。在那之前一定要定胜负。”
“是啊。我将相当多的兵力都投入了这次攻打兰达尔的战争中。现在如果被达巴茵攻打背后的话是很危险的。也许好不容易经营扩张至今的我的军队会陷入全灭的境地。”
说真的,明明知道要塞说不定现在就会被攻陷,那个歌德斯骑士却选择了极花时间的对策,这点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在要塞屋顶上的那个叫翔的家伙难道不是他的朋友吗?难道他比我想象的更加冷酷无情,有着现实的一面吗?是觉得即使舍弃要塞,只要能把我和威德拉军击溃就好吗?难道说,他以为自己是少年漫画或RPG的主人公那样有主角光环,坚信着在达巴茵军行动前,这小小的要塞都不会陷落不成?
(可以确定的是,他选择了我最为讨厌的选择。可恶,这家伙果然不容易对付。)
“被夺取的船是哪艘?快吗?”
看到我沉思不语,赛蕾娜向传令兵询问道。
“是四头鲸鱼拉着的兽船。”
“……偏偏是最快的船……亚克大人,预想最坏的情况,如果他们没遇上暴风雨,以短时间突破了我们的海上封锁,那明天早上,最迟也是中午,他们就能到达巴茵了。”
“公主和歌德斯骑士觐见扎德拉,扎德拉看穿了我们的计策并立刻动用军队,第一天到达龙牙溪谷,第二天或第三天就能突破那里,第四、第五天就直接攻击王都的话……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三天内歼灭兰达尔军,并回到威德拉才行。”
“是的。”
我更加沉思起来。
瞥了一眼比这个传令兵更早到达的传令兵。那是负责攻打兰达尔城的迪西冈派来的传令兵。迪西冈虽然并不是日本人,而是埃塔纳尔人,但他是lv38的装甲骑士——特化了防御力的战士职业——脑袋也很聪明。和赛蕾娜一样,是我如同左右手一般信赖的部下。
根据迪西冈的报告,我预先告诉他的最需要小心的人物——那个有着怪名字的老太婆——正站在前线指挥着,城堡中士兵的士气十分高涨,抵抗也很顽强。
攻城并不是胡乱让大军攻打就行的。大军在野外战斗时虽然可以发挥压倒性的力量,但在攻城的时候,因为城堡的面积有限,不管怎样的大军,能够接触到敌人的人数也是有限的。只有一千人可以接触敌人的城堡,就算用百万人包围也只会让几乎所有的士兵无事可做,这样毫无意义。
还有能接触到敌人的人数……也就是能够参加战斗的人数一旦被限制,攻击范围内的攻击力就会变得重要。高等级或是装备着强大武器的精锐,他们的价值才会上升。也就是说,僵尸龙这种超强大的棋子对攻来的敌军而言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今晚一定要把要塞攻打下来。然后,立刻让僵尸龙去兰达尔城,必须在明天或后天的夜晚把兰达尔城攻陷。”
为了寻求意见,我将视线移向赛蕾娜。
“是呢。不过,如果达巴茵行动了,那个装置就会立刻发动,并很快报告过来。即使到那时候再撤退也来得及。的确要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我也能明白你想尽早再次开始攻击的心情,但胡乱焦急,只求快的话可就是愚蠢了。等到太阳完全下山,士兵的疲劳也得以恢复,不死族的能力上升后开始攻击才是妥当的。虽然这只是我的感想,在今晚的攻击下,那要塞应该只能撑上几个小时。在深夜定下输赢后,就能让僵尸龙去兰达尔城了。”
我对她的话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赛蕾娜不会为了讨我欢心而说出主观的推测。脸上云淡风轻没有表情,十分冷淡,虽然有些美中不足,但除此之外,我觉得没有女人比她更好了。
“说的很好。是呢,因现在的情况而焦躁,大白天就开始行动的话就是欲速则不达了。不要改变一开始的计划,等太阳下山后再开始攻击。”
我催促赛蕾娜继续用餐。
“赛蕾娜。”
“是。”
“这场战争既是终点,亦是起点。这一年间,我一心努力扩充威德拉军。只要在这里将兰达尔军完全歼灭,就可以不用担心腹背受敌,卯足劲与达巴茵进行战争了。然后只要铲除了达巴茵,就等同于统一了阿达纳奇亚。接下来就是攻略埃塔纳尔全土了。我一定要回应那位大人的期待。”
“是啊。我们的目标可比这战争远大多了。不可以一直在这种地方磨蹭。”
我们互相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一句,低头专心吃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