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幻想谭教诲师
  4. 第二卷 纵有千兽长啸
  5. Chapter 6【魂断业火】
  6. 繁体版

Chapter 6【魂断业火】
2017-06-23 07:16:46

		

Episode 32
“铃……铃兰……!”
誓护手脚像是被冻结般战栗着。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丢进了猛兽的牢笼、甚至像身处亡灵的墓穴一般,凝视着眼前的少女。
纯白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气质高雅,却暗含剧毒的甜美微笑。
没错的。那就是憎恶人类、以将其投入地狱为无上喜悦的恶性教诲师。抓住人性的弱点,教唆他们杀人的家伙。
过去曾两次出现在誓护面前,操弄事实,是艾可妮特的宿敌。
她破坏了冥府的规矩,应该还被囚禁在冥府的监狱中才对……
“呵呵,被人类叫这个名字实在是不愉快到极点。”
与话语的意思相反,铃兰脸上却莞尔一笑。
“久违了……虽然也没有多久。花乌头之君还安好吗?”
“……你早就一清二楚了吧?”
“呵呵,是啊,明明白白。我什么都能够看透。”
这个铃兰,具有读取他人思考的异能。为了不让她读取思考,誓护心中浮想起复杂的计算公式。进行这么困难的心算,就算被窥视了心灵也无伤大雅吧。
然而,铃兰没有为誓护的思考停顿一刻,反而转向千秋他们说道:
“不可以擅作主张哦,刀真。我只是让你拖住他罢了。可你居然想拉他入伙……”
“……非常抱歉,盟主大人。”
“铃兰!你引诱千秋,到底想干什么!”
誓护再也忍不住,从一旁叫道。他混乱的甚至忘记了心算。盟主。这家伙就是盟主。千秋和由宇崇拜着的,他们的支配者——
铃兰面不改色,像有什么高兴的事般微笑道:
“唉呀,说的多难听。居然说我引诱什么。”
“你敢说不对吗!这不是你经常干的事情吗!这次又怎么了?怂恿千秋犯下杀人罪——连教诲师都杀了,到底又有什么企图!”
这时,就像要保护铃兰一般,千秋轻快地走到前面。
“不准愚弄盟主,桃原。我们不会容许这事情。”
“为什么!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是——”
“她是给我们力量的大人。”
“力量——”
“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
誓护无言以对。千秋的双眸中没有迷惘。他的伙伴们也同样保持着临战状态,监视着誓护的一举一动。
“呵呵……好孩子。”
铃兰很满足地点了点头,然后指指誓护。
“我可爱的孩子们,不能让他走哦。今晚是完美的宴会之夜……不解风情、妨碍晚会进行的家伙,得把他给抓住才行。”
她满是欢喜。简直就像唱歌一般,下达了指示。
“来吧,来和这被星帝藏书囚禁的人玩玩吧。”
千秋之外的三人,都向千秋投来“怎么办?”的目光。千秋没有丝毫踌躇,点了点头回答:
“……是盟主大人的命令。把桃原给我留在这里。”
“可是,说抓住他……和星帝藏书对抗,可没法手下留情了哦?”
由宇一脸困惑地说。誓护大吃一惊。
誓护脑海中闪过的,是被整个烤焦的尸体的画面。连教诲师都能轻而易举地屠戮,那个火焰。有这种力量,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他们。
这时,从千秋背后,走来了一个人。
“我来……做。”
是眼神空洞的少女、亚托莉。誓护略微有些吃惊。她的异能,不是将记忆残滓回放吗?
“不,不要用你的力量。亚托莉。”
千秋立刻阻止了她。这对誓护而言更为恐怖。她究竟隐藏着怎样力量啊。
“对了……呵呵,想起一件有趣的事哦。”
哼哼地,铃兰冒出满心愉悦的笑声——正因如此更让人毛骨悚然。
“亚托莉和刀真都走开点吧。这里就交给由宇和忍了。”
被分配了任务,由宇很快反应过来。
“那就这样……就这种感觉吧。”
他视线对准天花板,同时像是在吟唱什么咒文似的。这时,眼前所见的场景为之一变。
视野完全被浓郁的绿色所覆盖。像是被颜料给泼上去一般,唐突的绿色。铃兰也好、千秋也好,都被隐藏在了绿色的那一头。
终于,绿色渐渐提高了解析度。虽然仍是一片绿,但有了树叶、有了草地、四周变成了树木丛生的幽暗森林。
好暗。竭尽所能能看到的,只有摇曳着的树梢。
(森林……!?)
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不知是什么的生物,正发出嘎嘎的叫声。草地散发的热气几乎让人无法呼吸。这是埋没到膝盖的丛草之海。树与树构成了巨大的迷宫,根本无法看见一条出路。
回过神来,誓护已经孤身一人,身处这片森林之中。
自己被关在了这与世隔绝,不分东南西北的树海之中。
Episode 36
开什么玩笑。艾可妮特的短裙在奥德拉的眼前卷了起来。
华美的内裤公诸于众。像是和裙子配套一样,内裤上也缀上了蕾丝和镶边。黑色的内裤突然绽放出灼眼的光芒,把奥德拉整个人给照亮了。
他的身体沉重地倾斜。就像是被锁具给捆绑般,明显动作迟钝起来。
艾可妮特和奥德拉,都理解了这一瞬间。
这是名为魔刃的星帝藏书——能击退任何魔法的、圣盾的光芒!
斩断魔力,阻绝奇异的结界,现在已完全捕获了奥德拉。
“趁现在,公主!”
艾可妮特听到轧轧微弱的呼声。被这声音一喊,艾可妮特也从慌乱中恢复。
她拼尽全力把奥德拉的双臂拉到眼前,一把抓住他的无名指,生拉硬扯地,把他闪闪发光的两个指环“普尔弗利希的钟摆”给夺了过来。
艾可妮特凝聚魔力,把“钟摆”推向了异空间。这对流亡教诲师而言是沉重的负担,但这样做的话,就无需担心再被夺回来了。
做完了该做的事情,艾可妮特心头袭来猛烈的羞耻感。
忽忽地,她脸红到耳根。平日里虽然是没什么戒备心的丫头,可艾可妮特毕竟是个妙龄少女。不可能一点都没有羞耻心的。
(笨蛋!誓护个大笨蛋!)
越想越火,她不自觉对准奥德拉的侧脸一巴掌。虽说并不是奥德拉把她的裙子给掀开来的。
吃了一巴掌,奥德拉重重地摔了一个趔趄。失去“钟摆”,又被魔书捕获的现在,他的身体能力显著低下。
内裤的光芒渐渐弱下来。看准了魔书效果消失的时机,艾可妮特向后方一大跳,同时呼唤出闪电。她绞尽所有魔力,向奥德拉击出闪电。
嘭、嘭、嘭,连续的三发。虽然几乎用尽了魔力,可反正也该决出胜负了。奥德拉极其轻而易举地,消失在了黑色爆炸的那头。
艾可妮特确信已获得胜利,转过身去——那一瞬间。
“————!?”
巨大的杀气几乎要让空气都为止震颤。被这杀气所感染,艾可妮特呆若木鸡。
她像装了弹簧般回过头。
从忽忽冒着的黑烟中,又一个晃晃悠悠显现的身影。
他全身都被烧焦了。然而,只是表皮有些焦灼。还没能到达肌肉。这一点,看他的模样就能明白了。
奥德拉笑着。微微的笑容中毫无畏惧,甚至让人感觉游刃有余。
“居然把王牌藏在这种地方啊。这就是所谓的‘女人的武器’?就加在本大爷的传说之中吧。”
“……求你别加进去。”
可能的话希望摸消记忆。永远地。
“可是——”
忽地一声,奥德拉行动了。
与先前电闪般的速度不同。即便如此,他也以数倍于人类的速度,急速缩短了距离。
来不及防御。艾可妮特的心口挨了一拳。
双脚浮在半空中。胃袋受到了爆炸一般的冲击,双眼都不由得渗出泪水。
“还是,本大爷这边比较有利啊。”
“呜、哈……”
嘴里吐出不知是咳嗽还是呻吟的空气,艾可妮特膝盖跪地。然后,啪地一声摔倒在地上,最终没有能站起来。
失去了两个“钟摆”,奥德拉居然还有如此雄厚的实力。
至少能够防御银莲花家的雷霆的,压倒性的力量。
这种怪物……怎么可能赢!
“大小姐!”“公主……混蛋。”
莉可莉丝惨叫起来,轧轧也用气若游丝的声音叫道。
艾可妮特像小猫一样被拎着后襟,提了起来。
“放、放、放开大小姐!你这~~~~~!”
听任怒火,莉可莉丝生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伴随着“嗨”地一声,这具有相当破坏力的火球,向奥德拉发射了。
可在眼看命中之时,奥德拉用右臂将其一挡。仅凭这个动作,火球漂亮地转变方向,朝着莉可莉丝一直线飞去。
火球命中了莉可莉丝,将她横扫在地上然后爆炸。
体育场再次回归平静。奥德拉脸上似乎有些不舍,抬起头来。
他面对举在半空中的艾可妮特,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说道。
“姬君哟。看来,该是分出胜负了。”
“呜……!”
“你是高贵的丽王六花的血族。有什么遗言的话,就说来我听听吧。”
“……怎么会……”
“什么?”
“誓护……要在的话……怎么会让你这种人……!”
奥德拉眼睛瞪圆了——一瞬后笑了出来。
他放肆地高笑着,都让人觉得是不是有些笑过头了。
是笑到肚子痛了吗,他微微地弯下点身子。
“姬君哟,刚才的我就当没听到吧。被誉为冥府之花、悠久的贵族银莲花家——他们家的公主居然在最后留下这么句开玩笑一样的遗言,真是给银莲花家的名声抹黑啊。”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艾可妮特当真起来,叫道:
“誓护……肯定会来的。会来这里……来打倒你的!”
“……有趣。”
他微笑着。奥德拉的表情如少年般天真无邪,心情舒畅地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就由本大爷亲自试试!”
他用有如绅士般的动作,把艾可妮特放在地上。
“可别让我久等了,姬君哟。”
他就这样丢下艾可妮特,目不旁视地走向了场地的一端,扑通一声坐在了长椅上。
……他说真的?明明这是取下艾可妮特首级最好的机会?
奥德拉朝后仰着,靠在长椅上,甚至鼻子里还开始哼歌。完全不在战斗状态了。看样子真和他说的一样,是打算等誓护来了。
不会马上被杀——理解了这一点后,艾可妮特突然失去力气。
全身就像一摊烂泥一样,被疲劳席卷着。身体好重。伤口好痛。艾可妮特精疲力竭地坐在当场,仰视着没有星影稀疏的天空。
誓护。快点过来。
Episode 38
仅仅数分钟之后,轻轻地,有谁降落在了体育馆的中央。
是位女性。她的帽檐遮住了眼睛,可能从一旁窥见她那美丽的侧脸。以人类而论,大约是三十岁上下。脸上化了些淡妆,浮现出一种成熟稳重的氛围。
(教诲师……?)
一瞬间,漆黑的双眸向这里投来一瞥。艾可妮特打了个冷颤。
心中拉响了尖锐的警报。那个教诲师……认识的。我应该认识这女的!
那名女教诲师接近了靠在长椅上的奥德拉,然后用艾可妮特从未见过的礼数行了个礼。
“王者。”
“贝拉德娜吗。”
“您这样子看来也不轻松。说起来,您这是……?”
“真可笑……绊住他一点意义都没有啊。星帝藏书还真让人吃了不少苦头,连本大爷都成了这幅样子。”
“还请不要说笑。您这儿可谓是硕果累累。”
被称作贝拉德娜的女性环视了体育场一圈。她顺次看了看无力地坐在地上的艾可妮特,发出微弱呼吸的轧轧,还有一脸乌黑的莉可莉丝。
“那么,您现在是在干什么呢?”
“哼……有回答你的必要吗?”
奥德拉脸上露出自嘲般的笑容。贝拉德娜则摆出种暧昧的微笑,似乎在说着“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
“算了,告诉你吧。也没什么,只是在等誓护罢了。”
“哈——?”
“按姬君的说法,那家伙肯定会赶过来,然后打倒本大爷的,貌似。”
贝拉德娜好像懂了点什么似的,点点头:
“——原来如此。杀了姬君的话,星帝藏书的持有者也不会现身了。您是为了取得星帝藏书——”
“不对。”
“唉……?”
“确实本大爷是个贪婪的人。可是啊,事关荣誉,本大爷可做不到这种程度。”
他嘴角露出野性的微笑。
“只是,想见识下啊。能打倒本大爷的人类,真的会在此世存在吗。”
贝拉德娜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随后,她以审慎的目光俯视着奥德拉。
“因为这,就把那群家伙丢在一边?您又……突发奇想……”
这时,有个人摇摇晃晃地靠近了两人。
“那那个……贝拉德娜大人……”
“唉呀,莉可莉丝。好可怜,受了很重的伤呢。”
她微笑着。这是连丝毫破绽都没有,如同假面般的笑容。
莉可莉丝咬紧嘴唇,然后,战战兢兢地问道:
“说好的事情……说能,救大小姐一命……”
“当然记得哦。因为是约定嘛。”
这说话的方式。这声音。艾可妮特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浑身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莉可莉丝!离开那个女人!”
“呵呵……唉呀,真无聊。已经被发现了吗?”
突突突地,白色的火焰冒了上来,盖住了女性的身姿。
一瞬后,在燃尽的火焰中现身的,是比“贝拉德娜”更为年轻,身材也更矮,线条也更纤细,与艾可妮特年龄相仿的少女。
仔细看看就明白了。“贝拉德娜”返老还童。给人的印象,和“女性卸妆后判若两人”完全不同,可以说是变身。
少女改换后的面容,艾可妮特和莉可莉丝都记得。
“铃兰——!?”“铃兰大人……!?”
“近日可好,花乌头之君。不对,是谋反者艾可妮特。”
铃兰以贵族般的风貌,优雅的姿势道了一声好。
艾可妮特一下咬紧了牙齿。
“……你应该还被关在监狱里才对啊。”
呵呵,铃兰小声地笑了下。
“嗯,是啊。和你想的一样,我从牢里面逃了出来哦。越狱啊。”
“大罪,这可是!”
“当然。可是,以流亡到下界的你而言,已没有与冥府沟通的方法了……真可笑,艾可妮特。何等可悲啊。”
“你……你这~~~~!”
打心底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莉可莉丝怒火中烧。
她举起的右手上缠绕着火焰。然而,在她释放火焰之前,铃兰就已用手臂向她横扫而去。
莉可莉丝轻而易举地被打飞了。她一边发出惨叫,一边在人造草坪上翻滚,直到狠狠地撞上观众席。不知是不是晕了过去,她就这样一动不动了。
“哦~哦~,真可怜啊。对侍从也不手下留情吗?”
奥德拉用饱含同情的声音说道。然而,他并没有插手的打算。他依旧仰坐在长椅上,摆出一副旁观者的姿态。
“莉可莉丝!铃兰,你竟敢……”
艾可妮特眉间散出火花。这是黑色闪电的光芒。原本以为耗尽的魔力,这时仿佛又再次苏醒。
“唉呀,不称您意么?我只是替您惩罚下叛徒罢了嘛。”
“你还有脸说!明明就是你欺骗了莉可莉丝!”
“呵呵,同情你哦,艾可妮特。你身边总是出叛徒。连那个愚蠢的克里瑟派勒姆都——”
“住口!”
“这可不是塞住耳朵的时候哦。看,就连这时候,你背后也有个盯着你的叛徒哦。”
艾可妮特反射般地回过头去。在铃兰指着的方向上,是用长刀作为拄杖,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的轧轧。
“你在说什么呢,铃兰。这无聊的废话。”
“唉呀,是吗?可是,你回想下看看啊。唆使你留在人界的,又是哪一位呢?”
“————”
“骗你说德拉西娜大人已经叛变,让你产生动摇的又是?”
轧轧表情极度厌恶,咂了一下舌头。
“真无聊。我家的公主怎么会听你这些——”
“你说过吧,轧轧。‘已经和这任性的公主呆不下去了’。”
“哈?你给老子说什——”
“你也这么说过哦。‘不打算违背灵庙的意向’。”
这句话,艾可妮特也曾听他说过。
“装作可靠的自己人,来让主君陷入穷途末路。他啊,艾可妮特,要是完成了这次的任务,就可以成为贵族哦。”
“不可能!你说谎!”
“喂,艾可妮特。德拉西娜大人,现在很担心你的安危哦。”
“……德拉西娜?”
艾可妮特的心扑通跳了一下。轧轧也明白这一点吧。他慌慌张张地支起身子,大声叫道:
“骗人!不要听她胡说,公主!”
“她为了救你,孤身一人和议长对抗着哦。战况胶着——以至于也没法派出援军啊。”
“……真的,吗?”
这实在是显而易见的陷阱。然而,却无法无视它。会去听这样的话,虽然也是铃兰话语的功力,但更重要的是,它唤起了沉睡在艾可妮特心中,好几个难解的疑窦。
为什么轧轧会站在谋反者一边呢?
为什么德拉西娜会背叛我呢?
为什么我,非得遭到这样的磨难呢——
铃兰露出温柔的微笑,说道:
“你明白了啊,艾可妮特。谁的话才是正确的。”
她漆黑的双瞳,似乎能在不经意间摄取人心。
艾可妮特摇摇晃晃地向铃兰走去,这时,轧轧飞跳过来拉住了她。
“喂,清醒点!”
“不要碰我!”
艾可妮特下意识挥开了轧轧的手。
这行动连她都觉得意外。她不由得紧紧地盯着自己刚挥开的手看。
她拒绝了自己的卫士。
她所拒绝的人,曾在自己孑然一身、于孤独中颤抖不已时,第一个赶到身旁,并说要与她站在一起。
——已经,什么都搞不清了。
艾可妮特抱紧头,蜷缩起身子。
“不想相信……已经……什么都…………”
精神上的反常,也反映在了魔力上。黑色的闪电自作主张从体内流出,不断地爆炸着,在地面烧出了无数的焦痕。
魔力居然还很充实,让人不知道当初究竟是藏在什么地方了。闪电渐渐激烈了起来,开始将艾可妮特身边的东西无差别地烧焦。
“停下来!住手,公主!”
轧轧试图阻止她,可声音已经无法传达给艾可妮特。
“叛徒!叛徒!叛徒!”
艾可妮特面朝着看不见的敌人,反反复复展开攻击。
她遮着脸,膝盖震颤着,仿佛是个又哭又喊的孩子一般。
铃兰出神地看着这样的艾可妮特,着迷似地呓语道:
“就这样啊,艾可妮特。你有我就可以了,只有我……”
她缓缓走出去,躲闪着雷电一步步靠近,直到像要身体贴住身体一般,在艾可妮特身边停下。然后,她温柔地抱住了艾可妮特那纤细的肩膀。
“来吧,艾可妮特。给好孩子你一点奖赏哦。”
“呜……呜呜……”
“让你见你想见的人。你等着的人——看啊,就在那里哦!”
她夸张地挥舞手臂,指着体育场的一角。在铃兰示意的尽头,果然,就是艾可妮特苦等不来的——那个“他”。
Episode 35
誓护呆然伫立在幽深的丛林中。
竭尽全力,勉强可以辨别昏暗中树木的剪影。然而,密密麻麻的树木遮挡了视线,这茂林到底有多深,连想都无法想象。
极高的湿度让人呼吸困难,还有无数蠢动着的生物的气息。
这是用压倒性的现实感刺激五感的“森林”的映象——是的,是映象。这并非是真的森林。
先前被由宇牵着走的时候,街区简直像西洋的古都一般。既然那古都不过是幻影,那这森林,也无非是幻影而已吧。誓护应该和刚才没什么两样,还在那古老的教堂之中,呆呆地站立着。
话虽如此,究竟哪里放置着什么,出入口又在哪里完全不明白了。
之前由宇所说的话又浮现在脑中。“以星帝藏书为对手就不能手下留情”。也就是说——他们是认真要和自己干一场。
这是威胁。在这种无法分辨周遭状态的情况下,无论怎么单纯的陷阱,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让誓护陷进去吧。
(怎么办……?)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在这个瞬间,有很大的几率,艾可妮特正和刺客交战。必须尽早赶过去,帮她排除威胁。
周围已经没有铃兰的气息了。恐怕她已经,带着千秋和亚托莉,离开了这个教堂吧。要是如此,目标就是艾可妮特——
不妙。真的没时间了。得快点决一胜负。
然而,这里离自家还有相当的距离。就算顺利地从这情况中脱身,能否赶得及也是问题……不,先考虑如何脱身。不要想其他事情。
“……好烫!”
不由得喊了一声。反射般地挥动右手。
看了下,大拇指的指甲灼烧起来。不可思议,指甲在燃烧!
敌人的异能——!?
就算挥动手臂,火焰也不消失。脑海中闪现出那被烧的面目全非的肉体,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誓护略微有些恐慌,但同时在脚底发动了圣盾。光柱包围了自己,指甲上的火焰也灭了。
与此同时,脚底的丛草也消失,露出砖结构的地板。
……果然,这森林是假的。誓护还在这教堂之中。
“指甲被火点着了,是这样吧?”
似乎是瞧见誓护的狼狈腔赶到十分有趣,对方放声大笑——是海王的笑声。这灼热的火焰,就是他的异能吧?
这样的话,森林的影像果然就是由宇的异能没错了。
誓护硬是让心情沉静,半勉强地驱动思考。
想想吧,桃原誓护。打破这状况的手段。不管敌人的异能是何物,我手上都有圣盾。找到弱点,一点突破。将计就计、逃出生天,尽早地赶往艾可妮特的身边。
不能像这样,一直维持圣盾的起动状态。圣盾的力量是绝对的。正因如此,轧轧传来的通信——“普尔弗利希的钟摆”的魔术连结也被迫中断了。现在就算轧轧发出要求,自己也无法回应。
……没办法。
誓护下定决心,解除了圣盾的结界。
这一瞬间,眉毛又被烧着了。
要不是眉毛,而是眼球会怎么样?一想到这点,誓护从心底赶到恐惧。
看来,对方似乎正注视着自己的情况。
一解除结界,上下各处就都被点着了。袖管被烧,前发也被烤焦。这时候,只好再用圣盾灭火。誓护的这种样子,想必就像个小丑吧。海王则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般,哈哈哈地发出笑声。
誓护虽然心中极度愤怒,但又不是愤怒的时候。能不能确定对方的位置呢,誓护竖起耳朵倾听。
……不行。森林的感觉太强烈了。声音到底是从何方传来的,自己无法判断。生物的鸣叫声、树枝的沙沙声,正和笑声一起,在森林四处发出鸣响。
“住手,忍!刀真可打算让桃原君成为伙伴的啊!”
忍不住叫出来的,不是誓护,而是由宇。
“管我什么事。我最讨厌有钱人了。”
海王丢下一句充满憎恶的话语。
“特别是像那种含着金勺子出身的混蛋,麻木地活在这世上。”
被这么说了。自己是麻木地活在世上。“其实我活得也很辛苦啊”,誓护虽然心中充满着如此反驳的欲望,但还是忍住了。能住在宽敞的公寓里,能做做糕点,能和妹妹悠哉悠哉地生活着,说不定的确是种麻木。没有什么不自由,被人这么说的话,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不知是不是由宇无声的压力有了效果,再之后,海王也不怎么欺负誓护了。
然而,这并不表示事态有所好转。双方都依旧无法采取行动,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
偶尔,就好像一时兴起般,对方会故意惹人厌似的点把火。
誓护也瞬间呼唤出圣盾,消灭火焰。
就这样,双方磨磨蹭蹭,时间也过了十几分钟吧。就在对时间的感觉也快麻木时,突然间——
“誓护……回答我,誓护!”
脑中直接响起艾可妮特的呼唤。
幸好忍住了海王的欺侮,把圣盾给解除了!
誓护瞬时反应过来,发动了安放在艾可妮特身上的“最后王牌”。那是复写在艾可妮特裙子上的圣盾之力。那应该能在艾可妮特生命受到威胁——也就是刺客迫近身旁时,发挥最大的防御效果。
结果能发挥效果吗。艾可妮特的通话也消失了,不清楚状况。誓护以防万一,发动了跟在“王牌”后面的最终手段、“保险”的力量。
……即便如此,艾可妮特那边还是没传来通信。
誓护的“保险”说不定毫无意义。也可能产生意料之外的效果。在帮她洗衣服时想到的双保险法,到底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话说回来,誓护想道。
艾可妮特被逼到非得使用“王牌”不可了吗。
不安渐渐占据心头。如果“王牌”和“保险”都没有命中,现在这一瞬间,艾可妮特说不定仍命悬一线。作为唯一依靠的轧轧,也是音讯全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果然,我得做点什么……
“……不要攻击我了。”
誓护向森林的那一头呼唤。
没有回答。或者说,对方正在疑惑吗。海王和由宇都沉默不语。
誓护继续说道:
“铃兰让你们阻止我行动。总而言之,我只要留在这里就行了吧?”
感觉到了。对方惊讶的气息。誓护不给对方思考余地,接着说:
“我乖乖地留在这里的话,你们也不用麻烦了。”
“……啧。谁会相信你啊。”
有了期待中的回应。是海王的声音。那是简直如同少女般甜美的音色。
然而,很可惜,果然还是没法确定对方的位置所在。声音很奇妙地没有现实感,伴随着怪异的回声,在森林中飘荡。
“真服了你们了。要我怎么做,你们才能相信我?”
誓护停了一阵子,似乎在让对方思考。
长时间的沉默。就在誓护等得不耐烦,想要张口说话时:
“那本书。”
海王说道。
“把你手上的能力放下,那么相信你也无妨。把它放得远远的,到时候就算让你逃了,也不会有什么威胁。反正你那时,也什么都做不到了吧。”
果然,会这样说。
誓护内心苦笑了下,然而没有表现在表情上。他点点头。
“知道了啊。不过我们先说好,绝对、不要碰那本书。”
“……好。把它放在那里。”
誓护按照指示,把魔书放在地板上。
“退后。”
誓护依旧按照指示,向后退了几步。
“再退后,继续。”
对方意外地谨慎。誓护警惕着陷阱,一步步地后退着。幸好,既没有碰到教堂里原本就有的椅子,也没有踩到什么奇怪的陷阱,成功向后退了好远——也就是说,这里是通道。
退了七米多之后,海王似乎也终于认可了。没有再来指令,四周又回到了林木悉索的声音中。
然而,誓护的鼓膜捕获到了。
无法掩藏的脚步声。衣服摩擦的声音。有谁靠近了魔书。一步,又一步。随后在某一个瞬间,有什么——透明的什么,侵蚀了魔书的表面。封面的一部分变得透明,就像溶解在背景中一般。
有人打破了约定,用手碰了魔书!
自己就在等待这一瞬间。
誓护全神贯注、绷紧神经,命令魔书“苏醒”。
想象触摸到魔书的自己。想象自己的左手伸长了七米。想象自己的意识传递过去,而魔书也响应呼唤。鲜明地。让人错觉这就是事实般鲜明。就像烙印在脑海中一般。就像亲眼所见一般。
魔书回应了这灌注了魂灵的呼唤。
光柱从魔书的正下方延伸。先前用来灭火的光柱并没有消失,只是在沉睡罢了。按照誓护的命令,再一次恢复了效果。”什么,这——!“
在魔力被封禁的空间中,果然如誓护预料,出现了满脸惊愕的海王。由宇的异能失去效果,透明化被解除了。
誓护已经开始行动。七米距离飞驰而过,朝着海王侧脸就是一击重拳。这是对他放火烧自己的回礼。良心一点也不亏欠。
瞥了一眼飞出去的海王后,誓护捡起魔书,飞快地转过身去。
“桃原君!”
听到由宇的喊叫声,多少有些心痛……但是,誓护的脚步没有停止。不是该停止的时候。
誓护直直地冲过通道。多亏海王帮自己确定,出口的位置也大体知道了。
穿过巨树的幻影,又穿越了岩石,用抱着橄榄球似的姿势冲了出去。伴随着轻轻的冲击感,看不见的大门打开了,他顺利地冲到了室外。
可是,森林没有消失。教堂外,也依旧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森林。
郁郁葱葱的夜之森。当然,都是障眼法。誓护取出魔书,再次命令它起动。魔书翻过一页,响应了誓护。誓护用右手按了按魔书,随后放在胸口。
光朝着誓护正面延展。这样,行进方向的视野得到了保障。随着誓护跑起来,森林也很快被一分为二,露出也原本应有的样子。
道路。小丘。电线杆。正是寻常巷陌的风景。
跑着跑着,誓护把手伸进口袋摸了摸钥匙。
那是星给自己的钥匙“安洛基安”。本应冰冷的金属产生了热量。按照这热量所指示,誓护在夜晚的小丘上飞奔,目标是肯定会在附近的“通道”。
然而,就在这时。
“要走吗,桃原。”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叫住了自己。誓护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Episode 39
按照铃兰所指,果然,是艾可妮特等着的人。
和出门时相同的服装。看惯了的栗色头发。高挑的身形,作为人类很端整的面庞——
名为桃原誓护的人类,正倒在场地的入口处。
没有显眼的外伤。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誓护的嘴中吐出微弱的呼吸,左臂压在身体下,就好像突然跌倒般横卧在地上。
他输了?被铃兰给摆了一道?
艾可妮特的视线,立刻寻找魔书。不过,誓护的左手在他身体下——所以说,左手也好,理应在左手上的魔书也好,都没法看到了。
誓护的正对面,是个穿着奇装异服,手上抱着个坏掉的瓷娃娃的少女。让人误以为是只在炫耀捕获的猎物、满脸得意的猫。
“誓护!”
就在艾可妮特想冲过去的时候,誓护的身体被点着了火。
这是不自然的着火现象。能从皮衣少女身上感到魔力放射。这是魔术火焰。
“辛苦你了,亚托莉。你可以回去了哦。”
听到铃兰这么说,少女微微点头。就像穿过看不见的门一般,从头到脚都消失了。
然而,少女走后,火焰并没消失。相反,它一点点扩大范围,火力渐渐地威胁生命,即将把誓护整个吞噬。
艾可妮特像在用鞭子抽打已经动不了的四肢,朝誓护那儿跑去。
“誓护,给我坚持住,誓护!”
“你这混蛋在干什么!快点用星帝藏书灭火啊——”
轧轧忍不住叫道。在这样的两人面前,铃兰一脸欢乐地笑道:
“呵呵呵,你们找的可是这个?”
“————!”
艾可妮特和轧轧同时瞪圆了眼睛。
铃兰的手上,正握着谁的“手臂”。
被鲜血浸染的手臂。从手掌的形状看是左手。苍白的手指,就好像还有生命一般,紧紧抓着什么东西不放松。
是书。厚实的书。红绢装帧的封面正闪闪发光。
封面上描绘的,是两条蛇构成的指环纹路。
——魔书AEGIS。
也就是说。
这手臂。
是誓护的左臂。
“怎么会……!”
手臂被折了下来吗。
艾可妮特极度不安。如果是教诲师的话,还有修补的方法。然而,誓护是人类。会有让人类的手臂复原的方法吗。
可是——从结论而言,这种担心几乎是没必要了。
被滚烫的热气喷了一脸,艾可妮特才回过神来。
她转向热气的源头——誓护的脖子以下已被猛火覆盖。冒出烧焦人肉的令人作呕的味道。空气充满着焦味,让人难以呼吸。艾可妮特下意识伸出手,可就在碰到燃烧着的身体瞬间,被强烈的火焰烫伤了。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计可施,艾可妮特只能发出惨叫。
“誓护!誓护!啊啊,誓护……誓护!”
束手无策。论起破坏力无人可与之媲美的猛毒的姬君,也没有法术来中止人体的崩坏。
这变故可以说转瞬即逝,可对于焦灼万分、手足无措的艾可妮特来说,仿佛是极为漫长的时间。
没过多久,誓护脖子以下就烧成了灰烬。
只有头部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滚落在地面上。那曾经总是对艾可妮特微笑的、那充满柔情——也正因如此不怎么可靠的——脸庞,已经被烧的不成样子,看不出本来面貌了。
“不要……!”
艾可妮特缓缓地摇着头。
“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竭尽全力的惨叫。抱着头。喉咙都似乎要扯破了。
“振作点,公主!还没结束呢!”
轧轧飞奔而来,使劲摇着艾可妮特。可他虽然嘴上这么说,自己也狼狈不堪,失去了常态。他的声音完全走了调,脸色苍白无比。
终于,胸中的空气已经一点不剩之后,艾可妮特的惨叫才停止了。
她呼、呼地,发出剧烈的喘息声,肩膀上下颤动。
泪水和汗水在她脸上纠缠,美丽的脸庞也因沾满了泥土而污浊不堪。
沦落为流亡教诲师,又被当成谋反者追捕,魔力现在也基本见底了。
然后,最后的希望——桃原誓护也被惨无人道地杀害。
可是,还没完。
艾可妮特的心中,还残有着作为王族的自尊。即便在如此绝望的状况之下,即便是在这根本谈不上冷静的状态中,只有自尊,还没有消失。
摇摇晃晃地,艾可妮特站了起来。简直像幽灵一般,悄无声息。
“……铃兰。”
她死死地怒视着宿敌。
“呵呵,这眼神真不错。”
宿敌正陶醉地眯起双眼,俯视着艾可妮特。
“铃兰……!”
“啊,太棒了。真是舒服!是啊,就是这样啊。这才是我一直追求着的东西啊。”
“铃兰——!”
“漆黑!一片漆黑!你已经被仇恨所支配了!啊啊,太棒了。再恨我一点吧。再来点,再来点啊!”
嘭地一声,爆炸般的妖气从艾可妮特身上喷涌而出。周围的烟尘、焦味、烧剩下的尘埃都被一扫而空。
乌黑的闪电如巨蛇般蜿蜒着,缠绕在艾可妮特的手臂和脚上。这正可谓有意识的杀戮冲动。将万物化为灰烬、破坏的雷霆。
铃兰带着恍惚的表情,就像炫耀一般,把誓护的手臂丢在面前。这一瞬间,轧轧表情为之一变,可被狂怒所支配的艾可妮特并没有注意。只是无法容忍铃兰的一切、听凭着愤怒的冲动,将巨大的电压释放了。
雷霆化为黑色巨龙,向铃兰奔袭。
这是远超音速的雷霆之枪。如果能释放出去,根本不会容许躲避。然而,到释放为止,艾可妮特花费的时间却太长了。
猛烈的一掌从侧面击打在浑身瘫软的艾可妮特身上,就在她刚放出闪电的时候。
是铃兰。铃兰轻巧地躲开了射击轴,绕到了艾可妮特的侧面。
单凭一记推掌,就把艾可妮特击飞到数米的高度。强烈的冲击能让骨头都粉碎。可是,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这次又是从正上方殴打面颊。
艾可妮特狠狠地撞在地上,反弹了两三次才停下。她的视野染成了血红,指尖也失去了感觉。
倒在地上的艾可妮特,又被铃兰一脚踢飞。艾可妮特连抵抗下都无法做到。就顺着她猛踢的力道翻滚着,直到飞出赛场,撞坏了观众席的墙面才停止。
彻底击倒。如此轻而易举。
这结果要说当然也是当然。过去的战斗——就算是魔力还充沛的时候,论肉搏也不是铃兰的对手。
现在已经丝毫谈不上战斗,只是单方面的蹂躏罢了吧。
“王者。”
自暴自弃般的癫狂。铃兰的声音,像是沉溺在近乎病态的欣快中。她对背后的上司说道:
“这女孩,就请让给我杀掉吧。”
奥德拉身体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动了动嘴皮回答:
“就算是本大爷,也没有阻止你的权利啊。随你便吧。”
然后,他微微笑着,小声地跟了一句:“……能杀得掉的话。”
铃兰满脸笑容,欢喜地贺龙双手。
“哦呵呵,来吧,艾可妮特。得到许可了哦。”
艾可妮特迟钝地支起身子。是要先保护住自己,还是伺机反击,她已经没法想这么多了。只是,比起扭曲着趴在地上,起来撑住墙壁的残骸,要舒服得多罢了。
铃兰的右臂轻轻后拉。漂亮的指尖并拢在一起,作出突刺的手势。
“我可爱的艾可妮特——永别了!”
她刺了过来。这是比地上任何枪都要锐利的爪子。就在她要将艾可妮特贯通的时候。
“汀”地一声,锐利的金属声响起。有什么遮住了艾可妮特的视野。
——这是,少年的背部。
轧轧架起长刀,正在阻挡铃兰的攻击。
“……轧轧。”
“发什么呆啊,你这混蛋!”
再怎么样对方也是公主,是不该说“混蛋”一词的吧。可也正因如此,轧轧的真心传递到了艾可妮特心中。
轧轧果然是艾可妮特的卫士。是足以信赖的伙伴。
可是,一切说不定都迟了。
“别妨碍我,下种!”
铃兰显出凶相,用爪尖横扫过轧轧的身体。
这一挥注满了魔力。没有被一刀两断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轧轧的脊柱轻而易举地被折断了。
他嘴里喷出大量的血液,伴随着纷飞的血沫飞了出去。他的魔力也接近了极限。受到了如此猛烈的一击,已经让人担心能否修复肉体——也就是有死亡之虞了。
而艾可妮特,只是一脸茫然地望着这景象。
就算看见铃兰的笑脸,也已经没有感觉了。愤怒也好,憎恶也好。
激情被一扫而空后,袭来的只有无边无际的无力感。
疲劳已经到达极限。身上遍体鳞伤,魔力也不剩下分毫。
辛劳。痛苦。悲哀。悔恨。
(已经够了……救救我……誓护……!)
“呵呵……惨不忍睹哦,艾可妮特。”
艾可妮特的内心一览无遗。铃兰的异能是“映照心灵的镜之毒”——只要不被魔力抵抗,就能读取对方的思考。
铃兰投来侮蔑的目光,用言语继续凌辱。
“到最后的最后,你还指望区区人类。居然还想依靠人类。这也能算丽王六花的公主?作为贵族都为你感到耻辱哦。你就带着这份耻辱——去死吧!”
这一次,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必杀的一击。
可是……是眼睛的错觉吗。她的爪尖到达艾可妮特眉间附近时,速度很快慢了下来,甚至迟钝到无力。
灿烂的光芒包裹着艾可妮特——这到底是什么?
有谁,紧紧地握住了铃兰慢下来的手掌。
就在艾可妮特正后方。在坏掉的墙壁那一侧,有谁伸出了自己的手臂。
乳白色的光芒照耀着铃兰。她漆黑的双瞳,也很罕见地因惊愕而圆瞪。
铃兰瞳孔中映照的人影,是个背负光芒的年轻人,正单手握着光辉耀眼的书本。自己知道他——正是艾可妮特心中一直待望着的,那个他。
要是说出来的话,他不会消失吧。带着这样的不安感,艾可妮特低声呼唤了他的名字。
“……誓、护?”
“不会让你死的啊。”
誓护说道,当然要让艾可妮特听到,也要让铃兰听到。
“只要我的手里,还有这圣盾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