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RPG WORLD-RPG·世界-
  4. 第八卷
  5. Scene4
  6. 繁体版

Scene4
2017-06-23 12:08:05

		

Scene4 蕾碧雅·阿洛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就无所畏惧。
龙年,天狼月,第二周,星期三,上午八点。
大家都累了。将该做的工作做完,下达了休憩的许可,骑士团的孩子们都躺在甲板上,很快就睡着了。
我在去睡前,去查看了一下仰躺着的勇吾先生的情况。
因为他盖着上衣遮挡阳光,我无法看见他的脸。但是,胸部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可以推断出他应该已经睡着了。
(太好了。就好像感冒了会让人软弱一般,疲劳也会让心沉重,就是这么回事。比任何人都痛苦的你,比任何人都有休息的必要。法德拉啊,请不要让勇吾先生做恶魔,保佑他能够安眠吧。)
我向风神祈祷,喃喃着“晚安,勇吾先生”,然后躺下。
坚硬甲板的感触就算恭维也谈不上舒适,但睡魔立刻袭来,我被丢入了忘却所有不快的另一个世界。
……
…………
如同被巨大的怪物吞噬了一般,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然后又过了好几个小时——
突然,我醒了过来。
因为刚起床,下半身还有些摇晃,我慌慌张张地踩稳,轻轻甩头将睡魔的残渣给甩开。
与在船上睡着时相同,还在顺利地迎风航行着。
(太阳好耀眼。下午一点左右了吧?明明那么累,却没能睡多久……)
但是,如果说睡着是上午八点左右的话,大概睡了五小时吧。虽然还有点没睡够的感觉,但打开状态栏,显示着综合疲劳度的FOOD值已经恢复了大半。
(这样就能战斗了,和勇吾先生一起。)
考虑到船的速度,这里应该已经是威德拉领土的海域了吧?想起勇吾先生所说的海上封锁,我紧张起来。
(其他人呢……?)
除了风与波浪的声音,什么都没有听到。我环视四周,除了坐在御者座的博尔德和几个放哨的孩子外,大家都还在睡的样子。
但是,有个人影独自站在船舷边眺望着大海。
是勇吾先生。
我悄悄地走向他。
“蕾碧雅,身体情况如何?”
“已经足够恢复了。勇吾先生有好好睡着吗?”
“我有摄取必要的睡眠。”
“这样啊。要不要给你拿些吃的来?”
“不,不用了。刚才我已经吃过肉干和果干了。”
他这么说着打开了状态栏。他的FOOD值已经恢复到最大值的七成左右。
“虽然已经看过好几次,但越看越觉得数值夸张呢。”
“是啊。虽然由自己来说有点那个,但的确是拔群的数值。但是,这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力量。能做到的事是有限的。如果有更多的力量,更多的智慧的话就好了,这个想法比平时更为强烈。”
勇吾先生凝视着反射耀眼阳光的大海,以沉静的语调说着。即使身体在这里,心中却想着苦苦支撑要塞的翔先生吧。
“对勇吾先生而言,翔先生是重要的人吧。”
“……是啊。我和翔成为朋友已经很久了。十分了解彼此的长处短处。我想我们即使渐渐长大,不得不分开生活,也会偶尔找机会碰面,报告一下近况。他是会让我想要花上一生交往的朋友。”
“…………”
“从这个冒险开始起,我就和那家伙一起旅行。正因为有他在我身边,我得到了许多帮助。作为魔法师来辅助我当然也是其中之一,该怎么说呢……只要有他在,我就能够安心。如果我犯了巨大的错误或失败,就算其他人抛弃了我,也只有他会留在我身边,就有这种安心的感觉……”
总觉得一旦把视线移开,勇吾先生就会跳海自尽,这种感觉让我握住了他的手。
因为船迎着风前进,明明是中午,却觉得有些冷。
但是,从我们交握的手传来了温暖。
“我很羡慕勇吾先生和翔先生。”
我往交握着的手中灌注了力量。
“在阿尔达村,我从被生下的那个瞬间起就成为了特别的存在。在村子里,担任着法德拉神官的阿洛奈家,代代都兼任着村长之职。而我也作为将来会被托付村子的领导者而养育着。”
“…………”
“从小时候起就在父亲的指导下,学习神官和村长的职责。不仅如此,因为母亲早亡,还要做家务。我完全没有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的时间,不管是同性也好,异性也罢,没有人称得上是朋友的人。”
“那……很痛苦吧。”
“是的。我很羡慕村子里的其他孩子们,也有闹过别扭。也呕过气。父亲对我感到歉疚了吧,在斥责我任性的时候一直看起来十分悲伤。但是——”
我仰望着勇吾先生的脸。
“出来旅行,我第一次交到了朋友。那是一起欢笑,一起哭泣,不管面对何种困难都可以一起克服的重要的伙伴们。虽然现在失散了,但我却从心底里希望能再与他们相见,能和大家一起旅行。”
“家人、朋友、健康,这些好东西大家都是失去了才会第一次明白它们的珍贵呢。”
“是啊。”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只是眺望着大海。
“蕾碧雅。”
“是。”
“帮助我吧。为了拯救在要塞的翔和大家。”
“……好的!”
小小的感动之波震撼了我。
(勇吾先生那么强大的人,居然干脆地说出想要依靠我。)
与他相遇时,我只有lv4.但是,通过这个旅行一点点的升级,终于成功转职了。现在成为了正式的法德拉的神官——法德拉牧师。
啊啊,这么想想,走的还真是远呢。我已经成长到了可以让勇吾先生依靠的地步了。而我自身对现在的自己深具信心,且感到骄傲。
是的——现在的我是置身于正义一侧,与邪恶战斗的人之一。
“看起来云变多了呢。”
突然,勇吾先生仰望着天空低语道。
“咦?是啊,好像是的。”
我也仰望天空。从西边涌来的云渐渐遮蔽了天空。
“如果与我预测的一致,威德拉军进行了海上封锁的话,老天不帮忙,可是很难突破的。”
“老天?”
“就凭这一艘船就与进行海上封锁的船只正面相交是没有胜算的。只有相信敌人没有比这艘船更快的船只,凭速度突破,并甩开他们。但是,如果视野良好,敌人就会立刻发现我们。然后,就会有弓箭和魔法从无数的军舰中袭来,而在这些力量下,我们毫无疑问会被击沉吧。即使想活用速度逃走,如果他们能清楚地看到这边的行动,就很轻易能够封锁住……反而言之,视野越差,对我们越有利。视野差,我们就能在被发现前缩短距离,弓箭及魔法之类的远距离攻击的命中率也会降低,敌人强大的几个有利点就会减少。”
“啊,原来如此。”
“也就是说,如果和海上封锁接触的时机是白天,就希望下雨遮蔽视野。说的更贪婪些,如果能入夜,云层遮盖天空不见星月,以一片漆黑的状态接触海上封锁那就最好不过了。”
真不愧是勇吾先生!虽然现在的确十分沮丧,但好几次拯救我们于险境之中的他的头脑依然灵敏。
“法德拉啊。充满睿智的风神。”
我将手交握在胸前。
“请听从我的祈祷。让风吹来云彩,帮帮我们吧。为了粉碎罪恶,让正义获得胜利。”
“呐,蕾碧雅。”
“什么事?”
“我啊,那个……是获得了军神歌德斯加护的歌德斯骑士。由我向法德拉祈祷,法德拉不会不高兴吧?”
“怎么会!神灵才没有那么小气。”
“这样啊。”
勇吾先生点了点头,仰望着天空。
“风神法德拉啊。这是我第一次向您祈祷。请帮助无力的我。请给我能拯救重要朋友的机会吧。”
“我也来祈祷。法德拉!古拉·德!休拉哈!佩利亚纳雅!奥拉!卡尔拉!歌德斯啊!请你们将名为幸运的助力赐予我们!”
我吓了一跳,回过身去。
“伊秀拉!你什么时候在那里的?”
“从师傅说起翔先生的事开始吧。”
“真是的,为人真差劲啊。居然偷听我们的话!”
“对不起姐姐。那个……该怎么说呢……”
伊秀拉也有些不好意思,开始扭扭捏捏起来。
“那个啊。我,多亏姐姐继承了神官,所以才能一直随心所欲地玩的。关于这件事,我也觉得有些内疚……所以,从姐姐说自己没有朋友开始,就很难开口介入了……”
“……这样啊。”
“一直以来真的很对不起,姐姐。”
“算了。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我微笑起来。
接下来就要直接面对的威德拉军的海上封锁。我们所有人到底能不能平安度过呢?
但是,现在的话,即使会死,留下的遗憾却很少,我有着如此强烈的心情。
那之后又过了一阵……没等我们去叫醒,骑士团的孩子们也开始接连醒来。
“博尔德,让你连休息都没有还要一直加油,真是抱歉。”
勇吾先生去了船头,像坐在御者座上的博尔德说道。
“不。中途我已经让其他人换手过了,闭目养神了一两个小时。不用担心我。”
“这样啊。话说,现在我们大概在什么地方?”
“对不起,正确的位置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以这艘船的速度来计算的话,绝对是已经进入威德拉的领海了。”
“……这样啊。”
勇吾先生环视了大家。
“所有人,趁现在把饭吃了。”
是!骑士团的孩子们精神抖擞地回答道。
勇吾先生满意地点点头,向珍珠公主走了过去。
“公主大人。我们现在不管何时与威德拉军的海上封锁遭遇都不奇怪。请给我们加辅助状态吧。还有,虽然要麻烦您,但一旦辅助状态的效果要消失了,就请再施加一次。”
“明白了。旭日!”
珍珠公主指着天空吟唱了咒语,神圣的小太阳就出现了。施加了让所有数值上升的强大辅助技能,我们的身体都被黄金色的光芒所覆盖。
(好了,临战态势。)
在刚开始旅行的时候,我对战斗只感到恐惧。但对现在的我而言,却毫不畏惧。
(没有恐惧和迷茫。现在的我成为了锋利的破邪之剑,是降魔的利剑。法德拉啊,为了贯彻正义,为了守护重要的朋友,我要战斗!)
在心中向神阐述自己的抱负,突然……有了这种想法。
神保佑着想要为善的自己,这种感觉是如此鼓舞人心,如此舒服。
所以,相信神灵,才会让人超越自我,变得更强——
“姐姐,干劲满满呢。”
突然,伊秀拉如此说道。
“哎呀?你明白吗?”
“就像勇吾先生和翔先生相处了很久一样,我们姐妹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嘛。”
“是啊……的确。”
“我也想要为坚守要塞的眼镜和艾尔,还有骑士团的孩子们而战!就是有这种高涨的心情。但是,只有这次,我希望师傅的预测能够落空呢。威德拉军已经厌倦了海上封锁,在某个小岛上休息之类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该多好啊……但是,这毕竟有点太恰巧了点吧。”
“果然,你也这么想?”
“嗯。”
“那,果然只有打了。”
伊秀拉拔出屠虫剑,凝视着泛出暗淡光辉的刀身。我则瞪向去路,张望有没有威德拉军的船队出现。
是现在?
还没来。
(从西边飘来的云不知不觉间已经完全遮蔽了天空……正如勇吾先生所愿,希望老天能帮忙。法德拉啊,请保佑我们!)
我仰望着天空祈祷着。
就在我做这些事的同时,世界开始暗了下来。
然后,啊啊,神啊,感谢您!就如同要安抚我那焦躁不安的心灵一般,大海突然被急速染成了白色!
“晚雾吗?太好了,雾很浓。把这艘船隐藏起来了。”
勇吾先生自言自语道。
雾越来越浓,就好像白色的夜晚一般遮蔽了海上。
(不管怎么说,雾浓到这种程度,对我们而言也有点危险吧?也许会撞上岩石或弄错方向……?)
就在我有了新的担心的那一刻!
有什么黑黑的东西缓缓地出现在白雾的另一端。
“师傅,是船影。绝对没错。”
对自己的视力极有信心的伊秀拉断言道。勇吾先生也将目光投了过去。骑士团的孩子们则架起了弓箭。
“直到最后关头前都不可以行动。不要发出声音,安静地靠过去。”
就在勇吾先生下命令的同时,雾另一边的黑影也越来越大。而且数量也渐渐增加!因为雾气,那些船影十分模糊,连结到了一起,看起来像是一艘巨大的船,不,一座巨大的岛屿一般。
(正如勇吾先生预想的那样,威德拉军封锁了海上呢。而且,还是以如此众多的军舰!)
但是,敌人还没有行动。是因为雾太浓,还没有发现我们吧。
……
…………
……很快,威德拉军的船影靠了过来……!
“喂喂!那艘船!停下来!把船停下!这是亚克大人的命令,可不能让你们擅自通过!”
接近到能够确认互相甲板上的人影的距离时,威德拉士兵慌慌张张地喊道。
“这就是关键时刻了。冲啊,要突破了!”
“好,冲啊!全力冲刺!”
接到勇吾先生的号令,博尔德命令了鲸鱼们船体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开始加速。
“射!”
珍珠公主凛然的声音响起,孩子们接连射出了火箭。
(啊啊,逼过来了!敌船向正面逼过来了!要撞了!)
就在我冷汗直流的下一瞬间,船向左边大大地倾斜了一下,我就这么摔倒了。我在甲板上滑动着,一边拼命看向正面。
操纵着船的博尔德的技术果真不是盖的。我们的船勉勉强强地贯穿了那一点点的空间,从堵住去路的两艘船之间成功穿了过去!
“是——是敌人?那些家伙搞什么?”
“被突破了耶!”
“别让他们逃了,追,快追!”
到处都响起这样的呼喝声。我急忙站了起来,为了确认是否有追兵而向船尾跑去。
(虽然我们的船已经在加速了,但威德拉的船队却停泊在海上的。那么应该可以凭速度甩掉他们的。拜托了,一口气甩掉吧!)
我想起这艘船在最初起动的时候,划水速度是很慢的。因为有船的重量,不管怎样一开始都需要加速的时间。所以,就这样突破的可能性应该也并不低!
但是。
(啊!)
我那淡淡的希望被打碎了。
军舰团缓慢地调转了方向,看起来追不上我们的船。但是,比军舰要小得多且快得多的什么东西,宛如在海面疾走一般追了过来!
“勇吾先生!追兵过来了!”
那是海上的骑兵。被切掉背鳍安上马鞍的逆戟鲸和鲨鱼之类的海兽们。左手握着缰绳,右手装备着武器的威德拉士兵正骑着它们。好快!眨眼之间就已经追上来了!
“别过来!音速波!”
勇吾先生挥动绯色之龙发出了冲击波,被完全打中的威德拉士兵被弹飞落入了海中。但是,啊啊,这数量太可怕了!并非只有十只、二十只。因为雾气,视野很不好,所以无法正确把握数量,但至少有五十骑!
“比我们还快?会被追上的!音速斩!”
伊秀拉也学着勇吾先生放出了冲击波,但因为甲板剧烈的摇晃,DEX值不高很难瞄准目标。伊秀拉的冲击波飞向另一边,能看到威德拉士兵嗤笑的样子。
“一旦被他们绕道正前方就玩完了!转圈子,只要切断他们的缰绳,他们就无法动弹了!”
博尔德喊道。骑士团的孩子们则拼命向追兵射箭。
但是,海上骑兵迅速地绕行,而他们作为目标也的确太小,攻击很难打中。相反,他们放出的火球术的魔法则接连打中了我们的船,结果我们则不得不分出人手去灭火。
“博尔德,把船往右边开!让敌人过来!”
勇吾先生命令道。根本没时间去问为什么。博尔德让鲸鱼们向右边游去。而甲板则倾斜到让人觉得船会就这么翻掉的危险角度。
因为我们的船突然向右转弯,打算从右边接近过来的一群骑兵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为了避免撞击,他们慌慌张张地打算刹车。
“音速风暴!”
在敌方骑兵与我们距离缩短的那一瞬间,勇吾先生大喊着用绯色之龙横砍一刀。剑所描绘的轨迹放出了光芒四射的四个冲击波,将骑兵们打落海里。
“伊秀拉,蕾碧雅,过来!”
他飞快地这么说着,在甲板上奔跑着跳入了海里。
没有犹豫的时间。如果说自己好不恐惧的话那肯定是骗人的。但是,我为了跟随他,半闭着眼睛跳进了海里。
噗咚!
在跳下之后才回过神来。
“啊啊!我做了什么啊!我不会游泳的!”
而且还握着重重的铁杖跳下来!笨蛋!我是笨蛋!
慌慌张张地放开杖,为了不沉下去而拼命拍动双手。
“蕾碧雅,抓住我的肩膀!”
勇吾先生游到我身边如此命令道。依他所言我抱紧了他,勇吾先生抓紧了骑兵被打落的逆戟鲸的缰绳,爬上了马鞍。看见勇吾先生所作的事,伊秀拉也游向其他骑兵被打落的逆戟鲸,并骑了上去。
“勇吾先生!”
“您想做什么啊?”
已经从我们所在位置通过的船上传来百星骑士团孩子们的喊声。是误以为我们被抛入海里了吧,坐在御者座上的博尔德操纵着鲸鱼打算让船调头回来。
“别过来!追兵由我来阻止!这里就交给我们,快去吧!”
勇吾先生喊道,用左手握住了缰绳。
“我负责攻击。伊秀拉和我并驾齐驱,牵制从背后接近的敌方骑兵!”
“了解!”
“蕾碧雅——”
“我明白的,恢复就请交给我吧!”
“拜托了。别被甩下去了,好好抓紧我的腰。”
然后,勇吾先生踢了逆戟鲸的侧腹。就像控制马一样,逆戟鲸立刻开始飞快地游了起来。
“音速风暴!”
勇吾先生挥动绯色之龙,使用连续冲击波,从背后袭击了想要追击公主她们的骑兵们。这是能同时放出四个冲击波的技能,虽然我是第一次见,但看勇吾先生头上的HP槽,似乎是消耗非常大的技能。
“大治愈术!”
完全没有去感受逆戟鲸的跃动感和所爱之人体温的从容。我只能将意识集中在他头上显示的HP槽上,专心吟唱回复魔法。
不知何时起,在旅行中,勇吾先生曾在聊天时说过。对擅长接近战斗的歌德斯骑士而言,施放出冲击波的音速系列的远距离技能只是顺带的。与擅长远距离攻击的弓箭手职业相比,音速系的技能没什么大的威力,却会消耗很多HP,是很难使用的技能。
但是,吃了他冲击波的威德拉士兵却接连发出悲鸣跌入了海中。勇吾先生给了音速系的技能没什么威力的评价,但那只是与接近攻击技能相比,一旦是由lv79的歌德斯骑士所放出的冲击波,那破坏力自然不成问题吧。
“音速斩!”
伊秀拉也毫不服输地放出冲击波,牵制着从身后接近的敌人。我也小心着妹妹的HP,不忘记为她吟唱「大治愈术」。
“哎呀,别碍事啊!”
“先对付这些家伙吧!”
被勇吾先生的攻击力所压倒,追击着船的骑兵们终于将目标转向了我们。趁此机会,公主她们所乘坐的船立刻开远了。
(啊啊,太好了!这样一来公主她们就能去达巴茵王国的扎德拉王身边了!)
……虽然我松了口气,但不得不担心起自己来。
“勇吾先生,MP很快要用完了!”
我一边想着「已经够了,即使被那些骑兵们包围变成海中的藻屑,我的人生中也没有后悔」一边说道。
“涨潮了。伊秀拉,要逃了!跟上!”
但是,勇吾先生却似乎打算要逃到底。他灵巧地操纵着缰绳,让逆戟鲸向东——向着陆地,发出了“冲啊!全速前进!”的命令。也许勇吾先生的心情传达了过去,逆戟鲸豪迈地跳跃着在海上疾驰。
“神啊!法德拉啊!请再让这雾持续一会儿!请保佑我们!”
冒着咬到舌头的危险,我大声地向上天祈祷。
但是,我的愿望却没有实现,晚雾渐渐散了。而另一方面,世界却越来越暗,但却并非是能隐藏起我们的漆黑一片。威德拉士兵执拗地紧跟在我们身后,无法轻易地甩掉。
即使如此——。
我们还是进入了尽是岩石的海湾。
“不能磨磨蹭蹭的。即使登陆了,追兵也不会放弃的吧。”
勇吾先生跳下逆戟鲸,把我拉了起来。伊秀拉也来到岸边,从逆戟鲸的鞍上跳了下来。
我回头向大海看去。太阳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沉入了海底。但是,月亮却从云的间隙中探头,投射下了白色的月光。而那光线让骑着逆戟鲸的骑兵们追过来的样子浮现了出来。枪尖指向了我们的方向,愤怒地发出激烈的吼声,好像即使我们逃到地狱的最底层也会追过来的样子。
“蕾碧雅,能跑吗?”
“能!”
“伊秀拉呢?”
“没问题的。走吧!”
我们匆匆地离开了海湾。
不用我说,这里是威德拉的领土,我们对路完全不熟,不知道哪里有什么。即使如此,姑且也只能逃跑才行。
“啊,师傅!是森林,能看到森林!”
伊秀拉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再加把油到那里去!进了森林就稍做休息,快跑!”
吸饱了海水的衣服太重了,但我依然全力奔跑。
“好、好了。就在这里休息吧。”
进了森林又跑了一阵。勇吾先生终于停了下来,靠着树木拼命喘粗气。
哈啊,哈啊,哈啊……
三人大喘了一阵,才努力平复起呼吸来。
(看起来这座森林的树木密度不高……而且追兵还熟悉这里的路,应该会立刻看破我们逃进了这里。)
虽然我充满了不安,但光是能稍事休息,也许就该感谢法德拉了吧。
“成功了呢,师傅!”
呼吸终于恢复了正常,伊秀拉露出满面笑容,就像翔先生一直所作的那般“啪”地竖起了大拇指。
“是啊。虽然没有保证说敌人并没有布下第二重、第三重的海上封锁……但我想相信公主他们能活着到达扎德拉王身边。”
勇吾先生深深地叹了口气,将绯色之龙插入鞘中。
“话说,勇吾先生,接下来要怎么办呢?追兵很快就会来,必须从这里移动才行。要从陆路或者海路回兰达尔吗?还是寻找能暂时隐藏的地方?”
我问道——
“都不是。抱歉,伊秀拉,蕾碧雅,再陪我乱来一阵。”
“不用你说,我也好,伊秀拉也罢,都会一直追随勇吾先生的。但是,既然都不是,那到底……?”
勇吾先生将视线直直地投向我和伊秀拉。
那是十分严肃的表情。是我最喜欢的,身为勇者的勇吾先生的表情,眼中宿有坚毅的决意。
“公主他们要去扎德拉王那里还需要花些时间。就算扎德拉王立刻动用军队……也太迟了。我想恐怕翔他们无法支撑要塞到那个时候。所以——”
勇吾先生在说出下一句话前,进行了一次深呼吸。
“所以从现在开始,要仅凭我们三人让威德拉军撤退。”
“咦!?”
我和伊秀拉一起惊叫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