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十三卷 一诚SOS
  5. Life.3 恶魔也会生病
  6. 繁体版

Life.3 恶魔也会生病
2017-06-23 12:26:04

		

这是发生在击退北欧恶神洛基之后不久的事。
……午安,大家好…………我是兵藤一诚。
……真抱歉,我的情绪如此低落。其实……
「哈啾!」
……我用力把鼻水吸回去。没错,我的身体状况从一大早就不太好。
好不容易刷好牙,我踏著不稳的步伐走向餐桌。喔喔,双脚好沉重,头也好晕……
「哎呀,一诚。早安。」
先起床的社长带著笑容向我打招呼。啊,社长今天也好美。
我的父母、住在一起的眷属们都已经聚集在餐桌旁边了……我是最后一个啊……
正当我准备就座时,突然觉得餐桌变得好远……
……怪了?视野也变得模糊……我揉揉眼睛,但是症状完全没有改善……
我的身体摇晃,整个人使不上力……往后方……
咚。
……有个人撑住差点倒下的我。我转头一看,是洁诺薇亚。
「喂,一诚,你还好吧?脸很红喔。」
「……喔喔,洁诺薇亚……不好意思。」
爱西亚也凑了过来,把手放在我的额头上。啊,爱西亚的手掌好凉,挺舒服的……
「──!体温好高!」
听见爱西亚惊叫出声,围在餐桌旁的大家脸色大变。
……这样啊,我……发烧了……知道这件事之后,意识也开始模糊……
「一诚!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社长也把手上的盘子放在桌上,赶到我身边。
「恶魔也会感冒吗?应该说会得人类的感冒吗?」
「……不,这个样子大概是恶魔的……」
伊莉娜和小猫在一旁窃窃私语……因为我的双亲还不知道恶魔的事。
罗丝薇瑟拉起我的手,测量我的脉搏。
「脉搏有点快。我看还是找医疗机构看一下比较好。」
听见她的报告,朱乃学姊也对社长说道:
「还是联络医院吧,莉雅丝。」
「是啊,朱乃。我立刻联络吉蒙里家指定医院!」
……医、医院吗…………冥界的?
「喂喂喂,一诚,你感冒了吗?」
「哎呀呀,看起来好像很严重!你还好吗,一诚?」
老爸老妈好像也很担心……
我就在大家的呼唤之中,逐渐失去意识──
……等到我恢复意识,看见陌生的天花板。
我躺在床上──手上打著点滴。看来这里是医院──我人在病房里吧。
……奇怪?我虽然全身无力,还是准备上学下去一楼,前往客厅……到这边为止我还记得……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身体稍微舒服一点……是因为打了点滴吗……?
就在记忆依然混乱时,一头红发映入我的视野。
「一诚,你醒啦。」
社长探头看著我的脸,一副放心的模样。
「一诚先生!太好了!」
「你失去意识时,我吓了一大跳。」
……爱西亚和朱乃学姊也在。爱西亚的眼眶又红又肿……是不是哭了?……我又让爱西亚担心了。
「……那、那个……这里是……?」
听到我的问题──
「你在家里昏倒之后,就被传送到冥界的这间医院。你还记得吗?」
社长如此说明……这样啊,我昏倒之后被送进医院了……这里是冥界啊。说得也是,我是恶魔,所以没办法去人类世界的医院。
所以这里就是我的病房啰。我的病有那么严重……?我、我还不想死啊……我还没和社长做色色的事……这、这样会死不瞑目!
不过就连这种时候我还能想到那个方面,或许没有严重到会致命吧。
「我去向老师报告发生什么事。」
如此说道的罗丝薇瑟离开病房。
我转头环顾四周。
小猫……还有加斯帕坐在病房里的椅子上,靠在一起睡著了。
就连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加斯帕,也为了我特地赶到冥界的医院。
他们两个大概是一直等我醒来,累得睡著了吧。如果真是这样,那还真是过意不去,小猫、加斯帕。
「听说转生恶魔容易得这种病。洁诺薇亚也要小心喔。」
「嗯,虽然没什么感冒的经验,不过我会注意的。」
「也对,感觉你的确不像会感冒。你总是元气十足,应该不太怕病毒吧。像你这么单纯好像也不错。」
「总觉得你好像把我说得像个笨蛋,不过算了。每日注意身体状况才是解决之道。」
……伊莉娜和洁诺薇亚一边看著厚重的书籍一边交谈……是医疗方面的书吗?呜呜,我感冒了吗?让我搞不太清楚的状况接踵而至,害我头昏脑胀──
叩叩。这时有人敲门。
「社长,医生来了。」
木场和罗丝薇瑟和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一起走进病房。木场也来了……我不小心在木场身上感觉到友情。
男子──看似医生的人还带著护士小姐……喔喔,冥界的护士也是一身白……
「这家医院专门诊治原本是人类的转生恶魔,所以在这里值勤的医疗人员的打扮,也都仿照人类世界。」
社长悄悄在我耳边说明。
……原来如此,冥界还有专门针对转生恶魔的医疗设施。说得也是。现代的恶魔社会有越来越多从人类转生的恶魔。对于转生恶魔来说,有类似人类世界的医院也会比较放心吧。
护士小姐拉起我的手,开始测量脉搏和血压。恶魔也和人类一样要确认这些啊。还是只有转生恶魔?
男医生看著我说道:
「简单来说就是感冒。是只有恶魔会得的类型。」
……也就是恶魔的感冒啰?
正当我心生疑问时,医生继续说下去:
「但是同时并发龙会得的感冒,出现两种感冒复合的症状。他原本的身体是人类,所以才会因为同时得了两种感冒,造成身体状况严重失调吧。」
还、还得了龙的感冒……?因为我是赤龙帝,所以也会得龙的感冒吧。同时发作真不是开玩笑的……!
「他的状况如何?」
社长询问医生。
「打了点滴之后,现在症状应该比较缓和了。」
嗯。比起在家里昏倒时,确实好了一点。
「我们还有退烧针,帮他打一针好了。这样一来症状应该能获得缓解。另外也会开药给他,请在家静养两、三天。即使烧退了还是要暂时避免剧烈运动。也不可以打手枪喔。开玩笑的啦!」
「……禁止低级对话。」
不知不觉间小猫已经醒了,还吐嘈开黄腔的医生。
……看来我得暂时休息一阵子。就连那方面也是。
好、好吧,反正身体状况这么差,也不会有什么性欲。就连看见护士小姐也抬不起头来,一点活力都没有喔?身为一个好色的家伙,这样算是病得很重吧。
「还有,和病人住在一起的几位也请先施打疫苗。这种感冒会传染给恶魔。」
护士遵照医生的指示,俐落地帮各位社员打针。
接下来轮到我。
「好了,你的是──」
咚!
…………
我看见眼前的巨大物体,眼珠差点没掉出来……!
「这支针。」
被称为「这支针」的巨大物体,显然和我的身高差不多!
「……针、针、针!不不不,那怎么看都是某种大型武器吧!我只有在搞笑短剧和漫画里看过那种针!」
「龙感冒就是要打这么大的针才会有效……放心吧,你看,针头的部分这么细,刺进去也不至于太痛。」
不不不!绝对不行!被那么大支的针刺到肯定会没命!
「不会有事的──痛一下就过去了──」
啊啊,护士小姐轻轻松松举起那根大针筒,对我露出诡异的笑容~~~~……温柔的声音反而更让人害怕!
「打这么大管的针我会坏掉!咳咳!……可恶!……我因为各种原因头晕目眩!」
「好了,这种东西是一定要的。」
医生突然冒出莫名其妙的发言!
「就因为这样?不要啊────……救、救命啊……」
我打算使尽最后一点力气从床上逃走──
「忍耐一下!你是男生吧!」
「抱歉了,一诚同学。」
「撑住啊,一诚。总比被我刺好多了吧?」
但是社长、木场、洁诺薇亚压住我。话说洁诺薇亚的发言是恐吓吧……!
「呼──」
啊嗯。朱乃学姊突然对我的耳朵吹气。
「呵呵呵,要制服一诚,用这招最有效。」
这个情色攻击让我为之虚脱……太、太卑鄙了,朱乃学姊……
「看来你也放松了。来,露出屁股吧。」
护士的眼睛闪耀光芒!
趁我浑身无力时,社员们迅速脱下我的裤子。我的屁股就这样在大家面前曝光!
「……不要,这下子没有人要嫁我了!」
面对无法承受的屈辱,我只能双手掩面!
「一诚先生的屁股非常可、可爱喔!」
「GOOD JOB!」
爱西亚和伊莉娜说出莫名奇妙的打气话语!我的屁股可爱又GJ是什么意思!
「放心吧,真的没人要我会想办法的!」
「真的吗!」
听到社长的话,我转过头去──
「好了,要打针啰──」
却看见针筒对准我的屁股直逼而来!
「呀、呀啊────────!」
戳。
这一天,大家都看见巨大针筒刺进我的屁股。
─○●○─
……就是这样,我打完退烧药回到家里。回家之后一个人躺在床上静养。也吃过医生开的药。
和送医之前相比,症状的确减轻许多,但是疲软乏力的感觉依然没有改善。
呜呜,光是稍微撑起身体就会觉得头晕。连上厕所都很费力……也没什么性欲。好吧,如果连这种时候都会满脑子色心,大概也很有问题……
「咳、咳。」
……呜──咳嗽也没有停过。这和我还是人类时得的感冒有点不太一样。
恶魔的感冒,症状和人类的感冒相当类似,但是有个决定性的不同。那就是完全无法使用魔力。
身上完全无法发出魔力的源头──气焰。据说是感冒会影响制造魔力的地方,只要发病就会失去能力。
我在魔力方面完全没有任何才能,然而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到某种独特的寒意。和人类的感冒不同,而是类似第六感一直平静不下来,感觉到强烈的不安。
就好像看了恐怖片之后害怕到不敢去上厕所的那种不安,一直盘据在心里。彷佛是后天获得魔力的转生恶魔突然失去魔力时,就会有这种感受。
微寒的恐惧感不断侵袭我……或许是因为生病吧,内心有种难以排遣的寂寞,很希望有人陪在自己身边……
至于龙的感冒似乎会无法使用喷火之类的特殊能力,不过我基本上是人类,所以在这方面没受到什么影响。只是觉得全身无力。
这么说来,从今天开始到症状改善为止,我都得一个人睡。
呜呜,平常我都和社长还有爱西亚一起睡,像这种时候真的很寂寞。
……我好想念社长的体温。在社长的怀抱里,感受女性特有的柔软触感入睡,那种感觉真是超棒的……
啊啊,我好想念社长的胸部……
就在我像这样一心挂念著社长的时候。
喀嚓。我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转过头去,看见──
「一诚,你有乖乖休息吗?」
是、是身穿白衣的社长!
社、社长打扮成护士的模样──────!一双玉腿还暴露在外!
呜!
「咳!」
因、因为一时兴奋过头,我开始咳嗽。看到社长的护士装扮,我的心中充满感动。心、心悸好像也跟著加重……
「……呼、呼……社、社长,太棒了……虽、虽然有点痛苦,但是我很兴奋……」
尽管身体状况恶化,我还是为了社长的装扮流下感动的泪水。
啊啊,即使生病了,我的色狼天性果然还是不变。
「一、一诚,你还好吗?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果然不应该打扮成这样吗?这是大家为了尽可能让你打起精神,才决定打扮成这样……」
护士装扮的社长向我靠近,伸手抚摸我的脸颊。啊……即使今天会死我也甘愿了……
「一诚先生,你还好吗?」
──是爱西亚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令人震惊的景象!
我目不转睛地盯著白衣女神。
「怎、怎么了吗……?」
爱西亚可爱地偏头表示疑惑。
……端庄的爱西亚穿上堪称清纯象徵的护士服。我心想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强大的组合了,不禁盯著她看得出神。
护士服爱西亚。光用天衣无缝都无法形容!治愈系!治愈能力!拥有这些特质的爱西亚穿上护士服!当然适合!适合到不能再适合!
我觉得自己好像会相信女神真的存在!
……我要将她和现在的社长一起珍藏在内心的相簿里。这真是太赞了……
「唔啊!社……社长、爱西亚……你们穿起来都很好看……棒透了……没有做错……光是看见这一幕就让我觉得自己没有白活了……」
我摀著胸口硬是挤出笑容,向她们两位道谢。鼻血也流出来了。不知道这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病情恶化而流出的鼻血,但是我知道这对现在的我而言,是相当大的负担……
我一边流泪一边对她们露出微笑。
「一诚!等一下!我们只是拿水和流质食物过来喔!」
「一诚先生,你不可以死!」
两人握住我的手……有两名打扮成护士的美少女照顾我……这真是太棒了……
「……如果我死了,请帮我把A书处理掉。真的……全部扔了……DVD也是……不可以把那种东西当成我的遗物喔……?」
「你在说什么!来,至少喝点水!」
「呜──!一诚先生要死了!」
「爱西亚也别哭了。他才不会因为这点小感冒而死。」
于是我补充水分,也吃了一点流质食物,之后便陷入沉睡。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时间已经是半夜。
这个时间,恶魔的工作也已经结束了吧……我就这么请假了。再怎么说,我好歹也有负责的常客喔?
社长和爱西亚今天都不在我的床上。我还是觉得很寂寞。
……这时感觉到一股重量。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觉得沉重。很显然是有东西压在我身上。我伸手摸了一下,有种非常柔软的触感。
我移动视线──是露出猫耳和尾巴,身穿白衣的小猫!
「呼──呼──……」
呼吸相当平稳。好像睡著了。
……嗯?这么说来,我的身体从内到外都很温暖。难不成是她用仙术改善我全身上下的气血循环吗?而且还花了一整晚。
小猫……她大概是在恶魔的工作结束之后还来帮我治疗吧……
她真的很为伙伴著想。明明平常是个吐嘈很犀利的毒舌萝莉。
我摸摸小猫的头。
「……喵。快点……好起来……」
睡著的小猫在说梦话。
呜呜,小猫这么关心我这个学长,我忍不住快哭了!
不过我到底是在哪里得了感冒?正如洁诺薇亚所说,是因为我没有好好管理自己的身体状况吗?
「……有什么得病的原因吗?」
正当我自言自语时。
「我们觉得可能是之前和莉雅丝交易的冥界商人带来的病毒吧。不是偶尔会把商人叫到地下室来买东西吗?」
是啊,这么说来社长偶尔会这么做──等等!
这才察觉到刚才轻声回答我的疑问的朱乃学姊也在这里!
朱乃学姊在不知不觉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而且果然也穿著护士服!短裙底下的那双长腿还穿著网袜!
喔喔喔喔喔喔喔……护士服配网袜……!简直是最强的搭配!
而且还翘著脚!朱乃学姊!请你不要换脚!大、大腿太诱人了!
朱乃学姊的性感动作对现在的我而言负担太大了!不过还是非常感谢!
再也没有如此令人高兴的负担吧!呜……这样果然会加重心悸……
「哎呀哎呀,你还好吗?晚上是由我和小猫负责喔?我会一直服伺你到早上♪」
服、服伺!护士装扮的朱乃学姐要服伺我!
啊啊,要是这时我身体健康的话,就可以要求一些色色的事了……
不,就是因为我生病,才看得到大家的护士装扮吧。
朱乃学姊的脸靠近……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朱乃学姊在躺著的我耳边低语:
「我帮你擦脸喔。」
如此说道的朱乃学姊把我的枕头垫高,让头部稍微向上,然后用湿毛巾帮我擦脸……凉凉的毛巾好舒服。
……不过更重要的是眼前让我看得目不转睛的现象……!
向前倾的朱乃学姊每次帮我擦脸──胸部就在我的眼前摇来摇去~~~~……!
「感觉如何?」
朱乃学姊询问我擦脸的感觉如何。但是我心不在焉……只顾著看晃来晃去的胸部!
「……很、很好。右、左……」
「右?左?是不是脸颊还要多擦几下?哎呀哎呀,流鼻血了……」
朱乃学姊连鼻血都帮我擦掉了……真是让我大饱眼福。前后左右晃动的胸部让我流下感动不已的泪水……!生病好像也很不错!
在我如此心想时,朱乃学姊露出挑逗的微笑:
「等到一诚恢复之后,来玩医生游戏好像也不错。」
「医、医生游戏吗……?」
「是啊,就像这样──」
朱乃学姊拿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听诊器。
然后直接放在自己的胸部上────!
噗!
看见陷进胸部里的听诊器,我猛然喷出鼻血。
「请一诚医生帮我看诊……」
煽情的声音完全破坏我的脑袋……!那不是A片才有的场景吗……!
我在脑中展开邪恶的妄想!
『哎呀,姬岛小姐。今天哪里不舒服啊?』
『医生,我的胸口好难受……一定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吧……』
『哎呀,别这么说。那么我用听诊器检查一下吧?请露出胸部──让我检查你的胸口。』
(插图)
『好、好的。麻烦医生了。』
『嗯。我看看──是这里不舒服吗──?』
『啊嗯!不、不是那里……医生真是的。』
『哈哈哈哈,真不好意思。』
……不行。冒出这种情色幻想之后,甚至开始呼吸困难了。我明明必须静养,为什么会因为这么古典的情色忘想变得更难过……!
这都是因为朱乃学姊做出这种事!怎么可能静养!
「朱乃……你在做什么……?」
突然传来社长的声音!仔细一看,社长不知何时进到房间里,看起来相当愤怒……好、好可怕……连气焰都冒出来了……
「哎呀,莉雅丝,你来啦。话说最近你越来越擅长不发出任何气息进入房间了。」
「那当然。不学会这点技巧的话,一诚都快被你吃掉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不过你不也学会让小猫的简易仙术探测也找不到你的技巧吗?」
「真是的,把我说得好像野兽,太失礼了。恋爱中的少女有时候能化不可能为可能,只是这样罢了……话说回来,细细品味一诚的确是我的梦想。」
……充满震撼力的双方瞪著彼此……我的肌肤感觉到阵阵不同于生病的寒意……如今这个房间的气氛真是糟到不行……这、这对身体很不好……
「……小猫已经睡著了,而且也要以一诚的身体状况为重──我们去楼顶吧。」
「也好,今天晚上就来较量谁才是最棒的护士。」
两人之间迸出火花,就这么放著我不管,离开房间……
不久之后,窗外闪现雷光,并且传来巨大声响……我决定假装没听到。
眼见状况又和平常一样演变成大姊姊对决,我叹了口气。
这时又有别人走进来──是银发护士,罗丝薇瑟。
「你醒了?莉雅丝小姐还是朱乃小姐有喂你吃药吗?」
我摇头回答她的问题。罗丝薇瑟见状不禁失望低头。话说罗丝薇瑟也乖乖遵守大家的规矩,穿上护士服了。这让我有点感动。
「我就知道。我在走廊上和她们擦身而过时,她们发出凌厉的气焰往楼上走去,我就觉得搞不好是这么回事。」
如此说道的罗丝薇瑟走到我身边,从药袋里拿出药丸,还帮我倒了一杯水。
「空腹吃药也不太好,先吃这个垫一下肚子吧。」
罗丝薇瑟递了几块像是饼乾的小东西给我。
「这是瓦尔哈拉式的营养食品。食用方便,而且只要这点份量就可以摄取最低限量的必须营养。照理来说要吃点比较像样一点的东西,但是现在的你还是吃这个最适合吧。」
「谢、谢谢。」
我道谢之后,将饼乾放进嘴里。
啊,吃起来没有很硬,质地有点湿润柔软,而且带点淡淡的甜味。
「我在里面稍微加了一点糖,应该很容易入口吧。」
「这是特地为我做的吗?」
听到我的问题,罗丝薇瑟露出不开心的表情说道:
「你再不好起来,大家都会很担心。队上的开心果必须尽快调养身体状况。」
她以有点严厉的语气开口,脸上却微微泛红……罗丝薇瑟也很担心我啊……我得尽快好起来才行。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开心果,但是伙伴们都在看,我总不能一直躺下去吧。
「……学长……快点好起来……」
我觉得睡在身边的小猫这句和平的梦话,带给我最大的疗愈。
─○●○─
早上醒来之后,小猫已经不见人影。应该是先起床了吧。
……嗯。光是隔了一夜,就比被送到医院时好上许多。
只是去上厕所应该不成问题。体温……也降低不少。不过俗话说感冒就是在快好的时候最要紧,所以还不能掉以轻心。
就在我打算再睡一下时,有人进来房间。
「喔喔,一诚。你醒了?」
「呀喝──一诚!我们拿吃的东西过来啰!」
来者是──同样打扮成护士的洁诺薇亚和伊莉娜……我们的女性社员们真的全都打算穿护士服照顾我啊。
「好看吗?」
洁诺薇亚比出V字手势询问我……
「……好看,你和伊莉娜穿起来都很适合。」
我这句话让她们两个举手击掌。一大早就这么兴奋啊,你们两个……
护士装扮让我一大早就很开心,不过相对的,症状也因为过度兴奋有点加重……不过我想把大家的护士扮相储存在脑中,即使硬撑也要看过每个人的护士扮相!
尤其是身为转生天使的伊莉娜,更是名副其实的白衣天使!真正的天使来扮演护士别有一番风味!
我做个深呼吸,这时洁诺薇亚和伊莉娜把用托盘端上来的东西放在床边的置物台上。
……那、那是一碗颜色看起来有毒的汤,和一杯同样颜色的饮料……
这、这该不会是她们两个自己做的吧……?我战战兢兢地用眼神向她们确认,只见她们都以充满期待的表情看著我!
「我和伊莉娜自己做过调查,尽可能搜集许多对身体有益的药草。」
「营养满分!喝了就会立刻好起来的汤和饮料!」
……真是灿烂的笑容。她们一定是很努力才做出来的吧。但是我平常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做饭喔……?
我、我的心中只感觉到不安──────!
而且这碗汤!有某种不明物体从里面冒出来了!这、这是脚吧……好像还有看似眼珠的东西……说什么药草,根本是胡说八道吧……!
这是不该看的东西……如果是电视节目,肯定得打马赛克!
还有饮料也是,要用什么材料才能做出一直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不断冒泡的东西啊……肯定都放了药草以外的东西吧!
「…………」
两人都以担心的表情盯著我!
『我做的东西果然……反正我就是不会做家事……』
『我真是太没用了……这样根本没资格当天使……米迦勒大人,请对罪孽深重的我施以天罚吧……!』
……她们看起来好像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喝就是了!
既然知道会辜负她们的心意,我怎么可能拒绝!
我下定决心,将汤匙放进汤里。
咻──────……
喂、喂……
才把汤匙放进去,汤就冒出某种神秘气体……
呜!这是怎么样!好刺激!眼泪不断冒出来!这已经是某种毒药了吧!肯定不是什么营养满分的东西!
我咽下口水,准备用汤匙捞汤时──
「一、一诚学长!」
身穿护士服的加斯帕奋力冲进来!你连这个时候也要跟著穿护士服啊!好、好吧,确实是满适合的……
「怎、怎么了?」
听到我的问题,加斯帕以害怕的模样说道:
「有、有、有、有客人────!学长的朋友听说你感冒了,前来探望你────!」
什么?来探望我?我的朋友?会是谁啊?是我的损友松田、元滨,还是匙吗?
正当我回想朋友的脸时,看见从门口探头的那个人,吓得汤匙掉到地板上。
「恶魔先生,我来探病妞。」
粗壮的手臂!厚实的胸膛!质量大到夸张的肌肉──身穿护士服的大汉现身门口!
「小咪露!」
没错,他(她?)是我在恶魔工作的常客!名为小咪露!是个向往成为魔法少女,具有极致肉体的娘子汉!
叽叽叽叽……
看吧看吧看吧看吧!小咪露的肌肉使得尺寸不合的护士服绷到发出惨叫!
加斯帕一把小咪露带过来,立刻逃到房间角落,嘴里念著「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浑身发抖缩在一起。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看见小咪露,也都大吃一惊。
「……这家伙是何方神圣?我感觉到难以置信的沉重压力……看来是知名的战士……不,我还在梵蒂冈时,在和某个吸血鬼家族交战时好像看过很像他的战士……」
「……我在天界的资料库中也没见过这种存在感……感觉是个见识过几十个战场的护士。应该是人类……吧?」
两人都是一脸认真。
你们想太多了!他只是个普通的变态──不,我是说娘子汉!就某种意义上,他和伪娘加斯帕算是同类……不过加斯帕本人已经败在小咪露的霸气下,丧失战意……
小咪露看见我的状况,「哗啦!」豪迈地流下眼泪。
「……恶魔先生,一定是因为小咪露三不五时召唤你,你才会病倒妞……」
他好像有了什么不必要的误会……别看小咪露这样,他可是非常专一的少女,所以只要起了什么念头就很容易钻牛角尖……
小咪露抖个不停,不过看起来也像是在鼓起肌肉,可以不要这样吗!你看!洁诺薇亚和伊莉娜都觉得自己会有危险,进入战斗态势了!
「小、小咪露……我没事的。只是一点小感冒。只要静养一阵子就会复原。到时候我们再一起看咪露琪的DVD──」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咪露的口中便冒出响亮的声音!
「恶魔先生!」
隆!
小咪露的声音让房间里的所有家具剧烈震动,就连我也遭受神秘的压力侵袭!
小咪露把手伸进包包里──
「我根据咪露琪的设定资料集,帮你作了一瓶魔法饮料妞!」
拿出一个宝特瓶递给我。
宝特瓶里面的液体,颜色看起来一样有毒……
我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拜托,这个时候就乖乖昏倒好吗……
于是我一大早就喝了大量的毒药──应该说是据称是以药草煎煮的液体。
─○●○─
一大早就喝了非常不得了的东西,我整个人瘫在床上。
……在那之后,我到厕所排了很多东西出来……那、那些东西里面真的是药草吗?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作的汤和饮料,还有小咪露的特制饮料。喝了那些还能活下来,我真想夸奖我自己。
总之我中午不想吃东西了。才喝过那种东西,我的胃已经无法容纳任何食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电视打发时间。
我今天也向学校请病假。告知学校方面的理由是感冒。根据病情的恢复状况判断,已经先请好三天假。
学园里的其他恶魔──西迪眷属也打了预防针。因为我在发病之前去过学校,总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大家都在学校啊。这么说来,那两个笨蛋也透过手机传了讯息给我。
『笨蛋也会感冒吗?不,如果是大色狼的话就会感冒吧!』
『你该不会是弄到珍藏版的DVD自己待在家里鉴赏吧?还有之前借给你的DVD「秘汤发现传Ⅵ 欢迎来到爆乳温泉!」快还给我。』
嗯。两个没礼貌的家伙。等我恢复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揍松田和元滨。还有那片DVD我还不打算还你喔,元滨!
我无意间看见时钟,已经是社团活动的时间。现在大家想必正在一边谈天说笑,一边吃点心吧。
今天晚上我也不能从事恶魔的工作啊……我一直毫不间断地工作、行动,真的很久没有像这样放松了。偶尔休息一下或许也不坏。
不过这样果然有点寂寞。还是和大家一起热热闹闹聊天比较好。
……我要赶快好起来。
就在我下定决心时,忽然有人敲门。
「请进。」
听到我的回应,有个人打开门走进来。
──
一名美少女进到我的房间里。
一头长发,身材纤瘦,该凸的地方凸。是个年纪和我差不多大的清秀女孩。最大的特色是眼角的爱哭痣。最重要的是她也穿上护士服。
……我见过这个人。
不久之前,阿撒塞勒老师开发的某样道具才在社上流行过一阵子。
「……你是木场吧?」
面对我的问题,那名美少女「嗯。」了一声害羞点头。
没错,老师开发的恶搞道具是变性光线枪。中了那种光线,立刻会变成相反的性别。男变女、女变男,不过变身时间只有一下子。
之前社长和其他女性社员都变成型男,社办乱成一团。
当时我半开玩笑地对木场发射光线,把他变成女生。变成女生的木场完全就是我喜欢的类型,吓了我一跳……
题外话,加斯帕也中了那个光线,但是外貌没什么改变,只有男性的重要部位不见了。
……总而言之,木场以当时的样貌出现在我面前。
……原本以为我在作梦,所以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会痛。这不是梦!
心跳加速的我指著他开口: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话说你怎么会来这里?我、我我、我怎么会这么混乱……?」
这个家伙突然变成美少女打扮成护士,还一个人来到我的房间,我当然会陷入混乱!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这个时间过来这里!现在还是社团活动的时间吧!
木场忸忸怩怩开口:
「……大家在社办里因为护士服的话题聊得很开心,然后老师突然把我叫出去──」
『你要不要也穿护士服去见一诚啊?那个家伙对变成女生的你似乎很感兴趣,应该会很高兴吧?身为他的朋友,试试用这招让他打起精神怎么样?』
老师好像是这么说的。
竟有此事!这个臭老师!好……好吧,这个家伙变成女生是很可爱没错!
原本就是型男,变成女生当然也是美少女!就算真是这样,干嘛特地派他过来啊!
总觉得有点高兴,又觉得老师有点多事,可是美少女木场真的很不错……
就在我处于复杂至极的情绪之际,木场羞红著脸问我:
「……适、适合吗?」
……你穿护士服是很好看没错!虽然我也可以这么说,但是又好像有种输给什么东西的感觉,所以我决定不说!真的有种说了就输了的感觉!
心跳加速一定也是因为感冒。就当作是这么回事吧。不然我心中某个重要的部分可能会就此崩溃!
……呜呜,总觉得开始浑身乏力。
我示意要木场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坐吧。总之学校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不一样的事,说给我听听吧。顺便告诉我大家在社办聊了什么。」
我刻意以冷淡的态度开口,木场开心地「嗯!」了一声,朝床边走来。
这个家伙大概也很担心我吧。
这么心想,我不由得感谢这个家伙。毕竟我和他是朋友。
正当我感觉到彼此的友情时──
「啊。」
大概是因为不习惯穿高跟鞋吧,木场的脚绊了一下,朝我这边倒下!
因为我挺起上半身坐在床上,木场就这么扑进我的怀里!
「呃,喂,你没事吧?」
我低头一看,美少女的脸庞近在眼前!
「…………」
我们就这么面面相觑……
「那、那个……」
木场将视线移开,满脸通红,好像在忍耐什么。
嗯?正当我觉得疑惑时,才发觉手上有柔软的触感……
我把视线看过去──发现自己的右手放在木场的胸部上──────!
(插图)
「啊,抱歉!」
我连忙道歉,立刻把手拿开!……胸部的触感还留在手上。无庸置疑是女生的胸部。
……木场的胸部好柔软啊。
「不不不不!」
我奋力摇头,否认自己刚才的想法!
这个家伙是男的!现在虽然变成女生,但是平常是个男人,是我的好伙伴兼朋友!
可恶!为什么我的心脏跳得这么用力!
「…………」
木场满脸通红,伸手摀著胸部。你这是什么反应!像平常一样用那张型男帅脸苦笑说声「哎呀──真伤脑筋。被一诚同学袭胸了。」好吗!
中了那种光线连精神都会变成少女吗!别这样啊!再这样下去,我搞不好会走上奇怪的路线啊──────!
光是生病就已经够难受了,不要在这时搞出人生的重要分歧点好吗──────!
「……一诚同学,我……」
木场的眼睛水汪汪,似乎想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
「一诚,我们很担心你,所以提早回来啰。」
社长她们回来了!
「我来帮你做点有益身体的──」
咚。
社长看见房间里的状况,书包掉到地上,笑容僵在脸上,不发一语。
「莉雅丝姊姊,怎么了吗?」
一脸怀疑的爱西亚从社长背后探头,看见床上的我和木场。
「…………啊呜呜,一诚先生……和木场先生!」
爱西亚惊讶地瞪大双眼!
之后其他女性成员看见房间里的状况,也都一脸愕然,隔了一拍之后一起大喊:
「这是怎么回事!」
被女生们咄咄相逼的我,一边保护惊慌失措的木场一边开口:
「这个,其实是……」
「没想到一诚和木场在我们不知情时,已经进展到这种关系……」
朱乃学姊看起来心情很复杂。
「不,绝对没有这回事……」
「是、是我自己……过来这里的。」
木场也接著开口。
「……自己过来的。两位的感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小猫也想太多了!
「木场先生明明是男人……而我是女生……」
爱西亚也是泪眼汪汪!洁诺薇亚搂著爱西亚的肩膀开口:
「爱西亚,一诚或许是打算探究我们不明白的道路。」
「就是啊,这就叫二刀流吧……啊啊,多么不道德的背叛行为啊!」
伊莉娜不知为何用力点头。不,我也不需要这种认同好吗!
「我、我也要变成女生,和学长……」
加斯帕住手!别再给我附加更多奇怪的属性了!
罗丝薇瑟是老师所以还没回来……但是这个空间十分令人坐立难安!
……啊,我觉得心悸变得更加剧烈,甚至开始头晕……难不成症状又复发了……?
尽管如此,我依然继续解释。再这样下去,我必须在遭受奇怪误解的状况下和大家一起生活!唯有这种状况一定要避免────!
「……大、大家听我说,我和木场不是那种关系……真要说来,是木场为了我著想才这么做……咳、咳!」
……这么说来,我今天吃的东西只有那些毒药,没什么体力……
……肚子好像也饿了。早上那些东西全部在厕所里排出了,所以肚子里空空如也…
「……我知道原因出在阿撒塞勒身上,但是佑斗也有错。先找我商量一下就好了。这种事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社长温柔地表示。
「真的非常抱歉。因为我也想为生病的一诚同学做点什么……」
木场也在反省……木场并没有做错什么。
……奇怪?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总而言之,得先让一诚好起来再说,要不然大家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真是的,你也太受大家爱戴──」
在社长说话的同时,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
「一诚的身体状况不好时,还是这个最有效。加了姜的味噌汤。」
我喝著老妈为我端到房间的味噌汤。
「啊……全身上下都暖和起来了。」
没错,就是要这个。打从小时候起,我每次感冒老妈都会煮这个给我喝。
不知道这个可以对恶魔的感冒产生多大效果,但是喝了这个之后身心都暖和起来,总觉得身体也稍微变轻了。有种奇妙的安心感。我想应该只有老妈的味噌汤,可以带给我这种感觉吧。
妈妈的味道。我感觉从内心深处得到慰藉。老妈,真的很感谢你。
在那之后,我好像稍微昏倒了。之后我立刻恢复意识,但是因为肚子还是很饿,浑身虚弱无力。这时老妈刚好现身,为我端来这碗味噌汤。
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著正在喝味噌汤的我。
「……妈妈!请教我怎么煮那种味噌汤!」
社长一脸认真地拜托老妈。老妈瞪大眼睛,一脸困惑:
「也没有什么特别,真的很简单喔。不、不过里面还是有我个人的小秘诀……」
「就、就是那个!妈妈,请教我兵藤家的味道!为了将来著想,我非得学会不可!」
就连爱西亚也这么说!
「当然了,我也要学。」
「……没错。趁这个机会,请务必连同兵藤家的秘传滋味一起传授。」
连朱乃学姊和小猫都开口了!什么秘传滋味,我没听说有那种东西。这么说来,兵藤家有那种东西吗?
「这也是新娘必修课程吧。切东西我倒是很擅长。」
「是啊,洁诺薇亚也应该稍微学一下怎么做菜比较好。伯母,顺便也教教我吧!」
洁诺薇亚和伊莉娜也是!说得也是,洁诺薇亚稍微学点女生该会的东西比较好。
「那么我们也顺便一起学吧,加斯帕。」
「是!学会之后就可以请一诚学长吃爱心料理了!」
木场!加斯帕!你们提升我的好感度干什么啊!
「哎呀哎呀,阵仗好像越来越大了。总之就从这个味噌汤开始教起吧?」
「好!」
于是老妈带著社长等人下楼去了。
就是这样,感冒好了大半的我被丢在房间里,一群人在厨房里开起兵藤家烹饪教室。
……等一下应该会一人端一碗上来吧……这再怎么说都太辛苦了。
不久之后──
砰!当啷!轰────……
一楼传来在烹调过程中显然不应该出现的爆炸声,还有「呀!」、「哇!」之类的尖叫。
煮味噌汤的过程会发生这种事吗!难道这就是我家的秘传料理?
晚餐时间,桌上摆有各式各样的味噌汤。有社长、朱乃学姊、爱西亚煮的,看起来就很好喝的味噌汤,还有洁诺薇亚、伊莉娜、加斯帕煮的,散发邪恶气息、材料不明的味噌汤,种类相当丰富。
老妈真的是教她们煮味噌汤吗?别说是秘传滋味,看那种色泽和味道,根本应该封印起来吧!到底要用哪里的味噌才可以煮成那样……
我们家的餐桌也太自由了……
即使喝了好喝的味噌汤,那些黑暗味噌汤也会对胃造成伤害!
「请喝吧!」
大家都带著笑容开口。
啊啊,我真是幸福。大家都那么担心我。但是如果这种事得一直持续到我完全复原的话,我的身体真的会撑不住!
我能做的事,也只有在喝味噌汤时,在心中默念「赶快好起来!赶快好起来!」了。
在那之后,老师制作的变性光线枪遭到封印。
那个东西只会引发麻烦,遭到封印也是理所当然……但是我觉得用那把枪把来袭的敌人都变成女生也是个好办法!



                    


.